第08章 惊悉奇功传后世 且凭拐剑斗神魔

    翼仲牟将铁拐一顿,沉声说道:“你愿现场了结,还是愿随我到丐帮受审?”

    受审尚可申辩,若是现场了结,那便是双方各凭武功,决一生死了。

    孟神通哈哈笑道:“好大的口气,老夫是何等样人,可随得你处置的么?我瞧你是一帮之主的份上,以礼相待,不问你擅自闯入之罪,你却居然妄自尊大,要处分老夫?你可知道你师兄以前被我所杀,就是因为他对我傲慢不逊之故吗。”翼仲牟怒道:“孟老贼你身负血债,罪该授首,还端什么身份?你既不愿随我回丐帮受审,那么我也乐得爽快一些,咱们就在此现场了结!”

    孟神通双目环扫,冷笑说道:“你们都是来助拳的吗?你们是愿点到为止,还是格杀不论,你们先想清楚了!”“点到为止”便是招式上分出输赢,便即作数。

    助拳者若是交情较浅,不愿为朋友卖命,可以在事前托请中间人向敌力言明。不过,像孟神通这样当场提出,却是绝无仅有之事,对於江湖上有身份的人物,这乃是一种绝大的侮辱。

    萧青峰拂尘一展,峭声说道:“久仰孟老前辈的修罗阴煞功伤人立死,我拚着这几根骨头先向你领教吧!”

    锺展叫道:“且慢”,一跃而出,拔出长剑,指着孟神通道:“你把我师妹囚在什么地方,先放出来!”孟神通笑道:“原来你是为了另一桩事情来的,谁是你的师妹?”锺展道:“天山派的大弟子李沁梅,你以为囚禁了她,无人知道吗?她头上的玉钗,早已有人拿出来向我们报信了!”

    原来将那根玉钗放在金世遗房中的乃是夺命仙子谢云真。丐帮高手四处搜寻孟神通的下落,谢云真首先知道消息,前几天使到了孟家庄附近打探,孟家庄的花丁中,有丐帮的眼线:知道孟神通囚禁李沁梅之事,设法将李沁梅头上的玉钗取出,作为凭信,交到谢云真手上,好让她联络天山派的人来报仇。谢云真寻觅天山派的弟子,到了那客店之中,恰值金世遗将锺武二人引出外面戏弄,谢云真知道金世遗与李沁梅的关系,遂故若将玉钗放到金世遗房中,魔行双管齐下之策,既把金世遗引到孟家庄,然后再向锺武二人说明,一??联手。因为金世遗以前也戏弄过谢云真,谢云真对他甚为讨厌,所以虽然想得到他的暗助,却不肯现身与他相见,向他请求。

    就这样,几方面的人都到了孟家庄,眼看便要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斯杀!

    孟神通暗暗吃惊,他对丐帮还并不怎样放在心上,但对天山派的人来找他的麻烦,却不能不有点担忧害怕,当下想道:“好在这两个只是天山派的小辈,一不做工不休,且把他们杀了灭口!”他为了保持身份,不便亲自出马,当下便向他的大弟子说道:“项鸿,你给我好好款待客人,天山派的高手是请也请不来的,难得光临,务必要将他们留下来了。”这几句话的意思。乃是指示他的弟子下手不必留情,绝不能让这两个天山派的弟子生还回去。

    锺展初次下山,哪懂得这种江湖口吻,听孟神通说得这样客气,怔了一怔,说道:“我们并不是到贵庄来作客人的,请快把我的师妹放出来,我们还要赶回天山去呢!看在你客气的份上,我们禀明师傅之后,也许可以代你求饶。”金世遗在山洞里几乎笑出声来,好不容易忍住,只听得孟神通的大弟子已是哈哈大笑,抢出场心,说道:“你的师妹要留你作伴儿呢,你要走也走不成了!”锺展这才听懂了他的意思,勃然大怒,青铜剑扬空一闪,一招“龙门鼓浪”立即向项鸿刺去。

    大山派的剑术冠绝武林,这一招“龙门鼓浪”更是天山剑法“追风剑式”中的精妙杀着,一展出来,但见剑光闪烁,端的有如浪花飞溅,水点万点直酒下来。项鸿是孟神通的大弟子,已得了他师傅的三四成本领,不过因为他的修罗隐煞功祗练到第二重,功力尚浅,还不敢空手对敌,当下挥动一把铁扇,用了一招“披风反火”,扇凤起处,但见剑光流散,双方都吃了一惊。锺展心道:“当着这许多前辈面前,我若是连孟神通的弟子也打不过,岂不有损我天山派的威名叫”当下抖擞精神,一剑紧似一剑,把追风七十二式的精妙钊招尽数施展出来,居然将项鸿杀得步步后退。

    金世遗在山洞里向那女子悄悄说道:“孟神通虚有其名,你瞧他最得力的大弟子连一个天山派初出道的小辈也打不过,你何必惧怕於他?”那女子道:“是吗?只怕你看错了,你敢和我打个赌么?”金世遗道:“赌什么?”那女子道:“我说这个天山派弟子不是项鸿的对手,他若输了,今后我有冒犯你的事情,不准你向我发气,以三次为限,你敢赌么?反过来,他若赢了,我也准你对我冒犯三次,我决不生你的气。”金世遗心道:“这女子当真邪气,连提出的赌法也是这么古怪。”

    当下说道:“好吧,我赌了。”两人伸手一握,那女子在他耳边“咭”的一笑,金世遗心头一凛,通过山洞的缝隙,定睛看时,果然看出了锺展有些不妙。

    但见锺展的剑法,初时有若暴风骤雨,现在却渐渐软下来,内行一眼就看出是他力不从心,暗中为敌人所制了。

    金世遗十分奇怪,项鸿所用的铁扇,合起来时可以打入,张开来时可以怍盾牌,有时还走出五行剑的路子,招数确是甚多变化,武功亦自不俗,但也未见有什么独特的手法,而锺展的天山剑法却是采集众妙,超越诸家,奥妙精微,与项鸿相比,不可同日而言语,论起内功造诣,锺展也不见得输给项鸿,但锺展却竟然渐渐为他所制,饶是金世遗这样的大行家,也看不出其中道理。

    再过些时,但见锺展的剑招竟被对方的铁扇封往,越来越是施展不开,金世遗心头一动,说道:“莫非他也练过什么修罗阴煞功么?”那少女笑道:“正是。要不然我怎敢与你打赌。不过,他只练到第二重,比起他的师傅那是差得太远了!”

    原来修罗阴煞功的奥妙,只是对敌之人可以感受得到,外人决计看不出来。还幸项鸿仅仅是练到第二重,未足以致人死命,但虽然如此,锺展已感到对方那股阴寒的掌力,越来越紧,令他心神大大不宁,剑招发出,竟是不能随心所欲了。萧青峰见状不妙,拂尘一摆,便待上前。孟神通哈哈笑道:“萧老师要指教小徒吗?”萧青峰道:“我是来向孟老前辈请教,咱们大人登场,小阿子们可以歇歇了。”孟神通掀须笑道:“天山派的弟子来向我要人,你们来向我寻仇,这本是两回事。大人有大人的打法,小阿子们有小阿子们的玩耍,你我又何必扫他们的兴?好吧,萧老师既欲赐教,阳师弟,你就去向萧老师请益吧!”

    孟神通的师弟名叫阳赤符,一向少在江湖走动,不过萧青峰听说他是孟神通的师弟,自是不敢轻敌,当下将拂尘往外一甩,拖了半个圆圈,虚抱胸前,施礼说道:“阳老师,请亮兵器。”阳赤符把手一挥,笑道:“老夫不惯使用兵器,萧老师,你请!”萧青峰突觉一股暗劲袭来,遍体生寒,吃了一惊,急忙凝聚真气,护着心头,不敢说话,拂尘展处,一招“雨丝风月”,立即向敌人当头罩下!

    萧青峰这支拂尘。看来似是马尾,其实却是精练的乌金玄丝,坚韧之极,算得是武林一件异宝,这一招使出,千丝万缕,当头罩下,而且挟着飒飒风声,当真便似卷起漫天的雨丝风月。阳赤符赞道:“青城高手,果是不凡!”反腕一挥,阴掌打出,无声无息,看似软绵绵的毫不用劲,萧青峰的尘尾却忽然间无风自散,随即便听得一阵叮叮咚咚的繁音密响。这支拂尘,乃是精??的乌金玄丝,若然绷紧之后,用手指弹拨,发出这样音响,自不足为奇,可是阳赤符的手掌,距离少说也在一丈之外,手指根本就没触着拂尘,而且毫无掌风激汤,这就不能不令人骇异了!

    十数招一过,萧青峰竟然也似锺展一样,渐渐为敌人所制,招数竟自施展不开。激战中阳赤符忽地笑道:“萧老师,请歇歇吧。”双掌回环打出,使到了第五重的修罗阴煞奇功,但听得一阵急促的叮咚疾响,萧青峰的拂尘飞散,一蓬轻柔若丝的麈尾,便似拉紧了琴弦一般,突然绷断,乱草一般的飘舞空中,萧青峰猛地一个筋斗倒翻出去,面色惨白,翼仲牟与萧青峰的妻子吴绛仙见状大惊,不约而同,一齐抢出。就在这时,那一边的锺展也给项鸿迫得连连后退,几乎给项鸿的铁扇打中,武定球拔出长剑,急急忙忙上去救援。

    孟神通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高手,却原来要倚多为胜吗?”翼仲牟喝道:“与你这般魔头,讲什么江湖规矩,你要讲规矩,把血债还来!”话是说在头里,但他仍是顾着丐帮帮主的身份,同吴绛仙道:“萧嫂子,你照料萧大哥。”拐杖点地,身子腾空飞起,直奔向孟神通。孟神通笑道:“翼帮主,你单身一人不是我的对手,你既然不要讲什么江湖规矩,那就一起上来吧!”翼仲牟大怒,铁拐一伸,一招“神龙出海”,同孟神通拦腰疾扫,大声喝道:“你先吃我一拐!挡得住再说!”

    翼仲牟这一拐来得快极,可是孟神通的身法比他更快,翼仲牟一拐打去,突然不见了孟神通的人影,心头一震,急忙回拐防身,但觉徵风飒然,孟神通那庞大的身躯早已从他的头顶掠过。

    翼仲牟急急转身,只见孟神通已在数丈之外,站在他身前的已换了阳赤符了。

    孟神通笑道:“你们若要群殴,老夫自当奉陪,只是你一人嘛,嘿嘿,老夫可还没有兴致,你还是陪我的师弟玩玩吧。”孟神通并非不想快点制敌人死命,但他知道金世遗还藏匿园中,而且对方还有几名高手未出,他也不敢过早的便消耗了自己的气力。

    阳赤符先抢攻势,翼仲牟只得和他交手。翼仲牟是江南大侠甘凤池的得意弟子,武功比萧青峰高出何止一倍,阳赤符连发三掌,都被翼仲牟暗连内劲化解,阳赤符见他身形纹丝未动,知道是个不容轻视的劲敌,遂把掌力逐渐加紧,将修罗隐煞功从三重加到第五重。他也只不过练到第五重,这已经是使到极限了。

    阳赤符固然不敢大意,翼仲牟亦是心内暗惊,他虽然没有被敌人的掌力推动,但亦已感到遍体生凉,尤其令他诧异的,他使出沾衣十八跌的上乘内功,敌人竟然还敢欺身游斗,而且那阴柔的掌力飘忽无方,翼仲牟的真气布满全身,兀自觉得寒意袭来,呼吸紧张,心跳加剧。

    翼仲牟将拐杖舞得呼呼挟风,拐杖抡圆,登时化成了一片杖林,将阳赤符困在当中。可是任他如何金刚大力,狠攻猛扑,都被阳赤符的阴力化解於无形。翼仲牟钢牙一咬,知道这一仗非同小可,若非使出看家本领,只怕难以挽救,当下杖法一变,拚着毁损真力,施展出最厉害的伏魔杖法来。这伏魔杖法乃是当年独臂神尼所创,经过了因和尚精研,加以增益,演成一百零八路杖法,每一枚打下,都有千钧之力,至猛至刚,无与伦比,但却最损耗内家真力,若然演完一百零八路杖法,必得大病一场,所以若非碰到生死关头,决不轻易使用。

    伏魔杖法使开,果然非同小可,数招一过,便如天风海涛迫人而来。阳赤符脚踏五行八卦方位,双掌不停的挥着弧形推出。他这修罗阴煞功,碰到敌人的攻击,压力愈猛,他的反击之力也愈大。翼仲年将攻势催紧,只觉对方反击的力道,也像波浪般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的涌来,转眼间他已使完了伏魔杖法第一段约三十六招,双方不分胜负。伏魔杖法分为三段,每股三十六招,一段比一段厉害,第一段约三十六招一过,第二段约三十六招紧接而来,每一招用的都是内家真力,表面看来没有刚才的威猛,其实每一杖都有开碑裂石之能,伏虎降龙之力。但见阳赤符步步后退,双方的招数都似迟缓下来,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

    另一边,锺展与武定球双战孟神通的大弟子,也渐渐占了上风。项鸿的修罗阴煞功不过练到了第二重,若然以一敌一,锺展或武定球当然都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以一敌二,便渐渐有点应付不暇。武定球的本领不及锺展,但他的剑法却是白发魔女这一派的嫡传,奇诡凌厉,冠绝武林,项鸿以修罗阴煞功分开来应付二人,以右手的铁扇招架锺展的长剑,以左手的掌力消解武定球的攻势,力分则薄,渐渐封闭不佳。激战中,只听得“唰”的一声,武定球一招“白虹贯日”,刺了过去,项鸿闪是闪开了,但衣襟已被剑尖刺穿,险险伤及肋骨。

    山洞内那少女悄声笑道:“两个打一个,赢了也不算数。你与我的赌赛,你认不认输?”金世遗道:“我说出的话断无反悔,好,我让你犯我三次,不发你的脾气就是。”看了一看外面的形势,再对那少女说道:“如今丐帮与天山派联手,你报仇的机会来了。咱们似乎不必照原来的计划,株守洞中了。”那少女道:“让他们斗得两败俱伤之时,咱们再出去收拾残局,岂不大妙!”

    金世遗眉头一皱,想要说她,却又忍着,那少女已看出了金世遗的心意,笑道:“若是咱们过早出场,孟神通的精力未曾消耗,只怕你救不了人,反要伤在他手!”

    金世遗哼了一声,心道:“我就不信修罗阴煞功有那般厉害,他伤得了旁人也未必伤得了我。”再从山洞的缝隙中张望出去,只见翼仲牟与阳赤符越打越慢,酣战中翼仲牟用了一招“泰山压顶”“铁拐的势道虽然缓慢,但阳赤符已是走脱不开。这时他已使到了伏魔杖法第二段的最后一招,名副其实的就像泰山压顶一般!阳赤符深沉喝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突然使出险招,双手一抓,抓着杖头,但听得他全身骨骼格格作响,翼仲牟那根碗口般粗大的铁拐给他抓着,竟然从中弯下少许,与翼仲牟同来的萧青峰谢云真等人不禁相顾骇然。

    翼仲牟的铁拐压不下去,阳赤符也脱不了身,两人苦苦相持,面色由红转白,汗水湿透衣裳,头上好像蒸笼一般散出热腾腾的白气,谢云真叫声:“不好!”生怕他们两败俱亡,翼仲牟乃是甘凤池的最后一个徒弟,又是江南丐帮的帮主,陪着一个魔头送命,那可真是太不值得了。

    谢云真却不知道,阳赤符乃是迫於无奈才与翼仲牟硬拚的,他的修罗阴煞功只练到第五重,与翼仲牟纯正深厚的内功相比,尚属稍逊一筹,若然翼仲牟使到最后一段的三十六路伏魔杖法,阳赤符绝对抵挡不了,如今他聚了全身功力与之硬拚,也只不过可以拖延一些时候而已。不过因为修罗阴煞功的反击力极强,在胜负未判之前。双方都现出真力消耗的险象,旁观者当然要为之惊心动魄。

    谢云真见状不妙。叫声:“不好!”立即挺剑而出,意欲将这两人拆开,刹那间,孟神通忽地哈哈笑道:“你们要群殴了吗?好呀,老夫奉陪了!吴蒙,你去助大师兄一臂之力,将那天山派的两个小子收拾下来!”他早已看出了阳赤符的险象,只因颧着身份,不便出手,难得谢云真挺剑先上,他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只属意图解拆,便立即咬定这是“群殴”,声到人到,脚尖一点,立即凌空扑下。

    就在这时,谢云真力贯剑尖,在铁拐当中一挑,翼仲牟喝道:“去。”铁拐一挥。阳赤符一个“细胸巧翻云”,倒翻出一丈开外。翼仲牟喘声未定,倏然间但见黑影当头压下,带来的劲风几乎令他窒息。说时迟,那时快,他的伏魔杖法刚刚展出半招,铁拐便被孟神通劈手抓去,翼仲牟吃不住他夺拐的那股猛力,虎口登时震裂,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谢云真大吃一惊,慌忙一剑刺去,翼仲牟稳往身形,大吼一声,又再扑上,孟神通哈哈笑道:“叫你们识得我修罗阴煞功的厉害!”呼的一声,将夺来的铁拐又复挪出,翼仲牟不敢硬接,矮身一闪,就在这刹那间,孟神通二掌按到了他的胸前,谢云真一招“樵夫问路”,剑光疾吐,也紧紧跟着刺到了孟神通的背心!

    惊仲牟凝聚了全身功力挺双掌虚抱,往前一推,忽觉对方的掌力若有若无,心念方动,孟神通这一掌突然按实,喝一声:“起!”翼仲牟上身虚浮,被对力的一股大力往前一拉,收势不及,直往前奔出了数丈,这才一跤摔倒地上,但觉四肢百骸,有如刀割,好不容易才挣扎得起来。幸亏孟神通要应付谢云真攻到他背心的那一剑,若是孟神通全力施为,骤下杀手,翼仲牟焉能还有命在?

    孟神通左掌摔开翼仲牟,右掌一翻,便来夺谢云真的长剑,谢云真外号“夺命仙子”,剑招又狠又准,眼看就要触到孟神通的背心,孟神通身形往前一倾,谢雯真的剑尖就差了那么三寸没有刺中。就在这一瞬间,孟神通反手一挥,五指如钧,也抓到了谢云真的手腕。谢云真这一剑若是往前刺去,虽然有可能把孟神通刺伤,但她的腕骨必定要给孟神通抓裂,谢云真为救险招,无暇伤敌,使了一招“急流勇退”,剑锋圈转,飘身闪开。孟神通夺不到她的长剑,也暗暗赞了一个“好”宇。

    吴绛仙急忙奔上,与谢云真联剑攻敌,孟神通在她们的剑势将台未合之际,身似风车疾转,突然反击,掌势飘忽之极,似是攻向吴绛仙,又似攻向谢云真,竟是在一招之间,同两位剑术高手同施杀着,但听得“喀喇”一声,吴绛仙的那柄青钢剑又给孟神通夺去折断了。谢云真虽然再度闪开,但独木难支,被孟神通迫得连连后退。

    另一边,锺展和武定球也是险象环生,岌岌可危,孟神通手下有两个弟子学过“修罗阴煞功”,一个是大弟子项鸿,练到了第二重,一个是二弟于吴蒙,只是初窥门径。可是吴蒙一上去相助师兄,变成以二敌二,形势便即扭转。武定球心浮气躁,一见形势不利,便走险招,激战中他一招“高帝斩蛇”,欺身直进,被项鸿的铁扇顺势一搭,将他的长剑引开,吴蒙的判官笔疾如电掣,一下子便指到了他的咽喉。锺展援救不及,吓得失声惊叫!

    就在这绝险之时,忽听得“轰隆”一声,有如晴天打了一个霹雳,封洞的那块大石突然飞上半空,洞中跃出两个人来,孟神通的门人弟子纷纷惊呼:“金世遗来了!”

    吴蒙的那一支判官笔堪堪戳到了武定球的咽喉,距离不到三寸,陡然间听得金世遗来了,不由得心头一震,笔尖往旁边一滑,锺展“刷”的一剑刺来,正正刺中了他的手腕,吴蒙痛得扔下了判官笔,便即逃跑。锺展按着一剑,又刺中了项鸿的膝盖,项鸿尖叫一声,如见鬼魅,眼睛中露出恐惧的神色,竟然不敢还招,紧跟着也逃走了。锺展大为诧异,不知他的铁扇已经张开,却何以并不招架,任由自己轻轻易易的一剑便将他刺伤?一时间猜想不透,竟不敢去追赶敌人。武定球死里逃生,大声赞道:“小师叔,你这两招天山剑法,真是精妙绝伦!”这时,那一声巨震过后,有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刻,突然间静止下来,园子里只听到武定球叫嚷的声音,武定球也感觉到了,急急收声,但见锺展摇了摇头,一片茫然的神色。

    金世遗突然从山洞里钻出来,大出孟神通意外,一见跟在他后面的那个女子,竟然不是李沁梅,更是大吃一惊,心知不妙。只听得金世遗纵声笑道:“孟神通呀孟神通,我听说你练成了修罗阴煞功,特来领教,看看是你的神通广大,还是我的手段高强。”孟神通道:“你趁着我家中有事的时候,才来挑战,算得什么好汉?”金世遗道:“我自与你比武,与他们何干?”孟神通巴不得他有此一言,立即接声笑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咱们今日就一对一决个雌雄,你可不许向我的门人暗算。”原来孟神通最忌的便是金世遗参加混战,虽然他的修罗阴煞功已练到了第七重,自忖可以立於不败之地,但金世遗的毒针厉害,他的门人弟子只怕要死伤遍地。??靠他师弟的力量,那就难於抵挡丐帮的进攻了。

    金世遗铁拐一顿,笑道:“我今日并不想大开杀戒,即算要闻杀戒,也得选个身份相当的人,你尽可放心,不必分神,只须顾着你自己的性命便了!”孟神通大笑道:“金世遗,你想杀我,只怕没那么容易!阳师弟,丐帮的贵宾,交给你??待了。好呀,金世遗你来吧!”金世遗举起铁拐,缓缓上前,忽听得那女子阴恻恻笑道:“金世遗,你要与他比武,我就先让你一场。只是你若要杀他,我却第一个不许!孟神通,你更可以放心了吧!”这女子话中有话,孟神通当然听得出她的意思,乃是要金世遗留下来让她亲手报仇,孟神通当然不会把这个年青少女放在眼内,可是不知怎的,一接触到这少女阴冷的眼光,却不由得孟神通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

    孟神通盯了那少女一眼,想道:“定然是厉老怪的女儿。”他心中所忌,除了天山派之外,便是厉家的后人,正在盘算应付之法,金世遗早已等得不耐烦,冷冷笑道:“为什么还不施展你的神通?”孟神通道:“若是尊师在生,我自当以晚辈之礼,先行请教。”言下之意,以金世遗的身份,还不配令他先行出手。金世遗大怒,仰天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好吧,老前辈在上,小辈献拙了!”话刚说完,铁拐打横,“乎”的一声,便朝孟神通腰间横扫,这一招名为“神龙闹海”,乃是青龙尊者所创的“神拐十八打”杀手神招之一,不但劈腰扫胯,。势猛招沉,而且那杖头在抖动的一刹那间,便连点敌人腰腿上的“神道”、“悬枢”、“中渎”三处大穴,端的厉害非凡。

    但见孟神通身子一偏,出手如电,倏的便抓着了金世遗的杖头,金世遗心中一凛,想道:“这老贼果然大胆!”力透杖头,蓦地一抖,铁拐顺势向前猛戳,金世遗连足了降龙伏虎的神功,这一戳力道何止千斤,心想除非是吕四娘复生,或者冒川生再世,否则有谁敢用空手抓他的铁拐?

    杖风起处,人影翻飞,但听得“当”的一声,孟神通的身形在铁拐上空一掠而过,他顺着铁拐扫来的方向、掌沿一披一带,身子也随着铁拐的猛劲飞腾起来,居然招式不变,又向金世遗搂头抓下。金世遗焉能给他抓着,铁拐一个盘旋,舞成一道暗黑色的圆环,孟神通只要再踏进一步,就得投进环中,各以内家真力硬拚,不是孟神通粉骨碎身,便是金世遗人亡杖断了!

    孟神通似乎还不敢硬拚,身形从拐杖上端一掠而过,立即又缩了回去。金世遗见他这两招应变迅速,虽然不敢硬抓,但居然也敢用手掌与他的铁拐碰了一下,功力实是非同小可,登时令得金世遗也不禁暗暗吃惊。

    激战中孟神通三次掌斩铁拐,反击之力一次比一次强劲,他的一张红脸也隐隐的透出了黑气来,金世遗一拐紧似一拐,仍然握着先手攻势。过了二三十招,忽地感到有些异状,他的那根铁拐,在这样猛疾挥动的情形之下,本来应该发热才对。

    但却刚刚相反过来,不但不发热,反而变得冰冷。金世遗暗暗吃惊,心道:“莫非这就是他的什么修罗阴煞功?”

    这时阳赤符率领孟神通的门人弟子,早己与谢云真等一班人混战起来。刹时间,园子里砂飞石走,杀声震天。

    丐帮这边高手虽多,但翼仲牟、萧青峰二人受了修罗阴煞功所震,元气大损,使出来的武功及不到平时两成,吴绛仙的长剑又被折断,虽然换了一把,到底不如原来的熟手,幸在谢云真未曾受伤,仗着七十二手连环夺命的狠辣剑法,还可以替众人掩护。混战一起,阳赤符紧紧盯着谢云真,孟神通的门人弟子一涌而上,不消多久,便把翼仲牟、吴绛仙、锺展、武定球等人都围困起来。

    双方大动干戈,只有那个姓厉的女子,好像置身事外的样子,提着白蟒鞭,倚着假山石,目不转睛的??是注视着金世遗和孟神通的恶斗。她手中的那条白蟒鞭本来是孟家庄的行刑用具,孟神通差遣一个弟子用这条鞭去鞭打李沁梅,被金世遗夺得,交给她的。有好几个孟家庄的人认出了这条鞭,想上去抢回,还未曾近身,便给她打倒了。

    这时金世遗与孟神通已斗到百招开外,金世遗的铁拐每次被孟神通的手掌斩中,都隐隐感到有一股冷气从铁拐传入他的掌心,同时又感到孟神通的反击潜力愈来愈大。不过孟神通每斩一掌,跟着就要喘几口气,看来也似气力不加。不久,双方的招数都渐渐缓慢下来,金世遗的铁拐东一指西一划,好像挽着千斤重物似的,而孟神通亦是身形迟滞,掌法散乱无章。可是两人的神色都比刚才沉重得多。

    激战中忽听得孟神通连打三个哈哈,他那张红脸本就早已隐隐透出黑气,这时更突然间变得好像锅氐一般。姓厉的那个女子,见此情形,不由得“呀”的一声,惊叫起来,就在这刹那间,金世遗亦觉出不妙,他那根铁拐竟似浸在寒泉之申,其冷如冰,冷得金世遗都几乎把握不稳!金世遗突然“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出,夹着嗤嗤的暗器破空之声,孟神通长袖一拂,突然一跃而起,双掌齐下,掌风拐影之中,但见金世遗一个筋斗倒翻出数丈开外,紧接着是孟神通和那少女的一声尖叫。金世遗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只见孟神通双手虚推,那少女好像断线风筝一样:正从空中飘落。

    金世遗跳上一步,为她防卫,那少女在空中一个转身。衣袖一扬,“波”的一声,飞出一团黑雾,随即叫道:“快走,快走!”

    黑雾漫开,对面不见人影,孟家的门人弟子不敢追赶,谢云真、翼仲牟等人本来就是处在下风,当然更不敢恋战,於是趁着浓轰的掩护,都逃出了孟家庄。

    一行八众,跑出了六七里外,方在树林旁边歇脚。这时正是中午时分。阳光猛烈,可是这八个人除了金世遗和那少女之外,人人都在发抖。武定球和锺展功力最弱,更是冷得牙关打战,好像打摆子一般。

    武、锺二人昨晚被金世遗戏耍了一晚,这时面面相对,大是尴尬。武定球摸出一个玉瓶,说道:“这是我们下山之时,唐师祖给我们预防不测的碧灵丹,这丹药乃是天山雪莲所制,能解百毒,正好分用。”瓶中共有七粒丹丸。武定球倾倒掌心,先分给翼仲牟、萧青峰、吴绛仙、谢云真每人一粒。谢云真道:“我与吴姐姐分服一粒。翼师弟,你受的内伤较重,我这一粒给你。”翼仲牟确是伤重,不便推辞,接过来服了。

    武定球的掌心还剩有三位,将一粒交给锺展,再看了那少女一眼,说道:“姑娘,你贵姓?今天靠你脱险,你,你觉得泠吗?要,要不要……”那少女不待他说完,格格笑道:“多谢,我不要,留给别人吧。”武定球望向金世遗,他昨晚被金世遗用污泥涂了一面,宿恨未消,可是刚才又全靠他抵敌往孟神通,要不然更是不堪设想。武定球内心交战,要发作又不是,想送他一颗碧灵丹又不方便启口。金世遗懒洋洋的伸了伸腰,对那少女说道:“你把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说得那般厉害,也并不怎么样呵。”那少女微笑道:“是么?你有一枚毒针刺中了他,大约可以令他头痛几天,你总不至於怎么吃亏就是了。”金世遗心中一凛,听她言下之意,似乎还是自己要稍稍吃亏,可是他早已用上乘内功,将体内所感受的寒冷驱散,又并不觉得有什么异状,心中想道:“孟神通刚才那一掌确是厉害,修罗阴煞功也的确有点邪门。可是我到底没受伤呵,怎的说我吃亏了呢?”

    锺展听那少女提起金世遗的毒针,心中一动,想道:“刚才莫非是金世遗暗助我们一臂之力?孟神通那两个弟子是受了他的毒针暗算,这才给我毫不费力的刺伤了?”武定球见金世遗神色倨傲,毫不睬他,心中怒气又生,讪讪的将那颗碧灵丹放回瓶内,想道:“你不要,我更乐得留下来防身。”

    锺展正想问那少女的来历,忽见孟家庄火头大起,那少女说道:“孟老贼怕了我们,放火烧庄,大约又要率领门人弟子。另外找个地方藏身了。”谢云真道:“姑娘,你称他老贼,莫非也是和他结有深仇?”那少女忽地拂袖而起,说道:“有仇没仇,都是我自己的事。金世遗,你记着,今晚三更!”她面向金世遗,说完之后,不理谢云真,竟自走了。正是:自有隐衷难启口,非关怪癖太无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