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捞出问罪情何忍 黄海浮搓梦已空

    白良骥动作快捷,谷之华来不及追,也不想追,但就在那一瞬间,她却瞧见耿纯、秦岱二人的脉门上也贴着一片树叶。白良骥将他们抓起来的时候,这两片树叶才脱下来。随着耿秦二人也才哼出了呻吟的声音。

    白良骥走后,只誊下了谷之华一人悄立庭间,她仰望着那两棵梧桐树,但觉一片茫然,十分不解。梧桐树上的叶子本就稀疏,经过了他们在树下一伤恶斗,剩下的树叶更是寥寥可数,树上若然藏有人,凭她的目力,怎会不能发现?而且这种飞花摘叶的伤人功夫,休说厉胜男办不到,即是金世遗也不能够!

    这怪客是谁呢?今晚暗助自己的人想必是他无疑了,前两日戏弄自己的人又是不是他呢?

    这两日来,谷之华已接连怀疑了好几个人,金世遗、厉胜男、孟神通,最后怀疑到这个怪客,但若然是这个怪客的话,他为什么昨日要阻误自己的行程,而现在却又暗助自己脱险?

    仍然是难以解释!

    还有,厉胜男为什么不肯出来?刚才明明听得是她的声音,说是要来帮助自己,现在已过了这么些时候,却仍然不见她的影子?若说她要避免和自己见面,那为什么又要出声?

    一连串的怪事,一连串的疑问,令到谷之华头昏脑胀,越想越是糊涂。

    谷之华到里面察着,那些客人们胆小怕事,虽然听得外边的打斗已经停止,仍然关紧房门。

    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张望。谷之华是个单身女子,当然不便到每一间房去查询。唯有到账房去间。

    账房先生已知道她把那三个军官打跑,害怕之极,一味打躬作揖,请谷之华早些离开这间客店,免得连累他们。谷之华道:“我只要向你们问两个人,问清楚了马上便走。”账房先生当然连日答应。可是谷之华根本不知道那怪客的形貌,账房先生也不懂得那一个客人是“江湖上可疑肚人物”,问来问去,问不出所以然来。最后只有将厉胜男的形貌说了出来,问他曾否见过如此这般的一个女子?那账房先生想了一想,说道:“咦,你说的这个女子吗?

    我记起来了,你进来不久,她也到来投宿,她也向我们打听,有没有像你这样的女子投宿,她听说你在这儿,她就走了。”谷之华气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账房先生抖抖索索说道:“我怕惹事,我、我不愿多生是非呀!”

    那账房先生说的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原来厉胜男向他打听消息的时候,交给了他一锭大银,吩咐过他不许向任何人说的。谷之华见再也问不出什么了,吓了那账房一顿,反而自觉过意不去,便给他一锭银子,作为打烂东西的赔偿。

    她连夜赶路,走了三天,途中平静无事,既不见厉胜男,那三个军官也没有再来纠缠她。

    第四天日头末落使到了即墨,这是一座古代的名城,战国时田单曾以火牛破燕军于此。即墨靠山面海,城墙高厚,从这里东往崂出,南下青岛,快马都只不过是一天路程。谷之华连日赶路劳累,行程无多,乐得早些歇息,便进即墨县城投宿。她在客店中吃过晚饭,乃要憩息,忽听得外间有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给我留下一间客房,是女客住的。这里是十两银子,房钱、饭钱都算在里面,有多的给你。”

    掌柜一算,最好的房间连上伙食,最多也不过三两银子一天,诺诺连声,赶快答应,问道:“是什么样的女客?几时会来?小店定当派人去接。”

    那人说道:“是我的女儿,瓜子脸儿,流着两条辫子,腰间佩有长剑,最易辨认。我姓谷,我们是保暗镳的镳师,你见了她,叫她明天赶到崂山上清宫等我。她恐怕要到入黑之后,乃能到来。”后面那几句话声音很小,但谷之华早就留心,凝神细听,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大吃一惊口客店里的那位掌柜,也是甚为惊诧,说道:“谷老镳师,你说的那位女客,她早就到了。”那人似是怔了一怔,过了半晌,才用急促的声音问道:“什么?

    她早已到了,就住在这儿吗?“谷之华心中焉然一动:“这不像是孟、孟神通的声音?”

    疑心顿起,悄悄的从窗口溜出,跳上房背,飞过两间瓦面,到了外面掌柜的厅堂,使个“珍珠倒卷”的身法,勾着檐角,探头往下一望。

    这一望不由得大吃一惊,和掌柜说话的那个老人果然是孟神通:谷之华便想溜走,忽听得那“孟神通”说道:“嗯,原来她竟比我先赶到了,好吧,我出去买点她喜欢吃的东西,回头来再着她。”掌柜先生甚为奇怪,心想:“做保镳的路程应该算得很准才是,为什么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到来?

    再则,既然到了这儿,和女儿见了面也还不迟呀,何必这样匆匆忙忙出去赶买东么,老爷子,要不要给你老人家也留一间房呀?“西?”但一想银子已经到了手中,管他是什么路道?

    客人要走,他当然不便拦阻,只是问道:“喇那掌柜的不过是稍有江湖经验,已自起疑,谷之华的疑心就更大了,她走了定神,又瞧出一个破绽,这个“孟神通”比真的孟神通起码要矮了一个头:谷之华大为生气,小道:“岂有此理,我父亲虽然是个坏人,你冒充我的父亲总是不该!”

    正待下去喝破,只见那“孟神通”支支吾吾的说道:“也好,你便给我留一间房吧。”说话之间,已经走到门口,门外忽然走进三个人来,两边撞个正着,一个洪亮的声音喝道:“混帐东西,你是什么人,竟敢冒充我老孟来了!”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孟神通: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减法和尚,另一个则是他新收的弟子神偷姬原来那一晚陈天宇夫妇等人救了李沁梅出来:孟神通的门下弟子纷纷追进林中搜索,项凑等人被打倒,其他的人根本就追不上。只有这个姬晓风,他本来就是江湖上的第一号神偷,轻功既高,人又溜滑,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黑夜之中,林深树密,连谷之华、厉胜男那等耳目灵敏的人,都丝毫没有发觉。

    待到减法和尚吃尽苦头,走了之后,姬晓风仍然躲在他们的附近,伦听了他们的谈话。他回来禀报孟神通,孟神通立刻判断金世遗在崂山准备出海的消息是真,到江苏去找陈天宇夫妇是假,同时也断定了谷之华是去找金世遗,便带了减法和尚与姬晓风前往追踪。

    他比谷之华迟了半天路程,第三日经过谷之华投宿的那间小镇上的客店,掌柜的见了他大为诧异,拉着他道:“孟老爷子,你怎么又回来啦?

    你女儿昨天在这里住了一晚,喝了你留给她的酒,早上不知道醒来,还大骂了我们一顿呢。”孟神通仔细打听,这才知道有人冒充他的字号,前一天曾在这间客店里给谷之华定下了一间客房。

    孟神通大为生气,一路追查,直追到了这儿,才无巧不巧的在这间客店里碰见了假孟神通!

    那假孟神通固然是被吓得胆战心惊,谷之华也同样被吓得魂飞魄散,她知道孟神通定然是寻她来的,哪里还敢留下来等着瞧真孟神通戳破假孟神通的面目?

    趁着底下大闹,孟神通还没有发觉她,立刻从瓦面悄悄溜走!

    孟神通大喝一声:“混账东西,还不露出本来面目?”伸手一抓,迅若飘风。那假孟神通身手也甚为矫捷,立即便跳过了两张桌子。可是耶颚下的假胡须已给孟神通一手扯去。孟神通不想跳上桌子打架,有失身份,随手又是一记劈空掌发出。假孟神通提起一张长樟一档,“坪”的一声,长憎震裂,险些摔倒。孟神通捏碎了一个磁碗,同他掷去,磁片宝如匕首,恰恰从他的面门划过。只听得宕然声裂,原来这个人数了一张面具,面具划破,露出真形,却是一个女子:孟神通怔了一怔,随即哈哈笑道:“你这鬼丫头,胆敢冒充老夫,着你今日还逃得出我的掌心?

    “这个女子正是厉胜男,原来她不想谷之华也去见金世遗,所以一路上将她捉弄,第一日假冒谷之华的兄长,替他预定房间;第二日一想,冒充孟神通更妙,她知道谷之华害怕孟神通,估量冒充孟神通便可吓走了她,岂知谷之华瞧出了一些破绽,虽然不无恐惧,仍然继续前行,而且改为晚上也赶路。厉胜男算不准它的行程,无法再拖诡计,反而落在谷之华后面,直至莱芜,才赶上了谷之华。

    向白良骥和耿秦二人投函告密的也是厉胜男,她的用意不过是想借白良骥之力,将谷之华绊住,最少也给她在路上添多麻烦,好叫她不能如期赶到崂出。在投函告密之后,她回到那间客店打探,在庭院叫面的墙边一听,聘出了谷之华的情势不妙,甚至有性命危险,厉胜男本来不想害谷之华的性命,又临时改变了主意,想出手救她,然后再施展诡计,将她摆布。不料她刚欲出手的时候,却又被那怪客吓走。

    厉胜男估量谷之华被那几个军官一阻,行程可能落在她的后面,因此到了即墨,又假扮作孟神通想吓阻她,却料不到谷之华早已先她来到,而她又在这个时候碰到了真孟神通。

    这一下面目戳穿,避无可避,眼见孟神通哈哈大笑,一步一步的迫来,厉胜男一急,大声叫道:“孟老怪,你的女儿便在这客店里,你知道么?

    你不赶快找她,她又要溜了。”孟神通怔了一怔,姬晓风忽道:“师父,我刚刚听出一个人从瓦面溜走,不知是谁?”

    孟神通叫道:“你快追上去看。”厉胜男趁他分神之时,冷不防的便发出一件烛门暗器~但听得“波”的一声,突然从厉胜男手上飞出一团烟雾,烟雾中有无数细若游丝的光芒,而且发出嗤嗤的声响。这正是厉家家传的歹毒暗器“毒雾金针火谈弹”。上一次厉胜男与孟神通遭遇,就是全靠这暗器脱险的。孟神通见识过它的厉害,哪里还会上当?

    烟雾一起,他的劈空掌亦已发出,劲风呼呼,那团绿色的人饺登时飞了回去,厉胜男一闪闪开,人猷弹恰好跌落柜台,“蓬”的一声,炸裂开来,柜台上的账簿立即烧着,燃起了熊熊的火光,只听得嗤嗤之声,不绝于耳,夹在烟雾中的那一大把梅花针,都钉在柜台上。那账房先生吓得面青唇白,钻到柜台底下,大叫大嚷道:“不好啦,杀人放火啦,快来救命呀|.”烟雾弥漫中姬晓风怕受到误伤,身形一晃,用了一个“老鼠钻洞”的身法,从窗口飞出,跳上屋顶,正待去追查谷之华的下落,却跟尚未站稳,忽听得有个冷峭的声音在耳边喝道:“你这小城给我滚下去吧。”姬晓风号称天下第一神偷,耳目灵敏,胜于常人十倍,敌人到了背后,他竟然亘c舱o现,这一惊非同小可。说时迟,那时快,他心念方动,尚亘c绉o及闪开.只觉腿弯一麻,已是一个倒栽葱从屋顶上跌下来了!

    减法和尚闻声出视,但见人影一晃,俟的到了眼前,又是那个冷峭的声音喝道:“你这个不守清规的贼秃,也吃我一巴。”减法和尚双掌平推,这一招连攻带守,将周身防御得风雨不透。

    来人的掌势奇幻之极,他刚着清楚是个妇人,双掌推出,忽然又不见了它的影子。减法和尚叫馨不妙,陡觉脑后风生,他转身发掌,刚好迎上。但听得“咄挞”一声,这一记耳光打个正着,轨似他送上去给人家打的一般。

    孟神通这时正把厉胜男追到了墙角,眼着便可以手到擒来,忽然接连听到姬晓风与灭氏和尚的叫声,孟神通怔了一怔,小道:“难道这客店里埋伏有什么强敌?”

    心念方动,那妇人已走了到来。孟神通大喝一声,玄功内运,一掌推出,但听得“轰隆”一声,那堵墙竟然被他的掌方震破了一个大洞,尘土弥漫中孟神通定睛一瞧,连厉胜男的影儿也不见了,只听得那妇人在墙外冷笑道:“好猛的掌力,具有如此武功,却用来欺负女子,不害躁么?”

    原来那妇人早已拖着厉胜男从裂口中走出去了。

    孟神通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劲敌,登时争胜之心陡起,便即再发一掌,震坍墙壁,追了出来,喝道:“老太太慢走,我孟神通还要领教。”那妇人回过头来,忽地怒道:“岂有此理,你叫我做什么?”

    孟神通刚才没有着清楚她的面貌,只道她功力如此深湛,当然是位老太太无疑,那知却是个中年美妇,头上还结着两个蝴蝶结,斜着眼睛看人,活显出一副淘气的神情。孟神通大为奇怪,却又有点好笑,小道:“虽然我把你叫得老了,但你这副打扮,中年妇人.还要冒充少女,却也是可笑得紧!”其实这个妇人的年纪实在不小,比她的相貌要老得多,但她有个奇怪的脾气,最不欢喜人家说她年老,两地爱戏耍的性情也是数十年来如一日,做了多年母亲的人还是如同孩子一般。

    孟神通道:“好,那我就叫你一声小姐,你刚才那俊巧的身法我老孟佩服得很,特地向你再请教来啦。”他两番自报姓名,说话的口绍,既是嘲笑,又是挑战,满以为对方必定要耸然动容,哪料这中年美妇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他孟神通是什么东西似的,大模大样的点了点头,便笑嘻嘻的说道:“你很佩服我吗?

    嗯,你想再见识一次,那也容易。你瞧清楚了,就是这个身法。”

    孟神通凝神应战,哪知这中年美妇身形一晃,条然间便已飞掠出数丈开外。孟神通叫道:“怎么,你要逃吗?”那妇人“咦”了一声,说道:“怎么,你不是要见识我的身法吗?

    哈,原来你不是这个意思,你是要打架是不是?”

    孟神通给她弄得啼笑皆非,只好说道:“不错,我正是要请教你的高招。”

    那中年美妇笑道:“你这个人说话真不爽快,我还当你是当真佩服我,要学我这个身法,准备将来逃命之用呢。哼,原来你是绕着弯子说话,你为什么不干脆说是要找我打架?”

    孟神通实在是怕了她的缠夹不清,索性顺着她的口气,直话直说道:“你既然明白了,咱们就在这里打一减法和尚道:“她便是天山掌门唐晓栏的小姨,李沁梅的母亲,当年与吕四娘冯瑛并驾齐名,号称“三女侠”之一的冯琳:三十年前,有一次我给师父送信给年大将军,曾在年家见过它的一面,那时她还是十七八岁的大姑娘,现在隔了三十多年,她依旧是当年那副少女时代的神态,而且好像不会老似的,所以我还能够认出她来。”

    孟神通大吃一惊,道:“她就是冯琳?

    嗯,难道她已经知道了我囚禁她女儿的事P.”要知孟神通天不怕地不怕,但对天山派却是不无顾忌,心中想道:“我久已听说存三女侠”之中,以吕四娘本领最高,冯瑛次之,冯琳乃是最弱的一个,冯瑛的丈夫唐晓澜则与妻子不相上下。如今我和冯琳最多也不过仅可以打成平手,若然她邀了唐晓澜夫妇向我寻仇,这却如何是好o.”减法和尚走了定神,通:“她定然尚未知道我们曾难为她女儿的事。”孟神通道:“你讵的对。她若是知道,哪肯这样善罢甘休?

    当然我也不会怕她,但我的修罗隐煞功尚未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不想与天山派正面作对”。减法和尚道:“看来她只是单身一人,唐晓澜是一派掌门,轻易不会离开天山。而且唐晓澜夫妇素来庄重.倘若他们夫妇来了,断不会议冯琳这样暗中捉弄我们。”孟神通惊魂稍定,想了一想,说道:“不错,唐晓澜以名门正派自居,一向言行不苟,这是武林中人都知道的。”

    姬晓风这时才一玻一拐的走出来,孟神通给他验伤,只见他的足踝上粘有一片树叶,这种“摘叶飞花”的伤人功夫,孟神通自问也达不到她那等境界,更是不禁骇然,当下立即给姬晓风推血过宫,并给他敷上了伤药,姬晓风这才得以免于残废。

    姬晓风满面羞惭,说道:“弟子无能,刚上屋顶,便给她打下来了。那个逃走的少女是谁?

    弟子尚未侦察出来,不过的确是很像邱山派吕四娘的那个弟子。”孟神通道:“天下像她那样本领的,也只不过是有限几人,你给她打伤,我怎能怪你。你稍为歇一歇吧,等下咱们还要赶路。”

    孟神通虽然对冯琳有点忌惮.但想到她只是单身一人,只要减法和尚不快,自己加上了减法和尚,断断不会输给冯琳。他断定女儿必定是前往崂山找寻金世遗,他既然来到此地,离喇出不过一天路程,当然不会中止。于是待姬晓风可以行动自如之后,便继续赶路。可是因为有了冯琳的出现,他们一路上要多加小心,不敢再像以往那样骄狂自大了。

    减法和尚料得不错,冯琳的确是一个人离开天山的。原来她因为锺展、武定球二人久不回山,料想他们还末得李沁梅的讯息,她思念女儿,所以亲自下山寻觅。

    无巧不巧,厉胜男那日假扮孟神通,给谷之华定下房间,被她碰见。她眼光何等锐利,一眼就瞧出厉胜男是假装的,她生性好事,又爱戏耍,而且从厉胜男吩咐掌柜的说话中,知道它是给一个少女预定房间的,当时便引起了她的疑心。要知道她为了探访女儿的消息,对在江湖上走动的每一个少女都加以留心,于是便留在那个小镇,看看厉胜男所要捉弄的是什么样的少女。

    冯琳姐妹和吕四娘是最好的朋友,谷之华上邱山之后不久,有一次冯琳前来探望吕四娘,曾见谷之华一面。那时谷之华还很小,未满十岁,但冯琳还依稀记得她的面貌。第二晚,谷之华到那小店投宿,果然落人厉胜男布置好的圈套之中。冯琳认出是她,颇为诧异,她本想提醒谷之华的,但后来又改了主意,决定仍然暗地里跟踪。她一半是为了好奇,一半是觉得好玩,她地想着看厉胜男将用什么样的古怪法儿捉弄,谷之华又会不会识破?

    冯琳的轻功已到达来去无踪的境界,她暗中窥伺,厉胜男和谷之华都丝毫不觉。她一路跟跨,看厉胜男用种种古怪的法子捉弄谷之华,觉得十分有趣,她不想打断这场“好玩的游戏”,所以一直没有阻止厉胜男。但她在暗中却也保护谷之华。谷之华那晚在深山遇险,便是地出手暗助,吓退了昆仑散人和桑木佬的:在莱芜那晚,用“飞花摘叶”的功夫伤了耿纯、秦岱,吓走白良骥的也是她。至于厉胜男则是在将要跳上围墙的时候,被她扯去了一丝头发吓走的。

    她在莱芜那晚,起初见厉胜男朋告密的手段陷害谷之华,觉得这样的“捉弄”未免太过,本想重重的惩罚厉胜男一次的,后来见厉胜男要去救谷之华,又觉得这个少女也还不算太坏,因此到了厉胜另在即墨遇险,她又将厉胜男从孟神通的魔掌中救出来。厉男则趁她和孟神通打架的时候溜走了。谷之华急着要见金世遗,连夜赶路,第二天日头过年,使到了崂山脚下。厉胜男则因为害怕孟神通,一路绕道躲避,而且她的轻功也略逊谷之华,因此就反而落在谷之华之后了,-崂山在山东半岛尖端,面临黄海,谷之华中午时分,到了山脚,在山上的酒肆里吃过午鼓,并问朗上清宫的所在,便即登山。上到山顶,天刚入黑,远望大海中岛屿浮沉,明月下山隐约,渔火星星,不觉胸怀一爽。更想着片刻之后,也许就可以见着金世遗,精神更是大为振奋。

    连日来的风垄劳累,都似给海波尽涤了。

    走了片刻,但见山顶的松林深处,现出一座寺院,谷之华放轻脚场,慢慢走去,心中思潮起伏,想着这几日来所碰到的尽是离奇之事,见着了金世遗之后,要和他先说什么?

    心念末已,忽听得有人长叹之声,谷之华心头一跳,远远望去,只见有一个人倚着古松,可不是金世遗是谁?他对户长叹,似乎也正是在想着心事,好像还没有发现她。

    谷之华暗暗好笑,从侧面绕过去,走得近了,才冷不防的轻轻唤了一声:“世遗。”想吓他一跳,令他惊喜。金世遗果然吓了一跳,头也末回,便即叫道:“厉姑娘,还末到期限呀,怎么你就来了。咬哟,原来是你,是你,谷姐姐呀。”这时他回过头来,才看清楚了是谷之华,不觉怔住了。脸上的神情,显得甚是尴尬。

    谷之华的心头好像坠了一块铅块,登时沉了下去,淡淡说道:“对不住,我不知道你约了厉胜男姑娘在这里会面,打扰了你了。”

    金世遗走了定神,忙道:“谷姐姐,你别误会,我儿了你欢喜还来不及呢:你赶来这儿,可有什么事么?”他心中也在奇怪:谷之华怎么知道厉胜男的名字?

    不知怎的,谷之华突然感到一阵心酸,连她也不知道,是为了李沁梅伤心呢,还是为了自己?

    李沁梅的事情是金世遗自己告诉它的,而这个厉胜男呢。金世遗却一直瞒着她:这一刹那,她对金世遗的观感都全变了,在此之前,她把金世遗视为知己,如今一想,但觉他以前种种甜言蜜语,似乎都是假意虚情!

    金世遗见她老不说话,呆了一呆,忽然捉住着了她的双手,说道:“谷姐姐,你可是怪我什么?”

    谷之华使劲甩开了他,淡淡说道:“笑话,我哪能怪你,要怪你的另外有人,可不是我!”

    金世遗听她话里有话,急忙问道:“你可是知道了李沁梅的消息了。”谷之华道:“不错。嗯,我本来是给你报喜讯来的,现在着来嘛,你不见她也罢。”金世遗跳起来道:“李沁梅她在哪儿?

    你先告诉我。厉胜男的事情,往后我再给你解释。”

    谷之华避开了他的目光,淡淡说道:“我要你解释做什么?

    只可惜沁梅妹妹,她苦心找了你这么多年,这一次却又不能见面。”金世遗道:“怎么,你已经见到她了?

    你没有告诉她我在惠儿?”

    谷之华道:“不是我不告诉她,她不信我的话,她信厉胜男姑娘的话。”金世遗叫道:“什么?

    她和厉胜男也见过面了,这位厉姑娘呀,她可最会骗人,专爱说谎,你们可得当心。”谷之华怔了一怔,小道:“若果厉胜男是他心里所欢喜的人,他怎会在我的面前说她坏话?”

    但仍然是冷冷说道:“她是不是素来欢喜骗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只是:她告诉沁梅妹说,说你已到苏州去拜访陈天宇夫妇,沁梅信她的话,也到苏州去了!”

    金世遗跳了起来,叫道:“岂有此理,她已骗了沁梅一次,这次又去骗她:好,我告诉你,我是怎样和她结识的。我就是那次在大闹孟家庄的时候,与她认识的,她,她对我有一点恩惠,我,我……”忽然想起,他曾答应过厉胜男不漏她身世之秘,更不能将她邀自己出海,同往寻觅乔北溟武功秘岌的事情告诉旁人,虽然金世遗现在正在怒火之中,但想到自己答应过的誓言,话到口边,竟然结结巴巴的说不下去了。谷之华道:“你怎么不说下去了?”

    金世遗道:“我和她是约好了在这里会面。嗯,这一件事情请恕我不便向你说个明白。只、只要你相信我。我刚才说要向你解绎,现在想来,解释也不容易解释得清清楚楚。呀,我还是这一句话,只要你、你相信我。”

    谷之华气往上涌,愤然说道:“我是件的什么人?你又是我什么人?咱们本来就是各不相干的人,我要你解释做什么?你又要我信你做什么?“金世遗呆了一呆,听了谷之华这番说话,有如利锥钻心,忽地眼泪迸流,伤心说道:“谷姐姐,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

    咱们相聚的时日虽然无多,但我早已把你当作唯一的知己:我是无父无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历的孤儿;你有父亲也等于没有父亲一样:咱们的身世同样可怜:咱们的师父叉百那样深厚的交情,我最佩服你的师父,你也早知道有我这个人,所以一见了面,咱们就似早已径认识一般。难道咱们还不应相怜相惜,却反要相互猜疑?

    我把沁梅当作我的亲妹妹,对你呢,唉,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还要我明白说吗?

    我的心早已交给你了:至于那位厉姑娘吗,我只是为了要报答她一桩恩德,事情完了,我尽了心愿,那就各走东西,各不相干了!

    你信不信我?嗯,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好,我把心掏给你着。”忽地把铁拐一拉,拉出了那把铁剑,候的向胸口便刺!

    谷之华大吃一惊,幸而她就站在金世遗面前,伸手可及,急忙一把抓住金世遗的手腕,将铁剑托了起来,失声叫道:“快别这样,寻死觅活的算什么呀?”

    金世遗道:“谁啡你不相信我,我要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呀。”谷之华将他的铁剑插回销中,“嗤”一声笑道:“我也没有说过不信你呀:你的心血淋淋的好不怕人,我要你掏出来做什么?”

    话末说完,金世遗便已抓着了它的双手,喜孜孜的说道:“谷姐姐,你何不早说,险些害我做了个胡涂鬼。”谷之华笑道:“你这个牛脾气,做了糊涂鬼也还是活该:嗯,别胡闹啦,我给你说正经话儿。”

    金世遗道:“好,我就等着你说正经话儿。”谷之华道:“你的厉姐姐随后就要来了……”金世遗心头一沉,打断她的话道:“她来就来,咱们说咱们的,管她作甚?”

    谷之华道:“不,你既然约了她在此会面。怎能不管她?

    你知道,孟、孟神通追着她呢:就是昨晚的事情,在即墨城的一间客店里,我也在那里,孟、孟神通的弟子也瞧见我了,我没命的逃出来。厉姑娘不知被他捉去了没有,他,他,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只怕就要来了。你给我出个主意,是躲开他呢?

    还是见他?我想躲开他的,可是躲开了他,又怎样去救厉姑娘呢?”

    要知谷之华虽然气恼厉胜男骗她,可是厉胜男落在孟神通手中,她总是心有不安。

    金世遗道:“好,我正要报孟神通那一望之仇。”谷之华道:“还有一个减法和尚和他在一起呢。”金世遗一想,这果然是个难题,孟神通一人已难对付,加上了减法和尚,自己是必败无疑,听谷之华的口气,她实在是不愿意见孟神通,而且他到底是她的父亲,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做帮手。

    金世遗正在畴曙,忽觉得微枫然,似有暗器龚到背后,金世遗反手一挥,人怒喝道:“孟老贼,你出来。”奇怪得很,他这一掌拍去,却并不闻暗器落地之声。金世遗心中一凛,陡然间只见一条黑影从林子里凌空飞出,金世遗铁拐一迎,那黑影在半空中一个翻身,金世遗觑准了一拐扫去,竟然打了个空。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咄”的一声,金世遗的面门早着了一记。对方拿着的似乎只是一根树枝,却比软鞭还要厉害,这一下登时在金世遗的面上抽了一道血痕,打得他火辣辣作痛!

    金世遗又惊又怒,就在这时,那黑影已在他的面前落下,斥道:“金世遗你这小子真不是东西。”正是:豪气凌云甘受辱,只因爱恨两难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