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一章 欲消祸患筹良策 但愿同心化险夷

    金世遗带领厉胜男向岛中心走去,厉胜男不再畏惧毒蛇,心神一定,便又感觉热得喘不过气来。岛上的树木很多,但却是十居八九都是光秃秃的,有些树木甚至只剩下一截焦黄的树干,好像是给火烘过一般。幸而那些蛇形怪树,倒是有花有叶,甚为茂盛,只是怪树所发出的奇香,厉胜男还未习惯,吸了进去,感到有点晕眩,但也没有法子,只好在怪树下面遮阴。金世遗笑道:“你别讨厌这种怪树,它叫麻疯树,是冶麻疯的圣乐呢。”厉胜男叫道:“麻疯树,真可怕!”金世遗冷冷说道:“我的师父便是个大麻疯,幸亏到了这个蛇鸟,吃了这树的树叶才医好的。麻疯树和蛇岛这两个名字都是我师父起的。”

    厉胜男越来越感到害怕,说道:“咱们回到船上去吧,海上的风浪虽然险恶,到底要比在这岛上好得多,金世遗道:“我要在这海鸟上住下去呢?万胜男叫道:“什么,你要住下去?住多久呢?”金世遗道:“至少十天半月,甚至半年一载也说不定。”厉胜男急得几乎要哭出来,说道:“原来你是骗我的,你恨我捉弄你,就带我到这里来,哼,你的报复手段真是厉害,你为什么不把我一剑刺死?”金世遗道:“我并不骗你。”厉胜男道:“还说不骗我呢,你答应的是帮我去找乔北溟的武功秘岌的。”金世遗道:“我是要帮你去找呀。但迟一两年找到地无关紧要。”厉胜男气道:“我报仇的事情不要紧,你无原无故却要在这岛上住一年半载。好呀,你探访你的这些毒蛇倒比我的事情要紧吗?”金世遗一本正经的说道:“不错,的确是要比你报仇的事情重要得多。”厉胜男见他神气极是认真,吃了一惊,要想骂他,也不敢了。金世遗道:“咱们先弄饭吃吧,吃饱了,我还要到海岛上巡视一遍呢。”厉胜男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告诉我,我饭也吃不下了。”

    金世遗拾了一些枯枝生火,他带来了一袋米,就叫厉胜男煮饭,他再去捉了几只野鸟来,一面帮着厉胜男弄饭一面说道:“我师父初来这个海岛的时候,天气很冷,后来一年比一年熬了。我来的时候,气候最好,有四时不败之花,八节长青之草,毒蛇又不会害我们,那时当真是仙境一般。现在的气候却热得怕人,唉,你知道这是什么原故?”厉胜男道:“我怎能知道,不要卖关于了,快说吧。”金世遗道:“因为在这蛇岛底下,有一个海底火山。”厉胜男惊道:“海底也有火山?”金世遗道:”不错,海底的火山多着呢,不过在大海中心的火山爆发了最多引起海啸,殃及鱼盐,这个海岛距离海岸不过几天航程,若是它下面的火山爆发,后果却是不堪想像。”

    厉胜男半信半疑,问道:“你怎么知道在这个海岛下面有个火山?”金世遗道:“我带你去看。”吃过了饭,金世遗带她穿过怪树密布的树林,走到蛇岛的中心,但见在那座码色的山客氏下有一个洞窟,山室固然是光秃秃的,在洞窟周围的一大什土地也是寸草不生,更令人骇怕的是有无数毒蛇死在洞窟旁边,发出一股焦臭的味道。厉胜男掩着鼻子道:“我不要看了,走吧一。”金世遗取出两朵在“麻疯树”上摘来的鲜花,这花的浓烈杳气正是辟具除腥的佳物,厉胜男一嗅花香,登时精神一来。金世遗道:“你再看着。”拉她到洞口一着,但见下面的岩层发出暗赤色的光华,石壁也有无数死蛇。厉胜男这时虽然不怕死蛇的腥臭,但破洞窟中喷出的热气一冲,却几乎晕了过去。金世遗这才急急把她拖开。

    树林里有个小湖,是岛中最清凉的所在,厉胜男俯下了头,让清凉的湖水浸了片刻,才说得出话来,叫道:“真可怕,真可怕!”

    金世遗道:“本来我也不知道蛇岛下面有火山的。我师父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经饼他的细心考察,查勘全岛,终于发现了地底的秘密,火山口就在刚才咱们看过的洞窟下面。窟里的毒蛇数以万计,现在恐怕都已死干净了。我师父生前曾??绳下去察勘,推算这个地下火山的爆发,当在他死后十年左右……”厉胜男急忙问道:“你师案死了几年了?”金世遗道:“还差几个月就满十年!”厉胜男大吃一惊,金世遗笑道:“好在还末爆发,若这情形。最少还有一年半载,人较还没有喷出来呢。”厉胜男道:“话虽如此,留在这里,究竟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金世遗道:“不错,我就是因为危险才来的。”歇了一歇,继续说道:“这洞窟的下面,有毒蛇口涎所积成的一个小潭,若然火山一日一爆发,只恐整个蛇岛都要化成飞灰,黄海边沿的陆地也可能波及,海中的生物更是遭逢浩劫了。而且那么大量的毒蛇口涎若流到海中,纵有未死的生物,受了蛇毒,后患更是无穷。我师父会想出一蚌办法,要是有一个人不畏蛇毒的,在火山爆发之前数月,深入洞窟,凿开一条通道,引来海水,然后在即将爆裂而尚未爆裂的火山口凿一个小孔,让火势慢慢宣??出来。这样在海水巨流之中,毒火喷出,或者可无大害。时间要算准在火山爆发之前数月,是因为这个时候岩层被地火烧得松化,容易凿穿的原故。在这个岛上,还可以采集石绵,用来做防火的衣服。”厉胜男失声叫道:“原来你是奉师父的遗命来消弭这蚌祸胎的么?”金世遗道:“我是想挽救这场灾难,但却不是奉师父的遗命。唉,我师父对我十分爱惜,他生前一点也不让我知道这个地底的秘密。”

    原来关于这个蛇岛火山的秘密,毒龙尊者把他历年察勘所得,都详详细细的记在日记上,日记的最后一页,便是位对于火山爆发的推断,和他所拟的挽救浩劫的方法了。他也曾想到要金世遗将来去挽救这场浩劫,只是这委实是太危险了,他对金世遗爱逾亲生,又舍不得叫他冒这场奇险,所以他非但不让金世遗知道这个秘密,而且在临死之前,要金世遗火速离开蛇岛。后来这本日记被毒龙尊者好友|八臂神魔萨天剌的徒弟董太清在蛇岛上搜获,其后又经过许多转折才到金世遗的手上。金世遗这次之所以答应和厉胜男出海,有一大半原因就是因为火山爆发期近,想顺便到蛇岛来看一看的。

    厉胜男听他讲完之后,饶是她邪气十足,亦不禁胆战心惊。金世遗郑重说道:”我早就问过你怕不怕死,你说不怕,我才带你来的。你现若然后悔,我明天就修好船只,遂你回去。”厉胜男道:“我回去碰到了孟神通也是一死。我这次出海,发了誓非找到了乔北溟的武功秘茂绝不回去的。”想了一想,又问金世遗道:“你刚才不是说过,这火山爆发最少还有一年半载吗?”金世遗听她一说,便如其意。笑道:“你是想去找到乔北溟的武功秘岌然后再回到蛇马来吗?”厉胜男点了点头,怕他误会,又如了一句道:“找到了武功秘岌,我也绝不会抛弃你,让你一人冒险的。”金世遗心道:“你若抛弃了我,在我那真是求之不得。”但他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

    厉胜男道:“为何不行?”金世遗:“若是送你回去,那最多不过是来回十天的航程,不怕误了大事。这还可以。但若是去寻找乔北溟的武功秘岌,大海茫茫,又有风浪不测之险,在半年之内,那就末必能够回到蛇岛了。还有一层,我小时候曾和师案经过乔北溟所住饼的那个怪岛,我师父怎么也不许我上去。听他口气,马中似有奇险。我不是畏惧,但我若是在那怪岛丧命,同如死在这里,还可以有希望消除这场灾劫。”厉胜男道:“不论什么奇险,总比不上地下有个火山,地面有无数毒蛇更为可怕吧?”金世遗想了一想,说道:“你既然急于取得秘岌,又这样不愿意居住此间,我倒有个两全之法。”厉胜男道:“怎么?”金世遗道:“在十天半月之内,我包管教会你驾驶海船,你自己也努力去熟习水性,我把这只海船送给你,你不怕冒险,你可以自去找那个海岛。我还记得那个海岛的方向是在蛇岛的正北方。遇着顺风平安的话,大约是四五十天的航程。”厉胜男不待他说完,便即笑道:“你不必赶我走,你决意留在这里,我也就决意陪你便是!”

    金世遗冷冷说道:“你不是很讨厌这个地方么?”厉胜男笑道:“我讨厌这里,但却并未讨厌你啊。”歇了一歇,又道:“我自有生以来,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大恶事,但也没有做过什么好事,这次若然能够稍稍助你一臂之力,挽回这场浩劫,死也是值得的了。”她说得很郑重,其实却是揣摩了金世遗的心意说的。金世遗听了,既是欢喜,又是烦恼,厉胜男端的以它的影子一般,如此一来,更不容易摆脱了。

    厉胜男忽地笑道:“你背过险去。”金世遗怔了一怔,道:“你要干什么?”厉胜男笑道:“嗯,你对我真是关心得很,我做的每一样事情,都要告诉你么?”一面说一面解开衣服的细扣,金世遗才知道它是想洗澡,面上一红,急忙背转身子,走入树林,只听得“扑通”一声,厉胜男跳入湖中,格格笑道:“好啊,妙啊。湖水清凉极了。金世遗,你真怪,竟像是不知道怕热的。”

    厉胜男放荡形骸,丝毫不拘男女礼法,比之谷之华的端庄矜持,李沁梅的纯真无邪,更为接近金世遗狂放的性格,但不知道怎的,金世遗却感到有点怕她。

    这一晚,金世遗在湖边搭起两个帐蓬,到了半夜,金世遗正在睡得蒙蒙陇陇的时候,忽听得有悉悉索素的声音,金世遗吃了一惊,忽然破人抱住,只听得是厉胜男的声音叫道:“吓死我了,你快给我赶走这些毒蛇。”原来有蛇游入厉胜男的帐幕,她吓得躲到金世遗的帐幕来。

    金世遗连忙把她推开,笑道:“蛇有什么可怕的。”厉胜男道:“他们是你的好朋友,你当然不怕,可是我怕呀。”金世遗道:“好,明天我给你采一些草药,将草药研成粉末,撒在帐幕的周围,蛇就不敢进来了。”厉胜男道:“今晚呢?我怕得很呀。”金世遗没法,只好说道:“也罢,你今晚睡在这里吧,我给你守夜。”这一晚他在帐幕外坐到天明,厉胜男则睡得非常舒服,金世遗有两次看她,只见她梦中还自带着笑容。

    第二天金世遗去采集石绵,叫厉胜男到船上去拿一些粮食和用具来。金世遗重踏旧日游踪,想起当年跟师父在岛上习技的种种情景,不禁感慨万分。又想起师父冒险探出火山的秘密,临奸之前,还挂虑这场要在他死后爆发的灾难,心中发下誓愿:”纵然化作飞灰,我也得完成师父的心愿。可惜在这岛上和我同生共死的不是谷之华而是厉胜男。”不过想到厉胜男为了它的原故,竟不惜和他冒这样巨大的危险,不由得对厉胜男又多了几分好感。

    正想到此处,忽听得厉胜男骇叫的声音又在远远传来,金世遗心道:“莫非又是傍毒蛇惊吓了?”究竟不能放心,只好赶到海边着她。

    走出树林,一眼便望见海滩上搁有一条破船,想是被大浪卷来,潮退之后搁浅了的。金世遗吃了一惊,海滩上发现了另一条船。当然是另外有人到这海岛来了。

    金世遗急忙奔到海滩,只见厉胜男披头散发,骇叫狂奔,迫在她后面的是四个奇形怪状的男女。看看就要追到她的背后,厉胜男发出她的触门暗器“毒雾金针火歆弹”,这暗器一爆裂开来,立即咽雾弥漫,火花四射,个雾里还杂着许多细如牛毛的梅花针,本来是极为阴毒的暗器,连孟神通也要畏惧三分。不料这四个人的武功竟是非同小可,但见他们交叉走位,厉胜男暗器刚刚出手,他们已分估四角,各自发出一掌,竟卷起了一道“风桂”,把厉胜男的暗器卷上高空,这才“蓬”的一声,爆裂开来。对他们毫无损害,反而是厉胜男给他们的掌方震得跟跟枪枪,收势不住,恰好又被石头一绊,登时一咬摔倒。其中一个红头发的老人哈哈大笑,伸出长臂,朝着厉胜男的后心便抓!

    这时金世遗和他们的距离还有十来丈远,他的掌心早已打了一枚石子,一见厉胜男遇险,施救不及,即将内力凝聚掌心,发出石子,虽然比不上冯琳飞花摘叶功夫,但这攸石子以内家真力发出,劲道之强,实不亚于小枪炮射出的铅弹!

    那红发老人练过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听得暗器破空之声,未知厉害,竟然伸手一抄,陡觉掌心剧痛,虎口已是裂开,不禁又惊又怒,急忙放开厉胜男,回身迎敌。金世遗见他居然敢硬接这枚石子,也不由得心中一??。

    双方打了一个照面,金世遗“哼”了一声,说道:“原来又是你们这班不知死活的魔头!”这四个人中,他认得两个,就是以前和他交过手的昆仑散人和桑木姥,另外那个红头发老人和一个青面披发的老女人他却不认识。

    那青面披发的女人道:“姐姐,这个小子就是金世遗吗:“桑木雄末曾回答,金世遗已自仰天笑道:“我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正是金世遗。你们若是害怕,就快快傍我磕头赔罪。”那老人毗牙喇嘴,冷笑三声,说道:“。当年在西藏没有找到你,算你幸运,让你多活几年。”那红头发的老人道:“青妹且慢。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把藏灵上人那卷图画献出来,我愿意替你向他们两位求情,饶你不死。”金世遗冷笑道:“放屁,你是什么东西?且看是谁向谁求饶吧。”提起铁拐,喝道:“是你们四蚌一齐上么?”那青面女人怒道:“好个猖狂的小子。”解下一条红绸,迎风一抖,立即似平空飞下一道彩虹,向金世遗拦腰疾卷。

    这绸带经她挥动起来,竟似软鞭一般,金世遗一手抓去,但是滑不留手,指尖刚罢沾上,绸带一飘,便即滑过一旁,条然间转了一个圈圈,竟然带着劲风,上刺金世遗的双目,金世遗也不禁心头微凛,想道:“这妖妇能把绸带拣到刚柔并济,怪不得她软口出大言。”

    原来这个披发青面的女人是桑木姥的妹妹桑青娘,她的丈夫乃是灵山派的掌门云雾子。他们夫妇二人昔年在西藏之时,曾数次与唐经天为敌,有一次破冰川天女与唐经天联手将他们杀得大败亏输。因此躲了好多年不敢出头。这桑青娘练的是西藏密宗的“柔功”,本领还在她姐姐之上。

    桑木姥与昆仑散人上次在山东东平县吃了金世遗的大亏,后来又打探得藏灵上人已死,料想藏灵上人那幅怪昼定已落到金世遗或谷之华的手中,因此一直注意金、谷二人的行踪,并由桑木姥邀请了妹妹及妹夫出山,跟踪谷之华直到崂山山下。谷之华在途中并曾受过桑木姥与昆仑散人的伏击,幸得冯琳暗中解救,将他们吓跑。

    他们因为有冯琳在场,不敢公然露面,后来窥见金世遗挠了厉胜男出海,他们在第二天也劫了一艘海船出海追踪。可是他们都不懂得航海的技术,船上虽然留下了两蚌水手,在他们胁迫之下,也不肯甘心为他们出力。他们出海之后的第七天,便遇到了大风溟,那两个水手放下了一舢板逃生。,他们的海船被巨浪打坏,漂流了两天两夜,险些就要作水中之鬼,幸而遇到一阵大风,恰恰将他们吹到蛇岛。他们所汞的海船却完全破坏,不能用了。他们也发现了金世遗那条破船,但不知道便是金世遗的,他们希望能够碰到另外一帮海客,可以掳掠水手和粮食,因此登岸搜索,料不到恰恰就碰到了金世遗。

    桑青娘自恃武功,首先向金世遗邀斗。最初金世遗见她只用一条绸带,他不想在兵器上占便宜,便也不用铁拐,过了几招,金世遗只用左手一只空手夺不下她的绸带,便不再客气,将铁拐一挥,向她还击!

    这一拐打出,隐隐挟有风雷之声,桑青娘料不到金世遗的功力深厚加斯,吓得连连后退。要知她虽擅于以柔克刚,但她尚未拣到第一流的境界,怎敢硬挡金世遗那等金刚大力的猛扑口云灵子儿势不妙,取出一对判官笔上前帮助妻子。金世遗大喝一声,一招“雷电交轰”,铁拐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云灵子的双笔在他拐上一敲,正想乘机点他手腕的“关元穴”。那料甫经接触,几乎给铁拐的反震之力将他双笔震飞。幸而云灵于也是一派宗师,武功确有烛到之处,临危不乱,脚步一个盘旋,借着转身之势,居然将金世遗那股猛烈的反震之力消解了。

    金世遗“哼”了一声,纵声笑道:“原来是雾山派的大掌门到了,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这两句说的其实乃是反话,云雾子当然听得出其中嘲笑之意,登时面红耳赤,大声喝道…“金世遗休得猖狂,你再接一招|。”双笔一个盘旋,条地横拖过去,左笔点他任脉七道大穴,右笔点他督脉七道大穴,手法的快、巧、很、准,无不妙到毫颠。他的妻子桑青娘也立即将红绸一展,卷起了满天红霞,拦住了金世遗的退路。他们两夫妇配合惯了,这一招正是他们最得意的克敌制胜的绝招,他们料想金世遗必定要倒跃闪避,桑青娘的江绸就必定可以将他绊一个帅斗。

    那料金世遗身形一晃,。不退反进,哈哈笑道:“老头儿的看家本领也拿出来了,我你让你瞧瞧。”左手五指疾弹,也是在刹那之间,连点对方的“将台”、“命门”、“悬枢”、“阳白”、“委中”五处大穴。金世遗的点穴手法是画龙尊者教给他的“探晒指法”,奇诡怪绝,自成一家,虽然所点的穴道比云灵子少了九处,但那除非是已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躯,否则绝对不能解救口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双方都是一沾即退,但见云灵子凌空飞起,金世遗反手一拐,挥起了一道圆弧,桑青娘的红绸在铁拐上绕了一匝。

    原来双方要是各不退让的话,金世遗固然最少要被点十几处穴道,云灵子却是必死无疑。云灵子那敢和他硬拚,双笔在他各处穴道上一掠即过,不敢用实,便飞纵起来。幸而他见机得早,金世遗的指尖也就差了半分之微,没有戳中他的死穴。在这电扁石火的刹那之间,双方都是险到了极点!

    金世遗。一迫退了云灵子,便全力对付桑青娘。桑青娘哪里禁安得起,它的红绸缠住了金世遗的铁拐,金世遗兀立如山,桑青娘却反而给他拖动了几步。桑青娘儿势不妙,急忙横掌制下,将红绸割断,手中剩下了半截,另半截则做了金世遗铁拐的饰物了。

    云灵子大吃一惊,小道:“难道金世遗比唐经天还要厉害?”他们当年在西藏和唐径天恶斗过几次,若以一对一,唐经天可占上风,若以二对一,则他们夫妇稳操胜算,最后,他们是败在唐经天和冰川天女的双剑台璧之下的。

    其实金世遗的武功一向都是与唐经天在伯仲之间。不过唐经天当年斗云雾子的时候,年纪尚轻,内功的造谐还不很深,要是现在再斗,云灵子夫妇最多只可以和他打蚌平手而已,而金世遗自从解除了走火入魔的威胁之后,武功精进,已初步融会了正邪两沛的内功,加以他的点穴法又正是云灵子的克星,所以他以一敌二,仍是稳持先手。

    激战中只听得“嗤”的一声,桑青娘的红绸又给金世遗撕去了一幅。金世遗得理不饶人,铁拐轮圆,一招“指天割地”,执着铁拐的中央,杖头指着云雾子的命门要害,杖尾一撞,却忽地戳到了桑青娘的胸口。这一招奇诡绝伦,眼看桑青娘就要伤在他的拐下。忽听得当当雨声,金世遗的铁拐上套上了两个金环,那是桑木姥的触门暗器,她早已有所准备,一见妹妹情势不妙,使立即把暗器飞出来。金环在铁拐上旋转的力道将金世遗的铁拐带得稍稍歪了半寸,桑青娘这才得以死里逃生。

    金世遗笑道:“多谢,多谢,多谢你赏赐黄金,可惜在这荒岛之上,有了钱也没处用。”话犹未了,桑木姥已飞身扑到,金世遗又笑道:“舍不得吗?”桑木姥伸开十指,每只指甲都有五十来长,千指疾弹,竟自铮铮有声,金世遗稍为轻敌,几乎给她的利爪抓伤,饶是他闪避得决,衣里也给抓裂了两处,但觉一股腥风过处,桑木姥已是如影随形的追了上来,敢情它的指甲还是含有剧毒的。

    对方三个人互相呼应,登时把金世遗的攻势压了下去。昆仑散人喝道:“金世遗,你还不认输,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了。”抽出长剑,也扑土来,但听得一片金铁交鸣之声,震得人耳鼓崂崂作响,原来金世遗也抽出了拐中的铁剑,双方都以迅捷之极的手法,霎眼之间就交换了几控。

    金世遗左拐右剑,大战四个魔头,云灵子笔走龙蛇,笔尖所指,都是人穴;桑青娘施展出西藏密宗的柔功,把半幅红绸卷起来当作软鞭使:昆仑散人剑掌兼施,掌方罢劲,剑法轻柔,着着进迫:还有桑木姥则以独门的“鬼爪”功夫,专门乘瑕觅隙来暗袭金世遗。饶是金世遗武功精绝,过了三十来招,便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昆仑散人喝道:“金世遗,你若想我饶命,快把藏灵上人那卷图画献出来。”

    厉胜男看得心惊胆战,正想上前助战,忽听得金世遗纵声笑道:“可怜,可怜,你们死到临头,还末知道。”笑声未了,但听得沙沙声响,无数毒蛇从树林里窜出来。片刻之间。毒蛇就围成了一个圆圈,将那四个魔头围在圈中。金世遗条地跳出圈子,拉着厉胜男从蛇阵中退出,所到之处,毒蛇纷纷让开,金世遗一走过,毒蛇又似潮水般的涌上,那四个魔头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闯出蛇阵。

    金世遗笑道:“我说这些蛇儿是好朋友,你不相信,现在该相信了吧?”厉胜男开了眼睛,道:“世遗哥哥,待毒蛇把他们咬死之后,你再叫我张开眼睛,我不敢着毒蛇咬人的惨状。”

    金世遗吹了雨声胡哨,笑道:“哈,原来你的心地还不坏。”口哨之声一起,忽然窜出四条巨蛇,每一条都有二三丈长,缠上了四个魔头,那四个魔头吓得心胆俱制,死命叉着蛇头,不让他咬下来,那四条巨蛇力大无比,鳞甲又厚,桑木姥的指甲赛如利刃,在蛇身上乱撕乱抓,连半月蛇皮也没有抓裂,反而惹怒了巨蛇,蛇头一昂,登时吐出尺许长的红信,几乎??到桑木姥的脸上,桑木姥大叫一声,先晕了过去,可是说也奇怪,那四条巨蛇却并不咬他们,只是紧紧的将他们缠住,好像给他们加上几道铁箍似的,缠得他们透不过气来。原来这四条巨蛇都是金世遗童年时候玩熬了的,听金世遗的指挥。金世遗经常带它们去捕捉野兽,只准许他们将野兽绞住,不许他们咬死。刚才金世遗那雨声口哨,就是指挥四条巨蛇的讯号。金世遗是用对付野兽的办法来对付这四个魔头的。

    金世遗哈哈笑道:“现在咱们瞧瞧,到底是谁要谁饶命?”除了桑木姥先已晕倒之外,其他二一个魔头都在溟目待死,忽然听得金世遗此语,好像透露了一线生机,这时他们哪里还颤得身份叠严,立即叫道:“金大侠,饶命,饶命!”

    金世遗笑道:“我饶了你们,你们可得乖乖的听我的话。”那三个魔头齐声答道:“若蒙饶命,倘有吩咐,万死不辞。”金世遗又吹了雨声口哨,那四条巨蛇立即松开。可是这几个魔头已都似一团烂泥似的,瘫在地上,气力都用完了。

    金世遗遣散皇蛇,厉胜男也睁开了眼睛,笑道:“原来你的心地比我还要慈悲。我只丘不忍看他们被毒蛇咬死罢了,你却饶了他们。”金世遗道:“我正缺少几个仆人使用,上天将他们送来给我,留下他们,总比长虫有用得多。”

    昆仑散人给桑木姥推揉几下,桑木姥渐渐醒来,这四个魔头惊魂稍定,只见金世遗站在他们面前说道:“我做好人做到底,先给你们治伤,再让你们吃颐饱的。”厉捞男忽道:“待我给他们治伤,你把药品给我。”金世遗正想问她用意,厉胜男已先说道:“我不信任他们,你给他们治伤,他们突然下毒手害了你,我可不会指挥你的毒蛇。”昆仑散人强笑道:“姑娘你也太多疑了,”厉胜男不睬他们,在金世遗的手上接过药品,问道:“怎样用法?”金世遗道:“在他们身上青肿的地方敷上便是。”

    厉胜男给他们敷好了伤,哈哈笑道:“今后你不愁他们不听你的话了。好啦,你现在吩咐他们吧!”

    昆仑散人和云灵子都是一派宗师,哪肯甘心做金世遗的奴仆?表面上虽然作出恭顺的样子,却掩饰不住他们的怨毒的眼光。厉胜男望了他们一眼,冷冷说道:“你们摸一摸自己脊骨的第七节与第八节之间,再吸一口气看看。”这四个魔头依着它的说话去做,但觉真气运到背心的“中枢穴”附近,便好似受到无形的障碍一般,不能通饼,手指所按之处,隐隐作痛。昆仑散人自恃功力深厚,强力施为,一口气转不过来,条然间五脏六俯都好像被利针所刺,痛得他汗如雨下,急忙散了气功。这匹魔头都是行家,情知自己必是被厉胜男暗中下了毒了。

    他没猜错,厉胜男正是趁着替他们敷药的时候,以轻巧的手法,在他们的身上,每人插了一口金针,针内中空,贮着她家传秘制的毒药。

    厉胜男笑道:“你们听得五毒散的名字吗?中了这种毒,暂时不会发作,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得不到解药,便会全身溃烂而亡,临死时的痛苦,只怕比毒蛇咬死还要难受得多。这解药只有我有,你们若是乖乖听话,到期我给你们解药。”五毒散是用金叶菊、黑心莲、沾了虞毒的桃花、苗疆寒碧潭中的紫??,再加上碧蚕轰五种毒物烧灰炼成的。云灵子见闻广博,知道厉胜男所言不假,愤怒之极,却只好苦笑说道:“到了这步田地,我们还敢不服金大侠吗?姑娘,你何苦还摆布我们?”厉胜男笑道:“就是因为我不敢相信你们,我宁可让你们怨恨。”云灵子苦笑道:“我那还耙怨恨姑娘?只求姑娘高抬贵手。”厉胜男道:“那就要看你们听不听话了。”云灵子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厉胜男笑道:“世遗哥哥,他们是你的仆人,你肯让我使用吗?”金世遗笑道:“你比找吏会管辖仆人,好,我就让给你发号施令吧。”厉胜男道:“你们先给我修补好这条破船。船上有粮食和斧头凿子,你们搬下来。吃饱之后,就伐木动工。”那四大魔头俯首贴耳,在厉胜男指挥之下,搬下粮食工具,生火煮饭。

    饱餐之后,他们开始动工,厉胜男挠了一袋粮食,和金世遗走回树林,金世遗临走前吩咐那四个魔头道:“你们安心做工,晚上可以在林子里那块大石台上面歇宿,你们已经是我的仆人,4我的朋友不会咬你们了。”那四个魔头气得七窍生烟,人人心中暗骂,却不敢有半点表露出来。

    金世遗和万胜男走了一会,忽地似赞似讽的说一句:“江湖上人人称我毒手疯丐,和你相比,我可是甘拜下风|。”

    厉胜男笑道:“我是为你着想呀,你总不能叫毒蛇老是看守着他们,那多麻烦。而且这些毒蛇只听你的指挥,你不在旁边,她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去缠着敌人了。这四个魔头武功末废,他们修好了船,不会逃走吗?我也曾想过可以废掉他们的武宝,但废掉他们的武功,你又要来何用?”

    金世遗道:“不错,你想得比我周密得多,你的毒针也比我的毒蛇更厉害,只是这手段未免很了一点。”厉胜男格格笑道:“是吗?那你可得提防生儿。若是有一天你对不起我,说不定我也会悄悄的突然将一口毒针插进你的背脊,哈,哈,叫你一生一世,永远做我的仆人。”厉胜男说得色舞眉飞,金世遗却是听得不寒而栗。厉胜男忽地又叹口气道:“可惜你不比那四个魔头,对付那四个魔头,可以不管他愿不愿意,对付你呢,若是你心中不愿,要你做仆人也没有意思。”

    金世遗“哼”了一声,怒形于色,厉胜男笑道:“和你开玩笑的,你可不要发脾气啊。”金世遗啼笑皆非,忽地想道:“其实自从她给我治伤之后,我已逃不脱她的摆布,也即是等于她的仆人了。”

    想至此处,不禁心里的的叹了口气。

    这一晚金世遗和万胜男各住一座帐幕,厉胜另有了蛇药,不再来骚扰金世遗了,金世遗却一晚没有好睡,将到天明,还作了一个恶梦,梦见厉胜男朋毒针擂进他的背脊,一惊而醒。只听得厉胜男的声音在帐幕外笑道:“金世遗你梦见什么了?快快醒来。”金世遗又吓了一跳,揉揉眼睛,知道不是梦了,便揭开帐蓬,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做了恶梦?”厉胜男道:“我听得你在梦中惊呼,还叫着我的名字呢。是不是梦见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叫我来救你。”金世遗小道:“可怕的东西就是你!”当然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问道:“你这样早叫醒我作什么?”厉胜男道:“与你去看着他们把船修好没有?”金世遗道:“何须这样着急?”厉胜男道:“若是船已修好,你便可以吩咐他们采集石绵了。”金世遗道:“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意?”厉胜男道:“你收了这几个仆人,不是想他们帮你做工,尽快在那洞窟里凿出一条通道,好叫海水灌进下面的火山口去吗P。”

    金世遗道:“一点不错,唉,你真是聪明得紧!”

    原来毒龙尊者所拟的办法虽然是要等到火山爆发前三两个月才凿开通道,那是因为在它的计划之中,只用一个人的力量,而到了那个时候,岩层松化,容易凿开的原笔。金世遗估计大约要一年之后,火山方才爆发,现在的石质虽然末够松化,但有了几个一流的高手帮忙,便可以早些凿开了,也正是为了这个原故,他才要收服这四个魔头的。那知毒龙尊者和它的计划,其中有一个极大的错误,弄得他们几乎全部命丧蛇岛,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金世遗和厉胜男走出海边,那四个魔头正在船头纳凉,一见他们来到,立即便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说道:“禀金大侠,这只船已修补好了,随时都可以启航。”金世遗道:“你们下来,徒我检查一遍。”昆仑散人道:“金大侠,我们也不想要什么武宝秘岌了,但望你带我们离开这个海岛。”他们不懂航海技术,生怕金世遗撇下他们。金世遗笑道:“我的话说一不二,只要你们忠心于我,我走的时候,当然会带你们。”

    金世遗和万胜男上船仔细检查,只见各处漏洞都已补好,厉胜男道:“他们倒很卖力气。”金世遗笑道:“他们的心意与你一样,都是想早日离开这里,叫他们修好这只船,他们当然是乐干了。”检查完毕,走下舶来对他们说道:“这件工作你们做得很好,还有几样工作,待你们一一完成之后。咱们便可以开船了。”那四个魔头听说短期内不能离开,大失所望,全都露出怨恨的眼光,但无奈受制于人,可是不敢反抗。

    金世遗道:“今天天气很好,你们可以去采集石绵。”石绵是一种呈纤维状构造的矿物,细长,可弯曲,由“角闪石”或“蛇纹石”而成,由蛇纹石而成的矿物学上别称“温石绒”(Chrysotile),呈鲜艳的绿色或橄榄色,有绢丝光泽,比由角闪石而成的柔软得多,蛇岛上所出重的就是这一种。石绵耐火,可织火烷布,在近代的建筑上又可以用作防火墙,毒龙尊者在蛇岛上住了几十年,渐渐发现石绵的功效,这才想到将来可以利用它在火窟里护身的,他们采集了几天石绵,在这期间,金世遗教厉胜男织火烷布,又教她在小湖中学游泳,厉胜男想习惯海上的风浪,学游泳学得很快,不过几天,便敢到浅海试泳了。

    天气晴朗几天,按着又落了一天大雨,大雨过后,湖水满溢,这时石绵已采集得被了,金世遗吩咐那四个魔头,开了一道引水渠,将湖水引到那个秃头山下的洞窟去。洞窟底下,便是火山口的所在,虽然还末裂开,但洞窟周围已是寸草不生,炎热非常,这四个魔头都是从西藏雪山来的,热带的气候,他们已经难耐,在这火山旁边工作,更是热得他们死去活来,好几次想罢工不干,和金世遗拚命,但想到毒蛇喃体之惨,想到五毒散发作时候的痛苦,又只好忍住,在工作时间,桑木姥和桑青娘都曾晕倒几次,金世遗采集了一些解暑的草药煎畅给他们服食,又和他们一同工作,才稍稍平胃了他们心中的怨气,金世遗也知道他们心中怨毒已极,但帛了早日消弭地下火山的隐患,又不能不强迫他们做工。金世遗很是担心,恐怕他们有一天也会像火山一样爆发起来,过了几天,引水渠终于修到洞口,湖水流入蛇窟,将近洞口处粘附在石壁上的死蛇冲刷掉。

    金世遗早准备好解毒蛇腥臭的香花,每人分发两,但桑青娘在工作的时候还是呕了两次。可以看得出来,这四个魔头对金世遗是更为怨恨了。

    金世遗接着命令他们将洞口掘阔,阳光射入给里面媚红色的石壁反射出来,通出鲜血一般可布的颜色,洞窟的钱热之气冲出来,令人十分难受。幸而这四个魔头到了蛇岛已有半个多月,在洞窟旁边工作也有了四五天,对炎热渐渐习惯但饶是如此,他们一近洞口仍是感到透不过气来。

    金世遣将厉胜男织成的人烷布拿出来,叫这四个魔头包着了身体,仅仅露出面上的双睛。又将消除热毒的丹药给他们准备好,于是发出命令,叫他们进入石窟,要他们在石壁上击出一条通道。

    云灵子勃然大怒,抛开锄头,冷冷说道:“金世遗,你将毒蛇唤来吧。”金世遗道:“怎么?”

    云灵子道:“想我也是一派宗师,怎能受你如此作践?”四个魔头向金世遗怒目而视,着这危险的情势,似将一触即发。

    金世遗神色不变,淡淡说道:“我请你们做这件工作乃是为了大家的好处,你们大约尚未知道,在这蛇岛地下有一座火山。”昆仑散人叫道:“什么,有火山?”金世遗道:“不错,火山口就在这洞窟底下,所以咱们要在石壁凿出一条通道,让火势缓缓渲泄出来,在海水包围之中,就不至酿成巨患了。要不然火山爆发,大家都要化为飞灰。”那四个魔头都变了颜色,他们眼见洞中热气腾腾,洞窟深处的石壁发出暗赤色的光华,就像烧红了的煤一般,这种种现象,不由得他们不信。

    昆仑散人叫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早离开?”金世遗道:“就因为我决意要消除这场灾劫!我也进洞窟去和你们一同工作,要死咱们也一同死。”那四个魔头面面相觑,只听得金世遗又道:“其实洞窟里虽然热得怕人,咱们也不是没有办法抵御。以各位的功力,最少可以闭了呼吸半个时辰吧?不吸入热气,身上肌肤所感觉的热总可以支持,将到半个时辰使出洞休息一会。要是能将这场灾劫消弭,你们也是做了一场大功德呀。”这四个魔头仍然面面相觑,不发一语,但着他们脸上神情,已不似刚才愤怒。

    金世遗道:“要是你们不愿干呢,我也不敢勉强,但岛中的毒蛇却不会放过你们。”厉胜男道:“你们也休想得到我的解药。”这四个魔头一想,依金世遗的办法,最多是热得难受一些,未必致死。不依他的话,马上就要遭受毒蛇嚼体之苦,想了一会,昆仑散人首先拾起锄头,其他三个魔头也跟着拾起锄头,随着金世遗进入洞窟凿石。

    在洞窟里工作了几天,击出了一条六七丈深的地道,海水从外面渐渐侵蚀进来,缺口也渐渐扩大,虽然距离火山的中心还非常之远,但已开始有??浆渗出,冒出来的热气充满整个洞窟,人在里面工作,就像在局炉里一般。这几个魔头虽然开了呼吸,身上围了火烷布,口中又含了解暑的药,仍是觉得非常难受,工作了几天,人人都变成黑炭头,皮肤都好像烤焦了。起初是每隔半个时辰休息一次,后来每隔一庄香的时刻,便要出来休息一个时辰。那几个魔头不住的问什么时候才算完工,金世遗也不知道,只能回答待到海水灌进来才算完工。那几个魔头见石壁坚厚异常,要通到海外,不知还有几十百丈?个个心中焦躁,私下商量,再过三日,若然还末见海水灌进来,就宁可在洞窟里和金世遗同归于尽。

    这一日将近中午的时分,众人在洞窟外面那块空地歇息。臼引水渠中的清水来解渴,等待厉胜男把午饭端来。正自等得不耐烦,忽见厉胜男神色张皇,空着一双手勺匆的跑来,金世遗项忙问道:“什么事情?”厉胜男道:“外面叉有一条舶来了!。”

    话犹末了,只听得啸声震林,金世遗吃了一惊,急忙发出讯号呼唤毒蛇,他听这蚌啸声,已知道来人内功深厚,远在自己之上。未知是友是敌,不得不小心提防。

    啸声越来越近,转眼之间,只见林中现出两个人影,金世遗一着,大吃一惊,这两个闯进蛇岛的不是别人,竟是孟神通和减法和尚。更奇怪的是,金世遗早已发声招唤毒蛇,竟没有蛇台追袭他们。

    原来孟神通发觉金世遗和万胜男出海,他们等了两天,也劫到一条海船追来,孟神通懂得驾船。但却不熟水道,在海上兜来兜去,直到金世遗到了蛇岛将近一月,他们才发现这个孤岛,见岛上有炊烟升起,知道岛上定住有人,于是急急赶来。厉胜男发现海舶的时候,他们已经躲在林子里了。

    孟神通突然发现了这一团人,也是怔了一怔,金世遗面目焦黑,他一时认不出来。云灵子忽然叫道:“是老孟吗?”孟神通大喜叫道:“是云灵子吗?哈,你怎么来到这儿?”孟神通在二十多年之前,曾到西藏去访寻红教密宗的武功,因为修罗阴煞宝就是红教从印度学来的,地想去探查红教还有没有人懂得,后来访了好几个红教高手,探清楚了修罗阴煞功在缸教中早已失传。他才放心。就是在那一次的西藏之行,他结识了云灵子夫妇。

    就在这时,孟神通眼光一瞥,瞥见了躲在金世遗背后的厉胜男,跟着又认出了金世遗。孟神通哈哈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哈,金世遗呀金世遗,在这孤岛之上,看你如何还逃得出去。”正是:蛇岛魔头齐聚会。风波险恶困英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