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飞花挫敌疑奇迹 摘叶回枝显异能

 

    午炮已响,孟神通还是无影无踪,当真是大大出人意料,要知这样隆重的双方约战,哪容得误时?孟神通即算只迟片刻,亦已是失信武林,不必比试,都可以迳直当他输了。何况这时侯对方还完全末有人露面,那能即时赶得到场?

    雷震子冷笑道:“什么神通广大?竟然大拆烂污,哼,哼,当真是武林中自古以来从所未有的大笑话!”

    话犹末了,第二声午炮又响,墓园通口处仍是静悄悄的,哪里有半个影子?曹锦儿喜欢得笑出声,同各派首脑人物作了个罗圈揖,说道:“仰仗各位神威孟老贼临阵退缩了!”

    曹锦儿颐了一顿,正想向痛禅上人动问,要不要即时出发,由各大门派弟于分批去搜拿孟神通,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突然间,只听得一阵洪亮的笑声,并无人影,却分明是孟神通的声音,大声说道:“各位果是信人,有劳久侯了!”就在此时,第三声午炮响了起来,可是孟神通宏亮的笑声,却把炮声压了下去!

    只见对面的山峰上,山壁间突然开了两扇石门,孟神通一跃而下,日影当中,正是午时,分毫不误!按着有一大批人,随在孟神通的背后跃下来,从上面跃下有二三十女的高度,孟神通有此等本事不足为奇,但他邀来的人,个个都是如履平地,当真似是一队神兵,自天而降,这可不能不令到各派弟子目瞪口呆了!

    原来孟神通故弄玄虚,早就在半年之前,在对着墓园的对面山峰凿了一个山洞,以大石掩蔽,有几个秘密的出口,他们的人早就藏在洞中,到了时候,才突然开洞而出。来一个出其不意,震慑当场口

    唐经天、翼仲牟等人望去,认得赞密法师、阿罗尊者、金日晖、天龙岛土、坎离剑屠昭明、御林军副指挥使白良骥、御林军统领秦岱、耿纯等十多人,其他的人一时间无瑕仔细辨认。

    曹锦儿忽地尖叫一声,直奔出去,孟神通笑道:“怎么,未曾讲好,就要动手了么?”曹锦儿怒叫道:“今日是光明正大的比武,你把我约两个孙儿押来,是想来威胁我吗?哼!哼,只怕在各派宗师面前,也不容你要出这等卑劣手段!”原来她在人丛中发现了它的两个孙儿|——赵英华和赵英民也在其内,那是在大半年前,被孟神通绑架去的。曹锦儿正在朝着她的两个孙儿奔去,斜剌里忽然问出一个长发道人,拂尘一展,缠上了曹锦儿的龙头拐杖,曹锦儿竟自不能移动半步。孟神通冷冷说道:“曹锦儿,你也不问青红皂白,且先听听你的孙儿说什么吧。”

    金光大师轻轻“咦”了一声,对痛禅上人道:“这不是大雪山的凌霄子吗?怎么他甘心服了这个魔头?”陵霄子出身于全真派,是丘处机的第七代弟子,在武林中班辈甚高,早年与各大门派首脑人物都有往来,后来忽然消声匿迹,听说是隐居大雪山苦练太清玄功,几十年来未曾露面,不料如今竟随孟神通在此出现。

    雷震子见曹锦儿受困,大怒说道:“孟神通,你是否不想按照武林规矩比武?”拔剑便上。

    就在此时,赵英华忽然开口叫道:“婆婆,孙儿已经拜在孟神通祖师门下,孟神通绝世武功,婆婆不可与他为敌!”

    孟神通哈哈笑道:“曹锦儿,你听见了没有?是我强迫他的吗?”

    原来孟神通将曹锦儿这两个孙儿掳走之后,在他们面前炫露出极为奇妙的武功,令得他们心悦诚服。他们都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平日曹锦儿将他们管得太严,如今孟神通既不打他们,又不骂他们,还教他们本领,他们年少无知,反而觉得在孟神通门下,更为自由自在。这次孟神通将他们带来,正是有意折旧锦儿的威风,伤曹锦儿的面子,不必交手,已先赢了一仗了。

    曹锦儿气得七窍生烟,却是奈何不得。雷震子也是尴尬之极,悄悄插剑归销,退了回去。

    痛禅上人以主持身份说道:“这点纠纷,留待会后再论。孟先生尊意如何?”孟神通哈哈笑道:“到底是少林主持识事明-酌。陵霄道兄,让她去吧!”陵霄子将拂尘一收,曹锦儿拐杖所受的压力骤然消失,不由得跟跟跆迹的倒退几步。

    曹锦儿退了回来,正巧在冯琳旁边,她怒气末消,恨恨不已,冯琳忽地笑道:“曹大姐,你放心,你这两个孙儿,我们定然设法将他们要回来。不过,我想问你一句,若是他们摆脱了孟神通的魔掌,回来之后,你对他们却待如何处置?”曹锦儿怔了一怔,一时间未明话意,喃喃说道:“如何处置?这,我可没想到。为什么要处置他们?”

    冯琳故意绷紧了面孔说道:“孟神通是武林公敌,你这两个孙儿背叛本派,甘心投敌,罪名可不小啊!”听这话意,似乎曹锦儿不秉公处置的话,她便要出来代曹锦儿清理门户。曹锦儿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说道:“他们还是两个孩子,懂得什么?冯老前辈所加给他们的罪名未免太重了:”冯琳究竟不惯装模作样,瞧着曹锦儿那副惶急的神情,不禁“璞嗤”笑道:“是你的孙儿,你就嫌罪名重了,那么谷之华在娘胎里你便给她定了罪”这岂不是更重了么?”曹锦儿羞得面红过耳,不敢再辩,这时她也觉得自己以前对待谷之华太过份了。

    痛禅上人走出场心,与孟神通见过了礼,问道:“武林各大门派不知因何事得罪阁下,阁下杀了丐帮四大长老、重伤了青城派的掌门人,又劫走了邙山派的弟子,另外还派人去向峨嵋、天山、武当诸派的弟子挑,老纳敢问: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致令阁下如此狠心辣手?”

    孟神通大笑道:“老禅师之言差矣!”痛禅上人悌然不悦:“错在何处,请施主明示!”孟神通昂首向天,冷冷说道:“我这样做,正是看得起他们啊!若是等闲之辈,我老孟还不屑动手呢!”痛禅上人再好涵养,也禁不住动了气道:“如此说来,阁下是有意激怒武林人士,立心与各大门派为敌了?”

    孟神通哈哈笑道:“老禅师说对了一半了。我若不是如此略施手段,怎请得你们诸位大驾到来?不过,我也并非立心与你们为敌,只是借此机会,彼此印证一番。你们少林、武当、峨嵋、青城、天山、邙山诸大门派,不是一向自夸武学正宗,以为天下武学之道,已尽在你们各派之中了吗?”

    痛禅上人道:“少林一派,老纳可以断言,并非如施主所认为的那样自骄自满。”孟神通笑道:“禅师,你也不能代表整个武林啊!其实话说回来。若是真的有人能融通各派之长,参透武学的无上妙理,那也值得他自豪自傲,我老孟若是碰到这样的人,也定当心悦诚服的拜他为师!”

    痛禅上人淡淡说道:“这等人物,实乃当世所无,除非阁下所说的便是阁下自己!”此言一出,孟神通又爆出一阵轰雷般的大笑之声!

    各派首脑见孟神通如此骄狂,不由得动了公愤,雷震子、本空大师、辛隐农、乌天朗等人都踏上一步,只待痛禅上人令下,便要与孟神通一决雌雄。

    痛神上人涵养功深,虽然亦是怒气暗生,却并不形诸辞色,只是淡淡说道:“孟先生,今日之事只怕不能一笑置之,如何了结,还请孟先生示下。”

    孟神通朗声说道:“今日随我赴会诸人,都是在各大门派之外的高人异士,他们早已有心瞻仰各位的武功,趁此盛会,正不妨彼此印证印证。

    “若是诸立胜得过他们,我再轮流向各位掌门老师傅领教。只要那一位胜得我一招半式,不劳诸立处置,孟神通立即自戕!要是万一缴幸,孟神通居然胜了各位宗师,孟某却并不要诸位性命,只要各立送本派的继任掌门弟子,拜我为师,便可算了。这不是我好为人师,而是藉此可以将各派武功合而为一,相信对于武学的光大发扬,不无裨益。区区之愿,仅此而已,岂有他哉!”

    这口气实在是狂到了极点,赴会诸人这才知道,孟神通竟是要藉此一战,迫令各派向他臣

    服!各派首脑无不气得七窍生烟!但又禁不住心中揣揣,均是想道:“若是孟神通没有几分把握,他怎敢口出大言,同所有的各派宗师挑战?万一被他赢了,以后各派继任的掌门人都要成为

    他的弟子,这岂不是整个武林的奇耻大辱!”

    痛禅上人手捻佛珠,双目一扬,答道:“孟先生发下如此宏愿,老纳好生佩服。若是孟先生果真有此至高无上的本领,老朽胆敢代表各大门派谨依尊命便是。孟先生还有什么话说?”

    孟神通道:“另有一半小事,这邙山派本来是应由减法和尚担当掌门,可惜他已不幸死了。

    灭法和尚是我的好友,所以我对邙山派另眼相着。若是我缴悻赢了各位,邙山派不必另送弟子拜我门下,由我迳立减法和尚的大弟子耿纯为掌门便可以了。”

    曹锦儿气得浑身颤战,照孟神通的话,即是此战若败,曹锦儿的掌门立即便要完蛋,邙山一派也从此要由一个御林军的统领来管了。这刹那间,曹锦儿怒火冲天,几乎就要上去和孟神通拚命。翼仲牟见她神色不对,急忙将她的龙头拐杖拉住。

    翼仲年低声说道:“今日之会,不单是邙山一派的事情,有各大宗师在此,料这老贼难以得逞,暂且由得他妄语狂言,何须此刻便与他计较。”曹锦儿一想,此次各派大会邙山,若然不睾都败给孟神通,各派同安凌辱,邙山派纵然多受一重欺侮,那也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分罢了。难道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有颜面再做掌门吗?再想一想,自己也确实不是孟神通的对手,只好抑下怒气,不发一言。

    孟神通哈哈笑道:“既然我所说的话,大家都没有反对,就开始吧!”说罢,缓缓的抬起了右手,双眼一张,光芒直射,盯着痛禅上人。

    照武林的规矩,双方同意了比武的条件之后,便由双方主脑人物击掌立誓,以昭郑重。这本来只是一个仪式,但在此情形之下,谁都会想到,孟神通可能藉此机会,先给痛禅上人一个下马威。登时场上的几百对眼睛,都望定了他们二人。

    只听得“蓬”的一声,双方击了一掌,痛禅上人纹丝不动,孟神通上身晃了一晃,哈哈笑道:“老禅师,待他们比过之后,咱们再会。”便在大笑声中,退了回去。

    对掌之际的光景,似乎还是痛禅上人较占上风,各派首脑放下了心上的石头,雷震子且冷笑道:“看来这老怪的“神通”亦不过如此……”话犹末了,只见痛禅上人缓步回来,面色沉重之极。少林监寺本空大师吃了一惊,站起身来,旁坐的昆仑派长老丘毋奢精于医理,拉着他道:“上人不用着慌,老禅师稍稍沾了一点阴邪之气,并无妨碍。”本空大师是少林派第二高手,望了痛禅上人一眼,知道丘毋奢虽然说得轻松,众人也都但愿相信痛禅上人没事,但据此情形着来,最少痛禅上人也吃了点亏,并非如他们刚才所想像的那般,对掌之际,是痛禅上人占到上风的了。不过,大家碍于痛禅上人的颜面,谁也不敢问他。

    原来刚才痛禅上人与孟神通“击掌立誓”之时,双方果然是暗中较量了一招,孟神通使出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痛禅上人则以达摩绝学的“金刚不坏身法”对付。

    “金刚不坏身法”本来是诸毒不侵,加上痛禅上人有几十年深厚的内功,那更是非同小可,所以孟神通被他的反震之力,也禁不住上身晃了一晃。

    但饶是痛禅上人运用了金刚不壤的身法,接了孟神通的那一掌,仍是觉得冷意直透心头,连血液都几乎要凝结起来。好在他具有佛门无上的内家功力,运气三转,阴毒便已消除,外人看来,似乎是位稍估上风,其实他自己心中明白:若是当真与孟神通对敌的话,怎容得他有余瑕运功?以他的功力,孟神通使出了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话,他自信可以接得三掌,第四掌就没有把握了。

    痛禅上人与孟神通各自坐好本方主位之后,两阵对圆,孟神通这方出来了一个印度僧人,操看生硬的汉语说道:“久闻贵国少林派的武功,派出我国的达摩祖师,流传至今已有一干多年,料想必有许多变化增益,小僧不远万里而来,甚愿先见识见识与敝国同源的少林大师的功夫。”

    唐经天一看,这个印度僧人正是曾在冰宫与他交过手的阿罗尊者,心中想道:“这个人只怕要本空大师下场,才可以对付得了。”心念末已,只听痛禅上人已指派了“十八罗汉”中的大悲禅师出去迎战。要知本空上人与痛禅上人同一辈份,在武林中声望极隆,随便出去与孟神通一个手下人交战,实乃胜之不武,不胜为笑,所以痛禅上人经过考肤之后,才决定派出大悲禅师。

    大悲禅师在十八罗汉中以内功精湛见称,众人见是地出去挡第一阵,都是放心。只有唐经天不敢乐观,唯有希望他龙仗着精湛的内功。可以保持不败。

    两人以佛门之礼见过,便即动手。大悲禅师使出少林寺的看家本领罗汉拳。每一拳打出都是呼呼挟风,阿罗尊者接了几招,一声笑道:“果然是同出一源!”也用长拳对付,众人看来,双方的拳法大同小异,各有变化巧妙的地方,但大悲禅师的出拳却似乎显得比对方沉重有力。

    两人忽合忽分,越打越快,罗汉拳流传了千余年,虽然不是少林派中人亦大都晓得,可是这一套寻常惯儿的拳术,经他们二人使来,却是神威凛凛,与众不同,每一拳打出,都蕴藏有无穷威力!少林派外诸人着了,都觉得以前见过的“罗汉拳”简直不能算数;少林派诸弟子更是看得津津有味,觉得对方的拳术大有可以吸取的地方。

    激战中大悲禅师用了一招“黄莺落架”,左掌一圈,加封低开;右掌候的从肘底穿出,捣肋槌胸;少林第三十三代主持无住禅师将达摩传下的“罗汉五行拳”加以变化,创出了三十三招拳术,名为“闯少林三十三路神拳”,这一招正是“闯少林”拳中守中带攻的精妙变着。

    转眼间主客易势,阿罗尊者的拳路已被大悲禅师封住,眼看只要再出一招便可取胜,少林“十八罗汉”着得眉飞色舞,心中均想:“虽属同出一源,到底是咱们少林派的高出一筹。”心念未已,忽听得“蓬、蓬、蓬:”三声拳响,不知怎的,阿罗尊者的手臂竟似会拐弯似的,从绝对意想不到的方位打来,大悲禅师使出的“三羊开泰”,一招三武,全都打空,反而是对方一连三拳,拳拳都打中了他日

    少林弟子这一惊非同小可,痛禅上人却转头微笑道:“大悲这几年苦练金刚不坏身法,算是有点成就了。”话犹末了,只见阿罗尊者突然像弹簧般的蹦出去,看那神气,竟像是拳头触到了烧红的烙铁似的。

    原来阿罗尊者使的是上乘瑜伽功夫,肌肉可以随意扭曲变形,在斗到紧张之际,突然使出,故此大悲禅师冷不及防的便着了道儿,但大悲禅师的“金刚不坏身法”也已有了三分火候,虽然尚不能将对方震倒,己身却毫发无伤。

    各显了一手上乘的武功之后,形势又是一变,阿罗尊者知道对方有神功护体,猛攻亦是徒然,遂乃步步为营,脚踏九宫八卦方位,好像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拳势越来越缓慢了。

    到了这时,各派英豪都以为大悲禅师这一仗定可旗开得胜,但痛禅上人和本空大师的脸色却反而沉重起来,少林弟子中有几位比较高明的,也着出了对方虽然步步后退。但并未露出败象,不过,无论如何,看来还是大悲禅师占了上风,因此他们也不明白掌门师尊何以忧形于色?

    大悲禅师将对方迫紧,养然化拳为掌,使出少林绝学大力金刚手法,掌影如山,将敌人完全罩住,有几个少林弟子禁不住欢呼起来,哪知就在这刹那间,猛听得阿罗尊者一声大吼,犹如头顶上打了一个焦雷,只见大悲禅师整个身子抛了赶来,跌出了三丈开外,虽然立即跃起,但已经算是输了。

    这一下变化得太过突然,各派弟子十居八九都不明白大悲禅师何以应胜反败,相顾骇然,只见大悲禅师合什说道:“多谢尊者手下留情。”阿罗尊者也施礼说道:“少林寺果然名不虚传,达摩祖师传与责源的罗汉神拳,确是已经发扬光大,远胜于天竺本土!”各派弟子着这两人说话的神情,都是极为诚恳,更觉莫名其妙。

    原来阿罗尊者在拳术上确是不如大悲禅师,内功方面则在伯仲之间,护身的神功且还是大悲禅师稍胜一筹。阿罗尊者所以能战胜对方,乃是由于他掺入瑜伽工夫,并在最后的那一刹那,突然施用“狮子吼功”,扰乱了大悲禅师的心神,这才能破去了他“金刚不坏身法”。

    少林弟子均感面上无光,正想请他们的监寺本空上人再去向阿罗尊者挑战,只见阿罗尊者已随在大悲禅师身后,来到了痛禅上人座前,行了佛门“曹谒”之礼,报了师门名号便合掌当胸,躬腰说道:“弟子东来之时,家师曾吩咐弟子务必要上嵩山曹谒上人,不意今日幸得机缘,在此相见。”痛禅上人道:“令师龙叶上人,贫僧也是慕名已久的了!”龙叶上人是印度第一高僧,冰川天女的父亲桂华生在尼泊尔之时,曾受过他的教益,如今已是寿近百岁,痛禅上人是中国第一高僧,所以两人都早已知道对方的名字。

    阿罗尊者续道:“达摩祖师千年之前携了易筋、洗髓二经来华,开创了贵派武功,这两部秘典,在敝国早已失传,想实派中定有精通这两种功夫的高明之士,不知可否再予指教,令弟子一开眼界?”言下之意,似嫌刚才与他比试的大悲禅师尚未够份量。

    照比武的规矩,得胜的一方,要是未肯罢手的话,有权继续向对方挑战,但对方却无权强他再战,只能提出要求。少林弟子正怕他不肯再战,见他要继续比试,心中皆是大喜。要知大悲禅师虽然败了给他,却不等于少林派的功夫不及印度,而是大悲禅师的“金刚不坏之身法”只有三分火候,所以了给他的“狮子吼功”震散,要是本空上人出手,对付他自是绰绰有余。

    不料痛禅上人却仅是微微一笑,淡淡说道:“这两部秘典所载的功夫博大精深,贫僧也尚未得窥堂奥……”。

    阿罗尊者以为他是客气的说话,合什再拜,正拟请求,痛禅上人已往下续道:异国同源,可切磋之处正多,不必急在今日,会期过后,请大师屈驾敝寺,贫僧自当竭尽所知与大师研讨。请不必再多礼了。”双手轻轻一带,阿罗尊者用了重身法想试痛禅上人的功夫,哪知痛禅上人的手指只是作势虚沾.还夭接触到他身体,阿罗尊者已感到一股大力,不由自主的被“带”了起来,对痛禅上人的功夫这才心悦诚服。退了下去。

    众弟子大惑不解,痛禅上人对本至上人微笑道:“此人只是想见识中土的武功,存心不坏,何须定要与他分出个胜负来?众弟子有此一念,即是犯了佛门的“妄自生四"”之成了。难道大悲败了一场,便有人敢小视本派的武功么?”原来刚才阿罗尊者与大悲禅师比试,用狮子吼功破了大悲的金刚不坏身法时,本来可以施展杀手的,但他只用了二成力道,大悲禅师方得毫无损伤上痛禅上人知道师弟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武功又是走刚猛的路子,要是他出场接载阿罗尊者,生怕他神功发动之后,一下收不住势,伤了对方,于心何安?故此宁愿让本派输了一场,出言将众弟子劝解开去。

    阿罗尊者仍然立在场心,朗声说道:“贫僧观光上国,幸逢盛会,甚愿瞻仰贵国中土的武功,请哪位出来指教?”

    群雄虽然知道了他的来意只是想观摩武术,但他到底是孟神通邀来的人,总不能一再输给他。可是,连大悲禅师这样本领都打败了,各派宗师为了身份,自然不愿应战,一时间煞费畴,竟想不出适当的人选。

    唐经天悄声说道:“冰娥,你可以赢得了他。”冰川天女笑道:“我也不是中国本土的武功。”本来唐经天也有把握取胜,但他在冰宫中已与阿罗尊者较量过一次了,再出去与他较量,纵然将他打败,只怕也要给他暗笑中国无人。

    忽地一阵笑声冲破了静寂,翼仲牟曳着铁拐走了出来,哈哈笑道:“我老叫化幸还末死,特来领教高僧的绝学神功。”这笑声是冲着孟神通发的,孟神通当日虽然并非存心将他打死,只用到第七重的修罗隐煞功,可是却也想不到他在半年之内便能恢复,而且还敢出来比武,禁不住心中一凛,想道:“少阳玄功果有几分妙用,要是吕四娘在世,今日之会,只怕我就末必能够稳操胜算了。”

    阿罗尊者并不知道翼仲牟与孟神通之间的过节,他认为翼仲年就是上次曾在冰宫观战的那个老乞丐,当时他与唐经天比武,最后输了一招,败走之时,也曾闻得翼仲年的笑声。此刻听翼仲年的言语,似含嘲讽,只道他是小觑自己,不禁怒气暗生,冷冷问道:“翼帮主可是要比兵器吗?”翼仲年道:“正是,大师已比过一场拳脚了,换一换口味如何?”阿罗尊者拔出玄铁宝刀,表示同意,翼仲牟道:“大师万里还来,生不偕客,请进招吧!”阿罗尊者将大刀沦圆,说道:“刀剑无情,请各留神!”刀光一闪,立即横劈过去,心中想道:“我纵不伤他,也得把他的拐杖斩断,看他还笑得出来?”

    阿罗尊者这口玄铁宝刀,重达四十八斤,既沉重又锋利,是印度着名的一柄宝刀,加以他练过“降龙伏象”的上乘内功,内力浑厚,这一刀劈下,端的有开山裂石之势。威猛无伦!

    翼仲牟也将拐杖纶圆,横扫过去,乃杖相交,登时火星蓬飞,发出极响亮的钟罄之声,震得耳鼓都崂崂作响,双方的兵器都没有受损,但却都给对力的内力,震得如同处在风中的小舟一般,摇摆不定!

    原来翼仲年这根铁拐,乃是了因和尚当年那根禅杖改铸成的,了因当年在邙山战败给吕四娘,临死之时,将禅杖插入石壁之中,后来由甘凤池取下,改为铁拐,传给了“铁拐仙”吕青,吕青死后,铁拐转到翼仲牟之手,现在已成为丐帮镇郡之宝,不惧宝刀宝剑,而且翼仲年尽得甘凤池的真传,论到内功的深厚,他还在师姐曹锦儿之上,这番与阿罗尊者交战,兵器功力都不输亏,正是半斤八两。

    阿罗尊者心中一凛,想道:“看不出这个老叫化比刚才那个少林和尚还要厉害几分!”不敢轻敌,轮动宝刀,使出了一套“降龙刀法”,连起了佛门的降龙伏象功,内力直透刀锋,登时闭起了漫天刀影,一柄宝刀就如化成了数十百柄,方圆十丈之内,只见刀光,不见人影!

    丐补和邙山沛的弟子都在为他们的郡土、师兄担心,怕他们在大病新愈之后,难以抵挡对方的猛烈攻势,忽见翼仲牢一声长啸,杖法也是突然一变,拐杖轮圆,就此一片杖林,反而把对力的刀光里住,这一来,登时令得丐郡弟子又喜又惊,纷纷嚷道:“哎呀,帮主把伏魔杖法使出来啦!”

    原来这套伏魔杖法乃是当年触臂神尼所创,经过了因和尚精研,演成一百零八路的招数,传给了甘凤池,甘凤池再加以增益变化,传给了吕青和翼仲牟,成为最刚猛的杖法,每一枚打下,都有千钧之力,而且杖头杖尾都可用以打穴,其中还来有刀剑的招数,端的是厉害无比,但却最损耗内家买力,若然演完一百零八路杖法,非卧床静养三日,不能复原。十余年前,“铁拐仙”吕青在冰宫大战尼泊尔的国师,使完了一百零八路伏魔杖法,将对方击毙,自己也力尽而亡,这件事情,丐帑弟子当然知道,因此见帮主使用这套伏魔杖法,都不禁暗暗担心,只怕翼仲牟要蹈“铁拐仙”的覆辙。

    伏魔杖法展开,果然非同小可,数招一周,便如天风海两,迫人而来,阿罗尊者运足了佛门的“降龙伏象功”,刀光圈子虽然缩小,但反击的潜力却增强了许多,两股买力互相激汤,但听得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欲聋。伏魔杖法分为三段,第一段约三十六招是金刚猛扑的功夫,攻势迅疾,转眼即过,双方打得个旗鼓相当。第二段约三十六招接踵而来,这三十六招用的是内家潜劲,以意使杖,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用力虽沉,却无声响,但见阿罗尊者额角青筋暴起,刀光的圈子又缩小了许多。

    丐帮弟子在场边点数,转眼间第二段三十六招又过,翼仲牟似乎稍稍占了上风,但仍然未能冲破阿罗尊者的护身刀光,最后这一段三十六招最是耗内家买力,丐帮弟子着得个个惊心动魄。

    但见双方的招数都缓慢下来,唐经天走到痛禅上人旁边,低声说道:“这一场双方原意只是想印证武功,何必性命相扑,请上人作主,将他们判和了吧。”痛禅上人略一沉吟,未曾定夺,就在此时,忽听得阿罗尊者大吼一声,乃杖相交,胶着起来,然而这也不过片刻闲事,就在阿罗尊者吼声发出之后,立即便听得“当”的一声巨响,阿罗尊者的宝刀飞上了半天,翼仲牟的宝杖也坠地了。原来阿罗尊者已知不能取胜,遂重施故技,使出了狮子吼功,但伏魔杖法刚猛无伦,他用狮子吼功,防御之力当然相应减弱,因此他的宝刀先被击飞,然后才是翼仲牟受他的吼声所震,宝杖坠地刚使到第八十一招。

    双方都没有受伤,照兵器脱手的情况,应该判翼仲年得胜,但阿罗尊者先与大悲禅师应战了一场,孟神通提出这点,认为是翼仲牟先占了点便宜,结果由痛禅上人同意,这一场判作和局。

    丐帮弟子虽然有些不服,但书得帮主无事,也就算了。要知道翼仲年的伏魔杖法已使到第八十一招,再战下去,纵使把对方击倒,自己真力消耗太甚,也难免两败俱伤。

    孟神通这方的赞密法师走了出来,冯琳笑道:“找到我的头上来了。”不待他指名挑战,身形一晃,立即到了场心,身法之快,真是难以形容!冯琳是闻名天下的前辈女侠,一上场又显露这手起妙的轻功,各派弟子,精神大振。

    赞密法师合掌当胸。施了一礼,说道:“承蒙女侠允予指教,小僧践约来了。如何比试,还请女侠见示。”冯琳想了一想,笑道:“多谢盛情,让我出题,不过我也不想占你的便宜,轨拣一样你最拿手的本领来比吧。法师,你是佛门弟子,惯坐蒲团,我就向你请教坐禅的功夫。”各人正在诧异:“坐禅如何能较出武功的高下?”只见冯琳颐了一顿,指着两棵大树说道:“在蒲团上坐禅显不出功夫,咱们到树上去坐,谁先跌下,便即作输。至于用什么方法迫使对方跌下,可以任随施展。”

    众人听了,这才知道冯琳是藉名比试坐禅,其实却是比试上乘的武学,并不禁止向对方袭击的。但看出两棵大树,相距十丈有多,多强的劈空掌力也打不到这么远,除非是用暗器,但众人又都知道,赞密法师和冯琳的内功都已到了第一流的境界,从来不用暗器的。

    赞密法师淡淡说道:“女侠赐教,敢不依从,请!”冯琳也不客气,脚尖一点,立即飞上东边的那棵大树,她有意卖弄本领,拣了一条横伸出来,仅有普通蜡烛般粗细的树枝落下,她在树上盘膝一坐,树枝只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随即静止,好像附在树枝上的不是一个人而仅是一只靖蜒似的,这等奇妙的轻功,连孟神通那方的人都不禁喝起采来,各派弟子,那更是不用说了。

    喝采声中,赞密法师也己身形拔起,他并不似冯琳的在半空中担旋作势,却像抛了一根棍子似的直上直落,盘膝坐在一株粗如儿旧的树枝上,树枝往下一沉,随即弹起,赞密法师好像坐不稳的样子,但也终于坐稳了。着来,他的姿势还不如冯琳的美妙,轻巧也似逊了一筹,但各派大宗师的心中却是明白:这样的直起直落,树枝上所受的压力要大得多,纵不能说他轻功强过冯琳,至少也不在冯琳之下。

    冯琳坐的是一棵茶树,见赞密法师坐定之后,便即笑道:“法师,我借花献佛,请法师晒纳!”

    一朵大红茶花向赞密法师飞去,赞密法师低眉合什,这时忽地仰头道声:“多谢。”说也奇怪,那朵茶花去势本来极急,到了他的头顶,却似乎是在半空中停留了一刹那,这才缓缓落下,按着约两朵也是如此,三朵茶花端端正正的排列在他的铺平了的装梁上。小一辈的各派弟子尚未悉其中奥妙,长一辈的武学行家已是耸然动容,要知冯琳使的正是“摘叶飞花,伤人立死:”的上乘武功,而赞密法师则凭着吹出的一口真气,卸去了茶花所蕴含的内劲,令它的来势缓慢,轻轻落下,这样自不至于造成伤害了。唐经天暗暗担忧,悄声封冰川天女说道:“红教密宗的武学果然名不虚传.诡异无比,姨妈纵然不至落败,要赢他只怕也极不容易!”

    冯琳笑道:“红花还要绿叶相配。”摘了一把树叶,顺风一撒,片片树叶,随风飞舞,从四面八方向赞密法师吹来,用的正是“天女散花”的暗器手法,但经冯琳以数十年的内家功力发出,每一片树叶都要比普通的暗器厉害多了。若在平地,或者还可以躲开,但赞密法师是坐在树枝之上,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即算他的内功再强,也不能一口气吹散四面八方飞来的树叶,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他如何应付?

    只见赞密法师身躯徵抖,树枝向下一沉,他仍然低眉合什,随着树枝起落,根本就不出手防御,转眼间,他的架梁上沾满了片片树叶,本是大红的装装,竟似忽然间染上了一层绿色。

    痛禅上人道:“先师曾言,红教密宗的武功也是源出天竺,拣到最高深的境界,和本派也有许多可以互通的地方,果然不错。”原来赞密法师所用的名为“须弥芥子功”,和少林派的“金刚不坏身法”相类,“须弥芥子”的意思是说,若然这种功夫练到最高境界,即把“须弥出上佛教中传说佛祖所生的大山一搬来,压在他头上,也不过是等如芥子一般。

    本空大师道:“可惜尚未曾炉火纯青,不过,能抵挡冯友侠飞花摘叶的功夫,也算是很难得的了。”本空大师的“金刚不坏身法”也已有了七分火候,自忖可以和赞密法师相当。若然是换了痛禅上人抵御冯琳的话,冯琳所撒的树叶沾上了他的身体便当化成碎粉。现在冯琳所撒的树叶虽未能伤得赞密法师,却也是使得他微感压力。树枝一再下沉,身子摇摆不定,所以只能说是旗鼓相当,未曾分出胜负。

    不说各大宗师暗中议论,且说冯琳见飞花失效,摘叶无功,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嘻嘻笑道:“法师禅功深厚,果然不愧得道高僧,只不知能否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嗅而不觉”的地步。”成语中只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两句话,“嗅而不觉”却是冯琳随口胡造出来的,不过,却也不是完全的胡认,她当真是要试验赞密大师这种功夫,只见她在嬉笑声中,右手摘了一把树叶,左手采了两朵红花,将花瓣揉成粉末,摊平手掌,先撤出树叶,继而运气一吹,将花粉吹出,花粉在风中卷成小圆柱状,直送到赞密法师面前。

    树叶纷纷落下,但花粉毫不受力,一口气也不能吹得干净,竟有少许吹进他的鼻孔之中,鼻孔粘膜是感觉最灵敏的地方,花粉当然不能造成任何伤害,但被它粘着鼻膜,却能引起一种痕痒之感,在生理上的反应,最难忍的也就是痕痒,饶是赞密法师武功多高,也禁不住接连打了两个喷咦。

    赞密法师低眉合什,盘膝坐禅,本来是“法相庄严”,突然间打起了喷咦,滑稽情态可采,江南首先忍不住笑出声来,按着小一辈的弟子也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各派宗师则绷紧了脸,强忍着笑,金光大师摇摇头道:“冯女侠也太好恶作剧了。”

    赞密法师面色一沉,道:“礼尚往来,小僧还敬!”左手摘了一把树叶,右手却折了一束筷子般组困的树枝,先是一把树叶撒了过去,冯琳的“飞花摘叶”功夫胜过赞密法师,护身神功则有所不及,见对方树叶撒来,她也一把树叶撒去,树叶满天飞舞,全都飘落。就如高手比赛暗器二用暗器打落暗器一般。

    在树叶飞舞中忽听得破空而来的啸声,却原来是赞密法师将那束树枝用连珠箭法射出,但并不是射向冯琳,而是射冯琳所生的那株树枝,那株树枝有蜡烛般组细,打横伸出,约有二丈多长,冯琳坐在向外面的这端,赞密法师则射向连着树干的这端。

    要如以冯琳的本事,这些树节当然伤不了她,可是赞密法师这种射法,却是她所不能防范的,她的手没有那么长,若然要飞身跃起,挥袖拂开,又与比赛“坐禅”的规例不合,只好眼睁睁的看那一枝枝的树节,插入她所坐的那棵树枝。

    赞密法师这种“射入先射马”的策略,本来人人都可以想得到,但却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赞密法师的功力惊人,两棵大树离开十余丈远,但小小的一根树枝,经他运用内力发出,却胜于强弓猛弩!

    只听得“迫卜”“迫卜”的木头爆裂声越来越响,竟有好几枝树节穿过了冯琳所生的那株树枝,这比“射入先射马”更难应付,在马背上还可躲闪,或者催马疾奔,但坐在树枝上,却是毫无办法。

    冯琳眉头一皱,心道:“这老贼秃当真可恶,想出了这等阴损的办法来,我现在要以其人之道,还冶其人之身,亦已退了。”其实,即算冯琳和赞密法师,同时用树节射对方所生的树枝,亦是冯琳吃亏,一来因为赞密法师所生的树枝较粗,二来冯琳的内力也稍逊法师的浑厚,即算同时发射,亦必定是冯琳的树枝先断。

    江南陈天宇这班人站在唐经天夫妇背后,江南着得伸出舌头,失声叫道:“糟糕,糟糕,这一场怕要输了,咦,咦哈,哈赢了,赢了!”

    就在江南说话的那一瞬间,冯琳所坐的那株树枝,与树干相连的那端,条地齐根断了,然而也就在这一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冯琳身形拔起,使出了最后一手的“飞花摘叶”功夫,两朵红花在漫天飞舞的树叶中射出,赞密法师所生的那株树枝无风自汤,滴溜溜的砖了半个弧形,冯琳那两朵红花稍稍拐弯,便打中了他臀部上端、脊椎骨末端的尾阎穴附近,赞密法师一个倒栽葱跌了下来,冯琳的树枝虽然先断,可是身形拔起,却比他高了三尺。

    可是意料不到的变化又告发生,江南的笑声末绝,只见赞密法师在半空中翻了一个勒斗,身形恢复原状,就用他当初窜上树枝的那个姿势,像根棍子似的,毕直落下,但落下之势,却极为缓慢,冯琳则比他快得多,只是转瞬之间,冯琳反而落在他的下面。江南吓得目瞪口呆,不识其中奥妙,各派的大宗师则都着得出来:赞密法师正以深厚的内功,施展重身法来稳定身形,减慢了下坠之势!转眼间冯琳身形落下,离开地面已不到三尺了,江南叹口气道:“唉,还是输了!”他这一“输”字刚刚出口,忽见冯琳右脚在左脚脚背一踏,条然间身形又凭空拔起三丈,这样三起三落,终于是赞密法师先落到地面,冯琳这才跟着脚尖沽地,登时掌声雷动。

    他们二人比赛的时候,早已讲明,谁先跌落地面使即算输,所以虽然是冯琳所生的那株树怪先断,但赞密法师先落地,赢的一方仍是冯琳。可是奇怪得很,以冯琳那样好开玩笑的人,赢了这场,反而没有丝毫喜气。

    原来冯琳此际,心中正在疑惑不定,不错,她在树枝初断、身形拔起之时,曾向赞密法师发出一记无声的劈空掌,跟着再飞出红花,那时她的身形已向赞密法师移近了两三丈,可是双方的距离他还有七八丈远,这一记劈空掌,她自忖功力,最多能令赞密法师所生的树枝抖动几下,但结果却使那棵树枝汤了半个弧形,掌劲的威力,远远超出了她自己的估计!

    不过,赞密法师的跌落,却的确是给冯琳的那两朵红花击倒的,原来冯琳少时,曾在当时还是匹皇子允祯一后来的雍正皇帝)府中住过几年,四皇子府中异人甚多,她也学会许多奇特的武功,其中一项就是红教中的点隐穴之法,能破密宗的护体气功,但所点的必须是尾阎“坎火”、“离水”二穴方能生效,两人在相距十余丈远的树上坐禅的时候,休说冯琳功力未到,即算有此功力,但两人面面相对,她也没法打中对方背后的穴道。因此直到赞密法师所生的树枝汤了半个弧形,背脊侧面对着它的时候,她方能抓着这瞬息的机会,使出“飞花摘叶”功夫,用红教的打穴之法,打中赞密法师尾阎的穴道。至于最后,她比赞密法师落后,则确确实实是凭着自己超妙的轻功猫阴担翔之技.胜过对方的。所以综论这场比赛,冯琳的轻功和飞花摘叶功,以及飞花打隐穴的功夫都是确实胜过对方;而赞密法师的功力以及护体的佛门神功.须弥芥子功则胜过冯琳。双方各有专长,但假若赞密法师所生的那株树枝,不是在最紧要的关头,给这么一汤的话。冯琳的武功再好,也役法打中对方的坎离二穴,那时候跌落地的就将是冯琳了。

    冯琳自己心内怀疑,赞密法师却以为所生的树枝确是被冯琳的劈空掌力所震汤的,虽然它是在身形拔起之际发出,不无取巧,但有此功力,赞密法师也自心中佩服,便心甘情愿的认输,合什说道:“冯女侠武学广博,敝教的点穴奇功小僧尚仅略解皮毛,冯友侠竟也知道,当真令小僧佩服。”此话一方面固是认输,另一方面亦是表明:冯琳是用他红教的功力打倒他的,虽然败了,也不失面子。

    冯琳正色答道:“法师神功深厚,我实在是胜得彻悻,谬承赞许,转觉汗颜。前时在冰宫开罪法师,失言失态,尚望法师不必介怀。”她对赞密法师的佛门神功,也确是衷心佩服,故此一改轻眺之态,特地向他赔罪。

    正是:胜来亦带三分险,内里还当有别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