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一章 隔物传功败掌门 飞弹闭穴惊妖孽

    冯琳胜回一场,群雄皆大欢喜,尤其是曹锦儿更对她大大奉承,冯琳退了回来,曹锦儿便立即上前迎接,同她道劳,各派宗师也末深悉其中奥妙,多赞许她。就在此时,冯琳忽听得“嗤”的一笑,像是有人贴着她的耳朵笑出来似的,冯琳大吃一惊,但看各派宗师均是正襟危坐,脸上神色如常,对这笑声,似乎是除了冯琳之外,谁都没有听到。冯琳知道孟神通在戏弄痛禅上人之时,曾用过“天遁传音”的功夫,心中一动,想道:“难道是孟神通对我冷笑?”但立即便想到:“若是有人暗助于我,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孟神通;孟神通若然知道,也绝不会干休,岂仅只是发出冷笑?”而且那笑声,并无恶意,不似冷笑,冯琳被这一笑,不禁引起三个疑团,第一、刚才是不是有人暗助自己?第二、除了孟神通之外,还有谁懂得“天遁传音”?第三、若果真是有人暗助,这笑声当是同一人所发,他为什么要如此诡秘?

    就在冯琳暗自沉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孟神通那方又出来了一个人,指明向武当派挑战,这个人是东海长明岛的坎离剑屠昭明。

    只听得他朗声说道:“素仰武当派的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法威力无穷,小可不自量力,要请武当派高明之士赐教。”雷震子在各派掌门中年纪最轻,资历亦浅,不知此人来历,心想自己是掌门身份,当然不便下场,正想挑出一名功力最高的师弟,上去应付,只听得屠昭明哈哈一笑,按着说道:“前几场都是单打烛门,继续如此,未免乏味,听说最能表演武当剑法威力的是九宫八卦剑阵,就请雷掌门率领贵派高明之士,布成此阵,让小可见识见识如何?”

    武当派约九宫八卦剑阵,是以九个精通连环夺命剑法的人,按着九宫八卦方位布成的,自徙明末武当派的黄叶道人创此剑阵之后,百余年来只用过三次,一次是对付女剑客玉罗刹,一次是对付大魔头韩童山、叶横波夫妇:最后一次则是在十余年前,冒川生在峨嵋山“开坛结缘”的时候,对付灵山脉约九名弟子。武当派的连环剑法本以迅捷绵密见长,若是九个精通连环夺命剑法的人同使,那就简直没有半点空隙,连苍蝇也飞不过的,即算在场的各派宗师,也末必能够单人匹马,烛闯此阵,何况屠昭明还指明要雷震子亲自主持?

    屠昭明此言一出,四座皆喜,武当派三老之一的闲云道人和峨嵋长老金光大师识得屠昭明来历,却不禁心中一凛。

    原来屠昭明此人正是以前灵山派掌门韩童山的工弟子,也是十余年前,武当长老冒川土最后一次“开坛结缘”的时候,曾率领同门,闯过武当剑阵那个叶大任的师弟,那次屠昭明没有同来,灵山派大败之后,屠昭明便即在江湖失踪,过了好久,始有人传说,他是另有奇遇,拜一位在东海隐居的剑客为师去了。

    金光大师年近八旬,和韩重山同一班辈,深知韩重山门下弟子,以屠昭明最强,远胜于掌门师兄,如今销声匿迹了十余年,既敢再履中原,想必是练成了某一种武林绝技。闲云道人则是雷震子的师叔,前两次的武当剑阵,大败韩童山夫妇,与大败灵山派诸弟子之役,他都曾在场。因此在他认出了屠昭明之后,立即想到他是来报师父师兄两次大败之仇的。但想他纵再弹也强不过它的师父当年,虽是心中一凛,却也不以为意。

    雷震子名如其人,是一副霹雳火的脾气,做了掌门之后,收敛许多,听屠昭明指明要他主持剑阵,禁不住怒火上腾,要不是显着掌门身份,几乎就要发作。当下“哼”了一声,冷冷笑道:“敝派的剑阵,只招待当世高人,阁下口出大言,想当具有震世骇俗的本领,或者亦足以当高人之号,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阎下的名字,究竟如何,总要见过方知,我不便破例,你还是与我门下弟于先比试一场吧!”

    雷震子说了之后屠昭明也立即“哼”了一声,神气比雷震子更高傲的说道:“我自然不是当世高人,但贵沛的剑阵也末必要高人才能闯破,究竟如何厉害,也得见过方知,我说过的话从不收回,既然说了,也不便破例更改!”

    两人怒容满面,场面登时僵了,闲云道人劝解道:“雷掌门,这位屠兄是当年灵山派武学大师韩重山的弟子,他的师父、师兄都曾在本派剑阵内印证过武功,念此渊源,掌门似不妨破例。”屠昭明双眼朝天,淡淡一笑,意思似说:“你们如今知道我的来历了吗?”

    雷震子张抑怒火,说道:“既是师叔说情,那么就这样吧……”随即叫出九个名字,三个是它的师弟,三个是他的师侄,还有三个是他的弟子,叫这九人列成剑阵,冷笑说道:“尊驾既然划出道儿,要试便请一试,松石师弟,你们小心在意,接待高贤!”

    顷刻之间,剑阵已经布好,松石道人是武当第二代中出类拔茎的人物,武功声望都仅次于掌门师兄,雷震子命令他代替自己主持剑阵,总算是很重视屠昭明了,屠昭明“哼”了一声,冷冷补道:“雷大掌门不到阵中,想是认为屠某还不堪承教,要是屠某万一缴幸,从贵派的剑阵中闯出来:…”雷震子不待他把话说完,便即截着说道:“到什么地步说什么话,屠先生你现在尚未踏入阵门,这话不嫌说得过早么?”两人的语气都冷傲到极,屠昭明似乎根本就不把松石道人所主持的这个剑阵放在眼内,未曾入阵,便先要与雷震子订好破阵之后如何,而雷震子的话意,更是分明的说他末必有本领破阵。

    屠昭明面色一变,“哼”了一声,但立即又哈哈笑道:“你的话也说得是,到什么地步说什么话,等下再和你说!”笑声中充满自负和对对力的轻视。拔剑出销,立即闯阵!

    屠昭明这口剑式样特别,一般是短剑二尺八十,长剑三尺六,他的这口剑却长达四尺有多,但宽度则仅及三指,剑锋泛着暗赤色的光华。闲云道人对于各种兵器素有研究,见他也不禁一怔,小道:二垣口剑志是古怪,只怕当真练有什么邪异的功夫。”

    屠昭明长剑一亮,即从叶门踏入,把守异门的是雷震子另一个师弟凌一飘,长剑平胸,护着前心,退后一步,让他入阵,只听得呼的一声,屠昭明一剑剌来,竟挟着一股炙人的热风,凌一飘吃了一惊,立即发动阵势,干震两门的守卫包抄过来,双剑齐出,架开了屠昭明的剑招,将他迫进核心,登时阵内剑光飞舞,紧紧将他里住!

    武当派这九名弟子内功都已有了火候,屠昭明的怪剑虽然能汤起热风,却也不能造成伤害,他们各按方位,堵截敌人,屠昭明不论冲到哪里,总是碰着一片剑林,任他左冲右突,都冲不出一个缺口,武当派约九柄长剑便好像织成了严密无缝的剑网,越里越紧!

    雷震子眼着便可取胜,冷笑说道:“这口出大言,我以为他定有非凡本领,谁知却是个银样蜡枪头!”他的师叔闲云道人在他身旁说道:“也还未可轻敌,你看他的步法也是按着九宫八卦方位,丝毫末乱,只怕乃是诱敌!”雷震子道:“咱们的剑阵,天衣无缝,他若诱敌,让剑阵越围越紧,那只有自速其败!”闲云道人沉吟不语,虽觉雷震子太过轻敌,但着这阵势,确是无懈可击,也就放下了心。

    再过片刻,但见松石道人长剑一挥,发出讯号,逆转阵势,九柄长剑有如群龙夭矫,将屠昭明迫得步步移近剑阵的死门方位,只要一被迫进死门,那纵有天大的神通也难突破了。雷震子道:“师叔,如何?”闲云道人微微点头,道:“这一场大约不至于输给他了。”这时,闲云道人也以为定可取胜了,不过,他也有点奇怪,自从屠昭明进入剑阵之后,一直都是本派弟子占看上风,既没有经过什么恶战苦战,九名弟子却为何都是大汗淋漓?

    心念末已,忽听得屠昭明一声长啸,长剑一指,剑铐上忽然喷出一溜火光,凌一飘首当其冲,登时给烧焦了半边面孔,屠昭明冲破了一个缺口,长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九宫八卦剑阵,登时大乱!众人这才看出,他的剑法其实也是造谐甚高,刚才最多不过拿出三成本领。

    但最厉害的还是位那口怪剑,剑锋一指便是一溜火光,这时正是阵势收紧的时候,九个武当弟子挤在一堆,根本就没有腾挪闪展的余地,他的剑锋一指,最少便有一名弟子受伤……

    松石道人然飞身跃起,跟着三个武当弟子也从不同的方位扑来,他们身形起在空中,仍是按着干、坤、震、兑的四门方位,屠昭明大喝一声,长剑盘头一舞,飞起了一片丈许方圆的火光,霎时间火散烟消,但见九名武当弟子都已受伤倒地,松石道人和凌一飘伤得最重,面孔烧焦,而且都被削去了一条手臂!屠昭明约两边肩膊亦是血迹殷红,那是被松石和凌一飘刺伤的,不过仅仅是割伤皮肉,比起武当派的一败涂地,他这点伤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原来屠昭明这十年来矢志报仇,跟东海的坎离岛主练成了坎离剑法,岛主特制的“坎离剑”也传了给他,剑内藏有发火的药物,一按剑柄,毒火便从剑锋喷出,而且坎离岛主精通奇门阵法,也传了给他。所以屠昭明才敢那么自负,同武当派的剑阵挑战。他抓着阵势收紧的那一刹那,才突然发出坎离剑的威力,致令守阵的武当弟子个个遭殃!

    屠昭明固然是人获全胜,但他也没有料到,武当派剑阵的奇妙之处仍然超出他的意想之外,以至到了最后的那一刹那,他仍然不免受伤。

    武当派一败涂地,雷震子又怒又惊,只见屠昭明缓缓行来,同他笑道:“屠某彻幸,闯出贵派的剑阵来了,富大掌门有何吩咐,在下洗耳恭听!”他竟然不显自己受伤,辞锋咄咄,分明是要迫雷震子和他动手。

    雷震子面色铁青,深深后悔自己没有去主持剑阵,这时他虽然怒火冲天,但少林武当是武林两个最大的门派,他是武当派的掌门身份,对方已然受了伤,自己再和他动手的话,纵然得胜,身份亦贬,何况还未必有把握胜他?但要是不应战的话,武当派又挑不出第二个人可以迎敌,任由敌人耀武扬威,这个面子丢得更大。

    雷震子一按剑柄,正待出阵,忽见一个瘦削的少年,笑嘻嘻的从人丛中跑出,朗声道:“武当掌门是什么身份,你受了伤,还敢向他挑战?哼,哼,连我也还不想检这个便宜呢!”这个少年正是江南。

    屠昭明哪里看得起江南,双眼一翻,冷冷斥道:“你是什么东西,胡说八道,搅乱扬子,快快滚开,要不然我一剑就剌了你!”江南笑得眺了眼缝,说道:“好呀,我正要你说这句话,我等着你来剌呢,来吧,来吧!说了不做,你就是龟儿子!”

    屠昭明大怒,他怎肯跟一个无名小卒交战,但说溜了嘴,被江南拿着话柄,不能转圜,大怒之下,便想舍剑不用,用重手法将江南摔出场去口

    他还末动手,江南已是脚尖一点,翩如飞鸟的向他扑来,嘻嘻笑道:“受了伤的老混蛋,我江南本来不想占你这个便宜,可是件胡吹大气,辱骂于我,我明知胜之不武,但也拚着受天下英雄笑话,非叫你受点教训不可!”那话语和神气,竟似他还不屑和屠昭明动手似的。说时运.那时快,声到人到,一招“星河倒卷”!剑光如练,自下而上,竟然指到了屠昭明的咽喉。

    江南这一招是“冰川剑法”中的精妙招数,他功力虽然不高,但这一招变幻无方,却是第一流的剑法,屠昭明冷不及防,大吃一惊,急忙斜身后窜,江南哈哈大笑,屠昭明一闪闪开,江南又已扑到,这时屠昭明已有了防备,反手一剑,喝道:“你再笑吧!”当的一声,把江南的剑震开,瞪、瞪、瞪的向后运返几步,江南身形一稳,又嘻嘻笑道:“老混蛋,我江南还在笑呢!你奈我何?”

    屠昭明这一剑是用重手法劈出的,剑重力沉,满以为江南纵不受伤,最少兵器要给震得飞上半空,哪知江南仅是退了三步,仍然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屠昭明心中一凛:“这小子果然有几分本事,倒不可过于轻视!”本来江南的功力与屠昭明差得甚远,最多及得他约五成,但屠昭明经过了一场恶战,两臂又受了剑伤,功力自然减了两分,加以江南曾得金世遗传授上乘的武学诀要,挡这一招的时候,用了个避实就虚的“卸”字诀,又将对方的力道卸了两分,这样一来,江南的功力虽仍不及对方,但一消一长,已经相差不远,所以仅是倒退三步,便即稳住身形。

    屠昭明固然有点惊异,陈天宇等人吃惊更大,他们做梦也料不到江南会出场向强敌挑战,这时见江南硬接一招,连返三步,虽然已经出乎他们的意料,但到底还是不及人家,陈天宇忧心忡忡,和唐经天商议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拿性命当作玩耍,这怎么好?不如叫他马上认输,咱们另外出人将他换回来吧。”陈天字的意思是想唐经天出去替换江南,唐经天有游龙宝剑叉有天山神芒,兵器暗器都不输于对方,即使不能战胜,至少也不会落败。

    唐经天望了场中一眼,微微笑道:“陈兄不必担心,江南是员福将,准不会输。由他来对付这等邪派强敌,只怕比你我出马都要强些!”陈天宇将信将疑,但唐经天既然这么说,他不能勉强唐经天出战,只好再看下去。

    屠昭明步步进迫,但江南溜滑得很,领过了一次教训之后,不再硬接他的剑招,但见他手舞足蹈,忽而倒竖地上,一个肋斗翻了过去,冷不防就是一剑;忽而跳跃起来,一口浓痰向敌人射去。他用的是金世遗的独门身法,怪异非常,浓痰虽然不能伤人,但屠昭明是何等身份,若给他的痰涎沾上半点,颜面何存?

    屠昭明气恼之极,条然间剑法一变,但见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子,不过片刻,就把江南困在当中,雷震子看得骇然,原来屠昭明这套剑法也是按着九宫八卦的方位游走,与武当剑阵的原理相同,武当剑阵要九个人各守一个方位,两地却是用快速的身法,移步换形,封住了八个方位,就等如一个人布成了一个剑阵!

    当然他这一套剑法的威力,还是还不如武当派约九宫八卦剑阵,但以一人之力,便能布成一个剑阵,却的确是罕见罕闻的功夫,雷震子自问就不能够,心中想道:他这套剑法,我或者勉强可以应付,要想赢他,却是千难万难了!

    江南不懂奇门八卦之术,屠昭明这套剑法一展开来,江南登时被困,圈子越缩越小,怪异的身法再也施展不得,而且在险象环生、性命俄顷之际,他也不敢再戏弄敌人,他要凝神对敌,连笑也笑不出来,当然也不会计碎痰涎了。

    陈天宇捏着一把冷汗,唐经天也暗暗心惊,想道:“糟糕,糟糕,直到现在还没有高人暗助他的迹象,我料错了,岂不是要白送江南一条小命!”

    江南哑然无声,轮到了屠昭明哈哈大笑,只见他一剑紧似一剑,朗声笑道:“小贼,知道厉害了吗?”突然身形一晃,从干方奔过异位,一剑将江南的长剑挑开,左手饼指如战,闪电般的向江南胁下猛戳!

    本来屠昭明再造一招,便可以在江南的身上溯个透明的窟窿,但他恨极了江南对它的侮弄,立心要将他擒到手中,侮辱一番,以报此仇,哪知江南幼时会被崆名宿黄石道人强迫为徒,学得一套颠倒穴道的本领,屠昭明饼指一戳,江南忽地哈哈笑道:“痒死我啦:”养地反手一拂,五指齐张,他用的是金世遗所传的独门点穴功夫,屠昭明虽末深悉其中奥妙,但一见便如是上乘的点穴功夫,江南突然发笑,已令他吃了一惊,按着又见江南用上乘的点穴功夫反击,当真是骇异到了极点,连忙一个“倒踩七星步”闪出震位。饶是他闪避得快,且又开了穴道,也被江南的指尖沽了一下,登时全身酥麻,连运了三遍真气,气血方能畅通。这还是因为江南功力末够,要不然只这一指便能破去他的闭穴气功!

    江南喘息一定,长剑扬空一闪,又嘻嘻笑道:“老混蛋,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吗?”屠昭明气得七窍生烟,后悔刚才没有抓住机会,一剑将他斩掉,如今手脚的酸麻尚未完全消散,再想施展九宫八卦剑法已是力不从心,同时他也怯惧江南的点穴功夫,不敢过份迫近。

    只见江南哈哈大笑,一个肋斗打来,出剑向他又剌,屠昭明猛的咬一咬牙,大声喝道:“是你自己我死,休怪我剑底无情!”长剑一指,一溜毒火,从剑锋中喷射出来w

    屠昭明一直到现在才施展他“坎离剑”的威力,并非他真的是手下留情,而是为了顾全他自己的身份。要知他以大破武当剑阵之威,按着便和一个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交手,被迫用剑,已是自觉有失面子,若还用剑中的毒火取胜,只怕更要贻笑武林。

    现在他是无可奈何才施展最后的杀手,满以为毒火喷出,江南不死亦伤,哪知江南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他长剑一指,江南一个肋斗便翻出去,怪声怪气的嚷道:“老混蛋放火烧人啦,乖乖,不得了,哈,好在我也有法宝!”

    江南的肋斗翻得快,屠昭明也来得快,长剑指处,火光就要烧到他的背后,江南忽地反手一扬,但见一团寒光,罩着烈火,冷气蒙蒙,眨眼之间,便即烟消火灭。

    原来江南所用的“法宝”便是冰块神弹,他以前功力未到,他义嫂幽萍不敢将冰弹与他使用,直到前日他打退了金日禅之后,幽萍才知道江南的功力已比自己高出一筹,因此在今日赴会之前,便送给他五粒冰魄神弹,作为护身之用。

    这冰魄神弹乃是万载寒冰所,蕴藏有奇寒之气,正是一切火药暗器的克星,江南一发就是三颗冰魄神弹,寒光冷气,凝成雾网,罩将下来,屠昭明的毒火纵使再强一倍,也要被它扑灭。

    屠昭明大吃一惊,江南叫道:“来而不佳非礼也,老混蛋,你也接接我的暗器!”一抖手将剩下的两颗冰弹发出,屠昭明伸手一弹,将第一颗冰弹弹裂,冷气侵肤,不由得打了一个寒襟,埔二颗冰弹正好飞入他的口中。登时屠昭明竟似僵硬起来,变成了一奠塑像!

    屠昭明有数十年的功力,虽然内功尚未拣到最上乘的境界,比之金光大师、痛禅上人等顶儿尖儿的角色自然还差得多,但最少可以比得上唐经天夫妇,一两颗冰魄神弹按理来说,他还可以禁安得起,即是江南的原意也只是想耗损他的真气,料不到他吞了一颗冰魄神弹便会僵硬了的!

    江南突然见他现出那副怪模怪样,也不禁怔了一怔,就在这时,耳边忽听得有一个极熟悉的声音,虽然微弱,却很清脆的说道:“傻小子,还不上去揍他!”江南被他一言醒,立即跑上前去,左右开弓,僻僻咄咄的打了屠昭明几记耳光!按着将他的坎离剑夺了过来,一把扔下谷底的深潭!

    江南畅快淋漓的打了屠昭明一顿,心满意足,例开嘴笑道:“你这老不死的老混蛋,我本待一剑将你剌了,看你这副可怜的样儿,我又从来没有杀过人,好了,算你造化,我心肠一软,就饶了你吧!”对准屠昭明的屁股,一脚将他踢翻,屠昭明忽然恢复了知觉,痛得叫出声来,滚出了三匹丈地!

    阳赤符将他扶了起来,只见他一双手掌,指头合拢,向内拐屈,双腿却是僵直不灵,走路也只能一跳一跳的直起直落,在场的武学行家都着得出来:屠昭明的手脚关节已经硬化,武功不废自废,从今之后,是再也不能与人动手过招的了口

    江南这一边的人,人心大快,看着屠昭明那副狼狙的神情,罔然大笑,同时对江南高声喝采,邹纬霞更是欢喜得合不拢嘴来,拉着江南问长问短,又说又笑的道:“你果然没有骗我,当真是练成了超卓的武功,打得真是妙极了!我刚才还替你担心呢,你被他那套古怪的剑法困住的时候,要是他不点你的穴道,一剑向你身上招呼,那岂不是大大的糟糕!”江南笑道:“我有先见之明,知道他会点我的穴道的。其实,你不用担心,即算他当时一剑剌来,我也有办法应付,绝不会为他所伤的。”当然这是江南的胡乱吹牛,但他却的确是自信不会受伤才敢向屠昭明挑战的,因为他已经知道有金世遗在暗中帮助他,不过金世遗不许江南说出他的名字,江南也就乐得吹牛了。

    陈天宇夫妇却是疑惑不已,他们明明知道江南的功力还不如对方,即算有冰魄神弹,也不应该这样容易取胜的,然而事实上却是江南胜了,这岂非不可思议?

    场中还有一个人疑惑不已,那是孟神通。各派的大宗师也都注意到了,孟神通这时正在游目四顾,好像找寻什么人似的,脸上露出一派惶惑的神色!

    要知孟神通在三年之前曾经击败过陈天宇夫妇,那时他的武功还不及如今的造诘,但就在那时,幽萍的冰魄神弹也丝毫没奈他何,他心想屠昭明的功力纵然不及他在三年之前的功力,但亦不会差得很远,按理说两颗冰魄神弹是断断不会就令他冷得僵硬的。但因先是屠昭明剑铐上射出浓烟烈火,继而是冰魄神弹发出的冷气豪光,孟神通在那刹那之间,也着不清楚,所以心中虽有怀疑,却也不敢就此断定对方是有人暗助。t

    屠昭明这一场输得莫名其妙,孟神通这方的人都有点不大服气,喊喊喳喳的议论开来,有的说道:“我看那小子用的不是正派武功,说不定是什么邪门妖术!”有的说道:“屠老师一举击破武当剑阵,却败给一个乳臭未干的无名小卒,真是太不值得了。”有的却说道:“这不是妖术,这是冰魄神弹,你们没有见过,我是知道的。”说这话的是个白教喇嘛,曾参加过八年前在西藏争夺金本巴瓶的盛会,见识过冰川天女的冰魄神弹。阳赤符问道:“你知道这小子的来历吗?”那白教喇嘛道:“哇,对方阵中有一个穿着白袍,身躯修长的少年,名叫陈天宇,这小子就是那个姓陈的书懂。”阳赤符是见过陈天宇的本领的,回过头来对孟神通道:“师兄,这一场输得蹊跷!”

    众人听说江南的身份不过是一个书懂,相顾骇然,有几个高手本来想出去向江南挑战的,也忍住了。因为身份悬殊,胜之不武,不胜为笑。而且江南早已退了回去,按比武的规矩,那就是他取得胜利之后,不愿继续再打下去了。

    孟神通道:“胜败兵家常事,同足介怀?何况比对起来,咱们也没有输。师弟不必胡乱猜疑,以后多加小心便是。”陵霄子掀须笑道:“孟老先生说得对,屠贤弟大破武当剑阵,令得武当的掌门人不敢应战,已足令他名垂不朽!”陵霄子与武当派有隙,他故意说得声音响亮,有心让雷震子听到。

    雷震子素来自负,武当派受挫,他面子已挂不下了,虽得江南替他挡了一场,心中感到满不是味儿,听了这话,果然忍不住气,立即越众而出,朗声说道:“比了这么多场,时候也不早了,还是咱们这些首脑人物来比一场吧。孟神通,听说你练成了武林绝学的修罗阴煞功,我雷震子不自量力,想向你讨教!”他起初本是想向陵霄子挑战的,但转念一想:“射入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陵霄于虽是早已成名的人物,到底不及孟神通的身份,在他心目中,武当派是武林的最大门派,和孟神通交手,这才不至辱没他武当派掌门人的身份。

    孟神通淡淡说道:“雷掌门的记性也未免太坏了,我刚才说过些什么话,你就记不得了么?阳师弟,你去和他说!”

    阳赤符走到了距离三丈之地,抱拳笑道:“雷大掌门想较考本门的修罗阴煞功吗?这容易得很,阳某也练过几年,不妨献拙,并藉此领教富大掌门的连环夺命剑法,要是雷大掌门当真能夺了阳某的性命,那时请再向我的师兄挑战不迟。”

    孟神通在比武之前早已与痛禅上人说好,要等到他的手下输了之后,他才轮流接战各派掌门,阳赤符不过是重申此意而已。他说话软中带硬,分明是不把雷震子放在眼中,雷震子勃然大怒,便要发作,阳赤符依照武林礼节,抱拳作揖,通了一个“请”字,陡然间寒腱骤起,雷震子打了一个寒喋,几乎透不过气,吃了一惊,急忙强抑怒火,镇定心神,运气一转,这才不感到寒意。

    就在这顷刻之间,阳赤符身形一晃,业已到了雷震子的面前,一声笑道:“富大掌门还不拔剑,敢情定认为阳某不堪承教么?”到了此时,哪还容得雷震子避战,高手比拚,双方都要力争先着,雷震子急忙一个回身拘步,立即宝剑出销,反手一剑,剌阳赤符胸口的“璇玑穴”,他尚未转身,背后竟似长着眼睛一样,这反手一剑,认穴奇准,而且劲风呼呼,显见武功亦已到了一流境界,阳赤符不敢轻敌,双掌打了一个圈圈,作势牵引,雷震子突感到一股无形的潜力。向他一扯,剑尖向旁边滑出几十,溯了个空。说时运,那时快,阳赤符早已双掌平推,使出了修罗阴煞功口

    这三年来,阳赤符得他师兄的传授,功力大进,修罗阴煞功亦已拣到了第七重,双掌一堆,寒腱卷地,竟似突然间变了气候,从春光明媚的时节进入了寒气肃杀的隆冬,雷震子听过冯琳所说,知道不可让他的手掌碰上,立即飞身跃起,一招“随击长空”,长剑换了一朵剑花,凌空刺下。

    这一剑雷震子运了九分功力,隐隐挟着风雷之声,阳赤符尚未曾似他师兄那样练成金刚不壤之躯,不敢以血肉之躯硬接,迫得也用移形换步的上乘轻功避了一招,雷震子身形未定,第二剑第三剑相接而来,他这连环夺命剑法,一招按着一招,连续不断,端的有如长江溟涌,大海潮生,周围三丈之内,登时都在他的剑光笼罩之下,饶是阳赤待已练成了第七重的修罗阴煞功,一时之间,却也无法近身。

    阳赤待在三丈之外发掌,虽然仍有开碑裂石之能,寒风透骨之威,但以雷震子的功力,却还能够支持。越斗越烈,不多一会,两人都是汗如雨下。

    这一战比之先前几场都要惹人注目,看到紧张之处,两方面的人都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雷震于是一大宗派的掌门身份,若然输了,武当弟子都要面上无光;阳赤符是孟神通的师弟,若然输了,追随孟神通的人,恐怕也会对他信心大减。

    孟神通眉头略皱,金光大师暗暗留神,见他嘴唇徵微开阖,原来孟神通正在用“天道传言”向师弟指点战略,金光大师暗暗道声:“不妙!”可是孟神通既非出手相助,他的声音除阳赤符之外,其他的人亦不可闻,金光大师纵然看出他暗中捣鬼,却也不能干涉。

    就在金光大师心念方动之际,只见阳赤符身形一晃,忽地追上前来,左臂一伸,双屈,一招“游龙探爪”作势向雷震子的手腕勾来,竟但要硬抢他的宝剑,雷震子的剑法同等厉害,见他扑上前来,正合心意,立即一招“横云断峰”,剑尖上的光芒暴长教寸,端的有如迅雷闪电,条的就向阳赤符伸出来的左臂横削过去。

    一剑制出,只见剑锋徵颤,“嗤”的一声,阳赤符的长袖断了一截,然而也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紧接着“叮”的一声,阳赤符的右手中指已在雷震子的剑背上弹了一下。双方的身形就在这刹那间由台再分,恢复了刚才的距离。

    表面看来,雷震子的剑虽然给对方弹中,但他削断了对方的衣袖,似乎还是稍占上风,武当弟子看到掌门赢了一招,欢声雷动。那知雷震子心中却是暗暗叫苦!

    原来阳赤符得师兄指点,已是想出了克敌制胜之法,他迫近敌人,作势擒拿,待雷震子一剑削来,他的手臂立即缩入袖管,却施展“流云飞袖”的功夫,将对力的长剑一里,当然以雷震子的功夫,宝剑绝不会让他的衣袖卷去,但阳赤符以袖代臂,让对方削去,他也就赢得了那瞬息的机会,弹中了雷震子的宝剑。

    阳赤符的修罗隐煞功已拣到了第七重,具有了“隔物传功”的本领,这一弹立即将一股阴寒之气从雷震子的剑上传到他的掌心,继而侵入他的体内,不消片刻,雷震子便觉寒意直袭心头!

    雷震子刚才抵御对方用劈空掌力所发出的修罗隐煞功,已自耗损了不少内家元气,如今又被对力以“隔物传功”的本领,将阴寒之气直接攻入他的体内,他一方面要默运玄功,保护心脏,一力面要抵御敌人的攻击,连环断命剑的威力,自是因之大减。

    雷震子的剑招渐趋缓慢,武当派的弟子亦已觉出不妙来了,猛听得又是叮叮雨声,这一回阳赤符来势更疾,出指如电,接连在雷震子的剑背上弹了两下,这才从容不迫的飘身而退,雷震子的连环夺命剑法本以迅捷绵密见长,一旦力不从心,破绽自露,慢了三分,这一次便连敌人的衣角也没有沾着了。

    阳赤符哈哈笑道:“雷大掌门,可还要再比下去吗?”雷震子面色铁青,一言不发,忽地将长剑一抛,便即退下。

    原来他体内的血液这时已冷得似是要凝结起来,那把宝剑更是比冰块还要冷土十倍,哪里还能拿在手中?他已然不能使剑,这一场哪还能够再比下去?

    阳赤符赢了此场,仍然不退,立在场心,又朗声说道:“武当派已是全军尽墨了,还有哪一派的掌门要来较量我的修罗阴煞功吗?”雷震子刚刚退至场边,闻得此言,本来已经苍白的面孔越发变得如同死灰,“哇”的一声,一口鲜血旺喷出来,身子摇摇欲坠!

    痛禅上人和金光大师双双离座,各自挽着他的一条手臂,将他扶住,雷震子正在冷得发抖,忽地感到体内如有两股暖流循环流动,痛楚顿减,舒畅无比,原来是这两位武学大师,运用本身的功力,为他驱除阴寒邪毒,这两位大师即算孟神通以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掌击他们,他们也有硬接二掌之能,何况阳赤符仅是第七重的功力,而且还是“隔物传功”,两位大师合力施为了不消片刻,便叫雷震子的头顶上发散出热腾腾的白气,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可是雷震子内心的难受却丝毫没有减轻,但听得他颤声叹道:“当派今日受此奇大辱雷某恭居掌门,无颜冉在此参加盛会了。”痛禅上人忙道:“偶然失利何足介怀!雷兄你要安心静养。”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个银铃似的声音怒道:“谁敢轻视我武当派?当派还有人在此,谁敢说我武当派全军尽墨?我如今就要来见识你的罗阴功!只见一个白衣少妇,美艳如花,衣袂飘飘,轻步出场,正是冰川天女!正是:

    玉剑冰弹寒敌胆,邙山会上显神通。

    欲知后事如何?请转下面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