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二章 毒手扬威搜劲敌 冰弹玉剑门魔头

    冰川天女兼有三种身份,尼泊尔的公主、武当派的长老、天下第一剑客唐晓栏的媳妇,任何一种身份都是非同小可,更何况她美若天仙,手持冰剑,这一出来,当真是全场阅动,个个注目。武当派弟子更多一重心事,要知阳赤符虽说是得了师兄指点,才能在三十招之内击败雷震子,但他也的确是具有击败雷震子的功夫,冰川天女纵然比雷震子高出一筹,能否胜得阳赤符却是谁也不敢预测的,要是冰川天女再败,武当派就真是全军尽墨了。.阳赤符为她的容光气度所慑,骄狂之态顿敛,施体说道:“冰宫女主人莲驾到来,为此会生色不少!仰你的冰弹玉剑,乃是武林异宝,今日有缘相会,想可以一开眼界了。”

    冰川天女淡淡说道:“你想见识此剑,亦非难事,何必费偌大心力,派人列冰宫偷盗?”说话之间,早已把冰魄寒光剑拔出销来,这柄宝剑乃是冰窟中万年寒玉所,通体透明,耀眼生缤,移开。但他们身体虽然发抖,心里却是兴奋非常,人人心中均是这样想道:“冰川天女不惧修罗阴煞功,她的剑术、轻功又较敌人高明,着来这一战定操胜券。”有人甚至心想,孟神通的师弟不过如此,孟神通大约也不会强得大多,怯敌之意也就因之大减。阳赤符每中一弹一剑,他们就是一阵欢呼。

    他们哪知道孟神通除了修罗隐煞功之外,还练有不少武学中早已失传的功夫,乔北溟那半部武功秘笈,亦已完全参透,随便使用一种,都足以与当代一流的武学大师抗衡,阳赤符虽然还不及他,也得到他一部份传授,这时阳赤符见修罗隐煞功与劈空掌力都不足以应付冰川天女,正在思索如何克敌致胜,耳边忽听得师兄用“天遁传音”轻声说道:“天罗步、阴阳抓,劈空掌!”阳赤符本来就想到要用“天罗步”与“阴阳抓”的,只因这两种功夫,自已还末十分纯熟,又尚未摸清冰川天女的功力深浅,故此一时之间,畴曙未决,如今得了师兄的“天遁传音”,心中想道:“师兄法眼,必已着出了对方优劣之处,叫我用这两种功夫,再保留原来的劈空掌,定不会错。”

    就在他思索之时,身上叉十了两剑,当下不再祷践,先使出了“天罗步”来,冰川天女正自得心应手,忽然间一剑剌去,却失了敌人的所在,陡觉微风枫然,敌人以已到了身后,冰川天女何等快捷,立即反手一剑,这一回见到阳赤符的身影从自己侧边掠过,可是阳赤符只是那么轻轻的一飘一闪,踏上两步,冰川天女的一剑又剌了个空。原来这“天罗步”是从奇门八卦之术演变来的,看似简单,方位的变化却极之复杂,比上乘轻功中的“穿花绕树”身法还要奥妙得多,拣到了最高境界时,即使碰到了比自己高强十倍的能手,也能够保存自己。

    冰川天女一连剌出数剑,剑剑落空,杀得性起,忽地平空拔起,一招“飞瀑流泉”,冰魄寒光剑在空中一划,登时似天空中酒下了干百点寒星,冰川天女的轻功本来高出对方,这一下从空中望将下来,敌人无所遁形,她觑准方向,凌空击下,满以为定然可以一击便中,她想得不错,哪如临到了冰剑堪堪就要刺中敌人之际,阳赤符又使出了第二种功夫。

    只见他双掌齐扬,千指如钧,扬空一抓,势道凌厉之极,完全是一种近身肉搏的擒拿手法,但却比武林中流传的任何一种擒拿手法都要霸道得多,尤其古怪的是,他双掌一扬,意然生出了两种方向相反的吸力,使人如坠急流激湍之中,冰川天女大为惊骇,要知她是公主的身份,怎容得对方抓着她的身体?这一剑若然剌下,固然可以刺中对方,但她也难免落在对方的手中了。何况阳赤符中了冰剑,最多不过损耗真气,若冰川天女被他抓着,说不定可能肢体伤残,冰川天女如何敢与他硬拚?

    冰川天女心中一凛,赶快趁着尚未给对方的吸力吸下之际,身形一屈,使出了奇妙无比的绝顶轻功,左脚脚跟与右脚一碰,箭一般的倒射回去,但听得“嗤”的一声。饶是她退得有如流星闪电,左角衣襟也被撕下了巴掌大的一块!

    这一来,冰川天女的精妙剑法已是毫无用武之地,因为她在地上既不能剌着对方,若然运用轻功,近身搏斗,对方有“阴阳抓”的功夫,又是得不偿失,阳赤符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冰川天女没法,只得易攻为守,用精妙的剑法防身,冰魄寒光剑化成了一道光幢将她遮掩得风雨不透,心想:“我看你赤手空拳,又如何攻得进来?”

    那知阳赤符并不急于攻入她的剑光圈内,他的“天罗步”与“阴阳抓”两种功夫奏效已是完全不受冰川天女的威胁,便可以好整以暇的默运玄功,绕着冰川天女游走,在离她一丈之内,接连的发出劈空掌来。

    阳赤符的功力本来胜过冰川天女,冰川天女的剑法能防身,却不能防御他的劈六掌力,阳赤符一掌紧似一掌,掌力从四面八方打来,冰川天女便恍如一叶轻舟,在惊涛骇浪中东飘西汤!

    冰川天女暗叫“不妙”,心中想道:“如此相持下去,我没法再刺中对方,内力却先要给对方耗尽。”处此情形,既然无法取胜,自然而然的便起了全身而退的念头。

    在冰川天女想来,她轻功胜过对方,而且对方也畏她的剑法,她要退走,最多不过判她输了这场而已,斜阳赤符也拦她不住。

    哪知阳赤符的“天罗步”不但可以用来防守,也可以拦截敌人,冰川天女身形一晃,他立即便如其意,一声喝道:“想要逃吗,那也不难,把你的宝剑留下!”声到人到,拦住了冰川天女的去路,冰川天女应付不了他的“阴阳抓”,不敢与他肉搏,只好改个方向逃避,阳赤符按着奇门八卦方位,一闪一飘,绕圈踏出几步,冰川天女一个转身,恰恰又看到阳赤符便在她的面前。当真是进退两难,无法可施!原来“天罗步”之所以称为“天罗步”,便因为这种步法展开,可以做天罗地网般的包围敌人。

    这时,赴会诸人亦都着出了冰川天女败家已露,武当弟子尤其气馁,雷震子黑了面孔,只待冰川天女一败,他使要退出会场。

    阳赤符越迫越紧,冰川天女心道:“糟糕,糟糕,我最多只能支持半个时辰了。”就在此时,耳边忽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走干方,绕异位,用冰弹打入他的耳朵!”

    冰川天女一怔,这时阳赤符正是在她背后的“坤”位发掌,冰川天女根本就瞧不见他,那声音教她走干方,绕异位,发冰弹,那么冰弹岂不是变成了无的放矢。但那声音熟悉之极,而且又是用命令的口气说的,冰川天女无暇考虑,也不容她考虑,这刹那间她就像受了催眠似的,依照那个声音的指教,施展绝顶轻功,俟的从干方绕到异位,卜卜卜弹出三颗冰弹,就在她冰弹发出的同时,阳赤符刚好出现在她面前的“震”位,第一颗冰弹打入他的耳朵,二三两颗冰弹打中他两边耳朵下面的晕眩穴,只听得阳赤符闷哼一声,突然间好似变成了一尊石像,它的一记劈空掌刚欲发出,举手抬足,双眼圆睁,形状神情却一丝不改保留下来,当真又是滑稽,又是古怪。

    冰川天女笑道:“好呀,你还想要我的宝剑吗?”冰剑在阳赤符面前一晃,阳赤符的眼皮都不动一下,显然是冰弹打中它的穴道,已经见效。原来阳赤待所练的是一种邪派中最神奇的闭穴功夫,任何高明的点穴手法都不能冶他,有用暗器打入他的耳朵,才能破去他的闭穴气功,同时令他不能动弹。因此.其实只要一颗冰弹便够,其他两颗打中他“晕眩穴”的冰弹还是多余了的。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全场人众,无不惊愕,但在众目睽睽之下,阳赤符分明是给冰川天女打中穴道,孟神通这方的人,虽然觉得有点蹊跷,却是做声不得。

    冰川天女道:“好,你不要我的宝剑,我可要回去啦!”刚刚走得两步,孟神通忽然大喝一声:“站住!”

    这一声有如晴天霹雳,冰川天女呆了一呆,道:“经天,你来替我接这一场。”她以为孟神通是要替她师弟报仇,按照比武场规,她不愿继续谁也强她不得。

    孟神通双眼一扫,气纳丹田,一字一句的将声音送出去道:“是哪一位高人来到,请恕孟某失迎之罪。”声音铿铿锵锵,刺耳非常,估量四五里内,都可听见。这一声登时令全场都震动起来,人人都睁大了眼睛,要看是什么高人出现。过了一会,寂然毫无反应,众人窃窃私议,乌天朗倚老卖老,阴阳怪气的说道:“孟神通活见鬼啦,哪里有什么高人?有高人来,还瞒得过我这双眼睛吗?”

    孟神通变了面色,再度大声喝道:“阁下刚才这手,足见高明,既是挟技前来,与我作对,却又为何愉愉摸摸的躲在暗里,不敢露面?”

    孟神通这几句话令得武当派哗然骚动,雷震子骂道:“呸,好不要险,想赖这一场么?”所有在场的人,除了冰川天女心中有数之外,其他的人都觉莫名其妙。

    孟神通不理雷震子的叫嚣,迳自问冰川天女道:“咱们彼此都算得武林中有点名声的人,不打谎语,刚才是否有人向你暗地传音?”

    冰川天女正自为了那个极为熟悉的声音感到非常迷惑,心神怔忡,同况她生平从来末说过一句假话,给孟神通一问,冲口说道:“不错,但我还不敢断定他是谁人。”要知金世遗之死,经过冯琳母女证实,冰川天女早已确信不疑,所以她虽然觉得这是金世遗的声音,但在未曾见面以前,总是不敢肯定。正如孟神通一样,虽然也疑惑到是金世遗,但总觉得这太不可能。

    冰川天女自己承认,大出众人意外,登时全场静了下来,但那个神秘的“高人”,却还没有出现。孟神通“嘿、嘿、嘿”一阵冷笑,叫道:“曹锦儿,你怎么说!”

    曹锦儿莫名其妙,心慌意乱,末及开言,唐经天站起来说道:“孟神通,刚才你的师弟接连比了两场,你是不是也曾用“天遁传音”向他指点?武当派的雷掌门还末曾向你算账呢!你若认为你师弟输得不值,掌门也输得不值!比对起来,即算双方都有人指点,你也还欠我们一场!”

    雷震子精神陡振,哇哇叫道:“哈,原来是你这老贼暗中弄鬼!怪道我输得糊里糊涂!”其实,阳赤符的武功的确是胜他许多,即算没有师兄指点,也不过赢得较慢而已。雷震子的起闹,完全景为了要挽回面子。

    孟神通“哼”了一声,不屑与雷震子门口,但对唐经天的说话,却禁不住着心中一,“咦,他怎么也懂得天遁传言?”眼珠一转,冷冷问道:“什么天遁传音,你可曾听得我说些什么暗语吗?”

    唐经天之所以知道邪派中有“天遁传音”这门功夫,乃是从痛禅上人那儿转来的,但痛禅上人也是仅知其名,并非懂得这门功夫,所以不但是唐经天,即痛禅上人金光大师等武学宗匠,也不会听到孟神通刚才向师弟所说的暗语,不过他们暗中留意,见是孟神通在激战之时,嘴唇微微开阖,猜到他是暗中运用“天遁传音”,向师弟指点而已。

    唐经天答不出来,但他聪明绝顶,心头一动,立即冷笑道:“你刚才说的好,咱们在武林中都不算是无名之辈,尤其你以一代宗匠自居,难道还会打谎语吗?你说了些什么暗语,你知、我知、你师弟知,也许还有旁人知道,你自问你是否曾用过“天遁传音”?难道还当真要麻烦我给你再说一遍?”

    这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孟神通作贼心虚,不敢再追究下去,但见他伸手一拍,解开了阳赤符的穴道,双眼一翻,说道:“你当我是气量狭窄,和你计较这一场的胜负?这一场你的妻子虽说是得人指点,到底也是她凭着真实的功夫,轻功、剑法、暗器都有了相当火候,要不然虽得指点,也不能取胜,既然她打中了我师弟的穴道,这一场当然算是她赢,呸,你当我像那些胡赖混账的人吗?”

    这番话说得公平合理,确乎像个宗师的身份,但骨子里却又是针对雷震子,雷震子当然听得出来,但却做声不得。

    大家正以为这场风波将可平静,那知孟神通顿了一顿,又说下去道:“我并非计较这场胜负,但你们既在场外另外埋伏有人,实是不合场规,非即刻将他交出来不可!我可以亲自下场,与他较量!”

    这又是一个难题,那个神秘的“高人”既然不肯出来,曹锦儿哪里去找一个给他?江南心里暗暗纳罕,想道:“金大侠为什么忍得下这口气,孟老贼分明是几次三番向他挑战,不过没有指出它的名字而已。”江南哪里知道,金世遗之不肯出来,实是另有情由。而且经过了这三年的孤岛幽居,又练了邪派至高无上的秘笈,金世遗的气质也多少与前有所不同,岂是江南所能料及?

    孟神通连叫三次,要请那“高人”出来,毫无反应,大怒喝道:“曹锦儿,这里是你的地头,你暗中藏有埋伏,我问你要人|.”

    说时迟,那时快,孟神通身形一起,已是箭一般的向曹锦儿这方冲来,冰川天女尚在场中,末来得及退回,孟神通掠过她的身边,忽地说道:“好,曹锦儿不肯说,我先把你拿下,再去问她!哼,你不乖乖扔下宝剑,还要与我动手吗?”

    你道孟神通为什么这样着急要找出那个隐藏暗处的“高人”?因为他现在的怀疑又如了几分,最初他虽然想到金世遗,但瞬即又自己否定,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事。待到他替师弟解开穴道之时,发现了敌人能碰他独门闭穴之法,心想:“天遁传音或者还有人懂得,这个运混元真气闭穴之法,却是我从乔北溟的武功秘笈学来的,师弟虽末学得十全,却也绝非当代高手可破,除非他学过那本武功秘笈。这个人除了金世遗还有谁?”要知当日在荒岛上他与金世遗抢夺那本武功秘笈,两人各得半部,金世遗得的是上半部,偏重于武学的上乘心法,其中包括了千百年来几个未曾解决的武学难题,例如免除“走火入魔”之法就是其中之一:下半部偏重于实际对敌的各种奇功,例如怎样将修罗阴煞功拣到第九重的境界就是其中之一。所以金世遗可能不懂得练修罗隐煞功,但他通晓乔北溟的武学心法,却能洞悉其中的奥妙,不过修罗阴煞功能防御,无术可破,所以孟神通还不怎样忌惮;武功秘笈中还有几种十分狠毒微妙的功夫,因为是乔北溟临终前几年才研究到的,当然还末得尽善尽美,因此乔北溟把末到家之处也写出来,留待他的传人补救。例如运混元真气闭穴,用暗器射入耳朵,弹裂中耳的隐穴便可破解,即是一例。金世遗懂得他这们的心法,纵然不晓运用,却知他的破绽所在。所以上半部和下半部实在是相辅相成而又相生相克。孟神通最忌惮的也就是金世遗万一卡死,复回中士,与他争霸!而今他发现了有人能破他的奇门闭穴,焉得不又急又惊!

    孟神通与金世遗既然是死对头,当然查清楚了他过去的历史,知道他与唐经天夫妇交情非比寻常,因此在情急之下,才会不显身份,想拿下冰川天女,迫金世遗现身。唐经天见孟神通拦住了冰川天女的去路,又惊又怒,喝道:“岂有此理!”话声末停,只见孟神通已向冰川天女抓下,冰川天女扬手弹出七颗冰魄神弹,孟神通张口一,七颗冰弹都落在他的口中,孟神通尽数将之吞下,哈哈笑道:“妙极,妙极,胜于十全大补灵丹!”孟神通此言确非假话,他的修罗阴煞功已到了第九重境界,吞下冰魄神弹,确是可以助长威力。

    冰川天女飞身急退,孟神通吞下冰弹,略一晃身,并不见他怎样作势,饶是冰川天女轻功卓绝,转眼间又给他追到。孟神通伸手待抓,忽听得至际呜呜的怪啸之声,一道乌金光芒,电射而至口

    这是唐经天射出的天山神芒,当年天山派的第二代祖师凌末风大侠,就曾仗着游龙宝剑与天山神芒称雄天下,扫汤邪魔,天山神芒坚逾精金,论到暗器的威力之大,无出其右,当真是无坚不摧,碰者立毁,孟神通见了这等声势,亦自心中一凛,想道:“要是唐晓澜今日在此,就的确是个劲敌了:”当下将抓向冰川天女的一抓缩回,翘起中指一弹,那枝天山神芒给他弹个正着,一道乌金光芒直上遥空,比唐经天射来的来势更速,这不是唐经天的暗器功夫不行,而是他的功力比起孟神通来相差尚远,所以虽有天下最厉害的暗器,也难奈他何!不过孟神通弹去了天山神芒,虎口也自稍稍感到酸麻。

    痛禅上人缓缓起立,沉声说道:“有话好说,同必与小辈为难!”孟神通面上一红,痛禅上人以武林中泰山北斗的身份向他发话,他自是不能不略顾身份,稍稍畴践,冰川天女已逃回己阵。

    孟神通道:“好,既然是上人替她讨情,我暂且放过了她。只问曹锦儿要人。”痛禅上人道:“孟先生此言差矣,据老纳所知,纵有高人暗伏,此人也不是曹大姐约来的,孟先生自己找不见,岂能着落在她的身上?一金光大师接道:“何况高人异士,喜欢游戏人间,或者他见孟先生指点师弟,他也一时技痒,步孟先生之后,略显神通?想来他既有如此本领,当不至于怯战,孟先生在此会之后,尽可以找他比试。当世高人无几,以孟先生交游之广,同愁不能查个水落石出?似乎不必这样小题大做!”金光大师的说话到此停止,似乎意犹未尽,江南嘻嘻一笑,在人丛中探出头来,扮了一个鬼脸,说道:“似乎还应该加上一句:无理取闹!”

    痛禅上人与金光大师说的都合情合理,但他们不知内情,他们以为是“小题大做”,其实孟神通则是认为“心腹大患”,恨不得越快越好,找出此人,若看是不是金世遗。因此他将不惜用尽一切办法来查究,纵有痛禅上人金光大师相继发话,他也不肯干休!

    江南的笑声一止,他就立即抓住话题,作出老羞成怒的样子,大吼叫道:“你们说我小题大做,无理取闹?好,我就索性闹到底,先拿曹锦儿打二百大板,问她个犯了场规之罪,谁叫她放人进来,暗中与我作对?纵非约来,这失察之罪,总该她负。”金光大师刚说得一句:“孟先生,你怎可如此蛮不讲理……”孟神通已大喝道:“谁要是不服,都冲着我来,反正我有言在先,早就要与你们各派掌门较个高下的了!”

    曹锦儿气得浑身乱颤,人怒骂道:“放屁,你当我曹锦儿是什么人,胆敢口出污言!”孟神通道:“你以为你是邙山派掌门?在我眼中,你一钱不值,赤符、晓风,来,帮我困人!”双臂一振,登时摔倒了几个人。金光大师道:“孟先生,老纳与你比试一场!”他坐在主持座位,距离较远,乃要拼众而出,孟神通又悻倒了几个人,忽听得有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小孟,老夫在此,你不可如此放肆!”

    孟神通陡觉有人从侧面袭来,人多拥挤,他盛怒之下,不及细察,便即骂道:“什么东西,冒充我的长辈?”挥袖一拂,施展“沾表十八跌”的上乘内功,忽地感到那人的劲力大得出奇,“嗤”的一声,他的衣袖被那人撕去了一截、孟神通手腕一翻,也没有将那人抓着,孟神通掌心往上一登,立即发出了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掌力。

    这个人是腔恫沛的长老乌天朗,他年过八旬,所练的功夫介乎正邪两派之间,最喜欢恃老卖弄,这次各派大会邙山,没有选地出来主塔全局,他已心中有些不满,因此抢在金光大师前面,想把孟神通拦住,显显自己的功夫,以他隔年纪,唤孟神通一声“小孟”,本不为过,那知孟神通未曾细察,开口便骂,气得他七窍生烟!他有七十年以上的功力,而且也练成了几种独门的武林绝学,当然非比寻常,故此孟神通随手一轮,反而给他把衣袖撕去,但待到孟神通出了全力,施展了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他就禁受不起下,还幸他有与“天罗步”异曲同工的“龟藏豹隐身法”,没有给孟神通的手掌打中,但那股排山倒马的掌力,挟着蚀肤刺骨的寒腱,却把他推得跟跟舱枪的向后直退!

    阳赤符随在师兄身后,正好撞着了他,乌天朗一腔怒气,全都发在他身上,肩头一台,喝声:“滚开!”阳赤符的“阴阳抓”尚未使出,已被他撞个正着,乌天朗在孟神通掌下吃亏,对付阳赤符却是绰绰有余,阳赤符给他一台,登坞摔了个筋斗。

    孟神通使出了第九重的修罗隐煞功,在他周围三丈以内的人都感到冷透心头,而且被他的掌力压得透不过气来,几个功力稍低的已然倒在地上,他们同门的师兄弟急急将他们抬走,未曾受伤的也都纷纷走避,登时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孟神通听得师弟的喊声,回头一看,见是乌天朗,自己亦感到有几分孟浪,不过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冷冷说道:“原来是件这个老不死,来,再接我这一掌!”声到人到,又是一记挟着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发出,就在此时,忽见一团黄影,俟的插进他们二人中间,原来是金光大师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上披的是一件杏黄色的架装。

    金光大师击掌一翻,登时把孟神通的双掌粘住,淡淡说道:“孟先生何必动怒,你若是想找人试掌,老纳就与你比试一场。”孟神通吃了一惊,小道:“怪不得他与痛禅上人在中原能够缸袖群伦,果然是具有绝世神功,非同小可,居然敢硬接我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金光大师运出了修练几十年的玄门正宗“太清气功”,内力源源而至,牢牢的将孟神通的双掌胶着,孟神通在迫切之间竟然摆脱不开,心中想道:“要与这老和尚分出胜负,最少也得半个时辰.”他急于要抓曹锦儿,迫出金世遗,不愿与金光大师纠缠,陡然间施展出金刚般若神功,将全身内力,全都从掌心追出,立即把金光大师推开,一声笑道:“多承你青眼有加,肯予赐教,只是孟某如今有事,等下再向你领益如何?”

    饶是金光大师的玄门内功已拣到了至高无上的境界。被孟神通这么一推,也自觉得气血翻孟神通摆脱了金光大师,转眼之间就冲到了烛臂神尼的墓前。

    曹锦儿和邙山脉长幼三代同门都在墓前的那片空地上,担任着守护师祖坟墓之职,见孟神通冲入他们的圣地,个个气缸了眼,奋不显身,争与孟神通拚命,孟神通哈哈大笑,他不愿多耗真力来使修罗隐煞功,只是施展“沾衣十八跌”的功夫。邙山派众弟子一近他的身前,未曾沾着他的衣角便摔了出去,要拚命也无从拚起。

    孟神通喝道:“曹锦儿,你还往哪里躲?晓风来给我缚人!”翼仲牟、曹锦儿、卢道磷、林望这四个邙山派武功最高的人站好方位,正待迎战,忽听得孟神通大叫一声:“哈,原来你躲在这里,还不给我出来!”身如巨鹰掠空,候的从这匹人头顶掠过,扑到了烛臂神尼坟墓右侧的一尊翁仲一古代在墓前置石守护,谓之翁仲)前面,一声大喝,横掌如刀,立即向翁仲的头部击去。

    原来就在他要向曹锦儿等人施展毒手之时,忽瞥见这尊翁仲晃了一晃,当然猜得定是翁仲腹内中空,内里藏得有人。果然一掌劈去,翁仲应声而倒,跳出了一个人来,但这个人却大出孟神通意外,但贝他呆若木鸡,第二掌竟然劈不下去:正是:

    花明柳暗孤雏现,石破天惊怪客来。

    欲知此人是谁?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