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六章 恫怅深情如梦杳 暗伤心事付东流

    松石道人也是大为诧异,问道:“冯老前辈,刚才在我们昏迷的时候,你没有来过么?”冯琳道:“没有呀!嗯,你我门派不同,我纵比你们多活几年你也不必拘礼,前辈长前辈短的叫得令人起鸡皮疾痞。”要知冯琳虽然年近六旬,但容貌还似四十许人,而且还似少年时候的一般任性,最不喜欢别人说她年老。

    松石道人怔了一怔,讪讪说道:“这么说,暗中将我们救醒的乃是另有其人了。”冯琳道:

    “当然是另有其人,快说,快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松石道人道:“天黑之后不久,我们听得外面好似有杀的声音,我正想挣扎起来,忽觉有一股极为奇怪的香气,令人筋酥骨软,甚为难受,那香气与现在留在室内的香气,气味大有不同。”冯琳道:“我知道,你们最初闻到的气味,那是魔鬼花的香气。”心想:“松石道人在武当派中,武功仅次于雷震子,怪不得他吸了魔鬼花的香气,居然还能够挣扎。”

    松石道人道:“我用力挣扎,却软绵绵的爬不起来,大殿里毫无声息,静寂得令人心悸,周围一看,师弟们都全已闭了眼睛,好似昏迷过去了。我心里一慌,又吸了两口魔鬼花的香气,登时也觉得头晕目眩,迷迷糊糊中,不久也就完全不省人事了。”

    冯琳心想道:“要是在那个时候,有敌人闯进殿来,那真是不堪设想。我也没有脸皮再见雷震子和痛禅上人了。”

    松石道人续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忽觉得有一股清香,沁人肺俯,而且身体内似有一股暖流流过,非常舒服,迷糊中好似觉得有人在我的身旁,但到我能够睁开眼睛时,却什么入也没有瞧见。没有多久,师弟们也一个个的先后醒来,说起来大家都有同样的感觉,受伤的地方也不觉得疼痛了,试一试,大家的功力都恢复了四五成。这时我们已清清楚楚的听得外面有呼喊奔跑的声音,情知定是有敌人进了观中,因此我们布好九宫剑阵,准备敌人若是闯到这儿,也可以抵挡一阵。想不到你老,嗯。是冯女侠进来,冒犯了冯女侠。偷入观中的敌人想来都已被冯女侠赶跑了。”

    冯琳面上一红,心里暗呼:“惭愧!”说道:“这是天山雪莲的香气,想是你们昏迷的时候,有人将碧灵丹纳入你们的口中。这个人是谁,目前我也难以猜度。好在你们都巨能够走动,咱们且去寻觅痛禅上人和金光大师,见了他们,谅可知道一点端倪。”

    冯琳领导他们追赶大队,己路上猜疑不定,要知用天山雪莲做主药制成的碧灵丹,只有天山派才有,她因为身上仅有三颗,受伤约有十二人之多,不够分配,所以没有给他们服用。心中想道:“难道是晓澜和我的姐姐来了?要不是他们,谁能有那么多的碧灵丹?可是若是他们,又怎会不肯出来与我相见?他们都是素来不苟言笑的人,更不会与我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冯琳任是一世聪明,只因为她认定金世遗已死,一时间也没有想到金世这身上。原来金世遗自荒岛回来之后,曾上过天山一次,暗中探望李沁梅,他在天山上逗留了三天,谁也没有发现。

    在那三天里,他偷看了李沁梅几次,每一次李沁梅都是和锺展在一起,他察觉了锺展对李沁梅的情怀,也察觉了李沁悔对自己虽然仍是一往锺情,但对锺展亦是亲如兄妹。从他们二人的感情看来,可以预料:只要自己不露面,李沁梅不知道自己仍然活在人间,日子一久,他们二人也并非不可能成为爱侣。正因为金世遗有此一念,所以在邙山比武大会上,他暗助江南,暗助冯琳,暗助冰川天女……却始终不肯现身与孟神通相斗。

    他在天山三天,顺便也采了十几朵天山雪莲,制了三十颗碧灵丹,想不到今日派了用场,救了武当派众弟子之命:

    冯琳追上了大队之后,与痛禅上人一谈,才知道女儿并不是他们所救,唐晓澜也没有到来,暗助他们的人是谁,大家都猜想不出。谷之华、李沁梅和锺展这三个人的遭遇如何,成为了大家最担心的问题,但大敌当前,容不得他们从容查访,冯琳也只好跟随大快,先到嵩山少林寺安顿.谷之华经冯琳用了红教的“归藏解穴神功”给她解穴,虽然没有立即见效,但却刺激了它的神经,令她在全无知觉的状态中有了一丝知觉,陷入一种蒙陇的昏迷梦境中,梦中似乎长出了两只翅膀,在云雾里御风飞翔。

    蒙陇中忽地又觉得似乎是金世遣走到了她的身边,而且似乎在轻轻的抚摸着她,有说不出的舒服,顿然间气血流畅,四肢百骸都好像养然间松散开来,谷之华醒里梦里都在想着金世遗,这时一日一百了知觉,自自然然的,眼睛未曾睁开,就在低声唤道:“世遗!世遗!”

    忽听得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唤道:“之华,不错,是我!”

    谷之华心头一震,眼睛候的张开,出现在她眼前的果然是金世遗,这刹那间,她竟不知是真是梦,但觉得金世遗紧紧握着她的手,柔声说道:“你别害怕,是我,我没有死!”

    谷之华不自觉的也紧紧握着他的手,是的,她心中的确是在害怕,但并非害怕金世遗是鬼,而是害怕眼前的不过是个幻影,怀疑自己还是在恶梦之中呵!渐渐地感到了金世遗手心的热力,听到了金世遗心跳的声音,她感到了她所触及的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既非梦境,亦非幻影!谷之华一片茫然,低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怎么会在我的身边?他们呢?他们都到哪儿去了?怎么只有你我二人?”

    金世遗道:“这是一个山洞,你给孟神通点了穴道,他们将你送回玄女观疗治,我悄悄将你带出来,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

    谷之华走了定神,神智也渐渐清醒过来,刚才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在她心头掠过!在她的眼前,出现了刚才恶斗的场面,她的父亲像凶神恶煞的要伤害她的掌门师姐,在那最紧张的关头,她跳出去拦住了她的父亲,她记起了她和父亲的问答,她的父亲拒绝了她的调停,刚变得慈和的眼光又充满了杀气……她记起了自己拔剑自杀,最后的一幕情景是:李沁梅尖声叫唤,向她冲来。

    谷之华心中想道:“啊!原来我没有死,我给他、给他点了穴道。呀,老天爷,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去?”霎时间但觉心乱如茧,肝肠寸断!金世遗忽地感到她的掌心一片冰冷,急忙安慰她道:“之华,一切都过去啦,当它是一场恶梦吧,天可怜见,教咱们今日重逢,从今之后,咱们永不分开,那一些不相干的人,也就不必再去理会他们了。”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了一声啸声,谷之华不禁又是心头一震,那是她父亲的啸声。原来这个时候,正是孟神通杀出重围,逃下邙出的时候。他用啸声和他的徒弟联络。

    金世遗听到孟神通的啸声,亦是心头一震,从这啸声中他听出了孟神通已是元气损伤,但却并非伤得严重。这刹那间,厉胜男的影子也突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孟神通伤得不重,那么厉胜男将是如何?会不会两败俱伤呢?

    可是,此时此际,却不容得金世遗分心去挂虑厉胜男了,他握着谷之华的手,忽觉她的手指颤抖,方自一怔,谷之华已摆脱了他,金世遗愕然望她,只见她的面色苍白得令人心悸!谷之华这次上山,本来是对父亲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能以父女之情打动孟神通铁石的心肠,想不到竟是如斯结果!孟神通的啸声已听不到了,可是这啸声却像激起千丈狂涛,令她本来就不宁静的心湖,更是思如潮涌。

    金世遗劝她把过去当作一场恶梦,可是现在恶梦并未曾过去,山洞里虽然宁静和平,但可以想像得到,邙山上仍是一片腥风血雨!最难过的是:她现在无法预料这“恶梦”将是如何结局,掌门师姐的生死如阿?各派宗师将受到甚么样的折磨?她父亲的命运又将落得怎样收场?调解已经失败,武林的大劫无可挽回,后果如何。她简直不敢设想,只有一样是她可以预感得到的,在这样的情形下,不论是哪一种收场,都将令她终生抱恨!谷之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现在又从清醒中陷入了混乱,本来她已经是较一般的女子坚强的了,可是任凭她怎样坚强,也受不住这样沉重的打击!最初与金世近相见的欢愉.掩不过她心头的创痛,火热的心情冷下去了,越来越冷,冷得令她对爱情也几乎失去了感觉了。试想在这样的情感下,谷之华哪还能够与金世遗细诉衷情,接受他的轻怜蜜爱?

    两人默默无言,金世遗从她的眼光中也感到她内心的哀痛了,但是用什么言语去安慰她呢?

    月光透进山洞,夜已深沉,午夜的寒意更加重了心头的寒意,谷之华咬了咬牙,心中想道:

    “我今天侥幸没死,但已把自己当作已经死去了。我要选择一个什么人也没有到过的地方,什么人也不见面。”

    金世遗再一次的抓住了她颤抖的手,沉声说道:“之华,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我全都着到了,你已经尽了你的力,武林的劫难无法消弭,这不是你的罪过。”他本来想说:“你所做不到的,我将代你去做。”但一想自己所能够做的是什么?最多是帮助厉胜男杀掉孟神通,这件事他可以暗中去做,但却怎能当着谷之华的面说出来,令她已受创伤的心灵更多受一重刺激?但这样一来,他对答之华的安慰,也是变得一片空虚,毫无力量。

    谷之华缓缓抬起头来,说道:“世遗,多谢你今天救了我,尽避你不放我也许更好一些,我还是一样感激你。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今日得见你一面,我已是心满意足,不敢也不想再奢求了。嗯,你走吧!”

    金世遗拦着洞口,颤声说道:“之华,你、你去哪儿?你可记得你师父临死之前,将玄女剑谱郑重的交托给你,要你继承她的衣钵?这是件曾经告诉我的。你也曾经说过,不论你受了什么委屈,也不能辜负你师父十年来对你栽培的心血!”

    谷之华心头一震,她当然记得,这一段话乃是上次邙山大会,自己被曹锦儿逐出门墙之后,为了表白自己的心情,向金世遗所说的。但那时所受的委屈,比起今日的遭遇,那又算不得什么了。她不知道外面闹得如何,也不知道在她昏迷的时候,曹锦儿已经当众宣布,允许她重列门墙:心中只是想道:“这次各派门人,不知有多少人要死伤在我父亲手下,邙山派和它的冤仇最深,死伤的也定然最多,我虽然侥幸末死,但还有何面目再见同门?”

    不过,金世遗这几句话也对她发生了影响,过了半晌,只听得她低声说道:“世遗,多谢你提醒我,你放心,为了师父,我会活下来的。好啦,你不走,你就让我走吧!”

    金世遗心情激动之极,大声说道:“为什么咱们不能同在一起?你若是不愿意再卷入漩涡,我和你到一个荒岛上去,在那里,什么人也不见,什么事也不用理会。咱们可以用毕生之力,将帅传的武学整理发扬,待到晚年,再选择有缘的弟子,这不好么?”

    金世遗所说的正是她所想的,她心中一动,不自觉的停下脚步,但转瞬之间,另一个念头又升起来,她想到了李沁梅,“我如今已是万念皆灰,只是为着师父才活下来,我何苦成为他们的障砖?”

    但见她紧闭双唇,神情冷漠之极,轻轻的推开金世遗,就走出山洞。她没有再说半句话,金世近已经知道她的心意已决,无可挽回了。他被她那冷漠的神情所吓着,不由自已的挪开了身体,让谷之华从他的身边溜过。他不能说服她的心,即算强留着她的身体叉百什么用?

    谷之华走出山洞,一片茫然,心中不住均在问自己:“我应该到哪儿去?”忍了多时的眼泪忽然滴了下来。金世遗听到她的硬咽的声音,追了出来,大声叫道:“谷姐姐,你等一等,这不行啊!难道咱们竟然就这样永远分手?啊,你待我想一想吧,我还有话要和你说明!”

    他仅仅差一步就要追上了谷之华,忽听得一声凄厉的叫喊,似是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抬头一看,只见侧边一棵大树底下,一个黑衣女子披头散发,瞪着双眼,直望着他,恰似一个幽灵!金世遗大吃一惊,他只差一步,就要追上谷之华,脚跟已经离地,但这一步却似突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阻住一般,竟然跨不出去!这黑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厉胜男!但见她瞪着眼睛,一滴滴血珠从嘴角流出来,险上的肌肉纲紧得几乎变了形貌,这显然是受了重伤,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厉胜男忽然一个幽灵似的,在这个紧要关头出现,而且竟然受了重伤一当孟神通和各派宗师比武的时候,金世遗本来是和厉胜男同在邙山顶峰埋伏,伺机报仇的。

    他之所以放心离开厉胜男,让厉胜男一个人向孟神通算账,一来是因为那个时候,孟神通正在和金光大师比拚内力;二来是乔北溟所留下的三宝,厉胜男已有其二,她身上穿的是珊瑚宝甲,手中又持有可以断金切玉的宝剑,金世遗因此断定,她的偷袭纵然不能得心应手,也决不会有什么危险。何况场中还有痛禅上人,金光大师等一班武林宗匠。而他急着要去救谷之华,所以将宝剑交给了厉胜男之后,就放心离开她了。

    想不到此时此际,出现在他眼前的,竟是厉胜男重伤浴血的形象!这刹那间,金世遗不由得突然感到一种内疚,后悔自己不该轻率的离开她,让她单独去斗那武功绝世的大魔头!前面是他所要追赶的谷之华,后面是伤重待救的厉胜男,这利那间,金世遗端的是心乱如麻,不知何去何从?这时分,哪容得他片刻畴践。就在这片刻之间,谷之华已转过山坡,没入丛林,连背影也着不见了。

    金世遗叹了口气,他知道,谷之华这一去,从此之后,是再地无缘重会的了!他回头过来,走到厉胜男面前,只听得厉胜男恨恨说道:“我以为你有了别人,从此不再理会我了!”话末说完,一大口鲜血又喷出来。

    金世遗道:“你别动气,伤好了再说。”一摸她的脉象,先是吃了一惊忽地又恼又气,叫道:

    “你,你怎么用这样的手段骗我?”

    厉胜男冷冷一笑,将金世遗的手摔开,淡淡说道:“好,是我骗你,你尽可不必理我,你去追你的谷姐姐去吧,去吧,去吧!”

    原来厉胜男的受伤倒并非虚假,不过却不是孟神通伤了她,而是她自己令自己受伤的。原来她为了阻止金世遗去追赶谷之华,竟然运用从乔北溟武功秘笈所学到的邪派玄功,震伤了自己的三焦经脉!三焦经脉起于无名指尖端,上出两指中间,沿手背至腕部,出前臂外侧两骨的中间,上穿过肘,沿上臂外侧上眉,交出足少阳经之后,经过缺盆向下,分布于两乳问的“擅中部”,与心脏相连绍,若然受到损伤,重则立时心脏爆裂而亡,轻亦难免内榜咳血,从此精神萎靡,成为废人。

    试想如此性命攸关的三焦经脉,若是给敌人震裂,厉胜男焉能还走得七八里路,从前出的比武场所回到玄女观附近的山峰?加以自断经脉的徵象与安外力所震裂的亦有不同,故此金世遗一替她诊断脉象,立即便发现了是厉胜另在自己伤害自己!金世遗既惊骇又气恼,饶是他与厉胜男已相处三年,懂得她的性格,对她这次的行事之邪,仍是不能不大感意外!但尽避厉胜男是自己震裂经脉,她所受的伤却并非虚假,时机急迫,金世遗若不马上施救,就只有眼着厉胜男死去,或者成为废人。处此情形,金世遗哪还敢再对她责备?

    幸而这是她的“自我伤残”,不比外力强行震裂,多少有些分寸,伤得还不算很重,金世遗施展玄功,对了她三焦经脉所经过的各处穴道,一面替她止血疗伤,她服了三颗碧灵丹,一面又以本身的真力助她复原,如此闹了一个时辰,厉胜男的脸上方始渐有血色,精神也渐渐恢复过来。

    金世遗摇了摇头,说道:“胜男,算我怕了你了,你怎可如此任性胡为?有什么话尽可和我好好的说呀!”

    厉胜男冷笑说道:“我还没有骂你背信叶义,你却颠倒责备我任性胡为?哼,和你好好的说?你有了什么谷姐姐、李妹妹,还听得进我的话吗?只怕我想和你说话的时候,你早已和你谷姐姐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金世遗面上一红,心想:要不是看到厉胜男受伤,他刚才确实要随谷之华而去。厉胜胡又是一声冷笑:“怎么样?我是不是说到你的心坎儿了?你现在还可以追寻你的谷姐姐呀!去呀!怎么不去?”

    金世遗抬起头来,望着厉胜另说道:“你说什么,我现在也不想和你分辨。只是请问:我怎么是背信叶义了?”心中想道:“虽然在荒岛之时,在你叔祖的威胁之下,我曾与你冒讯夫妇。我可没有答应过你什么,这三年来相处,也是彼此以礼相待,怎谈得上什么背信叶义来呢?”

    他心念末已,厉胜男已是冷笑说道:“三年前在金鸡峰顶,你曾答应过我一些什么?”

    金世遗道:“我答应和你一同出海找寻乔北溟的武功秘笈,这件事不是已经做到了么?”

    厉胜男道:“不错,这事是已经做到了。还有一件呢?”

    金世遗心头一震,讪讪说道:“还有一件是助你报仇,这、这——”

    厉胜男冷笑道:“难为你还记得。这件事你做到了么?”

    金世遗只好说道:“我以为你今日可以报得了仇的,谁知,谁知,还是给这魔头逃了。”

    厉胜男道:“原来你也知道孟神通已经逃走了么?助我报仇之事,你既然没有做到,就想从此不理我么?这不是背信叶义是什么?你说的话算不算话?”

    金世遗给她责备得哑口无言,他确是答应过厉胜男,在未曾助她报得冤仇之前决不离开她的。金世遗心里叹了口气,想道:“原来它是拿这件事来约束我,今日本是助她复仇最好的时机,时机一周,又不知要什么时候方能做到了,呀,她真是我命里的魔星。”

    要知金世遗答应助厉胜男报仇,讲好了要让她亲自手刃仇人的,并非简单的一手替她包办。

    要达到这个目的,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助她练成乔北溟秘笈的绝顶武功,令她的本领确实可以胜过孟神通;二是设法损耗孟神通的功力,然后让厉胜男一击成功。他今日所采的就是第二个办法,不过由于李沁梅、谷之华都在场,他不想露面,故此想假手金光大师、痛禅上人等人之力,先耗损孟神通的功力,谁知厉胜男还是报不了仇。

    这个时机错过,孟神通已不知逃向何方,而且即算找到了他,报仇亦非容易。金世遗今日着了孟神通所显的本领,深知若由厉胜男单凭自己的本领,即算练成了乔北溟秘笈的绝顶武功,也还是敌孟神通不过。而且,不但此也,金世遗自问,也没有胜得孟神通的把握,因为各得半部秘笈,大家练到最高境界,才不过是半斤八两。何况孟孟神通得的是下半部,下半部比较偏重于社敌制胜的武功,说起来还是孟神通稍占上风。总之,若依照诺言,待厉胜男报得了仇自己才得自由自在,真不知要到何时何日方能摆脱了她!金世遗方自心乱如麻,眼光一瞥,只见厉胜男泪光莹然,便咽说道:“世遗,几年来我累你已经不少,我现在还月你的诺言来束缚你,你心里一定怨我恨我,算了吧,你要是心里不愿意,咱们就此分手,此后我是生是死,也不必你再管了。世遗,我答应你,让你把你的诺言一笔勾消,我也不再说你背信叶义了。”这番话她带着硬咽道来,更显得楚楚可怜,与刚才的疾言厉色,完全两样!说也奇怪,不过片刻之前,金世遗还在因为无法摆脱她而烦恼,如今听得厉胜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抽抽噎噎的说了这一番话,却忽地感到内愧于心,不由得心中想道:“她自断经脉,虽然邪得出乎常理,但这还不是完全为了我么?她用性命来挽留我,我却老是想摆脱她,难怪她要骂我寡情薄义:”

    这样一想,尽避金世遗对谷之华情有所锺,但对厉胜男的一片深情,也不能不深深感动!何况他们到底在荒岛上相处了三年,平日朝夕相对,也许还不觉得什么,若要骤然分手,金世遗也觉得不忍于心。

    厉胜男的眼泪软化了金世遗的心肠,他不知不觉的轻轻握起她的手来,替她拭了泪珠,毅然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岂能反悔!你放心,无论如何,我总要助你报了血海深仇!”

    厉胜男收了泪珠,嫣然一笑,仰着险问道:“若果我十年报不了仇?”金世遗道:“我就十年不离开你!”厉胜男道:“若果我一生报不了仇?”金世遗道:“我就一生不离开你!”厉胜男道:

    “嗯,这不是太拖累了你吗?呀,世遗,你待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说着,说着,眼泪又滴了下来。这几句话说得无限温柔,金世遗不觉心头一汤,忽地谷之华的影子似是在厉胜男的泪光中浮现出来,金世遗脸上发烧,但觉一片茫然,心头颤栗,轻轻的放开了厉胜男的手。

    厉胜男道:“我不只是一个仇人,还有一个,也许比孟神通更为难惹。”金世遗道:“我怎么末听你说过?”厉胜男道:“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于是将金世遗走后,西门牧野和那班黄衣人到来,捣毁了邙山大会的情形说了一遍,当然也连带说了西门牧野的来历,以及他与厉家的冤仇。

    金世遗道:“怪不得孟神通负伤而逃,原来不是败在金光大师之手。”心中想道:“西门牧野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他手下的十三个黄衣人个个本领非凡,确实比对付孟神通更为麻烦。”但仍然说道:“不管你有多少仇人,如何难惹,总之,不待你大仇尽雪,我决不离开你便是!”

    厉胜男一揖到地,道:“我今生看来已是无法报恩,他生变牛变马,也要报你的大恩大德!”

    她这话语意双关,即是说她本来要以身相许,报此大恩,但金世遗既然锺情别人,这恩德今生已是不能相报。金世遗连忙将她扶起,对她的话意佯作不知,轻声说道:“你你要这么说,我以前受了孟神通的伤,还不是你医好的么?好啦,你现在重伤方愈,不可胡思乱想,就在这山洞好好歇一宵吧。咦.你怎的多了一把宝剑?”

    厉胜男刚才作揖之时,长剑触地,铿然作响,金世遗才注意到这不是乔北溟所留下的那把剑。但见宝光隐隐透过剑销,大非凡品,更奇怪的是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金世遗大为诧异,所以将她扶起之后,便立刻问她。

    厉胜男笑道:“这是你好朋友的传家之宝物,你就不认得了么?”金世遗仔细一着,笑起来道:“原来是唐经天的游龙剑,怪不得似曾相识。你这个玩笑也未免开得太大了:”唐经天亚舌门正派之后,性格是飘逸之中又带着端庄,与金世遗野马不羁的性格大不相同,更兼以前为着冰川天女的缘故,所以金世遗一向不大欢喜他,心中想道:“唐经天这臭小子,让他受一下折辱也好。只是这么一来,却难免又要多惹麻烦了!”

    要知游龙剑乃是天山派的镇山之宝,唐晓澜又是被公认为武林第一的人物,失掉此剑,对天山派乃是极大的耻辱,不论唐晓澜如何旷达,若然知道此事,也定然要追究的。这种事情,照武林的规矩来说,绝不能一笑置之。所以金世遗才觉得她开的玩笑太过份。

    厉胜男却是丝毫不以为意,说道:“我才不是开玩笑呢!你忘记了我的祖先是乔祖师的弟子,而我自己又曾向乔祖师的遗体磕过头,答应恪遵他的遗训,做他的隔世传人么?乔祖师的遗训,其中有一条是,要得他武功秘笈的人,为他报当年败在张丹枫剑底之辱,要是张丹枫已死,金世遗笑道:“乔北溟写这遗嘱的时候,最少距今已有二百余年。他大约料想不到,在咱们就找他的后代传人,总之要大大挫败他们,才不负乔祖师在荒岛苦练武功的原意。”

    发现他武功秘笈之时,不但张丹枫的坟墓早已湮没无存,连张丹枫的后人也无从查考了吧?”

    厉胜男道:“不然,张丹枫的后人虽已无从查考,但据我所知,天山派的开山始祖霍天都却是得到张丹枫指点的,也算得是张丹枫的半个传人。我今天取了唐经天的游龙剑,只是稍稍替乔祖师出了当年一口冤气,还不能算了,不过,我目前大仇末报,无瑕上天山去找他们的晦气罢了!”世遗吃了一惊,想不到厉胜男竟把乔北溟的遗训如此当真,只听得厉胜男又柔声说道:

    “世遗,你也是受了乔祖师的恩惠的人,要是你助我报了仇,取回那下半部武功秘笈,咱们都可以拣到天下无敌的地步,那时不但要叫天山派臣服,也要天下各宗各派都认识乔祖师的无上武功,同咱们低首。这才不负乔祖师在荒岛的苦修,和我厉家二百年来所受的委屈!”

    金世遗苦笑道:“依你所言,咱们岂不是以暴易暴,杀了一个孟神通,却多了两个孟神通?”

    厉胜男道:“孟神通残杀无辜,这才引起武林公愤,咱们练好了乔祖师的全部武功秘笈之后,却可以不杀一人,便令各家各派,心服口服!不满你说,在火山岛这几年,我日夜思量的,就是回到中土之后,如何为我厉家一雪沉冤,如何为我厉家重光门户。要怎样才能令到武林臣服,我早已有了周详的计划了。”金世遗做梦地想不到厉胜男有此野心,呆了一呆,缓缓说道:“什么计划,我倒想听听。”

    厉胜男眉飞色舞的说道:“比如说,咱们可以在剑法上打败唐晓澜,在内功上战胜痛禅上人和金光大师,如此一来,天下还有何人敢与咱们争锋?”

    金世遗笑道:“你也太小看武林人士了,我早年虽然走出了各的魔头,却也知道武林中讲究的是以德服人,岂能使恃武力?”

    厉胜男道:“刚才所说的不过是计划的一部份,一时间也说不了这许多,总之,只要你肯依我所言,我自有手段,可以做到不杀一人,而令天下武学之士,甘心诚服!”

    金世遗心道:“不管用什么手段,也只是与孟神通在程度上不同而已。具有这样的野心,总之是要令到武林永无宁日。”

    只听得厉胜男继续说道:“自从乔祖师逃亡海外之后,二百年来,我厉家消声匿迹,不敢冉在江湖露面。所以我家世世代代,都要找寻乔祖师的武功秘笈,为的就是要扬眉吐气,重振家声:如今厉家只誊我一个人,我岂可辜负历代祖先的期望!”

    金世遗从未害怕过什么,听了她此番说话,也禁不住心头颤栗,暗自想道:“她自幼承受这般家教,怪不得有如此念头!”他知道厉胜男的性格执物之极,心里想做的事情,不管用什么手段,纪要一定做到。一时之问,实是难以打消她的念头,只好说道:“这等大事情,咱们以后慢慢商量,你重伤方愈,不可过度兴奋,还是早些歇息的好。”

    厉胜另软硬兼施,留住了金世遗之后,满怀自信,以为金世遗从此定然对她言听计从,此际听金世遗如此说法,虽然有些不满,但金世遗也没有反驳她,她心想只要金世遗不离开她,总有办法令他俯首贴耳,而且她也实在心力交疲,需要歇息了,便不再言语,抱着满怀希望,沉沉睡去。

    金世遗守护在她的身边,思如潮涌,不知怎的,竟感到寒意直透心头!月光从山洞上方的缝隙照进来,厉胜男睡得正酣,樱唇半炖,微现笑容,可以想像她正在做着得意的美梦,睡美人本就分外娇媚,月光下沉睡的厉胜男笑魇如花,显得更动人了。

    金世遗这三年来不知曾见过多少次厉胜男的睡容,从无一次有今晚见到的这样可爱,但他对着这样娇媚的睡美人,却又隐隐感到恐惧,这种恐惧之感已经不是今晚才有的了,三年来每当他与厉胜男单烛相对的时候,总会感到莫名的恐惧,但这种感觉,却又川今晚最为厉害,令他的目光几乎不敢再去接触厉胜男那梦中的笑容!“自从认识它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纠缠着我,像我的影子一样,令我怎样也摆脱不开。她对我是真情恋慕还是别有用心?要我助她取到乔北溟的武功秘笈,助她练成秘笈上的上乘武功,再助她重振家声,称雄天下?”

    金世遗思如潮涌,又不自禁的看了她一眼,她衣里上还有点点斑斑的血迹,那是她自行震裂经脉之后,所咯出来的鲜血,金世遗不禁又是一阵颤栗,恐惧之中也有几分感动,是啊,即算她别有用心,但却也不能否认,她对自己确是真情一片。

    外面的月亮似是突然被乌云遮着,山洞里漆黑一片,金世遗忽地有一个奇异的感觉,感到自己是被厉胜男拖着,坠向那无底的黑暗的深渊!这利那间,他不自禁的想起了谷之华来,这两个同样美艳如花的少女却是多末的不同呵!谷之华像是清早的朝阳,即算在她最伤心失意的时候,从它的身上,也令人感到一种向上的希望!感到善良、感到正义、感到宽和!从属胜男的身上,他只感到偏窄、邪恶和野心!“谷之华今日遭遇了这么多的折磨,现在不知在哪里伤心暗泣?呀,难道我这一生就要一直伴着厉胜男,和她一同坠向黑暗的深渊?”金世遗想到这里,忽地把心一横,跨过了厉胜男的身子,轨想悄悄的离开她。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月光又照了进来,厉胜男忽地转了个身,她脸上的徵笑不见了,敢情是在梦中碰到了不如意的事?樱唇紧闭,似是带着几分幽怨,一片哀愁。

    金世遗停下了脚步,心中在自己责备自己:“我说过的话怎能不算?她身负血海深仇,孤苦伶仃,我能忍心让她被孟神通所害而不管吗?呀,我也未免把地想得太过邪恶了,她纵有几分邪气,也是因为自幼承受那般家教,总得假以时日,才能改变过来。我不理她,她岂不是更要走到邪路上去?”就这样金世遗欲行远止,一夜无眠,和衣坐在厉胜男的身边,直到天亮!正是:

    情孽牵连难自解,几回欲去又还留。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