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九章 暗室除奸惊辣手 冒名求禄显神功

    那管家弟于忙问道:“师父,怎么?”云中现道:“这个时候,她们应该将冰糖燕窝端来了,却怎的不见人来?待我亲自看去。”管家弟子大为奇怪,说道:“这点小事,何须劳动你老人家,待弟子去叫她们端来便是。”云中现道:“这些了环大都好吃懒做,这次我要亲自教训她们!”

    那弟子正在心里疑惑:师父不陪贵客,却去教训丫环,这岂非太过不近人情?心念末已,忽听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笑道:“燕窝端来啦!”与此同时,嫂嫂连声,云中现约两枚透骨钉也发了出去口这个自称是来送燕窝的丫环当然是厉胜男了。

    那两枚透骨钉射出,立即便听得“哎哟”一声,有一个人倒在地上,正是那个三柳庄的庄主柳三春。

    这一手却是金世遗和他们开的玩笑,金世遗施展“四两拨千斤”的借刀功夫,只发出了两枚梅花针,便把云中现的透骨钉拨转了方向,分打柳二春和万应常二人,万应常武功较好,只被透骨钉擦破了头皮,柳二春则被透骨钉打中了腿弯的“环跳穴”。

    厉胜男笑道:“这个燕窝的滋味不好尝啊!”反手一掌,“咄”的一声,打了云中现一记耳光。

    跟着施展小擒拿手法,抓他的琵琶骨。不料这一抓却竟然落空,原来云中现的本领虽然还不及厉胜男,但亦非易与之辈,他被厉胜男出其不意的打了一记耳光,心中大愤,趁着厉胜男变换擒拿手法的这一刹那,立即拔出刀来,展开了一派拚命的刀法。

    金世遗笑道:“老朋友。还认得我么?”万应常一听这个声音,吓得魂飞魄散,叫道:

    “你,你,你……哎呀,毒手疯丐!”金世遗道:“不错,我就是往日的毒手疯丐金世遗。你想要饶命,乖乖的给我站住!”万应常如奉圣旨,果然动也不敢一动。那个管家未知厉害,还想夺门逃里,脚步刚动,便给金世遗一把抓了回来。

    金世遗大马金刀的坐下来,笑道:“待我看看云庄主的游龙刀法。一、二、三、四……”

    数到第十七招,只听得“当”的一声,云中现的单刀坠地,厉胜男信手点了他的麻穴。本来以云中现的武功,还可以应付十来招的,只因听到了金世遗的名字,也吓得软了。

    厉胜男笑道:“若然依照你的规矩,他龙抵敌到第十七招,我也应该饶他的了。可是我平生最恨假冒为善之辈,我偏偏就不饶他!”

    柳三春爬了起来,直打移咦,同金世遗哀求道:“金、金大侠,你、你老人家以前答应过,不、不杀我的。”金世遗点点头道:“不错,那年我本就只是存心试试你的功夫,并非要取你的性命。”万应常也急忙说道:“金大侠,你也答应过我的。”

    金世遗哈哈笑道:“难得你们都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可是,有一点你们却记不得了,那时你们的恶迹未曾昭彰,我是把你们看作武林同道,才找你们切磋的,当然不会杀了你们。

    是这样护的吗?”万应常忙道:“不错,在下场子的时候,你老人家是这样讲的,要不然我也不敢跟你老过招了。”

    金世遗笑容一敛,冷冷说道:“现在你们要助约为虐,诛绝武林同道,天理难容,我金某可要替天行道了!”

    云中现连忙嚷道:“我本来就不想去,都是他们悠惠我的,你老人家刚才一定听到了……你饶我一命,我愿意尽散家财!”最后这一句话,大约是因为厉胜男骂他“假冒为善”,他才这样说来。

    自柳万二人登时也叫嚷起来,一面互相推诿,一面发誓痛改前非,但求金世遗饶恕,他们便从此退出武林,不敢再惹闲事。

    金世遗笑道:“都不要吵了,你们要我饶命,可得依我一件事情。”这三个人如奉皇恩,立即同声叫道:“依得,依得!”

    金世遗道:“你们所说的那司空大人是谁?”云中现道:“是御林军统领司空化。”金世遗道:

    “好,这里有现成的笔墨,你们每人都给我写、写……

    厉胜男忽然抢着说道:“给我写一首唐诗!”

    金世遗怔了一怔,厉胜男眉毛一扬,通:“你交给我管,管保你错不了。”金世遗和她相处已久,见她这眉目神情,已知道她完全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但他对于厉胜男何以要啡这三个人写唐诗,却还没有明白。

    云中现道:“写哪一首?”

    厉胜男作状想了一想,道:“写一首不太短也不太长的。好,就写老仕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吧。”

    柳二春与万应当神色尴尬,摄儒说道:“我、我、我没有读过。”云中现却得意洋洋的说追:

    “成,我马上就写,书法不好,远望姑娘包涵。”原来柳、万二人乃是草包,这云中现却是个附庸风雅的缮绅,熟读唐诗,杜甫这首名诗,他前两天还写过一幅中堂,送给一个得意的弟子。

    厉胜男道:“好,你们两个没有念过这首诗,跟他一个字一个字写,我不管什么书法,给我好好的用心写吧:”云中现铺平了纸,提笔便写:“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曜如翠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骏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金世遗跟着朗声吟诵,击节赞道:“好诗,好诗!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样神妙约剑术,当真是千载之后,读之尚使人向往!胜男,你选这首诗真有意思,待你学成了剑法之后,当可以和公孙大娘的弟子比美了。”

    柳三春与万应常满头大汗,一个字一个字的跟着云中现写,不敢落后,待到云中现收笔,不过片刻,他们也跟着写完了。

    云中现着他们所写的字体,歪歪斜斜,有如孩子描红,大为得意,争着把自己所写的呈上给厉胜男,恭恭敬敬的说道:“姑娘,你是会家,请你评阅。”

    厉胜男笑道:“好,好,写得很好!”第三个“好”字刚刚出口,云中现正在笑容满面,厉胜男撬地伸指一点,对准他的喉头狠狠一戳,云中现做梦也想不到厉胜男突然施展杀手,闷哼一声,喉头被戳穿一孔,血如泉涌,登时倒毙。

    万柳二人吓得呆了,“饶命”二字尚在舌尖打滚,末曾说得出来,说时运,那时快,厉胜男又已依法泡制,用重手法点了他们的死穴。

    厉胜男出手如电,即使金世遗也没料到她要杀人,待要阻止,已来不及。金世遗怒道:

    “胜男,你怎的如此狠毒,我答应饶了他们的性命的!”

    厉胜男笑道:“是你答应的,我可没有答应啊!”云中现那弟子想要逃走,双倒却不听使唤,吓得软了。厉胜男道:“我已杀了三人,不能再留这个活口!”扬手一柄飞锥,又取了那管家弟子的性命!

    金世遗一把抓着厉胜男的手腕,喝道:“你再胡乱杀人,我把你的武功废了!”

    厉胜男笑道:“大英雄大侠客,你捏得我这样痛,你放不放手?你不放手,以后我再也不理你!这四个人我是不得不杀,你当我是欢喜杀人的么?”

    金世遗不由自已的放松手指,说道:“这几个人虽然行事卑劣,但究竟罪不至死,你为何要杀他们?有甚道理?”

    厉胜男淡淡说道:“枉你在江湖上混了这许多年,还有人把你当作大魔头呢。哼,哼,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得。你给我好好的坐下来,待我说给你听。”

    在厉胜男的娇啧之下,金世遗的怒火再也发不起来,只好依言坐下,听她说话。

    厉胜男璞啼一笑,说道:“可惜没有镜子,让你看看你刚才那副凶霸霸的样子,真像可以把人吃掉似的。”

    金世遗道:“你赶快说,要是说不出道理,我还会把你吃掉的。”说到“吃掉”这两个字,他也禁不住笑了。心想:“你才真是想“吃掉”我呢!”

    厉胜男道:“你本来想要那三个老家伙给你写信给司空化的,是不是?”

    金世遗道:“不错,我是想叫他们写封引荐书,咱们可以冒充是他们的门人弟子,拿了引荐书去见御林军统领司空化。”

    厉胜男笑道:“难为你想得出这样的妙计,但你敢担保他们就能守口如瓶吗?”

    金世遗道:“我可以点了他们的哑穴,让他们过了七天之后,才能说话。”

    厉胜男道:“他们能够给你写信,难道就不能写在纸上,将这秘密传出去吗?”

    金世遗道:“他们已给我吓破了胆子,料想不敢漏。”

    厉胜男道:“这几个家伙都是老奸巨猾,常言道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还是把他们杀了,最为安全可靠:”厉胜男的顾虑,金世遗不是没有想到,要是在早几年,他也会将他们杀掉:但自从他结识了冰川天女、李沁梅、谷之华这些人之后,性情已在逐渐转变,所以才宁愿冒一些危险,保留那三个家伙的性命。

    但现在厉胜男这番说话,却教他无法反驳,虽然他仍是觉得厉胜男行事太邪,但也只好默不作声了。

    厉胜男又笑道:“人人都认为你是江湖上的大行家,在我看来,却还欠老练。你想叫他们给你写引荐书,这事就大大欠妥,好在我灵机一动,临时改过来,叫他们改写一首唐诗。”

    金世遗恍然大悟,说道:“敢情你是怕他们故意不用平日的笔迹,或者是在辞句中弄鬼么?”

    厉胜男道:“不错,你还算聪明,马上就猜到我的用意了。现在我可以照他们的笔迹,喜欢写什么就写什么。嗯,云中现这老家伙虽然武功最好,但住处却也是距京城最近,只怕京城里有不少熟人。咱们还是冒充柳、万二人的弟子吧。”

    她提起笔来,模仿那两人的笔迹,各写一封,果然十分相似。金世遗看了,既是欢喜,又是害怕。心中想到:“以她的聪明,假如误入邪途,只怕比孟神通为害更大!”

    万胜男将两对假荐书摺,递一封给金世遗道:“我最讨厌那个柳三春,由你去冒充他的弟子。”金世遗笑道:“那马脸无常却是从来不收女弟子的,你要冒充他的弟子,准得露出马脚。”

    厉胜男道:“我早就想好了,你看我这头发,不是正好改装吗?”

    云家的人,都尚在昏迷末醒,厉胜男进入室内,从容搜索,找到了一套合身的男子衣里,她的头发,早已给冯瑛削去一半,索性找了一把剪刀,对着镜子,将头发剪短修平,戴上帽子,问金世遗道:“你看冒充得过去吗?”

    金世遗笑道:“太俊俏了,马脸无常的门下,不应有这样的美男子。待我再给你改容吧,”改装易容是金世遗的拿手好戏,他秘制的易容丹与甘凤池这一派所传的有异曲同工之妙,当下将厉胜男打扮一番,在她面上又添了两颗粗大的黑疤,看起来除了身材较矮之外,已有了几分似江湖上的粗豪人物。厉胜男对镜笑道:“好,虽然是丑了一些,但即算与西门牧野对面,他也末必认得我了。”

    金世遗自己也改容易貌,黏上了两撇小子,扮得像一个老成持重的掌门弟子模样。厉胜男笑道:“想不到咱们要做那两个老家伙的弟子,我取了他们的性命,也总算对得起他们了!”

    厉胜男将那个被云中现买来的村女送了回去,送了她十两纹银,叫她和父亲逃到他处谋生,处理完毕,刚好天亮。两人便即上路,赶往京都。

    厉胜男笑道:“这还是我平生做的第一件好事,心里畅快得很。”金世遗道:“所以说,侠义心畅,本来是人人皆有的,只要不迷失本性,谁都可以做个好人。”厉胜男笑道:“你真是变得越来越迂腐了,我看你简直可以改行做教书先生了。不过,你也许料想下到,你猜猜我为什么要做这件好事?”金世遗道:“怎么?”厉胜男格格笑道:“那是为了要讨你的欢喜啊!”金世遗心头一沉,厉胜男的动机他确是料想不到,但随即想道:“她能为我做好事,那也是好的。何况她并不掩饰,可见还并非无可救药。只是,我今后只怕更不能离开她了。”

    三天之后,两人到了北京,司空化是御林军统领,住处自然容易打听,两人便持了假荐书,冒充柳三春与万应常的弟子,前往求见。

    司空化正在演武扬上,督促他的手下军官练武,一见只是柳三春和万应当的弟子前来,心里极不高兴,看了书信,淡淡说道:“你们的师父都有了身家,要在家中享福,怪不得连我也请不到他们。哈,他们享福,却累你们辛苦了。先下去歇歇吧。要是你们愿意在这里当差的话,明天你们去见王副将,看看还有什么空缺,可以给你们补上两个名额。”指一指带他们进来的那个管家道:“你好好招呼他们,明天再带他们去见王副将。”

    听这语气,司空化对他们简直是毫不重视,非但不亲自招呼,连分配差事也只是叫管家带他们去见御林军的一个副将,想来最多也不过是让他们当值下级官佐罢了。

    金世遗和厉胜男都不转身,厉胜男笑了一笑,说道:“我们并不是为了求差事来的。”

    司空化越发不悦,冷冷说道:“对啦,你们的师父都是富豪,想来你们也是富家子弟,当然不会在乎差事。好吧,你们要是不愿当差,马上回去也行。”

    厉胜男道:“不是这个意思,大人错怪了我的师父了。”司空化道:“怎么?莫非他不肯来京,里面还另有原因么?”

    厉胜男道:“师父差遣我来的时候,曾经对我说道:“司空大人看得起我,我本来应该亲自上京,为他效力。只是我现在已有了年纪,对付一般的江湖宵小,司空大人用不着我,若是对付一流高手,唉,又只怕我已力不从心。看来还是你给我去一趟更好。你已尽得我的功夫,又正当年少,你去呢,比我胜得多了。”哎,这是我师父关上了门,称赞自己徒弟的说话,本不应该对外人说的。但大人既然对我的师父有所误会,我也只好厚着颜面向大人说了。师父他老人家实在不是为了爱惜身家性命才差遣我来代替他的。”

    司空化道:“哦,原来你的师父是这样说的。那么你的师父又说些什么?”后面这句话是面向金世遗问的。

    金世遗道:“家师吩咐我道:你此去为司空大人效力,也就是为皇上勃力,须得忠心耿耿,不可计较职位。皇上现在下了决心,要剪除所有正邪各派中不肯归顺朝廷的武林人物,你此去势必要碰到许多强敌,必须摸清楚江湖中成名人物的底子,方能知所趋避。当时我就问,碰到哪些人是我应当避忌的,我师父屈指一数,说道:若是碰到天山派的掌门唐晓澜、少林寺的主持痛禅上人、峨嵋派的金光大师和现在最负盛名的大魔头孟神通这四个人,你就不可贪功。对付其他的人嘛,想来你还不会坠了师门的面子。”

    金世遗是个老江湖,这番说话比厉胜男说得更为巧妙,他一点也没有讲师父怎样称赞他,但口气却大到了极点。意思就是说除了唐晓澜、痛禅上人、金光大师和孟神通这四个人之外,其他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司空化大吃一惊,心中想道:“柳三春和万应当我未曾见过他们的功夫,但多少也知道一点底细,怎的敢如此自负不凡?竟似乎认为自己的门下弟子,都可以胜过各派宗师?莫非是两个少年故件大言,虚造说话,想骗得我的重用。”他哪里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当年武林人物闻名胆丧的“毒手疯丐”金世遗?而以金世遗现在的武功而论,他说这番话还算是谦虚了的。

    厉胜男道:“话已禀明,晚辈告退。”司空化道:“且慢,且慢!”金世遗道:“大人有何吩咐?”司空化道:“失敬,失敬:原来两位是这样了得的年少英雄!刚才多有怠慢,请两位不要见怪。”伸出手来,便与金世遗一握,表示亲热。

    金世遗却也不知道司空化的来历,心中想道:“我当年打遍大江南北,从未曾听人说过同化这个名字,不知他凭什么当上了御林军统领?”两人都存心试对力的功夫,司空化暗运先天太乙神功,一股美中常刚的内劲,从掌心吐出,金世遗心道:“瞧他不出,原来是道家全真派的正宗内功。奇怪,全真派对俗家弟子,从不肯付以真传,难道他本是道士,后来还了俗的?以他的功力而论,虽还不及当世的几位武学大师,大约也不在全真派第一高手陵霄子之下了。”

    司空化将先天太乙神功渐渐从三分加到九分,奇怪得很,在用三分神功的时候,对方毫无反应,如到了九分,对方仍是毫无反应,神功发出,竟似将重物投入大海之中一般,迅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仍然测不出大海的深浅。司空化惊疑不定,不敢使满十分,急忙松手。其实这还是金世遗不敢太过炫露,故意适应对方所用的功力,敌强则强,敌弱则弱,要不然司空化已经要大吃苦头。

    跟着司空化又与厉胜男握手,这一次司空化有了戒心,一下子就用到了八九成的功力,厉胜男还没有练到金世遗那等上乘内功,只好与他硬拚,两人的功力在伯仲之间,厉胜男眉头一皱,暗运修罗阴煞功,将劲力从中指上透出去,司空化忽觉虎口好似被人用绣花针刺了一下似的,虽然不痛,但却感到一丝极为阴冷之气,劲力登时松散,连忙缩手,赞道:“这位兄弟真好功夫!”

    司空化好生疑惑,心里想道:“万应常是黑虎拳的掌门人,练的是件家功夫,这人的内力却怎的如此深沉,用来破解我太乙神功的手法又如此怪异,分明是一种邪门的阴柔内功,难道万应常藏了这手绝招,一直秘不外传?或者是这个人冒称他的弟子?”要知司空化虽然贝多识广,也知道孟神通有一种“修罗隐煞功”,但他却从未碰过孟神通,并不知道“修罗阴煞功”到底如何,而万胜男又聪明得很,她以“修罗阴煞功”从中指发出,变成了一种阴毒的点穴功夫,并不像以掌发出那样会卷起一股寒驭,威力也不惊人,所以司空化怎样也猜想不到。而金世这所用的最上乘内功,他更是丝毫不懂了。只觉得这两个人满透着怪异。

    司空化心有所疑,连忙将金厉二人留住,却对旁边一个老武师问道:“南宫老师,你以前不是和万应当切磋过武功的么?”

    那老武师名叫南宫乙,和司空化的师父同一班辈,武功极高,司空化请他来做御林军的教头,他刚才听得厉胜男夸夸其谈,早已心有不满,当下便即答道:“不错,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万老大将它的黑虎拳演给我着,我说这套黑虎拳虽然刚劲非凡,但内中却颇有破绽,他不相信,遂和我拆招,拆到了第三十三招,他使出最刚猛的一招“黑虎偷心”,被我用阴手阳掌制住了它的桥手,他这才服了。经过了二十年,不知他这套拳法的破绽已经弥补了没有?”

    厉胜男道:“家师也曾提过这件事情,他说并不是本门的拳法有破绽,而是他那时侯,临敌的经验尚未丰富之故,当南宫老师用阴手阳拿来制他的桥手的时候,他应该用另外一招,那么吃亏的恐怕是南宫老师了。”

    南宫乙勃然色变,道:“尊师是这样说吗?这倒要请教了!李兄已尽得令师真传,不如咱们就下场一试如何?看看是黑虎掌中哪一招可以令我吃亏?”厉胜男和金世遗都化了一个假名,将本来的姓名去了一字,其他两字用谐音,厉胜男改名李胜,金世遗改名甘惠,所以南宫乙称厉胜男为“李兄”。

    厉胜男故意说道:“南宫老师是我长辈,弟子怎敢冒犯?”故作谦虚,实是藐视,南宫乙黑起了脸,冷冷说道:“学无前后,连者为师,李兄既已青出于蓝,那又何须客气?切磋武功,纵有误伤,我也决不能怪责李兄,李兄尽可抛开顾虑,施展绝招!”

    演武扬中的军官连忙让出场子,心中均在想道:“这个小子真是狂妄得可以,大言不惭,居然要与南宫乙比武,连自己的师傅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这岂不是以卵击石么?”

    按说厉胜男是以卑抗尊,以弱敌强,必须谨慎从事,最少也得立好门户,她却只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一站,便即笑道:“家师虽然指点了我的诀窍,只怕我还不善于运用,若有不到之处,远望南宫老前辈和各位行家指教。”南宫乙“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师父当日第一招用的是黑虎拳的“请手式”,你不进招,难道是要我老头子先出手么?”

    厉胜男笑道:“第一招只是普通的起手式,我不必更改了。”左掌抚拳,似揖非揖,将到南宫己身前,身形一长,恰似伸了一个懒腰。

    她那几句话明显表示出她不甘心以晚辈之礼相见,意思是说:你既然要迫我进招,反正第一招只是普通的手式,不算占你的便宜,那我就稍为给你一点面子吧。但她这样随随便便的出拳,动作态度,甚不恭敬,其实便已是毫无晚辈的礼貌。

    南宫乙大怒,小道:“你说第一招走普通的起手式,且待我第一招便令你当场出丑。”登时一个穿掌扑了土来,千指如钩,交叉剪到,这正是三十六招大擒拿中最厉害的一招“敬德夺鞭”。厉胜男这里身形一长,双臂刚好凑上,眼看就要给他拿着,双臂纵使不断,也要给他扭弯。

    南宫乙功力非凡,擒拿手使得又老练、又狠辣,手脚起处,全带劲风,厉胜男心中一凛,想道:“果然是有几分本领,倒不可过于轻敌了。”

    南宫乙的指头眼着就要相上对方的手腕关节,厉胜男突然使出“天罗步”的神奇步法,只是那么轻轻的一飘一闪,恰便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滑开,手腕趁势一摆,拳头反朝着南宫乙的臂弯击下,南宫乙大惊,一缩手,只听得“上”的一声,拳掌相交,双方都退了三步,要不是南宫乙缩手得快,他的手臂可能就要先给厉胜男击断了。

    南宫乙“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拳?”厉胜男身形一晃,搜、搜、搜连打三拳,念道:

    “黑虎跳涧,黑虎登山,黑虎夺食。”待到南宫乙拆了她这三招,她颐了一顿,才继续说道:“这三招都是从刚才那黑虎出洞,演化出来的,可是使得不对么?”

    这三招都是黑虎拳中的普通招式,南宫乙自然知道,但他却不认得厉胜男最初所使的那招,心中想道:“或许这是黑虎拳中的秘招,当年万应当对我都未曾使过的。照这小子所说的名称听来,黑虎出洞之后,跟着就是跳涧、登山和觅食,这也合理。”

    转眼间两人已拆了二十多招,南宫乙暗暗纳罕,心里想道:“这小子的拳法并不纯熟,但功力却一竟似胜过他们的师父盛年,这是什么道理?”

    却原来厉胜男的黑虎拳还是从金世遗那儿学来的,金世遗以前曾经和万应当打过一场,在第二十三招把他击败,所以金世这懂得二十三招黑虎拳,厉胜男虽然聪明之极,但只短短几天,当然未能纯熟。而且第一招根本就不是黑虎拳。

    南宫乙的大擒拿手甚为厉害,厉胜男使到了第二十二招,兀自不能取胜,心中一急,忽地叫道:“留神,黑虎偷心来啦!”当胸一拳捣出,南宫乙一招“覆雨翻云”,仍然用当年对付万应常的手法,以阴手阳掌来制厉胜男的桥手,厉胜男不待他的双掌截下,忽地以掌抚拳,欺身直进,“蓬”的一声,击中了南宫乙的胸膛,南宫乙跟跟抢枪的倒退几步,一连打了几个盘旋,这才站稳脚步。厉胜男笑道:“师父说要破你的阴手阳掌,就用起手第一招的“请手式”便衍了,果然不错。南宫老师,你没有受伤吧?”

    众军官见南宫已被她击败,无不骇然。哪知厉胜男表面用的是黑虎拳请手式,实际却是乔北溟秘笈上的功夫,她以天罗步法闪开,黑虎拳中内蕴十天星掌力,卸开南宫乙的内劲,这才能把南宫乙击败的。

    南宫乙虽然有点怀疑,但对方却的的确确是用黑虎拳将他击败,以他的身份,自是不能抵赖,又羞又愤,大声说道:“好,果然是青出于蓝,司空大人,你有了这位年少英雄,不必再用我这个不中用的老头子了!”立即走出大门,司空化要想挽留,已是留他不住。

    司空化未曾较量过万应常的功力,心里想道:“这少年使的既然是黑虎拳法,大约不会是冒充万应当的弟子吧。武功半由勤学,半由天赋,弟子胜过师父的事情也是常有的。再说万应常的名头并非响亮,这少年有如此武功,他即使要冒认别人为师,也不必冒认万应常。”

    这时司空化对金世遗还有点怀疑,他刚才用了九分功力,都未能试出他的深浅,不敢再试,想了一想,忽地将一个御林军军官叫土来。

    这军官复姓呼延,单名一个旭字,是御林军中有数的高手,外家功夫,登峰造极,所练的金刚掌力有开碑裂石之能,司空化将他唤来,问道:“听说你曾经到过例家庄拜见过柳庄王,你们两位应该是认识的了?”呼延旭望了金世遗一眼,金世遗笑道:“呼延将军和令师冀北人魔屠刚前辈同来,那时我入门未久,还够不上陪客的身份,只配在阶下伺候,我倒是认识呼延将军,只怕呼延将军不认得我吧?”

    金世遗早年走南闯北,会通天下名家,熟知武林派系,所记得的武林掌故也最多,所以一听得呼延胆这个名字,便知道他的师门来历,屠刚与柳三春年纪相当,交情颇好,金世遗听司空化用“拜见”两字,便猜想到呼延旭一定是和师父同往的,而且定然没有试过柳三春的功夫。

    这一猜果然猜个正着。

    呼延旭最喜奉承,说道:“不错,我记起来了,倒茶的那个少年弟子,不正是你吗?哈,一晃十年,你也长得这么高大了。”金世遗心里暗笑,说道:“你真好记性。你走了之后,我师父很夸赞你的功夫了得。”

    呼延旭道:“是么?我在他跟前练过一手铁掌碎石的功夫,可惜彼此家数不同,末得蒙地老人家指点。”

    金世遗道:“我师父说屠家的金刚掌是天下最刚猛的掌力,练外家功夫的,当今就要数到他们两师徒了.即算是两家中的好手,也要让他们几分……”呼延旭眉开眼笑,插口说道:

    “过奖,过奖!”哪知金世遗接下去道:“我师父又说,只怕只有咱们的绵掌,才可以克制他的金刚掌力。”呼延旭勃然色变,道:“令师的绵掌功力,想必都传给阁下了。”金世遗道:“逼我不敢说,可惜彼此家数不同,要不然倒想请呼延将军指教指教。家师常说,柔能克刚,大家都练到登峰造极的时候,外家功夫总要稍逊一筹,小弟至今尚未碰过外家的第一流高手,也不知是真是假?”

    原来武林中有个规矩,善意的切磋武功,只限于家数相同的一即内家对内家,外家对外家一,那才能截长补短,彼此有所增益,要是家数不同,那就是“比武”,而非“切磋”了。当年呼延旭只在柳三春面前自己演技,现在金世遗这样说,就是因为这个原故。

    呼延旭气呼呼的道:“甘兄既来投勃,咱们就是同僚,同僚之间,不必拘泥于武林中的规矩,彼此试试何妨?”

    司空化正是要他们二人比试,好从旁窥测金世遗的功力到底如何,金世遗尚在故意推辞,司空化道:“呼延将军说得是,将来你们都要到外面应付敌人,家数不同的自己人先练练,到对付外敌之时,都有好处。”

    司空化又道:“同僚切磋武艺与江湖上的比武不同,谁胜谁败,都不可认真。”他有鉴于刚才南宫乙的负气出走,虽然知道呼延旭性情直爽,且又是自己的下属,败了也不至于像南宫乙那样,但仍然先把说话交代好了。

    金世遗道:“不错,咱们家数不同,本来就不必在招式上观摩。”呼延胆道:“文比也行,你说如何比法?”金世遗道:“你比我见多识广,而且小弟又是新来乍到,岂敢潜越,还是由你划出道儿,小弟总之奉陪便是。”

    呼延旭受他一捧,怒气大减,忙道:“好说,好说,咱们就来玩一套借三还五如何?我让你先打三拳,然后你再让我打回五拳。”他自恃外家功夫登峰造极,谅金世遗打不伤他,轮到他打时,一连五拳,还怕金世遗不求饶的?所以表面上是让人家,其实却是想占便宜。

    金世遗笑道:“这个法子很好,不过我想颠倒过来,而且不是“借三还五”,而是“借五还三,即是说出你先打我五拳,然后我还敬你三拳。我自愿做蚀本的生意。”

    呼延旭心想:“哼,你竟敢这样小觑我的金刚掌力,这是你自讨苦吃,可怪不得我。”便道:

    “甘兄艺高瞻大,既然自愿做蚀本生意,小弟要是推辞,那反而是着不起金兄了。”金世遗道:

    “一点不错,你所说的正是我要说的话。”边说,边以左脚为轴,在地上划了一个圈圈,站在当中,道:“请发招吧!”呼延旭道:“这是什么意思?”金世遗道:“你的金刚掌力以刚猛见称,只要能将我打出这个圈子,就算你赢吧!”这个圈子只比碗口大些,刚容得一个人站在当中。

    呼延旭心头火起,道:“好,金刚拿来了,你就用绵掌化解吧!”所谓“借三还五”实际指的是攻击和还击的次数,用拳用掌,尽皆可以,最严格的一种是不许招架的,现在呼延旭许他用绵掌化解,总还算有一点良心,不想太过占尽便宜。

    呼廷旭双掌一发,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般的直攻过去,只听得“咦嗓”一声,好像有个人被腰斩了似的,众人吃了一惊,看清楚时,却不是人,而是一段木头,原来金世遣将衣袖轻轻一引,呼延旭收势不住,双掌打到插在演武扬中的一根木桩上,把那根极其坚实的柏木桩祈成两段。

    呼延胆大怒,立稳了脚步,一转身,掌持风雷,再朝着金世遗的背心打去,金世遗徵一躬腰,呼延旭又被他用借方打力的功夫抛了起来,这一次双掌却是击中了一尊石鼓,竟然把那石鼓制成四块!

    司空化摇了摇头,正想叫那呼延旭住手。呼延旭一掌击裂石鼓,手腕也给震得疼痛非常,又惊又怒,猛吼一声,蛮牛般的叉同金世遗撞来,双掌平推,将平生功力付之一击。

    只听得“蓬”的一声,呼延旭的双掌正正击中金世遗的背心,金世遗的外衣制成片片,上身微微一晃,但双足仍然踏在圈子当中,未曾移动半步。

    只见呼延旭双手下垂,呆若木鸡,原来他被金世遗以最上乘的内功吸去了他的掌力,现在已是便不出半点动了。

    金世遗道:“你还有两拳,可要再打么?”呼延胆道:“我认输了,你把我打死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他知道武功已废,他也是个硬汉,武功既废,便自愿死去,决不求浇。

    金世遗一笑,拉着他的手道:“呼延将军过谦了,咱们最多是打成平手,怎能说你输呢?”呼延旭只觉一股热力从金世遗的掌心传来,精神气力登时恢复,这才知道武功仍在。

    呼延胆道:“即算依你之约,借五还三,我也应该受你三拳,大丈夫一言既出:永无反悔,毙在你的手下,我也死而无怨。”

    金世遗小道:“这人倒是个可以交一支的朋友。”便笑道:“对啊,依约是借五还三,你只打了三拳,还有两拳,你既不愿再打,我还打做什么?说实话,你的金刚掌力确是武林罕见,再打两拳,我也未必安得起呢!咱们既是同僚,也就不必计较谁输谁赢了。”

    这一战不但呼延旭心服口服,在场的御林军军官,连司空化在内,也无不骇然。司空化心想:“我本是要柳三春和万应当来做我的眼线的。如今他们不来,但他们这两个徒弟却可以大大助我一臂之力,这倒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我也不必苛求了。”

    经过这两场比试,众军官对金厉二人刮目相着,司空化更看重他们,一下子就让他们充任御林军教头之职。

    转瞬过了七天,黄昏时分,金厉二人忽然接到司空化的通知,要和他们同社一个宴会。

    赴会的除了司空化、金世遗、厉胜男之外,还有十八个军官,呼廷旭、白良骥和那个姓韩的都在其内。白韩二人面色焦黄,精神颓丧。金世遗到京之后,还是第一次着见他们,从旁人的谈话中知道他们已回来了三天,想必是那晚饮了厉胜男的一杯毒茶,元气大伤,至今始渐恢复。他们虽曾屡次遭受金世遗的捉弄,但却始终末有见过金世遗的庐山真面,当然不认得他。

    白韩二人受了这次挫折,既是羞惭,又是气愤,在路上恨恨说道:“我们本来已捉到天山派的两个弟子,可恨西门牧野不来接应,只差两天的路程就要到京,想不到竟被他们的掌门人唐晓澜亲自救去了。”司空化安慰他道:“是唐晓澜前来,即算换了是我,也只得眼睁睁的看他将入夺走。你们能够从他的剑下逃出来,这已是十分难得了。你们这次已尽了力量,不能以成败论英雄,功劳簿上,我仍然给你们记上一笔便是。”

    金世遗暗暗好笑,心道:“白页骥将我的账算在唐晓澜头上,居然也有人相信,给他骗了一笔功劳。”其实,司空化何尝相信,只因他世故甚深,为了笼络部下,不便戳穿而已。

    那姓韩的道:“我们吃点亏算不了什么,可恨的是功劳都给西门牧野这一班人占去了。今天晚上,咱们还要给他庆功。这岂不是诚心削咱们的面子么?”司空化道:“正因为皇上要寇总管给他们开庆功宴,你们两位非去不可,有你们两位在场,他就没有办法将功劳夸大。”

    金世遗从他们的谈话中,这才知道今晚是大内总管寇方皋为西门牧野而开的庆功宴。朝廷的武士一向分属两个集团,一个是大内总管寇方皋所率领的宫中侍卫,一个是御林军统领司空化所统车的御林军军官,如今又添上了西门牧野这一班人,三个集团,彼此争功邀宠。裔方皋为西门牧野开宴庆功。实非心愿,只是迫于皇命而已。

    从他们的谈话中,金世遗又知道西门牧野这班人,直延搁到昨天才回至京城,金世遗不禁起了怀疑,心中想道:“他们若是在邙山大会之后,便即回京,应该比我们先到才是。这中间的十多天,他们到哪里去了?”

    宴会设在团城离宫内的大横听,“团城”紧连着皇宫,是紫禁城的外城,金代在皇宫外修建北海御苑之时,将挖海的泥土堆成一座小山,称为团城,至清代修成了一座离宫。因为地势较高,可以拱卫宫廷,干隆帝遂将这座离宫作为大内卫士的住处,好与内廷隔开,而进出亦很方便。

    寇总管的“官邸”也在团城之内。

    金厉等人随司空化进入宴会大厅,只见听中已是武士如云,十分热闹,里面点起几百盏宫灯,照耀得如同白昼。

    西门牧野和寇方皋上前迎接,看见了厉胜男,西门牧野不禁怔了一怔,心想:“这人好生眼熟!”但厉胜男既改装束,且又变容易貌,西门牧野怎也想不到她就是仇人的女儿。

    寒暄既毕,安排席位,司空化当然是陪着寇方皋、西门牧野等人坐在首席,金厉二人则坐在他们的邻席,这是司空化特别着重他们,才请寇方皋这样安排的。

    坐定之后,司空化举起酒杯,向西门牧野祝贺道:“西门先生这番的功劳,真是惊天动地,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想必都已被你捉来了吧?”邙山之战的详情,司空化早已从白良骥口中知道,休说是掌门人,即够份量的武林人物也并无一人受擒,他是因为西门牧野曾在皇帝面前夸下海口,说是要把武林人物一网打尽,才故意这样问他的。

    西门牧野面上一红,说道:“我这次带去的人少了一些,给那几个老家伙跑了。不过也杀了几十个人,另外捉来了十多值比较重要的人。”

    寇方皋笑道:“这次虽然末竟全功,也已令得那些所谓武林英雄、江湖豪杰。心寒胆颤了。

    皇上吩咐说,这次权且由我代皇上搞劳,待了西门先生当真把所有武林人物一网打尽之时,皇上再亲自为西门先生开一个更盛大的养功宴,封西门先生做国师,那时我们都要明光的了,”寇方皋此话似赞实嘲,西门牧野心道:“待我大功告成之日,就是你的大内总管和他的御林军统领这两个位置易位之时,哼,哼,那时的庆功宴只怕没有你们的坐位了。”

    司空化道:“西门先生捉来了些什么奢拦人物,可以说来听听么?”西门牧野道:“我正要将这班俘虏移交给寇总管看管,让他奏明皇上,看看如何处置。人来,献俘!”

    “献俘”本来是大将征战归来,将首脑的俘虏献给皇帝的一个典礼。现在西门牧野不过是捕获了十多值武林人物,皇帝又不在场,本来用不上“献虏”这套,但他为了在寇力皋与司空化面前摆摆威风,当真便似一个得胜回朝的大将军模样。正是:

    骄矜得意夸功日,正是灾星入户时。

    欲知后事如何,请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