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月夜诉情怀 孽缘纠结 荒山斗奇士 剑掌争雄

老人这一掌运足内家功力,一掌劈去,呼呼风响,玉罗刹一掠避过,衣袂风飘,长剑突自半空刺下,老人霍地一个转身,双掌齐出,猝击玉罗刹命门要穴,玉罗刹身形微动,长剑一招“金针度线”反挑上来,那老人似早已料到她要使这一招,抢前一步。玉罗刹剑尖在他肋旁倏然穿过,他双掌合拢,左右一分,霎忽之间,已从“童子拜观音”的招式变成“阴阳双撞掌”,向玉罗刹痛下杀手。那知玉罗刹也似早已料他有此一招,剑把一沉,剑锋反弹,转向老人腋下的“期门穴”刺去,老人脚步不动,身形陡然一缩,避开这招,突然化掌为拳,一招“横身打虎”猛捣出去。玉罗刹拔身一纵,又飞起一丈多高,斜斜向下一落,老人喝道: “小辈接招!”跟踪猛扑,玉罗刹盈盈笑道:“老贼接招?”剑身一横,平削出去,老人只道她使的是达摩剑中的“横江飞渡”,脚踏“坎”位,转进“离”方,反手一掌,就要擒她持剑的手腕,那知玉罗刹一剑削去,方到中途,剑势忽变,正正向着对方所避的方位削来,那老人大吃一惊,幸他武功精湛,变招迅速,从“离”位一旋,左掌骈了中食二指,反点玉罗刹肩后的“凤眼穴”,玉罗刹剑势疾转,以攻对攻,迫得老人又从“离”位避开,两人的攻势都落了空。

玉罗刹与那老人斗抢攻势,一招一式,毫不放松,分寸之闲,互争先手。玉罗刹剑法奇绝,似前忽后,似左忽右,杂有各家剑法,却又无一招雷同。那老人的掌法也极怪异。尽管他出手迅若雷霆,疾如风雨,身法步法却是按着“八门”“五步”丝毫不乱。按:在武学中,“八门”即是指八个方向,根据“八卦”的坎、离.克.震.巽、乾.坤、艮八个方位而来,即四个“正方向”和四个“斜方向”:“五步”是指五个立足的位置,根据“五行”的金,木.水.火.土五个方向而来,即:前进.后退,左顾,“含向左转动意”右盼“含向右转动意”,中定。 ”这“八门”“五步”的进退变化,本是太极派鼻祖张三丰所创,称为“太极十三势”,太极拳讲究的是以柔克刚。这老人的掌法刚劲之极,用的却是“太极十三势”的身法步法,刚柔合用,若非功夫已到化境,万万不能。玉罗刹和他以攻对攻,斗了一百来招,占不到半点便宜,暗暗吃惊,不敢再嬉笑儿戏,面色凝重,专心注敌,把师傅所创的独门剑法,越发使得凌厉无前!

那老人斗了一百来招,也是占不到丝毫便宜。玉罗刹剑法之奇,处处令他不得不小心防备。斗到疾处,掌风剑光下,两条人影穿插来往,竟分不出谁是老头,谁是少女!

这老人暗吸一口凉气,真料不到像玉罗刹这样美若天仙的少女,剑法竟然凶狠无比,的确是前所未逢,平生仅见的劲敌。玉罗刹也倒吸一口凉气,料不到这老人掌法如此雄劲,若然 论功力,只怕这老人还在自己之上。

两人斗得鸡解难分,双方都是险招迭见!酣斗中玉罗刹忽闻得山后飘来一声惊叫,竟似是卓一航的声音,心神一汤,剑招稍缓,那老人从“艮”位呼的一掌劈来,玉罗刹刺一招“星横斗转”,那老人掌锋将欲沾衣,眼看就要两败俱伤,忽然跳后两步,叫道:“不要上来!”玉罗刹斜眼一望,在那少女所站的岩石上,又多了一个中年美妇。那老人的话,原来是对这美妇人说的。以玉罗刹武功之高,耳目之灵,竟觉察不出她是何时来的,可见适才的剧斗,是何等猛烈,令玉罗刹也分不出半点心神。

这时玉罗刹对那老人,也已微微有点佩服。心想:高手对阵,必须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自己一碰到旗鼓相当的敌手,就分不出心神,火候究是较逊。那老人喝了一声,翻身再扑,喝道:“咱们再斗!”玉罗刹怒道:“难道怕你不成。枉你武功如此之高,却做下三流小贼,今日不将剑谱还我,誓不与你干休!”刷刷两剑,连环疾刺,老人大怒,一招“排山倒海”迎击,两人又斗在一起。

岩石上,先前与玉罗刹对敌的少女对后来的美妇说道:“珂姨,你打那贼婆娘一下。”美妇道:“阿瑚,你的蝴蝶镖打得比我还好,为何要我献丑?”少女道:“爹爹说过不准我帮手。”美妇悄悄问道:“她说什么剑谱,难道那剑谱是她的吗?”少女变了颜色,凑在她的耳根说道:“快点别说,给爹爹听见,那可要糟!”那美妇人微微一笑,心里说道:“这老不死正在与别人拚命,声音说得再大一点他都听不见。”见少女情急,从怀中掏出三只蝴蝶镖来,笑道:“不说便是,你看我打她!”右手扬空一抖,三只蝴蝶镖发出呜呜怪叫,闪电般的向玉罗刹飞去。

这时玉罗刹与那老人斗得正酣,玉罗刹的剑招越展越快,那老人的掌力也越发越劲。两人正在全神拚斗,暗器忽然侧面袭来。玉罗刹听声辨器,早知晓这三枚蝴蝶镖是上中下三路,分打自己的“气门穴”,“当门穴”和“白海穴”。若按玉罗刹平常的功力,这三枚小小的蝴蝶镖真算不了什么,只要她一举手一没足,就可把来袭的暗器全部打落。可是现在两人拚斗,旗鼓相当,一人功力高强,一人剑法厉害,刚刚拉成平手。正好像天平上的两边砝码刚刚相等一般,只要那一边加上一针一线之微,立刻就要失去平衡状态!

玉罗刹听得暗器飞来,呜呜作响,面色倏变,冷笑说道:“无耻匹夫,妄施暗算!”竟然不避暗器,手中剑一招“极目沧波”旋化“三环套月”,正面刺敌人的“将台穴”,侧面刺“巨骨穴”。你道玉罗刹何以不避暗器。原来玉罗刹心想,要避暗器不难,可是若然分神抵御,以敌手功力之高,乘虚进击,自己必无幸免。不如拚个两败俱伤,死也死得光彩。这两剑凶狠异常,唰唰两剑,果然迫得老人从“艮”位直追到“乾宫”,玉罗刹手底丝毫不缓,挺身进剑,从“三环套月”一变又成“白虹射日”,剑尖直指老人胸口的“玄机穴”,这时三枚蝴蝶镖巳连翩飞来,第一枚迳向着玉罗刹咽喉,眼看着就要碰上!

暗器飞来,不唯玉罗刹变了面色,那老人也涨红了面,听得玉罗刹一骂,更是难堪,肩头一闪,右掌突然扬空一劈,把第一枚蝴蝶镖震得飞落山脚,这一下大出玉罗刹意外,她的剑收势不及,乘隙即入,老人肩头一闪,只避开了正面,嗤的一声,衣袖仍被刺穿,手臂被剑尖划了道口子,鲜血滴出。老人闷闷不响,倒跃出一丈开外,这时第二枚第三枚蝴蝶镖也已到了玉罗刹跟前。

强敌一退,王罗刹长剑一扫,两枚蝴蝶镖全给扫落。那老头跑上山腰,指着美妇厉声斥道:“谁叫你乱放暗器?”美妇人眼波一转,状甚风骚,可是却装成委委屈屈的样子说道:“老爷子,你又没有吩咐我来,阿瑚受了她的欺负,我们又何必对她客气?老爷子,我还不是为了你们父女!”眼圈一红,泪珠欲滴。玉罗刹身形一起,突如大鹤掠空,蓦然飞至。喝道:“原来是你这贼婆娘放的暗器!”右手一扬,三枚银针在阳光下一闪,老头举袖一拂,拂落两枚,第三口银针却刺进了那美妇人的肩头,痛得她“哟哟”叫喊!

那老头喝道:“适才你已见到,她放的暗器与我无关。你这女贼十分无礼,欺我女儿,伤我爱妾,我与你绝不干休!咱们单打独斗,谁也不许邀请帮手,你敢也不敢?”玉罗刹忽然一笑,老人面色倏变,说道:“你现在要斗也行!”他以为玉罗刹是笑他受了剑伤,所以才要约期再斗。其实玉罗刹是笑他作伪,刚才自己所发的三枝银针,以那老头的功力,要全部打落并不难,他却留下一枝,让那美妇人受伤,想是含有惩罚之意。心道:“原来那女人是他的妾侍,怪不得他要隐藏刚才的作伪, 是怪我伤她。”玉罗刹道:“你偷我的剑谱,我也决不与你干休,但今日彼此都疲,再斗也斗不出什么道理,你住在何方,若肯赐知,我必登门请教!”玉罗刹说话缓和了许多,而且并没提那老头受伤之事。

那老头是个成名人物,刚才他的爱妾飞镖相助,几乎令他下不了台。所以虽受剑伤,也不动怒。见玉罗刹一问,想了一想,说道:“好,一月之内,我在.龙门铁家庄等你!”玉罗刹凛然一惊,那老头一手携妾,一手携女,疾忙下山,玉罗刹正想追下去再问,忽听得山腰处卓一航和王照希同声喊道:“练女侠,练姐姐,快来,快来!”叫“练姐姐”的是卓一航,玉罗刹心里甜丝丝的,但又怕他们遭逢凶险,急忙转过山后。

山后乱石,王照希与卓一航身子半蹲,挤在一个石窟之内,玉罗刹奇道:“喂,你们做什么?”卓一航反身跳出,沉声说道:“贞乾道人给害死了!”玉罗刹跳起来道:“什么?贞乾道人给害死了!”上前去看,只见石窟内贞乾道人盘膝而坐,七窍流血,状甚痛楚,玉罗刹伸手去摸,脉息虽断,体尚余温,知他断气未久。卓一航道:“一定是有人觊觎他所带的剑谱,所以把他害死了!”玉罗刹气喘心跳,急忙问道:“你说的是什么剑谱?”卓一航道:“就是你师父所著的剑谱,呜珂大哥托贞乾道长带给天都老人。想不到他身死此地,剑谱也不见了!”玉罗刹怒叫道:“一定是铁老贼干的勾当,我还以为他是前辈英雄,有几分侠义本色,那知他偷了我的剑谱,还害了贞乾道人。”王照希道:“怎见得是他?”玉罗刹道:“贞乾道人武功超卓,不是这个老贼出手,还有谁伤得了他?喂,王照希,你和这老贼是不是老相识,快说!”卓一航问道:“说了这么半天,到底谁是“铁老贼”?”

玉罗刹道:“我虽然出道未满三年,但黑白两道的英雄.也知个大概。山西龙门县的铁飞龙就是西北的一个怪物,是也不是?”王照希道:“他这人介乎正邪两者之问,好事也做,坏事也做,谁要冒犯了他,一定会给他凌辱至死。但他一生自负,未必肯偷别派剑谱。”玉罗刹瞪眼说道:“雉道我还看错,在府衙中的那个是不是他的女儿?”王照希神色尴尬,点头道:“是。”玉罗刹道:“他女儿使的就是我的本门剑法。”王照希睁大眼睛,道:“有这样的事!”玉罗刹冷笑道:“想是你见她美貌,所以回护她了!”王照希吓得退了两步,恭声说道:“这老头和家父相识,我对他的为人,也是得之传闻,并不知道底蕴。”其实王照希与铁家父女有一段过节,本想说出,但见玉罗刹如此动怒, 好把要说的话,吞回腹中。

玉罗刹又道:“适才我还和铁老贼打了半天,我本来不知他是谁人,他临走叫我到龙门铁家庄找他,他真胆大,劫书害命,还敢留下姓名,我非找他算帐不可!”卓一航忽然“啊呀”一声叫了出来。

卓一航道:“我想起来了,这老头是鹰鼻狮口,满嘴络腮短须,相貌丑陋的,是也不是?”玉罗刹道:“你也认得他?”卓一航道:“大约七八年前,他曾找过我的师父比掌,我的师父不肯,叫四师叔和他比试,结果输了一招。事后几个师叔埋怨我师父不肯出手,损了武当声誉。我师父道:对好胜的人,应该让他,我们武当派树大招风,何必要为争口气而招惹 烦。而且,我敢断定他虽嬴了四师弟一招,对我们武当派却反而心悦诚服。四个师叔都问是何道理,我师父笑而不答。后来他才对我说:你的四个师叔也都是好胜之人,所以我不愿对他们说。他赢你四师叔那招,用的是降龙手,这是他雷霆八卦掌中的绝招。他嬴了之后,得意洋洋,和我谈论他这手绝招,自以为天下无人能破。我不作声,送他出门时,故意踏八卦方位,从异位直走乾位再转离方,双手抱拳一揖,手心略向下斜,左右一分,明是送客出门,实是演破降龙手的招式,他是个行家,自然知道。所以出门之后,还回头拱手,叫我包涵。”王照希道:“你师父的度量真好。”玉罗刹冷笑道:“对这样的坏人,我可不肯留情。”

王照希不敢作声,心里暗暗叫苦。原来这铁飞龙膝下无儿, 有一女,名叫铁珊瑚,十分宝贝。铁飞龙好胜任性,人又怪僻,和武林朋友,素少来往,人家也不敢惹他。所以铁珊瑚虽长得甚为美丽,却十八岁了远没婆家。铁飞龙带她在江湖闯汤,也找不到合适之人。王照希辅助父亲,在 北绿林道中,甚有声名。铁飞龙和王照希的父亲王嘉胤本属相识,听得王照希的声名,暗笑自己现钟不打却去 铜,就带了女儿,到延安来找王嘉胤,王嘉胤对这样的风尘异土,当然殷勤款待。父女俩见了王照希都觉得十分合意。席散之后,铁飞龙迳直的就提出了婚事来,王嘉胤十分不好意思,委婉对他说明,自己的儿子和北京武师孟灿的女儿,自幼指腹为媒,请他另选贤婿。那知铁飞龙甚是不通人情,竟然拍案说道:“枉你是绿林道的头儿,怎么和朝廷的鹰犬结为亲家。我的女儿有那点不好?快把那头亲事退了。”王嘉胤知他不可理逾,而且正当图谋大事,又不愿得罪这样的人。 好说道:“就是要退,也得和孟武师说个清楚,路途遥远,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办到。”铁飞龙悻悻然带女儿走开。事情过后,王嘉胤间儿子心意,王照希对铁珊瑚并无好感,不愿退亲另订,但也不愿得罪铁老头子。所以父子商议,遂由王照希急急上京迎亲。想不到到了京师,又发生了盂武师伤死,和误会白敏之事。

王照希心想:玉罗刹正与我家订盟,若然跑去和那铁老怪大动干戈,这笔帐岂不一发算在我家头上?

王照希又想:算在我家帐上也不打紧,但目前正要聚集各路英雄,合力同心,共图义举,何必为这些小事得罪一位武林怪客,况且铁老头子也绝不会是劫书害命之人。他对玉罗刹的感情用事,颇为不满,但玉罗刹要比铁老头子更难对付。王照希 好默然不语。

忙了一夜,打了半天,这时已将近正午时分,玉罗刹等人都是又饥又渴,阳光照进石窟,血腥味甚是难闻。玉罗刹撕下半截衣袖,走进窟中,替贞乾道人慢慢揩乾血迹,血迹淤黑,似是中毒。玉罗刹想道:铁飞龙的武功在贞乾之上,要抢剑谱,似乎不必放毒,细一察看,见他颚骨碎裂,分明是受掌力所伤,再研究受伤之处,骨头微现指印,又分明是一掌打下之后,再五指合拢,用内家手法,伤损他的喉咙。这手法可正是铁飞龙的手法!心中大惑不解!

贞乾道人和卓一航、玉罗刹的师父都是知交,两人挥泪掘穴,将他埋葬。弄好之后,玉罗刹撮土为香,向天拜告,誓为贞乾道人报仇。

三人洗乾血手,掏泉水,送乾粮,下得山来,已有王照希的喽兵来接。白敏也已被救了出来,见了玉罗刹大喜拜谢。卓一航愁眉深锁,玉罗刹道:“卓兄不必担心,令祖的灵衬,我已令人搬到了瓦窑堡,待卓兄到达,就可安排。卓兄的家人,也已由我作主,替卓兄分派银两,将他们遣散了。”卓一航默然不语,心想事已至此,自己回到家必被缉捕,也只好由她如此办理了。

卓一航本不愿随王照希到瓦窑堡,但祖父的遗体待他人土,只好跟去。瓦窑堡离延安城一百五十余里,他们率领马队先行,午夜便已赶到。王嘉胤亲来迎接,见了玉罗刹非常喜欢,互道仰慕之意。王照希将卓一航身份告知,王嘉胤又是一喜,笑道:“卓兄文武双修,这好极了。我们这些乌合之众,正缺少运筹帷幄、策划定计的人才。”卓一航拱了拱手,冷冷说道:“这个缓提。”王嘉胤愕了一愕,王照希低声说道:“卓兄正在重孝之中。”王嘉胤连忙赔罪。叫人取过孝服,给卓一航换了。

卓一航去意匆匆,第二日就将祖父安葬,拜托王照希照顾坟墓。玉罗刹白天与各家寨主会面,忙了一日,但黄昏时分,仍然抽空到卓仲廉新坟致祭。她虽然焚香点烛,陪卓一航叩头,但心中却在暗笑,想不到以前被自己所劫的大官,现在自己却向他叩头。卓一航看她面上并无悲戚之容,心中颇为不满,.怪她惺忪作态。其实他却不知玉罗刹心意,如果玉罗刹不是为他,就是把剑架在她的颈上,她也不会到来跪拜。

晚霞渐收,新月初上,卓一航和玉罗刹并肩缓步,从墓地慢慢走回。玉罗刹靠着卓一航,眼波流转,忽然低掠云鬓,欲言又止。卓一航觉她吹气如兰,心魂一汤,急忙避开。玉罗刹笑道:“你现在还怕我吗?”卓一航道:“我不知你为什么要令别人怕你?”玉罗刹道:“你不知我是母狼所乳大的么?我并没有立心叫人怕我,大约是我野性未除,所以别人就怕我了。”卓一航忽然叹了口气,心想玉罗刹秀外慧中,有如天生美玉,可惜没人带她走入“正途”。玉罗刹问道:“好端端的你为什么叹气?”卓一航道:“以你的绝世武功,何必在绿林中 混?”玉罗刹面色一变,说道:“绿林有什么不好,总比官场乾净得多!”卓一航低头不语,玉罗刹又道:“你今后打算怎样?难道还想当官作 ,像你祖父、父亲一样,替皇帝老儿卖命吗?”卓一航决然说道:“我今生绝不作官,但也不作强盗!”玉罗刹心中气极,若说这话的人不是卓一航,她早已一掌扫去。卓一航缓缓说道:“我是武当门徒,我们的门规是一不许作强盗,二不许作镖师,你难道还不知道?”玉罗刹冷笑道:“你的祖父、父亲难道不是强盗?”卓一航怒道:“他们怎么会是强盗?”玉罗刹道:“当官的是劫贫济富,我们是劫富济贫,都是强盗!但我们这种强盗,比你们那种强盗好得多!”卓一航道:“好,随你说去!但人各有志,亦不必相强!”玉罗刹身躯微颤,伤心已极。卓一航看她眼圈微红,泪珠欲滴,怜惜之心,油然而生,不觉轻轻握她手指,说道:“我们志向虽或不同,但交情永远都在。”玉罗刹凄然问道:“你几时走?”卓一航道:“明天!”玉罗刹叹了口气,再不说话。过了好久,卓一航才归转话题,叫玉罗刹谈江湖的奇闻轶事,而他也谈京华风物,两人像老朋友一样,在月亮下漫步闲谈,虽然大家都不敢揭露心灵深处,但相互之间,也比以前了解许多。这一晚他们直谈到深夜才散。

第二天一早,卓一航向王照希辞行,王照希知他去志甚坚,也不拦阻,当下各道珍重,挥泪而别。

卓一航遭逢大变,满怀凄怆。但家国之事,又不能不理。他想了好久,决意冒险上京,将内奸勾结满洲之事,告诉太子,顺便也替自己伸冤。他此去京师是取道山西,转入河北。行了七八天,已进人山西,这日到了龙门县,一路行来,只见黄水滔滔,两边石壁峭立,形势险峻。卓一航忽然想起铁飞龙父女就在此地。心中不觉一动,游目四顾,路上不见行人。只在河中远处,有几支帆影。卓一航踽踽独行,颇感寂寞,行了一会,转过一个山坳,忽见前面有一村庄。

卓一航心道:莫非这就是“铁家庄”。正在嘀咕,忽闻得有嘻嘻冷笑之声,从身后传来,回头一望,大吃一惊,原来却是云燕平和金千嵌二人。云燕平冷笑道:“喂,你的保镖玉罗刹呢?你这小子若跟定了她,我们奈何不了你。原来你也有单骑独行的时候。”卓一航拔剑出鞘,怒道:“我单人也不怕你。”金千嵌笑道:“好个英雄,你有多少斤两,难道我们不知?别再吹大气啦!”边说边笑,突然呼的一掌劈来“卓一航扭腰一闪,还了一剑,金千嵌身形一起,左拳右掌, 胸切腕,一招两式,同时发出,卓一航霍地一个转身,宝剑一封,从侧翼进袭,金千嵌哈哈大笑,右手二指突然一点剑身,将卓一航宝剑汤开,左拳一扫,又抢进来。卓一航急忙使个“倒踩七星步”,剑随身转,寒光闪处,一招“倒 金钱”,截掌刺腕。这一招来得甚急,金千嵌不敢出指相抵,一个“回身拗步”,双臂箕张,红似朱砂的掌心,蓦地向卓一航搂头罩下。卓一航知他练的是毒砂掌,那敢给他碰着,一领剑锋,刷的从敌人掌风之下掠出,急展七十二手连环剑,运剑如风,叫敌人不敢迫近。

金千嵌掌力雄劲,身法虽不及卓一航轻灵,功力可要比他高得多。而且阴风毒砂掌又险狠阴毒,若非卓一航练过内功,给他掌风扫着,也已难当。两人斗了五七十招,卓一航惭落下风,而云燕平又虎规眈眈,拈着腰带在旁观战。

卓一航情知不是他们对手,边打边想脱身之计,斗到急处,蓦然虚晃一招.向村庄疾跑,云燕平轻功甚高,大喝一声:“往那里逃?”足尖点地,三起三伏,已追到卓一航身后,腰带一挥,就往卓一航身上缠来。卓一航闪了两闪,这时已进了庄内,云燕平的腰带像蟒蛇一样,不离卓一航背心三寸之地,正在危急,道旁的花树丛中,忽然传出女子吃吃的笑声,一把长剪蓦然伸了出来, 一夹就把云燕平的腰带夹断。

花树丛中两个女子先后走出,走在前面的就是那已给玉罗刹用暗器打伤的中年美妇,跟在后面的则是铁飞龙的女儿铁珊瑚。云燕平急忙抱拳作礼,叫道:“九娘,这小子不是好人。”又道:“珊瑚小姐,你好人做到底,那日你既给我们助拳,就请你替我们把他擒下来吧。”铁珊瑚鄙薄一笑,说道:“我干我自己的事,谁给你助拳?”那中年妇人却板起面孔斥道:“我们的老爷子说过不见你们,你们又闯进来作甚?”云燕平道:“我们是追这个小子来的,你老人家不看见么?”中年妇人斥道:“谁菅你这些闲事,我们铁家庄岂是可以随便闯进的。滚,快滚!”云燕平与金千嵌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这中年妇人名叫穆九娘,乃是铁珊瑚的庶母。铁飞龙中年丧偶之后,讨了一个卖解女人,为了尊重前妻,不肯立她做正室。但虽然如此,九娘仍是甚为得宠。这时金千和云燕平面面相觑,论武功,他们虽然比穆九娘要高许多,但没鼠忌器,他们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和铁飞龙的宠妾作对。穆九娘又喝道:“怎么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我叫你们滚你们不滚,难道要惊动老爷子把你们请进去吗!”云燕平忙道:“九娘不要见怪,我们退出宝庄便是。”恨恨的盯了卓一航一眼,和金千嵌跑出村庄。

卓一航也想退出,穆九娘嫣然一笑,招招手道:“你要去那里,你来!”卓一航拢袖一揖,说道:“不敢叨扰宝庄。”穆九娘道:“你这傻小子,这个时候出去,他们两个还没走远呢士你又不是他们的对手,想白送死么?”卓一航面上一红,想想也是道理,只好随她们进入屋内。

穆九娘请卓一航在西面花厅坐下,铁珊瑚送上香荼,忽然问道:“王照希不是和你一道吗!”卓一航道:“没有。”铁珊瑚好似甚为失望,扭腰走出花厅,过了一阵,铁飞龙携着女儿,走了进来。卓一航连忙恭身施礼。铁飞龙问了姓名,忽道:“你是卓仲廉的后人吗?”卓一航站起来道:“是我先祖。”铁飞龙面色不豫,又道:“王照希是你的好朋友?”卓一航道:“也算得是道义之交。”铁飞龙忽然冷笑一声,说道:“王嘉胤也算绿林大豪,怎么老是喜欢沾官近府。”卓一航十分不快,铁飞龙道:“那日和我对敌的那个贼婆娘,也是和你一道的吧?”卓一航虽然自己不满玉罗刹为盗,但听人称她为“贼婆娘”,心中却甚生气。冷冷说道:“铁老英雄既然憎厌官家,又痛骂强盗,是何道理,晚生愿闻其详。”铁飞龙大怒,喝道:“小子无礼!”伸手向卓一航肩头抓来。卓一航沉肩垂肘,往外一挣,只觉肩头如给火绳烙过一样,辣辣作痛。但终于解了那招。铁飞龙面色一变,喝道:“你是紫阳道长的弟子?”卓一航道:“正是家师。”铁飞龙“哦”了一声,卓一航又道:“七八年前,我在武当随侍家师,曾见过铁老前辈。”铁飞龙又“哦”了一声,面色更见缓和,挥挥手道:“你坐下。”

卓一航依言坐下,铁飞龙道:“我和令师曾有一面之缘,我也不愿难为于你。但你可得从实说来,那日和我对敌的女子到底是谁?”卓一航傲然说道:“她就是绿林道中名闻胆落的玉罗刹!”铁飞龙跳了起来,叫道:“哈,原来她就是玉罗刹!我只道绿林中人言过其实,却真有两手功夫。”即问:“你是她的什么人?”卓一航道:“也算得是道义之交。”铁飞龙忽又哈哈大笑。

卓一航莫明所以,铁飞龙笑了一阵,说道:“我正想请玉罗刹和王照希前来,既然你和他们都是道义之交,那好极了,就屈驾在寒舍多住几天,让他们来了再放你走。”卓一航怒道:“老前辈是要绑票吗!”铁飞龙道:“正是!但看你师父面上,我不绑你,你可别妄想逃走!”把卓一航牵出花厅,将他推进一间柴房。顺手把门掩上,说道:“房间不算好,你就委屈点住几天吧。”

卓一航知道这人脾气古怪,被关进柴房,他只好逆来顺受。就盘坐在地下,做起吐纳功夫。到了晚黑,穆九娘给他送饭,笑道:“好用功啊!”卓一航也不理她,把饭三扒两拨吃了。穆九娘在旁看他,忽然杏面飞霞,看了一会,又低下头。自此一连几天,都是穆九娘送饭,饭菜越来越好,不但有山鸡野味,还有黄河鲤鱼。穆九娘每来,都缠七夹八的和卓一航瞎聊,卓一航总是爱理不理。让她自己没趣。一晚穆九娘又来瞎聊,问卓一航道:“人家都说你的师父是天下第一剑客,那么你的剑也一定使得很好了。你给我开开眼界吧。”卓一航纹丝不动,冷冷说道:“我是你们的肉票,怎敢舞刀弄剑?”穆九娘道:“哎哟,你怪我们庄主了!说起来也真是的,你是个官家子弟,怎受得了这等委屈。你想走吗?”卓一航闭口不答。穆九娘又道:“你道我们庄主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原来是为他宝贝的女儿。”卓一航颇感意外,问道:“什么?”心想:一个已难对付,若再缠上一个,如何得了?穆九娘笑道:“珊瑚一心想嫁王照希,王照希却有个未婚妻子。”说到这里,忽然停住,卓一航暗道“不好”,穆九娘续说:“因此把你关在这里。”卓一航急道:“这个与我何干?天下尽多男子……”穆九娘笑得似花枝乱颤,卓一航诧然停语,穆九娘笑了一阵,伸出中食二指,在面皮上一刮,笑道:“不识羞,你当是人家看上你吗?珊瑚要把你关在这里,引王照希来,然后嘛……”说到这里,忽又停止。卓一航松了口气,暗笑自己多疑,穆九娘忽然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也许有人看上你呢!”卓一航盘膝一坐,不理会她。穆九娘甚是无趣,挨上前来,搭讪说道:“你这把剑是师父给你的吧?”卓一航仍然不理,穆九娘忽然伸手在他腰间一抽,把他的窦剑抽了出来。卓一航跳起来道:“你做什么?”穆九娘道:“借给我看看都不成吗?”卓一航待要去抢,穆九娘把剑藏在身后,却把胸脯挺了上来,卓一航急忙后退,正当此际,忽然门外有人冷笑道:“好个无耻贱人!”砰的一声,把门踢开,穆九娘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少女跳了进来,竟然是玉罗刹!

卓一航叫道:“练姐姐!”玉罗刹瞪目不理,面挟寒霜,对穆九娘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哼,真是无耻!”

穆九娘几曾受过这样责骂,又羞又恼,虽然明知不是玉罗刹对手,但火上心头,已难按捺,唰的一剑便向玉罗刹刺来。玉罗刹冷笑一声,还了一剑,顿时把穆九娘的剑封出外门。穆九娘把剑一旋一卷,抽了出来,从窗口一跳而出。

玉罗刹怔了一怔,穆九娘这一招又是她师父所创独门剑法。急忙跟踪跳出,身形一起,呼的从穆九娘头顶飞掠而过,拦在她的前面,把剑往前一刺,再在右一挑,余势未尽,剑锋倏又圈了回来,这是玉罗刹独门剑法中的绝招,对手的功力除非比自己高许多,否则非用本门剑法,无能解拆。穆九娘果然把剑一封,自左至右的反旋回来,再沉剑一压,解了这招,手法虽然并不纯熟,但看过那部剑谱,却是无疑。玉罗刹纵声狂笑,手下更不留情,剑招催快,刷刷两剑,分刺穆九娘两胁穴道。穆九娘虽然偷练过玉罗刹的剑法,但时日甚短,招式都还未熟,如何挡得?顿时给玉罗刹剑透衣裳,两胁穴道,全被刺中,翻身仆倒。

玉罗刹收剑狂笑,正想迫供。铁飞龙已是闻声而出。双眼一扫,暴怒如雷,铁掌一扬,大声喝道:“玉罗刹,你欺我太甚?你登门较技,为何全不依江湖礼节,她与你有什么大不了的冤仇,你要下这等毒手!”玉罗刹冷笑道:“哼,你们一家都是下三流的小贼!”铁飞龙虎吼一声,扬空一掌,倏的打出?主罗刹翻身进剑,冷冷笑道:“你不把剑谱还我,誓不干休!”铁飞龙奋力拆了几招,猛的一掌,将玉罗刹迫退两步,喝道:“胡说八道,什么剑谱?”玉罗刹一剑刺去,又冷笑道:“你现在还装甚么蒜?要不是你偷了我的剑谱,你那宝贝女儿和这个骚狐狸,怎么会使我师父的独门剑法?”铁飞龙大吼一声,双拳一格,把玉罗刹又迫退两步,跳出圈子,喝道:“且慢!待我问个明白。”跳到穆九娘身边,将她扶起,见她胁下流血,又怜又爱。忽见她身边一柄长剑,寒光闪闪,铁飞龙认得是紫阳道人的寒光剑,不用猜度,已知她是自卓一航身上取来。蓦然想起“骚狐狸”三宇,不觉变色。沉声喝道:“你为什么偷别人的宝剑?”玉罗刹噙着冷笑,正想开口,忽见穆九娘全身颤抖,目光中含着无限惧怕,活像平时给自己处死的那班强盗头子一样,蓦然想起卓一航在山洞所说的话,不知怎的,忽然起了一点慈心,话到口边,却又留住。穆九娘见玉罗刹并不答话,松了口气,哽咽说道:“我见她持剑破门而入,我手中没有兵器, 好借卓一航的宝剑一用。”这话说得颇有道理。铁飞龙又喝道:“那么剑谱是不是你偷的?”穆九娘硬着头皮说:“不,不,不是我偷的!”铁飞龙大喝道:“叫珊瑚来!”穆九娘倏然变色。正是:
奇书惹奇祸,玉骨委尘砂。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