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虎帐蛮花疾情缔鸳谱 清秋俪影妙语订心盟

只听得瓦刺兵吹起冲锋号号角,金鼓大鸣,山头上升起了“帅”字大旗,一个番王模样打扮的人,威风凛凛,策马山头扬鞭遥指,这番王正是总揽瓦刺军政大权的太师也先。那被截成无数小股的明兵东奔西窜,瓦刺士兵四面堵截,正在混战之中,忽见东边的一小股明兵,突然在阵上升起一面龙旗,瓦刺兵个个欢呼:“哈,明朝的皇帝在这里了!”

张丹枫气得咬牙切齿,心道:“王振这□真是狼心狗肺,他还怕敌人不知道皇上的所在呢。”这龙旗正是王振升起,有意报给敌人知道的。

明朝的皇帝祈镇被困在土木堡一个昼夜,眼见大军崩溃,一败涂地,不可收拾。正与张风府商议,想法突围,忽见王振面色苍凉,进来报道:“皇上,大事不好,敌军的铁甲兵已冲至帐前,快叫张统领去抵御一阵。”张风府道:“皇上休惊,我今日拼了性命,也要替皇上冲开一条血路。”张风府匆匆出帐,王振忽然奸笑一声,道:“主上,今日之事,除了委屈投降,别无生路,请主上到瓦刺军中讲和。”祈镇大吃一惊道:“爱卿怎出此言?”王振板起面孔喝道:“武士何在?”帐中涌出王振的心腹武士一下子就把皇帝缚了。

张风府方冲出帐外,忽见阵上升起龙旗,始知是王振的奸计,欲待退回帐中,保护皇上,瓦刺兵来得极为迅疾,眨眼之间,已给截断,困在重围。

云蕾热血沸腾,道:“大哥,咱们去杀王振救皇帝。”他们这一队,乃是中军,前面人山人海,纵有宝马,也难冲过。张丹枫苦笑一声,道:“今日之事,不是硬拼可了。咱们且上高地看看。”

只见王振把皇帝缚在马上,亲自手拿白旗,迎风招展,有些忠于皇上的卫士想来解救,却给王振的武士挡住,敌人眼看就要合围奔至。

忽听得霹雳一声大叫,护卫将军樊忠手舞双锤,奋不顾身地飞马冲回,瓦刺与王振的武士前后夹攻,一齐放箭,樊忠双锤只护前心、头盖两处要害部分,其他肩上、背心中了十几枝箭,兀自不倒,旋风般地直冲了入来。王振见他神威凛凛,不觉惊叫道:“樊将军有话好说。”樊忠大喝一声:“我今日要替天下除此奸贼!”手起一锤,把王振打于马下,身上也中了几刀。樊忠哈哈大笑,倒过锤头,向自己头颅猛的一锤,宁死不辱,自杀死了。

瓦刺兵如潮水般一涌而至,登时把明朝皇帝擒了。铁蹄践踏,一阵冲杀,随皇帝出征的大臣如尚书邝尘、王佐,学士曹鼐、张益,英国公张辅等全都在此役牺牲,王振的武士也伤亡八九。此一役便是明史上最痛心的一役,史称“土木之变”。

张风府见皇上被擒,“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急怒攻心,挥刀力战,霎忽之间,连把十几名瓦刺健儿劈于马下。但敌兵越来越多,有如铁壁铜墙,哪能冲得出去?张风府大叫一声:“君辱臣亡,义无反顾!”横刀回砍,便待自刎,忽地敌阵一箭飞来,正中手腕,宝刀落地,登时也被敌兵擒了。

瓦刺大获全胜,鸣金收兵,就在土木堡清扫出方圆数里的战场,安下篷帐,杀牛宰羊,狂欢庆祝。张丹枫与云蕾也杂在军士之中,听他们谈论。只听得一个军官道:“今晚主帅帐中更有热闹看呢,可惜我只是千夫长,还没有资格看这场热闹的戏。”另一个军官问道:“什么热闹的戏?”先前那军官道:“听说今晚咱们主帅要逼明朝皇帝青衣侍酒,这岂不妙绝!”又一个军官道:“明朝的皇帝被我们擒了,我看这场战事也就快要结束,咱们都可以回家过年了。”他的同伴道:“我们还未进入北京,中华地广人多杀之不尽,焉能这样轻易结束。”那军官笑道:“汉人把天子比做真龙,你想,群龙无首,焉难作战?这皇帝要保全性命,只有乖乖地投顺咱们,叫他下一道命令,愿作我们的属国,那么大明江山,岂不是唾手可得。”张丹枫忧心如焚,想道:“若然如此,确是可虑。但愿这位明朝皇帝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先前那位军官又道:“明朝的军队是不足惧了,只是那雁门关外的金刀寨主,尚在关外流窜,忽聚忽散不易扑灭,这倒是个心腹之患。”另一个军官笑道:“他的大寨已给咱们铲平,金刀老贼父子虽然逃脱,亦不过是癣疥之患而已。而且有澹台将军在雁门关驻守,他更是无法作乱,何足惧哉。”张丹枫与云蕾听得周健父子的安全消息,又知道澹台灭明的下落,心中稍稍安慰。

再说明朝的皇帝祈镇被擒之后,也先将他囚在中军帐中,帐外三重防卫,帐中另有三名武艺高强的武士,按剑临视,其中之一便是也先手下的虎将额吉多,此人不但以七十二路风雷剑法称雄漠外,而且人亦甚机警。祈镇以大明皇帝,一旦变为瓦刺的阶下之囚,心中又羞又气又悔又愤,听说先也还要他晚上青衣侍酒,更是羞愤得无地自容,心中七上八落,想着今晚之宴去呢还是不去?若然去了,那就像宋朝被金人掳去的徽、钦二帝一样,屈身事胡,不但有辱国体,而且永为后世所笑,但若然不去,又恐有性命之忧,心中实是踌躇难决。

忽听得帐外有人报道:“太师请额吉多将军到主帅帐中谈话。”一个瓦刺军官捧着令箭走入,额吉多十分精细,验过令箭,果是瓦刺军中最高的令箭--这种令箭是瓦刺国君御赐,用绿玉所造的。额吉多以为也先有急事相询,接过令箭,匆匆便走。

那传令的军官见额吉多一出帐门,忽地一个转身,双臂斜伸,向两名武士的腰间重重一戳,手法迅疾之极,那两名武士虽是瓦刺国中的高手,蓦然受袭,毫无招架之余地,哼也不哼一声,立刻倒地。那军官微微一笑,将头拉下,道:“皇上,你还认得我么?”

这传令的军官正是张丹枫,他父亲张宗周在瓦刺官拜右丞相,与也先的父亲脱欢同一班辈,在也先未继承父位、总揽兵权之前,张宗周与脱欢权力不相上下,同受国君宠信,可以顾问军务,瓦刺先王曾分赐他们绿玉令箭,可以命令任何军官。其后至也先继位,权力日大,自封太师,张宗周为了明哲保身对瓦刺的军务“顾”而不“问”,这支令箭已有十年不用了。张丹枫偷走之时,顺手将这支令箭偷走,想不到竟在今日派了用场。

皇帝祈镇睁眼一瞧,这一惊非同小可。张丹枫道:“擂台比武之时,我送给你的信,你看了么?”皇帝颤声说道:“你就是张丹枫?”张丹枫道:“不错,我就是你所要搜捕的大仇家。”皇帝道:“好,我今日落在你的手中,你也不必我说,快快将我一刀杀掉就是。”张丹枫笑道:“我若要杀你,岂待今日?我虽身穿胡服,心在汉家。”皇帝道:“那么你就救我出去。”外面重重防卫,要救出去,谈何容易。张丹枫微微一笑道:“皇上,今日之事,只有你自己可救自己。”皇帝道:“此话怎说?”张丹枫道:“也先今晚必迫你投降,你若投降不但断送了大明的九万里江山,你的性命也将不保。你若不降于谦必然聚集义师,保土作战。瓦刺内部不和,也先将来必然内外受敌,他有顾忌,岂敢杀你?你忍受一时之苦,不但可以保全江山,将来我们也必有办法救你。你并不昏庸,这道理你可自己想想。”皇帝沉吟不语。张丹枫道:“我祖先的宝藏地图,我都已取了,日内就可运至京师,我必尽力协助于谦,国事尚有可为,你可以不必多虑。”

张丹枫目光炯炯,自有一种果敢决断的神情,令人信服,皇帝嘴唇微动,似欲说话,却又吞了回去。张丹枫双目一睁,道:“你的大臣云靖曾在胡边牧马二十年,始终不屈,你身为一国之尊,岂可不如臣子?”皇帝道:“好,我此身也不想生还,听你的话就是。”

张丹枫尚待说话,忽听得嗤的一声,帐篷撕为两片,只见额吉多旋风一样直闯进来,朝地下一瞥,立刻暴怒喝道:“好大胆的贼子,吃我一剑!”运剑如风,一招“迅雷压顶”,立刻向张丹枫咽喉直刺。张丹枫虽然知道假传令箭,只可以骗过一时,却也料想不到额吉多来得如此这快!

原来额吉多人甚机警,接过令箭刚走出帐外,蓦然想道:“太师要我监视明朝皇帝,此事何等重要,岂有将我调开之理呢?而且所派来传令的军官,面孔亦甚陌生,若然真是太师传令,应该派我所认识的太师的左右亲信才是。而且此人传了令箭,并不随我出去,更是可疑。”越想越觉不妙,立刻折回,撕开帐篷,见自己的两个副手都已倒在地上,分明是给敌人用重手法点了穴道,这军官自是奸细无疑,不必疑问立刻出招。

这一剑来得迅捷之极,张丹枫暗道一声:“好个风雷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一低头避了开去,岂知额吉多的风雷剑法,真如迅风暴雨,一招接着一招,凌厉之极,帐内方圆不过丈许之地,张丹枫展开绝顶的轻身功夫左避右闪,也觉甚难应付。帐外人声嘈杂,额吉多的援兵转眼就到。

忽听得“当”的一声,额吉多一剑劈中张丹枫的头盔,忽觉剑尖一滑,刺过一边。原来张丹枫在危急之中,突出险招,暗运头功,故意让他劈中头盔,将头一摆,借头盔一挡之力,以势就势,减了他的剑劈的劲道,将他的剑引过一边。这一招实是使得险极,若然力度不是用得恰到好处,借力消势的功夫不是达到上乘,以额吉多的功力,这一剑不难把头盔劈裂,将张丹枫的脑袋割开。

额吉多怔了一怔,张丹枫身手何等快捷,就在这一瞬间,已把师父的白云宝剑取在手中,反手一削,又是“当”的一声额吉多的剑尖已断了一截。额吉多手中的刺虎青锋,也是精金所炼,锋利异常,而且比常人所用的剑沉重的多,想不到两剑一交,立被截断,不由得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张丹枫挽剑舞了一道剑光,倏地飞身一窜,“嗤”的一声,刺穿帐篷左手一撕,竟然就从帐顶的缺口之处窜身飞出。这几下功夫:舞剑、飞身、撕帐、窜走,一气呵成,干净利落,额吉多又惊又奇:这奸细居然有如此功夫!

但额吉多乃是瓦刺国中有数的高手,岂能示弱,立刻也舞起一朵剑花,从张丹枫所撕开的缺口窜出。只见张丹枫已掠过了第二道帐篷,额吉多大喝一声:“捉贼!”跟踪急追,忽听得嗤嗤声响,张丹枫反手一扬,一篷银光,有如急雨骤洒,飘至面前。这是张丹枫拿手的飞针暗器,额吉多识得厉害,长剑一舞,风雷剑法一展,浑身风雨不透,张丹枫的一把飞针,都被剑光荡开,但他也趁这空挡,又飞身掠过了第三道帐篷。

其时天刚入黑,瓦刺军中的武士纷纷追出,帐中警号大鸣千箭齐发,向帐篷顶的张丹枫黑影攒射。张丹枫不敢落地,一口气掠过了十几道帐篷,额吉多与从武士衔尾急追。

张丹枫的轻功远在额吉多之上,额吉多自是追他不上,但瓦刺军中的警号长鸣,各营武士齐都出动,张丹枫身形已现,成为众矢之地,欲想逃脱,亦是千难万难。张丹枫挥剑拔箭,在帐篷上东奔西窜。但听得一声声响箭掠空而过,锐声刺耳,一支一支地接续传下去,张丹枫知道这是瓦刺军中的“飞箭传警”,不消多时,全军都已知道,即算自己有天大本领,瓦刺军连营百里,终是难以逃脱。

张丹枫接连飞过几十道帐篷,忽见前面一片空旷之地,将两边军营隔开,前面的帐篷虽然亦是火把通明,各个帐篷之前亦是隐隐约约可见巡逻的武士,但运并不像这边一样,各营武士都涌出来追赶。张丹枫心中大奇,据他所知,瓦刺军令甚严警号一发,各营齐动,甚为划一,断无这一边紧张,那一边却是松懈之理,心中想道:“难道是两个统帅指挥的不成?但即算是两个统帅,在瓦刺军制之下,措施也不应有所区别。”

张丹枫虽是疑团满腹,但情势紧迫,不遑多想,立刻跳下掠出数十丈地,只见后面已有快马追来。这片旷地上有十几堆草料,每一堆都像座小山,乃是瓦刺强迫民夫运来,作为饲马之料用的,张丹枫躲入一个草堆,心中算计已定,若然不被他们发现,待更深人静之后,便可悄悄溜走;若然他们在此搜索十多个草堆,势必动用多人,自己身上穿的是瓦刺军官的服饰亦大有机会,可以混水摸鱼,只要悄悄地一钻出来,混进军士队里,那么最不济也可混过一时,徐图后计。

张丹枫在草堆中刚一伏下,忽听得噗哧一笑,有物如铁,冷冰冰的触头自己的背心,一个极其娇媚的声音说道:“我已等你多时啦,你不要乱动,你一动我就要大叫大嚷啦。”张丹枫惊骇之极,战场之中哪里来的女子?听她语气,又竟似毫无恶意,便道:“好,我不乱动便是。”那女子又是噗哧一笑,掷下一件衣裳,道:“你快脱下军服,换上这件衣裳。等一回我再来见你。”说罢便钻出草堆,随即听得人声嘈杂,马蹄得得之声,从旷地上驰过,有人问道:“格格可见到一个军官从这里逃走吗?”那少女道:“见呀,他逃得非常之快,我追赶不上,喏,他就是从这个方向逃跑的,想来此刻已掠过了我们的女营,到前面去了。”那些人轰然呼喊,纷纷追赶,霎忽之间,走得干干净净。

张丹枫借着兵营中透过的火光,仔细一瞧,这件衣裳竟然是蒙古女骑士惯穿的服饰,蒙古人和满州人惯称皇室的女儿为“格格”,不禁又惊又疑,为了脱险,姑且将衣裳穿上,男扮女装,变成了一个蒙古的女骑士。过了一会,只听得那少女叫道:“换好了吗?现在可以出来啦。”

张丹枫将换下的衣服卷成一包,钻出草堆,只听那少女噗噗一笑,道:“跟我来吧!”张丹枫只觉得这少女身形好熟,似是在哪儿见过一般,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那少女在前引路,走入帐篷,帐中竟然尽是女兵,张丹枫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女营,女兵们怕与男兵混杂,所以适才只是守着营帐,并不出来搜捕。守卫的女兵注目凝视,目光在张丹枫身上转来转去,似是颇为诧异,张丹枫任是如何洒脱也被她们看得不好意思,不觉低下头来。只听她们问道:“格格回来了吗?外面出了什么事情?”那少女道:“听说是捉个飞贼,你们不必多管。”那些女兵们又盯了张丹枫一眼,却是不敢多问。

那少女将张丹枫引入一座帐篷,揭一帐帘,但闻得缕缕幽香,沁人心脾。张丹枫把眼看时,但见帐中燃着一炉檀香,摆设有大理石图案的碧玉小几,小几上还有几束梅花,瓶中叶艳虽是在军营之内,却布置得有如闺房,富贵之中又带有雅淡的气氛,确是不俗。那少女脱下头巾,回眸一笑,道:“丹枫,你还认得我么?”

圆案上红烛高烧,烛光掩映之下,只见那少女容光焕发,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张丹枫怔了一怔,猛然省起,道:“你是脱不花。”那少女点头笑道:“正是。一别多年,你还没有忘记我啊!”张丹枫心中暗暗叫苦,原来这脱不花正是瓦刺军统帅也先的女儿,他们在小时候曾一起游玩,到了十三四岁之后一来因张宗周与也先面和心不和,二来因儿女已懂人事,这才分隔开来。

只听得那少女格格一笑,道:“记得小时,有一天我和你去打猎,在鸟昂山下的玉镜泉边临流照影,你说我像男孩子,我却说你像个女孩子,你可记得?”张丹枫含糊应了一声,那少女突然把张丹枫一拉,拉到一面镜前,笑道:“你今天穿了我的衣裳,更像女孩子了,你自己瞧瞧。”张丹枫面上一红,心道:“云蕾易钗而弁,我却易弁而钗,若叫她知道,岂不被她取笑。”

脱不花笑了一笑,又道:“我们出征前夕,听说你偷入中国,问张丞相,张丞相又不肯说,只道我们今生不能再见了,谁知真主保佑,咱们却在这里相逢。咱们多年不见,今回你可要在我这儿多住几天。”张丹枫惊道:“这如何使得?”脱不花道:“这有什么使不得?包保你没人知道,就是有人知道,她们都是我的心腹,也不敢说。”张丹枫连连摇手,脱不花面色一端忽道:“你若不肯,我就嚷出去啦!”张丹枫道:“好你嚷吧,实对你说吧,今日我乃是你的敌人,你可把我缚了,献与你的父亲。我既敢到你们的军营,本来就不准备要这条性命。”那少女听了,忽然又是格格一笑,娇媚动人。

张丹枫怒道:“你笑什么?”脱不花道:“你还是小时候的脾气,总爱和我抬杠。你说你是我的敌人,我却不当你是我敌人呢。再说你不要性命,难道你就不为你父亲着想吗?”张丹枫暗暗吃惊,心中想道:“我父亲尚在瓦刺,脱不了也先掌握。而且将来假若我要策动瓦刺内乱,那还需要我父亲相助,成仁容易,复国事难,我且暂忍一时之辱。”脱不花见他低头不语,只道他已心允,又笑道:“其实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好?我这个地方,你在瓦刺军中再也找不到这样舒服的住所。”张丹枫跳起来道:“什么?你叫我住在此处?”脱不花道:“不住在这里又住在哪里?难道你出外面去和女兵们混在一起吗?你不笑话,我也怕笑话啊!”张丹枫一想,确是为难,想起云蕾,心中暗暗叫苦。

脱不花叫女兵弄一桶热水进来,道:“你在帐后沐浴,把身上的污泥草屑都洗干净了,免得被人看破。你不必羞答答的没人瞧你。”把帐幔拉开,推他进去,又顺手替他将帐幔拉上遮得密不透风,笑道:“你可放心了吧,等会儿出来,我还有话要和你说。”

张丹枫心中暗暗盘算脱身之计,想来想去却是实无善法,忽听得军中刁斗之声,外面正敲了二更,有个女兵进来报道:“格格,太师前来看你。”脱不花道:“请他进来吧。”那女兵刚刚跨出帐篷,脱不花又是格格一笑,道:“你不要弄出声音,我不对爸爸说你就是。”

张丹枫心头卜卜乱跳,一会儿只听得也先的脚步之声已经走了进来。脱不花问道:“爹爹,听说你今夜要明朝的皇帝青衣侍酒,怎么会有空来看我?嗯,什么事情?爹爹,你看来好像很不高兴?”张丹枫屏息呼吸,只听得也先说道:“呀,今晚之事实是意料不到!”脱不花道:“怎么?”也先道:“我以为明朝皇帝一定怕死贪生,只要一降顺,咱们就可以挟天子以令明臣,那时明朝的江山,咱们可以唾手而得,谁知他竟敢抗命,居然不来赴宴。”脱不花诧道:“他有这样大胆?”也先道:“是呀,我也意料不到。”张丹枫听了心中暗暗欢喜,想道:“祈镇还能有这点骨气,比宋朝的徽、钦二帝好多了,也不枉费我一片苦心。”

只听得也先说道:“我杀他不难,但杀他之后,只怕更激起明朝的士气,战争持久,咱们也未必有好处。听说阿刺知院(即以前到北京出使的番王)在国内暗自招兵买马,似乎想趁我出国远征,阴谋夺我的权柄呢,我实是放心不下。”脱不花道:“爹爹武功盖世,何必愁烦。再说咱们今日大获全胜,更不应讲丧气的话。”也先笑道:“我儿说的正是。我就说令你高兴的话。嗯,你还记得张宗周的儿子张丹枫吗?”张丹枫听了,不禁又是大吃一惊。

脱不花道:“怎么?”也先道:“张宗周虽不肯说,但我已探出他是偷入中国。只是此事仍令我思疑。”脱不花言道:“爹爹何事思疑?”也先道:“张家与大明皇帝世代冤仇,按说张丹枫断无助敌人之理。但我起兵至今,已有一月,张丹枫若在关内,又何以不到我军中报到?这正是他报世代冤仇的大好良机呀。”脱不花道:“也许他被两军隔断,未得其便,所以迟迟未来。爹爹平定了中华之后,何愁找他不到?”也先笑道:“那是当然。我今日领兵入关,要捉的就是这两个人。”脱不花道:“哪两个人?”也先道:“第一个是明朝皇帝,捉到了他,纵然他不投降,明兵也有顾忌,大明江山迟早是我的了。”脱不花道:“第二个呢?”也先道:“第二个便是张丹枫。”脱不花道:“爹爹捉他可是要治他偷入中国之罪么?”也先道:“也是也不是。”脱不花道:“此话又怎讲?”也先道:“张丹枫文武全才,可堪入用。我找到了他,他若不肯依顺,那我就要治他偷入中国之罪,将他杀了,免为后患。”脱不花“啊呀”一声道:“这不是太狠了吗?”也先一笑说道:“他与明朝有仇,十九会归顺我们的,儿呀,那就是你的喜事来了。”脱不花故作羞态,面上一红,道:“爹爹你又将我取笑了。”也先大笑说道:“你爹爹不是傻子,早看出你欢喜张丹枫这小子啦,你今年二十有三,按咱们瓦刺的规矩,你早就该替我抱孙啦。多少王孙公子求你总是不允,爹爹也不强你,这是为何,就因为我知道你是想等那张丹枫。好,我总能叫你如愿。”脱不花心花怒放,却低首无言。

也先忽道:“只是今晚这个飞贼,胆大包天,居然敢偷入虎帐,图劫明君,而且还有绿玉箭,我可是有点疑心。”脱不花道:“疑心是谁?”也先道:“我疑心这贼就是张丹枫。”脱不花道:“爹爹不是说过,他和明朝皇帝是世代冤仇吗?”也先道:“所以我还未敢断定是他。据我所知,这种绿玉令箭先帝只赐三人,一是你的爹爹,二是张宗周,三是阿刺亲王,所以今晚的飞贼,若不是张丹枫,就是阿刺亲王的人,大约他也想劫持明朝皇帝,好和我争霸。好在这事情并不难查,将来我班师回国后,自然要弄个水落石出。但若然是张丹枫所为,那么我虽然爱惜他,也定要将他杀掉。”脱不花听了,心中暗叫“好险!”想道:“好在我未把张丹枫的踪迹说出来。”

也先转过头去在玉几斟了杯茶,瞥眼之间,忽见帐幔微动里面似有声音,也先倏地站起,喝道:“帐幔里还有谁人?”转过头来,只见脱不花手摇檀扇,笑道:“哪能有人?爹爹,你敢情是给今晚的飞贼吓慌了,到处疑神疑鬼!”也先面色一变,忽而哈哈大笑。

脱不花力持镇定,用力挥扇,只听得也先笑道:“中华气候与我们蒙古大不相同,凉秋九月,咱们那里已降冰雪,这里却还闷热。原来是你的扇子扇直微风,倒教我多疑了。”说罢又是哈哈大笑。他可不知,脱不花也是先见了帐幔飘动,这才抢过扇子扇的。只因她手法快极,也先又正好转过头去斟茶,所以没有觉察出来。

脱不花心中暗暗埋怨张丹枫如此之不小心,只听得也先又道:“我而今已传令全军,若非有我亲笔文书,加盖将军帅印谁也不许接近明朝皇帝。我又把军中的十二勇士,全都调到虎帐防卫,任飞贼有天大本领,也不能再闯进来啦。另外还有个明朝的御林军统领张风府,我早就听澹台灭明说过他的名字,从昨日之事看来,他果然是个男儿,若能将此人降服,比我帐中的十二勇士都要强得多。好在他受了箭伤,不须多人看管,我才能把二十勇士都调了过来。”

脱不花对张风府殊无兴趣,她担心的是和张丹枫的婚事,想起一事问道:“爹爹和张宗周可和好了?”也先笑道:“也没什么不和好,将来结了亲家,那就更好啦。”又笑道:“料张宗周也脱不了我的掌握。他们张家世代,帮助我国建立典章文物制度,也算得大有功劳。只是他们妄想借我们瓦刺的兵力复他大周的江山,却哪里有这样便宜之事。所以这次我让他在国中留守。他也奇怪,他日想夜想无非想等到今日进兵之事,而今咱们真的进兵了,我叫他留守,他却毫不反对,看样子还是满高兴的,这倒教我难于猜测了。不过,他也确是个人才,待我平定了中国之后,自立为皇,那时我还要叫他做我的宰相呢。儿啊,我做了皇帝,你就是公主啦!”

忽听得外面已打了三更,脱不花笑道:“爹,时候不早,你也该休息啦。你明日还要行军,要打下北京,你才有皇帝做我也才有公主做啊!”也先笑道:“儿说的是。”当即亲了女儿一下,离开女营。

也先一走,脱不花松了口气,只觉冷汗已透罗衣,一面换衣,一面笑道:“张家哥哥,你瞧我爹对你多好,你可放心啦吧!”帐幔内毫无声息。脱不花又笑道:“我爹已走啦,喂,你快些洗澡吧,是不是水凉了,要不要再换一桶热水给你?”帐幔内仍是毫无声息,脱不花道:“喂喂,你怎么不理我?”仍是无人回答。脱不花柳眉倒竖,走近了去,伸手一触,却又不敢拉那帐幔,只怕张丹枫已脱了衣服,赤条条的那可不好意思。又叫了两声,张丹枫仍是不应,脱不花怒气上冲,银牙一咬,不顾一切,双手一撕,猛地把那帐幔一下拉开!

这一拉顿使脱不花惊得呆了,帐幔之内,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张丹枫?仔细看时,只见帐幔后边,已给利剑割开,张丹枫想必就是从割裂之处钻出去的,脱不花这一气非同小可,心道:“我真是一时糊涂,悔不该让他把宝剑也带进去洗澡。”再一看时,只见地上还有几行小字,想是用利剑划出来的,那几行字是:“多承相救之恩,异日必有以报,时机紧迫无暇叙儿时之事,两国相争更非君子论交之时,我去也!张丹枫。”

脱不花怒气冲冲,奔出帐篷,问外面守卫的女兵,张丹枫已经去了多时了。脱不花道:“你为何不拦住他?”那女兵尚未知张丹枫是个男子,道:“她是跟你进来的,你吩咐过我们不准我们多言。她要出去,我们岂敢拦阻?”脱不花气极怒极却是不敢发作。

再说张风府被擒之后,被囚在左中军帐,帐中也有两个武士守卫,张风府先是矢志尽忠,百般求死,不肯进食。瓦刺武士奉了也先之命,却硬把参汤灌入他的口中,又替他敷上了金创圣药。张风府所受的伤本来只是伤了外面皮肉,并不严重,吃了参汤,敷了伤药,歇了一会,精神渐见恢复,心中想道:“我就是死了,也要多拼他们几个。”如此一想,安然吃饭。瓦刺武士只道他回心转意,大为欢喜。岂知张风府是要养足精神,暗运玄功,挣脱手镣脚铐,突围而出,再在番营之中,大杀一通!

三更过后,瓦刺军中寂静无声,除了守夜轮值的卫士外,兵士们全已睡了,张风府见时机已到,暗运一口丹田之气,双臂一振,不料手镣脚铐十分坚因,震之不断,只闹得当□□一片响声。那两个武士愕然跳起,喝道:“你干什么?”张风府又是用力一振,“迫卡”一声,哗啦一响,手镣竟给他震断了一个环节,两个武士大惊,挥刀急上,将他制止,张风府双眼通红,大喝一声:“近我者死!”和身一扑,手镣横扫过去,第一个武士见他势猛,不敢与他相拼,又不敢杀死他,虚晃一刀,向左一闪,想从偏锋进袭,挑断他的足筋,岂知张风府早料到他有此一招,身子一倒带着脚铐,突然卷地一扫,那武士惨叫一声,膝盖以下,给他扫得齐根断了。

另一个武士武功甚高,人也机灵,见状不好,赶上去就是一刀。张风府在地上一滚,双足横扫,那武士一跳跳开,刷刷刷连劈三刀,张风府带着手镣脚铐,闪避极难,那武士刀锋一晃,刀尖对准他肩上的琵琶软骨,只要一刀挑下,张风府就要成为废人。

忽听得叮当一声,那武士尖刀落地,张风府大是奇怪,急忙跳起,只见帐篷开处,两个蒙面武士风般扑了进来!

帐中的武士大喜叫道:“快来制服这个死囚!”跃过一边弯腰拾刀,岂知两个蒙面武士一声不响,倏地双剑齐出银光一绞,立刻把那个武士斩为两截!

张风府大喜叫道:“是你?”两个蒙面武士把蒙面巾揭了一角,笑道:“不错,是我!”这两人非他,正是张丹枫与云蕾。原来张丹枫听得也先谈话,知道张风府这边的守卫较疏,于是施用妙计,先走出女营,再换上蒙古武士的服饰,施展绝顶轻功,悄悄溜回营中,约了云蕾,正好及时赶到。

张丹枫与云蕾双剑齐施,霎忽之间,将张风府的手镣脚铐全都削断,这时只听得帐外人声鼎沸,看着就要扑进帐来。张风府大笑:“好呀,今日咱死得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利,我今日非赚个一本十利不可!”抢过一柄军刀,就要冲出去与瓦刺武士拼命,张丹枫忽然拢指一拂,张风府骇道:“你你……”刚说得两个“你”字,双眼一阖,立刻晕倒。云蕾瞧了张丹枫一眼,只听得张丹枫道:“不能让他拼命!”把张风府背起,与云蕾双肩一并,只见那帐篷倏地被人挑开,无数武士,一齐扑进。张丹枫一剑飞出,向右手边伸展,划了半个孤形,云蕾也一剑飞出,向左手边伸展,划了半个孤形,双剑一合,威力无比,合成了一道寒光耀目的光圈。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被剑锋触及的兵刃全都断了,双剑盘旋,左右飞舞宛如银龙入海,十荡十决,众武士见来势,不由自主地左右闪避,张、云二人就从缺口之处冲出,飞身跳上临近的帐篷。瓦刺军中最厉害的十二勇士都调到中军帐中守卫明朝天子去了,这一边只有第二流的好手,轻功远在张、云二人之后,眼睁睁地看他们掠过十几道帐篷,竟是无能隔截。

张丹枫微微一笑,撮唇一啸,只听得马声嘶鸣就在附近。张丹枫道:“好啦,咱们脱险啦!”跳下帐篷,到了两个军营衔接之间的隙地,只见那匹“照夜狮子马”摇首摆尾,已在那里等候主人。其时已是将近四更,瓦刺军中,除了守夜的武士之外,士兵都已熟睡,虽然经此一闹,但因张丹枫他们逃得太快,他们还来不及追出,张丹枫已带了张风府逃出险境,跨上白马了。

张丹枫将张风府缚在马腹之下,笑道:“让他好好地睡一大觉。”原来张丹枫的点穴手法,甚是神奇,有伤人的与不伤人的分别,他点了张风府的昏睡穴,只令他昏昏睡去,毫不妨碍他的呼吸血流。张丹枫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张风府箭伤未曾痊愈,不宜拼命之故。张风府立了拼死殉君之志,若好言相劝,也必不肯听从,是以张丹枫只好出此一着。

张丹枫道:“小兄弟,快上来吧!”云蕾略一迟疑,便也飞身上马,两人挤在马上,难免耳鬓□磨,肌肤相接,云蕾只觉一股暖流,似是从张丹枫身上,传播过来,不由得双颊晕红心神如醉。那白马一声长嘶,驮着三人飞跑,瓦刺骑兵,虽然闻声追赶,却是追之不及。

这白马神骏之极,不消半个时辰,已跑出三四十里,将土木堡的瓦刺大营,远远抛在后面。沿途虽偶而有瓦刺巡夜的骑兵,闻声拦截,却哪能挡得住张、云二人双剑合璧的威力,只枉送了性命罢了。

张丹枫脱了险境,气朗神清,心中自是欢喜之极。那白马迎风飞跑,云蕾的秀发也迎风飘拂,张丹枫在前面,时不时觉得云蕾的秀发拂着自己的颈项,痒痒的好不舒服,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云蕾道:“大哥,你叫白马慢点走吧。”

张丹枫放松马□,缓缓而行,偶一抬头,只见玉宇无尘,蟾宫影满,天边明月,恰似冰盘。月光悠悠地洒下来,四野如蒙上一层薄雾轻绡,景色清幽美妙。猛然省起,今夕何夕,正是中秋,不觉笑道:“小兄弟,咱们今年这个中秋节可过得真有意思。”云蕾取笑道:“是啊,中秋节又名团圆节,你和也先的女儿今宵可正是人月同圆啊!”张丹枫侧目回睨,但觉云蕾笑语盈盈,吹气如兰,心神一荡,忽地笑道:“战场看明月马上赏清秋,小兄弟,但愿咱们年年有今夕,你说得好,今宵正是人月同圆,也先的女儿可要羡煞你呢!”张丹枫的说话既含蓄,又显露,透露了爱意,又反过来取笑云蕾。云蕾大羞,含嗔说道:“大哥,你再取笑,我就跳下马去,不再和你同乘了。”

张丹枫索性在马背上回转头来,见云蕾似喜似嗔,也不觉心神如醉,一霎时间许多呤咏中秋的清词丽句,都涌上心头。云蕾道:“大哥,你傻了么?”张丹枫一指明月,曼声吟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是苏东坡《水调歌头》词中名句。云蕾接着吟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大哥,你可别只记得最后两句而不记得这几句啊!”说了之后,神色黯然。

张丹枫本是借词寄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希望能和云蕾白头偕老,长对月华。云蕾心中虽然感动,却记起了哥哥的话,所以也借词寄意:“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北下古难全。”暗示前途茫茫,未可预料,只恐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自古难全。云蕾本是多愁善感之人,说了之后,自己又觉难过,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一片浮云,冉冉飘过,天边明月恰被云遮,云蕾强笑道:“大哥,你看,世上哪能有人长好、月长圆!”张丹枫也一笑说道:“小兄弟,你可记得女诗人朱淑真的一首诗?”云蕾问道:“哪一首?”张丹枫道:“也是中秋之夜作的。那一夜朱淑真见月被云遮,感怀身世,因而写了这一首诗。”道:“不许蟾蜍此夜明,今知天意是无情!何当拨去闲云雾,放出光辉万里清!”朱淑真是宋代最着名的两位女词人之一(另一位是李清照),李清照嫁得个好丈夫,她却嫁了个村夫俗子,所以一生抑郁,诗词中总是带着浓重的哀伤,所以她的诗词集叫做《断肠集》。

云蕾听得张丹枫唱出了朱淑真这一首诗,心中一动,不觉想道:“朱淑真遇人不淑,以致郁郁终生,难道我也要学她的样子?”只听得张丹枫一笑说道:“朱淑真的诗词每多哀感,但这一首却并不尽哀感,还有很大胆的希望,她明知道天意无情,但却盼望能拨去云雾,放出光辉!朱淑真是个弱女子,她没有办法去拨云雾,你可不是弱女子啊!朱淑真只能希望,你却可以做到。”

云蕾听了此话,心中思潮起伏,想道:“我的哥哥不许我和丹枫相好,就正如朱淑真的诗所说‘不许蟾蜍此夜明,今知天意是无情’一样。但我哥哥的话,我就要把他当成‘天意’吗?‘何当拨去闲云雾,放出光辉万里清!’不许月明、遮掩月华的云雾,原该拨去的!但又怎样才能拨去呢?”猛一抬头忽见那片浮云已飘去,月亮又露出来了!

这两人历尽风波,屡经险难,今霄始得同乘白马,共赏月华,虽然心思不尽相同,但都感到这是人生至美之境。两人耳鬓□磨,喘息相闻,肌肤相接,看着天边明月升起落下,只感万语千言,说之不尽,但却又不必多说,彼此心意,尽都在无言之中,心领神会了。

白马缓缓前行,不知不觉,东方已白,前面瓦刺的军营,隐约可见,也先的主力在土木堡,先锋则已迫近北京,所以沿途二百余里,每隔十里八里之地,就有瓦刺的碉堡或者军营。张丹枫道:“可以放张风府下来了。”张风府被缚在马腹之下沉睡未醒,张丹枫将他解下,轻轻一拍,张风府一觉醒来,只觉精神饱满,酣畅之极,把眼一望诧道:“这是什么地方?”张丹枫道:“这里离土木堡大约已有百里之地了。”张风府叹了口气道:“丹枫,你为何不许我为君死节?”丹枫道:“你一死事小,但若人人都要为君死节,又有谁替大明江山死节?皇帝死了还有皇帝,江山陷于夷狄,可就难以恢复啊,何况你的皇帝也没有死!”张风府悠悠醒悟,却道:“但咱们却怎生到得了北京?”正是:

蛟龙虽出海,烽火尚弥天。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