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十载重来芳心伤往事 两番邀斗平地起疑云

这支珊瑚正是周健送与云蕾,而云蕾又拿来送给石翠凤作聘礼的信物,后来云蕾又将它留与周山民,托他去向石英说明真相,以便退亲的。周山民掏出珊瑚,石翠凤想起曾为这支珊瑚怄过许多闲气,不觉面红过耳。周山民掏出珊瑚,正想递上马背,云蕾哈哈一笑,道:“这珊瑚本是你家的东西,把来与我作甚?”轻轻一拍,骏马嘶风,与张丹枫并辔奔驰,片刻之间,已没入黄沙漠漠之中,剩下周山民呆呆地站在山下,不知所措。

两人马行迅速,第二日一早已过了雁门关,关外是汉胡接壤之地,蒙古人以游牧为主,女子骑马,极是平常。因此云蕾也就不必再改男装。张丹枫对着玉人,在草原之上奔驰,心胸更觉舒畅,笑道:“若得与你浪迹风尘,就是一生都这样奔波我也心甘情愿。”云蕾轻掠云鬓,回眸一笑,道:“傻哥哥又说傻话啦!”张丹枫益觉心旗摇摇,不可抑止。飞马走过雁门关,雁门关的明朝统兵尚未回来,战火之后,只见一片颓垣,几名戍卒。张丹枫正自感慨,忽听得云蕾叹了口气,丹枫道:“小兄弟,你怎么啦?”云蕾道:“我想起了小时候随爷爷回来时的情景,哎,不知不觉已是十年了!就在这儿,我还记得那是十月十五的晚上,我爷爷就在这儿将血书交付与我。”提起血书,心中不觉一阵难过,相对黯然。

张丹枫道:“人生几何?何必尽记起那些不快意之事。”两人策马缓行。云蕾道:“人生真是奇怪?”张丹枫道:“怎么奇怪?”云蕾含情脉脉,看他一眼欲说又止。张丹枫:“世事变幻,每每出人意外,比如我吧,我本以为今生今世,不会再出雁门关的了,哪知而今又到此地。所以你以为奇怪的事情也未必奇怪。有些看来绝不可能之事,说不定忽然之间就顺理成章地解决了。”话中含有深意,这刹那间,云蕾的心头掠过了爷爷血书的阴影,掠过了哥哥严厉的面容,一抬头却又见着张丹枫那像冬日阳光一样的温暖的笑容,顿觉满天阴霾,都被扫除干净。

张丹枫策马傍着云蕾,正想再温言开解,他跨下的照夜狮子马忽然一声长嘶,向前疾奔,这匹马竟然不听主人的控制,真是从来未有之事。张丹枫一提绳□,忽又想道:“这匹马如此飞奔,必有缘故,我且看它将我载到哪儿。”放松绳□,那匹马竟然不依着正路而行,循着山边的小道,上高窜低,一路嘶鸣不已,云蕾放马追赶,总落后半里之遥。跑了一阵,忽听得前面也有马声嘶鸣,好像互为呼应。张丹枫向前一望,只见山坡之下,有两个人正在□杀,一匹白马,和自己的照夜狮子马一模一样,奔了出来。

张丹枫看清楚时,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一对□杀的汉子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二师伯潮音和尚,对手是一个四十多岁,略显发胖,但身手却非常矫捷的中年人。潮音和尚使一根粗如碗口的禅杖,横扫直劈,舞得呼呼风响,正是佛门最厉害的伏魔杖法。那汉子忽掌忽指,或劈或戳,招数迅捷之极,而且手法怪异,潮音和尚的伏魔杖法何等凶猛,却每每被他轻飘飘的一掌后开,就在掌风杖影之中,欺身疾进,出指点潮音和尚的穴道,每次出指,潮音和尚虽能避开,也不免机伶伶地打个冷战。张丹枫心中一怔:这汉子的掌法指法和日前所见的那个蒙面人竟是一模一样,所使的都是最上乘的铁琵琶掌和一指禅的功夫!

山坡下还有一个女子微笑观战,这女子年约三十多岁,面如满月,姿容端正,似是一个大家少妇,其实却是个未曾出嫁的老姑娘。她一面看一面发笑。潮音和尚身躯魁梧,手挥禅杖竟被那个汉子一双肉掌迫得手忙脚乱,潮音和尚似是甚为恼怒猛的一招“独劈华山”,举禅仗当头劈下,那汉子一闪闪开,潮音和尚去势太猛,收势不及,一杖打下,砸到地上,打得沙石纷飞。那汉子哈哈一笑,出指如电,向潮音胁下一戳,潮音和尚武功也算高强,在此绝险之际,竟然以禅杖支地,一个筋斗倒翻起来,虽然避开了敌人的一记杀手,但亦已显得狼狈异常!那中年女子忽地哈哈一笑,道:“玄机逸士门下,亦不过如此而已,哈哈,真是浪得虚名。”

张丹枫眉头一皱,便欲上前,忽地想道:“这汉子分明就是那蒙面人,他和也先的武士同行到沙涛山寨,后来却又引了周山民前来相救,真令人猜不透他的来历。不知他何以却要与我的二师伯为难?”回头一看,云蕾的快马已如飞而来,尚差半里未到。自己的那匹照夜狮子马则和潮音和尚的那匹白马在一处□磨挨擦,互相嬉戏。原来潮音和尚这匹白马乃是张宗周的坐骑,潮音和尚上次到瓦刺夜探张府之时,谢天华暗助他脱险,偷送与他的。这匹马和张丹枫的照夜狮子马乃是母子,故此张丹枫的马远远听见它的嘶声,就不听主人的控制,奔来相见。

片刻之间,云蕾已经来到,向战场一望,失声叫道:“那不是潮音师伯吗?潮音师伯!”潮音和尚斗得正紧,被那汉子迫得透不过气来,竟不能分心回顾,听了云蕾的叫声,也不能回答。那汉子却冲着张、云二人龇牙咧嘴地笑了一笑道:“真是人生无处不逢君,又见着你们了,这个糟和尚竟是你们的师伯吗?”潮音大怒,挥禅杖泼风疾扫,无奈敌手太强,潮音和尚力不从心,反而给他在肩头一捺,脚步踉跄,摇摇欲倒!

玄机逸士门下的四大弟子,以谢天华武功最强,云蕾的师父飞天龙女叶盈盈在面壁十二年之后,武功大进,也不在谢天华之下,大弟子金刚手董岳武学的造诣不及谢天华和叶盈盈,但外家功夫登峰造极,金刚手天下无双,内家的功夫亦有相当造诣,所以只论功力,则还要数他。至于潮音和尚,则因他性子暴躁,练不了最上乘的武功,只得了师父的一套伏魔仗法和外家硬功。虽然只此一套杖法,已是受用不尽,在江湖上罕逢对手,但一旦遇到了像这汉子那样顶儿尖儿的人物,可就不免相形见绌,处处受制于人,这时给他一捺,竟是摇摇欲倒。

张丹枫叫道:“二师伯,你且歇一会儿。有事小辈服其劳我替你接几招吧!”拔剑出鞘,向着那汉子道:“前辈请指教我们是玄机逸士门下第三代弟子,小辈请前辈赐招,不敢单独平斗,请恕我们无礼,一齐上了。”长剑一挥,道:“小兄弟你也来向前辈讨教两招吧!”云蕾应声出剑,双剑一合,顿时飞起两道银虹,交叉一剪,那汉子向张丹枫拍一掌,向云蕾戳一指,分用铁琵琶与一指禅的功夫对付两人。双剑合璧,何等厉害,有如长江浪涌,大海潮生,一招紧过一招,更加上张丹枫的武功,在毕家相斗之时,已能和潮音和尚打个平手,得了《玄功要诀》之后,武功精进,更在潮音和尚之上。所以双剑合璧,十招一过,立刻把那人迫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那人道:“双剑合璧,威力果是不凡,师妹,你也来见识见识。”那中年女子应了一声,也不见她怎样作势,晃眼之间就到了面前,只见她嗖嗖两声,拔出两般兵器,左手是一柄金钩,右手是一柄银光闪闪的长剑,长剑一指,金钩一拉,张丹枫与云蕾二人都不由得退了三步,张丹枫剑势左展,云蕾剑势右展,合成了一道圆弧,将这对男女也迫出了剑光圈外。

那女子好不厉害,左钩右剑,竟然一退即进,两手不同的兵器在一瞬之间都连进三招。那汉子忽而用琵琶掌,忽而用一指禅,攻势也骤然转盛,张丹枫挡了两招,一招“飞龙在天”配合着云蕾的“潜龙入地”双剑一上一下,挡住了敌人的钩、剑、掌、指四种不同的攻势。那女子也不由得轻启朱唇,赞了一个“好”字。张丹枫忽道:“请问两位和澹台灭明是怎么个称呼?”

原来不但那汉子的铁琵琶掌法和澹台灭明相同,即这女子的金钩路数,也和澹台灭明的吴钩剑法一模一样。只是澹台灭明使的兵器是双钩,而这女子则除了金钩之外还多一柄长剑,所以招数更见怪异。

那女子怔了一怔,忽而笑道:“我们只想见识玄机逸士独创的武功,谁耐烦听你寻根究底?”左手一起,金光一闪,又是一钩钩来。张丹枫碰了一个钉子心中也自有点生气,暗道:“好,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师祖的独创武功!”剑势越发催紧,双剑忽分忽合,有如双龙戏水,剑势如虹,变化奇幻,顿时将那对男女裹在剑光之中。

但这对敌人的武功委实太强,表面看来,虽似被双剑所困无能为力,其实却是暗施妙手,着着反击。片刻之间,又斗了五七十招,张丹枫也还罢了,云蕾根基稍差,内功较弱,被他们的潜力反击,胸口如受重压,竟呼吸紧张,渐感不支。张丹枫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只道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哪知还是给这对男女,占了上风。”其实不是双剑的威力不强,而是云蕾的功力与敌人相去甚远,所以尚不能将双剑之威,发挥得淋漓尽致。

潮音和尚歇息了一会,见张丹枫与云蕾战敌人不下,一挥禅杖,又加入战团,潮音和尚的功力在张丹枫之下,却在云蕾之上,张、云二人双剑合璧,与敌人本是相差无几,潮音和尚一加入来,以三敌二,渐渐拉成平手。

又激斗了三五十招,仍是不分高下,忽听得马蹄得得,远远传来,片刻之后,只见一人策马而来,腰悬长剑意态潇洒,瞥了一眼,忽地笑道:“你们连我的徒弟都战不下,还替上官老怪撑什么门面?”张丹枫大喜叫道:“师父!”原来来的人正是谢天华!

谢天华道:“潮音师兄,你且歇一会儿,待我见识见识上官老怪门下的武功。金钩仙子,我先向你请教,乌老二,你再与我的徒儿多打一会吧。”原来这对男女,男的叫做乌蒙夫,本是上官天野的二弟子,上官天野昔日曾与玄机逸士争雄,剧斗三日三夜不分胜负。他有几种极厉害的功夫,一指禅就是其中之一。可是他的功夫甚怪,其中的一指禅与另一种功夫必须童男童女才能修练,而且即算在炼成之后,若一结婚,功力就要大减。所以上官天野在收徒之后,必先问明徒弟此生结不结婚,若甘愿不结婚的才传以一指禅功,大弟子澹台灭明因自己这一支人远走异国,不愿绝后,所以没有答应,因而也就只得了吴钩剑法和其他的内外功夫,一指禅功却没有学到。二弟子乌蒙夫贪得上乘功夫,一入门就答应此生誓不结婚。那女子叫做林仙韵,外号金钩仙子,是上官天野的三弟子,也是一入门就答应不结婚。林仙韵十余年前,美艳非常,乌蒙夫与她同门习技,日久生情愫,林仙韵是个女子,较为沉静,没有表露出来,乌蒙夫却是大胆追求,有许多痕迹落在上官天野的眼里。

上官天野本意要调教出几个出色的弟子,再与玄机逸士一决雌雄,他又最不欢喜别人言而无信,一发现了二弟子乌蒙夫对林仙韵怀有异心,不禁勃然大怒,一气之下,竟将他赶出门墙,所以澹台灭明对别人说起,就只是说自己只有一个师妹,而没有提及乌蒙夫了。

乌蒙夫被逐出师门之后,一方面是对师门仍甚依恋,一方面也是悲愤莫名,心中自思:天下难道就没有一种更上乘的武功,可以夫妇双修的么?师父的一指禅功,结婚之后就会功力减弱,据师父说那是因为泄了真元之气,坏了“童子功”的缘故,但假若有一种上乘的内功,可以保住真元之气的,那么结婚又有何妨?乌蒙夫因为有此一念,所以云游天下,一心一意想寻觅一种正宗的更上乘的内功,十余年来,却没有寻到。他少年之时曾听澹台灭明谈起张士诚和彭和尚的旧事,听说彭和尚有一本遗书叫《玄功要诀》,虽然不知内容,但以彭和尚那么高的本领而书名又叫做《玄功要诀》,想必内中大有道理。是以他也想寻觅这本书。一月之前,他回到蒙古,碰到了也先手下的武士额吉多,说是已探出张士诚的宝藏和那本遗书都埋在苏州,关键则是在石英家中的一幅画图。额吉多知他曾是澹台灭明的师弟,便邀他相助,他无可无不可,便随了额吉多到沙涛的山寨,恰好遇到张丹枫,这才知道《玄功要诀》已给张丹枫取去。他是长辈,又自负是武林中成名的人物,自然不便向小辈要书,故此悄然而退。他对异族亦无好感,但他因专心一意要学上乘内功,对瓦刺与明朝的两国相争之事,亦不甚关心,但他也不愿张丹枫毁在额吉多与沙涛的手里,致使奇书落入蒙古武士的手中,故此他退出了沙涛的山寨之后,却又暗地里去向金刀寨主报信。

至于金钩仙子林仙韵,虽然表面没显露,心中对乌蒙夫也是念念不忘。她在师门十年之后,武功已有成就,上官天野遣她下山,自立门户,她就在雁门关外的一座山中,潜心苦练,也不收徒弟。乌蒙夫几天之前找到了她,两人提起别后之情,各自凄怆。但禁于师门的约束,仍不敢谈婚论嫁。后来乌蒙夫说起,说是探得玄机逸士有两个弟子,即将出关,林仙韵道:“师父十年来心愿,就是要胜过那玄机逸士,只不知这几十年来,玄机逸士又创了什么奇特的武功。他也想门下的弟子胜过玄机逸士的弟子,好替他争光。你我不如到雁门关外,邀斗玄机逸士的那两名弟子,胜了固好,就是不能胜,也总可以探出一些虚实,为师门立一大功。也许师父就因此会让你重列门墙了。”乌蒙夫给她说动,便同到雁门关外一个险要之地拦截,乌蒙夫本探听出玄机逸士那两名弟子,是一男一女,但截到之时,却只见潮音和尚一人。这就是乌蒙夫与潮音和尚相斗的前因后果。

无巧不巧,双方正在激战之时,谢天华策马来到,叫道:“潮音师兄,你且歇一会儿。”青钢剑一亮,便向金钩仙子林仙韵挑战。潮音和尚向谢天华瞥了一眼,意颇不忿,但也不言语。

林仙韵道:“你是谢天华吗?”谢天华道:“不错,谢天华正是区区。”林仙韵道:“我素闻玄机逸士门下,以谢天华的武功最强,今日你来得正好,我也想见识见识你的武功。”左手一起,霍地便是一钩,谢天华反手一剑,身随剑势,一牵一引,林仙韵被他带动两步,金钩几乎脱手,不禁大吃一惊。须知钩夺之类的兵器,本来是用以克制刀剑的,而今林仙韵的金钩反被谢天华的青钢剑所克,事属反常,哪得不惊!谢天华剑随身转,滴溜溜地转了半个圆圈,剑把一翻,剑身贴着金钩剑尖便刺敌腕,这一招正是百变玄机剑法中的一个最精妙的招数。林仙韵右手剑招已发,一招“玉女穿针”,疾刺谢天华胸口的“玄现穴”,这是“围魏救赵”之策,要迫谢天华撤剑回救。谢天华心中暗笑:“我焉能给你刺着?”身形略略一偏,剑身仍然黏着金钩,剑尖往上一挑。哪知就在这刹那间,林仙韵趁着谢天华稍失平衡,金钩一拉,霍地便脱了出来,剑光一晃,改刺为抹,一招“平沙落雁”,横削过去,这两下手法,利落干净,拿捏时候,不差毫发,将下风之势立刻扭转过来。谢天华也不禁失声赞好,道:“金钩仙子,果然名不虚传!”横剑一封,将金钩银剑一齐荡开,青钢剑左起右落,一口气连削八剑,都用同一手法,看来毫不出奇,但八剑一气呵成,竟把林仙韵迫得只能招架,心中也自暗暗佩服:这谢天华的武功果然比他的师兄要高明许多。

谢天华动手之时,张丹枫也与乌蒙夫再度交手,这回是张丹枫单独接战,有意相让,不用双剑之力迫他。本来张丹枫不是乌蒙夫的对手,但乌蒙夫先战潮音和尚,后战张丹枫与云蕾气力消耗不少,三十招之内,竟然占不了张丹枫的便宜。

谢天华斜眼一瞥,见爱徒武功精进,好得出奇甚是惊异,哈哈笑道:“乌蒙夫,你连我的徒弟也战不下吗?”乌蒙夫大愤,呼呼呼连扫三掌,在掌风剑影之中,欺身直进,运一指禅的功夫,刺探张丹枫的穴道,着着抢攻。张丹枫机灵之极,急忙缩小圈子,仗宝剑之力,护着全身,乌蒙夫攻势虽然强劲,迫切之间,也破不了张丹枫的守势。

过了一会,双方已斗了七八十招,谢天华剑势纵横,将林仙韵迫得连连后退,显然占了很大的优势,乌蒙夫也已抢得上风,但张丹枫却还能自保。谢天华哈哈大笑,道:“乌老二,快一百招啦,你还胜不了我的徒弟吗?”

乌蒙夫战一个小辈不下,自觉甚难为情,又见林仙韵处在下风,不再恋战,强笑解嘲道:“谢天华,你的徒弟果然名不虚传,我看你也不见得比他高明多少。我对有本事的后辈素来爱惜,就让他喘一口气吧,今日不必再斗了,改天我再向你领教。”与林仙韵先后跳出圈子,向西北奔走。谢天华听他们自去,笑对张丹枫道:“你哪儿学来的这身武功,再过两年,我真不敢再做你的师父啦!”又对潮音和尚道:“今日咱们虽然稍占上风,但这两人的功夫,确是武林罕见,徒弟尚且如此,那上官老怪的武功,实属深不可测,咱们的师父不想与他亲自动手,我只怕我与四妹二人,联剑斗他,也难保不落败呢。”

张丹枫正想向师父说明得到彭和尚遗书之事,忽见潮音和尚面色铁青,道:“哼,你还记得师父么?”谢天华道:“师兄你说什么?”潮音和尚道:“我还以为你今日不来了呢?”谢天华道:“师兄,你是怪我来迟了么?”潮音和尚道:“云蕾,你来得正好,你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云蕾怔了怔,旅途中忘记时日,但前昨两晚,都见月圆,想必不是十五,就是十六。张丹枫道:“今日是正统十三年十月十六。”云蕾猛然省起,今日正是她爷爷死难的第十周年。当日情景又一幕一幕地从脑中闪过,本已模糊了的情景,突然间又清晰起来,珠泪不禁簌簌而下。

潮音和尚道:“谢天华,咱们十年之前在这里说了什么话来?”谢天华道:“咱们当日在这里击掌为盟,一个抚孤,一个报仇。你要将云靖的孙女带回去交给四妹,抚养成人,我要到瓦刺去杀张宗周。”潮音和尚昂头冷笑,道:“原来你也还记得如此清楚。云蕾你过来。”云蕾挪前两步。潮音道:“你瞧,这当日的女娃儿如今已成了一名出色的女剑客啦,我该做的已经做了。你呢?你将张宗周的首级带来没有?”谢天华答道:“没有!”潮音和尚哼了一声,道:“原来你是贪图富贵腆颜事敌啦!”呼的一杖,就向谢天华当头扫下。谢天华一闪闪开,道:“且慢,四妹呢?她来了没有?”潮音和尚勃然大怒,喝道:“你敢自恃武功,欺压师兄吗?我不要四妹帮手,先就要将你打三百禅杖,你有胆欺师灭长就亮剑将我杀了!”谢天华道:“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料想四妹该与你一齐来到为何却不见她?”潮音和尚本来是约了师妹叶盈盈一同出雁门关,找谢天华算帐,潮音和尚马快,所以先到。但想起耽搁了这么些时候叶盈盈也该来了,不觉也是一怔。谢天华道:“等到四妹来了,咱们再把话说清楚。”潮音和尚火气又起喝道:“哈,原来你眼里就没有我这个师兄了吗?”大喝一声,当头又是一杖!

潮音和尚性子暴躁之极,动手不能自休,不由分说,呼呼呼,一连扫了七八杖,把谢天华弄得啼笑皆非,迫得施展最上乘的内家功夫,袍袖一挥将潮音和尚的禅杖裹住,笑道:“丹枫,你也来得正好,你向二师伯说去。”潮音和尚道:“张丹枫的事情我也知道大半,他倒不愧是个好男儿。但父还父,子还子,龙生九种,父子兄弟,各各不同。张宗周终归是瓦刺的丞相,是通番卖国的奸贼。此事与张丹枫无关,我只问你背盟之罪。”潮音和尚连珠炮般的发话,简直不容旁人置喙,话尚未完,禅杖一抽,又向谢天华劈头打去。伏魔杖法展开,有如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连续不断,看来似乎非把他的禅杖夺出手去,难以自休。

谢天华连连苦笑,左闪右躲,张丹枫咳了一声,想起此事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正待委婉陈辞,忽听得一声怪响,掠过空际,其声呜呜类似胡人的号角,但却尖锐的多。云蕾面色一变叫道:“大哥你随我来!”张丹枫道:“什么事情?”话犹未了,谢天华袍袖一挥,将潮音和尚的禅杖荡开,身形一起有如鹰隼穿林,只一掠就掠到了潮音和尚的那匹白马身边。那白马似是吃了一惊,昂首人立,前蹄疾踢,谢天华跃上马背一按白马颈项,轻轻一拍,那马四蹄疾奔,嘶鸣不已,似是不服,但却无可奈何。潮音和尚大怒,喝道:“你敢偷我的宝马逃跑?”其实这白马本来是谢天华偷与他的,他急不择言,张丹枫听了也不觉好笑。

但见云蕾早也飞身上马,向前疾奔,在马上回头,不住地向张丹枫招手。潮音和尚叫道:“丹枫,让你的白马给我。”张丹枫笑道:“二师伯,你今日耗尽精神,歇一歇吧,回头我再向你请安。”飞身上马,不理潮音,一股劲地向前追赶,潮音气得暴跳如雷,只得要了谢天华的坐骑。但前面这三匹马,都是世所稀有的宝马,谢天华乘来的黄骠马,虽然也是蒙古良驹,却是望尘莫及。

张丹枫的照夜狮子马最快,不一刻就赶过了师父,谢天华虽已制服那匹白马,但还未熟,一路走一路挣扎,反而落在云蕾的马后。张丹枫道:“师父,什么事情?”谢天华挥手道:“你跟云姑娘先去,不必问。”张丹枫拍马疾追,不一刻又赶上云蕾,只听得空际怪声摇曳,一长一短,越听越清楚了。张丹枫与云蕾并辔飞驰,过了一会,那怪声急促地响了几下,以后便不再闻。云蕾花容变色,侧耳倾听,“咦”了一声,道:“大哥,这声音怎么就没有了?”张丹枫忍耐不住,又问道:“小兄弟,这到底是什么事情?你神色慌张,所为何来?”

云蕾道:“我的师傅遇险!”张丹枫吃了一惊,道:“你的师傅?”云蕾道:“不错,这声音是我师傅发出的告急声音只有我和三师伯听得懂。”张丹枫道:“你师傅的武功,当今之世,能及得上她的,也不过有限几人,怎么她会遇险?”云蕾道:“这确是她发出的告急声。”小寒山上有一种修竹,弄成吹管,发声尖锐,十里之内,都可听见,加上飞天龙女深湛的内功,一吹起来,在僻静之地,二十里外,也可传到。飞天龙女在还未受罚面壁之前,曾将它弄为玩具,戏对谢天华说过以后如遇有什么急事,就用这竹管发声招唤。到了云蕾上山之后,两师徒在空山中同度十年,无话不谈,所以云蕾也知道这吹管的功能。其他同门,则是无一知晓。

吹管之声忽止,那当然是给敌人毁了,甚或遇了险也说不定。张丹枫不觉心中一怔:上官天野远在蒙藏交界的深山,除了是他,当今之世,能制服飞天龙女的,恐怕就只有她的师父玄机逸士,其他的人连澹台灭明、谢天华等都算上,最多也不过打个平手。那么难道是上官天野来了么?以他的辈分地位,若说要为了为难一个后辈,万里迢迢地赶来那实是难以置信。但除了是他,却又是谁?谁能有那么高的本领?云蕾也是如此想法神情越见惶恐。那吹管之声止了,两人不知向何方追寻,云蕾道:“大哥,这怎么办?”刚才的声音自群山之中发出,经过回旋震荡,不比空旷之地,容易辨别方向,张丹枫也不知该怎么办。

忽见前面两骑奔驰,原来张、云二人马快,竟赶上早就走了的乌蒙夫与林仙韵。乌蒙夫回首笑道:“张丹枫,你们还要□杀吗?”张丹枫道:“不敢,请问这里可是住有一位世外高人?”乌蒙夫笑道:“世外高人,岂是你们所能见的?”张丹枫道:“不管他见是不见,但求前辈指引。”乌蒙夫道:“你倒很有礼貌,三妹你问一问。”金钩仙子林仙韵发声长啸,过了一阵,只听得另外一种啸声从天而降,入耳撼心,就如有人在耳边发啸一般,功力之深,实是不可思议。林仙韵摇了摇头道:“这位高人,今日什么人也不见。”

但距离已近,不比方才,张丹枫已听出是从附近一个山头发出来的,的拱手道:“多谢指引!”与云蕾策马疾奔。林仙韵道:“你们不得允可,私闯上去,想找死么?呀,你们年纪青青,死了岂不可惜?”张、云二人哪肯听她唠叨,策马如飞不一刻就到了山脚,将乌蒙夫与林仙韵远远抛在后面。两人将马放了,施展轻功提纵之术,疾行上山,上到半山,山风吹来便闻得一楼异香,沁人心脾。云蕾道:“这是我师傅日常用的自制的‘百花香’!”张丹枫听了,心里一宽,飞天龙女果然是在此地了。两人更加快脚步,不一刻就到了峰巅。正是:

惊听异声天外唤,山中又再遇奇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