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百年霸业随流水 一片机心起大波

空空儿与王伯通相对而坐,恣意谈论,旁若无人,面对这一场舍死忘生的恶战,意是视同儿戏一般。那少女得他从旁指点,剑招越发凌厉。

本来窦家兄弟以五敌一,足可以胜得那少女有余,虽然折了一个窦令湛,而窦令符又因上场轻敌,先被削去了一条臂膊,但剩下四人七臂和她恶斗,也仍是旗鼓相当。可是段珪璋夫妇一走之后,窦家寨人人都知道大势已去,空空儿纵然敛手旁观,已足令窦家四虎心惊胆战,更何况他还在不断地指点那少女如何应战。

窦令侃又惊又怒,一咬牙根,双牌一磕,使出了一招与敌偕亡的恶招,向那少女撞去,他身材高大,连人带牌,就似一座山似的压下来,空空儿叫道:“伏地回龙剑!’那少女应声倒地,短剑横披,但听得“咔嚓”一声,窦令侃的左脚自膝盖以下,已给她削掉,那少女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脚尖一挑,又把窦令策的单刀踢飞,矫声笑道:“爹爹,留不留活口?”王伯通还未曾答话,只听得窦令侃已在大声喝道:“王伯通,我身为历鬼亦必报仇,我岂能向你求饶!”猛然间反转金牌,朝自己的顶门一磕,登时脑浆进流,死于非命。

铁摩勒目睹义父惨死,心胆皆裂,痛不欲生,拔出佩刀,便要上去与那少女拼命,他脚步刚刚移动,忽觉手腕一麻,登时浑身酸软,动弹不得,话也说不出来,回头一看,却是南霁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臂,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摩勒,你千万不可妄动!”

王伯通沉声说道:“放虎容易捉虎难,窦家五虎反正是不服咱们王家的了,斩革除根,一个不饶!”那少女道了一声:“遵命!”又娇声笑道:“窦家伯伯,我奉了爹爹之命,今日给你们送行啦!”反手一剑,窦令策应声倒地,窦令符红了双眼,怒扑而来,那少女短剑一送,直插入他的心窝,还有一个窦令申,武功仅次于他的大哥,猛地喝道:“王伯通,我与你拼了!”不待那少女追来,便即飞身而起,抡拐向王伯通的顶门击下。那少女身手矫捷之极,拔出短剑,也跃了起来,如影随形,王伯通哈哈笑道:“窦老二,我还要多活几年呢!你先去和兄弟们相聚吧。”窦令申的铁拐刚要击下,只觉背心一凉,那少女的短剑已插入了他的背心。

南霁云见那少女如此凶狠,虽说他对王、窦两家都无好感,也禁不住大为愤怒。

聚义厅里还有十几个大头目,都是追随窦家多年、忠心耿耿的部下,这时尽皆红了眼睛,不顾死活,向那少女扑去。那少女展开凌厉无前的剑法,宛如晴艇点水,蝴蝶穿花,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在人丛中穿来插去,每出一剑,都是刺向对方的关节要害,不过片刻,地上已是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一堆。王伯通皱皱眉头,说道:“窦老大能令这些人为他卖命,确是不愧绿林领袖,令人叹服,他死也应该瞑目了。”

南霁云紧咬牙关,极力抑制自己,心里不停地向自己说道:“我绝不能卷入这场漩涡!”他拉着铁摩勒,趁这纷乱之中逃出。

忽地剑光一闪,那少女斥道:“往哪里走?”手起剑落,竞然是一招极狠毒的招数,向南霁云刺来,南霁云一侧身,双指贴着剑脊一推,那少女虎口发热,怔了一怔,南霁云护着铁摩勒已与她擦身而过。

那少女喝道:“你是谁?”短剑一招“白虹贯日”,再度指到了南霁云的背心,这一剑来得更其凶狠,南霁云反手一刀,只听得“嗤”的一声,紧接着“咣”的一响,南霁云的衣裳给她挑破,那少女的短剑亦已给他荡开。南霁云拔刀还招,回身旋步,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已经是快到了极点,但那少女出剑在先,他拔刀在后,仍然不免吃了点小小的亏。

那少女给他的宝刀一击,短剑险些脱手,亦是大吃一惊,当下一个飞身,再越过南霁云的前头,回身拦住他的去路,笑道:“想不到窦伯伯还埋伏有一个高手在此,通上名来,咱们再比划比划几招!””

南霁云暗自叹惜:“小小的年纪,手段却如此狠辣,只怕将来武林中又要多了一个魔头了。”

那少女笑道:“你怎么不说话?是怕我的空空儿叔叔么?你不用谎,我不要他帮忙便是。你究竟是什么人?”

南霁云横刀当胸,朗声说道:“魏州南霁云!我是护送段大侠来的,并非窦家寨请来的帮手!我也不想理会你们两家的纠纷。只是姑娘着执意要赐教么,那南某也只有奉陪便是!”

王伯通啊呀一声叫了起来,“原来是南大侠,燕儿,不可无礼!”

那少女叫道:“刀伤我大哥的原来就是你么?爹·”似是想求父亲许她出手,王伯通只听了一个“爹”字,便沉声喝道:“燕儿,你回来,不可多事。”

王伯通站了起来,向南霁云施了一礼,说道:“日前小儿有所不知,冒犯虎威,还望恕罪。”说话和蔼,彬彬有礼,前后判若两人,南霁云好生诧异。

江湖上讲究的是个面子,有话道的是:“人敬你一尺,你敬人一丈。”因此南霁云纵然对他不满,也只得抱拳还礼道:“南某也不知是王寨主的公子,惶恐,惶恐!”顿了一顿,续道:“南某与段大侠同来,也得随他同去,不知王寨主可肯放我走么?”

王伯通笑道:“南大侠既然不是窦家的人,此事与你无关,我焉敢强留。”要知南霁云交游广阔,不在段珪璋之下,而且他的师父磨镜老人乃是武林三老之一,本领之高,人所难测,故此王伯通要给他几分面子。

南霁云道:“如此,多谢了。”拖了铁摩勒便走。王伯通忽道:“这个少年请留下来!”

南霁云吃了一惊,急忙说道:“他也不是窦家的人。”

王伯通道:“他不是铁昆仑的儿子,小名唤作摩勒的么?据说他是在窦家长大的。”南霁云道:“不错。他虽然在窦家长大,究竟不是窦家子弟,还望王寨主高抬贵手。”为了铁摩勒的缘故,南霁云第一次下气求人。

铁摩勒已经被南霁云点了哑穴,不能说话,但却是瞪着眼睛,狠狠地望着王伯通。

王伯通冷冷说道:“南大侠,你既知道他的来历,却不知道他是窦老大的义子么?这也算得是窦家的人了。”

空空儿笑道:“这小娃儿胆量倒大,你瞧,他对你怒目而视,敢情是正将你很入骨髓呢!”王伯通“哼”了一声,空空儿道:“且听他如何说?”双指一弹,随手发出一粒铁莲子,替铁摩勒解了穴道。

铁摩勒怒声喝道:“王伯通,你要是怕我报仇,就赶快把我杀了!”南霁云怕他上前拼命,紧紧握着他的手臂。

空空儿道:“王大哥,这娃儿真会说话,你若不放,反显得你惧怕于他了。”王伯通无可奈何,挥手说道:“好,你走吧!我等你来报仇便是!”南霁云急忙携了铁摩勒闯出寨门,但见漫山遍岭都是窦家寨的喽兵,这些人是不愿归顺王家,各自逃命的。南霁云拖着铁摩勒,展开陆地飞腾的轻功,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将喽兵抛在背后,但前面却仍然没有发现段珪璋的影子。

铁摩勒忽然停下步来,号陶大哭。南霁云知他满腔悲愤,索性计他先哭个痛快,然后再慢慢劝解道:“你义父一家都是在刀尖上讨生活的人,不是他杀人家,便是人家杀他,你要想开一点。”铁摩勒道:“话虽如此,但总不该死在王伯通那老贼父女之手。你看他今日要斩尽杀绝那般狠劲,做了绿林领袖,只怕比我义父还要凶暴得多。”南霁云叹口气道:“绿林中能称得上侠盗的又有多少?你父亲算是一个,通州的快马姚算是一个,其他的就很难说了。我劝你把今日之事当作一场噩梦,过去了就算了,你从此也不要在绿林中再混下去了。”铁摩勒道:“我义父于我有十年养育之恩,此仇我岂能不报?”南霁云知他正在气愤上头,劝也无用,便道:“你若执意报仇,那就更当爱惜身子。王伯通刚才放你,并非出于心愿,你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才是。”

铁摩勒霍地站了起来,擦干眼泪,道:“南叔叔,你说了这许多话,只有这几句我听得进去,我是直性子的人,你不怪我吧?”南霁云暗暗叹息,心道:“似这等绿林中的冤冤相报,真不知何时始了?”当下说道:“你性情刚强,自是英雄本色,但刚则易折,而且也应该用在正当的地方。咳,这些话我知道你目前还是听不进去,待再过几年,要是咱们还能相聚的话,我再慢慢和你说吧。现在,咱们可得先找你的段叔叔去。”

走了一会,忽见前面一彪军马,打着一个绣有“王”字的大旗,王伯通的儿子,坐着一匹高头大马,得意洋洋,顾盼自豪,但他脸上青肿了一大块,好像刚刚和人打了一架似的。

原来他是带领人马来接收窦家寨的,在半路上碰到段珪璋夫妇,被窦线娘打了他一弹子,现在来到山下,又碰了南、铁二人,不觉一怔,心道:“空空儿是怎么搞的,怎的都让他们漏网了?”

前头那几个头目认得铁摩勒,纵马上来拿他,铁摩勒一声大喝,先迎了上去,南霁云急忙叫道:“不可!”说时迟,那时快,铁摩勒已握着向他刺来的长矛,将一个头目从马背上扯下,幸而南霁云叫得及时,铁摩勒一撒手,将那支长矛插下,就在那头目的颈项旁边,要不是南霁云阻止,这一下他就要把那头目钉在地上。

南霁云朗声说道:“王少寨主,你意欲何为?可是要和南某再见个高下么?”那黄衫少年望了他们一眼,忽然哈哈大笑。

铁摩勒怒道:“你狂什么?你家也不过是仗着个空空儿罢了。”那黄衫少年道:“是我爹爹放你们走的不是?”他见南、铁两人衣裳整洁,身无伤痕,要是曾和空空儿交手,决不可能这样全身而退。南霁云面上一红,道:“是又怎样?莫非你不服气,要将我们留下么?”那黄衫少年笑道:“我是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不过,你也不必在我的面前再逞好汉了。我爹爹既然放你下山,你就尽管走路吧!”令旗一摆,左右让开,南霁云不知怎的,自从那日之后,一直就对这少年有憎恶之感,如今听了他这番讥刺,怒气更增,刚要发作,猛地心头一跳:“我刚才还劝铁摩勒不可轻举妄动,怎的我却反而失了常态了。”当下把冲到口边的回骂咽了下去,携了铁摩勒便走。

再走了约莫十里光景,南霁云眼利,远远瞧见前面一棵树下有两个人,正是段珪璋夫妇。南霁云唤道:“大哥、大嫂,小弟和摩勒来了!”段珪璋应了一声,声音苍凉之极,窦纷娘目光呆滞,默然不语,直听到铁摩勒在她面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才好似在噩梦中醒来一般,全身抖了一下,颤声道:“怎么啦?他们,他们·”铁摩勒哭道:“我义父死了,四位叔叔也全部死了。姑姑,你,你·”窦线娘知道铁摩勒是要请她报仇,面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沉声说道:“是空空儿下的毒手么?”铁摩勒道:“不,是王伯通那个女儿,这小丫头比空空儿还要狠毒三分。姑姑,你·”窦线娘神色如冰,冷得令人心里发抖,铁摩勒不觉噤声。

出乎意外,窦线娘并没有哭,但那神情比号陶大哭更要令人难过,过了好一会子,始听得她喃喃自语道:“我怎有面目见我的哥哥于地下?珪璋、珪璋·”

段珪璋凄然说道:“线娘,别的事情我可以从命,只有这一件事情,我不能从命。”他们夫妻俩心意相通,段珪璋知道妻子想说的是什么,而窦线娘也知道丈夫是为了守他与空空儿的信诺,决不肯为她兄弟报仇了。

窦线娘忽地抬起眼睛,说道:“大哥,我今生今世只求你一件事情了,这事情是你可以做得到的。”段珪璋道:“什么?”窦线娘道:“你虽然在村子里开过武馆,却并未收过一个真正的徒弟。我要你将摩勒收做衣钵传人。摩勒,你愿意拜你姑丈为师么?”段珪璋铁摩勒均是一怔,但随即两人都懂得了她的意思,铁摩勒立即跪下叩头,向段珪璋行拜师大礼。

拜师的大礼是要行三跪九叩首的,铁摩勒刚刚磕了一个响头,段珪璋忽地叫声:“且慢!”将他扶起。

窦线娘道:“怎么,你不愿收他为徒?”段珪璋道:“不,我这是为他打算。他应该找一个比我更高明的师父。”铁摩勒道:“姑丈,我但求学得你这手剑法,于愿已足。”段珪璋苦笑道:“即算你学了我全身的本领,也还是抵敌不过空空儿,又有何用?”铁摩勒道:“但若用来对付王家父女,那却是绰有余裕的了。我想王家也总不能永远留着空空儿做他们的保镖。”

要知段珪璋夫妇已向空空儿立下誓言,从今之后,不再管王、窦二家之事,所以窦线娘要丈夫收摩勒为徒,实是指望由铁摩勒代她报仇。段珪璋本意不愿再卷入漩涡,但一来为了不想妻子终生难过;二来他也是的确喜欢铁摩勒这天生的习武资质,因此踌躇再三,终于想出了两全之计。

段珪璋扶起了铁摩勒,却对南霁云道:“南兄弟,我想请你将摩勒携到襄阳,拜见令师,并请你代为进言,求令师破例将他收为门下。”南霁云道:“铁寨主生前与家师交情相厚,家师也曾屡次叫我打听摩勒的下落,这事十九可以如愿。”

段珪璋道:“摩勒,你我相处多时,如今分手在即,我虽然不能收你为徒,却有一件小小的礼物赠送给你,也算是我夫妻的一点心意。”说罢,将一本剑谱拿了出来,交给铁摩勒道:“这是我家传的剑谱,并附有我这二十年来学剑的心得,你拿去吧。其中重要的剑诀,我都曾经给你讲解过了,你仔细琢磨,以你的资质,学起来不会很费力的。”

铁摩勒惊道:“姑丈,这、这怎可以?我,我怎能要你的家传剑谱?”段珪璋道:“这本剑谱我已熟背如流,我的儿子又还小,你先拿去,要是我的儿子能脱灾难,将来长大成人,你再交回给他也还不迟。”窦线娘也道:“傻孩子,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还拘泥什么名义?姑丈不肯收你为徒,是为了有更好的安排,怕乱了武林班辈。你若能够好好的用这本剑谱,不辜负你姑丈给你的这番心意,我将来还要深深的多谢你呢。”铁摩勒双眼润湿,接过剑谱,重新叩了三个响头,算是行了“半师”之礼,郑重说道:“姑姑放心,摩勒决不能辜负姑丈、姑姑的心意!”窦线娘悲惨阴沉的脸色,这时才开始有了一丝笑意。心想:“他若得了磨镜老人的内功真传,再学全了剑谱上的六十四手龙形剑法,纵然未必胜得了空空儿,也可与之一拼了。”

段珪璋道:“南贤弟,摩勒今后托你照顾了。今番承你拔刀相助,长途护送,厚义深情,感激不尽。后会难期,唯望各自珍重。”四人挥泪而别。南霁云与铁摩勒一道,前往睢阳。段珪璋夫妇则北走凉州,上玉树山讨回孩子。

暂且搁下段珪璋夫妇不表。只说南、铁二人,为了提防王家父子临时变卦,再发追兵,匆匆忙忙的一口气又赶了十多里路,天色将晚,腹中饥渴,恰好路旁有间茶店,南霁云道:“咱们且进去暂歇一会,吃点东西再赶路。”

这类茶店多兼卖一些酒菜,有两个大汉正在里面喝酒,店门口系着他们的两匹坐骑,铁摩勒低声说道:“这两匹黄骠马倒是不俗!”

那两个大汉听得他说话的声音,抬头一看,登时双方都是一愕,坐在上首的那个大汉,更是“啊呀”一声的叫了出来。

原来这两个大议都是安禄山手下的军官,不知何故,却换了寻常百姓的衣服。南霁云认得那个叫喊的汉子,正是安绿山帐下四大高手之一的张忠志,另一个虽然不知名字,也是那晚在安禄山府中交过手的人。

那一晚南霁云闯进安府去救段珪璋,一口宝刀,杀伤了十几名武士,这两个人都是给他杀得丧了胆的,陌路相逢,大吃一惊,张忠志急忙起立说道:“南大侠,是你来了?你老人家好?”南雾云道:“没死没伤,怎么不好?你两人也好啊?”张忠志那个同伴,那晚给南霁云斫了一刀,伤口刚合,尚未痊愈,闻言甚是尴尬,却也只得拱手说道:“多承关注,彼此都好。”张忠志道:“那晚我二人是奉命而为,还望南大侠恕罪。”南霁云摆摆手道:“没什么,你们坐下来喝酒吧。”铁摩勒却瞪了他们一眼道:“喂,你们换了这身衣裳,敢情又是要偷偷摸摸的去干什么坏事?”

张忠志面色一变,连忙说道:“小哥儿取笑了。我二人是奉命去查办一件案子,故此乔装打扮。哎呀,时候不早,我们可得赶路了,夫陪,失陪,恕罪,恕罪!”铁摩勒道:“喂,什么案子?”张忠志道:“没、没什么,是乡下人两村械斗的小案子。”说话之间,已经跨上了黄骠马,南霁云道:“摩勒,不必多管闲事了,由他们去吧!”这两人如奉大赦,急忙快马加鞭,绝尘而去。

铁摩勒“哼”了一声,道:“这两人鬼鬼祟祟,支支吾吾,定然没有好事情。试想若然只是两村械斗,何劳安府的大武士出头弹压?”南霁云道:“你说得不错,这里面当然有鬼。可是咱们哪能有这些闲工夫去管他们?”

茶店主人是个年约五十左右的瘦长汉子,他听得那两个军官称呼南霁云做“南大侠”,似乎颇为留意,却也并不怎么惊诧,当下过来伺候,南霁云要了三斤汾酒,两斤卤牛肉,问道:“生意好么?”那店主人道:“托赖,托赖,这几天过路的客官很多,小店也沾光不少。”南霁云心中一动,铁摩勒已先问道:“都是些什么人?”那店主人笑道:“我瞧两位也是江湖人物,不瞒你们说,小店是只管做生意,不管客官是什么人的。这里靠近飞虎山,飞虎山的瓢把子(对山寨头目的通称),也曾在小店喝过酒呢。”

说话之间,道上又来了两骑快马,到了茶店门前,扔下一把铜钱,要了两碗热茶,在马背上匆匆喝了,便即继续赶路。铁摩勒悄声道:“这两个是线上的朋友,相貌似曾相识,却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了。”要知窦家寨中,每年前来参见窦家五虎的绿林豪客甚多,铁摩勒认得的也不少,不过因为铁摩勒是个未成年的大孩子,那些豪客,除非是特别和窦家相熟,窦令侃才会叫他出来相见,所以一些普普通通的小山寨头领,却并不认得铁摩勒。

不到一柱香的时刻,陆续来了几批客人,都是挂有腰刀,乘着快马的健儿,一看就知是绿林人物,他们都像刚才那两个人一样,匆匆忙忙地喝了条便走,店主人忙着在门口招待他们。这时南霁云也起了疑心,想道:“现在已是即将入黑的时分,这些绿林好汉,匆匆忙忙地赶路,为了何事?”

其中有一个似乎神色有点犹豫不定,在茶店门前歇足的时候,用黑道上的切口向同伴说道:“面前就是两条岔路了,你看咱们该上飞虎山呢,还是去龙眠谷?”他的同伴道:“我看是去龙眠谷好些,窦老大的交椅坐不稳了,咱们若是不接王家的帖子,日后只怕有祸。”

铁摩勒勃然色变,南霁云急忙按着他道:“趋炎附势是人之常情,此时此际,你还何必生这个闲气?”

铁摩勒道:“喂,店家,你可知道龙眠谷在什么地方吗?”那店主人拖长了声音道:“龙眠谷么?你问它作甚?”铁摩勒道:“我有好朋友在那儿。”那店主人道:“哦,原来如此,龙眠谷在西边离此约二十里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是三阳岗。”三阳岗正是那日南霁云遇着黄衣少年的地方。

铁摩勒眉头一皱,刚要说话,门外马嘶,又有两骑来到,这两个骑客却并不匆匆驰过,下了马走进店来要酒。铁摩勒睁大了眼睛,盯了他们一下,忽地离开座头,迎上前去,一把将那个大个子揪住!

那大汉吃了一惊,叫道:“啊呀,原来是铁少寨主,你,你怎么到了这儿了?”铁摩勒道:“史大叔,我正要问你呢,你却怎么也到了这儿?莫非也是要到龙眠谷去拜见新舵主么?”

这大汉名叫史彰,和窦家乃是世家,窦家寨在幽州各地的分舵事务,由他总管。另外那个人则是他的副手,名唤程通,也是窦令侃的亲信。

史彰道:“少寨王这是哪里话来?我史某岂能到龙眠谷献表投降?我正是要赶回飞虎山探听消息的。少寨主,你到了这儿,莫非。莫非大事已经不好了吗?”

铁摩勒道:“飞虎山总寨已经给王家毁了,我的义父和四位叔叔,都、都已归天了!”

史彰大惊失色,呆若木鸡,铁摩勒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既不愿投降王家,飞虎山你是不能再去的了,你从速派人到各处分舵传令,将兄弟们尽都遣散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明白吗?”史彰道:“是,我明白少寨主的意思。”

南霁云心头微凛,想道:“摩到年纪虽小,这番安排倒是有深谋远虑,看来他还有要为窦家作东山再起的打算。咳,这么一来,绿林里只怕还要大动干戈。”

铁摩勒再问道:“王家邀各地绿林首领前往龙眠谷,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可知道么?”

史彰道:“我也曾接到请帖,王家以前怕咱们去挑了他的大寨,因此本来是四方移动,并无定址的,最近才搬到龙眠谷来,这请帖上说他已灭了飞虎山的窦家寨,请各方豪杰,到龙眠谷来喝喜酒。当然明眼人都知道:喜酒为名,实则乃是要各处山头听他号令。”

铁摩勒“哼’了一声,满腔愤怒。想这王家的请帖是早已发出的了,可见他们搬到龙眠山来,就是为了就近指挥,要把窦家的地盘和部属全都并吞,而飞虎山窦家寨的被消灭,也早已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这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分,史、程二人酒也无暇喝了,匆匆辞别。那店主人听说铁摩勒是飞虎山的少寨主,面色大变,急忙说道:“哎呀,原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少寨主,我劝你速速远走高飞,此地离龙眠谷很近呀!”

铁摩勒冷冷说道:“你不用担心害怕,我现在就走,不会连累你的。”

就在此时,大路的东西两头,各来了一骑,在茶店门前相遇,一个是魁梧大汉,一个是面白无须的中年人,那大汉拱手道:“杜兄,你可是到龙眠谷么?”那中年人笑道:“不,我这样的无名小卒,王伯通哪能知道我,我是到韩庄去的。”

那大汉道:“杜兄,你是真人不露相,乐得自在逍遥,独往独来,无牵无碍,小弟羡慕得紧。论理小弟也该到韩庄拜寿的,只是我已经在这幽州境内安窑立柜,不能不到龙眠谷去敷衍一番。”他们两人用江湖切口谈话,铁摩勒一听便知那大汉是个山寨寨主,那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则似乎是个江湖游侠。

那中年人笑道:“如此,只好各行其是了。但盼周兄千万不要在人前提起我和韩庄主的名字,免得惹出麻烦。”那大汉道:“我理会得。”说罢,喝了一碗热茶,便即匆匆策马而去。

那中年汉子却好整以暇的系好坐骑,进店喝酒。南霁云本来就要走的,却忽然停了下来,向那中年汉子上下打量,两人对望了几眼,同声叫道:“真是巧遇了!”“南八兄,你怎的到了这儿?”“杜三哥,你怎的也到了这儿?”

南霁云道:“摩勒过来,见过这位杜叔叔,江湖上人称金剑青囊杜百英的就是他。”原来杜百英是一位江湖游侠,剑术之外,兼擅医术,人称“金剑青囊”。只是他性情闲散,不喜留名,许多行侠仗义的事情,都是暗中做的,往往飘然而来,飘然而去,人所难知。故此,在江湖上的名头远远不及南霁云响亮。南霁云在七年之前见过他一面,当时,南霁云出道未久,是以前辈之礼去谒见他的,其后叙起师门渊源,才以平辈之礼论交。

南霁云道:“我刚从飞虎山下来,这位小兄弟便是以前的燕山铁寨主、铁昆仑的儿子。”杜百英沉吟半晌道:“这里不是叙话之所,咱们且边走边谈。”抢着会了酒钱,牵着坐骑,陪南、铁二人走路。

杜百英道:“天色已晚,两位准备在何处歇足?”南霁云道:“我们是走到哪儿算那儿。”杜百英道:“南兄,你可听过韩湛的名字吗?”

南霁云吃了一惊,道:“你说的可是天下第一的,点穴名家韩老前辈?”杜百英道:“正是。今日是他的六十寿辰。”南霁云道:“怎么,他就住在附近?”杜百英道:“从这里向南走三十里便到他家,咱们不如一道去给他贺寿吧?”南霁云道:“韩老前辈和家师甚有交情,只是小弟尚未见过。”杜百英道:“他的住址只有极少数的武林朋友知道,我知道他这几年深居简出,不见闲人。不过你自然例外。他也曾和我说起过和你的师父的交情,对你亦很夸赞,所以我才敢邀你同去。”南霁云道:“如此,我理该前往给他贺寿。只不知他住的地方离龙眠谷有多远?”

杜百英道:“一处在西,一处在南,和这里的槐树庄成鼎足之势,都是三十里路的距离。南八兄,你放心,距离虽近,却也无碍。韩老前辈在此隐居,连飞虎山的窦家五虎都不知道,何况那王伯通是新近才搬来龙眠谷的,谅他更不能知晓。”南霁云道:“我不是怕了他们,只是怕给韩老前辈招惹麻烦。”杜百英笑道:“韩老前辈也不是怕沾惹麻烦的人,不过是非到不得已之时,不想去碰他们罢了。你们刚从飞虎山下来,也许他正是要见你们呢!”话中似有深意,南霁云心中一动,当下加快脚步,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一个靠近山边的小村庄。

这时已是炊烟四起,暮色昏瞑。杜百英找到了韩家,拉了三下门环,高声报了自己的名字,韩湛亲自开门,笑道:“百英,你来迟了!”杜百英道:“韩老前辈,我给你请来了两位稀客啦!”

南霁云放眼打量,只见那韩湛虽然年已六旬,却是神光内蕴,步履安详,绝无半点老态,长须三络,一袭青衫,看来俨似画图中的高士。南霁云急忙上前施礼,说道:“磨镜老人门下南霁云给你老人家拜寿。”韩湛怔了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南世兄,我和令师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今日方始得见老友的爱徒,当真是意外之喜。你到这里,只当回家一般,不必拘束。哈哈,什么风把你吹来的?”铁摩勒随后也向韩湛叩头贺寿,韩湛将他扶了起来,问道:“这位小兄弟是·”南霁云道:“他是燕山铁寨主铁昆仑的公子。”韩湛道:“我和铁寨主生前也曾有几面之缘,在绿林人物中,他是我唯一钦仰的人,如此说来,都不是外人了。”

南霁云道:“铁老寨主过世之后,窦令侃将他收为义子,今日窦家寨被破,我和他一同逃了出来,幸遇杜兄,得知韩老前辈寿辰。”韩湛听了,眉心略蹙,却也并不怎样惊讶,似乎此事早已在他意料之中,说道:“你们来得合时,里面有几位朋友,刚才还正在谈论王、窦两家的事情,请进去叙话。”

韩湛做寿,只是几个最相熟的朋友知道,除了杜百英之外,只有四个贺客:青海萨氏双英,麦积石山的龙藏上人,和金鸡岭的辛寨主。前三人都是远道而来的知交,只有辛寨主是幽州境内的绿林大豪。

坐定之后,南霁云讲述空空儿和王家父女大破飞虎山的事情,众人听得连段珪璋夫妇也败在空空儿剑下,相顾骇然!

韩湛叹息道:“空空儿本来是个聪明绝顶的人,这番却是做事糊涂了。”龙藏上人道:“韩兄此话怎讲?”韩湛道:“他被王家利用而不自知,还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很正当,这岂不是糊涂吗?”

龙藏上人眉头一皱,似乎不大服气,想和韩湛有所争论,但他望了南、铁二人一眼,想起了铁摩勒是窦令侃的义子,便不再说话。原来他对王、奏两家都颇不满,比较起来,对窦家的恶感还更大一些,是以心中想道:“空空儿助王家争霸,最多是以暴易暴,这等绿林中的火并,本来就谈不到什么是非,也说不上什么糊涂不糊涂。”

南霁云问道:“韩老前辈敢情是和空空儿相识的么?”韩湛道:“何止相识,他小时候我还抱过他。”萨氏双英和杜百英等人都觉意外,杜百英道:“这几年来,江湖上给空空儿闹得天翻地覆,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想不到韩老伯却和他是世交。他的武功如此高强,不知是出自何人所授。”韩湛道:“他的师父是个当世异人,像我一样,姓名不愿为人所知,我和他也有一点点交情,请恕我为他隐瞒了。”歇了一歇又道:“可惜消息我知道得迟,空空儿又行踪无定,以至我不能事先去劝阻他。”

南霁云正想说话,忽听得门外有极轻微的声息,似是有夜行人来到,方自一怔,便听得韩湛说道:“芬儿,你回来了吗?这里几位叔伯都不是外人,进来相见吧!”

进来的是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女孩子,梳着两条小辫子,打着蝴蝶结,稚气未消,蹦蹦跳跳地进来,笑道:“爹爹,你交给我这趟差事可不好办啊,几乎给人瞧破,脱不了身。”正是:

韩家最小偏怜女,虎穴龙潭曾去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