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喜庆筵前来异丐 英雄会上破奸谋

韩湛道:“这是小女芷芬,刚从龙眠谷回来。”南霁云吃了一惊,韩湛笑道:“你先见过各位叔伯。”韩芷芬指着铁摩勒道:“他和我年纪差不多,我也要叫他叔叔吗?”韩湛笑道:“这小妞儿就是不肯吃半点亏,也怪我未把话说清楚。好,这两位你可以叫他们做哥哥。这位是镜磨老人的大弟子南霁云,这位是燕山铁寨主的公子铁摩勒。”韩芷芬道:“南大哥,江湖上都尊称你为大侠,我是久仰的了!”转过头来又对铁摩勒道:“我也曾听人说起过你,说你是绿林中的小星君,做事是又顽皮又辣手,我也是久仰的了!”

铁摩勒本来满怀愁绪,心事重重,给那女孩子调侃了几句,弄得哭笑不得,脸蛋通红,甚是尴尬。韩湛骂道:“油嘴滑舌,没一点规矩,我看哪,天下就没有比你更顽皮的了,还不快向世兄赔礼!”那女孩子学着大人的模样,检任一礼,说道:“小女子无知,说错了话,望世兄海量包涵。”满堂大笑。

韩湛道:“你闹够了没有,来说正经的话吧,你可见看了空空儿?”韩芷芬道:“说正经的,没有见着,却见着了一个大猴子。”韩湛道:“胡说八道,哪来的大猴子?”南霁云道:“韩姑娘说的莫非是空空儿的师弟精精儿?”

韩芷芬笑道:“到底是南大哥聪明,一听便知道我说的是像猴子的人,不错,那怪模怪样的家伙正是精精儿。

“我二更时分进了龙眠谷,谷里好不热闹,那些大大小小的噗罗正在吃什么庆功酒呢!王伯通和另外四个人另在一间厢房里喝酒,与大伙隔开,围墙外边有几株愧树高出墙头,枝叶茂密,我伏在槐树上,瞧得清清楚楚。我看见空空儿不在,就没有用你所教的暗号。”

韩湛道:“除了精精儿之外,还有三个是什么模样的人?”韩芷芬道:“一个是年约二十左右的少年,长得很像王伯通,额角青肿了一大块,似是给人打伤的。”韩湛道:“唔,这是王伯通的儿子王龙客。”铁摩勒道:“他额角上的伤是给我的姑姑用弹子打的。”韩芷芬道:“你的姑姑,哦,敢情是段大侠的夫人窦线娘?这么说,王家父女与空空儿大破飞虎山的时候,你是在场的了?”韩湛道:“不要岔开,等下再叫南大哥讲给你听。你往下说吧,还有两个呢?”

韩芷芬道:“还有两个是带着外路口音的陌生人,其中一个,左臂下垂,似是受伤未愈,举不起来。”南霁云吃了一惊,道:“这两个人是安禄山帐下的武士,受伤那个,名字我不知道,不过,他左臂上那一刀却是我斫的,未受伤那个则是安禄山帐下四大高手之一的张忠志。”韩芷芬道:“怪不得我听他们老是提到什么大帅、大帅的。爹爹,你料得不错,王伯通那老狐狸果然是和安禄山有来往。”停了一停,往下续道:“我一到就瞧见王伯通向那个大猴子,哎,精精儿敬酒,说道:‘今日大破飞虎山,是我生平最大的喜事,可惜你的师兄已回去了,我留也留不住,明日的盛会,缺他一人,却是一个遗憾。’

“精精儿道:‘我师已就是这个脾气,他好像很爱管闲事,但事情一完了,他立即飘然远去,从不称功道劳的。’

“左臂受伤的那个陌生人道:‘我们的大帅也久仰令师兄的大名,很想礼聘他,只是没有适当的人可作使者,不知阁下可代为说辞么?’

“精精儿摇头笑道:‘难!难!我师兄那个脾气,怎么受得了拘束?休说是你家大帅,就是皇帝老儿只怕也请不动他。’

“那张、张什么,(南霁云插口道:“那人叫张忠志。”)说道:‘王寨主,你这次是真够面子了。’王伯通笑道:‘一来我和他过世的父亲有点交情,二来嘛,十多年前窦老大曾干过一件非常狠辣的、黑吃黑的事情,杀了挑阳沙庄主一家,这沙庄主是空空儿长辈亲戚,所以我和他一说要去挑飞虎山的窦家寨,他便立即答应了。’那张忠志哈哈笑道:‘这也该是王寨主马到成功,以后咱们的大帅还要多多仰仗你呢。’王伯通道:‘好说,好说。这是彼此有利之事,老夫要依靠你家大帅的地方更多呢。’接着又对精精几道:‘如此说来,令师兄不在也好,我怕他对这件事情,不会同意。所以我也未曾告诉他。’精精几道:‘王寨主放心,我自会替你善为说辞,我师兄纵不赞同,大约也不会作梗的。’王伯通马上又向精精儿敬酒,大说了一通拜托、拜托、劳驾、劳驾的说话。”

韩芷芬将夜探龙眠谷的所见所闻,一口气说到这里,方始歇下来喝茶。韩湛面色沉重,缓缓说道:“我刚才惋惜空空儿被人利用,现在各位大约明白了吧?简单的说,就是安禄山想做皇帝,一方面他拉拢各地边军的胡人将领,一方面和王伯通勾结,待王伯通成为绿林盟主之后,希望到他举事之时,这班绿林好汉也为他所用!”

龙藏上人道:“哦,原来如此!我起初还以为韩大哥偏袒窦家呢。这么说来,王伯通的确是要比窦令侃更坏了!”话说了出口,方觉失言。南霁云道:“大师的评语公允得很。可惜我段大哥还未知道这件事情。他对于这次飞虎山之行,倒是后悔得很呢。”韩湛道:“芬儿,你探听到这个消息,有用得很,后来呢?还听到他们说些什么?”

韩芷芬道:“后来嘛,我碰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韩湛道:“怎么?是给精精儿发觉你了?”

韩芷芬道:“我也不知道他发觉的是哪一个?”杜百英道:“怎么?难道还有一个这样大胆的人,敢到龙眠谷去窥探吗?”

韩芷芬已经接续说道:“我听到这里,心头一跳,树枝摇动,树叶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响,那精精儿好不厉害,立即听了出来,酒杯一摔,高声叫道:‘外面有人!”’

韩湛奇道:“精精儿轻功卓绝,你是怎么逃脱的?可是打出了我的名号来么?”

韩芷芬笑道:“精精儿没有出来,我也未曾打出你的名号。我的运气太好,逢凶化吉,碰到了救星啦!”

韩湛道:“是哪一位武林前辈搭救你的?”在他想来,能够在龙眠谷救人的,当然是武林前辈无疑了。韩芷芬笑道:“爹爹,这次你猜错了,救星是一位美丽的姑娘,比我也大不了几岁。”韩湛道:“这可真是奇事了。那姑娘是什么人?”韩芷芬道:“爹爹,你别心急,听我慢慢道来。”她模仿说书人的口吻,慢条斯理地说道:“就在那个时候,王伯通的儿子突然摆了摆手,低声说道:‘这是我的一位相熟的朋友,不用惊慌,待我请她进来便是。’“我正在惊奇,心道:‘这小子怎么认识我的?’说时迟,那时快,他已跳出围墙,槐树下忽然现出一位美貌的姑娘,敢情她也是像我一样,早已藏在树上。

“那姑娘一见王龙客出来,便即冷冷说道:‘王公子,原来你还是王少寨主,当真是失敬、失敬了!’王龙客甚是尴尬,讷讷说道:‘夏姑娘,非是我对你隐瞒身份,这,这!’这时我方知道那美貌的姑娘姓夏。

“那夏姑娘不待他把话说完,便冷笑道:‘你是什么身份,与我无关。我只问你,你们把我的段伯伯怎么样了?’王龙客道:‘哪位是你的段伯伯?’夏姑娘道:‘段大侠,段珪璋!”’

南霁云心头一震,想道:“这少女不是别个,定然是夏凌霜了!呀,她果然和王伯通的儿子甚有交情!”

韩芷芬继续说道:“那王龙客似乎是怔了一怔,说道:‘原来那段珪璋是你的长辈,他,他们两夫妇……’那夏姑娘连忙问道:‘怎么样了?’王龙客拖长了声音道:‘他们打不过空空儿,逃跑了!’那夏姑娘道:‘这话可真!’王龙客道:‘我骗你作什么?我们可并不是胡乱杀人的强盗!’那夏姑娘道:‘他们逃向何方?’王龙客道:‘大约是回家了吧?’那夏姑娘道:‘好,要是我找不到他们,再来和你说话!’王龙客忙着去追她,我也就趁机会溜走了。”

韩湛吁了口气说道:“如此说来,那位夏姑娘是为了段大侠而去夜探龙眠谷的,想必也是我辈中人,你为何不邀请她到这里叙叙?王伯通儿子的武功我是知道的,若然真打,你打不过他,若论轻功,他比不过你。听你说的情形,那位姑娘的轻功又要比你高明许多,王伯通的儿子定然追不上她。难道她不肯和你见面吗?”

韩芷芬道:“爹爹料得不错,那王龙客果然追不上她,我离开龙眠谷不到五里,就望见他垂头丧气的回来了。他没有发觉我,当然我也不便去惹他。后来我约莫走了五六里路,忽听得前面马铃声响,却原来是那位夏姑娘换乘了一匹白马,回头来找我。”

韩湛道:“她怎么说?”韩芷芬道:“她先问我是不是窦家的人,我说不是。她再问我是否认识段大侠,我又说不是。她便问道:‘那么你到龙限谷来什么?’我心想她是个好人,不用瞒她,便直率的对她说,是奉了爹爹之命来找空空儿的,并邀请她到咱们家里暂住一宵,好大伙儿没法帮忙她找段大侠。她面色一变,不待我把话说完,便哼了一声道:‘我没有这些闲功夫。’快马加鞭,立即便走,弄得我好生没趣。瞧她的神情,对那空空儿似乎也有仇。”

韩湛笑道:“她大约是有所误会了,不过,也忒性急一点。”

萨氏双英和辛寨主等人议论纷纷,他们都是在江湖上见多识广的人,却猜不到这少女的来历。铁摩勒想说话,南霁云给他打了一个眼色,铁摩勒立即会意,可是心里却暗暗纳闷,不知南霁云何以不让他透露这位夏姑娘的身世。

韩湛道:“暂且不去管这位夏姑娘,听芬儿所探听到的消息,那王伯通与安禄山暗中勾结,证据已经是很确凿的了,那么,咱们该怎么办?”

金鸡山的寨主辛天雄是个烈性的人,立即说道:“王伯通想做绿林盟主,这也还罢了,要咱们跟从他为胡儿打天下,那却是万万不能!”

萨氏双英道:“只是他这个阴谋,绿林中的众弟兄尚未知道,咱们先得揭穿他这个阴谋,弟兄们才不会让他牵着鼻子走。”

辛天雄道:“话说的是,却怎么样去揭穿他呢?”

杜百英一直在旁沉思,这时方始说道:“辛寨主,王伯通也有请帖给你的,是不是?”辛天雄道:“不错。咱家却不怕他,偏偏不去赴地的宴会。”杜百英笑道:“还是去的好。我们充作你的随从,跟你一同去。韩老前辈,你看这计策可使得么?”

韩湛道:“好是好,只是霁云、摩勒和萨家兄弟都是与王伯通瞧过相的,却怎的瞒得过他的眼睛?”

杜百英道:“老前辈不用担心,小可略懂一点变容易貌之术。”韩湛笑道:“我只知道老弟是位大国手,却原来还懂得江湖郎中这一套戏法。只是老朽年岁大了一些,充作辛老弟的随从只怕不像?”

杜百英笑道:“晚辈自有妙法叫老叔年轻二十年,只是你那把长须要剪短一些,却是有点可惜了。”接着道:“其他的人更容易改装,就是龙藏上人身材魁伟,相貌特别,又是光头,较为难办。”

韩湛道:“那么只有委屈大师替我看守这几间破屋,陪伴小女吧。”

韩芷芬噘着小嘴儿恳求道:“不,这场热闹,我也要去瞧瞧。”

杜百英道:“贤侄女,你年纪太小,就算易钗而笄,也充当不了山寨的小头目,那王伯通是个老江湖,怕会给他瞧破,我看,你不去也罢。”

韩芷芬指着铁摩勒道:“他与我年纪相差不多,他去得我怎么去不得?”

韩湛笑道:“你和他站在一定比比看,他比你高一个头呢。他充作辛寨主的随从小厮,没人怀疑,你就不行了。何况,你作男孩子打扮,也容易露出马脚。”

韩芷芬道:“不管如何,我这次是非去不可,杜叔叔,你替我想个妙法!”

杜百英沉吟半晌,道:“那末你就权当辛寨主的女儿吧,辛寨主带心爱的女儿去吃喜酒,也还可以说得过去。反正没人认识你,连装束也不必改换。”

辛天雄笑道:“这岂不折杀我了,要韩老前辈作我的随从,又要贤侄女叫我做爹爹。”

韩芷芬道:“你是占了便宜哩,还有什么不好。”龙藏上人笑道:“你们都有热闹可瞧,就只留下我一人给你们看家,可真是气闷了。”

杜百英道:“这是一时权宜之计,辛寨主也无须难为情。好吧,现在就开始吧,摩勒小兄弟充作你的随从小厮,咱们都充作你山寨里的大头目。”辛天雄道:“对,充作头目更好一些,也显得是咱们小寨对王家的尊重,阖寨头领都给他贺喜来了。只是委屈少寨主一人。”

杜百英有秘制的易容散,经过他施用手术,果然人人都换了一副面貌,韩湛脸上的皱纹也给弄平了,看起来的确像是年轻了二十年。

待到天明,这一行人等便到龙眠谷去,韩芷芬最为开心,一路上嘻嘻哈哈与人笑闹,南霁云则满怀心事,惦记着那位夏凌霜姑娘。

金鸡山的寨主辛天雄,在幽州的绿林道中,是个响当当的角色,性情强傲,窦家雄据飞虎山作绿林盟主的时候,各处山头,循例每年纳贡,只有他不肯卖帐,从无贡物,窦令侃虽然对他极为不满,但一来因有大敌当前,二来金鸡寨的实力不弱,故此也不敢向他动手。

王伯通素来知道他的为人,这次虽然发出请帖,却实是不敢指望他会亲来道贺,因此一接到辛天雄的拜帖,不由得大感意外,连忙携了儿子,亲自出来迎接。

辛天雄见过了礼,说道:“王寨主这次一举便将飞虎山的窦家寨连根拔去,真是可喜可贺。金鸡山受窦家之气,已非一日,如今得王寨主为咱们扬眉吐气,敝寨阅寨人众都是非常感激,因此小弟将率掌舵的几位弟兄,齐来给寨主贺喜。”

王伯通道:“老朽德薄能鲜,这次侥幸成功,有劳贵寨的各位当家远道而来,实是过意不去,这厢答谢。”

辛天雄道:“咱们一来是给寨主贺喜,二来是向寨主道谢,三来嘛,以后敝寨还得多多仰仗盟主的庇护呢!”接着又哈哈笑道:“王寨主这次大宴绿林豪杰,乃是百年罕遇的盛事,连小女,她还从未出过道的,也要随我来瞧瞧热闹呢!”

王伯通听他在语气之中,已承认了自己是绿林盟主,心底下自然是高兴非常,可是却也有点起疑:“金鸡山与窦家有隙,我灭了窦家,他们畏威怀德,山寨里的大头目都来给我道贺,这犹自可说。但我与辛家并非通家之好,连女儿也带来,这、这、似乎我与他还未够这个交情。难道他是为了巴结我,藉此向我表示亲热吗?以他平素的为人,又似乎不像?”

王龙客忽地踏上一步,望着铁摩勒道:“这位小当家贵姓?”辛天雄暗暗吃惊,忙道:“他是我的随从小厮,不懂规矩,少寨主别见怪。”给他胡乱捏造了一个假姓名。原来铁摩勒面对仇人,不自禁露出仇恨的眼光;给王龙客注意到了。幸而铁摩勒机伶,立即说道:“当家的,你今日带我到此,我却记起了一件旧事来了。”辛天雄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回去再说。”王龙客道:“让他说说何妨?”铁摩勒装出惶恐的神情,李天雄道:“好,那你就说吧。”铁摩勒道:“你还记得有一次你差我到飞虎山吗?他们嫌你当家的没有送礼,迁怒到我的身上,将我打了一顿,逐出寨门。如今王家寨主待人可好得多了。因此,我想起旧事,再看今朝,真是又怒又喜!”王龙客哈哈大笑,说道:“原来如此,小兄弟,你也真是个有心人呢!”

说话之间,有两个人从里面出来,一个是精精儿,一个是王伯通的女儿。

王伯通给他们介绍道:“这位是咱们绿林道上响当当的金鸡山辛寨主。”“这位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剑客精精儿。”精精儿神态傲岸,淡淡地说了句:“久仰了。”便不再理会辛天雄。

精精儿目光如电,环扫了众人一眼,目光停在韩湛身上,心中大吃一惊,他是个武学的大行家,这一眼已瞧出韩湛是个具有上乘内功、深藏不露的非常人物。连忙上前问道:“这位寨主贵姓大名?”

韩湛道:“韩某是金鸡山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辛天雄给他报了个假名,道:“韩大哥是金鸡山的二当家,新近才入伙的。”精精儿道:“幸会幸会!王大哥,你天大的面子,请得韩当家到来,当真是为此会生色不少!”伸出手来笑道:“我也有幸可以结交一位新朋友了!”

王伯通这一惊更甚,精精儿对金鸡山的寨主傲岸不恭,却会对他手下的一个头目表现得如此亲热客气,实是出乎常理之外,令他莫名其妙。

精精儿有意试韩湛的功夫,双掌相握,暗暗用上了小天星掌力,这小天星掌力乃是一种刚柔并用的内家真力,触及对方身体,可以令对方浑身麻软,瘫倒地上。韩湛微微一笑,说道:“多承青眼,韩某愧不敢当。”精精儿的掌力发出去,只觉对方的手掌软绵绵的,竞似毫无抵抗,却又毫无异状,这一惊非同小可,想道:“此人的内功当真是深不可测,只怕连我的师兄也未曾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境界。”心念末已,陡地觉得脉门一麻,原来韩湛是天下第一点穴名家,就在这双掌相握的时候,他拇指轻轻一按,虽未按正穴道位置,那股内力已达到了精精儿的脉门,冲击他的三焦经脉。

精精儿连忙放手,说道:“韩当家真好功夫,佩服!佩服!”韩湛见他禁受得起,亦是不敢小视。这时,王伯通也看出他们是在较量武功了,不禁又是惊奇,又是害怕,心道:“连金鸡山的一个头目,也有如此功夫,我这绿林盟主可不好当哪!”

王伯通的女儿蹦蹦跳跳的过来,拍掌笑道:“我可找到了伴儿啦,你是哪家姐姐?”王伯通道:“这是小女,名叫燕羽,最是爱玩,东跑西跳的,别人都管她叫小燕子。这位是辛寨主的千金,好啦,你就替我陪辛姑娘吧。”王燕羽笑道:“对,你今天请的都是大人,这位辛姐姐该算做我的客人了。辛姐姐,咱们到那边玩去。”

王家这次大宴绿林豪来,贺客盈千,龙眠谷本来是个荒谷,幸亏他们早有布置,在短短几个月里,大兴土木,不但筑了无数碉堡房屋,还兴建了一座占地数百亩的大花园,亭台楼阁,应有尽有,正好拿来作宴客的地方,园里还搭了两座戏台,演戏娱宾。宴会定在正午开始,这时尚有一个时辰,宾客们在园中或游览或看戏,或聚谈,各适其适,热闹非常。

王燕羽见韩芷芬和她年纪相若,人又长得漂亮,对她甚有好感,两人携手同行,观览园中景色。王燕羽一路上滔滔不绝和她讲大破飞虎山的事情,见韩芷芬听得好像并不怎样起劲,感到没趣,讲了一会,忽然停顿下来、问道:“你们那位韩当家武功真好,刚才他和精精儿暗中较量,你可看出来没有?”韩芷芬道:“是么,我一点也不知道。”王燕羽笑了一笑,说道:“我与你一见如故,你却何必这样谦虚,把我当作外人呢?他们刚才暗中较量,依我看来,似乎还是你们那位韩当家较胜一筹。韩当家已然如此了得,你的爹爹定然更在他之上,虎父无犬子,强将无弱兵,辛姐姐,你的技艺也一定出色当行的了!”韩芷芬淡淡说道:“我生得笨拙,虽然练过几天,哪谈得上懂什么武功,王姐姐,你别给我脸上贴金啦!”

王燕羽笑道:“我不信!”握着她的手儿,暗暗用了几分内劲,她倒是伯韩芷芬禁受不起,劲力只是一分一分的加强;韩芷芬早听过南霁云讲述王家父女大破飞虎山的事情,对王燕羽手段的狠辣,甚为不满,这时见她学精精儿的所为,又来暗中较量自己,不禁心中火起,突然施展家传的拂穴功夫,衣袖轻轻一拂,拂中了她腰胁的“愈气穴”,王燕羽“哎哟”一声,掌心往外一登,她练的是柔中带刚的绵掌功夫,这一下掌力尽吐,韩芷芬也禁不住“哎哟”一声叫了起来,接连向后退出了六七步!

王龙客这时适从旁边经过,见状大惊,急忙斥道:“妹妹,你怎么对客人无礼!”王燕羽忍痛笑道:“咱们是闹着玩的,哥哥,你却当真了!”韩芷芬也忍痛笑道:“王姐姐指点我的功夫,是我请她教的。”

王龙客皱了皱眉,道:“你们切磋功夫,本来很好。不过,等待宾客散后,再在这空园子练,不更好么?”王龙客是个细心的人,当然瞧出了她们是在暗中较量,不禁疑云大起。

要知王燕羽自幼即得异人传授,武功比她的哥哥还胜一筹,如今她和韩芷芬暗中较量,竟然讨不了便宜,这教她哥哥看了,怎不吃惊?心中想道:“辛天雄的副手和女儿都有这样高强的本领,那他以前为何不在绿林争霸,却要长期受窦家的欺压?而今又肯服服帖帖来归顺我王家?莫非其中有诈?”他暗自沉吟,自去和精精儿商议,按下不提。

王、韩二女继续在园中游玩,彼此都暗暗佩服对方的武功,不敢再试。王燕羽笑道:“辛姐姐,你这手拂穴功夫好不厉害,不知你和韩湛韩老先生是怎么个称呼?”韩芷芬吃了一惊,心道:“我父亲隐姓埋名,若非武林中的一流人物,绝不会知道他的名宇,她年纪轻轻却怎的也知道了?”好在她也是七窍玲拢的女孩子,心内吃惊,神色却丝毫不露,当下装作不解,反问王燕羽道:“这韩湛是何等人物?我只认识一个姓韩的,就是今天和我同来的这位韩叔叔,那韩湛是谁,却恕我不知了。”王燕羽道:“这韩湛么,我听师父说,他是天下第一点穴名家,所以我见了姐姐的点穴功夫如此高明,还以为姐姐是他的弟子呢。”韩芷芬道:“我这几手粗浅的功夫是我爹爹教的,今日班门弄斧,实在是贻笑大方了。姐姐,你的绵掌和闭穴功夫小妹是望尘莫及,不知令师是哪位武林前辈?”王燕羽笑道:“我师父的脾气和那位韩老先生一样,都不喜欢别人知道名字,所以我也不敢说。”韩芷芬听了,知她已在暗暗起疑,但她本来就准备今日随父亲到龙眠谷大闹一场的,故此也并不畏惧。

王燕羽带了韩芷芬走去看戏,忽见人丛中有个乞丐,王燕羽甚为诧异,叫道:“咦,你们怎么把叫化子也放进来了?还不快把他赶出去!”王家的手下人竟似谁都未曾留意,听小姐一说,大惊夫色,纷纷问道:“在哪里,在哪里?”纷乱中,转眼间已消失了那乞丐的所在,王燕羽始觉奇怪,正待去亲自找寻,她父亲已派人来叫她回去陪席。

这时已是正午时分,园中到处鸣钟击鼓,请客人席。王伯通父子、女儿和辛天雄、韩湛父女、精精儿等人一席,王燕羽坐在韩芷芬旁边,王伯通左手边是精精儿,右手边是个形容古怪的老头。南霁云、杜百英等人另一席,在首席的旁边。南霁云暗暗留心,见安禄山那两个军官就坐在相邻的一席,仍是穿着便装,他那一席上的宾客,南、社二人一个也不认识。

酒过三巡,王伯通旁边的那个老头,便站了起来,击了三下手掌,示意有话要说。

这老头儿名叫褚遂,也是绿林世家,声望仅次于窦令侃、王伯通二人,却是王伯通的好友,众人一见他站起来,便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话,果然听得他说道:“做官的有个头儿,这头儿便是皇帝;咱们做强盗的也有个头儿,这头儿便是盟主。这几十年来,一直是窦家做咱们的头儿,可是窦家只知损人利己,不顾义气,就像个无道昏君一样,相信在座诸位,都受过他家不少的气了。现在王伯通老大哥替咱们绿林除了此害,灭了飞虎山,铲了窦家寨,绿林中人人称快。不过,窦家无道是一回事,头儿还是要的。要不然,群龙元首,你争我夺,祸害就更大了。所以,正如国不可一日无君,咱们也不可一日无主!依我之见,王大哥既然替咱们除了无道之主,咱们就该请他继窦家之位,做咱们的新盟主,诸位意下如何?”

王家早已拉拢了的人,当然纷纷拥护,未曾拉拢的,慑于王家的威势,也都随声附和,看来王伯通继位已成定局。辛天雄忽然站了起来,大声叫道:“我有话说!”登时,所有喧闹的声音都静了下来!

褚遂愕然问道:“辛寨主敢情是有异议么?”辛天雄道:“我并非不赞同王寨主继位盟主,只是我尚有一事未明,要向王寨主、诸寨主领教。”

褚遂道:“不知辛大哥要问何事?”辛天雄道:“褚塞主刚才说的好,做官的有皇帝做头儿,咱们就也该拥个头儿,这才好号令一致,与官府对抗,不知小弟可有误解寨主之意?”褚遂只得说道:“正是这个意思。”辛天雄道:“好,那么今日的绿林盛会,为何却邀请了安禄山的亲信手下与会?用意究竟如何?王寨主可以向众家兄弟说说吗?”

王伯通面色大变,硬着头皮道:“哪有安禄山的人在座?是谁造的谣言?辛寨主,我看你是误信谣言了!”

话犹未了,南霁云突然起立,指着邻桌的张忠志道:“此人便是在安禄山帐下,任折冲都尉的官儿,他旁边的那一个,也是安禄山帐下的武士!”

此言一出,全场大哗,忽地有个叫化子笑嘻嘻地跑来,身法快到极点,转眼之间,便到了张忠志的席旁。王燕羽一看,正是刚才在戏台下的那个乞丐。只见他向张忠志打了个千儿,龇牙裂嘴地笑道:“盛会难逢,穷叫化讨赏来啦!先问官儿要,后向主人讨!”

席上一个胖子大怒喝道:“臭叫化,这里是什么地方,容得你胡闹么?”信手提起酒壶,朝着他的大灵盖便砸下来。绿林豪杰讲究的是大杯酒,大块肉,酒壶不是钢打便是铁制,一只酒壶足可装五斤酒,比寻常人家所用的大得多,这一下酒壶砸顶,胜如铁锤一击,实是厉害非常!

那叫化子迎面笑道:“未赏钱先赏酒么?好,谢酒!”张嘴一咬,正好咬着酒壶的尖嘴,那胖子用尽气力,酒壶竟不能向前推动分毫!说时迟,那时快,张忠志同席的另外两人亦已同时挥掌向那乞丐攻去,但听得“篷、蓬”两声,那乞丐双掌一分,将这两个人都震得摇摇晃晃;倒退几步,几乎跌倒!

褚遂叫道:“车老二,不看僧面看佛面,今天是王大哥的好日子,你有什么事过来和主人家说吧,先别动手呀!”此言一出,全场震动,有喜有惊,原来武林中有三个异丐,一个是“西岳神龙”皇甫嵩,一个是酒丐车迟,一个是疯丐卫越。三丐齐名,都有惊人的技业,褚遂称此人为“车老二”,即算不认识他的也都知道他是酒丐车迟了。王家的党羽暗暗吃惊,杜百英这班人则是暗暗欢喜。

这时已形成了那一席人围攻酒丐车迟的场面,南霁云、杜百英和萨氏双英也赶忙奔了过去。就在此时,车迟已把壶中的烧酒吸尽,张嘴一喷,漫空酒雨照头照面的向众人射来,这酒雨经他口中喷出,竟似有实质的弹子一般,饶是那班人个个武艺高强,被酒珠溅上了脸门,也觉热辣辣作痛。车迟耸肩笑道:“王、褚两位寨主,你们都瞧见了吧,是他们先动的手,怎可以单独怪我呢?”

南霁云逞向张忠志扑去,张忠志被热酒喷着,烫伤了眼睛,本来以他的武功是可以抵挡二三十招的,现在却给南霁云一个照面便抓着了手腕。另一个武士也给杜百英擒获。张忠志同席的人纷纷扑上,却给车迟和萨氏双英拦住。车迟哈哈笑道:“有好戏看啦,你们闹些什么,安心看戏不好么?”这班人本来都是王伯通与张忠志邀来的好手,却不料碰上了车迟这个煞星,只有眼睁睁的看同伴被人擒去。

南霁云与杜百英挟着人质,踏上戏台,台上的戏子早已呆住,这时见他们竟然跳上台来,发出一声喊叫,连锣鼓手都逃至小后台去了。

王伯通面色铁青,信手抓起酒壶往地上一摔,喝道:“住手!”岂知他这两字刚刚出口,韩湛伸出了一双筷子,已把壶耳挟着,说道:“王寨主有话好说,何必动气?这壶美酒,倒了它也未免可惜!”卫伯通这一摔足有几百斤力道,却给韩湛仅用一双象牙筷子,轻轻一挟,就将大酒壶挟了回来,又惊又怒、又是尴尬,这口气发不出来,只好沉声说道:“今天到龙眠谷的都是我的朋友,请朋友们给我一个面子,有什么事过了今天再说!”

韩湛笑道:“王寨主此言欠思量了,这是一件大事,趁各方朋友都在这儿,正该把事情弄清楚了,免至有损寨主名声!”辛天雄接口道:“是呀,众人正要推举你做咱们的盟主,却有官府中人混了进来,若不审个明白,众家兄弟岂不误会你与官府勾结?再说,若然这两人当真是安禄山的武士,那也就不该是你的朋友了。我们要弄清楚此事,正是为了你的好呀!”韩、辛二人一唱一和,把王伯通说得面上一阵青一阵红,虽然恼怒万分,却是做声不得。

这时,南霁云与杜百英已把那两个武士推出台前,台下站满了人,人丛中忽地有人叫道:“你们说这两人是安禄山帐下的什么将军、武士,有何证据?”此言一出,登时有人随声附和道:“是呀,焉知不是他们金鸡山的人想诬陷咱们的王大哥,得找不是金鸡山的人来作证明。有谁可以证明这两个人是安禄山的奸细?”这些人当然都是王伯通的党羽,一唱百和,声势汹汹,休说其他人等认不得张忠志与那个武士,即算认得也不敢作声。

酒丐车迟忽地在人丛中冷冷说道:“我可以证明!”他说话的声音不高,却是十分刺耳,把那一大片嘈嘈杂杂的声音都压了下去!有人喝道:“有何真凭实据?”车迟笑道:“真凭实据就在他们身上!”

南霁云得车迟提醒,在张忠志身上一搜,果然搜出了一面虎头金牌,这是安禄山派遣亲信手下出差的凭信,凭此可以调遣属下的各地官兵,绿林中有许多人认得,登时,连王伯通的党羽也不敢叫嚣了。

南霁云喝道:“你们来此是干什么的,快说!”那张忠志却是一名硬汉,南霁云用力捏他,几乎把他的腕骨捏碎,他仍然不肯开声;但他那个同伴却禁受不起,他被杜百英用分筋错骨手法一治,却忍不住“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杜百英喝道:“你不说,还有更厉害的让你尝尝!”那武士嘶声叫道:“好汉住手,我说成说!”

精精儿忽地把手一扬,飞出两支匕首,韩湛早就注意他的动作,立即他手中的筷子也当作暗器射出,却不料精精儿发暗器的手法十分古怪,那两支匕首飞到中途忽地拐了个弯,然后再直线飞出,正当韩湛的筷子要追上的时候,匕前已改换了方向。

匕首疾如电闪,射上台来,杜百英模剑一磕,磕落了一支匕首,但第二支匕首他却阻拦不住,只听得“嚓”的一声,那支匕首已穿过了这个正想说话的武士的喉咙,登时把他的声音打断了!

韩湛大怒喝道:“精精儿,你为什么杀人灭口?”

正在此时,戏台下忽然大乱,一片喝声,王龙客冷笑道:“辛寨主,你好大的面子,想不到飞虎山的少寨主竟然是你的随从!”

原来王龙客早就对铁摩勒起疑,暗中吩咐了几个得力的手下去摆布他。铁摩勒不知有人暗算,还想挤到台下“看戏”,迎面来了石一龙、石一虎两兄弟,铁摩勒本来也算得很机灵了,见是石家兄弟,怕给他们看破,一低头,便想从人丛中溜走。石一龙已一声喝道:“铁少寨王,往哪里走?”说时迟,那时快,突然有几个挽着水桶的小头目,向他迎头泼去。这一“招”阴损非常,要知若是动武的话,石家兄弟也未必能在数十招之内,将铁摩勒擒下,但这么一来,却立即令到铁摩勒“原形毕露”,铁摩勒被淋得全身湿透,面上的油彩和易容散都给洗净了!

王伯通这一喜非同小可,登时理直气壮地大声喝道:“你们瞧见了罢?这小子正是窦老大的干儿子铁摩勒!辛天雄带他来此,所为何事,想诸位都可以不说自明!好呀,他们想为窦家报仇,你们是已背叛了窦家的了,现在是回过头来再扶助这臭小子呢,还是愿意跟从我王伯通?”

辛天雄立即世朗声说道:“诸位别中他的诡计,别把今日之事缠到王、窦两家的纷争上,王、奏两家的纷争留到以后再说,现在要问的是:王伯通要依附安禄山,要为虎作怅,助胡人来夺华夏的江山,你们愿意跟从他吗?”

赴会的绿林群豪,听了这话,登时散了一半。可是王伯通的党羽依然很多,辛天堆的话未曾说完,已是有几个人跳上戏台,向南霁云杀上,全场大乱,人声如沸,辛天雄也没法再说下去了!

南霁云亮出宝刀,与杜百英背靠着背,抵御敌人,眨眼之间,戏台上已围上了三重人,这些人都是王伯通拉拢来的绿林大盗,个个都有看家本领,南、杜二人虽是武艺高强,急切间却也冲不出去。那张忠志趁此时机,已挣脱了南霁云的掌握,抄起兵器,也加入了战团。

台上演出了全武行,台下也展开了大厮杀。王伯通正要走开,韩湛道:“王寨主,今日之事,如何了结。你可不能走啊!”一伸手,便拿他的肩井穴。

猛然间一股劲风扑面而来,精精儿将那张桌子一掀,挡住了辛天雄,跳过来便向韩湛偷袭。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韩湛只得放开了王伯通,反掌向他拍去,精精儿手掌倏张,一道寒光电射而出,原来他掌中扣着一支精芒耀眼的匕首。

韩湛本来是想点精精儿的脉门的,这一下无异凑上去给匕首削地的手指,幸而韩湛有几十年功力。临机应变,手腕一沉,化指戳而为掌削,横掌如刀,立即削精精儿的膝盖。精精儿用个“铁板桥”的身法,向后一印,那支匕首滴溜溜的划了一道圆弧,平刺韩湛的胸口。说时迟,那时快,韩湛早已腾身跃起,一脚踢飞了精精儿那支匕首。可是精精儿的身法也快,不待韩湛身形落地,已先抢上来攻他胁下的愈气穴,韩湛喝道:“来得好!”斜身一掌,顺势再点他的脉门,只听得“嗤”的一声,精精儿从他身旁滑步而过,袖子给他撕去了一幅,可是却并没有给他点中脉门。

这几下兔起鹃落,两人都以上乘的武功相搏,当真是惊险绝伦。精精儿稍稍吃了点亏,但韩湛却也不能将他打败。就在他们交手的时间,王伯通早已避开了。

铁摩勒被他们淋得似个落汤鸡,大为恼怒,拔出刀来,便要和石家兄弟拼命,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叫道:“铁少寨主,昨日找看在空空儿叔叔给你说情的份上,让你活命,怎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偏要进来?”王伯通扬声叫道:“燕儿,和他多说做甚?斩革除根,快给我将他一剑杀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铁摩勒明知不是她的对手,豁出性命,向她撞去,王燕羽眉头一皱,道:“你当真想赶着去见阎王吗?”短剑向前一送,直指铁摩勒的心胸!正是:

本是血仇深似海,谁知玉女暗倾心。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