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挑起谷中龙虎斗 可怜剑底女儿情

段珪璋盯了王龙客一眼,说道:“我有一位故人的女儿,被少寨主掳到此间,敢请放回!”

王龙客怔了一怔,骂道:“胡说八道,我几曾抢了什么女子?”段珪璋变了面色,手摸剑柄,便要发作,王伯通却先喝道:“龙儿,在段大侠面前,休得放肆!”随即转过身来,向段珪璋赔笑说道:“小儿一向跟在我的身边,他纵然不肖,尚不至于干出强抢民女的有失身份之事,段大侠想必是误信人言了。”

王伯通老奸巨滑,这时他已知道了段珪璋是为了夏凌霜而来,心中惊疑不定,因此先用巧言搪塞,能抵赖得过最好,即算不能抵赖,也可以试探段珪璋还知道些什么?

段珪璋剑眉一竖,怒声说道:“段某若非知得确鉴,怎敢上你的龙眠谷来?这位姑娘名叫夏凌霜,你问问你的宝贝儿子,是否认得这位夏姑娘?”

王龙客道:“不错,我是认识这位夏姑娘,她也是我的朋友,你有何凭据,说是我把她抢了?”

王伯通帮腔道:“对呀,他们本来是朋友,不相识的人还可以抢,对相熟的朋友,怎会将她掳来?尽可以邀请呀。”

段珪璋冷笑道:“不给你们凭据,谅你们还要狡辩。上月二十七日,你们在玉龙山的沙岗村掳去她们母女,本月初四,夏姑娘一人被劫到龙眠谷,当时,她中了迷药,你的儿子用一顶小轿,将她从花园右角的横门抬进,是也不是?”

段珪璋说来有如目睹,王伯通父子大吃一惊,登时疑云大起,“龙眠谷中难道有了奸细不成?”

段珪璋顿了一顿,朗声说道:“夏姑娘的父亲与我有八拜之交,她又是我好朋友南霁云的未婚妻子,这件事我不能不管!”

王伯通尚想抵赖,尚想问他要人证物证,王龙客却忍不住气,大声说道:“段珪璋,你胡说八道,夏姑娘是我的未婚妻子,与什么姓南姓北的何干?不错,她现在是在谷中,日内我们就要成婚,你客气一些,我或者还可以请你喝杯喜酒,你再胡说八道,我只有把你轰出去了!”

段珪璋冷笑道:“好呀,你这么说,好似夏姑娘愿意嫁给你的了?”王龙客傲然答道:“当然!她又不是你的女儿,她愿意嫁我,你管得着么?”窦线娘勃然大怒,骂道:“放屁,夏姑娘岂肯嫁你这个不成材的小贼!”段珪璋道:“不必争辩,夏姑娘既在此地,请她出来,一问就可明白!”

王龙客骂道:“岂有此理,我的未婚妻子,岂能随便见你!”窦线娘恨不得立即闹翻动手,说道:“大哥,证据确凿,夏姑娘也在此间,还与这班强盗多说作甚?他不肯让咱们见复姑娘,咱们不会自己搜吗?”

王伯通大喝道:“王某忝为绿林盟主,请两位给些面子!”他不提“绿林盟主”这四字也还罢了,一提起来,窦线娘想起了杀兄之恨,更有如火上烧油,立即冷笑斥道:“我管你什么盟主不盟主,你胡作非为,我就要与你算帐?”

王伯通把手一挥,沉声说道:“好,与他们拼了,他们是藉事生端,分明是为了给窦家报仇来的!”嗖的一声,一枚铁蒺藜向窦线娘掷出,出手的人,是王伯通一个得力手下,此人擅打喂毒暗器,他知道窦线娘金弹厉害,故而先发制人。

窦线娘冷笑道:“什么东西,竟敢在我面前卖弄暗器,且先把你的招子废了。”话声未了,但听得弓弦疾响,那人一声惨呼,血流满面,两只眼珠果然都给窦线娘的弹子打了出来,紧接着“卜”的一声,又一名头目倒地,这个头目却是给那枚毒蒺藜打中的。原来他发暗器的劲力和准头都远不及窦线娘,窦线娘的金弹后发先至,将他的眼睛打瞎之后,这才用弓弦把那枚毒蒺藜拨开,那小头目不幸碰上,中了剧毒,不消片刻,便即七窍流血而亡。

窦线娘弹弓再拽,这一次三弹齐发,迳打王伯通的上中下三路,王伯通躲过一颗,王龙客手挥折扇,给他拨开一颗,第三颗打向他的面门,王伯通霍地一个“凤点头”,哪知窦线娘的暗器手法妙极,王伯通见金弹的来势极急,避得早了一点,不料那金弹将到,来势忽缓,王伯通抬起头来,正巧碰上,额角打裂,血流如注!王伯通大怒骂道:“给你们面子,你们反而出手伤人,今日要是让你们生出此门,我王伯通也无颜在绿林混了!”

在王伯通背后的一个胖和尚叫道:“盟主息怒,待我收拾这个泼婆娘!”抖起禅杖,疾奔出去,朝着窦线娘迎头便打,窦线娘喝道:“好,叫你这光头也吃几颗弹丸!”声出弹发,那胖和尚哈哈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你这弹子,焉能打得酒家?”禅杖泼风疾舞,当真是滴水难进,但听得噼噼啪啪一片声响,窦线娘的连珠弹尽都给他打落,碎成粉末!

段珪璋一见,便知这个和尚内力雄浑,不能硬接,他怕妻子有失,猛地喝道:“撒手!”一剑便削过去。

这和尚名叫阿奢黎,乃是与安禄山同族的胡人,本来是安禄山所礼聘的“大法师”,甚得安禄山信任的。后来安禄山因与王伯通联盟,故而将他派来,名义上是“荐贤”给王伯通,由王伯通使用,实则是替他负起监视王伯通的任务。安禄山的用意王伯通当然不会不知,故而对他十分笼络,处处奉承。

阿奢黎给他们奉承惯了,只道自己当真是天下无敌,他见王伯通似乎很怕段珪璋夫妇,早就心中不服,因而争着出头,满以为一顿泼风禅杖,便可以将这对夫妇打倒。

哪知段珪璋剑法精妙非常,但见剑光一闪,已攻进他禅杖防御的内圈,阿奢黎大喝一声,禅杖压下,段珪璋用了个“卸”字诀,那柄宝剑竞似轻飘飘的木片一般。附着他的禅杖,阿奢黎虽是用了泰山压顶之力,却似大力士搬石头打蚂蚁一般,毫无用处,给他的宝剑附着禅杖,竟自摆脱不开。

说时迟,那时快,段珪璋一声:“撒手!”宝剑便沿着禅杖,直削上去!阿奢黎大吃一惊,要是不抛开禅杖的话,五根指头,便得给他削断。他人急智生,急忙将禅杖往前一送,自己跟着一个“滚地葫芦”,伏倒地上,躲开了他这一剑。

王龙客亦已赶到,折扇一挥,替阿奢黎遮格开了段珪璋的一剑。王龙客自小便在名师门下习技,功夫也是内外兼修,且又机智多变,因此,他比起段珪璋南霁云等人,虽然尚逊一筹,却不至于似阿奢黎一招落败。

阿奢黎爬起身来,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的禅杖虽然幸而未曾撒手,却也狼狈非常。这时,他哪里还敢轻敌,将禅杖舞得泼风也似,与段珪璋保持一丈开外的距离,看来虽然仍是十分凶猛,其实却是只求自保而不敢攻故了。

虽然如此,但阿奢黎的禅杖打来,仍是有千斤之力,段珪璋刚才是用“巧招”将他击败,现在给王龙客缠着,要是被阿奢黎的禅杖扫中一下,那仍是难以抵挡。所以段珪璋也得加意提防,不敢轻敌。幸而阿着黎给他吓破了胆,不敢向他强攻。

王伯通的两个副手从侧翼攻来,挡住窦线娘。这两个副手都是绿林中顶尖儿的角色,一个名叫褚遂,一个名叫屠龙,他们都有看家本领,武功确是非比寻常。

褚遂长于近身缠斗的小擒拿手法,刁钻古怪,一被他的手指搭上,即有扭筋断骨之灾;屠龙用的是一对日月双轮,走的却是纯然刚猛的路子,这两个人一刚一柔,配合起来,相得益彰。窦线娘被他们迫到身前,无法再用金弹退敌,只得一手持弓,一手握刀,与他们恶战。

窦线娘继承家学,有三样名震武林的绝技,第一样就是百发百中的神弹功夫,第二样是“金弓十八打”,第三样是“游身八卦刀法”,这时,她虽然不能再发弹子,但刀弓并用,和对方展开游身缠斗的功夫,却也尽可以应付。

王伯通被打穿了额角,十分愤怒,一面命令手下的四大头目都上去助战,一面又叫人进去催王燕羽来。

王燕羽早已躲在屏风后面,父亲已然下了命令,她不想被人发现,无可奈何,只好自己先走了出来,王伯通怒道:“燕儿,你怎的这个时候才来?你瞧,咱们王家已经给人欺负上门啦!”

王燕羽道:“爹爹不必焦急,谅这两个人逃不出去。调一队挠钩手来,就可以将他们生擒了!”原来王燕羽训练有一队女兵,擅长于用长钩擒敌,当日铁摩勒就是被这队挠钩手活擒的。不过,现在王燕羽贡献此计,却是想藉此拖延时候,因为她实在不愿意和段珪璋动手。

王伯通点点头道:“也好,不必你去,我自有人传令。”王燕羽没法,只好陪着她的父亲观战。

段珪璋杀得性起,忽地一声长啸,连人带剑,化成了一道寒光,疾向王龙客冲去。王龙客不敢抵挡,急忙闪开。那个番僧是给段珪璋杀怕了的,连忙撤回禅杖,舞成一道圆圈,护着自身。给王龙客助战的那两个大头目,身法却没有他这么灵活,段珪璋唰唰两剑,一个大头目被刺伤了肋骨,一个大头目被削去了两指,段珪璋立即冲出包围,与窦线娘会合。窦线娘在褚屠二人与另外两个大头目围攻下,本来处于劣势,得到丈夫前来会合这才把劣势扭转过来。

王伯通道:“等不及挠钩手了,燕儿,你上去助你哥哥一臂之力。”王燕羽无法可施,只好拔剑出鞘,上前助阵。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大声说道:“夏姑娘,你瞧,这是不是段大侠?老叫化可没有骗你吧!”

王龙客大吃一惊,来的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卫越和夏凌霜!

原来那日卫越与南霁云分手之后,回去问他那个送信的徒弟,那徒弟说确是已把信交到皇甫嵩手中,而且并无外人在旁。至于空空儿,他更是连影子也没有见过。卫越问不出所以然来,心里更增疑惑,只好先到九原,赴南霁云之约。

他来到九原,南霁云已经走了,南霁云任务是个秘密,太守府中,除了郭子仪之外,无人得知。卫越打听不到南霁云的去向,心中想道:“他曾经怀疑夏凌霜是王家劫走的,多半是到龙眠谷去了。老叫化答应帮他的忙,那就得帮忙到底。且到龙眠谷去走一遭吧。”卫越这一猜虽然没有完全猜中,却也着了几分。

卫越在九原会不到南霁云,却意外的碰见了段珪璋夫妇,原来他们两夫妇也是因为多年未见南霁云,现在军情紧急,特地赶到九原,想来助他一臂之力的。卫越碰见他们,将南霁云所遭遇的事情和他们一说,段珪璋与夏家有极深厚的交情,听说冷雪梅、夏凌霜雨母女给人劫走,哪有不着急之理,于是便和卫越一道,都到龙眠谷来。

卫越是丐帮的长老,丐帮弟子遍布天下,消息特别灵通。龙眠谷中也有丐帮的弟子。卫越一到龙眠谷,便查探得那日王龙客将夏凌霜劫到谷中的详情,知道了夏凌霜确实是在王家,于是便和段珪璋夫妇定下计策,由段珪璋夫妇光明正大的登门索人,卫越则在王家暗中搜查。

正巧夏凌霜眼下了解药,本身功力已经恢复,她正要出去寻王龙客算帐,便碰见卫越。这时段珪璋夫妇已经在外边恶斗,他们顺理成章的当然便都出来助阵。

夏凌霜一冲出来,正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二话不说,唰的一声,便向王龙客刺去!

王龙客叫道:“夏姑娘,你·”夏凌霜斥道:“我怎么?我还没有给你害死!”只听得嗤的一声,王龙客的衣襟已给她一剑穿过!王龙客又惊又气,挥扇遮拦,夏凌霜的武功本来比他稍胜一筹,这时恨不得将他置于死地,出剑更为狠辣,招招都是杀手!王龙客挡了几招,惊慌气急之下,一个疏神,只听得“唰”的一声,王龙客又中了一剑,刚才那一剑仅是穿过衣襟,这一剑却正中胸口,幸而他立即弯腰后仰,使用“铁板桥”的功夫化解,但虽然如此,胸口亦已给剑锋划破,鲜血淋漓,沁红了衣裳!

夏凌霜柳眉倒竖,凤眼圆睁,怒声斥道:“无耻贼人,今日你罪贯满盈,还想逃命么?”话声未了,剑招续发,“唰”的一招“白虹贯日”,剑光疾吐,直指王龙客的咽喉。

眼看王龙客就要毙命在她剑下,斜刺里忽地一柄长剑插来,刚好插在他们两人当中,夏凌霜一看,却原来是王燕羽,只见她双眸泪泫,愁锁眉尖,满脸惊怕羞愧而又带着恳求的神情。夏凌霜不忍伤她,剑势稍缓,王龙客趁此时机,连忙逃走。

王伯通认得疯丐卫越,大惊叫道:“卫老大,我与你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何故与我为仇?”卫越哈哈笑道:“王伯通,你也知道害怕了么?不错,你做了绿林盟主这么多年,老叫化从来没有找过你的碴儿,可是你如今与安禄山兴兵作乱,荼毒生灵,老叫化可不能不管了!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老叫化今日是要来插手,但你却不必担心我来杀你,杀你的另有其人!”

卫越口中说话,手底却是毫不放松,只见他一个照面,就把王伯通两个得力的头目抓了起来,笑道:“我不杀老贼,也得杀两个小贼来解解恨!”那两个头目被他抓着了琵琶骨,痛彻心肺,杀猪般的大叫饶命,卫越将他们提了起来,旋风一舞,忽地笑道:“姑念你们只是从犯,好,就饶了你们吧!”双臂一振,将那两个大头目掷出门外。那两人的琵琶骨给他捏碎,虽得保全性命,武功却已废掉,再也不能为恶了。

卫越与夏凌霜双双杀到,盗党阵脚大乱,窦线娘一声叱咤,缅刀朝着屠龙面门一晃,引开他的眼神,左手的金弓却疾的朝着褚遂拨去,这一招方是实招。褚遂仗着小擒拿手的功夫,这时正使到一招“拨云见日”,双掌成环,来扣窦线娘的手腕,哪料窦线娘将计就计,佯攻屠刚,等于卖个破绽,让他欺近身前,猛地反弓一拨,褚遂的手指正好触及她的弓弦,登时被弓弦拉断了中指,十指连心,痛得他狂呼疾退。

这时王龙客已逃得无影无踪,窦线娘眼光一瞥,发现了王燕羽,记起了杀兄之恨,立即向她奔来。夏凌霜连忙叫道:“段婶婶,这个小女贼交给我好啦!”

王伯通喝道:“好个撒拨的恶婆娘,谁给我将她擒下,重重有赏!”窦线娘大怒道:“你不来找我,我也要找你算帐哩!”心中想道:“杀我哥哥的虽是他的女儿,但罪魁祸首,却实在是这老贼!”同时,又见到夏凌霜已与王燕羽交锋,便转移了目标,迳向王伯通那边杀去!

夏凌霜感激王燕羽赠药之恩,有心相护,见窦练娘已转了方向,向王伯通杀去,便作势佯攻,欺近她的身前,低声说道:“王姑娘!你快快走了吧!”

王伯通手下见窦线娘来势凶猛,只得拼死上前,全力抵挡,窦线娘弓打刀劈,锐不可当,刹眼之间,连伤了五个头目。就要杀到王伯通跟前。

王燕羽忽地虚晃一招,抽身便退,夏凌霜只道她已听从动告,不料她飞身疾掠,却是挥剑向窦线娘杀去。

夏凌霜眉头一皱,心道:“我不能因你一人之故,便放过了王家老贼。”她足尖一点,仿如流星赶月,抢先一步,拦住了王燕羽。

王燕羽咬了咬牙,沉声说道:“夏姑娘,你迫得我没法子啦!”青钢剑扬空一闪,剑光疾吐,抖出七朵剑花,连袭夏凌霜七处穴道。要知她为了父女之情,怎忍见王伯通为窦线娘所杀?因此只得使出凌厉无前的剑法。不过她的用意仅在迫夏凌霜让开,剑招虽然凌厉,分寸之间,却拿捏得非常准确,每一招都未曾用实。

哪知夏凌霜也抱着同样心思,双剑相交,但听得一片叮咣声响,刹眼之间,两柄青钢剑已接触了七下。两人用的都是上乘剑法,本领也不相上下,夏凌霜的内力稍胜一筹,她展开了游身缠斗的剑法,就是不放王燕羽过去,王燕羽无可奈何。

卫越打得性起,大声笑道:“我再摔几个小贼玩玩,哈哈,真是有趣得紧!”他是出了名的“疯丐”,就像猫捉老鼠一般,将那些头目捉来戏要,或者打一下耳光,或者揪一把头发,戏耍够了,然后把他们一个个摔出去。

那个番僧见众人都似乎惧怕这个疯丐,大为不忿,心中想道:“将人摔倒,不过是恃着几斤气力,有何稀奇?我不信他的气力胜得过我。”他刚才败在段珪璋手下,有心挽回面子,与这疯丐较量较量。

卫越刚刚摔倒了第七个头目,忽听得呼的一声,只见一根碗口般大的禅杖向他搂头打下,卫越哈哈笑道:“好一根禅杖,好一个蛮牛。”伸手一抓,竟然凭着一双空手,将禅杖牢牢抓实,

那番僧动弹不得,大吃一惊,卫越笑道:“好,你也算得是有几分本领的了!”陡地喝道:“撒手!”使出了“隔物传功”的内家真力,那番僧忽地感到一股大力直撞胸口,果然应声撒手,连连后退!

卫越夺过了禅杖,在手中掂了一下,哈哈笑道:“份量倒是不轻,只是中看不中用,作打狗棒也嫌笨重!”笑声一收,便将禅杖往地下一插,那根禅杖登时没得无影无踪。

那番僧跄跄踉踉的连退几步,幸而未曾跌倒,见状大惊,“中原的武林人物果然厉害,这个叫化子的本领比刚才那个南蛮子还高!罢了,罢了,我还在此地作什么?”他挤开众人,夺门而走,连夜逃回范阳。

窦线娘正要杀到王伯通身前,忽听得号角大呜,脚步声呼喝声闹成一片。原来龙眠谷要办喜事,连日来到了不少绿林人物和龙眠谷属下的各处寨主,王龙客刚才逃了出去,便响起警号,召集这些人前来助战。同时,王燕羽所训练的那队挠钩手也到来了。

这班绿林人物,武功虽然亦非上乘之选,但却要比王伯通的一些小头目强得多,这班帮手一到,又把窦线娘包围起来。

那队挠钩手更其厉害,十几柄长钩,忽伸忽缩,神出鬼没,专勾敌方的双脚。卫越皱了皱眉,说道:“老叫化子可是不喜欢和娘儿们打架。”他随手将两个小头目抓到手中,当作盾牌,挠钩手不敢向他勾去。

段珪璋见妻子又陷重围,陡地一声大喝。宝剑一荡一圈,与他正面对敌的是日月轮屠龙,他的日月轮本来是克制刀剑的,但却怎禁得段珪璋这精妙而又狠辣的剑法,段珪璋一剑从月轮中心插进,一翻一绞,轮齿全部断了,屠龙心寒胆战,急急忙忙弃轮而逃。

那队挠钩手扇形散开,十几柄长钩都向段珪璋勾来,哪知段珪璋使的是把宝剑,削铁如泥,剑光霍霍展开,登时响起了一片断金戛玉之声,十几柄挠钩断折了一半以上。段珪璋喝道:“我宝剑不杀女流之辈,你们也休得助纣为虐!”

夫妻二人再次会合,不消多久,又杀开了一条血路。王伯通大为丧气,想不到铁桶般的龙眠谷竟给他们几个人闹得天翻地覆,欲待逃走,却又碍着绿林盟主的身份,要是弃众而逃,以后还有何颜面统驭部下?

王伯通正在踌躇,忽听得钟声四起,震耳欲聋,龙眠谷布防严密,各处险隘所在,都设有了望哨,安有警钟,一发现敌踪,便即鸣钟告警,如今钟声四起,那即是说敌人已不只一路,而今从四面八方窜进龙眠谷来了!王伯通这一惊非同小可,就在此时,只见一个手执红旗的头目,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那头目大叫道:“赛主,不好了,敌人已杀过了龙眼岗了!”龙眼岗是龙眠谷的心腹之地,离此不过数里路程,王伯通心内吃惊,故作镇定,问道:“何方人马?人数若干?”那头目道:“黑夜之中,不知来历,到处都现敌踪,也不知多少!”

王伯通大怒骂道:“龙眠谷里里外外,有十八重防卫,敌人怎能一下子杀到了龙眼岗来?想必是敌方派了几个夜行人前来捣乱,最多也不过是零星小股,你虚张声势,造谣惑众,敢情是敌人的奸细么?”忽地拔出金刀,一刀将那报讯的头目杀掉,这小头目是王伯通的亲近人,他何尝不知道他所说的乃是实情,只因要安定人心,故此只得将他冤枉杀了。

王伯通喊道:“大家不必慌乱,边战边走,都退到外边去。与大队会合之后,再消灭敌人。”此言一出,由王伯通领先,所有盗党,都纷纷夺门奔逃。

王伯通的心腹手下仍然拼死堵住段珪璋夫妇,不让他追上王伯通。夏凌霜也紧紧缠着王燕羽,双方边打边走,混战之中,忽见有两个人飞一般的跑来,其中一人大叫道:“凌霜,凌霜!是你么?我是霁云!”

来的这两个人正是南霁云和铁摩勒。原来韩湛熟悉龙眠谷地形,有一条秘道,是王伯通也不知道的,他们分兵的路,一路从正面进攻,一路则从秘道进兵,绕过了各处险隘所在,然后再分成许多小股,从背面偷袭,拔除了王伯通设在险隘所在的关卡,里应外合,从四面八方杀来!

南、铁二人率领的一股,都是轻功有些根底的金鸡岭头目,他们从秘道插进,因此,一下子便到了龙眠谷的心腹地带,南霁云急不可待,先和铁摩勒赶了到来,正好赶上了这一场混战。

夏凌霜大喜道:“你来了!”这刹那间,她眼中只有南霁云一人,连王燕羽也不管了。南霁云道:“不只是我,金鸡岭好汉全部来了!”一双情侣,劫后重逢,当真是恍如隔世。夏凌霜与他执手相看,禁不住珠泪滴下。

王燕羽早已趁此时机跑掉,夏凌霜猛地惊醒,说道:“霁云,段大侠他们都来了,你快去帮他们厮杀!”

段珪璋一声长啸,展开了“乱披风”的剑法,剑光倏的铺开,一口剑就似化成了数十百口,将近身的敌人全都裹住,叫道:“线妹,不可让那老贼跑了!”

窦线娘有丈夫替她挡住了围攻的敌人,便抽身冲了出来,远远看见王伯通在前头奔跑,她弹弓一拽,立即用连珠弹向王伯通打去!

忽听得叮叮之声,恍如繁弦急奏,窦线娘的连珠弹尚未射到王伯通身前,突然间,却不知是从哪儿飞来的暗器,将窦线娘的连珠弹全都打落!

窦线娘吃了一惊,心中想道:“想不到这老贼手下,还有如此能人!”窦线娘是暗器的大行家,听那声音,便知道对方用的是梅花针或透骨针之类的细小暗器,居然能把她的金弹碰落,而且用的也是“天女散花”的手法,每一枚都撞个正着,这人使暗器的功力和准头,最少已是与她不相上下。

窦线娘叫道:“摩勒,快来,老贼在这边!”铁摩勒正要替义父报仇,一发现了他的踪迹,立即运剑如风,赶杀过去。他气力沉雄,剑法精妙,王伯通的心腹死土抵挡段珪璋夫妇尚嫌不够,剩下的一些人,怎禁得起铁摩勒的猛斫狂冲,不消片刻便给他追上了王伯通。

铁摩勒喝道:“还我义父的命来!”长剑一挽,一招“李广射石”,势劲力急,端的似一支离弦之箭,直刺王伯通的咽喉,王伯通怒道:“小贼敢出大言!”金刀一立,刀剑相交,咣的一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铁摩勒踏上一步,奋不顾身,又是一剑横劈过去,这一剑更是劲道十足,火花蓬飞中,王伯通抱刀急退。铁摩勒大喝一声,跑步已嫌太慢,他突然跃了起来,竟如鹰隼腾空,第三剑用的便是“饿鹰扑兔”的招数,凌空向王伯通的脑门刺下!

王伯通虽是绿林之雄,但年纪老迈,怎当得铁摩勒的神力,他连接两剑,已是双臂酸麻,无力抡刀,眼看铁摩勒如鹰扑下,心里叹口气道:“悔当初听了空空儿之言,留下了这小贼的性命!”

就在这性命俄顷之间,忽听得一声喊道:“休得伤我老父!”声到人到,比铁摩勒还快,来的正是王燕羽。

她也是凌空扑来,双剑一交,她的气力较弱,登时先跃翻了。可是铁摩勒给她一阻,王伯通又已跑开。

好个王燕羽,她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又恰好拦在铁摩勒与她父亲的中间,铁摩勒正自一剑刺去,王燕羽来不及出把防御,一咬银牙,索性挺胸迎上,尖声叫道:“好狠的冤家,你就要了我的命吧!”铁摩勒心头一震,不自觉的将剑收回,幸而他的剑术已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只差一发,险些就要穿过王燕羽的酥胸!

铁摩勒长剑一指,沉声说道:“王姑娘,一命换一命,我已还清了你的债了。你父亲欠我的债与你无关,请你快走,若还拦阻,可休怪我无情!”

铁摩勒和她说的是黑道上的规矩,当初王燕羽曾饶过他一次性命,如今铁摩勒也饶回她一次性命,故此铁摩勒说是已还清了她的债。不但如此,杀铁摩勒义父的本来是王燕羽,如今铁摩勒也把这个债算到她父亲头上,表示可以与她无关,这实在是十分宽大的了。

但王燕羽念着父女之情,岂肯放铁摩勒过去追杀她的父亲?而且铁摩勒说的话斩钉截铁,只讲江湖规矩,不顾两人情份,王燕羽听了,不由得又是伤心,又是气愤。

铁摩勒正要从她身旁掠过,王燕羽反手一剑,叫道:“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可先杀我!”

他们两人的剑术本来不相上下,王燕羽拼命拦截,倒教铁摩勒没了法子。他几次咬了咬牙,却依然不忍施展杀手。如此一来,反给王燕羽着着进迫,处在下风。

王燕羽和铁摩勒斗了二十余招,当然也明白是铁摩勒处处让她,心中怒火稍平,有了一点甜丝丝的感觉。

南霁云不知就里,他见铁摩勒给王燕羽迫得手忙脚乱,竟似险象环生,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施展“八步赶蝉”的身法,几个起伏,便赶了到来。

南霁云是大侠身份,不愿以多为胜,当下大叫道:“师弟,你去找那老贼报仇吧,这女贼让我来打发好了。”

铁摩勒心头一震,但觉进退两难,说时迟,那时快,南霁云已是一手将他推开,陡然大喝一声,抡刀便斩。

南霁云的功力比铁摩勒又胜一筹,王燕羽横剑遮拦,刀剑相交,咣的一声,王燕羽虎口流血,青钢剑几乎脱手飞去。南霁云心里有点奇怪,想道:“这女子剑术虽然不错,铁师弟也不弱于她,怎的敌她不住?”激战中无暇细思,南霁云一刀劈一下,跟着又是一刀,王燕羽使出了浑身本领,腾挪闪展,连避了三刀,第四刀却没法闪开,又迫得硬接了一招,登时给震得倒退七八步,剑锋也损折了。

南霁云喝道:“女贼往哪里走?”身形疾起,正想趁着王燕羽立足未稳,再补一刀,便结果她的性命,忽听得铁摩勒颤声叫道:“师兄,师兄·一”南霁云回头一望,只见铁摩勒还站在那儿,一脸惶恐的神情。

南霁云怔了一怔,正自觉得铁摩勒的行动古怪,就在此时,夏凌霜亦已向这边跑来,远远就扬声叫道:“大哥,不可、不可、不可伤了她!”连说了三个“不可”,惊慌着急之情,可想而知。

南霁云的宝刀已然劈下,听得喊声,倏然收势,距离王燕羽的天灵盖不到半寸,比铁摩勒刚才那一剑还要惊险得多。王燕羽斜跃一步,忽地低声说道:“多谢南大侠手下留情,你若是要寻人的话,可到莲花峰下断魂岩一试。”

这句没头没脑的说话,听得南霁云莫名其妙。霎眼之间,夏凌霜已到了她的面前,而王燕羽也已没人人丛,连影子都不见了。

南霁云道:“霜妹,为什么你不许我伤她?”夏凌霜道:“是她救我出来的,这事慢慢再和你说。”南霁云回头一望,只见铁摩勒满面通红,也已到了他的身旁,南霁云甚为疑惑,心里想道:“王伯通的女儿为什么肯救凌霜?她救了凌霜,铁师弟又怎能知道?”他还以为铁摩勒刚才失声惊喊,也是因为王燕羽曾救了夏凌霜,故而想他刀下留人的。

这时双方已陷入大混战之中,杀声震天,到处是刀光剑影,王伯通父女都已不知去向,南霁云挥刀冲杀,接应从外面攻进来的义军,已无暇询问究竟了。

王燕羽刚刚追上父亲,忽然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失。想不到在这里又碰上了你,好呀,咱们再来比划比划!这回应该可以决个胜负了吧?”迎面一彪人马杀来,为首的正是辛天雄和韩芷芬。

辛天雄抡起斫山爷,直奔王伯通;韩芷芬则挥剑直取王燕羽。她一出手使是极为凌厉的刺穴剑法,一招之间,连袭王燕羽七处穴道。

王燕羽和她本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但此时此际,一来她已厮杀了半夜,二来她要保护父亲突围,哪里还有心情恋战?

交手数招,韩芷芬笑道:“王姐姐,你怎的便怯战了?”剑光一展,蓦地一招“玉女投梭”,剑锋直指王燕羽胸口的“魂门穴”,王燕羽气力不佳,已来不及回剑防御,忽听得“铮”的一声,不知从哪里窜来了一个蒙面人,动作快到了极点,双指一弹,便把韩芷芬的长剑弹开,拉了上燕羽便跑!

王燕羽道:“你是谁?”那蒙面人一声不响,只是向前疾跑,王燕羽跟着他,只见正是向着自己父亲那边跑去。

王伯通与辛天雄拼死恶战,正到了吃紧的关头,那蒙面人如飞奔至,恰值辛天雄一斧劈下,蒙面人挥袖一卷,辛天雄臂力沉雄,这一斧劈下,少说也有六七百斤力气,却不料给这蒙面人的衣袖一卷,便把斧头裹住,竟自动弹不得。蒙面人哈哈一笑,轻轻一拂,辛天雄跌了个仰八叉,待他跳起来时,王伯通父女和那个蒙面人都已走得无踪无影了。

这时金鸡岭的各路义军亦已杀了进来,可是龙眠谷乃是王家的老巢,谷中的喽兵都是久经训练的精壮,而且人数也远较金鸡岭攻进来的义军为多,因此,虽然是黑夜被袭,仓皇应战,但仍不至于溃不成军。有好几处地方。义军反而陷入了他们的包围之中。

铁摩勒夺了一骑快马,高举火把,在谷中纵横驰骋,高声叫道:“王家勾结胡儿,为虎作怅,罪大恶极,这样的人,怎配作绿林盟主?你们都是有血气的男儿,响当当的好汉,难道甘心听这老贼驱策,为他送死么?”

有好些本来是窦家的部属,认出了铁摩勒,登时骚动起来,纷纷叫道:“啊,铁少寨主,是你回来了!”“对,铁少寨主,你的话说得对!替王家卖命,这不是绿林义气,死了也只赢得个臭名!”“好,有你铁少寨主一句话,咱们反了王家吧!”

这么一闹,有的人放下了兵器,有的人倒戈相向,登对主客势易,愿意替王家作战的十成不到三成,义军声势大壮,追奔逐北,到处扫荡。

一场恶战,出乎意料的顺利收场,待到天明,王伯通的心腹党羽都已给赶了出去,龙眠谷全被义军占领,剩下的就只是打扫战场的工作了。

辛天雄迎上了铁摩勒,执手谢道:“铁兄弟,今次攻占龙眠谷,功劳簿上,第一笔就应该写上你的功劳。只可惜让那王家老贼跑了。我本来可以一斧头斫死他的,不知是哪里钻出来的龟儿子,一下子就将他救走了。”铁摩勒谦虚了几句,问了辛天雄的经过,颇为诧异,说道:“依你说来,这蒙面人的武功实不在空空儿之下,王伯通手下有此能人,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只是他为什么蒙着面不敢见人?而且只是救人,却未曾和我们厮杀呢?”辛天雄道:“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总之救走王伯通的就不是好人。”韩芷芬冷冷说道:“王家老贼漏网,那是因为他有能人相助,可是在此之前,那个小女贼有几次都应该丧命的,也都给她逃过了,这才叫奇怪呢!”辛天雄道:“哦,有这样的事?她又是怎么逃过的?”韩芷芬道:“黑夜之中,我看得不十分清楚。摩勒在场,你问摩勒!”

铁摩勒满面通红,说道:“那女贼武艺高强,阻她不住,被她跑了。”辛天雄见过王燕羽的本领,知她厉害,说道:“铁贤侄已是尽力而为,只怨咱们人手不够,让他们漏网。不过,咱们总算已捣毁了他们的老巢,纵然跑了王家父女,亦已无能为患了。”

当下群雄就在龙眠谷的演武厅中聚集,重新相叙。段珪璋首先向南、夏二人道贺,夏凌霜这时方有余暇,将经过向他们细说。

南霁云听得岳母尚未知下落,猛然想起了王燕羽所说的那句没头没脑的说话,便问夏凌霜道:“依你说来,王伯通的女儿倒还似乎不坏,她曾对我说道:你若是要寻人的话,可到莲花峰下断魂岩一试,莫非她所说的就是你的母亲?”夏凌霜喜道:“她当真是这样说了?晤,那就不用多问,定然是她有意向你透露他们囚禁我母亲的处所了。”

窦线娘对王家的人最为痛恨,说道:“王伯通女儿的说话你也这样相信么?提防上了敌人的当。”夏凌霜道:“段婶婶不必多虑,她苦是想害我的话,她就不会给我解药了。解药既是真的,想来这话也假不了。”当下,又把王燕羽将解药给她的时候,和她所说的话语,也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大家。段珪璋夫妇越听越觉得奇怪,夏凌霜讲完之后,窦线娘问道:“南兄弟,你以前认识她的么?怎的她想你知道她是个好人?”夏凌霜代他答道:“霁云也只是那次在飞虎山上见过她,幸亏霁云所做过的事情我全都知道,要不然我可怀疑他有私情了。”南霁云想起铁摩勒刚才的神情,当王燕羽在他刀下的时候,他那惊煌的神色,心中猜到了几分。但在众人面前,他当然不方便说出来。

段珪璋道:“人有向善之心,咱们就该原谅他,扶掖他,无须再揣度他何以有这念头了。现在咱们该断定的倒是她所说的是什么地方?莲花峰这个名称,好几座名山都有。”卫越正巧走来,说道:“老叫化走过的地方最多,莲花峰断魂岩,那就只是华山的莲花峰才有。”

段珪璋心中一动,道:“西岳华山,唔,那岂不是皇甫嵩居住的地方?”卫越道:“华山很大,著名的山峰便有五个,据我所知,皇甫嵩却不是住在莲花峰的。”段珪璋沉吟半晌,说道:“夏侄女母女被掳之时,敌方的主脑人物便是皇甫嵩,如今王伯通女儿透露的消息,她又是被囚禁在华山之上,看来十九都是与皇甫嵩有关的了!”

正是:欲解疑团何处去?莲花峰下断魂岩。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