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情债难偿愁脉脉 相思未了恨绵绵

只见里面绣榻横陈,珠帘半卷,一个女子卧在床上,脸朝外向,星眸紧闭,带着病容,这女子正是王燕羽!

铁摩勒吃了一惊,转身便跑,忽觉劲风飒然,展元修的手指已摸上了他肩背,沉声说道:“铁兄,你不能跑!”

铁摩勒沉肩缩背,用了一招“霸王卸甲”,消去了他那一按之力,喝道:“你诱我到此,意欲何为?”

展元修如影随形,紧迫不舍,铁摩勒逃至中庭,展元修已抢快一步,堵住了门户,说道:“不错,是我诱骗铁兄,但却并无恶意,确确实实是想请你为我的师妹治病!”

铁摩勒一掌劈去,斥道:“胡说八道,你这厮分明是王伯通的党羽,想来陷害于我,哼哼,我虽然落了你们的圈套,你想要我束手就擒,那却是万万不能!”

展元修用绵掌的功夫,接连化解了铁摩勒刚猛之极的连环三掌,趁着铁摩勒换招之际,托地跳出圈子,说道:“铁兄,你已经亲眼看见她了,难道你还看不出她确是生病吗?怎的你不相信我的话?”

铁摩勒与他拆了几招,蓦地想起一人,喝道:“且慢,你是不是那日在龙眠谷救出王家老贼的那个蒙面人?”

当日那蒙面人虽然只是略施身手,但所用的都是上乘招数,所以铁摩勒的印象很深,他刚才与铁摩勒对掌,其中有一招就正是当日用过的。展元修道:“好,你既然看出我的来历,那你就更应该相信我了。”铁摩勒道:“哼,哼,你这话刚好要颠倒过来,你那日舍命救出了王伯通,还说不是他的党羽?”展元修道:“老实告诉你吧,王姑娘是我的师妹,我正是因为不愿意她跟那些强盗胡混,才把她从她父亲身边拉回来的。至于救她的父亲,那完全是为了她的缘故。并非我赞同王伯通的行为。当日,我救人的经过,你也是曾见到的了。不错,我是舍命救了他们,但我可没有伤害过你们的一个人。若然我是王伯通的党羽,辛天雄还有命吗?即是你那位韩姑娘,最少也要带点伤!”

铁摩勒想起那日他在辛天雄斧底救人,和在韩芷芬剑下拉走王燕羽的情景,心想凭他的武功这确也不是虚言,对他的敌意稍稍减了一两分,说道:“好,我姑且信你的说话,信你不是王伯通的党羽。那么,王伯通这老贼现在是不是在这儿?”

展元修道:“她父亲名利之心太重,妄想借外人之力,称王称霸,我劝不动他,只好由他去了。只留下了她的女儿在这里养病。”

铁摩勒心想:“这展元修纵使不是敌人,最少也是个是非不分的糊涂蛋,既然劝不动王伯通,为何不将他杀了?”铁摩勒是个恩怨分明、是非清楚的硬汉子,他却不想展元修是王燕羽的师兄,怎忍杀师妹的父亲,何况其中还有一段别情?铁摩勒总是要求别人都像他一样,因此往往不肯原谅人家。

展元修见铁摩勒神色不定,又钉紧一步道:“我的话已说得清清楚楚了,你当真是见死不救么?”

铁摩勒道:“你怎的歪缠不清,我不是说过了我不会治病的么?”

展元修冷冷说道:“我不是也说过了么,别人的病你不能医,我师妹的病你一定能医。只要你见一见她,说一声:是我来了。我看她的病就会好了一半!”说话的腔调,颇有点酸溜溜的味儿。

铁摩勒满面通红,在这瞬间,王燕羽和韩芷芬的影子同时在他脑中出现,他有点可怜王燕羽的痴情,同时也想起了未婚妻子临别的叮嘱,他蓦地大声说道:“你不知道你师妹是我的仇人?休说我不会治病,就是能治,我也不会救她!”

展元修道:“我知道她曾杀了你的义父,但,她不是也曾经救过你一次性命么?”铁摩勒道:“我在龙眠谷中不杀她,已经是报了她的恩了。”展元修冷笑道:“一个人的性命,也可以像债务一般,一笔一笔的计算清楚的么?”

铁摩勒的心剧烈地跳了一下,叫道:“不管你怎么说,我是非走不可!还我的马来!”

展元修道:“老实说,你的马是我弄坏了的,你不给我治病,你的马也绝好不了!”

铁摩勒固然舍不得这匹马,但却更怕见王燕羽,一怒之下,口不择言地骂道:“你这坏蛋,以后我再和你算帐。今天,我却是宁可不要此马,也决不理你歪缠!”

展元修也生了气,峭声说道:“好呀,我好心好意地请你来,你却骂人,老实说,不是看在我师妹的份上,我才不会对你这样客气!你不肯救人,今天要走,可是万万不能!”

铁摩勒道:“你不让走,我偏要走!”展元修冷笑道:“当真要走?你就试试吧!”呼的一掌,立即劈面打来,掌势既刚猛而又飘忽,与刚才大大不同!

幸亏铁摩勒早有防备,喝声:“来得好!”猛地一个翻身,双臂内圈,用了一招“斩龙手”,向对方的预项直劈下去。两人走的都是刚猛的招式,眼看就要碰上,展元修轻轻一闪,一变而为阴柔的擒拿手法,朝他的肘尖一托,五指合拢,一拂一抓,用了招“顺手牵羊”,要把铁摩勒活拿。

铁摩勒用招太猛,一时收势不住,险险就要跌进他的怀中,只听得“嗤”的一声,铁摩勒的衣袖被撕去了一幅。可是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铁摩勒已是腾身掠起,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双臂箕张,严如饥鹰扑兔,掌势向他的顶门压下来!

展元修见他变招迅速,亦是吃了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蓬”的一声,两人四掌,已是碰个正着,铁摩勒居高临下,稍占便宜,展元修使出绵掌的功夫化解,兀自跄跄踉踉的倒退三步。

可是铁摩勒也不敢乘胜追击,原来展元修的绵掌善能以柔克刚,铁摩勒双掌似打中了一团棉花似的,不由得身向前倾,几乎立足不稳。还幸展元修的绵掌功夫,也尚未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仅能卸开铁摩勒的掌力,未能及时反扑。

待到铁摩勒站稳脚步,展元修已是退而复上,展出了奇诡百变的招数,忽虚忽实,忽柔忽刚,或拍或接,或抓或拿,将七十二路擒拿手法混杂在“绵掌劈石”的招式之中,瞬息之间,但见四面八方都是展元修的影子!

两人的功力差不多,但铁摩勒擅长的是剑术而不是掌法,对付展元修这种变化莫测的掌法,时间稍长,便感到应付为难。好在铁摩勒曾从韩芷芬那儿学会了几招韩家的点穴手法,韩家的点穴手法神妙无比,到了危急之时,铁摩勒便突然使用出来,教展元修也不敢过份欺身进迫。打了将近半个时辰,兀自分不出胜负。不过,由于铁摩勒的点穴法未曾学全,来来去去是那几招,仅可以在危急之时作为护身之用,因此始终是他处在下风。

正在他们斗得紧张的时候,有一个人从角门走了进来,看了一会,说道:“这小子真是倔强,就似他的坐骑一样!嗯,禀少爷,那匹黄骠马已医好了,正在大发脾气,要闯出来,我已经用大石头顶着马房了。少爷,你要不要我请、请……”

铁摩勒全神贯注的与展元修相斗,听到话声,才发现了这个人,一看,却原来就是昨日渡他过河的那个舟子。

铁摩勒恍然大悟,喝道:“原来你们乃是一伙,设下陷姘,骗我来的!”

展元修哈哈笑道:“不错,你现在才明白吗?是他通风报讯,是我将你的坐骑弄坏,这才请得你的大驾光临!你明白了也好,你试想想,我们费了如许心血,才请得阁下光临,岂能容你轻易走出此门!”

铁摩勒大怒,挥掌猛攻,展元修气定神闲的兀立不动,轻描淡写的便化解了他几招,这才转过头来笑道:“你瞧见了么,这小子虽然凶恶,料想我还有本领将他留下,你不必多事了!”

那“舟子”道:“是,是!不过,我是在想,少爷,你也实在不必费这么大气力,不如,不如……”展元修喝道:“我叫你别管你就别管,退下!”

铁摩勒听他们的对话,那“舟子”似乎是他的仆人,要请什么人出来帮忙,展元修却不允许。铁摩勒霍然一惊,心中想道:“这是在他们家中,眼前这少年我已战他不下,要是再有帮手到来,那我可真要走不得了。哼,哼,我还和他们讲什么客气?”

展元修一掌拍下,铁摩勒忽地向后跃开,嗖的一声,拔出了佩剑,喝道:“再不让路我这把剑可从不得人了!”

展元修笑道:“你还要比试一下兵刃上的功夫么?好!主随客意,一定奉陪!大驾那是定要留的!”他随手折下了一枝树枝,迎风一抖,飓的便向铁摩勒刺去!

铁摩勒大怒,立即向树枝斩下,心中想道:“你敢藐视于我,且叫你识得厉害!”哪知展元修这枝树枝,竟似灵蛇游走,刹那间就从铁摩勒的剑底钻了出来,上刺铁摩勒的双目,铁摩勒一念轻敌,几乎吃亏。

展元修那枝树枝,挥动起来,呼呼风响,劲道十足,实在不亚于一枝长剑,可是它究竟是枝树枝,眼看就要刺中铁摩勒,却给铁摩勒用衣袖排开了。

铁摩勒轻敌之心一去,登时站稳了脚步,将长剑霍霍展开,这一来便轮到展元修吃了轻敌的亏了。他因为在掌法上占了上风,对铁摩勒的本领估计不足,哪知铁摩勒本来不长于掌法而是长于剑术,若然展元修换了一把真剑,也许还可以对付,现在用的只是一枝树枝,就不免相形见绌了。

转眼间斗了三十来招,铁摩勒一剑紧似一剑,剑招催动,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展元修只有用腾挪闪展的功夫闪避,连招架也感到为难。正在吃紧,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燕儿梦里也念着的就是这小子吗?”

园门开处,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走了进来。就在这时,只听得“咔嚓”一声,展元修那枝树枝已给铁摩勒一剑削断。

展元修退到那个老婆婆的身边,说道:“妈,正是这个小子!”那老婆婆厉声喝道:“给我站住!”

铁摩勒道:“对不起,我还要赶路。”正要闯出园门,忽见那老婆婆身形一晃,喝道:“乖乖的给我躺下来吧!”

铁摩勒见她年迈,且又双手空空,并无兵器,因此虽然迫于无奈,也只好一剑刺去,不过只用了三分力道,指向她的咽喉,用意是想把她吓退而已。

哪知这老婆婆却一声冷笑,厉声斥道:“你敢小觑我!”话声未了,长袖一挥,铁摩勒顿觉一股大力卷来,招数未曾用实,长剑己给她的衣袖卷去。咣啷一声,插在假山石上,火花四溅!

铁摩勒这一惊非同小可,正要闪开,那老婆婆长袖再挥,铁摩勒的身法已经快极,还是躲避不开,脚跟刚刚离地,就正好给她卷住,提了起来。那老婆婆道:“不是看在你对老年人尚有点礼貌,还要叫你多吃些苦头!”衣袖一挥一送,铁摩勒在半空接连翻了三个筋斗,摔得发昏,展元修随即将他擒住,点了他的穴道。

那老婆婆嘿嘿的冷笑几声,向铁摩勒端详了好一会子,说道:“人长得还漂亮,武功也很不错,怪不得燕儿会喜欢他。元儿,你就甘心认输了么?”

展元修道:“他的剑术是比我高明。”

那老婆婆双眼一瞪,说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说的不是武功!”

展元修低下了头,道:“燕妹喜欢他,我不认输也没法子。”

那老婆婆“哼”了一声,说道:“我当年也不欢喜你的父亲,结果还不是嫁了他了。”顿了一顿,又问道:“听说这小子的义父就是给燕儿杀掉的,你知道么?”

展元修道:“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小子咬牙切齿的始终把燕妹当作仇人,不肯给她医病。”

那老婆婆冷笑道:“天下竟有你们这样的两个傻小子!一个喜欢她的仇人;另一个却将他的敌人请来,给他所喜欢的人治病。哼,我劝你别打这个傻主意啦,干脆的把这小子杀了,断了她的念头,岂不一千二净。”说到此处,那老婆婆的手臂缓缓举了起来,说道:“姓铁的小子,你认命了吧!”

展元修大吃一惊,慌忙托着他母亲的手臂,颤声叫道:“不可!”

那老婆婆以眼一睁,淡淡说道:“除了杀他,你还有什么法子?”

展元修低下了头,现出了痛苦的神情,说道:“我不知道。不过,不过,我总是不想、不想让燕妹伤心。”

那老婆婆愠道:“大丈夫做事岂能畏首畏尾,哼,你简直不像是展龙飞的儿子!你父亲生前杀人如草,哪有像你这样婆婆妈妈的!”

铁摩勒心头一震,这才知道这个老婆婆乃是大魔头展龙飞的妻子,展龙飞死得早,他是被各正派的人物围攻,因而重伤致死的,那时铁摩勒还在襁褓之中。不过,他的父亲铁昆仑和他的师父磨镜老人都是参加围攻的人物之一,所以铁摩勒对他的事迹耳熟能详,并且知道他的妻子也是像他一样心狠手辣的女魔头。在展龙飞死后,他的妻子销声匿迹,经过了这许多年,江湖上从未见过她露面,大家都以为她也早已死了,哪知道还在此间;铁摩勒知道了她的来历,不禁寒意直透心头,想道:“落在这女魔头的手中,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果然,铁摩勒心念未已,便听得展大娘一声喝道:“你走过一边,我替你了断!哼,你还要拦阻么?你懂不懂得,我杀这小子乃是为你!”

展大娘将她的儿子一把推开,手臂又举了起来。

就在这时,忽又听得一个尖锐的声音叫道:“师父,你连我也杀了吧!”只见王燕羽满面惊惶焦急的神情,颤巍巍地走来,她本来就在病中,这一来更显得花容憔悴,娇怯可怜。

展大娘道:“燕儿,你竟是这样的爱这小子吗?你也来向我求情?”

王燕羽道:“我不敢向师父求情,只是想请师父成全,将我也一同杀了!”

展大娘似乎很疼惜王燕羽,听了她这番以死要胁的“求情”说话,手臂又徐徐放下,她想了一想,忽地说道:“好,我成全你的心愿。你在一旁听着,待我来问问这个小子!”

展大娘将铁摩勒拉了起来,解开了他的穴道,阴沉沉地说道:“燕儿与你有缘,为了你,她不惜以死相救,现在就看你了,你愿不愿娶她?我今天就让你们成亲!怎么样,你到底怎么样?说呀!”

这刹那间,铁摩勒心情混乱之极,他面临着一个最难答复的难题!

形势摆在面前:要是他说一个“不”字,便将毙在这女魔头的铁掌之下。

铁摩勒并不怕死,可是,不知怎的,当他一触及王燕羽的目光,就禁不住整个身心都颤抖起来。王燕羽扶着花枝,那张娇怯可怜的脸孔正盯着他,那是充满着惶恐的、期待的、焦急的而又柔情似水的目光,铁摩勒知道,要是他说一个“不”字,只怕王燕羽也会像一朵突然遭受风雨摧残的鲜花,枯萎了的!

这几年来,铁摩勒念念不忘给义父报仇,以手刃王家父女为快。经过那次帐幕之夜,王燕羽的爱意表露无遗之后,他的仇恨大部分转移到她的父亲的身上,可是对她的恨意也还未全消,他可以不杀她,但若说到要化敌为友,却是不能想象的事!

可是,铁摩勒现在对王燕羽的目光,任他是铁石的心肠,也终于动摇了。他能够把这样爱他的人当作仇人吗?他能够让这个少女像鲜花一样的枯萎吗?不,这也是不能想象的事!

铁摩勒片刻间转了无数念头,突然,另一个少女的影子在他眼前浮现,这是韩芷芬的影子,他记起了韩芷芬临别时的叮咛嘱咐,他忆起了韩芷芬含愁责备的目光,他能够对未婚的妻子忘恩负义吗?不,这也是不能想象之事!

铁摩勒咬了咬牙,避开了王燕羽的目光,终于摇了摇头,说道:“王姑娘,我感激你的好意,我又一次欠上你的债了。只是我已经有了另外的人,她也是像你一样可爱的姑娘,我不能够抛弃她,你,你把我忘记了吧!”

王燕羽痴痴地听着,她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那是因为她听到铁摩勒说她是个“可爱的姑娘”,但是这却是凄惨的笑容,因为她也从铁摩勒的话中,听出了他对韩芷芬的深情厚爱!甚至在死亡的阴影之下,韩芷芬在他心中的位置也难以动摇!

铁摩勒的话刚刚完毕,展大娘便冷冷说道:“燕儿,你听清楚了么?你愿意嫁他,他却不愿意娶你!他已经有了另外的人了!”

展元修叫道:“妈、妈、你、你、”他想说的是“你少说两句行不行?”但在母亲的积威之下,他这样顶撞的话儿在舌头上打了几个滚还不敢说出来。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得一声尖叫,王燕羽倒下去了!

展元修连忙跑过去将她扶住,展大娘冷冷地望了他们一眼,说道:“她是一时气昏了,你把她放下,你走过来!”

展元修道:“妈,你有什么吩咐?”展大娘道:“你把这把剑拔下来!”她指的是铁摩勒那把青钢剑,刚才在铁摩勒和她交手之时,给她拂落,正巧插在一块假山石上的。

展元修莫名其妙,拔了下来,问道:“这又不是一把宝剑,妈要它作什么?”展大娘冷冷说道:“谁希罕他这把剑?我是要他丧在自己的兵刃上。元儿,你给我将这小子一剑杀了!”

展元修吓了一跳,咣啷声响,那把剑又跌落地上。展大娘道:“真没出息,枉你是展龙飞的儿子,连杀人都没有胆量吗?”

展元修叫道:“妈,你叫我杀别的人还可以,我就是不能杀他!”

展大娘道:“你燕妹喜欢这个小子,这小子又不愿娶她。她也应该断了念头了。还留这小子何用?好,你不肯杀他,待我来杀!”

展大娘这个“杀”字刚一出口,人已走了过来,第三次举起手掌,朝着铁摩勒的脑门击下!

展元修叫道:“杀不得,杀不得!”拦在铁摩勒身前,拼命的托着他母亲的手臂!

展大娘手臂一振,将展元修摔了一个筋斗,手掌停在离铁摩勒脑门三寸之处,“哼”了一声道:“为什么杀不得?”

展元修顾不得疼痛,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便即说道:“妈,你不能够为你的儿子想一想么?”

展大娘诧道:“我要杀这小子,正是为你设想啊!你想要燕儿做你的妻子,是吗?”展元修道:“不错,我是有这念头。”展大娘道:“着呀!那你为什么还要留着这小子在世间碍眼?杀了他岂不正是斩草除根?”

展元修道:“你看燕妹已经这样伤心,要是杀了他,只怕燕妹病情更为恶化,那却如何是好?”

展大娘道:“这小子一点也不念她的情义,她就算一时伤心,伤心过后,也会说我杀得对的!”

展元修道:“妈,你又不是不知燕妹的脾气,宁可让她自己去杀,要是咱们杀了她喜欢的人,她这一生还会理睬我吗?”

展大娘道:“依你之见如伺?放了他?”展元修道:“放了他又怕燕妹醒来之后还要见他,或者疑心咱们害了他。”

展大娘道:“好,娘就暂时把他关起来吧!待到燕儿答应做你的妻子,我再放他!”

展元修满面通红,叫道:“妈,你不能这样做,这,这,这太令我难堪了!”

展大娘冷冷一笑,随手一拂,点了铁摩勒的昏眩穴,令他失了知觉,这才说道:“傻孩子,你以为妈当真要放这小子吗?我这不过是想燕儿嫁你。待到燕儿答应了做你的妻子,我自然有办法整治他!”

展元修打了一个寒襟,道:“妈要怎样整治他?”展大娘道:“我当着燕儿的面放他,暗地里却在他的饮食放下败血散,叫他未到长安,就要身罹重病,死在路上!”

展元修听得皮肤起栗。不错,他对铁摩勒的确是心怀妒恨,但他却是有几分傲骨的人,他不愿意用要胁的手段迫师妹嫁他,他要的是王燕羽的心,而不是王燕羽的身子。他之所以觉得“难堪”,就是因为母亲要采用这种不顾他面子的做法,可是展大娘却误会了儿子的意思。

展大娘挥了挥手,说道:“好,事情就这样定夺了。姑且让这小子多活几天!”

展元修踌躇片刻,忽地说道:“妈,我还有话说!”

展大娘道:“你还要说些什么?你不过是想要师妹做你的妻子罢了,难道你当真舍不得杀这小子么?”

展元修道:“正是我想亲手杀这小子,才解我心头之恨!妈!你将那败血散给我,待到你要放他那一天,我就用它。我要亲眼看着他在我的面前服下毒药!”

展大娘哈哈大笑说道:“这才不愧是我的儿子!好吧!败血散这就给你!你把这小子关在地牢里,我替你料理燕儿。嗯,这次的气也真够她受了,现在尚未醒来。”

展元修抱起了铁摩勒,走了几步,又回头说道:“妈,燕妹醒来,请你不要先和她说那些话。让我来说。”

展大娘说道:“燕儿是聪明人,她知道了我关了这个小子,还会不明白我的意思吗?连你也不用说。讲得太过明白,反而大家的面上都没有光彩!”

展元修听着他母亲得意的笑声,心头就像压了铅块般的沉重,想道:“怪不得江湖上的豪杰,听到我父母的名字,没有不痛骂的!他们当年所做的事情,我虽然不大知道,但看妈这次的所作所为,也就不难想象了。”

铁摩勒在黑暗中醒来,四围摸索,手指碰着了冰冷的石壁,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囚徒。铁摩勒大为愤怒,挥拳骂道:“你们将我骗到此间,却又为何不将我干脆杀了,哼,哼,世上的坏人我也见过不少,就没见过像你们这样卑劣的!”他越骂越气,“砰”的一拳击在墙壁上,被那反震之力震倒地上,周身骨节隐隐作痛。原来他是被展大娘用阴狠的独门手法点了穴道,还幸亏展元修一将他关进地牢,便给他解穴,要不然,若是时间较长,那就不止骨头疼痛而已,内脏还要受伤。

铁摩勒骂得力竭声嘶,无计可施,只好在地上盘膝而坐,运气调元。黑暗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得头顶上有“轧轧”声响,抬头一看,只见头顶上方开了一个洞口,有一只小篮子吊下来,篮内盛满饭菜,转瞬间那洞口又关上了。

铁摩勒大叫道:“姓展的,你若还有一点男儿气概,就放我出来,与我决一死战!”外面的人回答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与你拼死,你安心养息几天吧!”果然是展元修的声音。随即便听得沉重的脚步声,像是他故意要让铁摩勒知道他已经走了。

铁摩勒正自饿得发慌,小篮子内的饭菜发出香喷喷的气味,铁摩勒心道:“反正我这条命是在你们手上,就算你们放了毒药,我也乐得先吃个饱。”

铁摩勒吃饱之后,精神大大恢复,他将所遭遇的一连串事情回忆了一遍,心中想道:“这姓展的将我骗到此间,当然不是正人君子,但比起他的母亲,却要好得多了。”再想到他这样做,都是为了爱王燕羽的缘故,而王燕羽却不爱他,想到此处,他对展元修的敌意便减了几分,反而有点同情地了。

最令得铁摩勒焦急的,是他负有使命,要赶往长安,现在被关在地牢,只怕死了也无人知道,要想有人来救,那更难了。他想到闷处,自己给自己开解道:“我本来不想做皇帝的保镖,若是因此丢了差事,南大哥也不能责备我。唉,我也真傻,连生死都尚未可知,却还要想到南大哥的责备。”

黑暗中不知时日,但那小篮子是每天三次准时吊下来的,铁摩勒从送饭的次数可以算得出所过的日子。到了第三天中饭送过之后,他正在烦闷,忽地那扇石门打开了半扇,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铁摩勒倏地跳将起来,一掌便打过去,放声骂道:“贼婆娘,你还有什么阴狠的手段。我干脆与你,与你·”“拼了”那两个字还未曾吐出口来,铁摩勒突然呆住,张大了嘴巴,做声不得,他的手指触处,温较如绵,幸而他的劲力已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未曾把对方打伤。

只见那人晃了两晃,低声说道:“摩勒,你还是这样恨我吗?”

铁摩勒处在黑漆的地牢中,他一眼望去,只隐隐约约的辨得出是个女的,只当是那女魔头展大娘,却不料是王燕羽!

铁摩勒手足无措,呆了片刻,方始歉然说道:“是你?我还以为是你那狠毒的师父呢。”

王燕羽道:“你恨我也是应当,说起来,其实你与其恨展家的人不如恨我,你所受的灾难都是我引起来的,我又是你的仇人!”

王燕羽自动的先提出了往日的冤仇,铁摩勒的心头登时似着了火烧一般,不由得想起义父被她惨杀的情景,耳边似乎听得义父的声音说道:“摩勒,是你替我报仇的时候了!”

不错,要是铁摩勒现在动手报仇,那确是不费吹灰之力。休说王燕羽尚未曾病好,即算她已康复如常,听她那语气,大约也不会抵抗的。

可是铁摩勒怎能杀一个尚在病中的女子?他在黑暗中过得久了,眼睛渐渐习惯,这时已不止是辨认出了王燕羽面部的轮廓,还隐约看得出她那幽怨的神情。他和王燕羽面面相对,听到了她短促的呼吸,忽然,只见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滴下来!

铁摩勒的铁石心肠都在这颗泪水中溶化了,他义父的影子也在泪水中模糊了,眼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人,是王燕羽俏生生的影子!

铁摩勒突然转过了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从今之后,我与你的冤仇一笔勾销,是生是死,都不恨你!”声音颤抖而又沉重,显见他的心情激动非常。

王燕羽叫道:“啊!摩勒!摩勒!”她将摩勒的名字叫了两遍,就硬咽住了,说不出话来,不知不觉的,她紧紧抓住了铁摩勒的手。

铁摩勒缓缓转过头来,可是仍然不敢面对她的目光,他想挣开,但终于还是让王燕羽将他的手紧紧握住。这刹那间,他感到了羞愧,却又得到了几分“如释重负”的轻快心情!

想起了未婚妻子的临别叮咛,他感到羞愧;但他心头上的一个“结”却解开了,在这之前,他常常为了自己与王燕羽之间的恩怨纠缠而烦恼,“要不要向她报仇?”成为了一个困惑他的问题,现在他已亲口向王燕羽答应,不再将她当作仇人,亦即是这个长期困惑他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了。

两人紧紧握着手儿,默然相对,彼此都感到对方跳动的心声。过了好一会子,王燕羽方始吁了口气,说道:“摩勒,你真好!尽管你不欢喜我,我还是会记得你的好处的!”

铁摩勒感到不安,轻轻的将她的手格开,说道:“王姑娘,过往的都别提了。从今之后,你忘记了我吧。嗯,我觉得你的师父虽然狠毒,你的师兄却还不算坏人。”

王燕羽道:“不错,我的师兄的确是对我很好,我已经答应了师父,愿意做他的媳妇了,你、你可以安心了吧?”

铁摩勒又喜又忧,喜者是王燕羽有了着落,忧者是从她的语气之中听得出来,她之肯答应嫁给她的师兄,并不是由于心甘情愿,而不过是仅仅要使自己“安心”!

黑暗中王燕羽看不真铁摩勒脸上的神情,但铁摩勒自己却感到了脸上一阵阵发热,他低下了头说道:“好,那我要恭喜你啦!”王燕羽道:“我却还未曾恭喜你和韩姑娘呢!”她这几句带着笑声说出,却又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听得铁摩勒甚为难过。

铁摩勒连忙说道:“王姑娘,我多谢你来看我,咱们的话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你还是回去吧,免得你的师兄多心。”

王燕羽道:“不错,我是应该回去了。我还没有将我答应婚事的事情告诉师兄呢。”她离开了铁摩勒的身边,行了两步,忽又停了下来,轻声唤道:“摩勒,摩勒!”

铁摩勒心头一震,道:“王姑娘,你请回吧!”王燕羽道:“摩勒,你也应该回去了。”

铁摩勒怔了一怔,道:“我回去哪儿?”王燕羽道:“你回到你韩姑娘那儿也好,回到你南师兄那儿也好,那是你的事情,怎么问我?”

铁摩勒吃了一惊,道:“你要放我走么?”王燕羽道:“你总不能在这地牢里过一辈子!”铁摩勒道:“你不怕你的师父责怪?”王燕羽道:“她总得给她未来的媳妇几分面子。”

铁摩勒心乱如麻,不知是领她的情好还是不领她的情好,踌躇间忽听得展大娘那尖锐的声音叫道:“燕儿,燕儿!”王燕羽忙道:“你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她打开了门,倏的就将铁摩勒拖了出去。

忽听得一个颤抖的声音低低的“咦”了一声,铁摩勒睁大了眼睛一看,只见展元修就站在门边,这时王燕羽还在拖着他的手,铁摩勒禁不住满面通红,尴尬之极。

展元修怔了一怔,看到了这个情形,他全都明白了,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挥挥手道:“好,你们都走吧!”

铁摩勒连忙分辨道:“只是我走,你,你不要误会了她!”展元修望了铁摩勒一眼,却不理会他,自转过头来,低声对王燕羽道:“燕妹,你也赶快走吧!那老叫化上门来啦!他,他要找你晦气!”

铁摩勒听得“老叫化”三字,心头一动,想道:“在华山上住的老叫化没有别人,敢情是西岳神龙皇甫嵩来了?”

王燕羽冷冷一笑,淡淡说道:“我早料到他会亲自登门,我做的事我自己担当,怕他怎的?”

展元修道:“料想妈也不会让你吃亏,不过妈的脾气很特别,喜怒无常,难说得很。我看你还是避开这个老叫化的好!再说,那老叫化一定是认识铁兄的,若给他发现了铁兄在这里,只怕又生枝节!”

王燕羽道:“我先送他下山,然后回来!”展元修的眼睛眨了一眨,王燕羽这话似乎颇出他意料之外,他脸上沉暗的神色也开朗了一些,说道:“也好,那么在妈的面前,我给你暂时敷衍一阵,你们走过前面院子的时候,可要特别小心!”

展大娘那尖锐的声音又在叫道:“元儿,元儿!”展元修连忙提高了声音应道:“来啦!来啦!”匆匆忙忙的便跑了进去。

王燕羽仍然拖着铁摩勒的手,走过一道回廊,便到了前面的院于,正好听得屋子里展大娘的声音在问道:“燕儿的病好了点么?怎么她不出来。”

王燕羽拉着铁摩勒,两人一同躲在一块假山石的后面,只听得展元修在回答道:“燕妹的病昨晚本来已好了些,可是今天又沉重了,她起不了床。”

这时,铁摩勒在假山石的后面渝窥进去,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和展大娘同在屋子里的那个人,果然是西岳神龙皇甫嵩!只是他穿着一身光鲜的衣裳,并非化子打扮,看起来没有以前所见的那么苍老。

展大娘道:“皇甫先生,小徒委实是患病卧床,没法出来。”

皇甫嵩脸儿朝外,只见他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下,忽地说道:“展大娘,请恕我无礼,这件事我一定要查个明白。令徒既然患病在床,我就亲自去看她吧!”

展大娘道:“这怎么敢当?”皇甫嵩道:“龙眠谷的王家大寨已经给段珪璋和南霁云这些人挑了,若是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必定会前来寻事,嘿嘿,到了那时,只怕对你老人家也有不利。我看,还是得赶快向令徒查问清楚才好。”

展大娘有点不悦,说道:“我这小徒虽然不知轻重,作事任性,但想来还不至于胳膊向外弯,帮她父亲的仇家!不过,皇甫先生既然相信不过,要亲自查问小徒,我就陪你去吧,问清楚了,也好叫你放心。”

铁摩勒听得心头一震,想道:“听这皇甫嵩的话语,竟是与王伯通这老贼同一鼻孔出气的,不但如此,他怕我的南师兄找他晦气,敢情夏姑娘的母亲也真是被他囚禁的了?”铁摩勒因为皇甫嵩以前曾救过他和段珪璋脱难,不管旁人议论如何,他对皇甫嵩却是颇有几分好感的,如今听了这番说话,那几分好感登时变为恶感,“我以前还不相信他真是坏人,谁知却是我给他的假仁假义骗了。”

心念未已,展大娘这一行人已走出台阶,展元修心惊胆战,神色上显露出来,展大娘何等厉害,“咦”了一声,问道:“元儿,你怎么啦?”展元修道:“有点不大舒服。”展大娘“哼”了一哼,停下脚步,游目四顾,忽地一声喝道:“是谁在那里躲躲藏藏的?出来!”

王燕羽知道躲避不过,应声便道:“是我!”展大娘见她和铁摩勒并肩走出,面色大变,冷冷说道:“你要和这小子离开我吗?”

展元修忙道:“妈,你不是说要放铁兄走吗?我刚才已给他饯行了,是我请燕妹送他下山的。”一边说一边向他母亲眨眨眼睛,意思似道:“在外人面前,请恕我不便直说。”

铁摩勒莫名其妙,不知展元修何以要捏造谎话,说是已给他饯行?展大娘却是心领神会,暗自想道:“哦,原来元儿已经知道燕儿答应了做他的媳妇,也给这小子服下了败血散了!”面色缓和下来,说道:“燕儿,皇甫先生有事要问你,不必你送他下山了。’”

王燕羽大喜,说道:“摩勒,你自己走吧。你的马在马厩里,你问前日送你过河的那个人要,他在园子里。”

皇甫嵩哈哈笑道:“原来王姑娘的病早已好了,可喜可贺。”眼光一转,忽地停在铁摩勒身上,问道:“这位是谁?”

铁摩勒大为诧异,他因为恼恨皇甫嵩,所以刚才出来的时候,正眼也不看他。但他却想不到皇甫嵩竟会问起他是谁来?就在这时,只听得展大娘已经回答他道:“皇甫先生不认得他吗,他就是以前‘燕山王’铁昆仑的儿子铁摩勒!”

皇甫嵩作了个诧异的神情,说道:“原来你已与那磨镜的老儿和解了么?当真是意想不到!”

展大娘双眼一瞪,道:“皇甫先生,你这话从何而来?”皇甫嵩道:“你若然未曾与磨镜老人和解,怎的他的徒弟会在你的府上?”

展大娘面色倏变,叫道:“什么,这姓铁的小子是那磨镜老儿的徒弟么?”皇甫嵩哈哈一笑,立即接着她的话语说道:“我正奇怪你老人家怎会把杀夫之仇忘了,原来你还未知道这姓铁的来历,我虽然也不认得他,但江湖上谁不知道:铁昆仑的儿子铁摩勒是磨镜老人的关门弟子!”

展大娘听了这话,立即回过头来,阴沉沉地说道:“原来你是磨镜老人的高足,恕我不知,怠慢你了。你多留一会儿,等下我再亲自给你饯行!元儿,你陪着他!”

王燕羽的面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如纸,展元修也吓得嫔足颤战了。他们当然知道展大娘所说的“饯行”是什么意思,展大娘扫了他们一眼,厉声悦道:“在我的眼皮底下,你们不用再打什么主意了。姓铁的小子,你不进来,要我亲自去请你么?”

铁摩勒情知决难在展大娘与皇甫嵩的手下逃得出去,索性大大方方便走进屋来,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看她怎样发落。

那展大娘却不理会他,自向王燕羽说道:“燕儿,你过来,皇甫先生有话问你。”

皇甫嵩冷冷的看了王燕羽一眼,说道:“我已与你的哥哥见过了,听说就在龙眠谷出事那天,我给他的那包夺魂香的解药突然不翼而飞,那位中了毒的夏姑娘也突然恢复如常,这件事可真有点奇怪!那包药藏在你哥哥的房中,别人决计不能知道!王姑娘,你是他的妹妹,你可知道是谁干的么?”

王燕羽眉毛一挺,冷笑道:“皇甫先生,你说话不必绕圈子啦,你既然怀疑了我,何不直接的说出来?不错,这事情是我干的!偷解药给夏姑娘的是我!”

皇甫嵩道:“那么,你有没有告诉那位夏姑娘,说她的母亲是我掳的?”王燕羽道:“这倒未曾!”皇甫嵩道:“真的?”王燕羽道:“我做的事我自己担当,有一句就说一句,难道我还怕你把我吃了不成?”皇甫嵩哈哈笑道:“真不愧是展大娘调教出来的好徒儿,这副倔强的脾气倒真令老夫佩服!我岂敢将你难为,只是要问个明白。那么,你可露出口风没有,比如说,将她母亲的下落告诉她?”他的话声方了,王燕羽立即答道:“有!”

皇甫嵩面色大变,况声问道:“你怎么对夏姑娘说?”王燕羽道:“我不是对夏姑娘说的,我是对她的未婚夫说的,我告诉他,他若是要找人的话,可到莲花峰断魂岩下!”皇甫嵩道:“她的未婚夫是谁?”他声音急促,似乎等待一个渴欲知道的消息,王燕羽也有点愕然,想不到他突然把紧要的事情放过一边,却盘问起夏凌霜的未婚夫来了。

王燕羽道:“夏姑娘的未婚夫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南大侠,南霁云!”

皇甫嵩呆了一呆,叫道:“怎么会是南霁云?哼,这南霁云不也是磨镜老人的徒弟么?”王燕羽道:“你奇怪什么?夏姑娘和南大侠相配有哪点不对?”

皇甫嵩霍然一惊,定了定神,说道:“王姑娘,我是说你!你怎么胳膊向外弯,反转过来帮你父兄的仇人,这,这可有点不对了!”

王燕羽道:“我的师父在这儿,不劳你来管教!”她知道师父的脾气,即使要将她责打,也决不容外人越俎代庖。

果然展大娘瞅了皇甫嵩一眼,便冷冷说道:“皇甫先生,你无非是怕你的仇家来捣你的老巢罢了,你我既定下守望相助之约,若是事情临头,我自不能坐视,你怕什么?你回去吧,我的家事,我会料理。”

皇甫嵩正是要她这句话,当下立即施礼说道:“多谢你老人家鼎力扶持,不过,咱们的强敌不少,风声已然泄漏出去,只怕这几天就会有人寻上门来,你老人家也该小心一些!”

展大娘道:“我知道啦,我这二十年的光阴是白过的么?但正要会会昔日的仇人,试试我的功夫,就怕不是他们上来。要你担心作甚?”

展大娘说了这番话,就不再理睬皇甫嵩,转过眼光,盯着王燕羽道:“燕儿,你做得好事,你过来!”

王燕羽见她师父面似寒露,她师父虽然凶恶,向来却也还未曾用过这样难看的面色对她。王燕羽本来在救铁摩勒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天塌下来也不管的了,这时在师父的威严之下,也不禁心里发毛,硬着头皮说道:“徒儿不该做的也已做了,要杀要剐,听师父的便!”

展大娘眼光一瞥,只见她的儿子也在一旁发抖,她叹了口气道:“你这两个冤家!”神情缓和了一些,对王燕羽道:“你且站过一边,待我先发落这个小子!”一个转身便到了铁摩勒的身前。

皇甫嵩说是要走却还未肯爽爽快快地走,这时他索性停下脚步,等着看展大娘如何将铁摩勒发落。

展大娘站在铁摩勒面前,阴森森的眼光紧紧地盯着他,一声不响,也不知是打什么主意。王燕羽几乎是屏息了呼吸,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她师父的动作。

皇甫嵩留意到王燕羽对铁摩勒的关心情态,恍然大悟:“我道王伯通的女儿为什么会反过来帮助仇家,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小子!”

他见展大娘迟迟未肯出手,心中又是奇怪,又是着急,深怕展大娘为了爱徒之故,放走了铁摩勒。

皇甫嵩正想说几句话激怒展大娘,忽见展大娘的面色越发沉暗,突然“哼”了一声道:“元儿,你好大胆,你竟然敢欺骗你的母亲!”原来她已看出了铁摩勒气色如常,显然并未曾服下什么败血散。

展元修颤声叫道:“妈,你不是说过要为我着想,不,不杀他的吗?”展大娘大怒道:“你好没出息!”这句话包含了好几层意思,既是恼怒儿子的心肠不够硬,不够狠,又是恼怒儿子为了要讨好妻子的缘故,竟然“没出息”到要庇护妻子的情郎。

只听得“蓬”的一声,展大娘已一掌向铁摩勒的顶门拍下,王燕羽一声惨叫,扑上前去,拼命地扳着她师父的手臂!展元修略一迟疑,也扑上前去,扳他母亲的另一条臂膊。

铁摩勒早就蓄势以待,但他出尽全力,硬接了展大娘这一掌,仍是禁不住给她震得跌出一丈开外,还幸亏有王燕羽与展元修合力阻拦,展大娘的掌力未能尽发,铁摩勒虽然跌倒,却未受伤。

王燕羽叫道:“你快跑呀!”皇甫嵩忽地接着冷笑道:“王姑娘,你不用操心了,还有我呢!这小子怎跑得了?”

皇甫嵩跳出门口,拐杖一挥,就向铁摩勒打去,铁摩勒早已拔出展元修还给他的那柄佩剑,反手一剑,使出了“神龙掉尾”的杀手神招!

皇甫嵩的功力略逊于展大娘,剑杖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铁摩勒后退三步,却未跌倒。不但如此,他这一招“神龙掉尾”刚猛之极,竟把皇甫嵩的紫檀木杖也削去了一小块,而且震得皇甫嵩的虎口也微感酸麻。

皇甫嵩大怒,第二杖、第三杖接连打来,铁摩勒的功力究竞尚不如他,接到了第三招已是难以抵挡,眼看他又是一杖打来,铁摩勒只好使个“云里倒翻”的身法,急忙后退。

皇甫嵩正要赶上,忽地听得半空中呜呜的声响,刺耳非常,皇甫嵩大吃一惊,连忙抬起头来观看,顾不得要去杀铁摩勒了。

正是:自有奇兵天外降,伫看剑气荡魔氛。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