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追寻狡兔翻三窟 惊见魔氛盖九天


皇甫嵩抬头一看,只见东南角的上空,有一团黑烟袅袅上升,这正是他同伴报警的讯号。原来他这次来拜会展大娘,虽然预计逗留的时间不会很久,但也怕就在这个时间之内,会有人来捣他的老巢,因此出门之时,便与同伴相约,若然发现敌踪,便立即吹起胡笳,点起烟火。他这个同伴,也是邪派中一个高手,那次皇甫嵩纠众去劫夏凌霜母女,他和精精儿都是皇甫嵩的帮手。事后精精儿要回范阳,皇甫嵩为了怕强敌来攻,故此留下这个邪派高手,与自己作伴。

铁摩勒趁着他吃惊之际,早已跑了出去,直奔后园。展大娘将儿子摔开,这时也已奔了出来。

皇甫嵩叫道:“不好了,果真是有敌人来了!”展大娘冷冷说道:“你怕什么,还有我呢!那小子呢?”

皇甫嵩定了定神,说道:“他刚刚跑了!”展大娘皱皱眉头,心道:“你怎的连个小子也管不住!”但这时她已无暇去责备皇甫蒿,她竖起耳朵一听,听出铁摩勒的脚步声,立即便冷笑道:“好在这小子还未跑出我的家门,我先把他毙了,再帮你对付敌人吧!”

铁摩勒奔至后园,那日渡他过河的那个“舟子”正在园中淋花,原来他的身份本是展家的老仆人。铁摩勒连忙叫道:“我的马呢?”

这仆人已曾得到展元修的吩咐,要把此马归还原主,但这时他见铁摩勒气急败坏的样子,不免惊疑,就在这时展大娘已经追了出来。

这仆人慌不迭的向一间矮房指了一指,铁摩勒立即会意,捧起一块大石,“轰”的一声巨响,将那马房的板门打裂,只听得一声嘶鸣,那匹黄骠马跑了出来。

展大娘怒喝道:“好小子,你还想跑吗?”说时迟,那时快,铁摩勒又已捧起一块大石,向着展大娘便掷。铁摩勒气力沉雄,将石头掷出,呼呼风响,展大娘也不敢轻敌,只得避它一避。

倏然之间,那匹黄骠马已跑到主人身前,铁摩勒大喜,急忙飞身上马,叫道:“马儿,快跑!”

展大娘身形一起,疾似离弦之箭,向那匹黄骠马射来,园门紧闭,那匹黄骠马找不到出路,看看就要给展大娘追上,忽地四蹄一曲,陡然间便跳起来,铁摩勒骑在马背,恍如腾云驾雾一般,这匹马已越过了围墙了。

展大娘与皇甫嵩跟着也越过围墙,仍然穷追不舍。可是他们的轻功虽好,却怎追得上这匹日行千里的宝马。铁摩勒快马疾驰,不消片刻,就把他们摔在后头,连影子也不见了。

铁摩勒脱险之后,却不向山下逃跑,反而向山上有黑烟升起之处,策马疾驰。要知铁摩勒年纪虽轻,却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他听见胡笳,望见烟火,再想起皇甫嵩刚才那张皇的神色,当然也已猜想得到是有了皇甫嵩的敌人来了。

幸而他骑的是匹宝马,登山越险,如履平地,不消多久,便到了莲花峰的断魂岩下,只听得咚咚声响,似是有人用重物砸门的声音。铁摩勒遥望过去,只见人影绰绰的四五个人,其中一人已向他奔来,扬声叫道:“咦,这不是摩勒嘛?”这个人正是段珪璋。

铁摩勒大喜若狂,连忙下马,走上前去,但见除了段珪璋夫妇之外,还有他的师兄南霁云与夏凌霜,另外还有疯丐卫越。

他们见了铁摩勒,也都是又惊又喜,南霁云问道:“铁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铁摩勒吁了口气,笑道:“我几乎保不住性命与师兄相见呢,说来话长,先问你的,你们可是来捣那皇甫嵩的老巢的?”

南霁云道:“正是。我们已找到他的洞门了,但还未能破门而入。”

铁摩勒随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但见石门上已有了几道裂缝,那是段珪璋的宝剑划开的。

铁摩勒道:“皇甫嵩不在这里,夏伯母则确实是囚在里面。”夏凌霜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铁摩勒道:“我刚刚和这老贼交过手来!”

众人都吃了一惊,段珪璋道:“你好大胆,怎的孤身一人,就敢来搜查?”铁摩勒道:“不是我来找他,是我误落了他们的陷阱了。姑丈,你可知道有个女魔头展大娘么?”卫越跳起来道:“什么,展大娘?那不是大魔头展龙飞的婆娘么?你碰到她了?”

段珪璋道:“二十年前,各正派人物因袭他们夫妇的时候,我还年轻,未有参加。卫老前辈和你的师父却是参加围攻的主要人物。”

卫越道:“你快说,你遭遇了些什么事情?”铁摩勒简单扼要的叙述了他的遭遇,却略过了王燕羽与他的纠葛不提。卫越奇道:“这女魔头自视甚高,她为什么要诱捕一个晚辈?哦,是了,想必是她已知道了你是磨镜老人的徒弟了!”

卫越自己给自己解开了一个疑团,但另一个疑团又在心头升起,他沉吟半晌,说道:“这么说来,西岳神龙皇甫嵩当真是罪魁祸首了?唉,唉!我真是料想不到,这些坏事竟然都是他干的!”

段珪璋诧道:“卫者前辈,你到了如今,尚不相信皇甫嵩是坏人么?”

卫越摸出一小块木片,说道:“我是还有点疑心,不过,摩勒既然亲眼见到他,又亲耳听到他对那女魔头所说的话,承认了冷女侠是他所囚禁的,那就不由得我不相信了。”

这一小块木片,乃是段珪璋当年在玉树山上与皇甫嵩交手之时,从皇甫嵩拐杖上削下来的。当时,段珪璋是为了想邀请武林前辈,替酒丐车迟报仇,他怕别人不相信皇甫嵩会干那等坏事,因此将木片保存下来,作为证据的。这片木片,他见了卫越之后,就交给卫越,记得当时卫越接过这片木片,也曾现出过迷惘的神情。

此刻,卫越又摸出了这片木片端详,脸上又出现同样迷惘的神情。段珪璋心中一动,禁不住问道:“卫老前辈,这块木头是我亲手从那老贼的拐杖上削下来的,难道还有什么不对吗?”

卫越沉吟片刻,方始说道:“难说得很。现在把我也弄得糊涂了。好在皇甫嵩既然在此,终须会有个水落石出的!”

话犹未了,只听得一声阴沉动魄的啸声,展大娘与皇甫嵩如风奔至,展大娘厉声骂道:“什么人敢到我华山撒野?”

卫越睁眼一看,正好与皇甫嵩打了一个照面,登时勃然大怒,陡地喝道:“皇甫嵩,亏你还有脸见我,今日我不杀你,就对不住地下的车老二!”

卫越身形何等快疾,就在大骂声中,纵身飞起,俨如巨鹰扑兔,一掌就朝着皇甫嵩的天灵盖打下来!

皇甫嵩面色大变,但却是一声不响,举起拐杖,便是一招“潜龙飞天’上击卫越的腕骨。

卫越一抓抓着杖头,果然发觉他的仗头缺了一块,卫越用力一送,皇甫嵩立足不稳。跄跄跟踉的直退出了七八步,有如风中之烛,摇摇欲坠!

若是卫越立即跟踪急上,一掌拍下,皇甫嵩纵然不死,也得重伤。可是,就在这一刹那间,卫越突然怔住!

你道为何?原来卫越与对方交了这招,立即便发觉两个可疑之处。第一点,他与皇甫嵩、车迟并称“江湖三异丐”,彼此的本领都差不多,卫越之所以一出手便使出极厉害的五擒掌,正是因为知道皇甫嵩了得,所以要先发制人的原故。卫越的用意,不过是想抢得先手,稍占一点上风,却怎也料想不到皇甫嵩甫接一招,便现败象!虽然这一掌也还未将他震倒,可是皇甫嵩的功力却实在不应仅至如此!

第二个疑点则出在皇甫嵩那根拐杖上,原来皇甫嵩那根拐杖是南海紫檀木做的,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段珪璋削下的那小块木片,虽然也是紫檀香木,但却不是南海所产的紫檀香木,因之香味也有点分别。卫越就是因为察觉到香味有别,故此起了疑心,疑心是段珪璋当年在玉树山看错了人。

可是现在他已经亲眼见到了皇甫嵩,而且已经面对面的拼了一招了,和他动手的人的确是皇甫嵩,那根拐杖也的确缺了一块,这证明段珪璋讲的没有错,他当年在玉树山上碰上的,暗杀了酒丐车迟的那个凶手,的确是今日所见的这个皇甫嵩!但今日所见的这个皇甫嵩,他所用的拐杖发出的香味和段珪璋所削下的那小块完全相同,却不是皇甫嵩平时所用的那根南海紫檀木所做的拐杖!

卫越发觉了这两个疑点,霎时间怔了,心中闪电般地转了几个念头:是皇甫嵩改用了兵器?或者这个人根本就是冒牌的皇甫嵩?但武林高手用惯了的兵器决无随便改换之理,何况皇甫嵩那根拐杖又是件珍奇之物?但要说是冒牌的吧?天下又怎会有如此相貌相同的人?

卫越大惑不解,一怔之后,正想再追上去细察这个人的相貌,那展大娘一声怪笑,已是到了他的身边,阴侧侧地说道:“老叫化,原来你也还没有死,还认得我这个老婆子吗?”卫越道:“今日之事与你无关,你既然保住了性命,我劝你不要强出头了!”展大娘冷笑道:“当年我也曾劝你不要强出头,你却定要恃众行凶,害死了我的丈夫,如今可怪不得我了!”话声未了,已是双掌齐发,照面打来!

卫越和她双掌相接,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她的一只手掌其冷如冰,另一只手掌却如炽热的火炭,卫越虽然早识得她的厉害,却也还未想到她已练成了这等古怪的功夫!

展大娘哈哈大笑,陡地喝道:“老叫化,你还想逃么?”双掌如环,划了一个圆弧,将卫越的身形罩住。卫越怒道:“老妖妇,你当我怕你不成?”左手中指一弹,紧接着右手还了一掌,他同时使出两种武林绝学·一指禅与金刚掌的功夫,刚柔并济,功力深湛,展大娘也不由得心中一凛:“这个老叫化的功夫,也远非当年可比了!”当下双方都不敢轻敌,各出看家本领,拼个强存弱亡!

皇甫嵩给卫越震退几步,刚刚稳住身形,夏凌霜已是挥剑斩来,皇甫嵩面色大变,再向前窜出几步。南霁云恐妻子有失,亦已赶至,皇甫嵩拐杖一勾,将南霁云的刀头勾过一边,强行冲出!

段珪璋一声长啸,连人带剑,化成了一道银虹,阻住了皇甫嵩的去路,说道:“南贤弟,你和夏姑娘去设法进洞救人,这老贼交给我吧!”

皇甫嵩一拐击下,段珪璋将剑架住,喝道:“皇甫嵩,你今日还有何话说?”皇甫嵩一言不发,枝头一挺,迅即用了一招“神蛟出洞”,疾点段珪璋腹部的愈气穴!

段珪璋焉能给他点中,横剑一封,“嚓”的一声,又把他的拐杖削去了一片。但两人相较,却是皇甫嵩的功力稍胜一筹,段珪璋也不由得退开一步。

窦线娘弹弓一曳,三颗金丸,连发疾发,皇甫嵩避开了两颗,第三颗金丸已是流星闪电般的打到了他的面门。

皇甫嵩反手一招,只听得“叮”的一声,那颗金丸似乎是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发出了清脆的金石之声,竟给反弹回去!

段珪璋心中一动,这才注意到皇甫嵩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指环,和以前皇甫嵩送给他的那枚指环一式一样!

当年段珪璋为了救好友史逸如,曾单人匹马闯进安禄山在长安的别府,受了重伤,幸得南霁云救出,但安府的武士仍然穷追不舍,后来逃到了一座破庙,恰巧碰上皇甫嵩,皇甫嵩替他们打退追兵,又赠灵药救了段珪璋的性命,他留下了一枚铁指环给段珪璋,并留下这样的话语:“若是日后碰到戴有同样指环的人,务请段大快手下留情。”当时段珪璋还在昏迷之中,这话是南霁云转述给他听的。

如今,段珪璋见了这枚指环,心中一动,猛然省悟,喝道:“好个处心积虑的老贼,原来你当日救我性命,送我这枚指环,乃是早已算到了今日之事,要我饶你一死么?”

段珪璋是个恩怨分明的人,皇甫嵩对他有救命之恩,但现在又已经证实:他就是杀害夏声涛和车迟的凶手,而且夏声涛的妻子、夏凌霜的母亲冷雪梅,现在还正被囚在他的洞中,段珪璋岂能把他饶过?

段珪璋虚晃一招,再退了一步,然后朗声说道:“皇甫嵩,念在你是武林前辈,又曾于我有恩,你,你自尽了吧,你若有什么未了之事,我可以替你料理!”

皇甫嵩勃然大怒,沉声喝道:“放屁!”拐杖一挥,暴风骤雨般的又向段珪璋猛攻,段珪璋叫道:“皇甫嵩,你也不是无名之辈。事到如今,你还要贪生怕死吗?让你自尽,这已经是顾全了你的体面了!”皇甫嵩连声怒骂,越打越凶,段珪璋为了报昔日之恩,连让他三招,险些给他打中。窦线娘怒道:“这老贼已是全无羞耻之心,你还和他客气作甚?”拔出缅刀,立即和她的丈夫联手夹攻。

皇甫嵩冷笑道:“你们连自己的儿子也保护不了,还有何面目到此逞能!”他横杖一封,将段珪璋的宝剑封出外门,杖尾起处,骤然一指,一招“毒蛇寻穴”,迳取窦线娘小腹的“血海穴”。这一招两式,又猛又狠,端的是性命相搏的杀手毒招!

窦线娘给他挑起了平生恨事,又气又怒,她缅刀一挥,只听得“咣”的一声,皇甫嵩的拐杖从她脚底扫过,而她的刀头在拐杖上一按,已借着那股猛力凌空跃起!好个窦线娘,人在半空,刀光一闪,便剁下来,这一刀恰好与丈夫的剑招配合得妙到毫颠。皇甫嵩对段珪璋心存戒惧,却想不到窦线娘功力虽然略逊丈夫,出手却比丈夫更狠。饶是皇甫嵩本领非凡,刀尖过处,但觉头皮一片沁凉,竟被削去了一丛头发。

皇甫嵩大怒,拐杖霍霍展开,登时四面八方,都是一片杖影,横扫直击,而且在杖法之中,还掺杂着点穴的手法,拐杖本来是粗重的长兵器,但他将削尖了的杖头当作判官笔使,也居然运用自如,在段珪璋大妇夹攻之下,依然有守有攻。

段珪璋心中想道:“皇甫嵩号称西岳神龙,果然是名不虚传,但却也不如所传之甚。”同时又觉得有些奇怪,刚才他要皇甫嵩自尽,皇甫嵩十分愤怒,不断的出言辱骂他们夫妇,可是都无片言只字,提及当年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按说皇甫嵩骂他,应该骂他“忘恩负义”,最为理直气壮,但他却舍此不骂,不由得段珪璋不感到这是出乎常理之外。

但此际已到了双方性命相扑之时,段珪璋虽然有些疑惑,剑招却是毫不放松。他们夫妻自第一次给空空儿打败之后,即苦心习技,精益求精,练了一套刀剑合壁的招数,在第二次与空空儿遭遇之时,已差不多可以打个平手了。现在又隔了数年,配合得更为纯熟,使将起来,刀光剑影,有如一层层的地网天罗,饶是皇甫嵩的杖影如山,也给重重裹住。而他又没有空空儿那等超卓的轻功本领,因此连突围也不可能,眼前虽尚能勉力支撑,但却显然是段珪璋夫妇占了上风,胜负无须预卜了。

另一边疯丐卫越与展大娘恶战,战况更为激烈,却是卫越稍稍不利。展大娘练成了阴阳双毒掌,左掌如寒冰,右掌如炽炭,一给她触及,不但皮肉受苦,滋味难尝,而且甚为耗损元气。幸在卫越已练成了纯厚的内家气功,真气已可以运转自如,身体任何部位给她的手掌触及,立即便可运气防御,免使寒毒与热毒攻心。

卫越的功力与展大娘不相上下,但因要耗损真气对付她的阴阳双毒掌,就难免稍稍吃亏。可是两人都差不多练成了金刚不坏的护体神功,展大娘虽是略占上风,要想取胜,却也不易。

南霁云在旁边看了一会,见段珪璋夫妇已是可以稳操胜券,而卫越与展大娘则似乎是个平手相持的局面,两边都无须自己相助。他想到洞内还有皇甫嵩的同党,只怕他的同党知道了处境不利之后,会用夏凌霜的母亲作为要胁,甚或将她伤害。因此当务之急,便是要赶紧破洞救人。

但洞门是两块坚厚的石门,刚才合他们数人之力,尚且无法攻破,现在只有南霁云夫妇与铁摩勒三人,又无宝刀宝剑,更是无计可施。

幸亏铁摩勒是绿林世家,绿林大盗也多有住在山洞中的,他对这些山洞的构造甚为在行,且又心思灵敏,想了一想,便对南霁云道:“这些山洞,必定另有出路,否则给人在一边堵死,岂不是迟早部成了瓮中之鳖吗?而且那老贼的同党刚才曾燃起烟火,作为报警的讯号,更可以断定他另有出口,而这出口必是在山洞的上方。”

南霁云道:“铁师弟言之有理,霜妹,咱们就上去搜查那另一处出口吧。铁师弟,你在洞外小心戒备,防备洞中的敌人冲出来。”

南、夏二人立即施展轻功,登上山峰,一路小心察看,并大声呼唤。只见到处山石嶙峋,并无洞穴,正在焦躁,忽听得有个声音从洞内传出来,正是夏凌霜母亲的声音,她在叫道:“霜儿,霜儿,是你来了吗?恶贼,你再走近一步,我就与你拼了!”显然她已听到了夏凌霜的呼唤,洞中的贼党正在威吓她不许出声。

夏凌霜大喜如狂,叫道:“妈,我来啦!”循声觅迹,到了那声音的来源之处,发现一块大石,孤零零的在一处,旁边寸草木生,夏凌霜道:“这里必然是出口了。”用力一推,那大石果然动了一下,显见不是与山石相连的生了根的石头。

南霁云脱下了身上的长衫,走过来帮忙夏凌霜推,大喝一声:“起!”那块大石转了几转,滚过一旁。果然露出了洞口,黑黝黝的也不知有多深。

夏凌霜便想跃下,南霁云急忙将她拉开,夏凌霜愕然道:“怎么还不下去?”南霁云道:“小心防备暗器!”他将长衫挥舞,叫夏凌霜跟在后头,然后才跳下去。

黑暗中忽见银光闪烁,幸亏南霁云早有防备,长衫一舞,风雨不透,但听得嗤嗤声响,不绝于耳,原来是在洞内暗藏的敌人撒出了一把梅花针。

夏凌霜暗叫一声:“好险!”她脚跟方定,立即使开了一招“夜战八方”的招式,剑光缭绕中只见一条黑影疾如飞鸟般的扑来,两面发出黄光的圆形武器已经打到,夏凌霜一剑削去,顿时发出鸣钟击罄之声,震耳欲聋。原来那人是个道士,用的是两面铜钹。他的双钹想夹夏凌霜的长剑,未曾夹住,却被夏凌霜一剑穿过了他的衣襟;可是夏凌霜的虎口也甚酸麻,显见那人的功力不在她之下。

说时迟,那时快,南霁云大吼一声,将长衫向敌人兜头一罩,迅即一刀劈去。那人也好生了得,霍地一个“凤点头”,双钹便反劈过来,刀钹相交,又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夏凌霜与那人拼了一招,知道以南霁云的本领,纵不能胜,也绝不会落败,她救母心切,当下便燃起火石,进内搜查。

冷雪梅已听到外间打斗的声音,知道女儿来了,一叠声的呼唤她,夏凌霜毫不费力,便发现了她的所在。

那是在洞后面的一间房子,房内有一盏油灯,不很明亮,但已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她母亲的面容,只见她神情萎顿,面容憔悴,似个病人一般。

夏凌霜泪咽心头,扑上去抱着她的母亲,叫了一声:“妈!”母女泪如雨下,冷雪梅用肘支床,却是起不来。

夏凌霜曾中过皇甫嵩那“千日醉”的迷香之毒,见此情状,立即说道:“妈不必着忙,先躺下来,女儿已把解药给你带来了。”

冷雪梅道:“是那老贼将解药给你的吗?”夏凌霜道:“不是,是王伯通的女儿偷给我的。这事很有趣,待你好了,我慢慢悦给你听。”夏凌霜有点奇怪,母女劫后相逢,多少话要说,她母亲别的不问,却先问她解药的来历,而且疑心是皇甫嵩送的。夏凌霜心想:“莫非我妈被囚禁了多时,神智都糊涂了。皇甫嵩这老贼岂肯将解药给我,还用问吗?”

那解药灵验如神,冷雪梅服下之后,气力便渐渐恢复,她坐了起来,揽住了女儿道:“霜儿,得你无恙,我就放心了。外面这人是谁?”夏凌霜低下了头,说道:“是你的女婿。妈,请恕我未曾禀告于你,我已与霁云成了婚了。”

正是:相见如同隔世,可怜母女相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