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何愁强虏侵中土 尚有将军树汉旌


远远望去,只见有一群人在前面的山脚下厮杀,窦线娘自小练习暗器,目力极佳,吃了一惊,说道:“不好,是南兄弟被贼人包围了!王家那小贼种也在其内。”这时,双方的距离又接近了许多,段圭璋也已看得清楚,那群贼人大约有十来个,正是王龙客指挥,向南霁云猛烈攻击!

段圭璋提高了声音喊道:“南兄弟,我来了!”话犹未了,忽听得羊牧劳的声音哈哈笑道:“你来了正好,咱们可以不必等到睢阳城下再见高低了。”声音从后面传来,震得耳鼓嗡嗡作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段圭璋怔了一怔,回头一望,但见远远一个黑点,转眼之间,那黑点扩大了十倍,羊牧劳那一人一骑已出现在路上,当真是来得有如电掣风驰,迅速之极!

窦线娘笑道:“克儿,你看我把他打下马来!”在马背上一个转身,弓弦一拽,羊牧劳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听得弓弦声响,便一记劈空掌发了出去,哪料窦线娘只是虚张声势,并未发出金丸。窦线娘连拉了三次弓弦,羊牧营也连劈了三掌,都不见有弹丸飞来,羊牧劳大笑道:“你弄甚么玄虚,谅你米粒之珠,岂能与日月争光?”那匹马来得甚近了。

哪知话声未了,窦豫娘第四次拉起弓弦,修然间七颗金丸,连珠发出,羊牧劳正在换掌发招,猛地浑身一震,那匹马突然将他抛了起来,原来窦线娘知道要打中羊牧劳极不容易,把那七颗金丸,有两颗却是打他那匹座骑的双眼,而且是用了后发先至的巧劲。羊牧劳武功深湛,善能听风辨器,但想不到窦线娘的弹弓如此出神人化,他“听得”那弹丸是朝着自己上身的五处穴道打来,忙于保护自己,冷不防她最后的两颗弹丸后发先至,有如迅雷不及掩耳,一下子就把他那匹黑龙驹的双眼打瞎了。这正合上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那句古话。

羊牧劳一个筋斗从马背上翻下来,窦线娘道:“圭璋,你去对付他,我去救南兄弟。”段圭璋应了一声“好”,立即便从马背上飞身掠起,人在空中,剑已出鞘,一招“鹰击长空”,便向羊牧劳凌空刺下!

羊牧劳好不厉害,他身形未稳,已是掌指兼施,用了一个以逸待劳之势,要从险中求胜!

他这一掌用的是小天星掌力,要把段圭璋的宝剑牵引过一旁,然后迅即指戳他的脉门,强夺他的宝剑。段圭璋身子悬空,双足未曾踏着实地,本来很难躲避他这以逸待劳的一击,但段圭璋乃是身经百战之人,岂能受他暗算?他在凌空下击之时,早已算准羊牧劳有这一招杀手。就在这危机瞬息之间,他也显出了卓绝非凡的本领。

只见他长剑一圈,忽地中途变招,身形一弓,双足互碰,就在半空中一个侧翻,剑招也从“鹰击长空”而变为“鱼翔浅底”,唰的一剑,抖起了一道长虹,向羊牧劳的腰胁刺去。羊牧劳喝声:“好剑法!”声出形移,方位立变,双掌交叉劈出,解开了段圭璋这招杀手。段圭璋脚尖刚刚着地,立足未稳,不敢立即进招,双方都向后退开了两步。

段克邪叫道:“爹,我来帮你!”声发人到,竟然抢在父亲的前面,短剑迳指到了羊牧劳的胸前,段圭璋忙道:“克儿,你去助你的妈吧。”段克邪道:“不,我吃了老贼的亏,非得出了这口气不可!”就在说两句话的时间,他已接连攻出了七剑,剑剑都是指向羊牧劳的要害穴道!

段克邪的功力当然不如父亲,但他的身法却比父亲更为迅速灵活,而且他已尽得师门袁公剑法的秘传,虽然还未能练到空空儿那般境界,可以在一招之内,连袭敌人九处穴道,但已可以似精精儿那样,在一招之内,刺敌人的七处穴道了。要是给他剑招刺实,即使羊牧劳有金钟罩的功夫,穴道被刺,也难免要受重伤。

羊牧劳喝道:“好狠的小娃儿!”这时他已不能再有顾忌,心想:“纵算他与空空儿乃是同门,也只能杀了他再算了。”杀机一起,立即也使出了七步追魂的绝技,脚踏五门八卦方位,掌发步移,一掌紧似一掌!

哪知段克邪聪明之极,他刚才吃过一次亏之后,已深知敌人功力高出自己不止十倍,哪里会与他硬碰,只是仗着独门轻功,与他游身缠斗。羊牧劳的掌力虽然厉害,却打不中他,才发到第三掌,段圭璋亦已飞身掠至,父子合力,与羊牧劳展开了一场恶斗。

段圭璋看了儿子的身法,稍稍放心,知道有了自己助阵,羊牧劳要想伤他的儿子,也不容易。同时心里又有点奇怪,“羊牧劳的七步追魂掌确是高明,但却也不如武林前辈所说的那样厉害!”

段圭璋有所不知,羊牧劳曾被韩湛以天魔指的绝技伤了三焦经脉,至今功力尚未完全恢复,因此在他们父子联手合斗之下,便走了下风。

斗到紧处,段克邪忽地喝一声“着!”羊牧劳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发,反手便是一掌。哪知就在这瞬息之间,段克邪忽地一个筋斗,从他头顶上翻过来,饶是羊牧劳身经百战,也未曾见过这等怪异的身法,而且也绝对料想不到这“小娃儿”竟然如此大胆。待到他心中一凛,收掌回来抓段克邪的时候,段克邪的短剑已刺进他的眼眶,一颗眼珠,随着剑光飞去。

羊牧劳似受伤的猛兽一般,猛地一声怒吼,双掌推出,段克邪被他的掌风一震,在半空中连翻了三个筋斗,跌落三丈之外。段圭璋怕他追上去伤害儿子,宝剑一展,化成了一道长虹,拦住了他的去路!

哪知羊牧劳却不向前进,他一掌发出,便即转身,厉声喝道:“好,这一笔帐暂且记下,羊某倘有三寸气在,誓报此仇,一颗眼珠,要换你们父子二人性命!”说到最后这句,已跑出半里之遥。原来羊牧劳尽管十分愤怒,但却绝非不自量力的鲁莽之徒,他深知受伤之后,再拼下去,只有吃更大的亏,故此扔下了几句“门面话”,便即慌忙逃命。

段圭璋惦记着儿子,当然不会去追赶敌人,他回过头来,只见段克邪已笑嘻嘻地站在他的前面,说道:“爹,我把那老贼变成了独眼龙了。”段圭璋见他未曾受伤,这才放心。说道:“克儿,你也忒大胆了。”段克邪笑道:“我不剜掉他的眼珠,怎出得这口气?”段圭璋本来还想教训他几句的,见他如此高兴,也就不忍再说了。

父子二人赶上前去,只见窦线娘弹如雨下,已把那群强盗打得七零八落,只有王龙客与阴阳刀石家兄弟还在与南霁云苦斗,但他们既要闪避弹丸,又要应付南霁云那刚猛绝伦的刀法,也已显得有点手忙脚乱。

段圭璋剑眉一竖,朗声说道:“王世兄,你还记得令尊临终的吩咐吗?岂可仍然助纣为虐!”王龙客冷冷说道:“我姓王的事情不必你姓段的多管,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要是看不顺眼,咱们在睢阳城下,再决个雌雄。”窦线娘大怒道:“你这小贼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泪不流!”弹弓一拽,嗖、嗖、嗖三颗金丸,都对准了他的脑袋打去。

段圭璋连忙发出一记劈空掌,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线妹你就再饶他一次吧!”那三颗弹丸刚刚射出,被段圭璋的掌风一荡,失了准头,在王龙客的身边落下。

王龙客与石氏兄弟见他们到来,情知绝难对敌,一声呼啸,分开了三路逃走,段圭璋止住儿子,不准他去追赶,王龙客边走边喊道:“姓南的,姓段的,咱们的仇是结定了。要解此仇,今生休想!有胆的睢阳城下再见。”原来王龙客野心甚大,他一来是想在战乱中混水摸鱼,待到羽毛丰满,便割地称王,最不济也要继任绿林盟主。二来他妒忌南霁云得到了夏凌霜,故此发誓要与南霁云作对。三来他始终认定王、窦两家乃是世仇,段圭璋夫妇是他要继任绿林盟主的大碍。由于妒忌、偏见与利欲薰心,他把父亲的临终遗嘱抛诸脑后;把父亲的自杀与那番吩咐看成是被仇家所迫,不得不然。

窦线娘摇了摇头,愤然说道:“真是朽木不可雕,贼性终难改,圭璋,你也未免太厚道了。”段圭璋笑道:“今日得与南兄弟重逢,这是天大的喜事,那小贼就由他去吧。”

南霁云哈哈大笑道:“段大哥,我望你来有如大旱之望云霓,睢阳危城,正要你们相助。这位小英雄是·”段圭璋笑道:“克儿,你不是渴望见南叔叔么?还不快上去见礼。”南霁云这才知道是段圭璋的儿子,惊奇不已,说道:“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段大哥,我看侄儿将来一定要比你还强得多!”

段圭璋一看,南霁云的左手果然缺了一个指头,南霁云笑道:“大哥,你道小弟这指头是怎样斫去的?唉·”段圭璋道:“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们遇到的事情你却还未知道。南兄弟,你别心焦,贺兰进明不肯发兵这不打紧,老百姓会给你发兵!”当下将茶馆众人的议论与那两个军官壮烈牺牲等等事情都对南霁云说了,南霁云听得热泪盈眶,望空遥拜道:“两位义士为南某而死,南某若敢有违嘱咐,有如此树!”一刀劈下,将一棵树齐腰斩断。

围攻睢阳的是史思明手下的大将令狐潮,这时已进入了令狐潮的防地,幸亏南霁云熟悉地理,在前引路,翻过一座山头,抄小径直奔睢阳。

第二日中午,已到睢阳城外,他们隐藏在离城五六里外的一个土屋,只见甲帐连云,旌旗招展,人马奔腾,鼓角喧天,南霁云道:“不好,贼兵正在加紧攻城!”

段圭璋笑道:“咱们来得正是时候,好得很啊!”南霁云道:“不如由小弟先杀进城去,再领一支军队出来接应你们。”段圭璋大笑道:“南兄弟,你是响当当的汉子,段某也不是贪生畏死之人,我知道你是想保全我们,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唰”的一声,宝剑出鞘,先冲了下去。

贼兵见他们人少,哪里放在眼内,有个军官模样的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歪着眼睛喝道:“哪里来的?擅闯大营,还要命么?”话犹未了,忽地一个倒栽从马背上跌下来,原来给窦线娘一颗弹丸,就打碎了他的天灵盖。

段圭璋大喝道:“挡我者死,让我者生!”宝剑一挥,但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迎面挑来的几柄长矛都已给他削断!转瞬之间,南霁云亦已挥刀杀到,当真是有如两只猛虎下山,挡者辟易。

贼兵中有许多人认得南霁云,奔走骇叫道:“刁;好,是南八回来了!”要知日前南霁云曾单骑突围,杀伤敌军官兵数百,故此贼兵见他回来,先已怯了。

不消片刻,他们已冲过三座营地,忽见前面的敌人两边分开,一队骑兵从中间杀出,来得有如暴风骤雨,窦线娘一轮弹弓打去,但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原来那队骑兵,连人带马,都披着厚甲,要把他们踏成肉泥。

段克邪叫道:“爹,我给你开路!”骑兵未到,他先迎了上去,只见他在马群之中,宛如蝴蝶穿花,挥剑专斩马脚,他那口短剑虽然比不上他父亲那口宝剑,也非凡品。他人既矮小,身法又极轻灵,短剑一起,便是一条马腿随剑而落,快得难以形容,那队骑兵共是三十六骑,距离段圭璋还有一箭之地,便已给他斩了十三条马腿,那些骑士跌下马来,因为身上披着重甲,想爬起来也不容易,反而做成了同伴的障碍。

杀散了这队骑兵,已到了敌人心腹之地,四面八方,密麻麻的都是枪林刀阵,到了此时,披甲的骑兵固然不能冲锋,但段圭璋等人陷入了重围,要杀出去也不容易了。

南、段二人,挥剑抡刀,正自奋力冲杀,忽听得羊牧劳的声音哈哈大笑道:“你们来得好快啊,羊某在此恭候了!”与他同来的还有敌军的副帅,以前安禄山帐下四大高手之一的张忠志。张忠志也在大声喝道:“南霁云,前日给你侥幸逃生,今日你可是自投罗网了!”

南霁云舌绽春雷,一声喝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一招“刀劈华山”,抢刀狂斩,羊牧劳一个“游龙探爪”,左掌托对方的肘尖,右掌从肘底穿出,便要施展大擒拿手法,扣南霁云的腕脉。哪知南霁云的内外功夫,都已练到炉火纯青之境,他用了一个“重身法”,双足一顿,兀立如山。羊牧劳的功力与他在伯仆之,间,这一拨竟然拔他不动,南霁云趁势一个肘锤,解开了羊牧劳的擒拿手,刀锋一转,唰唰唰一连数刀,狂风暴雨般的向羊牧劳扫去。

南霁云的“三十六式快刀”迅捷如风,沉猛如雷,羊牧劳也不由得心中微凛,他被南霁云占了先机,杀手难以施展,迫得脚踏九宫八卦方位,步步后退。

段克邪身形一起,游鱼般的从人丛中滑过,嘻嘻笑道:“老贼,你不怕再瞎一只眼睛吗?”羊牧劳怒道:“小娃儿,我要你的命!”双腿连环踢出,他掌敌南霁云,脚踢段克邪,当真是浑身上下,处处都见功夫。段克邪来得太快,收势不及,险险给他踢中,幸亏南霁云快刀斩下,向他的下盘连劈三刀,这才阻遏了羊牧劳连环腿的攻势。

要知段克邪上次之所以能伤了羊牧劳一目,全是凭着他超妙的轻功,且有父亲宝剑的助力之故,而今南霁云虽然不弱于段圭璋,但在千军万马之中,不比空旷之地,段克邪的轻功,却是难以施展,因此他对羊牧劳的威胁便大大减轻了。

段圭璋挥舞宝剑,方圆丈许之地,泼水不进,窦线娘仗着他挡住敌人,立即便杀上前,使出“金弓十八打”的家传绝技,猛攻羊牧劳。

羊牧劳力敌南、段二人,已感艰难,那禁得起又来了一只雌老虎。只听得“铮”的一声,弓弦声响,羊牧劳的衣服已被弓弦割破。南霁云大喝一声,一刀劈下,羊牧劳不敢恋战,跳出了圈子,大笑道:“南八,你要拼命,老夫恕不奉陪,反正你们是拼命也死,不拼命也死的了!”

中军是精锐所在,在羊牧劳压阵之下,段圭璋等人杀退了一重,还有一重,而且羊牧劳也并非束手旁观,若有哪方阵脚摇动,他就上去抵挡一阵。他拿定了主意,要等到南、段等人精疲力竭之时,然后一鼓尽歼。

正在杀得天昏地暗,难分难解之际,忽听得另外一方,又是杀声震天,段圭璋举目遥观,只见敌阵的“帅”旗附近,阵脚大乱,似有一支奇兵,从天而降,突然从敌军元帅的金帐里杀出来!

只见一个旗牌官快马奔来,挥着令旗叫道:“大营被袭,羊总管,元帅请你回去保驾!”羊牧劳没法,只好接令。

羊牧劳一走,压力轻了许多,但仍有张忠志在一旁指挥,敌军重重围困,突围依然不易。

南霁云道:“咱们杀过去与他们会合。”段圭璋挥舞宝剑,专

削敌人的兵器,南霁云抡刀狂劈,杀出了一条血路,远远望去,只见在“帅”旗那方冲杀出来的只是一小股健儿,最多不过十来个人,不多一会,这十多个人相继伤亡,只剩下一个老者。这老者左手提着一个人头,右手挺着一柄长矛,长矛一起,便是一个敌兵给他挑上半空,骁勇非常,当者辟易。

南霁云叫道:‘,咦,这不是郭老前辈吗?”话声未了,只见羊牧劳已然赶至,大声喝道:“郭老头,你又不是唐朝的命官,何苦为张巡拼命,快放下兵器,我念在昔日交情,可以饶你不死!”

那老头大喝道:“反贼不知羞耻,看矛!”挥舞长矛,向羊牧劳疾冲过去,但听得咔嚓一声,羊牧劳闪开矛头,挥臂一格,那柄长矛登时断为两截。南霁云失声惊呼,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老头已和身撞去,两人距离极近,而那老者的身法又快如闪电,只听得“蓬”的一声,两人已撞个正着!羊牧劳大叫一声,竟给那个老者撞翻,跃出了数丈开外,那老者身形一晃,闷哼一声,吐出I一大口鲜血。原来老人这一撞乃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但他先已受了十几处伤,故此虽然将羊牧劳撞翻,而他自己则伤得更重。

段圭璋这时也已认出了那老者是谁,拼命冲杀过去,大声叫道:“郭老前辈,段某来了!”原来这个老头乃是前辈游侠郭从瑾,他的徒弟便是差不多与南、段二人齐名的冀鲁游侠·金剑青囊杜百英。郭从瑾年过七旬,自他的徒弟出道之后,他已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是以年来名头反而不如徒弟的响亮。但成名的武林老一辈人物,都知道郭从瑾是外家功夫将近登峰造极的老英雄。

羊牧劳给他撞翻,跌断了两条肋骨,他不知道郭从碰比他伤得更厉害,心中不禁大吃一惊,暗自想道:“我只道这老头儿已年迈气衰,哪知他还有廉颇之勇。”眼见南、段二人又杀了过来,羊牧劳受伤之后,不敢迎敌,借口保护元帅,退人大营。

郭从瑾浑身浴血,提着半截蛇矛,犹自神威凛凛,敌军骁将见羊牧劳尚且败在他的手下,十个之中倒有九个着了慌,不敢向前。

南、段二人双双杀到,见郭从瑾伤得如此厉害,不禁暗暗吃惊,段圭璋向南霁云递了一个眼色,南霁云将身体掩护着郭从瑾,大声说道:“郭前辈,那羊老贼业已受了重伤,反正难逃一死,我看咱们不必忙着取他的首级了,还是先杀进睢阳去吧!”万马千军,人声鼎沸,但南霁云运足了中气说的这几句话,周围的敌军却是人人听得清楚。

敌人听来,只道他们是在争论何去何从,有好几个令狐潮的心腹将官,还当真害怕他们再度杀进帅帐去取羊牧劳的首级,赶忙回去保护令狐潮。

其实郭从瑾根本就没有开过口说一句话,原来他的伤已是极为严重,只是仗着一股精神震慑敌人而已。南、段两人生怕敌军之中有能人看得出来,故此替他虚张声势。

南霁云话声方落,段圭璋已一剑劈翻了一名校尉,夺过了他的长枪,说道:“郭老前辈,这杆枪还合用吗?”郭从瑾点了点头,接过开枪,就在南、段二人掩护之下冲杀出去。他仗着几十年精纯的功夫,目下虽然将近筋疲力竭,但普通的贼兵还是禁不起他的长枪一挑。

南霁云见郭从瑾始终提着那颗首级,不肯抛弃,颇为有点奇怪,但是时亦已无暇多问。

羊牧劳受伤,敌军去了一个主脑人物,但还有个张忠志以副帅身份指挥,因此尽管他们已杀出了一条血路,但闯过一重,还有一重,眼看离城不过半里之遥,但在这半里路上,敌军少说也有数万之众,人山人海,要闯到睢阳城下,谈何容易。要知南霁云上次突围,是在黑夜,现在却是白天,白天闯阵,艰难何止十倍?

越近睢阳城,那金鼓齐鸣之声,就越为震耳,原来前头的贼军正在加紧攻城,南霁云举目遥观,城头上的动态已隐约可见。

只见城楼前面站着一员大将,正是他的师弟雷万春。南霁云又惊又喜,高声叫道:“雷贤弟,是郭老英雄与段大侠和我来了!”

就在这时,但见万箭如蝗,纷纷向城楼射去,远远望去,已可看见雷万春的衣裳已给鲜血染红,似乎不止中了一箭,但他还是兀立如山,动也不动!

南霁云距离较远,看不真切,城墙下的贼军却是大为骇异,雷万春面上连中六矢,仍是挺然兀立,威若天神,贼军中有人议论道:“莫非又是个木人?”原来就在前两天晚上,张巡因为城中缺箭,遂命军土扎了草人千余,蒙以黑衣,乘夜缒下城去,贼兵惊疑,放箭乱射,遂得箭无数。次夜仍复以草人缒下,贼都大笑,不以为意,张巡乃选壮士五百,全身衣黑,迳劫贼营,杀伤甚众。有此两役,故此如今贼兵见零万春连中六箭,仍然动也不动,遂疑心他是个假人。正在议论之际,雷万春突然把箭拔下,血流满面,舌绽春雷,大声喝道:“贼子,还你一箭!”就在随从校尉手中抢过一把五石强弓,弓如霹雳,箭若流星,一箭射去,正中贼军神箭营统领尹子奇的左目,尹子奇厉叫一声,登时坠马。雷万春将箭全都拔下,大叫道:“是谁射我的,待我一一奉还!”其实只有尹子奇射他的那箭,因为尹子奇是贼军中第一神箭手,故此箭杆上刻有名字,另外的五支箭,根本就不知是谁射的。可是那些曾经放箭射过雷万春的人,见尹子奇落马,人人都被雷万春的神威所慑,仓卒间哪里还能够细心推究,听得零万春这么一喝,竟然纷纷逃避,阵脚大乱,雷万春趁势就杀出城来。后人有诗一首赞雷万春道:“草人错认是真,真人反疑为木;笑尔草木皆兵,羡他智勇俱足!”

南、段等人拼命冲杀,里外夹攻,将挡路的贼兵杀散,待到令狐潮亲自出来督师攻城,稳下阵脚·南、段等人早已与雷万春会合,退回城中去了。

雷万春无暇问候师兄,先来照料郭从瑾,郭从瑾忽地将那颗首级一掷,说道:“南大侠,你认得这贼子吗?”南霁云一看,失声叫道:“这是郭令公手下的贺昆!”郭从瑾道:“不,他是叛贼贺昆!”接着哈哈大笑道:“我有负摩勒之托,未得及时通报郭令公,现在手刃此贼,缴回人头,我死亦可无憾了!”笑声渐转微弱,南霁云急忙上前扶他,只觉他手足如冰,已经气绝了。

原来这贺昆乃是混入郭子仪军中的奸细,南霁云与铁摩勒早在九原的时候,就发现他形迹可疑。后来铁摩勒做了玄宗皇帝的侍卫,又曾在宇文通的私室里见过他,玄宗逃难西蜀,郭从瑾在中途迎驾,铁摩勒曾托他向郭子仪禀告此事,这些经过,段圭璋都曾听得铁摩勒说过。但郭从瑾之所以杀贺昆的原因,他们却直到郭从瑾死后,几方面一说,这才明白。

原来郭从瑾受了铁摩勒之托,虽然兼程赶路,无奈处处烽烟,路途阻塞,未曾到得九原谒见郭子仪。睢阳与灵武的两路战事已起,灵武是肃宗皇帝驻跸之地,郭子仪奉了金牌宣召,亲率大军赴援;睢阳一路,则由他麾下的大将刘彦率领,只因主力放在灵武,这一路人马,半是民兵,半是郭子仪本人的护军,七拼八凑而成,不过七八千人。其时贺昆在郭子仪军中已做到“千牛卫”之职,他向郭子仪请缨,愿以所部千人,随刘彦赴援灵武,郭子仪不疑有他,允予所请。

哪知贺昆包藏祸心,与贼兵暗通消息,中途设伏,里应外合,把刘彦这支援军,打得几乎全军覆没,贺昆也就投降了敌人。

郭从瑾赶到睢阳城外,得知贺昆叛变之事,深感有负铁摩

勒之托,遂率领他在沿途组合的义军好汉三十六人,杀人令狐潮的大营,亲自取了贺昆的首级,郭从瑾与那三十六名好汉也先后牺牲。

南、段二人听了雷万春所述,嗟叹不已,段圭璋翘起大拇指说道:“古人季布千金一诺,太史公为之立传,名传后世。而今郭老英雄不惜以身殉诺,报国除奸,又比季布强得多了。”但以军情紧急,只能默哀片刻,便将郭从瑾草草掩埋,留下标记,待太平之后,再来给他立墓。

当下南霁云引领段圭璋夫妇去谒见张巡,张巡已有三日三夜目不交睫,双目深陷,发如乱草,一个堂堂的副节度使兼睢阳太守,已是形销骨立,似野人一般。段圭璋见了,又是钦佩,又是难过。

张巡已知贺兰不肯发兵之事,他反而安慰南霁云道:“老百姓说得对,元帅将军难倚靠,保家园还得百姓想办法。如今据段大侠沿途所见,老百姓已到处自组义军,给咱们发兵了。只要民心不失,就强过千百个贺兰进明!”南霁云道:“只恐远水难救近火!”张巡仰天大笑道:“一城一池的得失算不了什么,即算张巡死了,睢阳失了,民心未失,便有千百个张巡继之而起,中华锦绣江山,胡虎岂能染指,你怕什么?”这番豪言壮语,说得南、段二人大为振奋,张巡又缓缓说道:“当然,睢阳若能不失,那就更好,这就要靠大家齐心合力。现在最紧要的事是你们先去歇息,千万要养好精神,才能杀贼。”南霁云道:“你也该歇息呵!”张巡道:“我自会料理自己,现在我叫你们歇息,这是将令!”

南段二人连日奔波,又经一场大厮杀,也的确是累得很了。当下只好依从张巡之言,由南霁云去安顿段圭璋父子夫妇。

南霁云的妻子夏凌霜听说段圭璋夫妇到来,抱了两个儿子,连忙出来迎接。段圭璋见这两个孩子一般高矮,一般模样,问果然是对双胞胎。窦线娘笑道:“疯丐卫越盼你有三个儿子,你现在果然不负他之所望。”原来窦线娘见夏凌霜的肚皮隆起,她是个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夏凌霜最少已有五个月的身孕。

夏凌霜笑道:“这话说得早了一点,肚皮里这个还不知是男是女呢。”又道:“我真不想这个时候有孕,为了肚皮里的这个孩子,我实在难过得很。”窦线娘道:“战乱期中怀孕,是不大方便,但也用不着难过呀。”夏凌霜道:“嫂子,你不知道,霁云为了我怀有孩子,他不许我上城助战,我眼见人人奋勇杀敌,日日都有伤亡,怎不难过呢?”段圭璋笑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将来你把这几个孩子都造就成国家的栋梁,更胜于今日去杀几个贼人呢。”夏凌霜又道:“还有,城里现在缺乏食粮,霁云在家的时候,生怕我吃不饱,把他的门粮匀给我。他出去请救兵的那些日子,张太守又特地叫人送大米,送肉类给我,说孕妇应该吃得好一点,我知道他自己也没得吃,你说我怎能咽得下?可是退回去又不成,张太守说这是命令。我只好暗地里送给受伤的将士。”

段圭璋听了,眉头深锁,夏凌霜道:“大哥,大嫂,你们这个时候到来,只怕也要累你们挨饥受苦了。”段圭璋苦笑道:“你以为我是怕挨饥吗?我的身体总比一般兵士好得多,就是不食几天,也还挺得住。我是见兵士们个个面有菜色,不禁忧虑。要是不能早日解围,士气虽然旺盛,没东西吃,这仗也是无法打下去的。”言念及此,大家都是忧心忡仲,只盼各路民军,早日来援。

可是一连过了几天,非但援军未到,敌军倒似乎越来越多了,攻城一天比一天猛烈,幸得张巡与士兵同甘共苦,上下一心,共守危城。敌人曾先后用过云梯、火箭、战车、巨木等工具攻城,都给守城的将士破了。可是城中所有可以吃得下的东西,甚至鼠雀野菜之类,也差不多吃光了。

这一晚,段圭璋战罢归来,正在屋子里发愁,段克邪兀自兴致勃勃的和他讲日间怎样打仗的情形,忽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笑道:“你们父子俩果然是在这儿!”段圭璋抬头一看,只见一条影子,翩如飞鸟倏的就从檐头飞下,正是空空儿。段克邪大喜叫道:“师兄,你怎么来了?”空空儿笑道:“我来看你饿坏了没有?”正是:

烽火危城喜讯绝,不辞千里探同门。

欲知空空儿何事前来,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