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解救灾危来玉女 虚张声势慑魔头


厉赛英又再想道:“他答应过我:将来倘若找是有事需要他帮忙,只要这件事情无背于侠义之道,他一定给我做到。他是个诚信笃实的君子,那么如果我求他传我内功心法,想必他也不会推辞?但这话叫我如何说得出口?”
要知一派的内功心法乃是不传之秘,厉赛英虽然不通世务,这个武林禁忌,她却是知道的。她父亲也曾郑重吩咐过她,叫她在把公孙璞带回家中之前,决不能向他露出是要取得他的内功心法的口风。
而且厉赛英又是个心高气傲的姑娘,她自己也不愿意无端接受人家的恩惠,何况这个人又只是她初相识的朋友?“虽然我也曾帮了他一点忙,但因此就要取得他的内功心法,这不等于是做本小利大的生意吗?我说出来,或者他会答应,心里却一定是难免轻视我了?”又再想道:“若是我不知道他和锦云姐姐的关系那犹自可,如今我已经知道了他是锦云姐姐的未婚夫了,做这件事不嫌难为情么?内功心法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学到手的,必须找个僻静的地方,最少也得和他相处十天半月。锦云姐姐知道了,她会怎样想呢?只怕我向她解释,也是难以洗脱嫌疑。”不错,厉赛英是曾想过要和宫锦云开玩笑,气气她的。但当她在江湖上历练一些时日之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的孩子气了。此际。她平心静气一想,把公孙璞带回家去,这个“玩笑”也实在是有点过分。
“但是如果放过了他,爹爹将来可能遭受的走火入魔之险又请谁来解救?”厉赛英不禁踌躇难决了。
公孙璞哪知她的心事?他一心一意只是想快点到百花谷去,医好奚玉帆的伤,好早日回来与宫锦云见面,他见厉赛英踌躇不前,不知她在想些什么,便即说道:“太阳尚未落山,咱们还可以赶—段路,快点走吧。到了百花谷,咱们还得再去金鸡岭呢。对啦,你是锦云的好朋友,当然也是想见见她的,咱们再一同去金鸡岭,好不好?”
厉赛英忽地微微一笑,说道,“百花谷你不用去了。”
公孙璞怔了—怔,道:“为什么?”
厉赛英道:“奚玉帆的伤我会给他治好的,若是治不好,你去了也帮不上忙。锦云姐姐等着你,你还是先往金鸡岭见她的好。但望你一路小心,不要给黑风岛主碰上。”
公孙璞听她说得有理,他的心里其实也是想早日见到宫锦云的,当下喜出望外的多谢厉赛英,两人便即分道扬镳,各走各路了。
厉赛英望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叹了口气,心里想道:“他心上只有一个锦云姐姐,我是应该成全他的。爹爹走火入魔之险乃是将来的事,说不定将来还有机缘可以助他脱此灾难。”
厉赛英兼程赶路,一路平安无事,终于到了扬州。百花谷是扬州的一个名胜之地,一向路人打听,便即有人告诉她是怎样走法了。
江南山水清丽,天下闻名,厉赛英初到江南,放目浏览,但见田亩纵横,港汊交错,波光云影,浅山如黛,处处显出江南水乡的情调。
此时正是早春二月,进了百花谷,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更是如同身在图画,厉赛英不由得欢喜赞叹,心里想道:“奚家兄妹也真会享福,住在这里,无殊世外桃源。”
可是厉赛英却也忐忑不安,暗自思量:“那奚玉帆受了七煞掌之伤,如今已是将近一月,不知他死了没有?如果死了,我可是白走这趟了。”又想:“即使他侥幸未死,想必也是病得很重的了。他不认识我,我突然跑来服侍他,不知他会把我当作什么人?”
厉赛英想到要服侍一个陌生的男子,不觉感到有点尴尬,但也觉得这件事很是有趣。心道:“但愿他还活在世上,谷中风景如此幽美,我就是在这里多住几天,纵然每天面对病人,大概也不会觉得讨厌的。”
在厉赛英的想法,以为奚玉帆纵然不死,亦必是卧病在床,动弹不得。因此,她但求到了奚家,能够见着奚玉帆已属幸运。哪知她在想象中动弹不得的奚玉帆,此际正在花园之中练剑呢。 且说奚玉帆回家之后,日渐痊愈,护送他回家的孟霆放下了心,在他家中住了几天,便告辞了。
这日奚玉帆试行运功,运气三转,真气已是通行无阻,试出内功业已恢复了七八成了。奚玉帆甚为欢喜,心里想道:“我已有将近一个月没有练剑了,今天天气很好,也该练练,免得生疏了。”
奚玉帆在花树丛中练了一会,剑法渐渐纯熟,只是因功力未曾完全恢复,跳跃不如平日的灵活。奚家的剑法是以轻灵迅捷见长的,使到急处,剑气纵横,嗤嗤作响,一片片的桃花,在剑光缭绕之中落下。他这套剑法名为“落英剑法”,练到最高的境界,可以剑削花瓣,树枝毫不动摇。奚玉帆因在重伤之后,轻功受了影响,有一招使得较急,喀嚓一声,把一枝小指头般大小的树枝削断了。
奚玉帆叹了口气,心想:“俗语说曲不离口,拳不离手,这话当真说得不错。我只不过病了一个月,功力就搁下来了。”
他感到有点丧气,哪知却忽地听得有人赞道:“好剑法!”
奚玉帆吃了一惊,抬头看时,只见有三个人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突然问在花树丛中出现。给他喝彩的那个人是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道士。
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年约三旬的瘦长汉子,一个却是状貌粗豪的少年。这三个人奚玉帆都不认识。
道士喝彩之后,紧跟在他后面的那个瘦长汉子接着就龇牙一笑,向奚玉帆阴刚怪气地问道:“你的好妹子在家么?”
奚玉帆愕然收剑,说道:“你们是哪条线上的朋友?”这人见面就问他的妹妹,说话的腔调活像个“二流子”,奚玉帆禁不住心里暗暗嘀咕,想道:“瑾妹虽然在外面的时候比我更多,但绝不至于交上这样一个下流朋友。”
那瘦长汉子缓缓的举起右掌,冷冷说道:“你不认得我,也应当识得我这‘化血刀’吧?”
奚玉帆定睛一看,只见这人的掌心渐渐由黑变红,随着他手掌的摇动,发出一股微带血腥味的掌风。
奚玉帆吃了一惊,喝道:“西门牧野这老魔头是你何人?”
那瘦长汉子哈哈笑道:“算你眼力不错,看出了我的来历了,西门牧野是我师父,濮阳坚是我师兄。”
原来这个瘦长汉子乃是西门牧野的二弟子郑友宝。奚玉帆曾经见过他的师父师兄,但和他则还是初次见面。
那粗豪少年拔刀出鞘,虚劈一刀,说道:“久仰百花谷奚家是武学世家,奚家子弟,见闻广博,想必你也该认得我这把刀吧?”
这把刀长五尺有多,刀上有一排锯齿,奚玉帆瞧了一眼,说道:“大名府祝家庄的锯齿刀号称江湖第一,你老兄想必是祝家庄的少庄主了?”
这粗豪少年很是得意,说道:“看在你识得我这把刀的来历,我可以给你—个人情,把你的妹子叫出来吧,省得我们进去搜查,免不了就要和你动粗了。”
奚玉帆心头火起,但他是个颇有涵养的老实人,虽然发怒,也不会破口大骂,说道:“你们找我的妹妹,有何贵干?”心想:“听说祝家庄的老庄主有个师弟,是出了家的道士,名叫陷空,想必就是这个道人了。”
郑友宝道:“你的妹妹带了一个野汉子回来,这野汉子名叫辛龙生对吗?辛龙生这个小子和我们有仇,你的妹妹仗着这小子撑腰,又把我濮阳师兄的‘化血刀’破了。老实对你说吧,我们是报仇来的!对你的妹妹,我们或者可以从轻发落,辛龙生这小于我们绝不轻饶!你叫他们滚出来见我!”
原来郑、祝二人在孟七娘家里吃了辛龙生的大亏,因而请出祝大由的师叔,一路跟踪南来,却不知辛龙生和奚玉瑾早已渡过长江,到江南了。
奚玉帆听了这番言语,倒是不觉怔了一怔,心里想道:“瑾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有一个姓辛的朋友,怎的会带回家里来呢?想必又是这小子胡说八道的了。”
要知奚玉帆只知道妹妹是和谷啸风相爱,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辛龙生这个人,当然是不会相信郑友宝的话了。岂知奚玉瑾虽然没有回家,但郑友宝所说的她与辛龙生万里同行的事情,却也并非假话。
因为郑友宝的话说得太过难听,饶是奚玉帆涵养功深,也不禁勃然大怒,喝道:“你们这些下流胚子给我滚出去!”
郑友宝冷笑道:“我们却偏要进去,你怎么样?”
奚玉帆喝道:“那就体怪我不客气了!”唰的一剑,指到郑友宝的后心。
郑友宝反手一掌,避招还招。奚玉帆闻得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心头一凛,想道:“这厮的‘化血刀’似乎比他的师兄濮阳坚还要高明。”一个侧身,“盘龙绕步”,剑锋斜削,刺肩截腕。
郑友宝想不到奚玉帆的剑术如此变化莫测,急切之间,收掌已来不及,正要扑上去拼个两败俱伤,忽觉一股力道推来,陷空道人喝道:“退下!”
奚玉帆一剑刺出,剑尖竟给陷空道人的掌力震得歪过一边,奚玉帆立即变招,依势就势,削他膝盖。
陷空道人心道:“这小子的功力倒也不弱,不过,祝师侄和郑友宝联手,谅也不会输给他。”
当下“腾”的飞起一脚,他的鞋尖是嵌着铁片的,奚玉帆的剑给他踞个正着,几乎脱手飞去,幸而收剑得快,这才没有着了道儿。陷空道人的鸳鸯连环腿是拳脚兼施的,但跟着而来的一拳一掌两飞腿,却是都落空了。
祝大由赶上了郑友宝,两人要进去搜人,陷空道人忽地喝道:“回来!”
陷空道人说道:“你们两人缠着这个小子,待我进去!”
郑友宝瞿然一省,说道:“不错,还是令师叔进去的好。”
原来陷空道人试出了奚玉帆的功夫深浅之后,暗自思忖:“我要胜这小子不难,不过,只怕也得在三五十招开外。他们二人却一定不是辛龙生的对手。”
郑友宝和祝大由都是曾经吃过辛龙生的亏的,仅辛龙生一人,他们已难应付,何况他们还以为奚玉瑾是和辛龙生都在里面的呢?
他们二人本来是倚着陷空道人作为靠山,才敢来追踪辛龙生和奚玉瑾的,此时他们也看出了陷空道人在急切之间胜不了奚玉帆,经他一提醒,这两人当然是不敢轻进的了。
陷空道人一招“羚羊挂角”,右掌向外一杨,左拳翻起,拳出如风,恶狠狠的向奚玉帆面门打来,奚玉帆的剑尖给他的掌力拨过一边。急切问以回剑抵挡,只好仗着轻功闪避,一个“风刮落花”的身法,斜退数步。
祝大由和郑友宝双双来到,陷空道人道:“你们看牢这个小于,待我出来。”他估计祝、郑二人联手,大概可以略占一点上风,和奚玉帆打成千手。奚玉帆固然胜不了他们,他们要想打败奚玉帆恐怕也不容易。是以他用的是“看牢”二字,而不是叫他们把奚玉帆拿下。
祝大由是个欠缺“知人之明”的莽汉,听了师叔的话,有点不大舒服,说道:“师叔,你放心,这小子跑不了。你先进去,我们‘料理’了他,跟着就来。”话犹未了,他已提起锯齿刀,朝奚玉帆劈下去。
陷空道人眉头一皱,心想:“大由如此鲁莽,只怕会吃亏。”但他不便灭自己人的威风,又想到郑友宝是个比较稳重的人,有他作师侄的帮手,数十招之内总不至于出什么问题,于是他就不再说什么,便进去了。
锯齿刀擅于锁拿刀剑,祝大由一刀劈下,奚玉帆还了一招“反臂刺扎”,只用剑尖之力,好似漫不经意的迎着刀口刺来,祝大由心头一喜,想道:“好,且叫你着了我的道儿!”
祝大由振臂挥刀,长刀一个盘旋,只待奚玉帆的剑刺来,刀上的锯齿,便可将他的剑尖锁住。哪知奚玉帆这招似实还虚,剑走轻灵,俨如蜻蜒点水,倏然掠过,竟然避开了他的锯齿刀的锁拿,剑锋却几乎是贴着他的刀背似的削了上去。
若是换了别人,奚玉帆这一招奇诡莫测的剑招削实,就可削掉对方的手指。祝大由毕竟是锯齿刀的衣钵传人,虽然轻敌鲁莽,但到了紧急的关头,应变的功夫却也颇是老到,在那间不容发之际,迅速使出“凤凰夺窝”的招数,身随刀走,居然给他恰恰的避过了这一招险招,不过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了。
说时迟,那时快,郑友宝掌挟腥风。亦已从侧翼攻上,腥风触鼻,中人欲呕,奚玉帆心头一凛:“他的毒掌怎的好像比刚才更厉害了?”连忙使出闪电般的剑法,一口气疾攻十数招,把郑友宝逼得不能近身,减轻了他那毒掌的威力。
原来不是郑友宝的毒掌比刚才厉害,而是因为奚玉帆大病初愈,内功未曾完全恢复,在打斗了一些时间之后,抵抗力逐渐削弱之故。
郑友宝叫道:“祝兄,咱们并肩齐上,沉住气,不可轻敌!”
祝大由暗暗叫了一声“惜愧!”口头上却是不肯认输,说道:“这小子的剑术是有点邪门,但谅他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祝大由本来是知己知彼之明两皆欠缺,但这一次却给他说中了。因为奚玉帆气力不足的弱点,在刚才对付他的那一招中业已暴露无遗,他亲身经受,自是瞧到了几分。
郑友宝留心观察,过了数招之后,只见奚玉帆脸上渐渐转色,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从额角一颗颗滴下。郑友宝大喜道:“祝兄,你说得不错。但困兽之斗,咱们不必忙于取他性命,困死他!”
奚玉帆强抑怒气,蓦地一声冷笑,剑走轻灵,唰的一招,从郑友宝意想不到的方位疾刺过去。郑友宝狡猾异常,见剑光一闪,忙即后迟,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奚玉帆的连环七招,都给祝大由的锯齿刀挡住。祝大由此次是只守不攻,把大刀舞得风雨不透,奚玉帆轻灵翔动的剑术,竟是难奈他何,却也把他刀上的锯齿,削去两支。
郑友宝使出“化血刀”的功夫,在离身一丈之外,以游斗的打法发掌远攻。奚玉帆气力不加,只觉那股直腥味越来越浓,激斗之中,忽地感到一阵晕眩。
奚玉帆大吃一惊,连忙强摄心神,默运玄功,把吸进的毒气,化为汗水,发散出去。
郑友宝看见奚玉帆大汗淋漓,头顶上空发散着热腾腾的蒸气,心中大喜,哈哈笑道:“差不多了!”
祝大由眼看胜券在操,不知不觉之间,他那急躁好胜的老毛病又发作了,想道:“待我把这小子擒下,待会儿交给师叔,也好在他面前博个光彩。”
奚玉帆身随剑转,“叮”的一声,剑尖在锯齿刀上轻轻一点,本来是想用借力打力的功夫化解对方的刚猛招数的,但气力不加,一个“卸”字门诀就不能运用如意,反而给祝大由的一股大力将他推得踉踉跄跄的连退数步。
祝人由以为时机已到,不假思索的便追上去,喝道:“好小子,给我躺下吧!”横转刀背,一刀向奚玉帆的右肩拍下。这一下若然给他拍中,奚玉帆的琵琶骨不碎也断,那就是多好的武功也要变成废人了。
哪知奚玉帆乃是存心诱敌,他使的是“醉八仙“的步法,看似摇摇欲坠,内中却藏着精妙的反击后招。不错,奚玉帆是业已到了强弩之末,但还不是像祝大由所想象的那样不济。
刀光剑影之中,只听得祝大由大叫一声,手背给剑尖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
奚玉帆那醉汉般的步伐本来是装出来的,但在他狠狠地刺了祝大由一剑之后,筋疲力竭,却是弄假成真地掉在地上了。
郑友宝看见同伴受伤,跟着又见奚玉帆倒在地上,不由得有点思疑不定,心里想道:“莫非他是诱我上当?”幸亏他这么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即施展杀手,奚玉帆方得死里逃生。
奚玉帆在迷迷糊糊之中还有几分清醒,在这生死关头,连忙吸了口气,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是练有少阳神功的,虽然力竭筋疲,也还可以勉强支持。当下一咬指头,那疼痛的感觉,登时使他清醒过来。奚玉帆喝道:“好,现在咱们是一个对一个,你来吧!”
祝大由的手背给他刺了一剑,伤得不轻,此时正在包扎伤口。
郑友宝倒是有点给他吓住,不敢马上过去,远远的发了两记劈空掌。
祝大由裹好伤口,怒发如狂,喝道:“好,我与你这小子拼了!”他正要冲上前去,忽觉膝盖好像给蚂蚁叮了一下似的,膝盖一麻,险些跌倒,坐在地上。
郑友宝此时已看出奚玉帆气力不支,可是祝大由却在这个时候坐在地上,也不知是受了什么伤。一时之间。郑友宝不知是救友的好,还是攻敌的好。
奚玉帆心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心念方动,忽听得有人喝道:“你们这两个没用的东西,给我滚开!哼,姓奚的小子,你想跑吗?还有我呢!”
原来是祝大由的师叔陷空道人业已出来。他搜遍了奚家,并没有找到辛龙生和奚玉瑾,正自一肚皮怒气,要找人发泄。
不料他话犹未了。忽地又有个银铃似的声音说道:“你这牛鼻子臭道士好不要脸,三个人欺负一个受了伤的人,哼,这里还有我呢!”
花树丛中现出一个少女,正是来找奚玉帆的那个厉赛英。
在厉赛英的想象中本来以为奚玉帆是卧病在床不能动弹的,不料来到之时,却正好看见他恶斗祝、郑二人的一幕,厉赛英不由得又惊又喜,暗自想道:“这个奚玉帆一定也是懂得正宗的内功心法,否则他焉能在宫伯伯的七煞掌之下受了伤,非但没有死掉,还能够生龙活虎似的和这两个恶汉打斗?”
厉赛英突然出现,陷空道人自也不免吃了一惊,但当他看清楚了是个少女之后,却就不放在心上了,当下冷冷说道:“郑友宝,你替我把这丫头拿下,一个黄毛丫头,你总能应付得了吧?”
祝大由忍着痛站了起来,喝道:“臭丫头,是你暗算我不是?吃我一刀!”
原来祝大由膝盖的环跳穴,给射进一枚小小的梅花针,幸亏这梅花针是没有毒的,因此除了跳跃不灵之外,并无其他影响。厉赛英刚一现身,祝大由就中了梅花针,这枚梅花针当然是她所发的了。
梅花针虽然没有在祝大由的身上造成了不起的伤害,但因梅花针已经深入穴道,却是麻烦得很,以后每逢阴天,他的膝头就会发疼。祝大由是个武学行家,中了梅花针的后果,他是懂得的。
祝大由性情本来就很暴躁,吃了这样的亏焉得不怒?是以站了起来,就挥刀上前,要把厉赛英生擒了。
陷空道人给厉赛英一顿排揎,倒是有点讪讪的觉得不好意思。要知他是武林前辈的身份,奚玉帆打败了他的师侄和郑友宝,身上受了伤,若无外人在旁,他可以无须顾忌,上去对付奚玉帆。如今给厉赛英喝破,他却是不便动手了。
陷空道人心里想道:“这小子已经受了伤,谅他也跑不了。”于是逼得装出前辈应有的气度,冷冷说道:“奚玉帆,等会儿我有话要问你,只要你不跑,我不会为难你的。大由贤侄!这女娃儿虽然可恶,你也不必把她伤了,一并擒下,待我盘问她吧。”
祝大由应了声“是”,喝道:“臭丫头,便宜了你,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奚玉帆道:“多谢姑娘援手,但这是我的事情,我可不愿连累姑娘。”正要上前与祝大由交锋,陷空道人喝道:“叫你不要动,你就别动!”随手枪起一枚石子,双指一弹,石子飞出,也是正中奚玉帆膝盖的“环跳穴”。
奚玉帆也像祝大由刚才那样的站立不稳,不由得不坐在地上。陷空道人显露这手功夫,乃是有意炫耀给厉赛英看的。厉赛英冷笑道:“欺侮一个受了伤的人,你这牛鼻子臭道士倒是好威风啊!”
祝大由怒道:“你这臭丫头胆敢辱骂我的师叔?谁叫这小子不听我师叔的话,受点教训也是活该!哼,你不听话,我也一样要教训你!我叫你束手就擒,你听见了没有?”
厉赛英冷笑道:“你有点什么本领,要我就擒?哼,你手里拿的是锯齿刀,想必是大名府祝家庄的人吧?祝家的锯齿刀法听说颇是有点门道,你砍下来呀,看看能不能伤我?”
祝大由见她貌美如花,倒是不忍将她一刀伤了,怒道:“师叔念你年少无知,叫我对你手下留情,你却偏要自讨苦吃么?我这一刀砍下,你就不能活啦,你以为是戏耍的吗?”
厉赛英“噗嗤”一声笑道:“一点不错,我就是要戏耍你。你这刀伤得了别人,伤不了我。嘿,你不信么?你不动手,我可要动手了。”
厉赛英声出掌发,此时日正当中,她一掌打出,阳光下只见淡淡的金色光芒一闪,陷空道人吃了一惊,叫道:“大由,小心了!”
祝大由也觉得有金色的光芒耀眼生缬,但却不见有暗器打来,当下横刀一立,喝道:“这是你自讨苦吃,撞在我的刀上,可别怪我!”
话犹未了,只觉手腕一麻,厉赛英竟然一掌拨开他的锯齿刀,也不知是使了一招什么擒拿手法,祝大由莫名其妙的就给她劈手将锯齿刀夺去。
厉赛英以掌拨刀,手掌居然没有受伤,这一下,令得陷空道人更是吃惊,蓦地想起一个人来,心想:“莫非这丫头竟是那人的女儿?”
厉赛英格格笑道:“你这锯齿刀伤不了我,要来何用?”将刀掷在地上,祝大由给她吓得呆了!
说时迟,那时快,郑友宝已是跑来,喝道:“小妖女,吃我一掌!”郑友宝虽然看出厉赛英有点“邪”门,但自忖自己的“化血刀”当可对付得了。而且,他知道陷空道人不便出手,他若能够把厉赛英擒下,也好讨好陷空道人。当然,他也想到如果他万一对付不了厉赛英的话,陷空道人自是不能坐视,因此他是有恃无恐。
厉赛英又是“噗嗤”一笑,说道:“你练的是‘化血刀’,想必是西门牧野这老儿的徒弟了?哼,你知不知道,你的师父见了我也不敢无礼,你是什么东西,胆敢在我跟前口出狂言?谅你这‘化血刀’练得还未到家,焉能伤我?”
原来厉赛英虽然从未到过中原,但中原各大武学名家的来历和擅长的功夫,她却是听得父亲说过的。二十年前,西门牧野就曾经有一次败在她父亲的手下。
郑友宝怎会相信她的话,冷笑道:“不错,我的化血刀是练得还未到家,但要伤你,谅也不难,你可不要后悔!”
郑友宝口中说话,已是和厉赛英动起手来。只听得“啪”的一声,双掌相交,厉赛英神色自如,郑友宝却是不禁身形一晃,斜退两步。
厉赛英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的掌法!”双掌盘旋飞舞,穿花蝴蝶般的在郑友宝身前身后身左身右着着抢攻。
郑友宝的武功本来不弱,但一来他因为“化血刀”伤不了厉赛英,心里先自着慌,二来厉赛英的掌法变化奇幻,也从未见过这样奇幻的掌法,不知如何对付?更奇怪的是厉赛英的双掌在阳光卜竟会反射出金色的光芒,配合上她那轻灵的身法,令得郑友宝眼花缭乱!
不过十数招,“卜”的一声,右肩就给厉赛英打了一掌。
原来厉赛英戴的一对手套乃是宝物,是用白金丝线织成的,颜色和肉色一样,戴在手上,旁人若不是留心观察的话,就看不出来。这对手套能御刀剑,当然也不怕和郑友宝的毒掌接触
郑友宝肩头着了一掌,着处正是接近琵琶骨的地方,琵琵骨虽没打碎,亦已痛彻心肺,郑友宝大叫一声,倒在地上,顾不得狼狈,就在地上接连打滚,滚出了数丈开外,生怕厉赛英追来!
厉赛英轻描淡写的打败了祝大由和郑友宝二人,甚是得意,说道:“你们就是会欺负受伤的人。你这牛鼻子臭道士是不是也要和我比试比试?”
陷空道人哼了一声,在地上拾起一块鹅卵般大小的石头,合在掌中,搓了几搓,双掌一摊,石屑纷落如雨!当下冷岭说道:“小姑娘你莫逞能,你的武功是很不错,但要想胜我,恐怕至少还得再练几年吧?你莫以为我是不敢和你动手,不过我看你似乎有点来历,你老实告诉我,明霞岛主厉擒龙是你的什么人?”
原来陷空道人在多年之前是曾经见过厉擒龙的,他认得厉赛英所戴的这对手套是明霞岛主之物,而且她的掌法和中原各派的掌法都不相同,陷空道人依稀记得似乎是他所曾见过的明霞岛主的落英掌法,
厉赛英见了陷空道人炫露的这手内功,亦是不禁有点吃惊,心里想道:“这牛鼻子倒也不是吹牛,我想要胜他,只怕是很难的了。听他的口气,他似乎很是害怕爹爹。”当下便即傲然说道:“明霞岛主是我的爹爹,怎么样?”
陷空道人吃了一惊,说道:“令尊也来了么?”
厉赛英道:“爹爹托黑风岛主宫伯伯带我出来游玩中原,他随后就到,你是不是要想见他?”
黑风岛主重现江湖,厉赛英料想西门牧野和朱九穆这些魔头一定会得到消息,这陷空道人既然是他们一党,想必亦已知道,是以她灵机一动,就编出了这套半真半假的谎言。
其实陷空道人知道她是明霞岛主的女儿已是不敢得罪她了,更加上一个黑风岛主,他如何还敢妄动?心里想道:“这女娃儿是明霞岛主的女儿决计无疑,黑风岛主重履中原亦非假话。哎,黑风岛主心狠手辣,他若来了,这女娃子要随便说我几句坏话,我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想至此处,陷空道人已是心里着慌,巴不得早走了,说道:“恕我不知奚少谷主是姑娘的朋友,请姑娘包涵。令尊与宫岛它跟前,亦请姑娘代小道问候。”说罢接着喝道:“你们两个有眼无珠,还不与我快走!”正是:
巧摆空城计,吓走恃强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