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竹枝轻敲驱盗首 书生长笑慑魔头


忽听得“当”的一声,杨洁梅手中的青钢剑也掉在地上了。
不过她的兵器脱手却和钟无霸等人不同,他们的兵器是给黑衣妇人打落的,杨沽梅却是由于惊惶过甚,自己失手跌落了兵器的。
龙天香站在她的身旁,见她面色苍白如纸,吃一惊,蓦地心头一动,说道:“梅姐别慌,来的敢情是、是——”
话犹未了,只听得乔拓疆“啊呀”一声,跟着已在说道:“来的敢情是辛十四姑么?久仰了!”
辛十四姑冷冷说道:“算你还有眼力。”
乔拓疆道:“请问辛女侠来意如何?咱们可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辛十四姑道:“不错,过去是井水不犯河水,但现在你却犯了。你明明知道侍梅是我的丫头,你居然还敢将她绑架!”
乔拓疆道:“请你把令婢带走,我答应以后不再与她为难便是。”
辛十四姑冷笑道:“哪有这样容易,我既然来到这里,这件事我就不能不管了。”
乔拓疆跟珠一转,忽地说道:“此事关系重大,你刚才既曾说过,不打算帮哪一边,那么咱们谈一宗交易如何?”
辛十四姑道:“我是有话要和你说的,你们这一伙都给我退出邵家庄去,过后我自会来找你们。”
钟无霸拿起独脚铜人,靠近乔拓疆,说道;“舵主,咱们来得不易,难道——”
辛十四姑冷冷说道:“乔拓疆,你是耳朵聋了?还要我再说第三遍么?还是你敬酒不吃要吃罚酒?”
乔拓疆把手一挥,说道:“好,难得辛十四姑青眼有加,愿与乔某商谈。这杯敬酒我是却之不恭了。钟兄弟休要多言,咱们走!”
邵湘华看见仇人退走,眼中便似要喷出火来。
但因义父受伤,而且辛十四姑又说明了并非来帮忙他们的,邵湘华只好暂且压下怒火,由得他们走了。
辛十四姑哼了一声,说道:“侍梅,你眼中还有我么?”
杨洁梅道:“请主人恕我擅离幽篁里之罪。”
辛十四姑道:“你私逃也还罢了,为何害我侄儿?”
杨洁梅牙根一咬,亢声说道:“我本是好人家的女儿,遭人拐卖,才做了你家的丫头的。如今那件事不做也已做出来了,你要如何便如何吧。”
辛十四姑冷笑道:“你这丫头倒是嘴硬,跟我走!”
邵家兄妹和龙天香不约而同的拦在她们中间。
辛十四姑哼了一声,说道;“你们这几个小辈胆敢阻止我管教丫头?”
邵湘华道:“杨姑娘的父亲也是武林中有名望的人物,请你念在武林同道的份上,就放了她吧。”
龙天香道:“令侄也曾亲口说过,不再当她是个丫头。”
辛十四姑道:“我早就知道她是杨大庆的女儿了,不是为此,我才不会待她这样好呢。哼,但她如今却竟敢忘恩负义!你们退开,侍梅,你跟我走!”
邵家兄妹,龙天香,武玄感四人都站在杨洁梅面前,排成一列,谁也没有退开。
辛十四姑缓缓举起竹杖,淡淡说道:“好呀,你们邵家庄的人是不是要和我动手?”
邵元化嘴角尚自滴出鲜血,慌忙叫道:“且慢,且慢!”
辛十四姑冷笑道:“我可没有工夫等待你们,求情的废话你别说了,不敢和我动手,那就赶快退开!”
邵湘瑶叫道:“爹爹,杨姐姐如今也算得是咱们邵家的人了,刚才你敢于抵抗乔拓疆,不让乔拓疆将她掳去,如今却又拱手将她送入虎门,不怕江湖上的好汉笑活么?”
辛十四姑道:“好,你们怕人笑话,那是定要动手的了?邵元化,你上来吧,我还不屑于打这几个小辈呢!怎么,你不敢上来?我可不耐烦等候了!”
辛十四姑举起竹杖,正要打走邵家兄妹等人,忽听得狂笑之声,远远传来,转眼间那笑声已是如在耳边,震得每一个人的耳鼓嗡嗡作响。
辛十四姑吃了一惊,举起了的青竹杖不知不觉又放下来。回头一望,只见那人已经进了园子,是一个年约三旬开外的中年书生。
这书生手中摇着一把折扇,笑声一收,冷冷说道:“你就是二十年前名震江湖的辛女侠辛柔荑么?嘿嘿,人家说闻名不如见面,我却要说见面不似闻名了!”
辛十四姑怒道,“你是不是笑傲乾坤华谷涵?”
笑傲乾坤道:“不错,正是区区。”
辛十四姑道:“你说见面不似闻名,这是什么意思?”
笑傲乾坤道:“你本有女侠之名,欺负一个可怜的小姑娘,不嫌有失身份么?”
辛十四姑道:“辛柔荑早在二十年前死了,什么侠义道不侠义道的与我可沾不上边。你别给我脸上贴金,我只知道来找我这丫头回去。”
笑傲花坤道:“好,你要找她,我也正要找你呢!”辛十四姑竹杖一举,说道:“好,你划出道儿来吧!”
笑傲乾坤笑道:“辛十四姑,你误会了。我来找你,并不是想要和你打架。”
辛十四姑道:“那你为了什么?”
笑傲乾坤道:“向你打听一个人!”
辛十四姑心头一震,亢声说道:“什么人?”
笑傲乾坤缓缓说道:“洛阳的韩大维韩老英雄,听说他是在你家养病的,我们曾经到过你的家中,却找不着他。你将他藏到哪里去了?”
原来笑傲乾坤华谷涵是受了韩佩瑛之托,听说辛十四姑的行踪在江南有人发现,故而特地来追踪她的。
辛十四姑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及她和韩大维的私情,不由得脸上通红,老羞成怒,说道:“关你什么事,要你多管?”
笑傲乾坤又是哈哈一笑,说道:“虽然不关我的事,但韩大维的女儿要找父亲,我受她所托,这总可以管得着了吧?”
辛十四姑道:“你叫那丫头来和我说。”
笑傲乾坤道:“她远在山东的金鸡岭呢!”
聿十四姑道:“别说我不知道韩大维的事情,知道我也不和你说。”
笑傲乾坤冷冷说道:“你不愿意和我说,我也不能勉强你。好,那你走吧,但只许你一个人走!”
辛十四姑正要去拉杨洁梅,听了这话,呆了一呆,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笑傲乾坤轻摇折扇,站在她们两人之间,说道:“这位杨姑娘是我们金鸡岭的朋友,她已经不是你家的丫头了,你不能将她带走!”
辛卜四姑怒极气极,冷笑说道:“从来没人敢在我的面前指手划脚,要我这样那样!你虽然名誉武林,我辛十四姑也不见得就怕了你!”
笑傲乾坤道:“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你逼良作贱,算是什么侠义道的所为?”
辛十四姑道:“第一,我没有工夫和你讲理!第二,我也早就对你说过,我辛十四站从来不以侠义道自居。你要庇护这个丫头,那也容易,胜了我手中这根青竹杖再说!”
笑傲乾坤本来是个狂傲异常的人,做了北方的绿林盟主蓬莱魔女的丈夫之后,狂傲之气方始暂且收敛。此时听了辛十四姑一派蛮不讲理的说话,不觉狂气复发,纵声笑道:“好,你不讲理,我更是不讲理的祖宗!你这根青竹杖有什么值得宝贝,让我瞧瞧!”
辛十四姑一杖向他戳去,喝道:“瞧个够吧!”这一招闪缩不定,有如毒蛇吐信,可以随机应变,袭击笑傲乾坤的七处要害穴道。只要笑傲乾坤稍一不慎,就要给她乘虚而入。
笑傲乾坤笑道:“也不见有什么稀奇!”随手把折扇一拨,就把她的青竹杖拨开了。
辛十四姑大吃一惊,心里怨道:“怪不得人家把笑傲乾坤夫妻和武林天骄并称武林三杰,果然是有点真实的本领!”
殊不知笑傲乾坤解这一招,看来虽然似是信手一拨,毫不费力。其实却是发挥了他高深的武学造诣,全神应付,方能达到如此境界的。笑傲乾坤拨开了她的青竹杖,也是不由得微微一凛,口里虽然在调侃她,心里则在想道:“辛十四姑少年之时有辣手仙姑的外号,杖法变出剑法,果然是奇诡无比,名不虚传!”
两人各以上乘武功搏击,竹杖吞吐,折扇翻飞,虽然不似刀剑碰击的那样表面看来猛烈,但双方的内力四面荡开,旁观的人都有立足不稳的感觉,不知不觉的逐渐退后,空出了一个方圆十数丈的大圆圈。
辛十四姑的招数愈出愈奇,每一招青竹杖都是点向笑傲乾坤的要害穴道。笑傲乾坤目光不离她的杖尖,折扇倏合倏张,张开来时当作盾牌招架,说也奇怪,折扇虽是一张薄纸,辛十四姑的青竹杖却戳它不破,一沾上就滑过—边;合起来时就当作判官笔使,一样的点向辛十四姑的要害穴道。
辛十四姑暗暗吃惊,心道:“他这卸力化劲的功夫实是非我所及!只怕我的青竹杖要输给他的折扇了。但我若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面子却是保不住了!”
辛十四姑是个十分顾体面的人,她给笑傲乾坤调侃,咽不下这口气,是以虽然想走,却仍然不走,还在冀图侥幸。
心念未已,忽听得笑傲乾坤一声长笑,突然折扇一压杖头,左手伸出,闪电般的就把辛十四姑的青竹杖夺了过去,笑道:“也不见得是什么宝贝,瞧过了,还给你!”辛十四姑竹杖被夺,大惊之下,恐防对方追击,本能的纵出数丈开外。竹杖飞来,她还怕对方用上内力,慌忙霍的一个“凤点头”,竹杖从她头顶飞过,直飞出了围墙之外。
这根竹杖其实的确是一件宝物,是只有昆仑山上才有的一种“绿玉竹’制的,这种绿玉竹弹性极强,而又坚逾钢铁。辛十四姑费了许多气力,攀昆仑山之崩,方才获得一枝。此时给笑傲乾坤掷出墙外,她也只好不顾面子,赶忙跃过墙头,拾起竹杖,跑了。
笑傲乾坤哈哈笑道:“这女魔头目中无人,也该让她稍稍吃点苦头。只可惜韩大维的下落,仍是不能得到。”
邵元化上前道谢,笑傲乾坤道:“不必客气。邵庄主你受了伤,我这里有颗少林寺老和尚送的小还丹,你把它服下,回去歇息吧。不必招呼我了。”
杨洁梅道:“华大侠,多谢你救了我。不过我和金鸡岭的人并无相识,华大侠刚才说——”
笑傲乾坤笑道:“金鸡岭上有你一位朋友呢,你忘记了?”
杨洁梅诧道:“是哪一位?”
笑傲乾坤笑道:“就是那位曾经得过你帮忙的韩佩瑛姑娘,你忘记她了?”
杨洁梅道:“我怎能忘记韩姑娘,只是身份悬殊,我怕高攀不起。”
笑傲乾坤道:“令尊的大名可是大庆二字?”
杨洁梅道:“不错。华大侠可是认识家父?”
笑傲乾坤笑道:“余生也晚,我出道之时,令尊早已闭门封刀,无缘结识了。不过,韩姑娘的父亲韩大维韩老前辈却是和令尊颇有交情的。”
杨洁梅道:“真的么?我遭人拐卖之时,年纪还小,家父生前有些什么朋友,我都不知道。”
笑傲乾坤道:“韩姑娘本来也是不知道的,到了金鸡岭之后,见了她的父执之辈,说起来方始知道。有人已经打听到你的下落,知道你是遭人拐卖,落在辛十四姑这个女魔头的手中。实不相瞒,我这次来到江南,固然是因为受了韩佩瑛之托,找寻她的父亲,同时也是为了要查访你呢。”
杨洁梅大为感动,说道:“我是个孤苦无依的薄命女子,得华大侠和韩姑娘这样关心,真是不知要怎样感激你们才好。”
笑傲乾坤道:“韩姑娘也是很惦记你呢,你若没有别处地方好去,不如到金鸡岭去和她一起,也可以见见你爹爹生前的一些好朋友,好么?”
杨洁梅道:“这是求之不得,不过,我想迟两天方才动身。”
在她说话之时,邵湘华露出了心绪不宁的神态,一双眼睛,一直朝着她看。
笑傲乾坤何等聪明,早已看出他们之间定然有点什么不寻常的关系,于是哈哈一笑,说道:“对,也不必急在一时,你们商量之后再说吧。”
奚玉帆道:“韩姑娘已经到了金鸡岭,那么谷啸风想必也是在金鸡岭吧?”
笑傲乾坤道:“不错,谷啸风是和她一起到金鸡岭的。不过因为他要替金鸡岭的义军和江南的同道联络,现在亦是已经来了江南。”接着说道:“他和韩姑娘经过一场风波之后,现在已经和好如初,只要找着她的父亲,他们就可成亲了。百花谷之役早已事过境迁,我想你也是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了。”
笑傲乾坤只知道谷、韩的婚变是因奚玉帆的妹妹而起,却不知道奚玉帆也曾经暗恋过韩佩瑛的。
奚玉帆又是欢喜,又是有点尴尬,说道:“这可真是太好了。可惜不知道谷啸风现在何处,我很想和他见面呢。”
笑傲乾坤道:“你准备上哪儿?”
奚玉帆道:“我想到临安去找文大侠。”其实他是要去找寻他的妹妹。他还不敢相信奚玉瑾当真是嫁了文逸凡的掌门弟子。
笑傲乾坤道:“我和文逸凡多年未见,也很想见一见他,咱们一同去吧。”
此时邵元化业已服下那颗小还丹,回房歇息了。发妻刘氏夫人进去照料他,留下高氏夫人和邵湘华、湘瑶兄妹陪客。
高氏夫人道,“华大侠,难得你大驾来到,请你多留一天。”似乎有话想说,却又有所犹疑,不敢说出。
笑傲乾坤忽地“咦”了一声,盯着她说道:“你刚才和那女魔头交过手么?”
高氏夫人道:“没有呀!”
杨洁梅忽道:“伯母,你试吸一口气,左胁下是不是好像针刺一般?”
高氏夫人大惊道:“你怎么知道?”原来她早已试过了,不用作深呼吸已是感到胁下隐隐作痛,试一运用真气,更是痛得厉害。她不知受的是什么伤,正想向笑傲乾坤请教。
杨洁梅道:“伯母,你是给辛十四姑暗中下了毒!”
此言一出,不但高氏夫人登时变了面色,笑傲乾坤也是甚为惊骇,说道:“这女魔头下毒的功夫果然是天下无双,连我也看不出来!”
高氏夫人知道杨洁梅是辛十四姑的得宠丫头,料想她曾跟辛十四姑学到一些使毒的本领,惊魂稍定,问道:“杨姑娘,我中的是什么毒,还能有救么?”
杨洁梅迟疑半响,说道:“你中的恐怕是金蚕蛊,救是有得救,但这解毒之法,我却没有学过。中了这种蛊毒,有时要数月之后方始发作,但也说不定在三五天之后就会发作。”
高氏夫人越听越是吃惊,痛得更加厉害了,不禁骂道:“我和那女魔头自问无冤无仇,不知她为什么要下毒害我?”杨洁梅也是莫名其妙,心里想道:“我害了她的宝贝侄儿,本来她应向我报复才对,何以却会选中了高氏夫人下这毒手呢?”
笑傲乾坤道:“我有天山雪莲泡制的碧灵丹,虽然不是对症解药,或者也可以使毒性减轻一些。”
高氏夫人知道天山雪莲是极为难得之物,但她也略懂毒物之学,知道中了蛊毒,必须下蛊之人方能解的。叹了口气,说道:“死生有命,我也不想耗费你的碧灵丹了。”
邵湘华兄妹扶她进去歇息,高氏夫人忽道:“湘瑶,你去服侍你的爹爹。”邵湘华向笑傲乾坤告了个罪,扶他义母进去。笑傲乾坤本来就要走的,但此际却是不便马上走了。——
笑傲乾坤和奚玉帆、厉赛英、杨洁梅等人在客厅等候,准备待那湘华出来再行告辞,过了一会,邵湘华出来说道:“厉姑娘,杨姑娘,家母想要见见你们,请你们进去。”
厉赛英隐隐猜到高氏夫人想要和她说的是什么了,杨洁梅心里却是藏着一个闷葫芦,不知她是为了何事。
邵湘华带她们进入高氏夫人的卧房,看看他的义母,说道:“要不要我出去一会?”
高氏夫人说道:“你也留下。我要说的事和你们三个人都有关的。”
邵湘华惊疑不定,只见义母已向厉赛英招一招手,请她走到床前,说道:“厉姑娘,你是不是有一位师伯,名叫丘抗?”
厉赛英道:“不错,但这位师伯在我出世之前已经死了。”
高氏夫人说道:“你有一位师姐,你知道吗?”
厉赛英道:“曾听爹爹说过,说是丘师伯的唯一徒弟,丘师伯将她当作女儿一样看待。后来却不知什么缘故,离开了她的师父私逃了!”
高氏夫人缓缓说道:“我就是你那位师姐!当年之事,我是后悔得很!”
厉赛英心道:“果然给我料中。”故作惊诧说道:“师蛆,想不到我会见着你。爹爹说师伯临死的时候还在惦记着你呢,当年你是为了什么事情离开他的?”
高氏夫人叹了口气,说道:“此事说来话长,要从差不多一百年之前说起!”
邵湘华更是惊诧,心里想道:“百年之前,只怕外祖还未出世,不知义母何以要从这么远说起?”
高氏夫人说道:“你们先听我说个故事。百年之前,那时宋室尚未南迁,京城是在汴梁。那年金寇入侵,攻陷汴京,徽钦二帝给金寇掳去,宋室方始南迁的。
“城破之日,宫中有个掌管内库的太监冒了极大的危险,偷了几件宝物出来。
“那些宝物当然都是价值连城之宝,但其中最宝贵的却是一幅穴道铜人的图解。比起这份图解,内库所有的宝物加起来恐怕都不及它!”
厉赛英吃了一惊,说道:“我听爹爹说过,穴道铜人的图解不但是医学上的珠宝,而且也是武学上的奇珍。听说金寇攻陷汴京之后,将宋宫中的穴道铜人搬回大都,但因得不到正确的图解,金国数代的皇帝,曾费了几十年的时间,集中了全国的武学高手与名医,来研究穴道铜人,这才重新弄出一幅图解,但恐怕仍是比不上原来那份图解的详尽呢!”
高氏夫人忽道:“你有没有学过图解上的点穴功夫?”
厉赛英怔了怔,说道:“爹爹也只是知道宋宫中有这么一个穴道铜人,连见也没有见过!我又焉能学会?”
高氏夫人道:“真的吗?”突然中指一弹,点着了厉赛英的穴道。厉赛英晃了一晃,幸亏得杨洁梅扶住,才没倒下。
邵湘华大惊道:“娘。你怎么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厉姑娘?”
高氏夫人吁了口气,缓缓说道:“不错,你是没有学过。否则你就决不会给我用普通的点穴手法制服了。”说罢,这才轻轻的在厉赛英身上一拍,解开了她被封的穴道。
厉赛英道:“师姐,你为何要试我?“
高氏夫人道:“因为我以为这份图解是在你的爹爹手中?”
厉赛英道:“怎的会在我爹手中?”
高氏夫人道:“我以为是在我的师父去世之后,传给了他的师弟、你的爹爹的。”
厉赛英诧道:“你不是说这份图解已经给一个太监盔走了吗,怎的又会落在我师伯手中?如果真的是落在他的手中,你是他最宠爱的徒弟,他是应该传给你了。”
高氏夫人说道:“所以我一直是怀疑不定,不知师父是否真的得到了这份图解。但现在看来,大概是假的了。”
厉赛英道:“何以你有这个怀疑。”
高氏夫人道:“我会慢慢告诉你的,你坐下来听我说吧。”
喝过了一杯茶,高氏夫人接着说道:“刚才我说到那个太监盗走宫中内库的宝物,你们想必也是在怀疑他了。”
邵湘华道:“是呀,这个太监得皇帝宠信,在宋帝国破家亡之日,他不报皇恩,反而乘危盗宝,也实在是太可恶了!”
高氏大人道:“不,你猜错了。这个太监止是怀着孤臣孽子之心,忠于主上,才这样做的。”
邵湘华道:“哦,我明白了。他是为了不让这份稀世之珍落在金寇之手,并非为了自己偷的。”
高氏夫人道:“不错。他本来是个武林人物,最初是因为想要学这穴道铜人图解的点穴功夫,才净身入宫当了太监的。
“后来在汴京陷落之时,他冒险盗宝,穴道铜人图解的奥秘,他还未曾参透十之一二,但他可没有再练了。他说他若是藏之名山,传之后代子孙,别人一定以为他是为了私利,他要把它送还继位的皇上。”
邵湘华道:“原来他是怀有这样苦心,后来怎样?”
厉赛英却在想道:“奇怪,师姐怎的知道这样清楚?连那太监想些什么,她都知道。”
高氏夫人似乎知道她的心思,微笑说道:“你们想知道这太监是什么人吗?他是我的叔祖,姓高名鹞。七卜岁以上的武林前辈,大概都会听过他的名字。”
第一个谜底揭开了,厉赛英道:“原来如此。那么这份图解后来哪里去了?”
高氏夫人道:“他盗宝之后,设法逃出京城。后来宋室南迁,奸臣秦桧当国,这份图解,若然送回临安,只怕会落在秦桧手中。因此他就一直将它藏着,等待秦桧死了,有忠臣柄国之时,方始准备归还内库。”
邵湘华叹道:“奸臣恐怕是死不完的。秦桧死了有史弥远,史弥远死了有韩侂胄。爹爹不就是因为事事给韩侂胄掣肘,才宁愿自解兵权,告老还乡么?”
高氏夫人道:“过了四十多年,我那叔祖年纪渐老,秦桧还没有死,他自知等不及了,在他病重之时,把他一个侄子叫来,将这秘密告诉他,要他发下重誓,无论如何把那匣珠宝连同穴道铜人图解送回临安。若是做不到的话,也绝不能据为已有。他的侄子就是我的爹爹了。”
厉赛英道:“师姐世代忠良,可敬可佩!”
高氏夫人苍白的脸上泛起一片红云,半响说道:“说来惭愧,我的爹爹并非如你所想象的那样秉性忠良。我、我也不是。”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感到意外,甚是尴尬,谁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还是厉赛英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份图解后来下落如何,还望师姐见告。”
高氏夫人道:“我的爹爹实是想据为已有,当时向叔父发下了毒誓,只盼能得这份宝图,可是却不如他所愿!”
厉赛英问道:“为什么?”
高氏夫人道:“叔祖讲了这个秘密之后,又再说道:不是我不敢信你,但兹事体大,你一个人也未必能做到。我要另找一个人陪你去,这个人就是杨姑娘你的爹爹杨大庆了!”
杨洁梅说道:“怎的找上了我的爹爹?”
高氏夫人道:“你的爹爹当时是汴梁一家镖局的总镖头,为人侠义,叔祖的年龄虽然与他相差甚远,亦非知交,却是可以信任他的。于是他要我的爹爹把杨大庆找来,当面将那个宝匣交给杨大庆保管。”
邵湘华听得心急,想道:“原来杨姑娘的爹爹是这样牵连进去的,听她日间和乔拓疆说话的口气,我的爹爹似乎亦是与此事有关,却不知是如何了?”便即问道:“后来怎样?”
高氏夫人凄然一笑,果然说道:“现在可就要说到你的爹爹身上了。”
邵湘华又惊又喜,说道:“我的爹爹?他也是干镖行的吗?”心想:“此事果然是和爹爹有关,今日大概我可以得明真相了。”
高氏夫人道:“不,你的爹爹并非镖局中人,他是一位江湖游侠,不过他却是杨大庆最要好的朋友。”
杨洁梅道:“是不是我的爹爹请他帮忙送宝?”
高氏夫人道:“不错,你很聪明,一猜就着。”顿了一顿,喘过口气接着说道:“华儿的爹爹名叫石棱,我的爹爹名叫高杰。为了叙述方便,我不加以尊称,只叫他们的名字了。杨大庆找他的好友石棱帮忙,高杰本来是不同意的,但因那份图解在杨大庆手里,他拗不过杨大庆,最后只好勉强依从,可是他却在打另一个主意。”
杨洁梅道:“什么主意?”
高氏夫人道;“当然是独吞宝物的主意了,可是他想来想去,只凭他一人之力,绝不能把宝物抢到手中,独吞是不行的,他也只好找人暗中帮手了。”
邵湘华隐隐猜到几分,问道:“找谁?”
高氏夫人道:“就是那乔拓疆了。”
邵湘华心想:“果然不出所料。”但心中仍有疑团,问道:“为什么不找别人,单独找他?”
高氏夫人叹了口气说道:“是呀,我的爹爹找他,可正是自找祸殃了。不过除了他,我的爹爹就无人可以信任,因为乔拓疆是他的师兄。”
邵湘华和杨洁梅都是“啊呀”一声叫了出来,心想:“原来如此!”
高氏夫人继续说道:“我的叔祖将那匣宝物交给杨大庆之后,这年冬天就去世了。过了大约四五年,杨大庆听得南宋的秦桧亦已去世,宋朝有—位将军名叫虞允文的,忠义双全,认为时机已到,于是找个藉口结束镖局,便和高杰、石棱三人,带了那匣宝物,一同渡江,往江南去找虞允文将军,意欲拜托虞将军把这匣宝物转呈皇上,归还内库。他却不知高杰在这几年当中,早已布置妥当,和他的师兄乔拓疆接过头了。”
邵湘华道:“那么这份图解终于没有送到虞将军的手中?”
高氏夫人说道:“乔拓疆从师弟处知道了这个秘密,知道有这样一份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图解,还有好几件价值连城的珍宝,哪里还能放过?当然是不会送别虞允文的手中了。
“宝物藏在镖局的时候,他是无法下手的,如今送往江南,在路上他就有办法下手了。不过若以武功而论,他还是打不过杨、石二人的,是以他和师弟阴谋定下诡计,只用智取,不以力劫。”正是:
秘宝不藏于密室,江湖从此起风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