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不料宝图成祸水 太怜罪孽累红颜


杨洁梅道:“如何智取?”
高氏夫人道:“乔拓疆有—种秘制的药散,无色无味,混在茶水之中,让身有内功的人服下,那人渐渐就会消失真力。妙又妙在服了它的人也不会发觉有甚异状,要待和强敌交手之时,方才发觉自己的真力不及从前的。而且这种药对身体亦无妨害,它的药力只能保持十二个时辰,过了十二个时辰,又会复原的。
“乔拓疆把一包药粉交给高杰,和他约好在某一天动手。这一天他们是刚好要经过一个险要的地方的。在动手的前一天晚上,要高杰把药粉混在茶水中,让杨大庆和石棱服下。为了避免嫌疑,高杰自己也得喝这茶水。高杰算准他们第二天一早就要经过那个险要的地方,于是在午夜时分,临睡之前,悄悄做了手脚。
“杨大庆也算得小心谨慎的了,他们三个人一起送宝,在路上白天固然是在一起,晚上住客店的时候,也必定是同住—个房间,不许分开的,但饶是这样小心,仍是做梦也想不到身为‘正主儿’的高杰竟会心怀异志,终于着了他的道儿!”
邵湘华骇道:“布置得这样周密,杨伯伯着了他的道儿,那么这匣宝物应该是落在乔拓疆的手中了,何以他又得不到手呢?”
高氏夫人道:“这就叫做强中更有强中手,他们安排陷阱,好比是螳螂捕蝉,但却不知黄雀在后!”
杨洁梅道:“那个‘黄雀’又是何人?”
高氏夫人又叹了口气,说道:“此事直到现在还是未明真相。我的爹爹则猜疑是厉姑娘的师伯丘抗。”
厉赛英道:“何以猜疑是他?”
邵湘华则道:“娘,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还是先向我们说个明白吧。”
高氏夫人道,“对,我且把这件事情先说清楚。
“那晚他们三人都喝下药茶,睡了一会,大约是四更时分,忽地有一个蒙面人从窗口跳进他们的房间!
“高杰首先发觉,他还以为是师兄提早前米劫宝,为了避免嫌疑,便即大叫有贼,跳起来和那蒙面人动手。
“他只道师兄是定然假意和他动手,不会伤他的,只要自己装作受伤,事后也就可以避免嫌疑了。不料那个蒙面人竟是真的和他动手,一照面就是重重的一掌,此时他的真力已经消失了四五分,禁受不起,这一掌就把他打得跌在地上,爬不起来!
“杨大庆和石棱二人跟着跳起来和那蒙面人动手,他们也是真力消失了的,不过几个回合,又是双双给那蒙面人点了穴道。那匣宝物,连同穴道钢人的图解在内,也给那蒙面人拿去了!”
邵湘华、杨洁梅等人听得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说道:“这可真是意想不到!”
高氏夫人说道:“是呀,这样的结果有谁能料想得到呢?杨、石二人一身本领使不出来,就给人家点了穴道,固然是莫名其妙,我的爹爹给那人重重打了一掌,更是惊骇莫名,思疑不定。
“他是在漆黑的房间里和那蒙面人交手的,从那人的掌法看来,似乎不是他的师兄。但不是他的师兄,何以这人又会知道这个秘密?由于他没有看见那人的庐山真面,是以也还有几分怀疑是他的师兄乔拓疆!”
邵湘华吸了口气,问道:“后来怎样?”
高氏大人说道:“三人之中,只有我的爹爹高杰没给点着穴道,虽然受了伤,仗着身子强壮,歇了一会,终于爬了起来。他点亮油灯,想给杨大庆和石棱解开穴道,但油灯一亮,照见了他们二人之时,他又改变了主意了。”
杨洁梅听得紧急,问道:“为什么?”
高氏夫人说道:“油灯—亮,只见杨、石二人都是满面怒容!他们给点了穴道,说不出话。但不用说话,高杰也会猜想到他们是在想的什么了!
“试想房间里只有三个人,是谁在茶水之中下毒,使得他们的真力消失?
“杨大庆和石棱是好朋友,彼此相知极深,当然信得过对方。他们怀疑的不用说是高杰了。
“高杰一来作贼心虚,二来他也想去找师兄探明真相,若给这两人解开穴道,自己就脱身不了。于是只好把这两人丢下,独自跑了。”
杨洁梅心里想道:“还好,他没有趁这机会,杀掉我和湘华的爹爹。”
高氏夫人似乎知道她的心思,说道:“我的爹爹心肠虽坏,还不至于坏得像乔拓疆那样。这次事情过后,他心中抱愧,自此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们的爹爹了。”
杨洁梅道:“那么他第二天见着了乔拓疆设有?”
高氏夫人道;“他和乔拓疆约好了在一处险要的处所见面的,这本来是他们三人前往江南的必经之地,乔拓疆准备在该处下手的,早就在那里等侯了。
“乔拓疆一见他只是独自一人,以为他已经瞒着自己下手,问他为什么不按原定的计划?高杰听了,却也疑心他是说谎,问他是不是昨晚那个蒙面人?
“高杰说了昨晚这件事情,乔拓疆哪肯相信?当下就把他严刑拷问,打得他死去活来!看看实在不行了,这才罢手。临走之时说道,我饶你一命,为的是那份宝图,你不肯交出来,这样的苦头,还有得你吃呢!”
邵湘华听得毛骨悚然,说道:“可恨乔拓疆这厮下得如此毒手,对自己的师弟竟也毫不留情!”
高氏夫人以袖拭泪,说道:“可怜我的爹爹回到家中已是奄奄一息。那时我不过是个刚满十岁的小女孩,爹爹在家只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又要带我逃走了,他不但怕乔拓疆找来,也怕杨大庆和石棱找他算帐。
“我们躲到一个山沟子里,经过几个月的调养,爹爹的外伤好了,但病得却更沉重了。
“我记得十分清楚,是我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爹爹把我叫到他的病榻旁边,对我说道:‘我一念之差,想要那份宝图,不惜引狼入室,如今身受其害,悔已迟了。但我丧在乔拓疆之手,却是死不瞑目。’
“我虽然只有十岁,亦已相当懂事,便在父亲面前发誓,说道,‘爹爹,我一定要给你报仇!’
“爹爹脸上绽出笑容,说道:‘红儿,难得你有这个志气。不过,爹爹都敌不过那厮,你又如何能够为我报仇?’
“我说长大之后,我找名师学艺,不信世上就没有武功高过乔拓疆的人。
“爹爹说道:‘有当然是有的,但可遇而不可求。不过,只要你有决心,给我报仇,那也不难。有一个现成的法子在这里,用不着你现钟不打,反去炼铜。’
“我连忙问是什么现成的法子。爹爹说道:‘把那份穴道铜人的图解找回来,你练成了天下无双的点穴功夫,不但可以杀掉乔拓疆,还可以给我报那蒙面人的一掌之仇!你要知道爹爹的仇人是两个,乔拓疆是第一个大仇人,那蒙面人虽没他这样可恨,也是我的仇人!’
“我说:‘爹爹,你给这份图解已经累得惨了,这份图解只怕是不祥之物,你还想要它?’
“爹爹说:‘为了这份图解,我费了半生心力,因它而死。若然得不到它,我在九泉之卜亦难螟目!何况,你只有得到这份图解,才能为我报仇。’
“我只好再一次在爹爹面前发誓,发誓不惜采取任何手段,找回这份宝图,发过了誓,我问爹爹:‘那蒙面人你又不知是谁,宝图已经落在他的手中,叫我如何寻找?’
“爹爹见我发过了誓,这才说道:‘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我问:‘那蒙面人是谁?为什么你以前不知道,现在忽然又知道了?”
这正是厉赛英想要知道的问题,听至此处,分外留神。高氏夫人喝了一杯茶,歇一歇缓缓说道:“爹爹解开衣裳,只见他的小腹上有一个淡紫色的掌印。他身上的外伤都结了疤的,只有这个掌印还是十分鲜明!”
厉赛英道:“啊,我明白了。你的爹爹以为这是丘师伯的毒龙掌!”
高氏夫人说道:“不错,我爹爹说,这一掌之伤,在打了对方之后,方始渐渐发作,而掌印也越来越鲜明的,只有蛇岛岛主丘抗所练的毒龙掌!”
厉赛英道:“你错了。还有一种毒掌,也是如此的。”
高氏夫人道:“什么毒掌?”
厉赛英道:“黑风岛主宫昭文的七煞掌!”
高氏夫人道:“但听说七煞掌之伤,掌印乃是黑色,和毒龙掌的紫红色不同。”
厉赛英道:“不,七煞掌是要在半年之后才呈深黑色的。若在三四个月之内,受伤的人抵受不住,便已身亡的话,掌印却是从紫色开始变黑的。当时你有没有留心看你爹爹身上的掌印,是否如此?”
高氏夫人呆了一呆,说道:“你别忘记当时我只是十岁的小女孩,看见爹爹身上的掌印已经吓得慌了,哪里还敢仔细去看?”
接着又道:“听说黑风岛主曾经和你的爹爹比试过,输了一招给你爹爹,他的七煞掌也是在你爹爹帮助之下练成的,有这事么?”
厉赛英道:“不错,是有这事。但已是多年之前的事了,那时他们还是朋友,现在早已翻了脸了。”
高氏夫人道:“倘若黑风岛主已经得到那份穴道铜人的图解,他决不会输给你的爹爹。”言下之意,仍然怀疑那蒙面人是厉赛英的师伯丘抗。
厉赛英听她说得有理,心中也是思疑不定,说道:“师姐,暂且不管那人是谁。令尊既然怀疑是丘师伯取了那份宝图,想必就是因此要你拜在他的门下了?但却不知丘师伯又何以肯收你为徒?”
丘抗所住的蛇岛在明霞岛之北数百海里,厉赛英从未去过,她的父亲也只是去过几次,但却不是高小红在丘抗门下的那几年。丘抗也从没有和他说过收这徒弟的原因,是以厉赛英免不了好奇,要问她一问了。
高氏夫人说道:“说起来你们一定意想不到,是乔拓疆帮了我的忙,我才能投入你师伯的门下的。”
厉赛英大为惊诧,说道:“这怎么可能?乔拓疆是你的大仇人,你还敢去求他帮忙?而且据我所知,我的爹爹和丘师伯都是与乔拓疆结有梁子的,他要帮忙也帮忙不了!”
高氏夫人说道:“是呀,当时爹爹说出这个计划,我也大感意外,不敢去做。但爹爹说:‘你要给我报仇,只有与仇人虚与委蛇,骗得仇人的欢喜,才能偷那份宝图。偷了宝图,你当然是不会真的交给乔拓疆的,练成武功之后,那不就是可以把两个仇人的仇都报了吗?”
厉赛英说道:“究竟是什么计划?竟然骗得过乔拓疆和我的师伯两个江湖上的大行家?”
高氏夫人继续说道:“爹爹不久就死了,留下一封遗书给我,临终嘱咐,要我拿这封信去见乔拓疆。”
厉赛英道:“信上怎样说?”
高氏夫人道:“请乔拓疆收留我,传授我本门武功。倘若乔拓疆应承的话,他定有重重的报答。”
厉赛英笑道:“这报答自是暗示那份穴道铜人图解了。令尊倒是摸透了乔拓疆的脾气,以此为饵,叫他不能不设法助你。”
高氏夫人道:“不错,乔拓疆看了这封遗书之后,果然给它打动,却假惺惺地说道:‘我和你的爹爹是师兄弟,虽然曾因夺宝之事失和,师兄弟之情总是在的。我照顾你是份内之事,何用报答。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我倒想知道他的报答是什么了。’
“我依爹爹所教,说道:‘爹爹说,要你发下一个毒誓,我才能告诉你。’
“乔拓疆哈哈笑道:‘你爹爹忒也顾虑了,竟然要我发下毒誓,才肯相信我吗?好,为了令你安心,我听你爹爹的吩咐就是。我若不悉心照料你,他日我就像你爹爹一样了,中了那蒙面人的毒掌而亡。”
杨洁梅笑道:“这毒誓发了等于没发,那蒙面人与他并不相识,好端端的怎会打他?”
高氏夫人接着说道:“他发了毒誓之后,我就说道:‘爹爹说,他已经知道那个蒙面人是谁了,那份宝图确是被他抢去,师伯,你若不肯相信,我就不说了。’
“乔拓疆道:‘不瞒你说,起初我确是怀疑你爹说谎,现在却不由得我不信了。你快说吧,那人是谁?’后来我才知道,乔拓疆曾派人到处侦查我们父女的下落,爹爹毒发而亡,他的手下早已打听到了。
“我告诉他是蛇岛的岛主丘抗,乔拓疆呆了半响,说道:‘这人的武功远胜于我,我决不能在他的手中夺回宝图。你爹爹许下的报答等于没用。不过,你若肯听我的话去做,倒是可以一举两得,彼此有利。’
“我问他要听他什么话,他说:‘我可以设法帮忙你投入丘抗门下,学他的武功。不过,你一定要将那份宝图偷回来给我。’我当然满口的答应了。”
厉赛英笑道:“他倒相信你?”
高氏夫人道:“他以为我是一个小孩子容易受骗,我在他那里几个月,他照料得我十分周到,我也假意讨他欢心。同时他也一定要计算详密,我偷了宝图回来,一定瞒不过他。”
厉赛英道:“但他是怎样设法让你做得成丘师伯的弟子呢?”
高氏夫人道:“他教了我一套说话,在他的盗船经过蛇岛之时,把我抛弃岛上。”
厉赛英伸伸舌头,说道;“师姐,我真佩服你的大胆。听说蛇岛之上,毒蛇遍布,若然换了是我,只怕吓也吓死了。”
高氏夫人道:“那时我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当然是害怕的。但不冒此险,难报父仇,也就只好听天由命了。我给抛在岛上,不久就有蛇群游来,有头部扁平的、三角形的、圆锥形的,有身子圈成一饼的、有竖起来的,还有四只脚似爬虫的,千方百怪,五彩斑斓,把我围在中间,我吓得几乎晕了过去,尖声叫了起来。幸亏那些毒蛇还没咬着我,就在我被蛇群所喷的毒雾喷得神智迷糊之际,忽听得一声长啸,宛如龙吟。说也奇怪,那些毒蛇就像湖水般的退下去了。迷糊中似乎有人将我抱起。待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在一间静室之中,只见一个白发童颜的老头笑眯眯的对着我了。他说;‘小姑娘别怕别怕,有我在这里,毒蛇是不会咬你的,但你是怎样来到我这个岛上的呢?’”
厉赛英道:“这老头想必就是丘师伯了。”
高氏夫人道:“不错。于是我把预先编好的谎话说了出来。我说是被海盗劫的,父母都给强盗杀了。我又哭又骂,招恼了那个强盗头子,他就把我抛在岛上。说是要把我喂蛇。丘抗曾见悬着骷髅旗的乔拓疆的盗船经过蛇岛海面,他当然想不到一个小孩子会说谎,果然不出乔拓疆所料,他就收我为徒了。”
厉赛英道:“怪不得丘师伯那样疼你,他可怜你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高氏夫人面上—红,咽下眼泪说道;“我对不住师父,他救了我的性命,又那样疼我,可是我却在打着主意害他。
“我在蛇岛过了七年,师父对我好像亲生女儿一样。我虽然一直把他当作杀父的仇人,但也不能不感激他对我的恩义。本来我有许多机会可以暗害他的,终于都是不忍下手。我想偷了那份宝图也算了,杀父之仇与抚养之恩就作是相互抵销了吧。”
厉赛英叹道:“照你刚才所说的情形看来,那个蒙面人根本就不是丘师伯。你错把他当作了仇人了。”
高氏夫人道:“幸亏我没有下手害他,有一天他出海捕鱼,要第二天才回来。我就趁这机会,偷入他的书房翻箱搜匣,找到了一本小册子,里面也有几幅人像,人身上注明各处穴道和点穴解穴之法的,但和我父亲所说的那份图解不同。但我以为这是穴道铜人的图解的副本,找不到正本,师父手抄的副本也好,我就偷了出来。在蛇岛几年,我已学会了驾船的本领,岛上有一只小船是留给我在附近的海面玩耍的,我就连夜驾驭这只小船离开蛇岛。幸好那几天风浪不大,我冒了一些险,果然给我平安登陆。”
说至此处,在枕头下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厉赛英道:“我做了这件对不住师父的事情,身子虽得平安抵陆,心中却是一直不得平安。我是没法到先师墓前请罪了,这本本门的武功秘笈,只好拜托师妹带回去交还师叔吧。”
厉赛英翻了一翻,笑道:“这哪里是什么穴道铜人图解,这只是本门所传的点穴功夫,和那份图解相比,可真是有天渊之别呢。不过这也是师祖心血之所聚,让我带回去也好。”
高氏大人继续说道:“师父还未传授过我点穴的功夫,或许是因为我功力未够不该练等之故。回来之后,我按图自练,几乎走火入魔,病了一场。后来虽然练成了,但也还是打不过乔拓疆。我点着了他的穴道,他立即便能运气自解,此时我也隐隐猜想得到,这一定不是那份穴道铜人图解了。”
厉赛英道:“你打不过乔拓疆,乔拓疆肯放你走么?”
高氏夫人道:“说也奇怪,他刚要追上我的时候,不知怎的,忽地摔了一跤,爬起来满面惊惶的就走了。”
“我正觉得奇怪,忽地觉得小腹的膻中穴有一阵麻痒的感觉,登时不省人事。
“醒来之后,只见那本小册子放在我的身边,我也没受什么伤,以后一直没事。”
杨洁梅听至此处,恍然大悟,说道:“这一定是辛十四姑作弄你的。她使毒的功夫天下无双,不知她是用了什么药物,令你昏迷。”
高氏夫人本是个极聪明的人,想了一想,也就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那女魔头想必亦是知道那份穴道铜人图解的秘密的,她以为我偷的是真本,故而暗中帮了我一把忙,吓走了乔拓疆,然后又把我弄昏迷了来搜我的身。她是个武学大行家,搜到了这本小册子,只须略略一翻,当然就知道是假的了。也幸而她知是假,否则只怕我当时就遭了她的毒手了。”
邵湘华道:“她既然知道你没有得到那份图解,为何她今天又要跑来害你?”
杨洁梅笑道:“这还不易明白吗,这是因为我们的缘故,连累伯母遭受无妄之灾。”
邵湘华道:“哦,我明白了。她定是以为那份图解既然不是落在丘抗之手,那就有可能是高杰当时说谎,那份图解说不定是落在我的爹爹或你的爹爹手中了。娘,她以为你抚养了我,为的就是要找那份宝图。”
高氏夫人心中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原来她当年极力主张要收养邵湘华作儿子,确实是出于这个动机。她并不怀疑父亲说谎,但因出事之晚,房子里是没有灯火,黑漆漆的。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是杨大庆或石棱把宝图收起,给蒙面人拿走的只是装着珠宝的匣子。而她父亲设有看见,却以为是蒙面人拿走了。
高氏夫人心中惭愧,不觉停止了说说,呆呆的看着邵湘华。邵湘华吃了一惊,问道:“娘,你怎么啦?”
高氏夫人说道:“如果我真是为了那份宝图的缘故,才抚养你,你还肯叫我娘吗?”
邵湘华笑道:“娘多疑了,我怎会这样揣度你呢?何况你们收养我的时候,我只是八岁大的孩子,又怎会知道宝图的秘密?”
高氏夫人道:“或者我是存着这样希望呢?我希望你们父子终有重逢之日,你的爹爹年纪老了,当然要把这份宝图传给你的。到时你感激我的抚养之恩,我问你要,你能够拒绝我吗?”
邵湘华呆了一呆,说道:“娘,即使你有这样存心,我也不会怨恨你的。但你怎知我的爹爹没有死呢?”
高氏夫人道:“当我发现我偷来的那本东西,并非穴道铜人图解的副本之后,我就打听你们两家的下落,因为我怀疑那份图解,不是在你爹爹手中。就是在杨姑娘爹爹的手中。”
“那次失事之后,杨大庆大概是怕牵连镖局,辞了总镖头之职,逃到南方,隐姓埋名,我查不出他的下落。石棱则还在老家。”
“我曾经到过你的家乡,恰好是在你家那晚遇盗之后的第七天,你们家里的一个仆人重伤未死,我找到了他,给他医治,让他多活几天。他告诉我,石棱那晚是受了伤,但没有死。他亲眼见到他冲出去的。”
邵湘华又惊又喜,说道:“爹爹若然还在人间,为什么这许多年,江湖上没有半点他的消息?”
高氏夫人道:“那天晚上的强盗,我想你的爹爹也一定知道是乔柘疆了。或许他是在重练武功,武功未曾练好之前,既然难以报仇,他当然不会在江湖露面给乔拓疆知道了。”
邵湘华道:“娘,我想不到我的身世,原来竟有这许多曲折。”
高氏夫人继续说道:“我对不住你的义父,这些事情,我一直在瞒着他。当时我是第二次遭受乔拓疆手下的围攻,幸得你的爹爹救了我。我捏造谎言骗他,忍受了委屈嫁他,因为我想借他的衙门庇护。他对我很好,后来我也不忍离开他了。今日我和你说的话,待你义父病好之后,你可以告诉他。”
邵湘华心里想道:“为什么要我告诉他,你不可以说吗?”但却不便在这时候问他义母。当下说道:“娘,多谢你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出来,你也累了,该歇歇啦!”
高氏夫人道:“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说,杨姑娘,你过来。”
杨洁梅道:“伯母有何吩咐?”
高氏夫人道;“你们两人的爹爹是好朋友,你们又都是从小就受仇人所害,命运相同。今日相逢,正是天意。我希望你们今后再不分开,杨姑娘,你能够应承么?”
杨洁梅羞得满面通红,说道:“伯母,如今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华哥就像我的亲兄长一样。”
高氏夫人咳了两声,说道:“不,我不是要你们做兄妹,我是要——”
邵湘华恐怕她说得太过明显,弄得杨洁梅太过受窘,忙打断她的话,说道:“娘,你不要为我们操心,这事、这事,待你病好了再说也还不迟。”
高氏夫人凄然一笑。说道:“我还会好么?”
杨洁梅安慰她道:“蛊毒我虽然不会解,但却并非绝对不能解的。”
高氏夫人道:“我知道,这是要下蛊的人亲自来解才行。我这一生已经受尽折磨,不想再受辛十四姑这个女魔头的折磨了。”声音越来越弱,忽地喉头作响,“喀”的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邵湘华这一惊非同小可,颤声叫道:“娘,你、你怎么啦?”只觉他握着的义母的手已是冰冷。
高氏夫人嘴唇开阖,邵湘华和杨洁梅弯下了腰,凝神静听。只听得她断斯续续地说道:“我,我不想连累你的义父一家,我死了之后,辛十四姑这女魔头就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了,我这一生做了许多错事,这,这也是我应得的报应。杨姑娘,但求你能完了我的心愿,我走也走得安乐。”原来她是自运内功,断了经脉,说到“安乐”二字,脸上痛苦的神态却是越来越显,只剩下一口气了。
杨洁梅粗通医理,握着她的手,知道已是不能救治。这刹那间,她和邵湘华不知不觉的靠在一起,双手相握,杨洁梅低声说道:“伯母,我答应你。”
高氏夫人也不知是否听见她的话,但见她的脸上忽地绽出笑容。邵湘华用指头在她鼻孔一探,才知道她已是断气了。
奚玉帆陪笑傲乾坤在客厅里坐了许久,还未见他们出来,忽地听得里面的哭声。奚玉帆心知不妙,果然便看见杨洁梅陪着厉赛英出来,说道:“高氏伯母不幸,刚才去世了。邵大哥正在料理后事,叫我出来替他道歉。”
笑傲乾坤道:“怎么就会死的?”厉赛英摇了摇头,只是叹了口气。笑傲乾坤知道定有内情,不便再问,说道:“邵家遭逢丧事,主人又有病在身,杨姑娘你想必暂时不能走了。请你转告主人家,我们走了。”
杨洁梅代主人送他们出到门口,和厉赛英说道:“待这里的事一了,我和湘华也要到金鸡岭的,你们先走一步吧。”
路上厉赛英方始说出这件事情的原委,笑傲乾坤与奚玉帆听了,俱都嗟叹。奚玉帆说道:“这位高氏夫人虽有不是之处,却也值得同情。”
笑傲乾坤说道:“辛十四姑这女魔头给我吓走,只怕是未必敢再来邵家闹事了。我倒希望再碰见她,佩瑛姑娘托我访查她的爹爹下落,我还没法交差呢。”
奚玉帆听得笑傲乾坤提起韩佩瑛的名字,不觉有点怅惘,说道:“谷啸风现在不知是在哪里。”
笑傲乾坤瞿然—省,说道:“对了,我也想找谷啸风呢。他这次来到江南,为的是和江南武林中的领袖人物联络,文逸凡那儿他已经去过了。现在想必是在太湖王寨主那儿。奚世兄,我本来应该和你们一同去拜访文大侠的,现在只好先到太湖打个转了。”
奚玉帆道:“我也十分想见啸风,但舍妹之事,亦是令我放心不下。啸风如果不是急于回去,请你叫他在太湖多留几天等我。”
三人分道扬镳,笑傲乾坤独自上太湖西洞庭山去找太湖的七十二家总寨主王宇庭,奚玉帆则与厉赛英作伴,到杭州天竺山文逸凡那里去找他的妹妹。
情侣同行,这时又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江南的春天,雨,是沾衣欲湿;风,是吹面不寒。春光如画,令人心神俱醉。
厉赛英想起杨洁梅的事情,将她和邵湘华那番离奇的遇合告诉了奚玉帆,笑道:“听说杭州西子湖边有间月老祠,月老祠有副对联,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身注定事莫错过姻缘。他们两人可真是这样。但那遇合的奇妙,可也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呢!”
奚玉帆听了这话,心头帐触,想道:“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萌,我和你何尝不也是如此?百花谷闹出的那场婚变,结果却是谷啸风与韩佩瑛分而复合,我的妹妹不知怎的却又突然嫁给了文逸凡的弟子辛龙生,这尤其是令人意想不到了!”
厉赛英噗哧一笑,说道:“你在想些什么?怎的好像发了呆了?”
奚玉帆笑道:“我是在想,月老祠那副对联不是也正可以用在咱们身上吗?”
厉赛英心里甜丝丝的,却“呸”了一口说道:“我只当你是个老实人,几时学会了油嘴滑舌了。说正经话,我倒想起了一件事了。”
奚玉帆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厉赛英道:“我怀疑那个用毒掌打伤高氏夫人的父亲的那个蒙面人是黑风岛主宫昭文,那份穴道铜人图解是落在他的手中。可惜我见不着宫锦云姐姐,否则一定可以探查出事情的真相。”
奚玉帆道:“小时候你不是和她很好吗?”正是:
好友不知何处去,青梅竹马忆当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