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铸错难翻悲失足 忏情何不早回头


原来任红绡控制不了自己心情的激动,一踏进房间,见着她们,眼泪就不禁簌簌而下。
奚玉瑾大吃一惊,笑道:“是那百合龙涎香找不着吗?找不着也就算了。”当然她知道绝不会是这样的小事情,但也只能这样试探问她。
任红绡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但我也不知要怎样说才好。”
宫锦云替她抹了眼泪。笑道:“什么事这样伤心,好妹子,那你就先歇一歇,定下心来再说吧。”
任红绡道:“不,不,不能耽搁了。宫姐姐,你快走!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奚玉瑾、宫锦云又惊又喜,她们正不知道如何才能劝得动任红绡帮忙她们的,想不到任红绡一回来就说出这个话。
宫锦云喜道:“实不相瞒,我早就想走的。但……”
任红绡道:“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送你走,奚姐姐,你……”
奚玉瑾一咬牙龈,说道:“我和你们一起走。”
任红绡道:“对,你的丈夫……好啦,好啦,不说了,快走吧。”
奚玉瑾心头一震,“啊,听她这么说,大概她已经知道龙生的事?”
三人悄悄从园子逃走,到了山上,宫锦云道:“好妹子,多谢你了,你回去吧。”
任红绡道:“我不回去了。”
奚玉瑾道:“你爹不怪责你吗?”
任红绡道;“我不理他怪不怪责,我也不要再见他了。”
宫锦云大惊道:“为什么?”
任红绡道:“公孙璞就在这座树林子里,他们要去害他,咱们可得赶快找着公孙璞!”她没有说“他们”是谁,不过宫锦云和奚玉瑾亦已明白了。
□□□□□□
公孙璞在密林深处生起一堆野火,等到三更过后,未见辛龙生来到,正自心焦,只听得树叶抄沙作响,辛龙生走出来笑道:“公孙大哥,小弟给你报喜来啦!”
公孙璞道:“你见着宫姑娘了?有办法救她吗?”
辛龙生道:“她已经出来了!”
公孙璞欢喜得跳了起来,连忙问道:“她在哪里?”
辛龙生笑道:“瞧你喜欢得这么样,不用心急,你就可以见着她了。我告诉你吧。玉瑾和她约好,三更时候出来,在林子西面一条山涧旁边等你。玉瑾叫我来通知你的。”
辛龙生还怕公孙璞不信,接着解释道:“宫姑娘和内子同室,这是我和她们预先约好的。但我可不方便和她们一同出来,只有各走各的。”
公孙璞听说宫锦云已经脱险,等着和他见面,心中大喜过望,哪里还会仔细推敲这些细节,忙道:“辛兄,多谢你了,那就赶快走吧,麻烦你给我带路。”
辛龙生暗呼得计,说道:“你瞧那边不是有一片松林吗?松林里有个草坪,她们就在那里,咱们抄个捷径,从这边走。”
公孙璞恨不得插翼飞去,不知不觉走在前头。但辛龙生也是有意落在他的后面。
不知不觉走到一处险地,那是悬崖旁边的一条羊肠小道,山石止长满苔藓,悬岩下是石笋嶙峋的幽谷。
辛龙生走近悬崖,心头不禁砰砰乱跳,耳边响起完颜豪刚才对他说的话:“到了悬崖旁边,你跟在他的背后,出其不意的一掌将他推下去,那就更利落干净,比点他的穴道述更省事了!”
他毕竟曾经在文逸凡门下多年,良知未曾尽泯,越走近心跳越剧烈,想道:“我用这样的手段害了他,太狠毒了吧?”但随即又想:“完颜豪和任天吾是串通了的,且莫说完颜豪对我会有好处,若不依从他的说话,只怕任天吾也不能放过我。唉,我如今已是骑上虎肯,不干也不行了!”
公孙璞发觉自己走得太快,一面放慢脚步,一面说道:“苔深路滑,辛兄小心!”正要等他上来,扶他过去,辛龙生已是到了他的背后,说道:“多谢吾兄关心,山路小弟是走惯了的。兄台不用为小弟担忧。”口中说话,中指突然伸出,一下于就点了公孙璞背心的“风府穴”。这是人身三十六道大穴之一,武功平常的人,给点着这个穴道立即气绝而亡。武功高明之士,不死也得全身麻软,难以动弹。
公孙璞身形连晃,好像风中之烛,摇摇欲坠,但却并没有跌下悬崖。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一时间他还未清楚发生的是什么事情,骤吃一惊之下,回过头来,茫然问道:“辛兄,你干什么?”
原来辛龙生到了最后关头,究竟狠不起心肠将他推下去,是以只是点了他的穴道。他料想以公孙璞的武功,这一下点穴不至于就要了他的性命,但却可以轻易的制伏他了。他是这样想的:“宁可让给完颜豪杀他,我的罪过也小一点。”但他出指之际,心跳得十分厉害,指头也就不禁微微颤抖。穴道是点个正着了,可并没有收预期的效果!公孙璞只是晃了几晃,就站稳了。
公孙璞回头来,茫然问道:“辛兄,你干什么?”
话犹未了,只听得一个人玲冷说道:“对啦,这句话我也正想问你,辛龙生,你干什么?干嘛不将他杀了?”
这人不是别个,正是埋伏在悬崖上方的完颜豪。
完颜豪一跃而下,手上拿着一柄明晃晃的短剑。口中说话,手上的短剑已是倏地向公孙璞胸口刺来。
公孙璞呆了一呆,完颜豪的话他是听得清清楚楚了,一时间他还未敢相信这是事实。“什么,辛龙生竟要杀我?”心念末已,只觉冷气沁肌,胸口飕飕飒的好似有点疼痛。原来完颜豪那柄短剑已是划破他的衣裳,在他的胸口划开—道伤口了!
幸而武功高明之士骤然碰到生命的危险,御敌乃是出于本能。就在完颜豪的短剑正要刺进去的时候,公孙璞一个吞胸吸腹,脚步不动,身躯已是挪后一寸,立即使出近身搏斗的小擒拿手法,左掌拍出,右手三指,疾扣完颜豪持剑的手腕。
完颜豪也是矫捷非常,一剑未能刺着要害,已是料到对方必然如此反击,剑锋一转,侧刺公孙璞胁下的愈气穴。但公孙璞那一掌他却是无法躲闪,只能出发掌硬接一招。
双抓相交,“乓”的一声,公孙璞连退三步,身形摇摇晃晃,一足已是踏出悬崖。完颜豪亦是退出两步,虎口一阵酸麻。他没有给抓着脉门,但却给对方的指尖触着。
完颜豪又惊又喜,惊的是公孙璞被辛龙生点了穴道,居然还有如此功力;喜的是他的功力毕竟也减了几分。
完颜豪一声长啸叫道:“任老先生。快来!”回过头来,又喝道:“辛龙生,你还不快上!”
公孙璞撑开玄铁宝伞,刚好迎上完颜豪扑过来的一招“白虹贯日”,短剑刺在伞上,只听得“当”的一声,火花四溅!完颜豪这柄短剑乃是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的宝剑,但碰着了玄铁宝伞,却也损了一个缺口。公孙璞挥舞玄铁宝伞,逐步离开悬崖。
说时迟,那时快,辛龙生拔剑出鞘,亦已来到。公孙璞惊骇之极,叫道:“辛龙生,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完颜豪冷笑道:“他当然知道,否则岂能与我联手杀你。咄,动手呀,还不动手?”
公孙璞道:“你既然知道他是什么人,你是文大侠的掌门弟子,为何与金国的贝子联手害我性命?”
辛龙生唰的一剑刺出,说道:“你的岳父囚禁我的姑姑,你知不知道?”他抓着这个藉口,似乎“理直气壮”了些,可也不敢面对公孙璞的目光。
公孙璞道:“即使真有此事,黑风岛主囚了你的姑姑,那又与我何关?”
辛龙生道:“你是他的女婿,怎说无关?”公孙璞大怒道:“亏你是文火侠的掌门弟子,如此糊涂!无论如何,你怎能害我性命,何况是和敌人联手?”
完颜豪哈哈笑道:“你怎知我们是敌人,我们早已是好朋友。”
辛龙生道:“现在不是讲理的时候,公孙璞,我不杀你,已经是很对得住你啦!”
公孙璞到底是个忠厚的人,听他这么说,想道:“不错,他刚才在我背后偷施暗算,本来是可以把我推下悬崖的。”虽然还未明白辛龙生何故要和完颜豪串通了来谋害他,但对辛龙生的恨意已是减了几分,说道:“那你要将我怎样?”
辛龙生道:“我要把你拿去交换我的姑姑!”避开公孙璞的目光,一面进扣,一面又和完颜豪说道:“完颜公子,依我之见,还是将他生擒的好。你怕他泄漏秘密,大可废了他的武功,让他在黑牢里过这一生。”
完颜豪冷笑道:“怕他泄漏秘密的是你不是我!”
辛龙生冷汗涔涔而下,想道:“不错,这件事情给师父知道,纵然我没有杀公孙璞,师父只怕也是难以饶我性命!”
完颜豪道:“你想我不泄漏秘密,那就要看你是不是真心帮我了。”
辛龙生咬一咬牙,说道:“完颜公子,我当然帮你。但请你答应饶他性命,就照刚才的办法好不好?”
完颜豪不见任天吾来到,心里也有点着慌,说道:“好,看在你给他求情的份上,我就照你的办法做吧。公孙璞,你听见了没有,我们可以饶你性命,你还不束手就擒?”
公孙璞喝道:“有本领你们尽管将我杀了,公孙璞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岂能向你们这些无耻小人求饶!”
完颜豪冷笑道:“辛龙生,你听见没有?哈哈,无耻小人,你也在内呢!你不杀他,那你就让他杀吧!”
辛龙生心中混乱之极,听了完颜豪的话,把心一横,果然就狠狠的向公孙璞杀去!
公孙璞的“风府穴”刚刚给他点着,虽然仗着精纯的内功,穴道未给封闭,多少却也受了影响,而完颜豪和辛龙生二人的本领又不过是比他稍逊一筹而已,即使他没给点着穴道,以一敌二,时间一久,也是必将落败无疑,何况现在未能施展原来所有的功力。三十多招过后,公孙璞给他们迫得步步后退,不知不觉又到了悬崖旁边了。公孙璞使了千斤坠的重身法,双足牢牢钉在地上,咬牙苦斗。
悬崖搏斗,凶险非常。完颜豪和辛龙生是面向着悬崖攻来,可进可退;公孙璞则是脚踏悬崖,背心朝外,不能再退半步!此时他只要稍微气馁,一给挤下悬崖,就必将是粉身碎骨无疑。
俗语说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公孙璞刚给点着了“风府穴”,虽然仗着精纯的内功,穴道不致被封,但气血也还未曾调匀。斗了一会,不觉气力渐渐不加,汗瘫如雨,头顶已冒出热腾腾的白气。
完颜豪道:“公孙璞,我已经答应了辛少侠饶你性命,你何苦如此不知好歹,还要拼命?拼你是决计拼不过我们的了,只有平白送掉你这条小命!”心里则在想道:“奇怪,为什么任天吾还不来呢?这小子情急拼命,莫要给他当真反啮,拼个两败俱伤,杀了他自己也要多少吃亏了。”
公孙璞“呸”了一声,咬牙苦斗,却不说话,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死,我死了更没人救宫姑娘了。”他以坚强意志竭力支持,双足牢牢钉在地上,仗着有声铁宝伞护身,一时之间,完颜豪、辛龙生二人竟也不能迫他再退半步。
□□□□□□
任红绡前面带路,宫锦云和奚玉瑾跟在她的后面,果然没人发觉,风不吹草不动的出乎她们意料之外的顺利就逃出了任家。
逃出了任家之后,最紧要的事情当然是马上去救公孙璞了。
任红绡说道:“我听得他们说,公孙大哥是和辛龙生约好了在这座林子会面的。啊,你瞧,那里似有火光。”
她们跑到公孙璞原来所在的地方,公孙璞早已走了。宫锦云又是吃惊,又是着急,心里想道:“待搜遍这座树林,璞哥只怕已遭他们毒手。”
奚玉瑾侧耳一听,说道:“你们随我来,那边似乎有金铁交鸣的声音,敢情他们已是在那边动手。”原来她是自小练过梅花针暗器的,听觉特别灵敏。
果然走了一会,金铁交呜之声听得越发清楚,宫锦云大喜道:“不错,这是兵器打在玄铁宝伞上的声音。”
她们正在向上攀登,忽听得一个人说道:“绡儿,这么晚了,你还和客人出来作什么?”黯谈的月光之下,山坡上出现一条黑影,正挡住她们的去路!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任天吾!这刹那问,她们的吃惊可就不用提了。
任红绡定了定神,叫道:“爹爹,他们要害公孙璞,你知道么?”
仟天吾道:“他们是谁?”
任红绡咬了咬牙,说道:“完颜豪和辛龙生!”
任天吾吃了一惊,心道:“原来她已经知道完颜豪是谁了。”却装作不知,说道:“完颜豪又是谁?”
任红绡道:“就是颜豪呀,他是金国的贝子呢。爹爹,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
任天吾哈哈一笑,说道:“哪有此事?你别听人闲话!”
任红绡顿足道:“是我亲耳听见他自己说的!”
奚玉瑾心念一动,想道:“任天吾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便即说道:“任老伯,你让我们上去看看,是真是假,一看便知。”宫锦云道:“是呀,任老伯,你不听见上面有人厮杀的声音吗?”
任天吾又是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哈哈,说道:“绡儿,颜公子对你这么好,你连他也不相信了么?奚姑娘,你也真是,什么人都可以怀疑,却怎可怀疑自己的丈夫!好,你们先回去,别闹出笑话来。山上发生什么事情,我会给你们去看。”口中说话,一步步的走近她们。
奚玉瑾、宫锦云变了面色,心知若是不听任天吾的话,任天吾定要用武力拦阻,两人俱是想道:“打是打不过他的,但却怎能就此回去,说不得也只好和他拼一拼了!”
心念未已,忽听得任天吾失声叫道:“绡儿,你干什么?”任红绡道:“爹爹,你不让我们过去,我马上死在你的面前!”
奚玉瑾回头一看,只见任红绡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刀尖正对着自己的喉咙!
宫锦云叫道:“唉,任姐姐,你可不能为我这样!”奚玉瑾轻轻的拉她一下,示意叫她不必阻止。
任天吾本来准备走近她们,一抓就把女儿先抓着的,想不到任红绡竟然先发制人,刀尖已在对着喉咙,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父亲了。任天吾知道女儿的性子,只怕动一动她就当真自戕,饶是他本领再高,也不敢去枪女儿的匕首,当下只好说道:“对啦,有话慢慢好说。你这样做,你的宫姐姐心里也是难安,快把匕首放下来吧!”
任红绡道:“你和我一起回去,回到家里,我就把匕首放下来!”
任天吾道:“好,那么你们和我一同回去。”
任红绡道:“不,我跟你回去,你让她们走!”她知道自己若是不应允回家,爹爹定必阻拦。为了要让宫锦云去救公孙璞,只好用这个条件和父亲交换。
任天吾犹疑不决,暗自思量:“她们已经知道了完颜豪的秘密,放走她们,以后我还如何能够在侠义道中混得下去?”接着想道:“这丫头向来任性,我不答应她只恐怕当真做了出来。唉,怪只怪她娘死得太早,我宠坏了她。嗯,不如先且骗她回家再说。以完颜豪和辛龙生的本领,二人联手,应该可以收拾得了公孙璞这小子。回家之后,待我把这丫头哄得服帖了,也还可以出来。”
心念未已,忽听得奚玉瑾、宫锦云不约而同的失声惊叫,只见任红绡倒跃出三丈开外,白色的衣裳上一片鲜红!
看见这个情形,奚、宫二人固然吃惊,做父亲的任天吾更是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叫道:“我答应你啦,别干傻事,快把刀子放下!”
原来任红绡猜着父亲的心思,突然把匕首在胸脯划开一道伤门,鲜血汩汩流出。她之所以要在自残之际跃开数步,那是为了不让奚玉瑾和宫锦云阻拦。
奚、宫二人失声惊呼,忙向任红绡跑去。任天吾比她们更快,飞身一掠,抢到了女儿身旁,扶住女儿,出指点了她伤口附近的穴道。这是一种“封穴止血”的急救方法。
奚玉瑾与宫锦云面面相觑,想不到任红绡竟是如此烈性。宫锦云热泪盈眶,说道:“任姐姐,你为我这样,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你才好!”
仟天吾怒目而视,挥手说道:“你们走吧,别在这儿猫哭老鼠假慈悲了!”任红绡樱唇微动,吐出微弱的声音,说道:“对,你们快走吧,公孙大哥正在等着你们呢,爹,你别这样胡骂她们,她们对女儿是真正的好,女儿是甘心情愿为她们这样做的。爹,你要怪也只能怪我。”
任红绡伤口剧痛,心里却是十分快乐。她知道父亲非给她救治不可,在她的生命危险未过之前,父亲是绝不敢离开她去害公孙璞的了。
□□□□□□
公孙璞和完颜豪、辛龙生在悬崖搏斗,不知不觉已是将近半个时辰了。公孙璞仗着宝伞护身,可也已经斗得筋疲力竭,有如强弩之末了。
完颜豪哈哈笑道:“公孙璞,你不行啦,趁早投降,我还可以饶你性命!”他斗了将近半个时辰,亦是感到胸中气血翻涌,只怕杀了公孙璞,自己也得大病一场。
公孙璞不敢分神说话,咬牙苦斗。激战中有一招使得力不从心,现出破绽,辛龙生此时亦已是斗得失了理智,他的家传剑法以奇诡狠辣见长,一见有隙可乘,唰的一剑便刺进去,也顾不得是否会伤了公孙凌的性命了。
这一剑刚好刺着公孙璞的虎口,完颜豪顺势折扇一敲,打在他受伤的手臂上。当的一声,玄铁宝伞坠地!
完颜豪大喜,脚尖一勾,便要把宝伞踢起,抢到手中。公孙璞却比他还快半步,一脚踏着了玄铁宝伞,长拳捣出,他受伤之后,更是势如疯虎!
近身肉搏,双方都是无从闪避。完颜豪身形一侧,右肩接了一拳,卸去了公孙璞的几分力道,仍是疼痛难当。公孙璞给他折扇锋利的边缘又在手臂上割开一道伤口,虽然伤上加伤,却是浑如未觉。
完颜豪见他形同拼命,不禁胆怯,叫道:“辛大哥,快料理了他!”
辛龙生重伤了公孙璞。正自有点悔意,但听得完颜豪这么一喝,不禁又糊涂起来,想道:“对,一不做二不休,我和他的仇已经是结定的了。今日若不杀他,我的性命不保,即使他不报仇,我的师父也要杀我。”心念一动,唰的一剑便向他的背心刺去!
奚玉瑾和宫锦云跑上山头,刚好看见这一幕惨烈的厮杀。
宫锦云叫道:“公孙大哥,留心背后!”
奚玉瑾尖声叫道:“龙生,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们两人突然出现,公孙璞和辛龙生都是不由得心情激动,但各自的感受却是大不相同了。
公孙璞最记挂的人是宫锦云,一见宫锦云来到,精神陡振,右臂挥拳与完颜豪搏斗,左臂反手便是一掌。
辛龙生看见妻子到来,心里则是不由得又慌又乱。惊惶失措之下,这一剑虽然仍是糊里糊涂地刺了出去,却差点儿,并没刺着公孙璞。
公孙璞那一掌也没打着辛龙生,但辛龙生受他掌力一震,却是不由自己的要向后退了。他心神慌乱,没有看清地形,刚好是在悬崖旁边向后踏步,一步踏空,登时跌下幽谷!
奚玉瑾呆了一呆,张大了口,好半响才“啊呀”一声,叫得出来,慌忙跑上去。要知她和辛龙生毕竟乃是夫妻,她固然不愿意丈夫杀了公孙璞,更不忍见丈夫送了性命!
完颜豪失了帮手,这一惊非同小可,哪里还敢恋战,慌忙拔步飞逃。
公孙璞脉门被利剑割开,伤口不是很深,但鲜血还在流出。强敌一退,他已是支持不住,坐在地上。
宫锦云道:“璞哥,我来啦,咱们毕竟又见着了,你欢喜吗?”柔声抚慰,一面替他敷上了金创药跟着包扎伤口。
奚玉瑾站在悬崖上俯望幽谷,泪珠儿在眼眶中打滚,想哭却是哭不出来。宫锦云刚才看见辛龙生对公孙璞狙下杀手之时,本是恨不得把他杀掉的,但此际看见奚玉瑾如此伤心,却是十分为她难过了,只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
公孙璞站了起来,走到奚玉瑾身旁,低声说道:“奚姑娘,我不敢求你饶恕,但我并不是有心伤害尊夫。”
奚玉瑾道:“我知道,他是自作孽,不可活。应该求你饶恕的是我。”说了这几句话,珠泪不禁夺眶而出,这才哭得出来。
宫锦云心里想道:“你既然知道,何苦还要为一个不值得你伤心的人这样伤心?”她哪知道奚玉瑾与其说是为丈夫的惨死伤心,毋宁说是更多的为自己伤心。她本是个要强好胜的人,只因一念之差,想做盟主夫人,落得如斯结果!当她说到“自作孽不可活”这句成语之时,固然是在责备丈夫,可也是在责备自己啊!
宫锦云把奚玉瑾从悬岩上拉下来,忽地心中一动,问公孙璞道:“辛、辛大哥跌下去的时候,你有没有听见他的叫声?”
公孙璞瞿然一省,说道:“对啦,咱们下去看看,辛大哥内功深厚,说不定并没丧命。”
奚玉瑾哽咽说道:“他纵然还活在人间,我、我也不愿……”不愿什么,她可是说不出来了。
公孙璞道:“不,辛大哥也不能说是坏得不可收拾,他刚才本来可以把我推下悬崖的,但他可并没有下此毒手。今日之事,不过是他的一念之差而巳。要是他受了伤,咱们将他救活,经过这次教训,我相信他会变得好起来的。”
奚玉瑾叹道:“公孙大哥,像你这样忠厚的人,真是世间少见。我,我……唉,那也好吧。我和他总算一场夫妻,他就是死了,我也应该收他骸骨。”
公孙璞敷上了金创药,气力渐渐恢复了些,当下和宫锦云手牵着手,慢慢走下去。
奇怪得很,他们找遍了谷底的每个角落,却没发现辛龙生。
公孙璞说道:“说不定他伤得不重,已经走了。”
奚玉瑾摇了摇头,说道:“除非他有你爷爷那样绝世内功,否则从这样高的悬崖上跌下去,岂有不死之理?我看他的尸骸只怕多半是给野兽吃了。”
宫锦云道:“我来了这里半个月,可没听说山上有会吃人猛兽。”
奚玉瑾凄然说道:“他纵然还活在人间,在我心上也是死了。公孙大哥、锦云妹子,我求你们一件事情。”
公孙璞道:“请说。”宫锦云道:“你帮我们这样大忙,我都未曾谢你呢。只要我做得到的事情,我都会答应你,何须用到一个‘求’字?”
奚玉瑾抹去脸上的泪痕,说道:“他是自作孽不可活,死了也是罪有应得。但我和他毕竟做了一场夫妻,请你们看在我的份上,给他一点面子,别要让他死后受人唾骂。”
公孙璞道:“啊,那你是要我们……”宫锦云心思比他灵敏,已经懂得奚玉瑾的意思,不用再问,便即说道:“姐姐放心,我们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就是。”奚玉瑾道:“说是可以说的,但请你们替他掩饰死因。”原来奚玉瑾是个要强好胜的女子,是以要为丈夫保全名誉,免得自己在他死后也还受到耻辱。公孙璞道:“我说他是给完颜豪暗算,跌下幽谷死的。”
宫锦云道:“对,这样说最好。要是他还活在人间,更会受人敬重。”
奚玉瑾苦笑道:“他哪还有不死之理?要是他还有一点生还之望,我也不敢求你们替他掩饰了。”
宫锦云黯然良久,心里想道:“奚姐姐虽然用情不专,对辛龙生总是一个好妻子。他死后有知,亦应惭愧。”轻轻的握着奚玉瑾发抖的手掌,说道:“奚姐姐,咱们也该走啦,你上哪儿?”
奚玉瑾只感一片茫然,低声说道:“我不知道。”
宫锦云道:“奚姐姐,你何不和我们一同到金鸡岭去。”
公孙璞道:“对,我,正是要到金鸡岭禀报军情的。你和我们一道去,那是员好不过了。佩瑛姐姐也在金鸡岭上。”他是因为知道奚玉瑾和韩佩瑛是最要好的朋友,所以才这样说的。
哪知他不提起韩佩瑛还好,提起了韩佩瑛,却是不由得奚玉瑾又起伤心了。奚玉瑾想起了谷啸风来,心中阵阵绞痛,想道:“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他们?”暗自咽下眼泪,说道:“多谢你们的好意。但我想我还是先回家一趟的好。”
宫锦云知道她的心意,想道:“待她伤痛过后,慢慢再开解她吧。”于是说道:“那也好,你回家安静一些时候,我们的事情办完了就来看你。”
走出谷口,三人分道扬镳,公孙璞和宫锦云并肩同行,看着奚玉瑾的背影彳亍独行,想象得到她的心中悲痛,都是不禁暗暗为她叹息。
但有一件事情是大大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正是:
佳偶谁知成怨偶,鸳鸯折翼竟离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