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点破迷蒙消隐患 似曾相识惹疑猜


辛龙生恍然大悟,说道:“岳良骏是要凭借妻子的本领,帮他升官发财。”
宇文冲道:“是呀,所以妻子比他年长,身怀六甲,他都全不在乎了。
“岳夫人既是大盗之女,手上的钱财自然不少,她出钱给丈夫打点,谋得一个官职,在一个小县份当了‘通判’,这是比知县低一级的小官儿,职司捕盗。”
辛龙生笑道:“大盗之女协助丈夫捕盗,那自是胜任愉快了。”
宇文冲道:“不过一年,他就升了知县,成为官场中著名的捕盗能员。以后凡有哪个地方盗匪猖獗的,上司就将他调到哪里捕盗。
“和她父亲、丈夫一伙的那三个强盗,分赃之后,已经散伙,各领一股,在冀鲁境内流窜。但虽然如此,终于还是逃不出岳夫人的手心。她帮助丈夫,率领官兵,穷数年之力,把这三股盔匪一一剪除,报了父亲、丈夫之仇。岳良骏的官也就越做越大了。”
辛龙生道:“这婆娘好厉害。但我有一事不明,岳良骏靠了妻子之力升官发财,必然对她既敬且畏,何以他又敢娶两个小老婆,从他那日做寿的情形看来,似乎小老婆更为得宠?岳夫人这样厉害的婆娘又如何容忍得下呢?”
宇文冲道:“这两个小老婆正是她给丈夫讨的。”
辛龙生道:“为什么?”
宇文冲道:“因为她和岳良骏只是挂名夫妻。”
“挂名夫妻”四字,正触辛龙生之忌,当下默然不语。
宇文冲却以为他还不明白,笑道:“你不懂么,岳夫人对她原来的丈夫倒是有情有义,她嫁给岳良骏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据说从未同房的。她要给岳门延续香烟,自然只能替丈夫纳妾了。岳良骏的二奶是江湖上的卖解女子,和岳夫人本来相识;三奶则是岳良骏自己看上的一个小家碧玉,不懂武功的。”
辛龙牛道:“那么车卫和岳良骏夫妻又是什么关系?”
宇文冲道:“车卫的父亲就是给岳夫人杀掉的那三个大盗中的老三。官兵围袭之时,只有他一人漏网。”
辛龙生道:“啊,那么他是要来为父亲叔伯报仇的了。”
宇文冲道;“岳夫人的父亲是老大,他的父亲是老四,车卫的年纪比岳夫人年轻十年,比她的女儿只长八岁。”
辛龙生道:“我明白啦,想必是他来报仇的时候,看上了岳夫人的女儿。”
宇文冲叹口气道:“这也是五百年前冤孽债,他们明来暗去,有一天晚上,终于给岳大人发现了。
“当时车卫的内功尚未练成,不是岳夫人对手。岳夫人正要杀他,不料她的女儿却跪下来求情,说出自己怀了身孕,非嫁给车卫不可。
“岳夫人无可奈何,只好叫女儿暂且退开,答应不杀车卫。但婚姻之事,却必须由她和车卫商谈之后才能决定。”
辛龙生道:“这位岳小姐是否还未知道车卫是她的仇人?”
宇文冲道:“不错,但岳夫人一看他的武功家数,却是立即知道的了,所以要把女儿支开。
“岳夫人和他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两人相爱,恐怕这也正是老天要为我们两家化解冤仇。我可以答应你们的婚事,只不知你是否还要报仇?
“车卫和她立了誓不再报仇,岳夫人就叫他冒充自己的亲戚,明媒正娶的前来求亲。岳良骏是从来不敢过问她们母女之事的,只要她点头,岳良骏不敢不允,这样做不过是给岳良骏一点面子而已。”
辛龙生听到这里,暗自想道:“宇文冲怎的知道这样详细?连岳夫人当时对车卫说的什么话他都知道。是想当然呢?还是车卫告诉他的?他们交情纵然极好,这等隐秘的私事,车卫也无须告诉他呀。”稍稍起了一点疑心,问道:“那么他们的婚姻想必能够成功了?”
宇文冲道:“事情的结果,却是大出车卫意料之外。”辛龙生道:“怎么样?”宇文冲道:“车卫依约而来,岳良骏在后堂接见他。他的女儿捧茶出来,车卫喝了一口,登时面色大变!”
辛龙生道:“啊,这是毒茶?”
宇文冲道:“不错,正是毒茶。车卫面色大变,指着岳小姐道:‘你、你,想不到你竟然……’‘害我’这两个字还未曾说得出来,岳良骏的家将已经拥进来了。”
辛龙生道:“那岳小姐怎样说?”
宇文冲道:“那岳小姐也是面色大变,却忽的抢了车卫喝剩的那一杯茶,倒进口中,说道:‘车郎,我陪你一同死,你还疑心我么?’
“车卫一手抱她,单掌应敌,打翻了几个人,说道:‘那么这是你父亲还是你母亲的主意?’岳小姐道:‘都不是,这杯茶是二娘倒给我的!’”
辛龙生道:“啊,原来如此,怪不得车卫只是要杀岳良骏的第二个小老婆。”
宇文冲说下去道:“车卫中了毒,抱起了岳小姐,疯虎般的杀出。他的内功虽然尚未大成,亦已有了相当火候,只喝一口毒茶,还不至于送命。但岳小姐由于功力尚浅,喝得又多,却是十分危险了。
“车卫日夜不睡,飞骑跑了两日两夜,跑到苏州找一个外号赛华佗的名医,要他无论如何,给他医好妻子。”
说至此处,辛龙生心念一动,问道:“这位外号赛华佗的名医是不是姓王的?”
宇文冲道,“不错。原来你也认识他吗?”辛龙生点了点头,宇文冲继续说道:“那个王大夫给岳小姐诊了脉,叹口气道:‘我本来可以医好她的,但她身怀六甲,母子恐难保全。’车卫只要妻子平安,但他的妻子却要为他保存血脉。那王大夫道:‘母子哪个保全我也没有把握,唯有竭尽所能,听天由命。’结果把岳小姐的生命延长一年,她生下女儿之后,终于因为身体太弱,婴儿未满百日,她就去世了。”
宇文冲说到了岳小姐之死,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掉下来。
辛龙生叹道:“这位岳小姐最是无辜,怪不得车卫深感内疚,每一年在妻子的忌辰,都要临风流泪了。但岳夫人死了女儿,就肯如此善罢甘休吗?”
宇文冲抹了眼泪,说道:“那日事情过后,岳良骏和他的第二个小老婆在她面前下跪,求她饶恕。
“那小老婆承认这次的事情是她为岳良骏安排的,但她的本心是为了丈夫的前程和大妇的好。岳良骏已经做到大官,不是从前一个藉藉无名的候补小官儿可比了,倘若给人知道他有一个强盗女婿,如何得了?她又说:‘姐姐,我知道他是你的仇人,俗语说父仇不共戴天,万一他是假意和小姐成亲,伺机报仇,你不忍心杀他,将来只怕性命要断送在他的手上。所以我才瞒着你干这桩事情,原意只是想害车卫的。小姐抢喝毒茶,我做梦也料想不到。你怪我那你就杀了我吧。’
“当时岳夫人尚未知道女儿是死是活,这个小老婆又是她的手帕之交,是她给岳良骏讨的。在他们二人跪地哀求的情形之下,只能饶恕她了。
“待到她知道女儿死了之后,已是事隔一年。在这一年当中,她自思往事,她杀掉那三个仇人之时,都是连他们的家小一并 杀掉的,想起来也是应该有此报应。悔意一生,是以她宁可让车卫将来杀那小老婆,她自己则是从此不理世事了。这次她是因为看出你是车卫的衣钵传人,才要把你活擒的。她和你动手,其实并非想要你的性命,你明白么?”
辛龙生不禁又是有点奇怪,心里想道:“他说这番话给我听,似乎是在为岳夫人开脱,叫我不可记恨于她。听他说话的口气,对岳夫人也似甚偏袒,不像仅仅是为了车卫的缘故。”当下笑道:“我现在都明白啦,原来车卫是岳夫人的女婿,我如何还能向她报仇?再说我的本领也远不如她,要报仇也无从报起。”
宇文冲道:“你要知道的我已经说给你听了,我也要知道一件事情。你在车卫家里住了这许多时候,可曾见过有客人来找他不?”辛龙生道:“没有。”宇文冲道:“他的邻人怎么样?”
辛龙生道:“你是说任天吾?”
宇文冲道:“不错。他们两人恢复了往来没有?”
辛龙生道:“他们以前有往来的么?我听车卫的口气,他和任天吾之间似乎彼此都有忌惮,他不愿意管任天吾的闲事,任天吾也不敢惹他。”
宇文冲笑道:“说是这样说,但车卫为了你的缘故,不是已经管了任天吾的闲事么?”
辛龙生点头道:“不错,他为了救我的性命,的确是算得已经管了任天吾的闲事了,但任天吾却未必知道,因为他一定以为我已经死了。”
在辛龙生的心日中,宇文冲是车卫的心腹,自己的秘密自是瞒不过他。是以坦然说出他是在任家遇害的。说了出来之后,这才蓦地心头一动,不觉又起了一点怀疑:“他想知道车卫和任天吾有否往来,为什么不直接问车卫却要问我?难道这也有什么必须避忌的么?”只觉宇文冲这个人脾气和行径都是颇为奇怪。
他可做梦也没想到,宇文冲此刻正在心里想道:“我果然料得不错,这小子和任天吾原来也是对头。车卫是瞒着任天吾救他的。好,我倒不妨利用这桩事情,说动任天吾助我一臂之力。任天吾这老家伙虽然讨厌,但反正我不是想和他结交,在彼此利害相同的事情上暂时联手,那也没有什么打紧。”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那间茅屋也早已烧成灰烬了。辛龙生道:“咱们可以走啦。”
宇文冲却是若有所思,忽道:“你说过车卫是限你半年之内回去的?”
辛龙生道:“不错,这又怎样?”
宇文冲道:“我看你对妻子余情未了,未必心甘情愿作车卫的女婿吧?”
辛龙生变了面色,说道,“宇文兄,咱们是曾经击掌立誓,彼此都要为对方保守秘密的。”
此言一出,宇文冲忽地哈哈大笑起来。
辛龙生吃了一惊,说道:“你笑什么,难道你是存心骗我的么?”
宇文冲笑道:“我是笑你怕车卫怕成这个样子。你别误会,倘若你不想做车卫的女婿,我倒可以帮你的忙。”
辛龙生怔了一怔,道:“你,你说这话,是,是——”
宇文冲正容说道:“你莫多疑,我不是在试探你。你今日帮了我的忙,所以我也应该帮你一个忙,指点你一条生路。”
辛龙生道:“什么生路?”
宇文冲道:“想必车卫在你身上下了什么毒,半年之内就会发作的是不是?”
辛龙生暗自想道:“他猜得虽然不中,但不中也不远矣。”便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但每次练功之后,总觉得有些异样,或者是当真中了毒也说不定。”他暗暗透露练车卫那独门内功心法会有不良后果,乃是因为宇文冲对他表示好意,故而在临别之时提醒他的。这也是一番投桃报李之意。
宇文冲追:“中了毒你也不用怕,你可以到苏州赛华佗王大夫那里求医。”
辛龙生心道:“原来是这样一条生路,他却不知,那王大夫早已吩咐我在一个月内到他那里诊治了。嗯,算算日子,这期限也差不多到啦!”
宇文冲接着说道:“反正半年之期,还有三个多月,你就是医不好,再回到车卫那里不迟。你不用担心我向车卫告密,我一定给你隐瞒。好,咱们相交一场,就此别过。”
辛龙生见他受了许多创伤,依然步履如飞,心中暗暗佩服。他的伤虽然还没有宇文冲那么重,却是不能在险峻的山路上施展轻功了。当下折了一枝树枝当作拐杖,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走下山去。
他一面走一面思量,考虑宇文冲对他的提议,想道:“他答应为我遮瞒,我是可以少了一层顾虑。但那王大夫和我的师父只怕是相熟的,我若给他识破身份,岂不糟糕?但我这一生为车卫挟制,心里又实是不甘。唉,车卫这人虽然可怕,他的女儿对我总算不错,的确是一片真情。”但随即又想;“她虽然对我不错,但我却又怎能忘记了奚玉瑾,当真就娶她为妻?”
他正在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已是置身在狭窄的山谷之中,忽听得一堆乱石后面,隐隐有呻吟之声。
辛龙生吃了一惊,叫道:“是谁?”乱石后面窜出一个人来,也在喝道:“是谁?”
两人同时抬头一看,不由得彼此都是大吃一惊。原来这个人正是刚才伤了辛龙生的那个道士。
那道士大吃了一惊,喝道:“原来是你这小子!宇文冲呢?”
辛龙生心思灵敏,听他这么一问,知道他是忌惮宇文冲,便即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嘿嘿,原来你还没有死么?……”
话犹未了,只听得乱石丛中一声大吼,又一个人站了起来,正是那个他们以为已经跌死了的胖和尚。
那胖和尚大骂道:“暗箭伤人的兔崽子,老于还要活着抽你的筋,剥你的皮,拆你的骨呢!这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道兄……”他满身血污,破口大骂,但声音嘶哑,骂到一半,却已支持不住,身子摇摇欲坠,不能不暂且住口,扶着他那根插在地上的禅杖。
原来他从悬崖上跌下,也是命不该绝,坠下谷底之时,禅杖先行着地,插进土中,势道缓了一缓。他双手紧握样杖,吊在禅杖上转了一圈,那股猛烈的震荡之力把他的五脏六腑都几乎要翻转过来。但虽然内伤极重,却是侥幸保全性命了。
和尚说:“道兄,你放他回去,咱们更活不成!别信他的鬼话,赶快把他杀掉吧!自们死也要死得光彩一些,杀不了宇文冲,有这个小子陪死也好。若是怕了他的恫吓,放他回去,让他把宇文冲引来,那咱们就更加死得不值了。”
那道士瞿然一省,心里想道:“这小子也是受了伤的,宇文冲怎敢让他独自前来搜索。看来多半是骗我的了。莽和尚倒是说得不错,与其屈辱而死,不如先干掉他。”
辛龙生已知不妙,还想挽回,说道:“你不相信那也没有办法,不过……”
那道士拂尘一抖,照面便拂过来,唱道:“没有什么不过的了,你这小子最为奸诈,非杀你不可!”
辛龙生领教过他的厉害,慌忙挽了个剑花,斜跃闪避。但他跳跃不灵,饶是应付得宜,仍是给拂尘扫了一下。拂尘落处,衣裳破裂,辛龙生的皮肤好像火烧似的感到一阵疼痛,可是却并没有他预想那样的厉害。
辛龙生登时醒悟,心道:“这牛鼻子臭道士的伤大概比我还重,和他一拼,说不定倒可以死里逃生。”
胆气一壮,辛龙生暗运车卫所传的内功心法,剑中夹掌,立即抢攻。
那道士见他并没呼叫宇文冲来救他的性命,情知自己料得不错,亦是放下心上的一块石头。
辛龙生一鼓作气,着着抢攻,那道士哼了一声,说道:“好小子,你要拼命只是妄想!”拂尘一抖,千丝万缕的朝着他的顶门罩下来。辛龙生横剑一封,削断了他一丛尘丝,前胸却已露出空门,那道士左手的长剑唰的分心便刺。
这一招用得险狠凌厉,道士以为定能一击奏效,哪知辛龙生变招也是极快,剑势突然斜削下来,抖起三点寒光,一招之内同时刺那道士的三处大穴。竟然是个拼着两败俱亡的打法。
那道士“噫”了一声,急忙回剑解招,喝道:“文逸凡文大侠是你的什么人?”
原来辛龙生这一招上乘的刺穴剑法,正是他师门的得意绝招。本来辛龙生是不想露出他本来的武功的,但在拼命之时,哪里还能顾及?
辛龙生道:“文大侠是我敬仰的武林前辈,你问他干嘛?”他认定这个道士是岳良骏这方面的人,料想和自己的师父绝不能有甚交情,是以趁着他这微一分心的时候,立即大展杀手,连攻数招。
那道士心里想道:“文逸凡并无妻儿,掌门弟子辛龙生本领最高,我虽然没有见过,但也听得人家说他是个长得十分英俊的少年,当然不会是这个丑八怪。看来他不知是凭甚机缘,偷学了文逸凡的几手剑法罢了!”他给辛龙生抢攻数招,心头火起,喝道:“谅你也不配做文逸凡的徒弟,领死吧!”
道士拂尘一挥,长剑斜指。右手的拂尘阴柔之极,用的招数名为“雾镇云封”,左手的长剑却是刚劲异常,用的招数名为“白虹贯日”。这两招刚柔互济,攻守兼备,配合得妙到毫巅。登时主客易势,又把先手攻势抢了回来。辛龙生强振精神,奋力解了三招。这三招剑法却是车卫的衣钵真传。
道士不觉又是“噫”了一声,喝道:“你这几招剑法是谁教给你的?”辛龙生冷笑道:“我的师父是谁,让你瞎猜去吧。我为什么要说给你听?”
那和尚扶着禅杖,背罩崖石,喘着气嚷道:“这小子是宇文冲找来的帮手,他焉能又是车卫的弟子?道兄何须顾忌?”
那道士瞿然一省,哈哈笑道:“不错,是我瞎猜疑了!”笑声干涩,音尾急促趋弱,显得中气不足,已是接近“强弩之末”的迹象。但尘剑兼施,攻势却是更加紧了。原来这道士正是自知难以持久,故而急于速战速决的。
辛龙牛的伤没有他重,但也不轻,而功力则不及他深,给他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当下不敢多言,只能全副精神应付。
他口里说不出话,但心里却是疑云大起了,想道:“为什么我是宇文冲的帮手,就不能是车卫的弟子?宇文冲难道不是车卫的心腹吗?听他的口气,倒似他们反而是对头了?”
剧战中辛龙生又接连受了两处伤,幸而不是伤着要害,那道士也是气喘吁吁,汗如雨下,但虽然如此,攻势仍不放松。双方脚步都已虚浮。
那和尚初时还在给道士呐喊,渐渐声音嘶哑,喊不出来。那道士加紧攻敌,心里却为好友担惊。
忽听得那和尚喉头“咕咕”作响,突然“卜通”倒地。
那道士大惊之下,失声惊呼。辛龙生唰的一剑疾刺,道士拂尘裹着他的剑锋,反手劈下。辛龙生倒转剑柄一撞,撞断了道士的两根肋骨。那道士一掌劈着他的肩头,两人都是同时发出一声闷哼,双双倒地!
双方都是伤上加伤,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但也幸而他们都是强弩之末,否则只怕不仅是“两败俱伤”,而是“两败俱亡”了。
两人躺在地上,瞪视对方。形势乃是谁能早些恢复几分气力,谁就能够杀掉对方。道士受伤较重,辛龙生功力较差,谁都没有把握能够在对方气力恢复之前把对方杀掉。
那道士却比辛龙牛更多一重担心,他自知伤得极重,自忖即使能够恢复几分气力杀了对方,那时自己也定必是气力尽耗,绝不能再救治自己的朋友了。
辛龙生心里正自在想:“看来我只怕是要和这牛鼻子臭道士同归于尽了。”忽听得那道士叹道:“可惜,可惜!” 双方无力动手,不觉就说起话来。辛龙生怒道:“可惜什么?”
那道十道:“我看你的武功家数,即使你不是文大侠和车卫的门人弟子,想必和他们也有多少关系,是么?”
辛龙生道:“那又怎样?”他也不知道自己性命是否能够保全,心想反正这道士已然看出,那也无须断然否认了。
那道士接着说道:“文大侠领袖武林。那是不用说了。车卫虽然介于正邪之间,也算得是响当当的人物。你学了他们两人的武功,却不学好,那不是可惜得很么?”
辛龙生冷笑道:“我是好是坏,你也不配说我。但我倒想听听,我怎么样是不学好了?”
那道士“哼”了一声,说道:“你助纣为虐,竟还不知羞耻?”
辛龙生道:“助纣为虐,这四个字应该是我送给你的吧?”
那道士怒道:“枉你学了文大侠的武功,你这简直是黑白不分,是非颠倒!”
辛龙生冷笑道:“我帮忙宇文冲倒是黑白不分?你们做岳良骏的爪牙?难道做得反而对了?”
那道士诧道:“你不知道字文冲是什么人么?”
辛龙生道:“我虽然不清楚他的底细,最少我知道他不是鞑子的爪牙。”
那道士冷笑道:“宇文冲或者不会承队他自已是鞑子的爪牙,但他却是岳良骏的爪牙,那也就等于是鞑子的爪牙了。”
辛龙生大吃一惊,叫起来道:“他焉能是岳良骏的爪牙?岳良骏那两个手下正是他杀的,而你们却和岳良骏的手下一同来围攻他!”
那道士听了他这么说,越来越是惊异,说道:“这么说,你是当真不知道宇文冲的身份了?”
辛龙生道:“他是什么人?”
那道士道:“他是岳良骏老婆的侄儿,后来又成了岳良骏的养子。他帮岳良骏夫妻捅盗。我们的许多绿林朋友,正是丧生在他的手下!”
辛龙生做梦也想不到宇文冲竟是这个身份,一时间哪敢相信,说道:“你这鬼话骗得了谁?刚才的事情,可是我亲眼见到的!”
那道士道:“不错,你是见到了宇文冲杀那两个军官,而我们却是和那两人一起。但这里是有别缘故的。你恐怕未必知道吧?”
辛龙生半信半疑,说道:“我确是不知。其中有何缘故,倒要请教。”
那道士道:“此事说来话长,要从岳夫人的来历说起。岳夫人本来是——”
辛龙生道:“岳夫人的来历我已经知道了。她本来是大盗之女,对不对?”
那道士道:“对。你既然知道她的来历,我可以长话短说了。那两军官是她父亲的旧属,跟她到知府衙门当差的。”
辛龙生道:“那又有什么分别,不也一样是岳良骏的爪牙?”
那道士道:“这两个人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和你心目中的那种爪牙,却也述是有点分别。”
辛龙生道:“什么分别?”
那道士道:“岳夫人的父亲是给他同伙的三个人杀掉的,这你已经是知道的了,对不对?”辛龙生点了点头,道士接下去说道:“她父亲的那两个旧属跟岳良骏只是要为故主报仇,医良骏夫妻后来捕杀另外的许多绿林人物,他们都没参与其事。岳夫人一来因为他们对自己很是忠心,二来本领也还不错,是以也就容忍他们这样做,叫他们专任在府衙里保护丈夫之责,府衙外面的事就不用他们管了。”
辛龙生道:“我还是不明白。即使他们如你所说,他们也还是效忠于岳良骏夫妻的呀。宇文冲既然是岳良骏的内侄,何以又会杀了他们?”
那道士道:“你稍安母躁,现在我就只说到宇文冲了。
“宇文冲帮忙岳良骏捕盗,很是出力,有一次他杀了一个绿林人物,这个人却正是厉夫人那两个旧属的好朋友,事前他们曾经关照过宇文冲,希望他手下留情的。”
辛龙生道:“原来如此。宇文冲和他们是结有梁子的。”
那道士道:“不错。但事情已经做出来了,宇文冲推说是一时失手,他们的本领比不上宇文冲,又碍着他是岳夫人的至亲,是以也就只能哑忍,不敢翻脸。”
辛龙生疑团未释,说道:“宇文冲是否一直跟着岳良骏夫妻?”
那道士道:“不,二十年前早已离开了。”
辛龙生道:“为什么?”
那道士道:“岳夫人的女儿和他年岁相当,他爱上表妹,很想做岳良骏的女婿,后来岳夫人忽然将女儿许配给仇家之子车卫,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岳夫人事先安排叫丈夫收她的内侄做养子,也就是车卫和她女儿的事情开始给她知道的时候,后来,宇文冲也知道了。他一知道便即一气而走,从此不再见她姑姑。”正是:
烦恼自招难解脱,情场失意走他方。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