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医馆诡谋嗟鬼蜮 太湖喜见赛华佗


说至此处,辛龙生方始尽悉底蕴,恍然大悟,心里想道:“怪不得宇文冲说到了岳小姐之死,悲不可抑,不自觉的就掉下泪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问道:“那么他非但不是车卫的知交,倒是车卫的仇人了?”
那道上哈哈笑道:“谁告诉你他是车卫的知交。据我所知,他还曾经找过车卫拼命呢。那时车卫丧妻未久,心情很坏。但宇文冲给他打伤之后,他还是念在故世的妻子份上,饶了他的性命。”
辛龙生始知上了宇文冲的当,想道:“原来他要我传授他的内功心法,乃是为了知己知彼,用来对付车卫的。他竟然甘冒走火入魔之险,练这内功心法,也可见得他对车卫的怨毒之深了。”
那道士继续说道:“岳夫人和岳良骏不过是挂名夫妻,她死了女儿之后,在这世上已是别无亲人,是以很挂念她这个失踪了的侄儿。
“这次宇文冲在扬州出现,岳夫人那两个旧属在那日寿堂混战之中曾经见过他,事后禀告主母,岳夫人就责成他们,要他们给她把宇文冲找回来。
“当然,这两个人本来也是要找寻宇文冲,不过他们找寻宇文冲的目的却是和他们的主母不同。”
辛龙生道:“岳夫人是想姑侄团圆,他们则是要找宇文冲报仇,因此就和你们走上一路了,对不对?”
那道士道:“不错,实不相瞒,我们正是因为得到他在扬州出现的风声,故而特地赶来找他报仇的。”
辛龙生想不到这桩事情竟有如此这么多的曲折,不觉大为后悔,想道:“我若是为了宇文冲这小子送命,这可真是不值了!”
那道士接着说道:“这桩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告诉你了。听你的口气,你对宇文冲的事情却似乎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辛龙生苦笑道:“我和他相识不够一个月,其实什么关系也谈不上。但请恕我不能详言,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上了他的当了。”
那道士道:“那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辛龙生道:“你们是不是侠义道中的好汉?和文大侠是否知交?”
那道士说道:“侠义道我们是配不上的,和文大侠也并不相识,只是仰慕他的为人罢了。你是他的弟子吗?”
辛龙生放下心上一块石头,再次苦笑说道:“我怎配做文大侠的弟子,不过偶得机缘,学了他几招剑法而已。”
此时辛龙生的气力稍稍恢复,摸出了金创药来自己敷伤,那遭士也恢复了一些气力,瞪着眼看他,却并不过来阻拦。
辛龙生叹口气道:“咱们糊里糊涂打了一场,现在是不必再打了吧,你意下如何?”
那道士正是求之不得,说道:“好,你能够走动了吗?”
辛龙生拾起那根当作拐杖的树枝,说道:“我想大概是可以走出这个山谷了。”
那道士道:“好,那你赶快走吧。我送你一颗功能固本培元的小还丹,让你的体力支持得住,走到苏州。”
辛龙生怔了一怔,道:“我到苏州于嘛?”
那道士道:“我刚才不是和你说过那位在苏州开设医馆的赛华佗王大夫吗?你伤得不轻,若想好得快些,只有找他医治。嗯,你赶快走吧,否则我这位和尚师兄醒来,只怕又不肯放过你了。”
原来道士催他快走,乃是对他尚自有点放心不下,生怕在他救治和尚之时,辛龙生动手攻击他们。
辛龙生接过了那颗药丸,说道:“多谢你的好意,但我还有一事请求。”
那道士道:“什么事?快说!”
辛龙生道:“你们在这里碰上我的事情,请你不要和别人说。”
那道士道:“好,我答应你,我不知道你和车卫有什么关系,你碰见我的事情,你也不要和车卫说。”
辛龙生走出山谷,回头望一望这个他和宇文冲住了将近一个月的地方,恍如做了一场恶梦。
车卫、宇文冲、岳良骏夫妻等人的来历和他们之间的恩怨纠纷,此时他纵然还不能说是知道得十分详尽,也知道了梗概了。何去何从?他自是不免要详加考虑。
“百花谷我是不能再去的了。”辛龙生心里想道:“我已经见过玉瑾,于愿已足。破镜重圆,那是不能奢望的了。但回到车卫那里吧,我却又是不甘心受他挟制!”蓦地车淇的倩影泛上他的心头,临行分手之际,她那幽怨的眼光,她那一片痴情盼望他回来的眼光,回想起来,依稀还在眼前,令他心弦颤抖。“唉,我恐怕只能辜负她的痴情了。”辛龙生又再想道:“我倒是愿意把她当作妹妹的,不过,我若是一回到她的家里,只怕就非得和她成亲不可了。”
车卫给他的限期还有三个月,辛龙生终于下了决心,冒一冒险,先到苏州去找那赛华佗王大夫。他想:“即使我要和她重见,也得解除了走火入魔之险,免受她父亲的挟制再说。
辛龙生雇了一只小船,取水道前往苏州。他本来年轻体健,又服食了一颗功能固本培元的小还丹,在船上养息几天,身体渐渐复原,内伤虽没完全痊愈,行动已是自如,除了脸上稍带病容之外,已是和普通人无异。
这日到了苏州,辛龙生付了船费,舍舟登陆,进得城来,只见街道全是五色斑斓的大小石卵铺成的石子路,别有一种古城风貌。房屋建筑精雅之处,迥非别的城市可比。放眼看去,处处绿阴掩映,梧桐杨柳高出围墙,整个城市就像一座园林。
辛龙生在船上困了几天,不觉精神为之一爽,心巾想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此话当真说得不差。”
他一路走去,找寻那“赛华佗”王大夫的医馆,忽地发现行一间绸缎行人门紧闭,贴有官府的封条,走过一条街,没多远又发现有一间米铺,也是同样的贴有官府封条。
刚好有个老者携着一个小童从那米铺走过,那小童道:“爷爷,申老板可是个好人哪,咱们平日向他赊一斗半斗,他都肯赊的,为什么他的米铺却被官府封了?”
那老者游目四顾,“嘘”了一声,说道:“小孩子不懂的莫多问。”那小童道:“蒙馆的先生说过的,小孩子不懂的就该问大人嘛,爷爷,你为什么不许我问?”眼光一瞥,忽然看见一个丑汉子走来,这孩子吓了一跳,躲在爷爷背后,那老者就连忙和他躲进一条横街去了。
辛龙生心中苦笑:“我这次脸上伤上加伤,想必是更变得如同丑八怪了,怪不得孩子看见我都害怕。”蓦地想起在扬州和他同住一间客店的那两个商人,一个姓刘,自称是开绸缎店的,一个姓申,自称是开米铺的,心里想道:“这两个人那日和金鸡岭的好汉大闹扬州知府的寿堂,想必是已经给人知道他们的底细,公文发到苏州,故而查封了他们的店铺了。他们是赛华佗王大夫的朋友,但那日王大夫并没和他们一起,不知是否殃及池鱼?”
心中多了一重顾虑,辛龙生便找了一问小茶馆,想道:“我不如先打听打听一下风声。”茶馆里这时恰好没有客人。
辛龙生要了一壶龙井茶,和老板打了个招呼,问道:“听说你们这里有位大国手,外号赛华佗的王大夫,不知他的医馆在哪里?”
那老板道:“你是找他治病的吗?”
辛龙生道:“是呀,我正是因为仰慕他的医术高明,故而远道来求医的。”心想我这样问当然是来求医的了,为何这个老板却要多此一问?
辛龙生哪里知道,这个老板此时正是踌躇莫决,不知是不是应该把他所知道的真相告诉辛龙生,故而只能找些闲话来说。
他看见没有别的茶客进门,而辛龙生又是面带病容,神情诚恳的向他问路,他心有不忍,终于大着胆子说道:“客人,那你来得不巧了。”
辛龙生道:“何以不巧?他不在家么?”
刚说到这里,却有两个茶客进来了。
那老板连忙过去招呼,这两个茶客却道:“张老板你别忙,咱们都是熟客。你和这位客官正在谈些什么,谈得这样起劲?”
那老板料想他们已经听见他刚才说的那句话,赶忙编好一套说辞,说道:“没什么,这位客人是来咱们这里求医的。”
那两个茶客道:“可是来找赛华佗王大夫吗?”
辛龙生道:“正是。但我不知道他的医馆在哪里。这位老板说——”
那老板忙道:“我说他不如回去的好。你们都知道的,这位王大夫医术虽然高明,脾气却很古怪,十个病人求医,他肯接见一个已经是好的了。”
相貌粗豪的那个茶客说道:“人家远道来求医,让他碰碰运气也好。说不定他就是王大大不肯见的九个病人之外的第十个呢?”
另一个茶客道:“对,老板不肯告诉你,我告诉你。你走过这条长街,向左转走过一条横街,再向右转,走到那条街道的尽头,就是赛华佗王大夫的医馆了。”
辛龙生道:“那么他是在家的了?”
那茶客道:“当然在家,他上个月出了一次门,早已回来了。”
辛龙牛暗自想道:“我既然来到这里,好歹也该去看一看。”他本来是个机警的人,对这两个茶客的身份当然也起了一点疑心,但仗着艺高胆大,也不怎样把他们放在心上。
辛龙生依照他们的指点,果然找到了那间医馆,大门是打开的,辛龙生放了点心,想道:“他的医馆并没查封,大概是没出事吧?”
他站在门口,还没进去,有一个人已走出来,问道:“是看病的吗?”辛龙生应了一个“是”字,那人便道:“王大夫在里面,请,请请。”
进入客厅,又是两个仆人出来,殷勤招待,一个说道:“客官稍候,我进去给你通报。”一个说道;“客人你先喝一杯茶吧,你是外地来的吧,一定走得累了,喝杯茶提提神。”他们这样殷勤招待,辛龙生倒是不觉疑云大起了。
辛龙生端起茶杯,凑近鼻尖,闻了一闻,说道:“好香,好香!”那仆人说道:“这是上品龙井茶,趁热喝最好!”
辛龙生一展衣袖,双手捧杯,低下头来,喝了一口,赞道;“端的好茶!”忽地当的一声,茶杯坠地,碎成片片。头越弯越低,伏在桌上,发出鼾声。
那两个“仆人”拍手笑道:“这小子着了咱们的道儿啦!”拿出麻绳,上前便来捆缚辛龙生。
不料辛龙生忽地一跃而起,一招“游空探爪”的大擒拿手法,抓着了一个仆人的手腕,另一个仆人连忙缩手,飞脚蹋他。辛龙生喝道:“卑鄙奸徒,叫你识得我的厉害!”把抓住的那个仆人往前一推,另一个仆人一脚没有踢着辛龙生,却把他的同伴踢个正着。咕咚一声,两个仆人都变作了滚地葫芦。
原来辛龙生起了疑心,如何还肯喝那一杯茶?他是以巧妙快捷的手法,展袖遮掩敌人的目光,把半杯茶倒进自己的袖管里的。
说时迟,那时快,第三个第四个仆人相继扑来,喝道:“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饶你奸似鬼,可也休想逃出如来佛祖的手心!”说话之间,已是各自抽出兵刃。一柄钢刀,两根铁尺,向辛龙生劈打过来。
辛龙生亮出长剑,拨开钢刀,唰的一剑分心便刺,使铁尺的那个汉子还了一招“指天划地”,两根铁尺,一横一直,只听得一片金铁交鸣之声,铁尺没有夹着辛龙生的剑,反而给辛龙生一剑刺破他的衣裳,要不是他退得快,身上已是要开个透明窟隆。那人倒跃三步,叫道:“点子扎手,大伙儿快来!”
辛龙生使出“惊神剑法”中的精妙杀手,却也未能伤着这两个汉子。情知对手亦是不弱。心里想道:“敌众我寡,三十六着还是走为上着。”转身便跑。刚才摔倒地上的两个仆人刚爬起身来,辛龙生喇唰两剑,疾刺过去,这两人不敢招架,辛龙生跑出了大门。
他前脚刚刚跨出门坎,忽听得金刃劈风之声,白光耀眼,两口明晃晃的利刀迎面劈来,喝道:“好小子,跑不成啦!”
辛龙生横剑一封,定睛看时,却原来正是刚才在茶馆里的那两个汉子。辛龙生大怒喝道;“我正要找你们算帐!”长剑一圈,一招“三转法轮”,把两柄钢刀绞脱敌手,剑尖往前一指,便要插进一个汉子的喉咙。就在此时,一个身躯魁伟的军官已是如飞跑到,只见金刀耀眼,原来他使的是一对裹金的日月轮。那汉子腰向后弯,辛龙生的剑尖未曾刺着他的喉咙,那军官的门月轮已是和他的长剑碰个正着!
当的一声,火花四溅,辛龙生虎口酸麻,竟然给他震退两步。那军官喝道:“好呀,原来是你这小子!”这军官原来是在扬州知府衙门和他交过手的。
屋子里追出来的人已然赶到,辛龙生背腹受敌,无可奈何,只好转过身来,又再杀进屋内。屋子里那些冒充的“仆人’武功不及外面的那个军官,给辛龙生以闪电般的剑法接连刺伤了两个。可是辛龙生虽然暂时解了背腹受敌之危,却已被迫入屋内,又再陷入重围了。
辛龙生背靠墙壁,力透剑尖,一招“夜战八方”使出,剑光虹飞电闪,遮拦得风雨不透,有两个“仆人”冒险迫近攻他,都给他伤了。
那军官舞动双轮,叫道:“这小子快不行啦,消耗他的气力,用不着和他硬拼!”辛龙生一柄长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那些人不敢踏入离他身子一丈之内,可是辛龙生却也不敢攻出去。因为只要他一移动脚步,便要背腹受敌,决难幸免。那军官的日月双轮堵着正面,挡了他几招凌厉之极的剑招。辛龙生渐渐感到气力不加,头晕目眩。
原来辛龙生内伤未愈,这一战乃是竭尽所能,方才能够支持得这样久的。这军官若在平时,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但此际,只是这军官一个人却足以胜他了,何况没有受伤的这几个“仆人”,本领虽不如他,亦是非同泛泛。
辛龙生越来越是感到力不从心,心头一凉,咬紧牙龈,鲜血淌出嘴边,疾风暴雨般的狠攻了十数招,喝道:“拼一个够本,拼两个我就有了利钱!”那几个人不敢和他拼命,四面躲开。辛龙生冲杀出去。那军官挡一招退一步,接连退出了十多步。辛龙生逐渐又移近大门。
可是他业已力竭筋疲,一鼓作气究竟是难以持久,冲出了十多步,只见眼前金星飞舞,不觉有似风中之烛,身子摇摇欲坠。
那军官哈恰大笑,喝道:“好小子,给我躺下吧!”双轮猛力一推,当的一声,辛龙生的长剑脱手飞出。
辛龙生眼前一片漆黑,心里正自冰凉,暗地叫道:“我命休矣!”想不到就在他闭目待死之际,忽听得叮叮当当一片响,有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喝道:“你们不是要捉拿我么?申某今日特地来会你们,有本领的你把我抓去吧!”
辛龙生睁眼一看,只见一个矮胖的汉子舞动一把金光闪闪的算盘,原来这个人正是那个他在扬州结识的米店老板。说时迟,那时快。那姓申的胖子已是一把拉着了他,说道:“龙兄,别慌,随我走!”
辛龙生脚步虚浮,要闯出去已是力不从心,只能让那姓申的胖子拖着他走。敌方看有机可乘,双刀一剑,两面袭来。那姓申的汉子哈哈笑道:“来得好!”算盘一推一压,只听得叮叮当当的刀剑坠地之声,不仅最前面那两个汉子的双刀一剑给他夺出了手,后面三个人的兵器,一柄月牙弯刀,一双护手钩,一根小花枪,也给他的算盘砸得脱手飞出。原来他这算盘乃是襄金的精铁铸造,沉重异常,而且擅于镇拿刀剑。
武功最强的那个军官喝道:“申子驹,你好大的胆子,身家性命都不要了吗?”申子驹打个哈哈,说道:“对啦,你封了我的米铺,我正要和你算一算帐。”说话之间,精铁包金的算盘已经和他的日月双轮碰在一起。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欲聋。
火星蓬飞中那军官退了两步,低头一看,右手的日月轮断了两根锯齿,不由得微有怯意,一时之间,不敢上前。
申子驹冲开缺口,跑出天井,腿尖一点,飞身上屋。莫看他身体肥胖,又抱着一个人,身法仍是十分利落,跳上屋顶,瓦片也没一块跌下。
在医馆里乔装仆人的官兵有二十多人,全都追了出来,但人数虽多,轻功好的却是寥寥无几。能够跳上屋顶的自忖也不是申子驹的对手,不敢上去捉拿,只能在地上跟着跑。
那军官喝道:“放箭!”申子驹一只手挟着辛龙生,一只手用算盘拨打乱箭,跃过两间屋面,忽地回过头来,朗声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辛苦一场,我也不忍叫你们空手而归,送给你们一些金子吧!”算盘一扬,众官兵只见金光耀眼,来不及用兵器格打,已是有七八个人着了暗器。原来申子驹的算盘珠子正是他的独门暗器。
给算盘珠子打着的人,都是伤在关节要害之处,痛得他们一个个变成了滚地葫芦,哎唷哎唷之声不绝于耳。
申子驹哈哈笑道:“你们不是要我的身家性命么?身外的财物我舍给你们,性命可是不能给你们了,金子你们还要不要?”官兵伤了多人,纷纷找寻可以躲避暗器的角落,哪里还敢跟着追踪。申子驹在大笑声中扬长而去。
辛龙生被他挟在胁下,在屋顶上飞跑,恍似腾云驾雾一般。他知道已经脱出险境,紧张的精神松弛下来,气力支持不住,登时感到头晕目眩,迷迷糊糊的就昏迷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辛龙生醒了过来,只觉自己似乎是躺在地上,但又是缓缓的向前移动,耳边隐隐听得风浪之声,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在一条船上。
一个热悉的声音说道:“好了,龙侠士醒来了。”另一个人笑道:“龙兄,你要找的人就在这儿。哈哈,你看看我们是谁,可还认得么?”
辛龙生定睛一看,只见有三个人站在他的面前,看清楚了,不由得又惊又喜。原来当中的那个人正是“赛华佗”王大夫。左面的那个人是将他救出来的那个申子驹。右面那个人则是他在扬州见过的那个绸缎行老板刘湛。
王大夫道:“龙兄果是信人,可惜我却不能在医馆候驾,以至累你受伤了。”
辛龙生欠身欲起,王大大将他按着。说道:“龙兄,你别多礼,你受的伤可不轻呢。”辛龙生道:“多谢王大夫关心晚辈,王大夫,你这次亦遭不幸,可还记得和晚辈的约会。晚辈真是不知怎样感激才好。”接着又向申子驹道谢救命之恩。
申子驹笑道:“这次救你性命的其实是王大夫,你应该多谢他才对。”
王大夫笑道:“我只是动口而已,动手的是你。你冒的险比我大得多了。”
申子驹接着和他解释道;“是这样的。你不是和王大夫约好一个月之后到他医馆求医的吗?所以在这几天我和刘大哥轮值,每人一天,潜回市区,留意你的行踪。今天恰好给我碰上。这都是王大夫嘱咐我们这样做的。我不过奉命而为罢了。”
辛龙生心里想道:“我与他们素昧平生,只是为了一个口头的约会,他们竟然为我如此尽心尽力!”不禁热泪盈眶,说道:“三位大恩,龙某粉身碎骨无以为报。”
王大夫道:“大官巨贾,向我求医,我决不理睬。侠义道中的人物,不向我求医,我也要毛遂自荐的。龙兄,你这次在扬州很帮了我们的大忙,彼此正是同道中人,我岂能让你陷入敌人的陷阱。你再和我客气,那倒是小看了我王某人了。”
申子驹笑道:“敌人也真够狡猾,我和刘大哥是已经公开‘犯案’了的,他们就查封了我们的商号。王大夫扬州之役未曾露面,但却也给他们知道了,他们就用另外一种法子,不露声色的暗中占据了他的医馆,等待同我们一伙的人上钓。今天也算侥倖,大概是因为他们守株待兔,等待了将近一个月未见有人上钩,戒备放松了些。本来有一个御林军的副统领翦长春驻守那里,这人前两天走了,剩下的是一些二三流角色,我才能够这样容易得手。”
前因后果说清楚后,刘湛笑道:“闲话别多说了,让王大夫先谈一谈龙兄的病吧。”
王大夫说道:“龙兄,你这次是伤上加伤,伤得很是不轻。大概你在扬州之战,曾经碰上很厉害的内家高手吧?”他哪知道辛龙生并不是在扬州知府衙门受的伤,而是后来在那荒谷之中,与那一僧一道恶斗所致。辛龙生将错就错,说道:“不错,岳良骏那婆娘武功端的是出人意外。”
申子驹道:“这婆娘是江湖大盗出身,她的事情我以后慢慢和你说。你放心,这婆娘我们迟早也是要向她报仇的。”
王大夫接着说道:“不过,我和你说老实话。你这次受的伤虽然不轻,却并不难医。我已经用了药给你内服外敷,三五天之后,你的伤势就不碍事了。但令你可能有性命之危的,却是你原来就有的怪症。”
辛龙生苦笑道:“死生有命,晚辈也不怎样放在心上。但却不知是何怪症?”
王大夫道:“据我的诊断,三年之后,你将有走火入魔之险。这症状的起因,似乎是因练功不得其法所至。你认识一个名叫车卫的老魔头吗?”
这一问突如其来,辛龙生怔了一怔,心道:“难道他竟然在我的脉象之中,看出了我练的是车卫的独门内功心法?”心中惴惴不安,仍是不敢吐实,说道:“这老魔的名字我倒是听过的,并不相识。”
王大夫点了点头,说道:“二十年前,他已经在江湖上失了踪。你不认识他,这也是在我意料之中。是以我觉得更奇怪了。”
辛龙生道:“我这病和那老魔头有何相关?恕晚辈未明,请王大夫指点。”心想:“他不疑心我是车卫的弟子,我倒是不妨试探试探他的口风了。”
王大夫沉吟半晌,说道:“二十年前,车卫不知何故身受剧毒,曾经向我求医。那时他的内功尚未练成,但迹象已显,我给他诊脉,看得出他练的内功极为霸道,练不成还好,练成之后,迟早有走火入魔之危。你的脉象和车卫当年的脉象,颇有几分相似。你可否告诉老夫,尊师是哪一位?”
辛龙生道:“家师不愿将姓名告诉外人,请恕晚辈不便奉告。”
江湖上的高人异士,往往不愿泄露行藏。是以工大夫虽然有点不悦,却也不会见怪向他求医的辛龙生。当下说道:“既然如此,你不必说了。我医的是病,师承所自,我若清楚,当然对我的诊断有点帮助,但也并非很关重要。”
辛龙生道:“那么依大夫诊断,晚辈的病——”
王大夫说道:“这两日我已在用心研究,虽不能说有十分把握,至少可令吾兄病症转轻,说不定逐渐就可以好起来。现在最紧要的是找个安全的处所,让你安心养病。”
辛龙生正想问他是准备去什么地方,舟子棒一砵和几式小式小菜进来。王大大笑道:“你已有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觉不觉得肚饿?”辛龙生道:“稍为有点。”王大夫道:“好,那就不必食得太饱,有个六七分便可以了。吃过了东西,咱们再说。”
申、刘二人在旁喝酒陪他,申子驹笑道:“可惜龙兄还不能喝酒,这酒倒是不错。”
王大大笑道:“这桂花酒是太湖佳酿,当然不错。”忽地如有所思,半晌说道:“龙兄不是不能喝酒,要看是什么酒。我倒想起了一种难得的酒来,对龙兄的病大有裨益的。”
刘湛道:“是什么酒?”
王大夫道:“百花谷奚家的九天回阳百花酒。”
辛龙生听他提及百花谷奚家,不由得吃了一惊,心想:“百花谷奚家,可不正是奚玉瑾这一家吗?”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申子驹笑道:“奚家的九天回阳百花酒,那也不算是十分难得之物。”王大夫道:“哦,你和他们兄妹是有交情?”申子驹道:“就是这次在扬州结识的。不过那位奚姑娘已经去金鸡岭了。”刘湛说道:“他的家里还留下一个老花匠,我可以找他问问,看他主人家里还有没有藏酿。”申子驹接着说道:“对,既然这九天回阳百花酒对龙兄有益,咱们总得设法给他找来。倘若奚家已无藏酒,咱们还可以到金鸡岭去找奚姑娘,请她把酿酒的方子抄给咱们。”
刘湛笑道:“对啦,说起这位奚姑娘,她也是很关心龙兄的呢。她说龙兄于她曾有救命之恩,可惜她无法找着龙兄道谢。要是她知道龙兄的下落,说不定她还会亲自赶来呢!”
辛龙生心里想道:“但愿她千万别来见我,那天她似乎已经多少起了一点疑心,若然给她知道我是谁,我真是宁愿死了还好。”
吃过稀饭,辛龙生精神好了一些,靠着船舱板壁,向外眺望,只见烟水茫茫,波平如镜,轻舟过处,一座座山峰迤逦迎来,那是矗立在湖上的群峰,有如翡翠屏风,片片飞过。景色之美,难以形容。
可是辛龙生见了这湖上的景,却是不由得暗睹吃惊,哪里还有闲情欣赏,连忙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申子驹笑道:“这是太湖呀,龙兄没来游过吗?”正是:
旧梦已随烟水杳,太湖聊且当桃源。
欲知后事如伺?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