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一战群雄驱巨盗 重来少侠入苗疆


厉擒龙道:“谷少侠,公孙璞也是你的好朋友,是么?”
谷啸风道:“不错。岛主你也认识他么?”
厉擒龙点了点头,说道:“听说他和黑风岛主的女儿很是要好?”
谷啸风笑道;“他们本来是未婚夫妻。黑风岛主不喜欢公孙璞,想要悔婚,他的女儿不值他的所为,从黑风岛私逃出来的。黑风岛主屡次要拆散他们的婚姻,闹至翁婿成仇,父女反目。他们这对小夫妻经过许多患难,其间令嫒也曾帮过他们的忙呢。”
厉擒龙道:“黑风岛主的女儿宫锦云和小女赛英自小就是好朋友。不过我和黑风岛主却有一段恩怨未清。这件事说起来和公孙璞多少也有点关连。”
谷啸风关心好友,说道:“他们翁婿成仇。把厉老前辈也牵连进去么?”
厉擒龙道:“是另一桩事情。公孙璞的父亲是前辈武学大宗师桑见田的女婿,他得了桑家的两人毒功秘笈,他死了之后,不知怎的,这秘笈却落到大魔头西门牧野的手中。
“乔拓疆那次来侵我的明霞岛,黑风岛主于我有解围之德,我不愿受他恩惠,是以答允了他,要从西门牧野手中夺回桑家的毒功秘笈,送给他作为报答。
“我就是因此再到中原的,不料事情的变化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黑风岛主给蒙古国师龙象法王以名利引诱,龙象法王答允给他撑腰,扶助他做中原的武林盟主,他这就利令智昏,投靠蒙古鞑子了。”
王宇庭吃了一惊,说道:“哦,有这样的事,黑风岛主与龙象法王同恶相济,咱们倒是应该小心提防他了。厉岛主,多谢你告诉我们这个消息。”
厉擒龙继续说道:“西门牧野本来就是龙象法王的爪牙,这么一来,黑风岛主和西门牧野也就成了‘一家人’啦。西门牧野是否旨把那毒功秘笈送给他我不知道,但我对黑风岛主的诺言却是可以一笔勾销了。王寨主,你说我这样做该不算是言而无信吧?”
王宇庭道:“岛主做得对极。大丈夫固当恩怨分明,但更应该看是对什么人。黑风岛主当初要利用你,才替你解围,如今他和龙象法王、西门牧野等人同恶相济,你若还帮他,那不变成了助纣为虐了?”
厉擒龙哈哈笑道:“对。我和西门牧野本来也有梁子的,但即使我从西门牧野手中夺了那毒功秘笈,要送也只能送给公孙璞,好让物归原主,绝不会再送给黑风岛主了,嗯,说到这里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谷少侠。”
他指明这个消息是要告诉谷啸风的,谷啸风不觉怔了—怔,连忙问道:“什么消息?”
厉擒龙道:“你知道有辛十四姑这个女魔头么?”谷啸风道:“知道!”厉擒龙似笑非笑的接着说道:“她和你的岳父在少年之时,听说颅曾有过一段不很寻常的交情,你知道么?”
谷啸风不愿谈及岳父的隐私,说道:“我只知道她是我岳父的仇人。”
厉擒龙道:“不错,那是因为辛十四姑嫁不成你的岳父,因爱成恨的。她害死了你的岳母,却嫁祸给她的表妹孟七娘。这些事我是最近才知道的。我碰上你岳父的好朋友张大颠,听他说你的岳父已经弄明真相,并且亲手报仇了。”
谷啸风见他已经知道得相当清楚,也就不再隐瞒,说道:“这件事情,当时我也是在场的。辛十四姑暗中对我岳父下了毒,令他功力消失,将他软禁在湘西的一个苗峒之中。后来张大颠与孟七娘不约而同的来到了那个苗峒,把我岳父救了出来。我的岳父功力恢复之后,和辛十四姑悬崖决斗,迫她自毁武功。”
厉擒龙道:“听说你的岳父和辛十四姑决斗之时,黑风岛主也忽然出现?”
谷啸风道:“正是因为黑风岛主跑来调停,我的岳父才饶了辛十四姑一命。叫那女魔头自毁武功来赎罪的办法,就是黑风岛主提出的。”
厉擒龙道:“后来的事情你知道么?”
谷啸风道:“什么事情?”厉擒龙道:“那女魔头的下落。”谷啸风道:“这我就不知了。”
厉擒龙道:“这是黑风岛主早就有了安排的。辛十四姑自毁武功之后,黑风岛主带她下山,山下他的管家守在那儿,黑风岛主就把辛十四姑交给管家,把她带回黑风岛去啦。”
谷啸风道:“这却为何?”
厉擒龙道:“辛十四姑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当时黑风岛主尚未曾和西门牧野化敌为友,没有把握取得桑家的毒功秘笈,是以想要学辛十四姑的使毒本领。但其时他也正有事于中原,因此只能叫管家先把辛十四姑送回去,把她软禁在黑风岛上。
“这次我从东海重到中原,路经黑风岛,这才知道辛十四姑已经逃走了。”
谷啸风吃了一惊道:“她不是武功已毁的么?怎能逃出黑风岛?”
厉擒龙道:“她偷了黑风岛主的千年续断,把断了的琵琶骨驳续好了。黑风岛主不在岛上,谁能拦阻得了她?黑风岛上的人几乎给她全部毁光,那管家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受了重伤,保了性命。”
谷啸风暗暗吃惊,心里想道:“辛十四姑这女魔头逃出了黑风岛,势必要找我的岳父寻仇。她的武功虽然稍逊一筹,但使毒的方法千奇百怪,只怕岳父防不胜防。我须得赶紧给他通风报讯才好。”
王宇庭本来要留厉擒龙多住几天的,厉擒龙道:“老夫挂念小女,请恕不能在贵寨久留了。”
谷啸风道:“厉岛主可是要到金鸡岭探听消息么?”
厉擒龙道:“不错。你有什么事情?”
谷啸风道:“正是有桩事情拜托岛主。玉帆的妹妹玉瑾在金鸡岭,你若见到了她,请告诉她,她所要找寻的人出了一点意外,如今下落不明。”
厉擒龙道:“哦,她找的是什么人?”
谷啸风道:“是一个名叫龙新的少年侠士。”当下把事情的始末扼要告诉了他,并把“龙新”的相貌特征说给他听。
王宇庭跟着说道:“我已经派人沿着太湖两岸查探,但愿他吉人天相,给人救起。请你知会金鸡岭方面协同打听。”
厉擒龙道:“玉帆是我女婿,他妹妹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给你们传几句话何须道谢?”
厉擒龙告辞之后,谷啸风跟着也向王宇庭告辞。工宇庭道:“你托厉岛主传话,那么你是不准备回金鸡岭的了?”
谷啸风道:“我想把刚才得到的那个消息,赶去告诉家岳。”王宇庭点了点头,说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女魔头既然逃了出来,是应该告诉你的岳父多加防备。那么一路之上,请你也多留意一些,留意龙新的消息。”谷啸风道:“这个当然。”
大战过后,太湖上的浮尸尚未打捞干净,随处飘流。谷啸风心中凄恻,想道:“龙新失事之后,跟着就发生这场水战,只怕他是凶多吉少的了。”
“龙新面貌丑陋,但除了相貌不同之外,他和辛龙生倒是甚为相似。唉,他于玉瑾有恩,本来最好是能让他们两人结合的,却不料又出了这桩意外。”
从奚玉瑾又再想到了他自己的未婚妻韩佩瑛:“佩瑛和玉瑾情如姐妹,百花谷那件事情过去之后,玉瑾心里或者尚存芥蒂,佩瑛却是不会有了。此去若能一家人团圆,我请佩瑛和她爹一同回金鸡岭居住,也可以安慰安慰玉瑾。”蓦地又想起一桩事情:“辛十四姑必定要向她爹寻仇,途中若然不幸佩瑛给她碰上,那就糟了!”
湖平如镜,小舟正到中流。谷啸风独立船头,披襟迎风,精神为之一爽。极目远眺,四顾茫茫,但见水天一色。想起刚才的顾虑,不觉哑然失笑:“天地如此之大,佩瑛哪会有刚刚给她碰上的道理?”又想:“我所应该担心的倒是佩瑛从未到过苗疆,只怕她找不着那个地方呢。”
原来韩大维脱出了辛十四姑的魔掌之后,由于当日就经过一场恶斗,而又余毒未清,是以就由他的好友张大颠陪伴着他,在湘西苗疆一个人迹罕到的地方居住,准备养好了病方始回家。
谷啸风虽然早在一年之前就与韩佩瑛言归于好,但在这一年当中,他们亦是会少离多。谷啸风这次去给岳父报信,同时也怀着一家人团聚的心情,于是日夜兼程,匆忙赶路。一路无事,这天已是踏入湘四境内。湘西包括十七个县,他要去的那个苗疆是在最西北的—个县份,中途要经过平田和武岗两个小县。
平田有个姓邵的武学世家,邵家两兄妹邵湘华、邵湘瑶是曾经到过太湖,和谷啸风见过面,意气甚为相投的朋友。邵湘华的未婚妻杨洁梅又正是辛十四站以前的丫头侍梅,是韩佩瑛的好朋友。
道经平田,谷啸风心里想道:“杨姑娘身世可怜,如今总算得了个好归宿了。她曾经帮过佩瑛的忙,佩瑛也很惦记着她。佩瑛经过此地之时,不知曾否去拜望过她?我何不顺路一访他们,也可以打听打听瑛妹的消息。”
邵家坐落山边,沿途人烟稀少。但好在方圆十里之内,也只有邵家这家富户,并不难于寻找。但谷啸风来到门前,却见大门紧闭,檐头还结有蜘蛛网。
谷啸风有点奇怪,心里想道:“白日青天,何以关门闭户,难道他们一家人都出去了?”
谷啸风拍了拍门,本是存着“姑且一试”的念头而已,却不料立即便有人应声开门,谷啸风方始放下心上的一块石头,暗笑自己太多疑虑。
但出来开门的却是一个苗女,谷啸风又不禁好生奇怪了。
幸亏这苗女懂得汉话,一说话就解除了他的疑惑。那苗女道:“这位客人,你是来找我们老爷的么?”她这么说显然是邵家的丫头了。湘四是汉苗杂处之地,富户人家,买有苗女作为丫头,乃是寻常之事。
谷啸风道:“我是来找邵家的少爷的,你是——”那苗女果然说道,“我是服侍小姐的丫头,小姐给我取了一个汉人名字,叫做赛花。”
谷啸风道:“赛花姐,你家少爷小姐可在家么?”那苗女道:“少爷,你是——”双眼灼灼的盯着他看,谷啸风以为是她少见生人的缘故,不以为意,说道:“我姓谷,名叫啸风,和你家的少爷小姐相识的。”
那苗女道:“请进来吧。”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谷啸风跟她进入客厅,不见邵家的家人出来迎客,忍不住重复问那苗女:“你家主人是否不在家中?”
那苗女道:“不错,他们一家子都到邻县武家去了。”
平田的邻县乃是武岗,武岗也有一个武学世家,主人武延春是武林中颇有名望的前辈,邵武两家乃是世交。按常理而论,阖家出去作客,只留一个丫头看门,似乎少见。但以他们两家的交谊,却也不算奇怪。
谷啸风道:“那我来得真是不巧了,你家少爷回来之时,你给我说一声吧。大约过半个月,我会再来看他。”
那苗女道:“不,不,谷少爷,请你务必留下。我马上请少爷小姐和杨姑娘回来,今晚就可以回到家的。”
谷啸风道:“用不着这样费神了,我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
那苗女道:“谷少爷,请你多留几个时辰吧。你走了不打紧,杨姑娘回来会怪我的。杨姑娘你知道吗,她就快要是我们家的少奶奶了,日期已经定好是下个月初三。”
谷啸风听她这么一说,倒是不觉奇怪起来了,说道:“我知道。但那位杨姑娘却怎么知道我会来呢?”
那苗女道:“杨姑娘说若有外路客人来找少爷,要我务必请那客人留下。前天她临走的时候不放心,还再三叮嘱我呢。”
谷啸风道:“是不是有位韩姑娘曾经来过了Y”
那苗女怔了一怔,说道:“韩姑娘?啊,对,对,前几天是有一位很漂亮的女客人来过。但我不知道她姓什么,大概就是你说的那位韩姑娘吧?”
谷啸风心中一喜:“佩瑛果然是来过了。”他本来可以跟那苗女去武家的,但一想在别人家里,可不便和杨洁梅说话,便坐下来,说道:“好,那你去吧,我给你看门。”
那苗女嗯了一声,并不马上就走,却是转身走入后堂。谷啸风只道她要换一套衣裳,只见她出来的时候,手中捧着一个托盘,盘中有糖果和一壶清茶。
那苗女斟了一杯茶,说道:“谷少爷,你来了没人招待你,还要劳烦你给我看门,实在过意不去。你请喝茶。”
谷啸风道:“不用客气,你快去吧。”心里想道:“这苗女倒是伶牙俐齿,很会说话。”端起那杯清茶,只觉一股淡淡的香气,扑入鼻观。谷啸风心中一动,把茶杯端在手中,并不就喝。
那苗女忽道:“有件事我几乎忘了。”提起一个水壶,向花盆浇水。这个花盆是放在靠窗的桌子正的。富贵人家有盆栽作为摆设并不稀奇,但盆中栽的异种墨兰却是少见。
谷啸风疑心顿起,想道:“怎的却是有余暇做这等闲事?”
心念未已,只听得那苗女说道:“这是老爷从我们家乡移来的墨兰,每天都是按时浇水的,否则就会枯萎的。杨姑娘最喜欢它,前天她离家的时候,还曾再三叮嘱过我,要我料理这一盆花。”
谷啸风心道:“原来这样。”笑道:“其实你可以叫我替你料理的。”那苗女道:“这可不敢当,反正浇浇水花不了多少时候。咦,谷少爷,你怎么不喝茶呀?”谷啸风道:“我不渴。”那苗女笑道:“我倒是有点渴了。”
谷啸风心中一动,说道:“那你喝这一杯。”那苗女道:“这我怎么当得起?……”谷啸风道:“别客气,你要赶路,你先喝。”那苗女倒似毫没机心,说道:“多谢谷少爷。”接过来就喝,谷啸风笑道:“我自己会招呼自己,你去吧。”
苗女走了之后,谷啸风暗笑自己的多疑,想道:“这苗女大概是因为在邵家做了几年丫头的缘故,多少也懂得一些江湖顾忌,是以她找个藉口,喝了这一杯茶,以免我的疑心。”
“不过江湖上诡诈的事情很多,龙新就曾经差一点上了人家的当,我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谷啸风心里又再想道。
原来他刚才之所以不喝那一杯茶,就是因为忽地想起“龙新”所曾遭遇的一桩事情。
“龙新”到苏州“赛华佗”王大夫的医馆求医之时,不知那医馆已给敌人窃据。幸亏他谨慎,没喝那杯茶,不然就中了毒了。
“那苗女虽然不似坏人,但前车可鉴,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谷啸风想道。固然不敢喝茶,糖果也不敢进口。 谷啸风本来是个爱花的人,闲坐无聊,不知不觉就走近去观赏那盆墨兰。只见寥寥几枝,却是婀娜多姿,有如淡妆美人,虽然不施脂粉,薄扫蛾眉,也有难以描画的天然风韵。走近了去,只觉幽香如酒,中人欲醉。
谷啸风不禁啧啧赞赏:“玉瑾的百花谷里,什么花都有,却也未曾见过这种墨兰。怪不得杨姑娘这样爱护它,要叮嘱那苗女小心照料了。”
花香扑鼻,浮想联翩。谷啸风不觉又想起了杨洁梅的可怜身世来了。“她本来是好人家的女儿,给人拐去,卖给辛十四姑做丫头,这已经是大大的不幸了。听说辛龙生还曾骗了她的芳心,在玉瑾和辛龙生成婚那天,她曾经前来闯席,大闹一场。她当时心中的悲苦,也就可想而知了。不过她总算是不幸中之幸,历尽折磨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又再想道:“世事变化,也真是难以预料,辛龙生负了她,不料竟也死于非命。不知她现在还恨不恨他,这消息要不要告诉她呢?嘿,君子之道,应该隐恶扬善,过去的事还是不必和她再提了。”
谷啸风从这盆兰花想到了百花谷,想到了奚玉瑾,又从奚玉瑾想到了辛龙生和杨洁梅,浮想联翩,不知怎的,忽然觉得迷迷糊糊。奚玉瑾、辛龙生、韩佩瑛、杨洁梅等人的影子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转,突然他就不省人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忽地脑袋一阵清凉,好似给了浇了一盆冷水似的。谷啸风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就看见那苗女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正在向他喷冷水呢。
谷啸风大吃一惊,叫道:“你回来了,我怎么会这样的?邵少爷和杨姑娘呢?”
那苗女笑道:“你要找的人来了!”
话犹未了,只听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谷啸风饶你机灵,也吃了老娘的洗脚水!”进来的正是辛十四姑!
谷啸风又惊又怒。他本来担心韩佩瑛碰上这个女魔头的,想不到却是自己碰上了。他本能的要跳起来,只觉软绵绵的浑身乏力,那苗女笑道:“你安静一点吧。”轻轻一推,就把他推倒了。
辛十四姑笑道:“谷啸风,你得她服侍,真是灭大的福气,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湘西苗峒的三公主!”那苗女笑道:“小女子蒙赛花,我在湘西见过你的,只是你不知道我罢了。”
原来辛十四姑逃出黑风岛之后,先到湘西苗疆打听韩大维的下落。苗疆峒主蒙得志与她是旧交。蒙得志有三个女儿,大女二女已出嫁,三女蒙赛花尚待字闺中,她是辛十四姑的干女儿。
蒙得志因为上次帮忙辛十四姑与汉人的侠义道为敌,遭受了总峒主的责备。是以这次辛十四姑来到他的地方,他虽然念在旧情,仍加款待,但却不愿意帮忙她了。
但蒙赛花不知怎的,却与辛十四姑特别投缘。辛十四姑把外面的世界说得花花绿绿,又答应传授她武功,她这就背着父亲跟辛十四姑跑了。
辛十四姑这次回来,有三个人是她要找来报仇的。第一个是韩大维,第二个是她的表妹孟七娘,第三个就是她从前的侍女杨洁梅了。
韩大维曾打断她的琵琶骨,废了她的武功,她当然是要报复的。不过她对韩大维乃是爱恨纠缠,虽然恨他,在她心目之中,却还不是最大的仇人。
孟七娘曾经是她的情敌,又曾与张大颠联手把业已在她掌握之中的韩大维救了出来,她当然也是痛恨的。不过痛恨的程度,却还比不上她之痛恨杨洁梅。
第一,她恨杨洁梅“背叛”了她。第二,她恨杨洁梅偷她的毒药害她的侄儿。第三,她已经知道那本穴道铜人秘笈是落在杨洁梅父亲生前的好友石棱手上,而石棱又正是杨洁梅未婚大邵湘华的生父。这本秘笈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而杨洁梅正是可以找到这本秘笈的一条线索。有这三个原因,她自是第一个就要找杨洁梅来报仇了。
杨洁梅本来是住在邵家的,但邵家为了避祸,早已搬迁。邵家的两个大对头,一个是乔拓疆,一个是辛十四姑。但邵家以为辛十四姑武功已废,这次避祸,倒不是为了防备她,而是怕乔拓疆再来寻仇的。
辛十四姑和蒙赛花到了邵家,找不着杨洁梅,就在邵家住下,等邵家的人回来。不料邵家的人和杨洁梅还未回来,却是谷啸风先闯来了。
谷啸风来的时候,辛十四姑恰好有事外出,蒙赛花设计把谷啸风擒获,这才赶紧去找辛十四姑回来的。
且说谷啸风给蒙赛花推倒,只觉浑身乏力,要跳也跳不起来。辛十四姑笑道:“你吸了‘千日醉’的花香,武功已失,挣扎也没有用了。你还是乖乖地听我的话吧。”
谷啸风情知自己即使武功未失,也不是辛十四姑的对手,唯有恨恨说道:“我中了你们的诡计,落在你的手上,只有死而已,要我屈服,那是休想了!”
辛十四姑笑道:“你是我故人之婿,我不看僧面看佛面,怎能取你性命?不过,你若是不听我的话嘛,我也唯有令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说到这里,回头又对蒙赛花笑道:“干女儿委屈你了。用不着你‘服侍’他啦,你还是去照料那盆兰花吧。”
蒙赛花笑道:“不错,这次能够把谷少爷留下来,还是多亏了这盆兰花呢。谷少爷,你别生气,我们苗人好客,不是如此,怎能请得你留下来?”
原来那盆墨兰乃是苗疆特产的一种奇花,用含有硫磺的矿泉水浇它,就会发出一种异香,故此别名“千日醉兰”,吸了花香,便如中酒,昏醉不醒。
谷啸风脸儿朝里,闭上眼睛,不理不睬。辛十四姑把他翻转过来,说道:“你不回答我的话,只有多吃苦头!”轻轻在谷啸风眼皮上一抹,谷啸风只觉双目酸涩,眼沼簌簌而下,不由自己的张开了眼睛!
谷啸风喝道:“你把我杀了吧!”辛十四姑笑道:“我说过不杀你的,我费了如许大的气力,把你弄来,怎会杀了?你告诉我实话,我还可以给你解药呢。你岳父在哪儿,快说!”
谷啸风冷笑道:“你毒如蛇蝎,我的岳父一见你就讨厌,你还不知羞耻,想去缠他!”
辛十四姑气得双服发白,却阴恻侧地笑道:“你想激怒我杀你是不是?我偏偏不如你的所愿,留下你慢慢消遣。你知趣的答我第二个问题:孟七娘这贱人在哪里?”
谷啸风道:“你才是贱人呢!孟七娘在哪里我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
辛十四姑冷笑道:“侍梅这臭丫头在哪里,你料想是不知道的了,但我的侄儿在哪里,你总应该知道了吧?我要你替我把侄儿找来!”
要知辛龙生是江南大侠文逸凡的弟子,辛十四姑想要会见亲人,却是不敢亲自去找的。她需要谷啸风亲笔写一封书信,才好遣人到文逸凡那里把辛龙生骗来。
谷啸风淡淡说道:“你的侄儿我倒是知道的,可惜谁也设法再找他啦!”
辛十四姑道:“为什么?”
谷啸风道:“你要找他,到阎王殿上找他吧!”
辛十四姑大惊道:“龙生已经死了?是你毒死他的?”
谷啸风道:“辛龙生是我佩服的人,我只恨不能救他性命!”
辛十四姑冷笑道:“这倒奇了,你佩服他?那你说实话吧,是谁害了他的?是侍梅那臭丫头吗?”
谷啸风冷笑道:“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辛十四姑道:“你是君子?”谷啸风双眉一轩,说道:“我纵然不配称为君子,最少我还识得是非好歹,懂得分清黑白。杨姑娘更不是如你所想象的心肠恶毒的人,是你的侄儿先对她不住,她要报复那也是人情之常,但决不至于就下毒手杀他。”
辛十四姑哼了一声道:“你刚才还说佩服我的侄儿,如今又况他的坏话。”
谷啸风道:“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我是就事论事。古人打云:君子之道,大德无亏,小节出入可也。这句话我想你是应该知道的吧?”
辛十四姑道:“我不和你谈古论今,闲话少说,我的侄儿到底是谁害死他的?”
谷啸风缓缓说道:“是完颜豪害死他的!”辛十四姑大惊道;“是完颜豪?”
谷啸风道:“不错,是完颜豪,我也正是因此,才佩服他的。说老实话,我是曾经讨厌过你的侄儿的,但他大节凛然,勇拼鞑子,死而不屈。这我就不能不佩服他了。哼,你的侄儿可比你好得多,不,不,根本就不能相提井论。亏你还有脸问你的侄儿,你敢为他报仇么?”
辛十四姑半信半疑,心里想道:“龙生的为人,我是深知的。他最多可以做个伪君子,决不会是真正的侠义道。我就不信在临危之际,他不会向敌人屈服。不过完颜豪他确实是个心狠手辣的人,龙生是文逸凡的掌门弟子,在他觉得难以利用龙生之时,当真就杀了他,那也是说不定的。这事是直是假,慢慢我再查个水落石出。”
谷啸风见她面色阴晴不定,冷笑说道:“你打什么鬼主意,你不敢为侄儿报仇,何必还要问我?”
辛十四姑阴恻侧地说道:“我报不报仇,这是我的事。但若然如你所说,我的侄儿已死,那我也就没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啦!”说至此处,突然把手一扬。她的指甲缝里藏着一撮药粉,弹出药粉,化为一片烟雾,谷啸风无力动弹,登时给药粉洒得满身。
蒙赛花大概一直是在外面偷听的,辛十四姑弹出药粉之际,她失声惊呼,立即就跑进来,叫道:“干娘,不要杀他!”可是她还是迟了一步,药粉早巳洒在谷啸风的身上了。
辛十四姑笑道:“干女儿,我答应过你,怎能杀他呢?但他辱骂于我,我可不能不叫他吃点苦头,不许你为他求情,你和我出去吧。”
蒙赛花无可奈何,只好跟着辛十四姑虐出房间。辛十四姑反手掩上房门,笑道:“谷啸风,你等着尝尝好滋味吧!”正是:
深入苗疆寻爱侣,谁知却遇女魔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