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痴男怨女成佳偶 异丐奇人逐恶魔


谷啸风堪堪迫上,距离只有数尺之遥,朱九穆反手一掌拍出,谷啸风顿觉寒风扑面、冷气侵肤,不由自己地打了一个寒噤。
原来朱九穆仗着深厚的内功,运行气血,“千日醉””的药力渐渐消散,此时他的功力已经恢复了三四分了。
他以三四分功力发出的修罗阴煞掌,谷啸风还能禁受得起,当下仍然紧追不舍。朱九穆冷笑说道:“谷啸风,你再不知好歹,这可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啦!”
谷啸风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心头一凛,想道:“现在趁他功力未曾完全恢复,我大概还可以胜得了他,再过一些时候,可就难说了。但我可怎能不顾赛花的性命。”
朱九穆反手接连劈出三掌,趁着谷啸风脚步稍慢之际,飞速前奔。谷啸风未能当机立断,转瞬之间,两人的距离又已拉开数丈。
追了一会,忽听得轰轰隆隆之声,原来是侧面山峰挂下一条潭布,山泉飞瀑,在月光下如珍珠四溅。朱九穆挟着蒙赛花,本来可以从瀑布侧边绕过的,他却突然穿过了瀑布的水帘,这样一来,与谷啸风的距离又再拉开,有十数丈之遥了。
谷啸风发力急追,正愁追他不上,朱九穆忽地停下脚步,喝道:“好小子,你以为我当真怕了你吗?来呀,咱们斗斗!”呼的一掌拍出,登时寒飘卷地,谷啸风冷得难受,只能斜跃数步,避开风头,心中暗暗吃惊:“他的功力倒是恢复得好快呀!”
原来朱九穆冲过水帘,乃是特地要给冷水浇头的。这么一浇,他的睡意,已经全消,“千日醉兰”的药力也差不多完全消散了。
蒙赛花冷得发抖,颤声叫道:“谷大哥,你回去吧,不要为我和这老贼拼了。”她的武学虽然不精,此时亦已知道,时间拖得越长,谷啸风就越是不利。如今交手,胜负已是难知。
朱九穆哈哈笑道:“姓谷的小子,有胆的你追来!”
谷啸风横了心,喝追:“好,有胆的你放了她,咱们决一死战。”
朱九穆道:“好,咱们到前面平坦的地方去再斗一场,我答应放她,你敢不敢?”
谷啸风道:“我为什么不敢,你说的话可得算数。”
蒙赛花叫道:“谷大哥,别中他的缓兵之计!”
蒙赛花都能看出他的居心,谷啸风焉有看不出之理。不过他此际亦是没有别的办法好想,要救蒙赛花,只能锲而不舍了。
夜幕揭开,东方吐出了鱼肚白。他们从邵家出来,也差不多有两个时辰了。朱九穆迎着清晨的爽气,精神一振,自忖功力已经恢复了八九分,要活捉谷啸风也是有绝对的把握了,当下笑道:“转过这个山坳,就是一块平坦的草地。你只要能够接得我的十招,你们两人我都可以放了。” 蒙赛花叫道:“谷大哥,你不是他的对手的,走吧!”
谷啸风道:“不是他的对手,也要和他决一死战。我绝不能让你独自受祸。”
朱九穆哈哈笑道:“瞧你不出,倒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呢。那就来吧!”
说话之际,他已经转过那个山坳,忽地发现有个老叫化睡在地上,挡住去路。
山坳的出口形如喇叭,极为狭窄。这老叫化横过路口,枕着一个大红葫芦,呼呼噜噜的睡得正香。这情形,老叫化只要一个侧身,就会跌下深不可测的幽谷的,可是他却睡得毫无顾忌,好像没事人似的。
朱九穆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一见这个情形,当然知道这老叫化乃是异丐无疑。但因他是飞快地跑出山坳的,突然发觉这异丐,已是收势不及。
朱九穆心念电转:“管他是什么人,且把他踢下去再说!”
心念末已,那老叫化忽地坐了起来,伸手一抓,喝道:“要想谋财害命么?”
这一抓是对准了朱九穆脚躁的“阳谷穴”抓来的。幸而朱九穆武功已经恢复,急忙一侧身形,斜踢一脚,这才能够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老叫化的一抓。
朱九穆叫道:“谁叫你挡在路口,我可瞧不见你,咱们河水不犯井水,你让路吧!”
那老叫化冷冷说道:“好呀,这还算你有理呀?老叫化睡得正欢,你扰醒了我的清梦,纵然不是谋财害命,我也不能饶你了!”
说话之际,老叫化已是提起大红葫芦,劈面打来。朱九穆横掌一挡,老叫化喝道:“岂有此理,你要打破我的宝贝葫芦。”葫芦往下一击,以朱九穆的掌力,本来一块石头也可以打碎的,被这葫芦一击,虎口竟是隐隐发麻,说时迟,那时快,老叫化转过身形,腾的飞起一脚,就踢他的屁股。
这两记怪招,饶是朱九穆见多识广,亦是从未见过。这刹那间,他无暇思索,立即把蒙赛花一抛,双掌迎敌。因为这老叫化武功实在太高,他也只有把蒙赛花抛开,才能够全力应敌,保全自己。
谷啸风刚刚跑山山坳,一跑出来,就看见蒙赛花被摔下去,不由得失声惊呼!
谷啸风和她距离甚远,要救也来不及。削壁悬崖,怪石嶙岣,荆棘遍布,眼看蒙赛花这—摔下去,不是脑浆涂地,也必遍体鳞伤,焉能还有命在?
惊呼声中,悬崖下山坡上的荆棘丛小忽然窜出一个人来,张开双手,刚好把蒙赛花接着。
这个人是个上身披着兽皮的粗壮少年,他接下了蒙赛花,轻轻的抚拍她道:“蒙姑娘,别怕,醒醒,醒醒!”
谷啸风惊魂稍定,定睛一瞧,认得这个少年原来就是张大颠的那个哑巴徒弟,心中不禁大奇:“他怎的会说话了?”
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谷啸风移转目光,向路门那边望去,那个老叫化和朱九穆正在打得十分剧烈。这老叫化当然是张大颠了。谷啸风喜上加喜,想道:“有这位老前辈在这里,那是足可以对付这个老魔头了。”
朱儿穆功力已经恢复,以第八重的“修罗阴煞功”掌力呼呼呼连发三掌,谷啸风距离在数十步之外,也感到寒意袭人,血液都似乎要为之冷凝,忙运少阳神功抵御。
张大颠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人不存好心,欺负老叫化衣衫单薄,想要冷死我么?好,且待我喝几口烧酒暖和暖和身子,再和你打。”
朱九穆怎肯容他从容喝酒,扑上去接连抢攻。张大颠身法极为溜滑,朱九穆一击不中,他已经抄起一条竹棒,说道:“恶狗咬人,非用打狗棒打之不可!”竹棒一抖,幻出一片碧绿色的光华,登时就似有十数根竹棒从四面八方同时向朱九穆打来,朱九穆大吃一惊,不敢强攻,连忙撤回双掌,紧守门户。
张大颠一手持棒,一手拿着那个大红葫芦,仰着脖子,从容把葫芦里的酒都喝光了,打了个洒呃,哈哈笑道:“好酒,好酒,老叫化精神来了,可以陪你玩个尽兴啦!喂,这酒委实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朱儿穆不敢分神说话,呼呼呼又是连劈三掌。张大颠一皱眉头,说道:“我请你喝酒,你怎的这样没有礼貌?好,你不吃敬酒,你就吃罚酒吧!”
陡地张开大口一喷,一股洒浪匹练似的向朱九穆射来。眼前白濛濛一片,朱九穆急忙闭了眼睛,双掌护着央门。酒花雨点般的洒在他的身上,溅得他满头满面,竟然觉得有点火辣辣的作痛。朱九穆恐防着他暗算,连忙倒纵山数丈开外,不知不觉已是给对方迫上了悬崖。
酒浪喷完,朱九穆低头一看,只见身上的衣裳,蜂巢般的穿了无数小洞。
朱九穆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里想道:“这老叫化不知是在哪里钻出来的,功力如此之高,看来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了。”心里打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但这时张大颠已经反守为攻,他要走谈何容易?
张大颠好似看破了他的心思,从容不迫的把葫芦挂在腰间,笑道:“要想走么?嘿嘿,相请不如偶遇,我在这里睡得好好的,是你扰醒我的清梦,既然碰上了,你就非陪我玩个尽兴不可。”左杖右掌,掌风杖影,罩着了朱九穆的身形。将他迫得退无可退,朱九穆只好咬牙苦斗。
谷啸风看见张大颠已经胜券稳握,放下了心,挂念着蒙赛花不知是否受伤,于是便走过去看她。
蒙赛花悠悠醒转,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少年的怀里,不觉满面通红,要想挣扎起来,却是浑身乏力。
那少年道:“别忙,别忙,我给你解开穴道。”
蒙赛花是给朱九穆用独门手法点了穴道的,这少年学过解穴的功夫,但要解这独门手法的点穴,却还必须先探出她给封闭的是哪个穴道,然后才能以本身功力给她强行通解。
这少年是自小在深山里长大的,丝毫不知男女避忌,为了“认穴”,只能在蒙赛花身上到处摸索。蒙赛花好在也是个并不讲究男女之嫌的苗女,不过却也羞得她藏着脸儿了。她伏在那少年的怀中,嗅得一股强烈的男子体臭,只觉这感觉十分奇妙,好像喝醉了酒一样,说个出是难受还是舒服。
费了许多气力,这少年终于把蒙赛花的穴道解开了。蒙赛花站了起来,只见谷啸风已是笑吟吟的站在她的面前。
蒙赛花脸上好似火烧,说道:“我没事了。那老魔头呢?”
谷啸风笑道:“那老魔头碰上了一个更强的对手,正是这位大哥的师父,如今正是狠狠揍他。你的性命是这位大哥救的,你知道么?”
救命之恩,蒙赛花岂有不知之理?谷啸风当然也知道她是知道的,他说这活,用意乃是给他们拉拢,要蒙赛花和他说话,别冷落了他。
蒙赛花低下头,说道:“多谢这位大哥救命之恩。”
那少年笑道:“一点小事,算得什么?蒙姑娘我认识你的,我在你们苗疆住过几年的呢,曾经好几次见过你山来打猎,不过那时我想和你说话也不能够。”
蒙赛花好奇心起,说道:“为什么?”
那少年笑道:“因为半年前我还是一个哑巴。”
蒙赛花道:“后来你怎么会说话的?是得了什么灵丹妙药么?”
那少年道:“说起来你们也许不会相信,我什么药也没有吃。是一个大夫只凭着一根银针就把我医好的。”
谷啸风不觉也是好奇心起,想道:“天下除了赛华佗王大夫,还有谁有这样高明的医术?半年前那位王大夫正在扬州,当然不会是他。”于是与他握手道贺之后,便问他道:“那位大夫是谁?”
那少年道:“是一位姓石的走方郎中。有一天我的师父带了几个客人回家,这位石大夫就是其中之一。他知道我是哑巴,当天就替我治疗,用一根又细又长的银针在我的耳后刺进去,经过大概一个月的光景,每隔几天给我针疗一次,我就能够说话了。”
蒙赛花道:“才不过半年工夫,你学会了说这许多话,说得又这样流利,真不容易。”
那少年道:“我小时候本来会说话的,后来不知生了一场什么大病,才变成哑巴的。”
蒙赛花道:“我们苗人之中,也有一些哑巴,那位大夫医术这样高明,若是能够请得功他,那就好了。他还在你家吗?”
那少年道:“我们现在和一位韩老先生同住,那位石大夫也在那里的。”
谷啸风不觉心中一动,想道:“姓石的走方郎中?莫非就是邵湘华的父亲?”邵湘华乃是邵家的养子,本来姓石,父亲石棱因为避仇,隐姓埋名多年,一年前方始父子相逢的。石棱的仇人也正是乔拓疆和辛十四姑。上次谷啸风来苗疆找寻岳父,曾经和石棱见过一面。
谷啸风道:“那位韩老先生正是我的岳父。”
那少年道;“我早已知道了。韩老先生前几天还曾和我的师父提起你呢。啊,你的岳父为人真好,他还曾经教过我几招掌法,教我怎样运用内力呢。”
谷啸风道:“那几位客人又是些什么人?”
那少年正要回答,恕听得朱九穆大吼一声,似乎是受了伤的样子。
那少年道:“啊,上面打得不知怎么样了?咱们上去看看。”
谷啸风道:“对,咱们只顾说话,可错过了一次眼福了。”
话犹未了,只见悬崖上一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跌下来,可不正是朱九穆?
朱九穆是给张大颠的掌力震下悬崖的,无巧不巧,正是朝着蒙赛花站立的地方跌下来。他身似流早急坠,眼看就要压在蒙赛花的头上。
朱九穆内功深湛,虽受掌山震伤,武功尚未消失。但跌势太急,峭壁上寸草不生,想抓着一件东西也不能够,跌下幽谷,焉能还有命在?忽见蒙赛花就在他的下面,心头大喜,登时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头下脚上,以掌就向蒙赛花抓去。
只听得“蓬”的一声,原来是那少年跃下前去,挡在蒙赛花身前,刚好及时的接了朱九穆的这招“鹏搏九霄”。
双掌相交,朱九穆的身体斜飞出去,从蒙赛花侧面越过,再一抓已是抓不着蒙赛花了。那少年则是“咕咚”一声,坐在地上。
蒙赛花连忙拉他起来,说道:“多谢大哥,你又救了我的一次性命。你怎么样了?”
那少年道:“我没生,但只怕——”
蒙赛花道:“怕什么,你是受了伤吗?”
那少年道:“不是。咱们看那老魔头摔死了没有?”
不知怎的,朱九穆的急坠之势突然慢了下来,他们俯首察看之时,正好看见他在离地面数丈之处又是一个鹞子翻身,双脚平平稳稳的踏在地上,转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那少年顿足道:“可惜可惜,我倒是帮了他的忙了。”
蒙赛花莫名其妙,说道:“你救了我的性命,却怎说是帮了他的忙?”
谷啸风笑道:“你刚才这招,当真是精妙之极。化解了那老魔头的掌力,本身又不受伤。虽然也是帮了他的忙,那也值得了。”
原来当时朱九穆凌空扑下,力道极猛,这少年虽是天生神力,倘若硬接,也是接不起的。故而他用了一招刚中寓柔的掌式,把朱九穆的掌力卸过一旁。朱九穆本是直线跌下来的,他这么一卸,朱九穆的身子也就给他的掌力带过一边了。急坠之势,经过这样一个转折,因此也就慢下来了。
蒙赛花听了谷啸风的解释,这才明白,说道:“大哥,你这都是为了我的缘故,只要你没伤,我的心就安然了。那老魔头就让他去吧。”
那少年笑道:“谷大哥,我刚才用的这招掌法正是你岳父教给我的。”
说活之际,张大颠已是走了下来,笑道:“可惜可惜,白白糟蹋了我一葫芦的好酒,还是未能摔死这老魔头。”
那少年道:“这都是徒儿无能之故。”
张大颠笑道:“你刚才使的这招,我已经看见了,我正要夸赞你呢。我不是怪人,我是怪我自己。老叫化多时未逢敌手,想和他多玩一会,是以没下杀手。想不到我的掌力少用一分他又误打误撞,迫得你用那一招,这就让他死里逃生了。”
蒙赛花道:“老先生,我爹很喜欢喝酒,大家都说我家的酒好,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几时你到我家里去,我叫爹爹陪你喝酒,请你品评品评。”
张大颠哈哈笑道:“你是为了我的徒弟才请我的吧?很好,我现在就去。”
蒙赛花喜道:“真的吗?”
张大颠道:“当然是真的。就只怕你们这些少年人不喜我这个老叫化作伴。”
蒙赛花天真无邪,听不出他话中有话,想了一想,说道:“跟你一起走,我不用担心那老魔头,也不用担心我的师父来捉我回去,岂有不喜欢之理?不过我答应了这位谷大哥,带他去找他的岳父。他的岳父不是和你住在一起的吗?咱们不如先到你家,让谷大哥见了他的岳父,再一同到我家里喝酒,好不好?”
谷啸风初时以为张大颠是开玩笑,后来见他似平颇为认真,不像说笑的神气,心念一动,说道:“张叔叔,莫非你们师徒正是有事去找蒙峒主的?”
张大颠笑道:“你猜对了。有一伙坏人跑到苗疆,可能在这里捣乱,是以我要赶紧去告诉峒主。如今碰上了蒙姑娘,有她带我们去,那就更好啦。”
谷啸风道:“既然如此,我不便耽搁你们啦。大叔,请你把住址告诉我,我一个人去就行啦。”
张大颠笑道:“也不用这样着忙,我知道你一定有许多话问我的,反正现在已经有了蒙姑娘给我们带路,路上可以减少许多盘问的麻烦,咱们多谈一会,也不碍事。”
谷啸风道:“我正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问大叔。听说有几位客人来了你家,他们是谁?现在是否也和你一同搬去和敝岳同住?”
张人颠道:“想必是我的徒儿告诉你的吧?说起来这几个客人你都是队识的,他们是石棱和邵家的全家四口:父亲邵元化,儿子邵湘华,女儿邵湘瑶和邵湘华的未婚妻子杨洁梅。”
谷啸风大喜道:“我正是从邵家出来的,找不着他们,想不到他们已经在你那里了,找这一去,可正是一举两得。”
张大颠道:“不过邵元化和他的女儿前几天又离开了。你只可以见得着石棱和邵湘华大妻。”
原来邵元化是为了躲避辛十四姑向他寻仇才搬去和张大颠同住的。他见了张大颠,得知辛十四姑已被囚在黑风岛上,但她后来又逃出来的事情,他可还没有知道,因此他和张大颠、韩大维相聚几天,就带女儿离开了。邵湘华是石棱的亲生儿子,父子已经相认,邵元化也就把他交还石棱了。不过邵湘华为报养父之恩,还是姓邵。
谷啸风人为高兴,说道:“想不到来到苗疆,竞有这样的一个意外帆缘,可以和好朋友相聚。对啦,我还没有问你呢,家岳的病好了没有?”
张大颠道:“好叫你欢喜,你泰山大人的伤早已痊愈了。本来他已准备离开苗疆的,就恐怕你来找他,彼此错过,故而留在这里等候你来的,你又是怎样碰上这位蒙姑娘的?”
谷啸风道:“她是辛十四站的徒弟,我在邵家碰上她们师徒的。现在她已经知道那妖妇是个坏人了,故而决意背叛本师。”当下把日前的遭遇说了出来,有些不便告诉张大颠的就略过不提。
张大颠笑道:“令岳武功早已恢复,又有石棱和他一起,那妖妇若是找来,只有自讨苦吃。”
谷啸风道:“就只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张大颇道:“说得有理,这妖妇手段阴险毒辣,确是不可不防。”说至此处,注意到谷啸风的神色似乎有点不安,于是跟着就问他道:“你在挂虑什么?有话要问我的,尽管说吧。”
谷啸风道:“佩瑛来过没有?”他见张大颠说过那几位客人,却始终没有提到韩佩瑛,心里已知有点不妙。果然便听得张大颠说道:“佩瑛侄女也来了吗?可还没有见到她呀!”
谷啸风道:“她动身在我之前,按说是应该到了的。”
张大颠安慰他道:“这么远的路,或许她在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那也不足为奇。而且你已经知道她没有碰上辛十四姑,想来也不至于另有什么危险的。”
谷啸风道:“你刚才说有一伙坏人踏入苗疆,他们是谁?”
张大颠道:“还没有知道清楚。昨日有一个和我相熟的苗人告诉我,他在深山采药,发现三个陌生的汉人,其中一个是头如巴斗,身高丈许的巨人,或许他说得有点夸大,不过像这样一个身材异乎常人的巨人,在江湖人物之中却只有一个。”
谷啸风道:“你以为是乔拓疆的副手钟无霸?”
张大颠道:“不错,我是猜疑是他。不过,听说乔拓疆正在江南和史大泽合伙,钟无霸又怎会到这里来呢?”
谷啸风迫:“史天泽已经战败,乔拓疆那伙海盗和他一同遭殃,也差不多是全军覆灭了。啊,这三个人恐怕就是史天泽、乔拓疆和钟无霸了。但愿佩瑛不要碰上他们才好。”
张大颠道:“那个发现他们的苗人,并没见到女子。”
谷啸风忐忑不安,说道:“你没有找过他们?”
张大颠道:“他们躲在深山密林之中,要找他们谈何容易。我只能先去通知蒙峒主,叫他加紧提防。近日又有官军要来侵犯苗疆的风声,我是怕这伙坏人特地隐藏在苗疆与官军配合的,不过,现在咱们已经知道是史天泽这伙人了,这点倒是无须顾虑了。”
谷啸风道:“但史天汗这伙人可比官军更难对付。他的余党若然陆续来到,难免不在苗疆捣乱。”
张大颠道:“是呀,所以我还是要按照原来的汁划,先去通知峒主。对,你也应该早点去见你的岳父了,还有什么要说么?”
谷啸风道:“我想要知道的都已知道了。现在只请大叔把地址告诉我就行啦。”
张大颠道:“好,我画个地图给你看,比说给你听清楚得多。”
谷啸风一直在和张大颠说话,不知不觉就忽略了蒙赛花和那少年,此时方始发觉他们早已走过一边,也正是蹲在地上,那少年在地上歪歪斜斜的写着大字。
原来蒙赛花在听到他们谈及韩佩瑛的时候,心里又是辛酸,又觉没趣,暗自想道:“他一心一意都在他的妻子身上,我在旁边,他恐怕都已忘记了。唉,那我又何必再去惹他讨厌。”
那少年对蒙赛花甚有好感,很想逗她说话,可又不敢。蒙赛花忽地对他一笑,说道:“你救了我的性命,我可还没有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少年道:“我是个孤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姓名的。跟了师父之后,师父姓张,我也就姓张了。师父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啊,蒙姑娘,你认得汉字么?”
蒙赛花道:“识得不多,你过那边写给我看。”此时她正在黯然神伤,故此特地藉故躲过一边,以免老是听得谷啸风谈他的未婚妻子。
那少午道:“师父给我起的名字叫做石痴,石头的石,痴是痴心妄想的痴。”
蒙赛花道:“石头的石字我认得,痴心妄想的痴字我可不认得啦。你写出来给我看。”
张石痴笑道:“这个字笔划很多,我学了几天才会写的。”
蒙赛花看他在地上写了,心中忽生感触:“他写的是个痴字,唉,我对谷大哥可不也正是痴心妄想吗?”
张石痴抬起头来,见她一副如痴似呆的神气,不觉怔了一怔,说道:“咦,蒙姑娘,你在想些什么?”
张大颠微笑道:“他们两个倒似乎很谈得来呢。啸风,我抢了你的向导,你不怪我吧?”
谷啸风笑道:“你给我画这地图,可比向导对我更加有用。蒙姑娘和你同行,我也可以放下心上的一块石头。”
张大颠道:“哦,你在担心什么?”
谷啸风道:“蒙姑娘放走了我,那妖妇若是追来,我可无力保护她,岂不是连累她了。”
张大颠似笑非笑地看着谷啸风道:“如此说来,我把蒙姑娘带了上,既可以解除你的烦恼,对她又有好处,这倒是一举两得了啊!”话中有活,谷啸风听了不禁面上一红,但心里对张大颇可是好生感激。
原来张大颠惯于游戏人间,看似疯疯癫癫,其实却是深通世故的。谷啸风乃是去见岳父的,带了一个苗峒公主同去,纵然韩大维不说什么,谷啸风自己心里也有疙瘩。是以张大颠为他着想,才找个藉口将他和蒙赛花分开,倒并不是他非要荣赛花带路不行。
蒙赛花痴痴的看着那少年写自己的名字,忽地听得张谷二人似乎在谈沦她,抬头一看,只见张大颠正在向她止来。蒙赛花道:“张老前辈,你说我什么?”
张大颠笑道:“没什么,你知道了我徒儿的名字了吗?”
蒙赛花笑道:“他教我认识了一个很难写的字,现在我可以叫出他的姓名了。”
张大颠道:“很好,你知道了他的姓名,此后就好称呼了,咱们走吧。”
蒙赛花道:“你等一等。”解下一个绣有孔雀的荷包,递给谷啸风道:“这个绣荷包我们苗族人看见了都会知道是我的,你带在身上,倘若遇上麻烦,你可以拿给他看。”
谷啸风接过绣荷包,心中暗暗为她祝福:“张大叔的徒弟和她倒是非常合适的一对,但愿他们能缔连理。”当下谢过了蒙赛花,便即分道扬镳。
韩大维所住的地方是罕见人迹的荒林,谷啸风走了一天,都没有碰见一个人。幸好他记牢了张大颠画的地图,才不至于迷路。
第二天入山更深,但见一处丛莽密青,荆棘满道,山茅野草,高逾人头。谷啸风正行走间,忽听得后面有拐杖点地的声音,他躲在茅草丛中看出去,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辛十四姑。
辛十四姑也发觉了前面有人行路,但她只是隐约听见了谷啸风走路的声音,却还没有看见他。
辛十四站一声冷笑,飞快追来,说道:“你们没有胆量见我么?好呀,你们不出来,我可要放火烧了!”正是:
深入苗疆寻爱侣,风波叠起苦难行。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