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老妇义方能教子 英雄侠骨抗权臣


完颜豪已是有点着恼,怒声说道:“谁和你开玩笑?”
奶妈说道:“有这样宝贝东西的贵人,怎会踏进我这间破屋子?”
完颜豪“砰”的拍桌子骂道:“你这奸猾的老婆子,你是不吃敬酒要吃罚酒啦。你的儿子邢已经告诉我了,你还要瞒我!”
奶蚂吃了一惊,随即心里想道:“不会的,不会的。我那孩子再糊涂也不会卖友求荣,哼,小王爷是要骗我上当!”
完颜豪何等精明,一看她的神色,已知这条线索是找对了,哈哈笑道:“赖不掉啦,是么?其实,你又何须害怕,檀贝子是我表哥,难道我还能害他的徒弟?我正是要接他到我的王府去住呢。他在什么地方,你快快告诉我吧!”
哪知道奶蚂仍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很想要这一百两银子,可惜我不知道!”
躲在柴房里的李中柱晴暗赞叹:“这奶妈穷得骨头真硬!但只怕完颜豪决不肯轻易放过她,倒是连累她了。”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完颜豪勃然大怒骂道:“你这不识抬举的老糊涂,看来你是存心要吃罚酒啦。任先生给她—点厉害尝尝!”
任天吾立即一巴掌打去,打落了奶妈两齿门牙!奶妈“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巴掌就似打在李中柱的脸上,如何还能忍耐,登时就从柴房里跳出来。
忽听得完颜豪喝道:“什么人?”李中柱尚未出来,先有一个人踏进这间屋子。正是奶妈的儿子。原来他在“王府”里有两个朋友是总管班建侯的仆人,听得完颜豪向班建侯要他的地址,觉得很是奇怪,偷偷地告诉他。是以他提早告假回家。
奶妈的儿子悲愤交加,叫道:“小王爷,你为什么欺侮我妈?”
完颜豪冷笑道:“檀贝子那个姓李的徒弟在哪里?你说出来,我放你的亲娘。否则别说打她,我还要杀她呢!”
奶妈的儿子怒道:“小王爷,虽然你是主子,你不把我们下人当人,我和你拼了!”
完颜豪哈哈大笑:“你要和我拼命?你瞎了跟,丧了心啦!”举起玉箫,就要戳他的眼睛。
陡听得一声大喝:“姓李的在这里!”李中柱一跃而出,暖玉箫一挥,“乒乓”一声响,把完颜豪手上的玉箫打断两截!
何令威接着出来,硬接了任天吾的一掌。何令威的掌力刚猛非常,任天吾竟也占不了他的便宜。
李中柱道:“大哥,你和令堂快走!”他口里和那个奶妈的儿子说话,手上的玉箫却是丝毫不缓。暴风骤雨般的向完颜豪点去!
完颜豪的“惊神指法”和他倒是不相伯仲,但因不久之前,刚在天坛吃过他的亏,败军之将先自怯了几分,何况如今李中柱子上有武林异宝暖玉箫,打得又是如此凶悍,他手上没有兵器,更是慌了。不过十数招,就险些有三次给李中柱点中,只能步步后退,退出前门。奶妈的儿子背起母亲。已经从后门走了!
任天吾和何令威对了三掌,丝毫也占不到便宜,吃了一惊,心里想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几年来江湖上倒是出现了不少本领厉害的后辈。这小子年纪轻轻,居然也练成了丐帮的金刚掌法。今晚若不杀他,只怕再过几年,我又要多添一个劲敌了。”当下冷笑说道:“原来你是丐帮弟子,你的师父是武士敦还是陆昆仑?功夫委实不错,可惜你碰上了我!”说话之间,左掌一挥,有掌插山,这一招是从“七修剑法”中化出来的,一招之内,遍袭对方七处要害。
何令威喝道:“老匹夫,我和你拼了!”一招“雷电交轰”,双掌划成一道圆弧,同时劈下。这一招是丐帮金刚掌中威力最强的一招!
掌风人影之中,只见何令威身形一晃,任天吾闷哼一声,一个回身拗步,攻向李中柱,替完颜豪接了一招,叫道:“小王爷,快出屋子!”
话犹未了,只听得“轰隆”一声,这间本来就是破烂不堪的屋子登时倒塌。
原米在刚才何令威以“金刚掌”应付任天吾的“七修指”之时,掌心给他的指尖点着。说也奇怪,点着的是掌心,疼痛的地方却是胸口。这刹那间,何充威就好像给人在心房重重击了一拳似的,胸中气血翻涌。但任天吾也不好受,他出指伤人,掌力相应减弱,结果他的掌力就比不过何令威了。这间屋子就是由于任大吾的掌力不能和何令威的掌力对消,以致受震倒塌的。
李中柱如影随形的跟着完颜豪窜出,何令威慢了一步,一根横梁朝他的身上压下来,何令威振臂一格,“喀嚓”声响,碗口般粗大的横梁断为两段,逃出屋外,暗暗叫了一声:“侥幸!”想道:“任天吾这老贼果然厉害,幸亏我敢和他拼命,要是刚才稍有怯意,此时焉有命在?”
原来任天吾的指力能伤奇经八脉,但在何令威拼命的打法之下,他的内力却是不敢完全发挥,必须留下几分保护自己,免受对方掌力所伤。
饶是如此,何令威被他点了一指,胸中亦已气血翻腾,好一会儿才能平复。幸亏他的内功颇有基础,任天吾的内力未贯指尖,他的奇经八脉,尚不至于受伤。
完颜豪跑出屋子,身上满是泥沙,也是吓出一身冷汗。大怒之下,把手一扬,“呜”的一声,射出一枝响箭。
李中柱喝道:“你这没出息的小子,打不过人家,就只知搬取救兵!”身形疾起,扑到他的背后,暖玉箫点向“风府穴”。心里想道:“任天吾这老赋太过厉害,何大哥只怕打不过他,我必须快刀斩乱麻,把这小子拿下,他的救兵来到,也不怕了。”
完颜豪给李中柱打得手忙脚乱,步步后退。任天吾见势不妙,一个“移形易位”,又是一掌向他打去。何令威连忙跟踪扑击。
连环扑击之中,任天吾陡地反手一掌,喝道:“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先毙了你!”
这一招颇出何令威意料之外,本来他非受伤不可,幸而他刚刚吃了一点亏,心里亦正有所准备。任天吾翻身一掌打来,他已经抓起一根木头,那是塌屋之时飞到他身边的一根当中折断的窗木,使出了一招精妙绝伦的打狗棒法。
“喀嚓”一声,半截木头又再断为两截。可是任天吾的长衫衫脚,亦已给他的木棒一绞,扯烂了半边。任天吾弓身一窜,掌力未衰,冲开了李中柱,说道:“小王爷,我和你换一个对手。”
完颜豪这才松了口气,冷笑说道:“你们一个也跑不了,连那老虔婆和她的贼儿子我都要一并抓回来,你们等着瞧吧。”
李中柱大怒道:“小鞑子,你恃多为胜,大不了我舍了这条性命给你就是。欺负一个老婆婆,你还要脸么?”
任天吾冷笑道:“谁说我们恃多为胜,你能够接得了我的一百招,我就放你!”另一边何令威和完颜豪亦已交上了手。
李中柱玉箫一举,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招招不离任天吾的三十六道大穴。他的“惊神指法”乃是最上乘的点穴功夫,远在任天吾的七修指法之上。饶是任天吾本领高强,急切之间,亦是胜他不得。
任天吾挨了几招,业已发觉李中柱就是那天晚上和他的女儿一起逃走的那个少年,便即“哼”了一声说道:“好小子,你把我的女儿拐到哪里去了?”
李中柱冷笑道:“你哪里还有女儿?你的女儿早已不认你了!”任天吾大怒,喝道:“好呀,你骗走我的女儿,我非杀你不可!”
大喝声中,立下杀手!任天吾的功力毕竟是比李中柱高出许多,一连十数招重手法过后,已是把李中柱累得大汗淋漓。还幸李中柱有暖玉箫护身,任天吾对他的“惊神指法”也还有些顾忌,李中柱但求自保,勉强尚可支持。
武学上有相生相克的道理,另一边何令威和完颜豪交手,也只是仅能占得少许上风了。何令威的长处在于内力雄浑,但因刚才和任天吾力拼数招,内力不无消耗,此消彼长,结果他的内力虽然还是胜过完颜豪一点,要想取胜却已不能。完颜豪的长处在于点穴功夫,身手也很矫捷。两人各以所长,攻敌所短,数十招过后,完颜豪居然能与他有守有攻。
李中柱记挂着师父奶妈母子的安危,心情更难平静。任天吾哈哈笑道:“小子,知道厉害了吗,你是要死还是要活?要活的快快向我求饶,只要你把丐帮分舵的所在告诉我,我就饶你一命!”
李中柱叹口气道:“我真不相信绡妹竟然会是你的女儿,唉,你在武林中也曾薄有声名,怎的如此不知廉耻!”
任天吾怒道:“你死到临头,还敢胡说八道!”掌劈指戳,招招都是重手,眼看李中柱就要支持不住。
忽见两骑快马驰来,骑在马上的是两名御林军军官,不过他们跳下马来,却并不上前帮手。
完颜豪喝道:“你们把那两母子捉回来了没有?”
那两个军官躬腰说道:“没有。”
完颜豪眉头一皱,说道:“那你们来作什么?有任老先生在这儿,用不着你们帮手了。”要知他已经看出任天吾取胜在即,自是乐得逞强。
那两个军官讷讷说道:“禀、禀小王爷……”完颜豪恼道:“尚有何事啰唆?”那两个军官齐声说道:“请、请小王爷和任老先生住手,不、不能打了!”
此言一出,完颜豪又是诧异,又是发怒,喝道:“你们发昏了吗?为何竟给反贼求情,要我住手。”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朗声说道:“怪不得他们,是我要你住手的!”声到人到,是个丰神俊朗的中年书生!
完颜豪大吃一惊,慌忙跳出圈子。李中柱喜出望外,失声叫道:“师父,是你!”原来来的正是他的师父——“武林天骄”檀羽冲。
檀羽冲道:“不错,是我。你们都给我住手!”
任天吾和李中柱正在打到紧要关头,全副精神都用在如何克敌制胜之上,檀羽冲来的时候,他还未知道来的竟是大名鼎鼎的武林天骄。此时他正在使到一招“五丁开山”,这是一招十分狠辣的重手法。眼看这一掌劈将下去,李中柱已是难以抵挡,武林天骄喝令他们住手,任天吾如何肯依?
眼看这一掌李中柱即使全力抵挡,只怕也得重伤。不料李中柱竟不抵御,一听武林天骄说到“住手”二字,便即垂手说道:“是,弟子遵命!”
任天吾听见李中柱称呼“师父”,这才知道来的是武林天骄,不由得骤吃一惊,知道要糟。但此时他要想住手,亦已收势不及了。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只听得“啪”的一声响,任天吾已是给武林天骄打了一记清脆玲珑的耳光!
这记耳光打在任天吾的脸上,吓得完颜豪心头大震。试想任天吾已经算得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了,他给武林天骄打的这记耳光,竟是毫无反抗的余地,武林天骄这是何等功夫?”
完颜豪心头大震,想道:“爹爹号称金国第一高手,只怕也还未必打得过他。”“好汉”不吃跟前亏,他是早已住手了。
武林天骄一巴掌拍去,冷冷说道:“你是什么人?这样大胆,不听我的说话!好,那你就和我打吧!”
完颜豪连忙上前劝解,说道:“这位任老先生是家父的客人,你们以前还未见过的吧?任老先生,这位是檀贝子,想必你也早已闻名的了。小小一点误会,请大家都莫放在心上。”
任天吾摸摸脸孔,脸孔还在火辣辣的作痛,只好汕讪的赔笑说道:“原来是檀贝子,请恕老朽不知,得罪令徒。”
武林天骄哼了一声,不理睬他,对完颜豪冷笑道:“误会。请问你以小王爷的身份,纡尊降贵,到这里来作什么?”
完颜豪讷讷说道,“这个,这个……檀贝子,请你容我剖说,这个,这个……我,我对你一向是十分敏重的,到这里来,不过,不过……”口中支吾以对,心里则盼望:“为什么他们还不来呀?”
武林天骄冷笑道:“什么这个,那个,你们打了我的奶妈。拆掉她的房子,难道这样做也是敬重我吗?”
完颜豪面色一阵青一阵红,说道;“请贝子息怒,这,这……”
武林天骄亢声说道:“这,这怎么样?”
完颜豪道:“这,这实在是误会。我听说贝子回来,特地到这里探问的。不料奶妈和令徒都以为我是恶意。”
武林天骄冷笑道:“你派人追捕我的奶妈,这也是因为她对你的误会?幸好我刚刚在这时候回来,否则我的奶妈只怕早巳性命不保了。”
完颜豪赔笑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只是叫他们去请贝子的奶妈,焉能取她性命?啊,想必是他们言语无礼,行动粗鲁,以致贝子生气?好,我回去重重责罚他们。”
那两个奉令捉拿奶妈的军官受了冤枉,可还只能唯唯诺诺,替完颜豪认错。
完颜豪接着说道:“家父十分思念贝子,听说贝子回来的消息,便叫我来打听,希望能够接到贝子的大驾——”
刚说到这里,只见一队御林军已是风驰电掣而来。率领这队御林军的竟然是身为御林军统领的金国皇叔完颜长之!
完颜豪喜出望外,说道:“檀贝子,我的爹爹亲自来迎接你了,你可相信,不是我骗了你吧?”
完颜长之下了坐骑,哈哈笑道:“羽冲,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可盼得你好苦呀!”
武林天骄淡淡说道:“王爷,你是来捉拿钦犯的吧?”
完颜长之笑道:“贝子说笑了。过去的事情早已过去了,还提它作甚?当今皇上前几天还曾和我说起,说是可惜不知你的下落,很想找你回来恢复你的世袭的王位。如今天从人愿,你果然真的回来了,我是特地来迎接你的呀。”
原来武林天骄二十年前是因为反对当时的金国暴君完颜亮以致被列为“钦犯”,被迫离开金京的。后来完颜亮亲率大军侵宋,采石矶一战,给宋国名将虞允文杀得几乎全军覆没。完颜亮兵败瓜州,在瓜州给部下所杀。他的堂弟完颜雍继位,也有十多年了。完颜雍因为自己得登大宝,武林天骄也有间接的“功劳”,是以在他即位之后,不久就把武林天骄的名字,在“饮犯”的名单上抹掉。不过由于这是皇室内部的纷争,所以一直是保持秘密,并不公开的。(武林天骄和完颜亮的故事详见拙着《挑灯看剑录》。) 完颜长之这番说话并非诳语,不过,当然也还是有不尽不实的地方。
真实的情形是金帝完颜雍对武林天骄虽然不如完颜亮那般的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却也止于不把他当作“钦犯”而已。对他最多只能说是没有恶感,但也并无好感。完颜长之说金帝要恢复他的世袭王位云云,当然乃是故意夸张,意图哄骗武林天骄的了。
完颜雍曾经和完颜长之谈及武林天骄,这件事倒是真的。有一天完颜雍“退朝”之后,特地叫完颜长之留下,在“御书房”中,只是和他一人密谈。
完颜雍未曾说话,先叹口气,完颜长之吃了一惊,问道:“皇上冈何‘龙心’不悦,可否让微臣分忧?”
完颜雍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皇叔还记得么?”
完颜长之莫名其妙,说道:“微臣愚昧,请皇上赐示。”
完颜雍神色仿佛有点不太高兴,说道:“你再想想,十五年前的今日,发生过什么事情?”
完颜长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天乃是“先帝”完颜亮在瓜州被杀的十五周年忌辰。
完颜长之忙道:“海陵王(完颜亮被“弑”之后,被贬为海陵王。)残暴不仁,失尽民心,窃据帝位,理应受此报应。皇上继承大宝,正是上应天心,下遂民望。今天应该是皇上高兴的日子,何必还悼念他呢?”
完颜雍道:“朕不是悼念他,朕是为了日前的处境,因而在他的忌辰,不能不生感触啊!”完颜长之道:“如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和当年的纷乱岂能相比?”
完颜雍眉头一皱,说道:“皇叔,我叫你来是要你和我说真话的,不是要你奉承我,讨我欢喜。”
完颜长之叩头谢罪之后,完颜雍继续说道:“目下蒙古崛起,灭国无数,看来就要出兵攻打咱们金国了,如何能说是国泰民安?当年完颜亮给宋国打败,咱们还能和宋国割江而治,要是蒙古兵打进来,恐怕形势要比当年还更不妙!焉知我的下场不是和完颜亮—样?”
完颜长之暗暗吃惊,心想:“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暗中私通蒙古,意图篡位之事?”连忙矢誓效忠,说道:“蒙古若敢侵犯咱们大金,微臣定当誓死以报,也不见得会给它打败。”
完颜雍道:“我知道你的忠心,也知道你的能干。不过你一人也是独木难支,我倒想起一个人来了。”
完颜长之惴惴不安,问道:“皇上想起的是什么人?”
完颜雍道:“联想起的是檀羽冲。一来他是一个人材,二来他是当年反对完颜亮最力的一个人,虽然他没有参加拥立,但朕之所以得以继承大宝,他也多少可说是有点功劳。朕已经取消了他的叛国罪名,他却一直不见回来,这许多年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
完颜长之说道:“不错,檀贝子的确可算一个人材!只可惜——”完颜雍道:“可惜什么?”
完颜长之道:“可惜檀贝子当年虽然是反对海陵王的一个得力的人,但他却并非是为全国着想。非但如此,他身为皇族,胳膊反向外弯,帮的是咱们金国的敌人呢。”
完颜雍道:“他帮忙谁?”
完颜长之道:“他帮的是汉人!”
完颜雍道:“你有什么证据?”
完颜长之道:“金鸡岭有汉人组成的叛军,首领是个女的,‘匪号’蓬莱魔女,檀贝子和这个女匪及她的丈夫是好朋友。”
完颜雍道:“啊,真的有这样的事?”
完颜长之道:“我的部下秘密侦查,曾经见过他有一次从金鸡岭下来,绝不会假。不过他的武功太高,我的部下拿不住他,因此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献给陛下罢了。”
完颜雍半信半疑,说道:“如此说来,他岂非仍然应当列名钦犯?”完颜长之道:“念在他于陛下不无微劳,微臣不敢定他的罪。请陛下宸断。”
完颜雍道:“若然如此,朕也是不敢就重用他。不过既没确证,朕也只好存疑。要是他回到大都,朕倒想见他一见。”
完颜长之道:“陛下不怕他怀有异心,图谋不轨么?”
完颜雍道:“他毕竟是金国的贝子,我想他应不至于要图谋害朕,把金国的江山交还汉人吧?”
完颜长之心头微凛,想道;“这个昏君倒是要比完颜亮精明一些,我须得小心对付才行。”当下便不敢再说什么,只能顺着完颜雍的口气,说是要照“皇上”的意旨办事了。
不过经过这一次谈话之后,完颜长之虽然未能达到把武林天骄重新列为“钦犯”的目的,却也打消了完颜雍对武林天骄的好感,不敢下旨要把武林天骄找回来重用他了。
完颜长之只道武林天骄绝不敢再回京城的,他答应皇帝的话也只是说说而已。不料武林天骄竟然出乎他的意外回来了。由于金帝有过那番说话,他不敢当众把武林天骄杀害,只能骗他到“王府”去,见机而作。
武林天骄在御林军包围之下,神色自如,淡淡说道:“檀某何德何能,敢劳王爷迎接?”
完颜长之道:“檀贝子过谦了,你是圣上关心的人,今日回到大都,难道还能让你住在客店不成?请你在我家里暂住两天,待我禀明皇上,给你重建王府,那时你再回家,不是更风光么?”
要知武林天骄在二十年前是背着“钦犯”的罪名出走的,他离开大都之后,应该是他世袭的王位已由他的族弟檀世英继承,他的“王府”当然也被檀世英占了。檀世英和武林天骄虽是兄弟,两人的行事却大不相同。檀世英一向巴结完颜长之,他之得以继承“王位”,也全是仗着完颜长之撑腰的。檀世英曾经领兵打过金鸡岭,大败而归。他对武林天骄的忌恨比完颜长之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就是为什么武林天骄走了之后,他就把他的奶妈赶出来,而武林天骄每次潜回人都,也从不回家探望他的缘故。
武林天骄笑道:“这太费王爷的神了,其实我这次回来,绝无恢复家业之心。”
完颜长之道:“贝子虽无此意,皇上却有心,待我禀明皇上,或者是给贝子重建王府,或是叫令弟把旧王府让出来,总之会令贝子满意的。不过,在皇上御旨未下之前,无论如何要请贝子给我这个面子,到我家里暂且驻足。否则我也不好向皇上交代啊!”
在他说话之时,他带领的这队御林军早已弓上弦,刀出鞘,作前呼后拥之势,其实是围得更紧了。这形势,分明是“霸王硬上弓”的“请客!”
李中柱、何令威手心里捏着把汗,只道又是一场剧战在所难免,不料武林天骄对眼前这样紧张的形势竟似视若无睹,微微一笑,说道,“王爷盛意拳拳,但倘不遵命,那倒是我不近人情了。好吧,我就去叨扰王爷。”
完颜长之松了口气,哈哈笑道:“我早知道檀贝子是通情达理的,这就对了。”
武林天骄又道:“王爷,你请我去,小徒和他这位朋友呢?”
完颜长之道:“他们两位当然也一并请到小王家里。”
何令威冷冷说道:“我可没有这样大的面子,不敢高攀。”
李中柱则把眼睛望着武林天骄,心中疑惑不定,暗自想道:“师父绝不会这样糊涂,自投陷阱的,莫非他另有脱身之计?”
心念未已,只听到武林天骄果然说道:“难得王爷对你们青眼有加,这番好意,你们也不可辜负了。就和我一同去吧。”
李中柱道:“是,弟子遵命!”何令威听他这样说,心想反正自己脱不了身,既然有武林天骄主持大局,自也不妨去闯一闯虎穴龙潭,于是也就不再持异议了。
一行人到了完颜长之的“王府”,完颜长之请武林天骄上坐,何、李二人以晚辈的身份,由王府的总管班建侯陪他们坐在下首。
班建侯道:“今日得会两位少年豪杰,幸何如之!请坐,请坐。”在请他们就座之前,先和他们行了握手礼。何令威用上了金刚掌的掌力,只觉对方一股大力反击过来,虎口竟是有点隐隐作痛。李中柱拿出看家本领,也觉脉门有点发麻。两人都是吃惊不小,心想完颜长之号称金国第一高手,武林天骄只怕也未必容易胜得了他,这个班建侯的武功却是在他们之上。完颜长之的王府里还有任天吾、完颜豪、西门牧野等许多高手,若是迫不得已,非要动武不可的话,只怕定是凶多吉少。
其实他们固然吃惊,班建侯也是心头一凛,吃惊不在他们之下。原来班建侯和何令威握手之后,胸中气血翻涌,只是他的内功造诣颇深,尚不至于现之形色而已。和李中柱握手之后,他也同样感到脉门发麻,而且这酸麻之感,蔓延直至肩头,原来他是给李中柱用“惊神指法”扣了他的脉门一下。
另一边,完颜长之也在暗中和武林天骄较量了一下内功。
“王府”的仆人捧出茶盘,完颜长之便接过来,亲自敬茶,说道:“这是皇上所赐的云雾茶,请贝子品尝品尝。”
武林天骄道:“不敢当!”完颜长之道:“别客气!”茶盘已是递到武林天骄面前。
武林天骄是个武学的人行家,一看便知完颜长之用上了上乘的内功,给他这茶盘一碰,若然抵挡不住,定必内伤,当下佯作不知,轻描淡写的便接着茶盘说道:“王爷太客气了,请放下来,我自己拿。”
两股内力一碰,茶盘微微一震,但茶杯里的茶却没倾泻。原来两人的内力刚好是在伯仲之间,一碰之下,互相消解。
武林天骄心想:“他要害我,用不着下毒。我的本领,他也应当知道不是毒药所能害的。”当下便端起茶杯,和完颜长之同时喝茶,一喝而尽,笑道:“果然不错,好茶,好茶!”正是:
明知有山虎,偏向虎山行。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