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贝子深宫惊异变 名都旧友喜奇逢


完颜长之“觐见”金主,不但是向完颜雍进谗,而且还在暗中布下陷阱,陷害武林天骄。
这晚,武林天骄留宿宫中,半夜时分,忽闻人声鼎沸,他跑出去看,只见完颜雍的“寝宫”附近,黑影幢幢,有人高叫“捉刺客呀!”
武林天骄吃了一惊,心想难道完颜长之提前动手,派遣刺客就来行刺完颜雍了?
心念未已,只见一大群大内侍卫。已是向他包围过来,为首的完颜长之喝道:“檀贝子,皇上待你不薄,你为何竟要行刺皇上!”
武林天骄这才知道是完颜长之嫁祸于他,当下喝道:“我和你到皇上跟前分辩!”
话犹未了,只见麻里哈亦已现身,向卫士传下“圣旨”,大声叫道:“皇上已经亲眼看见你是刺客,你还想狡赖么?皇上有旨,谁人能把檀贝子擒获的,官升三级,赏金千两!”
他这么一嚷,武林天骄倒是放下了心了,知道这是完颜雍实行和他商量好的计划,故此要诬赖他是刺客,意图取信于完颜长之的。不过有完颜长之插足其问,却也并非完全依照原来的计划,而是假戏真做了。
□□□□□□
武林天骄说到这里,众人都是听得惊心动魄,李中柱道:“师父,那你是怎么能够脱身的?”
武林天骄笑道:“虽然假戏真做,但‘假戏’与‘真做’,也还是各占一半而已。完颜雍的心腹侍卫是知道底细的,他们装作卖命,其实是演假戏。只有完颜长之和他带入宫中的几个御林军官,才真正要把我置之死地。
“我杀伤了那几个御林军官,完颜长之不敢和我当真拼命,我这就逃出来了。”
何令威道:“何以完颜长之不敢提前行刺完颜雍呢?”
武林天骄说道:“御林军的军官是不能大举入宫的,只能以完颜长之的随从身份,最多不过五个人跟他入宫。效忠于皇帝的大内卫士本领高强的也很不少,完颜长之未有十分把握,怎敢冒险?我初时被他吓了一惊,那是我还未曾仔细想过其中利害之故。而且完颜长之野心极大,他是要一网打尽效忠皇帝的大臣的,行刺乃是下策。他已经布置好了在‘祭天’时才动手,那又何须急于行刺呢。”
武上敦道:“昨天我们也曾遭遇一场惊险。”正要把昨日的经过告诉武林天骄,武林天骄笑道:“我已经知道了。”
武土敦道:“哦,你早已知道了?这么说,敢情你是已经碰上了朱九穆和西门牧野这两个魔头了?”
武林天骄道:“不错,我在山下还碰见了和他们同在一起的五个御林军军官呢。这两个魔头是给你废掉他们一半的武功的吧?”
武士敦道:“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是我废掉的,西门牧野的毒功则是给啸风老弟破去的,可惜尚未能够将他们的武功完全废掉。”
武林天骄道笑道:“你们已经帮了我的大忙了,要不是他们的独门邪派功夫已经废掉,这两个魔头联手,只怕我还不能这样轻易打发他们呢。”
任红绡知道她的父亲没有给武林天骄碰上,放下了心,问道:“檀大侠,你杀了两个魔头没有?”
武林天骄笑道:“那五个御林军军官我倒是一个不留,都杀掉了。这两个魔头,我本来要杀他们的,可惜有人救了他们性命。”
任红绡吃了一惊道:“是谁?”
武林天骄笑道:“就是你的这位武叔叔和你的表哥谷少侠。”
任红绡怔了一怔,听得莫名其妙。武士敦深知好友的性情,当下就笑着给任红绡释疑,说道:“这两个魔头好歹也算得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要是他们丝毫也没受伤,檀大侠一定会把他们杀掉。现在他们已经给废了一半武功,檀大侠可能觉得胜之不武,再要杀掉他们,更是有失自己的身份,因此就饶他们不死了。檀兄,我猜得对不对?”
武林天骄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叫江湖上的朋友给我脸上贴金,称我为武林天骄呢。”
原来檀羽冲是一个极有“傲气”的人,“武林天骄”的称号,不仅仅是说他的武功高明而已。“傲气”和“骄傲”不尽相同,但在对敌之时,说要顾着自己的身份,不愿杀伤业已受伤的敌手,这一点则是相同的。
武林天骄接着说道:“不过起初我并不知道他们业已失了独门武功,一交上手,他们也是不免让我添上几处伤了。不错,我是有意让他们逃跑的,但我也警告了他们,要是再给我在大都碰上他们的话,那我可就不能放过他们了。我这是因为不想让他们回去给完颜长之报信。”
武士敦笑道:“他们失掉一半武功,料也无颜再回王府。”又道:“怪不得昨晚平安无事,完颜长之派遣到这一路来的手下原来都已给你杀掉。何大哥,那你也可以不用担忧了。”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阵狂笑之声从山坡传来,转眼间那笑声已是有如在耳边一样。
伺令威的父亲大吃一惊,只道又是完颜长之派来的高手。武林天骄却道:“何大哥别慌,来的是好朋友。”
只见一个中年书生踏进门来,哈哈笑道:“贤主人请恕我这个不速之客冒昧闯来。武兄、檀兄,原来你们果然都在这里,这许多年没见面,可把我想死了。”
武林天骄道:“何大哥,我替你介绍,这位是华谷涵华大侠。”
何令威的父亲方始知道,来客原来就是和武林天骄并驾齐名的“笑傲乾坤”华谷涵。华谷涵是北五省绿林盟主“蓬莱魔女”柳清瑶的丈夫。
何令威的父亲大喜道:“久仰华大侠英名,难得华大侠光临寒舍,这真是请也请不到的。”
武林天骄道:“你怎么找得到这个地方的?”他这一问也正是何家父子心中的疑问。
笑傲乾坤道:“我已经见过丐帮的陆帮主了,他叫我到这里来找武兄,却想不到檀兄你也在此。不过你要回来大都的消息我是知道的。”
武林天骄道:“怎的你也来了大都?”
笑傲乾坤笑道:“你在大都,我还能不来找你么?”
坐定之后,武林天骄依次给小一辈的介绍,谷啸风、韩佩瑛二人是在金鸡岭和笑傲乾坤见过面的,李中柱、何令威、任红绡三人和他则还没有见过。
笑傲乾坤十分欢喜,说道:“武兄、檀兄,你们都收了好徒弟,真是令我羡慕。听说你们在大都要干一桩大事,这桩大事进行得怎样了?”
武林天骄道:“这桩事说来话长,还是先听听你的吧。”
笑傲乾坤笑道:“你不相信我是特地来找你的么?实不相瞒,我在未到大都之前,在路上已经知道你就要回来大都的消息了。”
武林天骄诧道:“你是听谁说的?”
笑傲乾坤道:“我碰见了刚从蒙古回来的上官复。”
武林天骄颇感意外,说道:“哦,他也回来了么?他现在哪里?”
笑傲乾坤道:“他要到洛阳打一个转,然后再来大都。”
武士敦道:“华兄,你来大都,难道就没有别的事了?”
笑傲乾坤道:“不错,另外是还有一点小事,我是要来大都杀三个奸贼。”
武士敦道:“哪三个奸贼?”
笑傲乾坤道:“一个是史天泽,一个是乔拓疆,一个是钟无霸。”
谷啸风诧道:“这三个奸贼也进来了大都么?一个多月前,我们和东海的明霞岛主厉擒龙曾在禹城的仪醪楼和他们碰上。”
武林天骄、武士敦等人尚未知道禹城之事,谷啸风给他们补述一遍,说道:“那天厉岛主本来不肯放过他们的,只因厉岛主的女儿女婿在他们手上,无可奈何,只好和他交换。当时黑风岛主也是和这三个奸贼同在一起,黑风岛主的女儿是公孙璞的未婚妻,厉岛主为了成全他们,只好与黑风岛主也作了交易。”
笑傲乾坤道:“公孙璞已经回到金鸡岭,我就是得到他的消息之后,跑去追踪这伙奸贼的。黑风岛主也给我碰上了。”
谷啸风道:“黑风岛主已经答应了女儿要回家的,他还留在中原么?”
笑傲乾坤道:“我碰上他的时候,正是他刚好要和那三个奸贼分手的时候,他们正在争吵。可惜我不知道,黑风岛主已有改邪归正之心,还以为他们是在做戏,第一个就和他先交上手。想不到他的武功比以前增进许多,我在三十招之后,方能占得上风,却给那三个奸贼逃了。那三个奸贼弃友而逃,看得出他们是想假手于我除掉黑风岛主,我方始知道他们已经不是二路。”
武士敦道;“你已经知道了这三个奸贼的下落么?”
笑傲乾坤道:“我一路追踪他们,追到了大都。如今已经打听清楚,他们是躲进了完颜长之的‘王府’了,这倒是颇出我的意料之外?”
武士敦道:“何以你感到意外?”
笑傲乾坤道:“这三个奸贼的靠山是蒙古鞑子,给蒙古鞑子策动他们在江南作乱的,难道你们还不知道么?蒙古和金国如今虽然尚未交兵,可也已经是敌国了呀。”
武林天骄笑道:“华兄,你有所不知,完颜长之早已私通蒙古,图谋纂位,这三个奸贼跑到大都来投奔他,正是在情在理之中。”当下才把他大都这几天的遭遇,所见所闻,一一说与笑傲乾坤知道。
笑傲乾坤喜道:“好,那么咱们这两件事情正可以并作一件办了。反正金兵暂时不攻金鸡岭,我在大都就留到明年元旦亦是无妨。”
武林天骄道:“你留在这里,我正是求之不得。不过—”
笑傲乾坤道:“不过什么?”
武林天骄道:“蒙古大军明春必将进犯中原,咱们留在大都布署,可也得有人回去金鸡岭联络。”
谷啸风道:“我本来要回去报告消息的,檀大侠在这里的事情反正我也帮忙不了,不如就是我和珮瑛回去吧。
笑傲乾坤道:“对,公孙璞正在挂念你们,你们回去最好。”
武林天骄笑道:“华兄,我倒是怕你挂念你的娘子呢,你愿意把这桩差事交给他们去办,对我来说,自是最好的安排,但对你来说,却是未免委屈你了,要累得你们夫妻要分隔更多的时候才能见面呢。”
笑傲乾坤笑道:“你的老牌气还是不改,一见面就拿我开玩笑。我不说你不知道,这卜年来,我在金鸡岭的日子可还不及我在外面的日子多呢。”
李中柱道:“师父,我——”
武林天骄道:“你怎么样?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意欲和谷少侠一同去见见世面?”
李中柱道:“师父猜得不错。只不知师父需不需要我留在大都以供奔走?”
武林天骄笑道:“有丐帮帮我的忙,用不着你在这里了。你和任姑娘都一起去吧。”众人听他这么一说,知道他已是看出李中柱和任红绡的情侣关系,不禁对他们二人相视而笑。
任红绡羞红了脸,说道:“我正是想和佩瑛姐姐一起走的,多谢檀大侠替我说了。”
安排已定,第二天一早,谷、韩、李、任四人便即离开西山,赶回金鸡岭去。
□□□□□□
一路无事,这一天到了山东境内的阴平县。阴平是和河北省相邻的一个小县,县城只有两家客店,谷、韩等人在规模较大的那家客店投宿。
吃过晚饭,已是入黑时分,这家客店忽地来了六个军官,一来到就大呼小叫,要店主人腾出三间上房。
谷啸风他们是分别要了两间上房的,不过此时他们四个人都是聚在谷啸风的房间谈天,他们偷偷张望出去,不禁吃了一惊。
这六个军官正是程氏五狼和野狐安达。
韩佩瑛想起那次老狼窝被他们拦途截劫的事,恨恨说道:“好,这次碰上他们,可不能让这窝恶狼和这个野狐再跑了。”
谷啸风道:“他们都是投奔完颜长之的,奇怪,完颜长之正要用人之际他们却不留在‘王府’。”
韩佩瑛道:“管他们是为了何事溜出金京。咱们只知除狼歼狐就是。”
谷啸风笑道:“放是不能放过他们的,但也无须着急。再说在这里动手要连累店主人呢。”
他们在房间里小声说话,程氏五狼和野孤安达则是在外面大发脾气。
原来这家客店都已住满人了,莫说三间“上房”,一间普通的客房都腾不出。
安达提起马鞭,呼的一响,作势向店主人虚打一鞭,喝道:“我们就是喜欢住你这间客店,这是给你面子,你懂不懂?你叫客人通通给我滚出去!”
店主人吓得发抖,说道:“大人,你别发气,我这就去给你老想想办法,房间一定会有的。”
结果有两个富商怕事,愿意让出个“上房”,还差一间,店主人情知普通的客房,这些如狼似虎的军官一定不肯要的,就来和谷啸风商量,说道:“你们反正是两对兄妹,出门人就将就点儿吧,让你们挤一挤,让出一间上房。”
谷啸风道:“好,你把她们两位的行李悄悄拿过来,她们可不能出去。”店主人不知韩佩瑛是为了避免和那些军官见面,只当两个小姑娘是胆小怕见公差,当下便即依言行事。
店主人只道风波可以平息,不料“老狼”程彪仍不满意,说道:“好,瞧在你苦苦求情的份上,让你多做一点生意,客人不用都滚出去了,但所有的客人还是都要出来让我们问一问话。”
店主人哀求道:“在小店住宿的都是正当商人,大人,你们的房饭钱我不敢收,但请大人高抬贵手,不,不要……”要知官兵藉口盘查,论诈店主和客人乃是常有的事,店主人最怕的也是这一套。
程彪的次子“黄狼”程挺说道:“谁希罕你不收房钱,但你说在你这里的都是正当客人,你敢担保么?”
店主人见他似乎比较容易说话,当下硬着头皮说道:“都是常来常往的客人,我知道的。”
安达道:“不许,非一个个的盘问不可!”
谷啸风在房间里小声冷笑道:“要是他们当真不知死活,那就只好在这里把他们干掉了!”
正在剑拔弩张之际,忽有一个“混混”模样的汉子走进客让来。
此时程挺正在向那店主人喝问:“有没有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儿和一个小姑娘在你的店子里?”店主人道:“没有,当真没有。”
那个混混进来笑道:“现在没有,待会儿就会有了。”
程彪喜道:“你有了消息么?”
那混混说道:“回大人,这两个人已经进了县城,正在前门一间饭店吃晚饭。吃过晚饭,他们就要找客店了。城里只有两间客店,这间最大,他们多半会到这里来的。”原来这个混混乃是衙门的“线人”,和程彪他们相识的。
程彪哈哈笑道:“好,那咱们乐得歇一会儿,以逸待劳,让他们自投罗网。”
安达说道:“不过也得提防他们投宿另一间客店,你再给我去打听他们的行踪。”
那混混道:“是,小人理会得。”
程彪说道:“决给我准备酒菜,我们吃饱了好办公事。”
店主人诺诺连声,当下便叫伙计带他们进房间歇息。
那混混又再进来,向店主人吡牙咧齿地笑道:“我给你说了好话,免你一场灾祸,你说你该怎样——”
那店主忙把一锭银子递过去说道:“小二哥,你不说我也要酬谢你的,这点银子,不成敬意。”那混混收了银子,这才真的走了。
程彪这伙人只道一间小客店里能有什么“奢拦”(了不起)的人物,是以放言无忌,丝毫也不理会“隔墙有耳”这句老话。
谷啸风这才知道他们之所以要盘问客人,倒并非是故意和店主为难,而是要搜查人犯。
韩佩瑛悄声道:“只不知那老头儿和那小姑娘是什么人?”
任红绡笑道:“坏人要捉拿的当然是好人了。”
韩佩瑛道:“不错,咱们撞上了,这桩事情,好歹理它一理。”
店主人加意奉承,杀了两只鸡拿了一坛老酒给程彪他们吃喝。几杯下肚,他们的话也就更多了。不过却始终没有说出他们要捉拿的人是谁。
安达搓搓肚皮,说道:“今天赶了一天路,真是饿得要命。想不到这问小客店的酒菜倒还不错呀。”
程彪道:“你少喝两杯吧,待会儿还要动手呢。”
安达说道,“怕什么,咱们六个人还怕对付不了一个糟老又儿和一个小姑娘。”
程挺说道:“安大叔,这老头儿可不能说是‘稀帽’(本领不济)啊,好像你也曾经吃过他的亏吧?”
安达哼了一声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他没有帮手,我还怕打不过他么?待会儿你们瞧着,我一个人就要把他们祖孙‘拾慑’(收拾)下来。”
程彪最小的儿子“白狼”程玉笑道:“安大叔,你舍得难为那如花似玉的小姑娘?”
安达哈哈笑道:“老弟,你倒是真懂得你老哥哥的心间,说直个的,这小姑娘虽没有韩佩瑛和奚玉瑾那样花容月貌,可也算得是个标致的小媳妇儿,这回你可不能和我抢了。”
程玉笑道:“安大叔,君子不夺人之所好,你要的人,我怎能和你争夺。不过,你也得小心点儿才好,别像那回在老狼窝抢新娘子一样,新娘子没抢成,你却吃了大亏。”
原来安达的—只眼睛,就是那次要抢赶扬州完婚的韩佩瑛,给韩佩瑛戳瞎的。提起这件事情,程玉的三个哥哥轰然大笑。程彪喝道:“你喝醉啦,说话都不知轻重了,怎能和安大叔开这样的玩笑?”
崩口人忌崩口碗,安达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揭他这个疮疤,登时怒气上冲,拍案骂道:“韩佩瑛这个野丫头可惜在大都没有给我碰上!”
程五笑道:“碰上了她,你又能怎样?”
安达说道:“不错,我是打不过她。难道‘王府’里的人都打不过她么?捉着了她,我求小王爷把她赏给我,我挖掉她的两只眼睛,废掉她的武功,再迫她做我的新娘子。”
程玉笑道:“你打的如意算盘,当真捉到了她,小王爷自己不要,会让给你?”
韩佩瑛在隔壁房间听得他们污言秽浯,说到自己头上,气得炸了心肺。谷啸风连忙拦阻她过去,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狗嘴里不长象牙,何必急于去理会他们?让他们多活些时,也好多听一些消息。”
程彪说道:“安老弟,小儿胡乱说话,你别见怪。其实我们这次都是诚心来帮你的。你要知道王爷是吩咐咱们到兖州递送文书,吩咐过咱们,路上不许闹事的啊。”
安达说道:“我知道,但既然恰好遇上,反正也耽搁不了咱们的正事。那老头儿和你们也是有梁子的啊。”
程彪说道:“对,我和他们的梁子虽然不深,这口气还是要出的。不过我可不想抢人家的花姑娘。”
从他们的口中总算又透露了两个消息,其一,那老头和少女乃是祖孙;其二,他们是给完颜长之送公函到衮州去的。
金鸡岭正是在衮州境内。谷啸风瞿然一省,睹自想道:“虽说金国的皇帝答应了檀大侠不对金鸡岭用兵,却难保完颜长之不是阳奉阴违。他们送到衮州去的莫非就是完颜长之的什么密令?”
安达已有几分醉意,还要添酒,那个混混却已回来向他们报告消息了。报道那“糟老头儿”和他的孙女是在另一间客店投宿。
程彪说道:“安老弟,你的酒不能喝啦。”
安达把酒杯一掷,说道:“好,咱们这就抢新娘子去,回来你们吃我的喜酒。”
店主人躲在大堂墙角,看他们呼啸而去,心里十分害怕。忽见谷啸风等人也跟着出来。谷啸风把一锭银子塞在他的手里,说道:“房钱给你,我们走了。”
店主人又是吃惊,又是诧异,说道:“你们不回来了么?”谷啸风笑道:“不错,非但我们不会回来,这班鹰爪孙料想也不能回来了,你大可以放心啦!”
安达堵住那客店的大门叫道:“周老头儿,你也是老江湖了,识相的快给我滚出来!瞧在你孙女儿的份上,我不会难为你的,我还要尊你二声老爷爷呢!”
只见屋顶上蓦地现出二人,正是那个老头和他的孙女。
那少女斥道:“淫贼看镖!”一支风尾镖破空飞下,安达虽有几分醉意,本领却没稍减,把一柄扇了滴溜溜地一转一托,那支凤尾镖落在他的扇面,竟然给他平平稳稳的便收了去。安达歪着独眼笑道,“好精致的手工,凤姑娘,这算作是你给我私定终身的礼物吧。”
少女大怒,便要跃下去和他拼命,那老头说道:“狗嘴里不长象牙,凤儿,别中他们激将之计。”口中说话,一把铜钱撒下来,跟着就把他的孙女一拉,祖孙俩便在屋顶上施展轻功,掠过几重瓦面,前面已经没有相连的房屋,这才跳下地上,发足飞奔。
这老头的钱镖可比他孙女儿的风尾镖厉害多了,程彪使开他的独门兵刃一支铁烟杆泼风似的乱扫,加上安达的一柄折铁扇拨打,才能把那十几枚铜钱打落。那老头和他的孙女儿已是逃过了二条长街了。
安达叫道:“新娘子要跑,那可不行!”飞身上马,望影疾追。程氏“五狼”也都跨上坐骑,跟在他的后面。
谷啸风和韩佩瑛等人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屋顶上那个少女和她的爷爷逃跑。不过还隔着一条街道,“野孤”安达和程氏“五狼”却未瞧见他们。
韩佩瑛又惊又喜,说道:“原来是周老爹爹和他的孙女儿,我真是糊徐,早就应该想到了。”
原来这老头子名叫周中岳,是奚玉瑾的管家,他的孙女儿周凤自小和奚玉瑾一同长大,更是亲如姐妹。那次韩佩瑛在老狼窝遇劫,他们也是曾经在场的。
当下谷啸风、韩佩瑛、李中柱、任红绡四人立即跟着追去。
阴平县是个小小的县城,只有两个兵丁把守城门,城墙很矮,只比普通的民房略高一些,不过却是天黑之后就关上城门的。
周氏祖孙已经翻过城墙逃出郊外,程氏“五狼”和“野狐”安达是骑着马的,只能喝令兵丁开门,兵丁见他们是军官,哪敢不依?
城门尚未关上,谷啸风等一行四人又已来到,那两个兵丁连他们是什么模样都还未曾看得清楚,他们已是从打开的城门冲出去了。
他们一路跟着骤雨殷的蹄声追去,韩佩瑛正在担忧程氏“五狼”的马快,追赶他们不上,忽地看见他们的六匹坐骑,空骑散在路旁的一座山边吃草。
原来周氏祖孙躲入林中,“野狐”安达和程氏“五狼”追上了他们,就跳下坐骑跑入林中搜索他们了。黑夜密林,骑着马在崎岖的山道上不易追逐敌人,而且目标较人,易遭暗算,故而他们一追上了,自是以放弃坐骑为宜。
谷啸风等人来得正是时候。周中岳和他的孙女儿被六个敌人围攻,刚刚到了十分危险的关头。
“野狐”安达笑道:“周老爷爷,我是诚心想做你的孙女婿的,做了亲家,这就免伤和气了。只要你点一点头,咱们马上就可以化干戈而为玉帛。”
周中岳喝道:“放你的狗臭屁!”自忖已是难逃敌手,一怒之下,索性豁了性命,飞身一脚,猛扑“野狐”安达,与他硬拼,准备与他同归于尽。
安达笑道:“哎呀,周老头儿,你怎么这样狠,你要你的孙女儿守活寡吗?”他的身形溜滑之极,口中说着话,一闪就闪开了。但听得“卜通”一声,另一个人却倒在地上。正是: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