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是何意态人中杰 不露锋芒寇已惊


时序推移,流年暗换。残雪虽尚未消,岭梅早已吐艳。冬去春来,这天是正月十四,还有一天就是元宵佳节了。
金京的消息也还没有传来,完颜长之的计划是在元旦那天篡位的,武林天骄和笑傲乾坤等人亦是准备在元旦那天,借金主之力,把完颜长之除掉。现在业已过了十四天,他们在金京的成败如何,金鸡岭毫无消息,岭上群雄,对他们自是不免十分悬念。
日间群雄谈起这件事情,蓬莱魔女说道:“关山阻隔,从大都回到这里,快马也得走个十天半月,大家稍安毋躁,料想数日之后必有好音。”
金刀雷飙点了点头,说道:“华大侠、檀大侠都是身具绝世武功,趁着金京内乱,一举扑灭完颜此撩,料非难事。”
大头目杜康笑道:“海砂帮除掉了岳良骏这个狗官,要是他们在金京再把完颜长之这个大奸除掉,这就更是大快人心了。”
奚玉帆却道:“不是我着急要知消息,明天就是元宵佳节,如果公孙璞和宫锦云能够明天回来,和我们共度佳节,那才是最好不过呢。他们的坐骑是日行数百里的名驹,按说明天能够回来,亦非奇事。”
蓬莱魔女说道:“他们的快马虽然可以早日回来,但却恐怕不能如你所愿。据我所知。公孙璞还要回家一趟,和宫姑娘见一见他的爷爷和明明大师。”
金刀雷飙笑道:“迟些回来,早些回来,都不紧要。最紧要的是他们在金京大功告成。”
众人议论纷纷,只有任红绡黯然不浯。
大家都在记挂金京的消息,但任红绡除了记挂之外,还多一份忧虑。
这天晚上,她辗转反侧,不能入寐。心中忐忑不安。她忧虑的是,她的父亲在这场大变乱中,不知会遭到什么命运?
不错,她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早已深恶痛绝,但总也还存有一丝希望,希望她的父亲在受过许多教训之后,能够像黑风岛主一样,醒悟过来,及早回头。
“祸福无门,唯人自招。爹爹伪善实恶,做了许多坏事,若然他不知悔悟,给完颜长之作陪葬,那也是他的报应。唉,这只有看他如何自处了。”任红绡心想。
还有一个人,这天晚上和她一样不能入寐的,这人是奚玉瑾。
奚玉瑾固然在挂念着公孙璞和宫锦云,同样也在惦记着谷啸风与韩佩瑛。不仅因为谷啸风曾经是过她的情人,更因为韩佩瑛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明天就是元宵,元宵节是团圆节,要是能够和他们一起,那该多好。佩瑛知道我的事情,一定会为我高兴。啸风和一行也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奚玉瑾心想。
要知谷啸风是她第一个恋人,是她真正爱过的人,在此之前,双方分手虽然已成定局,见了面还是不禁感到有点尴尬。如今她自身有了归宿,心胸豁然开朗,是以非但不怕和他们见面,而且希望早点和他们见面了。她希望能够和好朋友分享她的喜悦。
奚玉瑾在惦记他们,他们也在惦记着奚玉瑾。
奚玉瑾希望能够和他们共度元宵佳节,但也知道这希望甚是渺茫,不敢相信它会成为事实。
凑巧的事情不是常有,但也不是没有。奚玉瑾可没想到,就在此际,就在她辗转反侧,思念良友,不能入寐之时,谷啸风和韩佩瑛已经回到金鸡岭来了。他们是从嵩山少林寺赶回来的,怀着兴奋的心情,想要和众人早点见面,他们连夜登山。
又圆又大的月亮像白玉盘高挂天心,他们正在开始登山,还未走到最近的一个当所。
数月别离,重回旧地,又是正当美景良辰,这对少年情侣,心中都是充满柔情。月华如练,夜风飘送花香,四周静悄悄的,但闻虫声唧唧。谷啸风不禁触景生情,低声吟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韩佩瑛噗嗤一笑,说道:“这首‘鹊桥仙’是秦少游为牛郎织女写的,今晚又不是七夕,你念这首词,可是不对景呀。”
谷啸风笑道:“时节虽不相符,情怀却是一样。七夕是牛郎织女团圆,元宵却更加是众人的团圆佳节呢。”
韩佩瑛道:“今天也还不是元宵。”
谷啸风笑道:“你瞧瞧月亮,月亮已过天中,现在已经是正月十五的凌晨了。”韩佩瑛道:“也还是情景不符,我,我和你——”说至此处,脸上一红,心里甜丝丝的却不说下去了。
谷啸风懂得她的意思,笑道:“是呀,我们比牛郎织女幸福得多,他们一年一度相逢,我们却是常在一起,从今之后,也是再也不会分开的了。我想起这首词,就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韩佩瑛满怀喜悦,心里想道:“我和他经过许多风波,如今才是两心如一。说起来也的确是比牛郎织女幸运多了。” 谷啸风在她身边低声问道:“瑛妹,你在想些什么?”
韩佩瑛抬起头来,说道:“我在想,在想玉瑾姐姐。”
谷啸风怔了一怔,说道:“哦,你是在想她?”
韩佩瑛笑道:“你别担心,我并非在喝你们的陈年旧醋。今天是元宵佳节,我是在为瑾姐祈祷上苍,但愿她早日能够找到一个如意郎甘。”
谷啸风默然不语,心里想道:“玉瑾的不幸,虽然不是由我造成,也是由我而起。”
韩佩瑛道:“你又在想些什么?”
谷啸风道:“我的想法和你一样。说实在话,她找到了如意郎君,我的心里才会安然。瑛妹。我说这样的话,你不会误解我吧。”
韩佩瑛笑道:“你把我当作气量狭窄的人么?当然不会,说实在话,我对她也是有点感到抱歉呢。咦,你,你看什么?怎的不和我说话呀?”
谷啸风回过头来,低声说道:“噤声,好像是有人来了。这人轻功很是高明!”
根据常理推测,午夜时分,有夜行人登山,这人多半不会是山寨的头目。
谷、韩二人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过了片刻,果然看见一条人影走上山来,走到山坳转角之处,在月光下已经隐隐可以看见山头上的第一个当所了。这人忽地停下脚步,自言自语道:“我这样做是不是应该呢?蓬莱魔女她会相信我吗?说不定她会杀了我的!唉,但即使她杀了我,我也应该到金鸡岭去,但求见一见我的绡儿!”
谷啸风吃了一惊,和韩佩瑛小声说道:“是我的舅舅!”
原来这个夜行人不是别个,正是任红绡的父亲任天吾。
韩佩瑛道:“咱们怎办?”
谷啸风咬了咬牙,在她耳边说道:“他早已做了完颜长之的走狗,我可不能认他做舅舅!咱们打不过他,也要和他打了!”。
韩佩瑛将他按住,说道:“且慢出去!他是想见女儿,未必含有坏意。咱们还是弄清楚了再说。”
正在他们悄声商议之际,忽听得有一个人阴声怪气地笑道:“任老先生,想不到你竟有这个胆量跑到金鸡岭来,但你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给我碰上吧?”谷啸风偷看出去,这一惊可更是非同小可了! 只见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番僧,也不知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此时已是出现在谷啸风的眼前,站在山坳转角之处,拦住了任天吾的去路。这个番僧谷啸风认得他是蒙古的国师龙象法王。
在龙象法王的后而还有一个身披狐裘的少午,不是别人,正是完颜长之的儿子完颜豪。
龙象法王号称“武功天下第一”,“天下第一”未必,但足以与当世的一流高手并列却是不假。他这一下突如其来,谷啸风固然吃惊,任天吾吃惊更甚!
“真是意想不到,不知法王有何见教?”任天吾只好硬着头皮问道。
龙象法王哈哈一笑,说道:“不敢当。任老先生,你颠倒过来说了。是我要向你老先生请教,请教你跑来金鸡岭意欲何为?”
任天吾讷讷说道:“这事也瞒不过法王,小女是在金鸡岭上。故此我特地来找她回去。”
他们说话之间,完颜豪亦已来到,侧目斜睨,冷笑说道:“你还会回去?你到了金鸡岭,父女团圆,大可以安享晚年了。不过你要在金鸡岭站得住脚,恐怕也唯有父女同心,对蓬莱魔女效忠了。哼,你说,你是不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
任天吾道:“小王爷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见小女一面,不敢、不敢——”
完颜豪哼了—声,打断他的话道:“哼,不敢?元旦那日,天坛之战,一出事就不见了你,是不是你把父王的图谋泄露给武林天骄的?”
任天吾大惊道:“小王爷,你莫冤枉好人,我与武林天骄有一掌之仇,怎会把秘密泄漏给他?”
完颜豪冷冷说道:“就算不是你泄漏的,你临阵逃脱,累父王死在武林天骄手下,已是大罪一桩。如今你又要求投降蓬莱魔女,和我们作对,你以为我们能够容许你么?”
任天吾情知难以幸免,亢声说道:“小王爷不肯原谅,要杀要剐,老朽只好拼着豁了出去,让小王爷随意处分了。”
龙象法王忽地说道:“有话好说,让我做个鲁仲连吧。既往不咎,任老先生,只要你跟我们回蒙古去,我们就还是自己人。小王爷,你说是吗?”
完颜豪点了点头,说道:“法王给他说情,我怎敢不依?好,任天吾,要死要活,如今是全看你了,你应不应承?”
原来他们迫使任天吾跟他们同往蒙古,也是有着他们的如意算盘的。
要知任天吾平生冒充侠义道,也的确曾和许多侠义道中的人物交过朋友,取得他们的信任,知道不少内情。侠义道中人物,十九是和各地义军有关系的,亦即是说对于义军的内部情形,任天吾虽然不能参与秘密,最少也要比投奔蒙古的任何一个叛徒知道得多得多!龙象法王就是因为觉得他还有可资利用之处,是以不惜冒险追到金鸡岭来,也要把他截回去的。
此时龙象法王和完颜亮都在注视着任天吾,看他如何回答。
谷啸风躲在大树后面偷听,此时也是在绷紧心弦,静听他的舅舅如何回答。
任天吾在这人兽关头,瞬息间转过了无数念头,终于缓缓说道:“好吧,我跟你们回去!”上前两步,慢慢地走近完颜豪。
谷啸风大失所望,气得手足冰冷。不料任天吾接着而来的一个动作,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任天吾忽地一抓向完颜豪抓下,喝道:“我给你们父子当作鹰犬一般,受你们的气也受得够了,如今我可要堂堂正正做一个人啦!”
完颜豪侧身一闪,“嗤”的一声,披在肩上的狐裘给任天吾抓破。但在这性命俄顷之际,他却好似给一只无形的手掌轻轻将他推开。蹬、蹬、蹬退了三步,竟没摔倒。救他的人是龙象法王。
龙象法王武功比任天吾高得多,焉能容得他加害完颜豪。双掌齐推,左掌发出的阴柔之力把完颜豪推开,右掌的阳刚之力,和任天吾碰个正着。
双掌相交,“蓬”的一声,震得任天吾摇摇晃晃。这还是龙象法王想要保全他的性命捉他回去,否则倘若是用到第九重的龙象功,登时就可毙了任天吾的性命。
任天吾喝道:“好,你杀了我吧!”呼的一掌劈出,又和龙象法王对了一掌。这次伤得更重,“哇”的一口鲜血狂喷出来。但龙象法王却也不由得“闷”哼了—声,忽地停下脚步。
原来任天吾的内力虽然远远比不上龙象法王,但他的“七修掌”掌力也是甚为阴狠,龙象法王接了他这毕生功力之所聚的一掌,胸中气血翻涌,亦是颇不好受了。
不过龙象法王的功力毕竟是深湛得多,运气三转,已然没事,大怒喝道:“任天吾,你是真的不要性命了?”任天吾狂喷鲜血之后,急切之间已是说不出话来,只能向龙象法王怒目而视。
完颜豪刚才险些伤在任天吾的手下,虽然没事,一件名贵的狐裘已是给他撕破,甚为气恼,说道:“此地是蓬莱魔女的巢穴,咱们不宜久留,我看此事还是早些了结的好!”
龙象法王瞿然一省,说道:“对!任天吾,我没工夫和你啰唆,我数到一个三字,你不投降,可休怪我手段狠辣!一、二——”
一个“三”字未曾吐出,忽听得一声大喝,接着是完颜豪尖声叫道:“法王,快,快来救我!”
龙象法王回头一看,只见两条人影捷如飞鸟的正在向完颜豪扑去,双剑如虹,眼看就要把完颜豪的身形笼罩在剑光之下。龙象法王想要赶过去救他,亦是来不及了。
这两个人是谷啸风和韩佩瑛。原来谷啸风和韩佩瑛深知龙象法王武功高强,要从他的手下救人实是不易,故而与韩佩瑛采用“围魏救赵”之策!
龙象法王的确不愧是个顶尖儿的武林高手,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陡地脱下身上所披的火红袈裟,振臂一抛,一件柔软的袈裟,经过他的玄功运用,竟然带着呼呼的风声,像是一幅红云,飞过来挡在谷、韩二人与完颜豪之间!
谷、韩二人双剑齐出,嗤嗤几声轻响,那件袈裟给他们戳破几个小洞,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慢慢落下。可是韩佩瑛被那股内力一震,虎口亦是感到酸麻,不由自己退了几步。完颜豪折扇一挥,格住了谷啸风向他刺来的长剑。
完颜豪家学渊源,武功原非泛泛,要是谷、韩二人联剑攻他,他自是难以抵挡,和谷啸风单打独斗,虽然也还是略逊一筹,却还可以勉强应付。说时迟,那时快,龙象法王已是如飞赶到,喝道:“原来是你这个小辈!”运起第九重的龙象功,人未到,掌先发,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般的涌来,谷啸风亦是不禁连退几步,胸口如受巨锤一击,呼吸为之不舒。
龙象法王忙于替完颜豪抵挡谷韩二人,任天吾方得暂时脱出险境。但他在受伤之后,再给龙象法王的劈空掌力一震,不禁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任天吾定了定神,看清楚了救他的人乃是他的外甥谷啸风,不觉惊喜交集,又是感激,又是惭愧!
“啸风,你不怪舅舅几次三番对你不起,还来救我!”任天吾叫道。他受伤很重,但这意外的惊喜,却是令他精神重振了。他定了定神,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便即过去帮忙谷啸风、韩佩英抵御强敌!
谷啸风道:“舅舅,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只要你从今之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话犹未了,龙象法王那排山倒海般的掌力又已涌来,谷啸风连呼吸也感困难,说不出活。
任天吾功力毕竟深厚得多,避开正面,侧身一闪,连忙叫道:“贤甥,用快剑攻他……”
龙象法王喝道:“好呀,你们甥舅同心合力,就以为可以对付得了我么?哼,这只能叫你们结伴去见阎王,让你们在黄泉路上不愁寂寞!”
谷啸风一声不响,在龙象法王的狂笑声中,唰的一剑刺来,韩佩瑛同时疾攻他的侧面空门,双剑配合,妙到毫巅,又快又狠。龙象法王正要运起第九重的龙象功。给他们致命的一击,谷、韩二人双剑倏地变招,又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来。
龙象法王也想不到他们的剑法竟然精妙如斯,微微一噫。来不及施展杀手,只能把那件袈裟当作兵器,用寻常的功力,把他们的两柄长剑挡开。原来任天吾指点他们快剑进攻,正是要令龙象法王不能连续施展第九重龙象功的。
不过龙象法王虽然一时间难施杀手,只用寻常的功力,也还是可以应付裕如。谷、韩二人幸亏有任天吾相助,方能和他勉强打成平手。
掌似奔雷,剑如骇电,掌风剑影,卷作一团。周围数丈之内,沙飞石走。完颜豪看得目眩心惊,以他的本领而论,虽然勉强可以插得进手,亦是不敢上前了。
谷、韩二人呼吸不舒,出招已有力不从心之感。只道要糟,不知怎的,龙象法王的攻势也跟着和缓许多。谷啸风心头一喜,想道:“莫非这贼秃亦已到了强弩之末?”任天吾忽地叫道:“不好,你们快走!”
话犹未了,龙象法王轻飘飘的一掌拍出,看似毫不着意,掌力却是沉重之极,谷啸风给震得摇摇晃晃,有如一叶轻舟,在风浪之中挣扎,幸而他的少阳神功根基不弱,尚还可以勉强支持。韩佩瑛功力较差,虎口酸麻,青钢剑都几乎掌握不牢。但比起任天吾,他们二人还算比较好了,任天吾给他掌力一震,伤上加伤,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原来龙象法王以守代攻,为的正是要调匀气息,默运玄功。他那轻飘飘的一掌,虽然还未曾是第九重的龙象功,亦已到了第七重了。
任天吾嘶声叫道:“我反正是活不成了,你们不用理我,赶快走吧!”
谷啸风和韩佩瑛如何肯走?他看了韩佩瑛一眼,韩佩瑛用不着他开口说话,已知他的心意,说道:“大哥,我当然和你一起!”
龙象法王哼了—声,冷笑说道:“难得你们甥舅同心,夫妻义重,我就成全你们吧!”吸一口气,正要更进一步,施展第九重的龙象功,忽听得雪地上有“嚓嚓”声响,一听之下,就知是有轻功甚为高明之士来到。龙象法王心神微分,喝道:“什么人?”
完颜豪正在看得出神,听得龙象法王这么一喝,方始吃惊。说时迟,那时陕,就在这瞬息之间,只觉背后微风飒然,那人业已来到。
完颜豪幸得龙象法王提醒,及时趋避,折扇一挥,反手招架,挡了个空。回头看时,只见一张布满伤疤的脸,正在冷冷的瞅着他,瞅得他心里发毛。那人木然毫无表情地说道:“完颜豪,你还认得我吗?”
这人不是别个,正是那次在舜耕山遭受完颜豪毒手,却还未曾给他害死的辛龙生。辛龙生后面,还跟着一个车淇。
完颜豪大惊失色,叫道:“原来是你!”辛龙生道:“不错,我特地找你算帐来了!”
完颜豪恃着有龙象法王可作靠山,虽然心里发慌,却是傲然说道:“算帐就算帐吧,你以为我怕你不成。不过我劝你还是罢手的好,你在这里和我算帐,绝没你的好处!”
辛龙生冷笑道:“你以为有龙象法王在这里,就可以庇护得了你吗?”完颜豪趋他说话之际,折扇一挥,去势飘忽,左点“期门穴’,右点“中白穴”。只要给他点着一处穴道,便可稳操胜券。
他的点穴手法是从“穴道铜人图解”上学来的,手法精奇,变化繁复,可以说得是当世无双的点穴功夫。只道先发制人,十九可以得手。哪知他快,辛龙生更快,剑招后发先至,他的折扇还未点着辛龙生的穴道,辛龙生的剑尖已经指着他的胸膛!
完颜豪霍的一个“风点头”,折扇倏张,当作五行剑使,化解了辛龙生的剑招。辛龙生欺身直进,也不变招,剑中夹掌,就来抓他。
完颜豪暗暗欢喜,想道:“你如此蔑视于我,且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一个“大弯腰、斜插柳’,折扇一敲,“卜”的一声,果然打着了辛龙生膝盖的“环跳穴”。
完颜豪大喜喝道:“给我倒……”哪知辛龙生非但没有倒下,反而五指如钩,朝着他的琵琶骨就抓下来。
原来辛龙生跟了车卫半年,又得赛华佗王百淳传他调和正邪内功的心法,已经练成了颠倒穴道的功夫,完颜豪虽然点着他的“环跳穴”,也不过等于拿把折扇在他膝盖敲了一下而已,穴道未封,并无大碍。
龙象法王顾不得对谷、韩二人再施杀手,陡地大喝一声,飞起一脚,把任天吾踢翻,便即冲破剑圈,突围而出。
此时辛龙生的身形方自一晃,五指如钩,朝着完颜豪的琵琶骨抓下。
龙象法王并不是冲过去救完颜豪,却是跑去要拿车淇。车淇在旁观战,距离辛龙生约有二三十步之遥。
龙象法王一面飞奔,一面大呼小叫:“好呀,我知道你是车卫的女儿,你爹爹和我结的梁子,你替他解吧!”原来他知道在这千钩一发之际,要救完颜豪实是不易,故此采用“围魏求赵”之策。
辛龙生果然中计,要知车淇是他在这世界上最最亲爱的人,车淇遇队,他能不关心?即使龙象法王还未冲到车淇身旁,他也是非立即过去援救不可了。他在心神一分之下,那一抓只抓破了完颜豪的披肩。
任天吾给踢翻地上,打了个滚,嘶声叫道:“啸风,别顾我,快跑!”
谷啸风略一踌躇,咬了咬牙,立即也向龙象法王迫去,他听了任天吾的一半说话,在这紧要关头,只能暂且不管舅舅。但他也并不是逃跑,他是要去帮忙辛龙生拼斗强敌,决不能让车淇落在敌人的魔掌,
辛龙生来到车淇身边,刚好迎上龙象法王。
龙象法王运起第七重的龙象功,呼的一掌向辛龙生劈下。
虽然他在仓促之间,不能用到第九重的龙象功,但第七重的龙象功亦是非同小可。辛龙生“喇”的一剑,刺他掌心的“劳宫穴”,龙象法王掌势一偏,那股强劲的力道仍是震得辛龙生摇摇晃晃。龙象法王长臂一伸,抓他背心穴道。
说时迟,那时快,谷啸风和韩佩瑛已是双剑齐到,正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影随形,跟踪而至。谷啸风的剑尖也是指向他的后心大穴。
龙象法王左手拿着那件大红袈裟,反手一弹,嗤嗤声响。谷啸风又在袈裟上刺破了两个小洞。但他的长剑也给袈裟茵开,“铮”的一声,碰着了韩佩瑛刺向龙象法王的青钢剑。
龙象法王右掌仍是朝着辛龙生背心拍下,辛龙生反手一掌,和他便碰。由于龙象法王要分出一半功力对付谷、韩双剑,而辛龙生又已经练成了正邪合一的内功,这一次硬碰硬接,虽然辛龙生也没占到便宜,却是并不怎么吃亏了。
辛龙生稳住身形,一退复上,和车淇联手,两翼夹攻。形势一变,变为龙象法王以一敌四的局面。
龙象法王挥舞袈裟,仿如一片红霞,裹住谷、韩、辛、车四人身形。掌影翻飞,把袈裟当作盾牌,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以一敌四,兀是守少攻多。
功力较弱的车淇被袈裟拂了一下,气促心跳,不由得连退几步。辛龙生关心情侣,急忙说道;“淇妹,你歇一歇吧。”
车淇咬了咬牙,说道:“没什么。”继续挥刀助攻。龙象法王看出她是最弱的一环,一抖袈裳,又是朝她当头罩下。辛龙生抢在她的身前,剑中夹掌,替她挡住龙象法王的攻势。谷、韩二人双剑合璧,剑光如练,拦腰便斩。龙象法王只好腾出手来应付。他以一敌四,虽然仍是占了上风,但想要击破最弱一环的计划,却是不能如愿了。
完颜豪脱出险境,又再得意笑道:“对啦,车姑娘,你歇歇吧,我来陪你!”
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人冷冷说道:“完颜豪,我来陪你!”
完颜豪一听此言,大惊失色。原来突如其来的这个人正是他的克星,这个人是公孙璞。公孙璞笑道:“完颜豪,你曾经用药害我,迫我和你拆招,如今你要多久,我也可以奉陪你了!”
谷啸风想不到公孙璞这样快的就从大都回来,喜出望外,叫道;“公孙大哥,你来得正好!”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公孙璞的身形已经出现在山坳那边,片刻之间,就可以赶到这边了。
完颜豪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里想道:“这小子本领高强,龙象法王虽然号称武功天下第一,但以一敌四,看来也还不易取胜。再加上这个小子,恐怕他未必应付得了。何况此地是蓬莱魔女的巢穴,时间一久,蓬莱魔女到来,那时只怕要跑也跑不了。”他心念电转,登时打定“三十六着走为上着”的主意,唯怕逃跑不及,骨碌碌的便滚下山坡。
公孙璞一看他们正在拼斗龙象法王,也是不禁吃了一惊,顾不得再理会完颜豪,连忙疾跑过来,喝道:“好呀,龙象法王,我来会你。”
龙象法王一声冷笑,说道:“来吧!你们来多少人,老僧也是不惧!”
公孙璞说道:“谷大哥,辛大哥,请你们退下,让我和他单打独斗,领教领教他的龙象神功。”龙象法王哈哈笑道:“很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正是:
初生之犊不畏虎,横挥宝伞敌神功。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梁羽生作品 (http://liangyushe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